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四方有戏,帘幔始展。

    古剑门有塔,分七层,每层藏有数量不等的各式飞剑。凡被认定为内门弟子者,皆有一次入塔寻剑的机会。

  与其它宗门不同,古剑门弟子多数选择终身只伺一剑。即便因为修为提高,飞剑的品阶无法跟上的时候,他们也会以原有的剑身为坯,添加珍稀材料重新炼制一番。对他们来讲,飞剑如同自己的手足兄弟,可以帮助其成长,决不能轻易抛弃。

  每当有修士终老,无法抗拒天道召唤即将死去的时候,无论他们身在何方,都会想尽办法回归山门,将自己的飞剑留在剑塔内。随后他们会进入古剑门禁地,与无数祖师为伴,孤独又或安然地死去;仅余下飞剑呜咽,苦苦守候下一任主人。

  这期间,虽有弟子在外身亡造成飞剑遗失,然而有门内宗师时常炼制,又有弟子因不愿舍弃原有飞剑,放弃了入塔选剑的机会;消长起伏中,剑塔的飞剑数量非但不会减少,反倒逐年递增。

  剑塔越到高处,藏剑的数量就越少,据说达到五层时,飞剑的数量已不足十柄。至于剑塔之顶,也就是号称第七重楼的地方,历来只有两把飞剑供奉与此,万年不变。

  自从万年前新纪之战结束后,七重楼就再也没有打开过,那两把飞剑也从未现世。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一句话,代表着古剑门的威严,又或则是守护。

  “七重楼开,古剑门兴!双剑绝世,古剑门亡!”

  这句话的意思倒也简单,若有弟子能得到双剑的认可,古剑门会迎来兴盛之期;而若是此双剑被人夺走或是毁掉,则表示古剑门已经烟消云灭,彻底成为历史。

  换个说法,外敌若不能毁掉或夺走双剑,古剑门万世永存。

  …

  …

  此时,剑塔第五层,一名披头散发,面容污秽模糊,行至有些疯癫的黑衣老人正沉浸在悲痛之中。

  “死了?到底还是死了!”

  老人手里拿着一块木牌,牌子上一道清晰的裂纹,似乎象征着什么。他紧紧抓住破旧损坏的木牌,仿佛抓住什么心爱之物,始终舍不得丢弃。

  “当年爷爷就告诉过你,不要和山君门下搅到一起,你偏不听。”

  老人对着木牌,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外人听了也只能是一头雾水,不明他所指何人。

  “山君非人非妖亦非魔非鬼,本不该存于世间。强行逆天,终会受天诅而亡,从来不得善终,连同他的门人子弟在内,无一人能够逃脱。”

  对着木牌,老人的目光浑浊哀伤,声音中透着苦涩。

  “现世即为杀劫,你以为说着玩的么?”

  “你不听我的话,非得自行其是。剑道执心,爷爷没有办法勉强,只能苦苦寻觅一只天心蛤蟆交给你;原指望以上古煞气冲劫,强行破除这一灾。”

  “爷爷不放心你的性子,又不能让你将她留在宗门,这才寻着借口,把你撵到落灵那个鬼地方。原以为,以你二人之能,在那种边塞之地,当不会遇到致命的危险。”

  “结果……”

  手掌在木牌上摩挲,老人眼中有泪水滑落,滴在木牌上,渗入那个裂缝之中。

  “三年前,你传信说大难不死,被一名年仅十一二岁的少年所救。爷爷以为,如此奇迹能在你身上发生,象征着大难已消,从此再无所忧。正寻思找个合适的时机,将你从战盟讨回来继续修道,继承我古氏一脉,也继承我的衣钵。”

  “如今,都没有了……”

  “爷爷准备了许多冲关良药,足可让你在短时间内直达结丹;如今,也都没有了用场……”

  “为躲避血脉之敌,爷爷整天装疯卖傻,连你的身世都不敢告知。如今,你可知道自己是谁?”

  心里的哀伤达到极致,老人闭上双眼,颤抖的声音自语道:“古氏自我而灭;天绝血脉再无所传,天邪双剑……也再没有人能够使用了……”

  他的嘴角牵动了一下,露出一抹惨笑,随即低下了头。

  “爷爷死去后,列祖列宗必不能原谅我;历代祖师,必不能原谅我。就算他们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我……”

  沉默许久,老人缓缓抬头,死死盯住那块木牌,目光渐渐变冷。

  “你死了,爷爷没了念想,也就不要活了吧。”

  “这种日子我受够了,也忍够了,不能再这样忍下去。”

  老人缓缓从地上站起,眼里似有火焰在燃烧,一股恐怖到让人心惊的气息散发出来,仿佛能令空气凝结。

  “让我去看一看,究竟你是怎么死的,究竟是谁杀的你!还有你最后传信所说的,那个托付给老夫的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啪!的一声,木牌被老人捏成碎片。稍后,老人的身影冲剑塔内飞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古剑门的天空。

  …

  …

  某个不可知之地,一处大殿之中。

  殿中有供有雕像,蟒身蝎尾,又有八臂双头,一为美女之面,一如蛇首吐信,显得格外阴森。雕像背后,朦胧中还有一道虚影,同样是双首蛇身,却只有六只手臂,且都显得单薄,仿佛透明。

  雕像下,跪伏着几名衣着各异的人,还有几只形状各异的兽,甚至还有两个同样模糊的身影,宛如鬼魂。

  大殿内静谧无声,良久,忽见雕像上的人头睁开双目,发出娇懒的声音。

  “三十七子亡后,怨轮为之转动,象征着又一轮天咒行将展开,尔等可已准备好?”

  诸多身影听闻,心神为之巨震,皆不能答。

  那只蛇首此时也睁开眼,竟然口吐人言,沙哑阴冷的声音道:“一群废物!”

  下方的人群匍匐于地,不敢做出回应。

  “姐姐不要如此说。”

  美女之面叹息一声,说道:“这些孩子没经历过,有些恐慌终所难免。”

  蛇首冷哼一声,闭起双目不再言语。女子的声音道:“去吧,按照你们各自心中所选,可随意行事。”

  不待他们答应,女子又说道:“道院开启山门在即,你们选一俩合适之人参加院试,若能进入内院,本座当有重用。”

  “此外,三十七子虽死,也需要查证一番事情原委。如有受辱之事发生,尔等知道该怎么做!”

  下方的几人齐声道:“山君门下,可杀不可辱!如有辱及山门之事,当灭其族。”

  “嗯,去吧。”

  女子满意点头,最后吩咐道:“怨轮既然开始转动,本座当静心沉睡以应,两百年之内,若无天大事情发生,不许再来惊扰。”

  几人再次答应,朝雕像认真叩首后离去,大殿之中渐归于沉寂。良久,忽闻女子开口道:“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天咒提前发作,定有异星干扰。”

  蛇首阴冷的声音响起,说道:“事情的源头必在落灵,为何不让他们顺带查明。”

  女子苦笑,说道;“妖妃你是吃的苦头不够多么?还想行那干涉之事?”

  蛇首沉默下来,良久方才说道:“就算不干涉,总应查明真相,有个准备才是。”

  “不是我不想,只是真相?谁又能真正查得明呢!有那座破观干扰,就算我想,也是有心无力。”

  女子似想起什么难忘之事,幽幽开口道:“我等受困于此多少年了,如今总算摸索到一丝踪迹,且不可再节外生枝。还是静心以待吧,希望这一次,他不要再让我失望。”

  提到第三者,蛇首彻底沉默下来。寂静的大殿中,就此再无一丝声音。

  …

  …

  阴阳峡连通魔灵两域,魔域与落灵对应的所在,名为五离城。

  云离山脉、水离沼泽、风离峡谷、火离山,还有一处梦离之地,这就是五离名称的由来。其中风离峡谷即指的是阴阳峡,火离山又名火云山,区别在于灵魔两域对其叫法不同。

  五离城名中有五离,“离”字的含义不是缺少;恰恰相反,离意味着充裕,无法想象的充裕。

  比如阴阳峡谷,魔域中人把它成为风离峡谷,然而世人皆知此峡谷特点,最不缺的就是风。无论狂风旋风飓风罡风,几乎应有尽有。

  与之类似的,云离山脉并非无云,而是终年被云雾弥漫;云雾浓厚时,几看达贴面不可视的地步,堪称奇景。

  云多的地方必然险恶,云离山脉背靠两界山,空气的流动性差,且湿霭闷热,又多瘴气毒虫,环境可谓恶劣。在这里生存很不容易,却不能令人类却步。方圆近千里范围内,大大小小分布着百余个山寨,成为相对集中的聚居之处。

  总体来说,云离山脉的人口不少;然而因为常受灵气风暴波及,此地魔气品质甚为低劣,很难诞生修士。每有魔修产生,都会成为各个山寨的支柱,与那些因无法修道专伺炼体的人一起,成为保护山寨不受魔兽袭击的主力。

  这种情形与灵域很想象,山民生活简单且艰苦;对他们来说,修士往往会成为保护神一样的存在,享受众人尊崇。然而对那些魔修来讲,如果不愿在山里终老,就必须远行至数百里之外的五离城,方可寻得进一步修炼的机缘。

  穆家寨,就位于云离山脉之中。此时,离寨子十余里处的山路上,一辆破旧的马车缓缓而行,驾车之人是一名文弱少年,看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然而那双明亮的眸子中,却隐隐含有沧桑之感,显得颇为另类。

  时近正午,浓稠的雾气终于显得稀薄,视线也为之一清。马车转过一处山凹,远处已可见到山寨的身影。少年抬起头,朝那片影影绰绰的山寨打量一番,脸上露出笑容。

  “小叮当,穆家寨到了!”

  …

  …

  

第六十三章:四方有戏,帘幔始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