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夜已深(再中一下)

    “老朽希望,小友能好好护卫仙姑的安全,若有驱使,老朽愿以全族之力相助,绝无怨言。”

  不等十三郎回复,阿公自己说出了答案,随即又解释道:“其实老朽真正的用意是为了族人,仙姑若能将我族人收归附族,穆家寨必能长存。”

  听了阿公的话,十三郎若有所思。

  所谓附族,十三郎并不陌生。一些小族为了生存,依附到强者手下,全族成为类似于仆从的存在。所依附的强者通常会为他们提供庇护,不受外敌或是其它种族的吞并。以叮当的心性,老者的举措无可非议;然而叮当虽然神秘,终究不能算什么强者,那么就只余下一种可能,阿公对叮当的身份有所猜测,却不敢挑明,只能变相的表达忠心。

  知晓过多的隐秘,对穆家寨这样的山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极端情况下,全族因为某些机密被灭绝也有可能。老者此举,多半出于双重考虑,未必没有防范的意思。

  心念转动间,十三郎说道:“叮当的心思纯净善良,阿公多虑了。”

  对眼前这位老人,十三郎一直保持着谨慎的尊重。他看得出此老对族人的感情,对他的用意自然有所猜测。只是以他的身份,其中一些关节无法想得透彻,又不合适询问,只能故作淡然高深莫测状,静等老人的解释。

  阿公无疑是睿智的,然而他再如何富有智慧,也绝想不到十三郎是灵域中人,更想不到他其实对叮当一无所知。在他眼里,仙姑身负重伤却与这名少年同行,且以兄长之礼待之,无疑代表着很多。他甚至有些猜测,认为这位八指少年多半如仙姑一样,都来自那个地方。

  从另一个角度讲,假如十三郎如叮当那样,都是身份尊贵到无法想象,如今却面临着某种不为外人所知的忧患,老人无论愿与不愿,都需要做一个抉择。

  “穆家寨传自老朽手中,如今已历时千年。期间虽屡历风险,却从未如眼前这样,远忧近患,几临生死关头。老朽此举虽有私心,却是为全族之人着想,还望小友体谅。”

  没能从十三郎的话里分辨出什么,老人只好放弃试探,老实地说道:“此前仙姑于我族有大恩,并为老朽点破迷津,竟让我看到了结成金丹的希望。原本老朽以为,这是上天垂怜,穆家寨就此有了兴盛的机缘。”

  十三郎点点头,很是赞同他的话。穆家寨如果有结丹修士坐镇,且可就地取材炼制出让普通族人实力大涨的丹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成长,未必不能成为一方大族。说是全族兴盛之机,并不为过。

  眼中的兴奋只维持了一瞬,老人的目光就重新暗淡下来,说道:“没想到变故接踵而来,自仙姑离去后,穆家寨接连遭遇危机,若不能及时筹谋,只怕会落到被人吞并驱使的下场,再无所存。”

  关于穆家寨的危机,此前穆元朗已经透露了一些,然而无论秋猎还是裂风兽,十三郎都毫无所知。他初临魔域根本不想多生事端,也没怎么把它放在心里,只想等叮当精神好些顺带问问裂风兽的特点,以防万一遭遇时不至于全无准备也就罢了。此时见老人提及此事,不好表现得过于无知,只好含糊说道。

  “愿闻其详。”

  老人叹息一声,说道:“首先是远患。以往的秋猎,似我穆家寨这样的规模,只需要提供两三名实力不弱于二星实力者即可,虽说秋猎死亡率极高,会对族人造成影响,但毕竟不是百分百的战死,且之后必有百年时间可以休养,倒也不是不能支撑。”

  “然而此次有所不同,燃灵特使已经传达指令,穆家寨六千部众,需要提供至少一名结丹修士、或是累加不弱于结丹期的战力参加。而据老朽打探得知,此次魔蚊暴动凶猛异常,凶险程度是之前的数倍。按照特使所说的标准,我部至少需要灭杀或生擒一只蓝色蚊王方可撤出。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不要说在那梦离之地,就算是在云离山脉我部的主场,也需要倾尽全族之力方有希望达成。”

  老人一鼓作气说了一大通,十三郎听得满头雾水,只能模糊判断出,穆家寨需要集中包括阿公与穆大叔在内的所有高阶战力,才能勉强达到那位特使的要求。最重要的是,此行很可能是有去无回;对穆家寨来说,的确是一次不亚于天灾的横祸。

  此时他才明白,为什么之前相遇,穆元朗误认为自己是那什么燃灵特使的时候会有如此敌意。有心问问细节,可他连秋猎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更不明白魔蚊暴乱意味着什么,担心露出马脚,依旧只能含糊地说道。

  “近忧可是那只裂风兽?”

  老人点头,苦涩的声音说道:“不瞒小友说,之前听闻仙姑来临,老朽曾打算向其求助,化解此次灭族之祸。后来听闻仙姑也受了伤,这才转了念头,寻到小友身上。”

  十三郎闻听微顿,随即心头有怒意产生,嘲讽的声音道:“你想让叮当去对付一只临近四级的裂风兽?”

  …

  …

  裂风兽的实力究竟如何,十三郎没有见过也无从判断,然而从老者自己经历的战况来看,此兽绝不弱于结丹修士,甚至犹有过之。如果此老打的是这种主意,十三郎绝对不会说二话,直接带上叮当掉头走人,再不愿于此处停留片刻。

  在十三郎心里,虽已部分认可了叮当的话,也的确看到了穆家寨诸人和善淳朴的一面;然而他毕竟是从灵域而来,警戒之心从来没有完全消除,哪里会有什么行侠仗义替他人解除危难的想法。况且以叮当的实力去对付裂风兽,即便是动用秘法都难保稳胜,更不说如今这种情形。此时他对老人恶感大生,言语中不自觉地透出一股寒意,目光陡然锐利起来。

  自小在血泊中挣扎求生,于各类兽口周围徘徊,十三郎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血煞之气。只是因为落灵城数年的平静生活,这种煞气已经渐渐被他压制在心里,很久未曾显露。如今连遇大变,他的心性无形之中已发生某种变化,以往那种倔狠毒辣的一面渐渐展露,一经释放,其势越发惊人。

  “八指哥哥,你怎么了?”

  小紫依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敏锐地感受到了十三郎的异变,有些惊慌的问道。

  “没事没事,紫依别害怕。”

  十三郎身体微震,明白自己因连日来的重压所累,又因牵挂叮当的伤势,心境已有些不稳,渐有焦躁失控的迹象。

  左手轻拍其背,十三郎安抚着小紫依,看向老人的眼神却没有变化,透出一股让他心寒的凌厉。

  紫依被他以柔和的气息安抚,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却不肯再睡,纯净的目光带着疑惑,在十三郎与最亲近的阿公之间逡巡。

  面对十三郎咄咄逼人的目光,阿公心头剧震,面色却没有多少变化。怜爱的目光看了一眼小紫依,阿公转过头,温和地说道:“小友误会了,老朽怎敢劳动仙姑大驾。我的本意是希望以燃灵族秘法,换取仙姑收取我族,不要被火云山燃灵族当做炮灰而已。”

  十三郎微怔,尚未来得及说什么,阿公又道:“至于那只裂风兽,老朽自问,集中我部之力终究还是有办法可想。况且……”

  说到这里,老人的眼中透出一抹狡诈的光芒,说道:“此次周围部落集中围剿裂风兽,虽说未尽全功,终究还是将其重创,能否活下来还是两可之事。另外周围的部落此番出动,损伤远大于我部,秋猎之事他们也少不了,短时间内,这些部落是没办法对穆家寨形成威胁的。”

  听了老者的话,再看到他眼中的那一缕得意,十三郎明了的同时为之哑然。他可以想象,此前的围捕行动中,包含了多少心机和算谋,各路部落又是如何阴招叠出,最终落到如今这个局面。

  以周围十余个部落的实力,按说那只裂风兽即便实力再强一些,只要能将战场限定下来,众人同心协力的话,没理由不能将它灭杀。如今这样,该怎么说他们才好。

  然而话又说回来,站在阿公的角度,为了保证穆家寨的完整性,此举也是无奈而为。假如裂风兽被除掉,他与穆图却战死当场的话,穆家寨的结局必然惨淡。在那个所谓秋猎的危机下,保不准别的部落会生出歹意,强行抓捕穆家寨的强手充数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十三郎放缓了语气说道:“即便如你所说,与叮当也没有多少关联。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叮当自身的身份都不愿暴露,又如何能庇护穆家寨,让你们免去秋猎之役。”

  这话半真半假,阿公自然无从得知十三郎的身份,带着决然的表情笑了笑。

  他说道:“小友又误会了,老朽不敢奢望免去秋猎。事实上,即便仙姑身份尊贵,我也不认为她能让我部免去此难。”

  说这句话的时候,老人的目光带着一丝犹豫,十三郎朝他笑了笑,说道:“不用试探我,叮当的真实身份,我也不清楚。”

  这种真不真假不假的话从十三郎嘴里说出来,老人愕然半响,唯有苦笑一声说道。

  “小友果非常人,老朽叹服。”

  …

  …

  

第七十章:夜已深(再中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