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寞的心

    为数不算少的一伙人只在瞬间就被铁旗盟全歼了,唯一的幸存者也许就是最开始便被四人抛下的那人。风萧萧留意到那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消失了,也许还是在这伙人冲上来之前。

  铁旗盟的帮众宣泄了一会,也就各自散去,铁旗也从房顶回到了酒桌上,又变成了那个在饭桌上和人拉家常的铁旗,风萧萧实在不能理解这明明是皆然不同的两个人,为什么偏偏能在一个人身上出现。

  铁旗似乎还想继续刚才有关江湖高手们的话题,但风萧萧已经没有兴致了,他起身准备告辞。铁旗讶然道:“他们还没醒啊!你来找他们不是有事吗?”

  风萧萧道:“是有事,不过你已经替他们做过了!”

  “哦?”铁旗大惑不解,“什么时候?”

  风萧萧笑笑道:“就在我问你的一堆问题当中!”说罢竟飘然而去。

  铁旗从窗口一直望着风萧萧从眼野里消失,回头对月柔道:“这个人,也许也是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本就是说琢磨不透,现在还要加上“也许”,那不是更深不可测?

  风萧萧走在路上,刚才铁旗盟帮众高呼“铁旗盟”的情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风萧萧对其并没有什么厌恶情绪,同时也没有被搅至热血沸腾,但在内心深处,他隐隐对自己退出了铁旗盟感到庆幸。他也庆幸老大等人还爬在桌上未醒,他实在无法想象熟悉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高呼着刚才那样的口号,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风萧萧不愿意去想。

  顺着驿站风萧萧回到了襄阳,可接下来去哪呢?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

  风轻轻地吹过,襄阳城又飘起了淡淡地雪花,雪下得很慢,风萧萧的步伐一样也很慢,但就像雪终归是要落地一样,风萧萧终归是走到了一个地方,抬头望望:一萧茶楼。

  风萧萧带着一颗落寞的心,走进了热火朝天的茶楼。茶楼依旧,茶楼里的人依旧,茶楼里的人的话题依旧。人们的话题永远是江湖,这个虚拟的江湖,这个迟早有一天会不复存在的江湖。

  茶楼里的茶客正在高谈论阔,有一人高声引用了一段台词:“江湖在哪里?江湖在人心里!只要有人,就永远会有江湖!”此言引得了听众们的欢呼,大家喜欢江湖,喜欢这样酷酷地描述江湖。

  风萧萧苦笑了一下,这话也许没错,但那人恐怕忘了,这是游戏,只要系统的服务器一关,江湖就会真的不复存在。

  茶楼里有人认出了风萧萧,大声地和他打着招呼,风萧萧也含笑回应对方,这已是一萧茶楼里的一道风景,然而此刻风萧萧内心的失落却是挥之不去,这一切变成了例行公事。

  风萧萧迈步出了茶楼,纵身上了楼顶,他坐在他在楼顶的老位置,望着眼前的一切。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在这个位置坐一会成了他的必修课,他也渐渐发现自己喜欢坐在这里,喜欢坐在这里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样处在楼顶望着脚下,但楼顶的风萧萧和楼顶的铁盟,却绝不会相同。

  风萧萧此时很想有一个朋友,不用说话,只是能默默地陪自己坐在一旁。风萧萧打开好友栏,忽然他必现,也许自己可以有一起谈天说地的朋友!有可以一起杀怪练级的朋友!有可以一起生死与共的朋友!但是,唯独没有一个可以默默坐在自己身旁的朋友。

  雪还在下,风萧萧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雪花立刻在手心融化。自己到底是在找什么?连自己都说不清,就像这雪花一样,谁也说不清它是什么形状。

  风萧萧还在沉思,却被收到新消息的声音打断,打开信息,是柳若絮:“你在茶楼吗?”

  风萧萧刚要回复,忽然听到柳若絮的声音已然在耳边想起:“风萧萧,你在吗?”

  风萧萧刚要应声,柳若絮的身影一闪,已经立在了自己面前。

  柳若絮看到风萧萧,似乎有所放松,嘴里却不住的道:“有人追我!”

  风萧萧皱眉问道:“谁啊?”

  不消柳若絮回答,两条人影一晃,也来到了房顶,风萧萧定眼一看,不正是烈焰和风雨飘摇吗!

  两人看到了风萧萧,也是一愣,柳若絮却已经一个箭步,躲到了风萧萧背后,冲两人做起了鬼脸。

  烈焰面色铁青,冷冷地道:“萧老板,你今天是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维护她了?据我所知你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

  风萧萧微笑道:“你说的没错!不过眼下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因为是她,所以我维护定了!”

  “啪”风萧萧肩上突然挨了一掌,风萧萧一惊,急忙回头,却看到柳若絮笑得甚是灿烂,边笑边道:“你现在也这么酷啊!”

  风萧萧苦笑了一下。

  烈焰却不紧不慢地道:“你想维护她,也得看有没有那份能耐啊!背上中了我一刀,你伤好利索了吗?”

  风萧萧一惊,自己居然忘了这茬了。不过刚才自己施展轻功上楼顶时,似乎没什么异样,现在背部也无什么感觉,也许是已经好了,毕竟是游戏嘛!当下笑道:“托你的福,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烈焰还是不慌不忙地道:“差不多是还差多少?”

  风萧萧沉吟道:“差不多嘛!就是……”话说一半,忽地想起了铁旗教的内力的运用的把戏,自己刚才光操纵内力在体内流动了,还没试试到底有何威力。当下运起200的内力于右手,接着“呼”的一掌挥出去。

  烈焰和风雨飘摇想都不想就朝旁边一跃,仿佛避过了风萧萧隔空一掌。但烈焰立刻就发现,风萧萧这一掌挥出连身前的飘着的雪花就没有动一动,显然是不具任何威力,感觉自己受到了戏弄,大叫道:“你搞什么鬼!”

  风萧萧心里当然清楚是怎么回事,刚才自己内力成功聚集于手,但在手挥出后内力却好像只能浮于掌心,无法像铁旗那样释放出去,虽觉奇怪,但想想可能是自己内功修为还太低,月柔不一样也没有成功吗?

  于是懒洋洋地对烈焰道:“我伸伸胳膊而已,你跳来跳去干什么!”

  烈焰气急败坏道:“刚才害死我的你也有份,别认为我们帮主对你客气,我就也会看你脸色,给你三分染料,你就看起染坊来了!今天我就连你一块收拾了!”

  说着二话不说拔刀在手,胳膊向前一伸,刀尖指向了风萧萧。

  烈焰的实力风萧萧还是清楚的,别看他在我从哪里来手下不堪一击,那也实在是我从哪里来的借力打力太过神妙,现在换作自己和他对敌,真没什么把握。烈焰的火焰刀法灼热无比,自己现在又没有兵器,真不知该如何抵挡。

  与其让他挥刀过来,不如自己先出手,以自己的速度,打他个措手不及应该不成问题。

  主意打定,风萧萧立刻飞身而起,朝烈焰冲去,动作果然是迅捷无比,风萧萧已经看到烈焰吃惊的表情。

  烈焰甚至不及反应,风萧萧已经飞至了他面前,望着他一脸的惊谎,风萧萧使出“风卷云残”一脚踢出,背部却传来一阵刺痛,这一脚虽用上了最大的力道,却仍旧是软弱无力。风萧萧大吃一惊,原来自己的伤并未痊愈。急中生智,散去“风卷云残”的力道,在刻不容缓的一瞬改踢为踏,在烈焰的肩头一蹬,身子急速向后翻去,不偏不斜,正巧又落回了原地。

  望着惊慌失措的烈焰,冷冷道:“想收拾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背上的刺痛却又开始一阵一阵的传来,风萧萧的伤本已快复原,但两次他都在关键时刻出手出招,导致伤势反复发作,要不是这次换上了娥眉派的高档药,第二次的伤势复发只会更严重。心里清楚自己不能再动手,但表面上却做足了功夫,一付高手风范,烈焰被完全唬住了,只当是对方手下留情,心道怪不得连帮主都对他那么客气。

  风萧萧看到烈焰不支声站在那边,脸上阴情不定,知道自己小把戏已经起了效果,心头暗喜,不住的念叨:“快走吧!快走吧!”但脸上冷漠依旧,惟恐被对方瞧出丝毫破绽。柳若絮虽不知其中关窍,但在风萧萧背后一直是嘻嘻哈哈,如此轻松的神态此刻更让烈焰没了信心。

  烈焰依然站在那里踌躇,风萧萧焦急之极。烈焰迟迟不走,自己也不敢出言催促,生怕对方起了疑心;却也不敢说“快快来啊!”一类的话,生怕对方犹豫不决之际被自己一激反而下了决心,但长久下去,自己也不动手,对方还是会起疑。

  风萧萧光顾着烈焰,却忘了一旁还有一个风雨飘摇。他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此刻突然向前迈出一步道:“萧老板果然名不虚传!就让在下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

  说着,缓缓抽出了他的长剑。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寞的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