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 青衣剑无痕

    “刷”的一声,剑无痕撑开了油纸伞。

  他的怪异举动让龙岩等人都疑惑不解,但此刻内心最为惊讶的则是风萧萧。

  快剑、油纸伞,这……难道会是……

  飘散在空中的雪花,在风萧萧眼中仿佛化作了斜斜的细雨,细雨中,一个青衣人似乎正撑着一柄油纸伞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风萧萧摇了摇脑袋。至少剑无痕手里的那柄剑,并不是青衣人那柄又细又窄的剑。

  然而此时,剑无痕突然向着风萧萧诡异地笑了笑,这似乎又说明了什么。

  龙岩没有耐心一直看他故弄玄虚下去,但任耐着性子又一次说道:“两位考虑清楚了吗?到底意下如何!”

  风萧萧没有言语,他此刻的精神已经完全集中在剑无痕手上,根本没有听到龙岩所说的一个字。

  剑无痕却轻轻地笑了笑,紧接着轻叱道:“看剑!”

  话音刚落,他的剑已经扬起。

  众人虽然吃惊,但也不至于这样就会被打个措手不及,大家也纷纷扬了兵器招架,蓄势反击。

  风萧萧眼前看到的是数十道寒光,耳边听到的是尖锐的风声。就在这一刻,雪好像停止了,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连时间都仿佛暂停了。

  当一切恢复的时候,剑无痕的剑已经撤回,天空扬起的是鲜红的血花,扬扬洒洒,将还未落地的雪花都染成了鲜红色。

  一共有十三人,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论是眼前飞扬的血花,还是数据已经下降的属性——生命。

  还有三人没有中招,但他们的名字不值得一提,他们没中招,不是因为他们的武功有什么高人一等的地方,只不过是因为剑无痕的剑法“追魂十三剑”,一次最多攻击十三个目标。

  众人还在挣扎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剑无痕的剑又一次扬起。

  第一次幸免的三人同时中招,而且每人身上至少有四处伤,四处伤加起来,他们都已只剩一口气。

  所有人都愣住了,眼中布满的是惶恐和不安,谁都无法说清自己究竟是如何中得这一剑。

  这究竟是什么剑法?

  而风萧萧也已经不再怀疑,剑无痕,就是青衣人!

  剑无痕突然轻轻一动,龙岩等人尤如惊弓之鸟,仓皇向后疾退。

  而剑无痕只是将一旁的风萧萧拉到了自己身旁。风萧萧望了望遮在头顶的这柄伞。它给自己来到了充实的安全感,当然,也不能就此抹灭了剑无痕的功劳。

  剑无痕微笑以示众人,然后道:“还要打吗?”

  龙岩没有立刻答话,他向飞云望了一眼。飞云也是一脸的惊讶,突然,飞云一挥手,喝道:“大家一起上!”

  刚才已经散在外围的帮众们又一次涌了过来,而龙岩等人,却无声无息地悄悄退了下去。

  这些普通帮众在剑无痕面前是更加不堪一击了,如果不是死者会化做一道白光闪去,眼前一定已是尸横遍野的惨象了。

  而龙岩此时已经退到了飞云身边,飞云忍不住问道:“是怎么回事?”

  龙岩只能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只看到剑光一闪,根本来不及抬手,就已经中招了!”他只能做出这样的解释了。

  夺宝奇谋过来低声道:“他那顶伞一定有古怪!”

  生死忧关的时刻什么都不做,却撑起一把伞,这柄伞当然值得怀疑。

  飞云道:“一定要捉住他!”

  龙岩摇头道:“我们恐怕办不到!”

  飞云道:“托住他,托光他的药为止!”

  剑无痕和风萧萧仍在重围中,虽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近他们的身,但敌人的数目实在是太多了,杀了半天,却丝毫看不出减少。

  相比起刚才对付龙岩等众多高手时,剑无痕此刻的表情却更显得凝重,他低声对风萧萧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得尽快杀出去!”

  风萧萧道:“你不用管我了,你快杀出去吧!”

  剑无痕脸露不悦之色道:“不管你我来这里干什么!”

  风萧萧沉默无语,人是自己叫来的,现在又叫人不要管自己,似乎是有些过分。

  剑无痕边向前杀边问:“你还能跳上墙吗!”

  风萧萧拖着疲惫的步伐跟上一步道:“恐怕有点难度!”

  剑无痕又问道:“门在哪边?”

  风萧萧向前门的方向一指,剑无痕二话不说拖着他向门的方向杀去。

  一人在前开路,一人急随其后,风萧萧虽然已不具备什么战斗力,但跑跑腿还是能够的。

  剑无痕剑到人亡,无人能挡,但这些低等级的玩家却不能像龙岩那些高手一样体会到剑无痕的可怕,他们信奉人多力量大的理论。死了一个不怕,站出两个,死了两个,站出两双。

  如果人死有尸体的好赖还可以当作是一层障碍,但此刻人死就化做一道光消失,后面的人立刻可以畅通无阻地冲向两人。

  而剑无痕此时总得停下前进的步伐,回过身来帮风萧萧挡住这几下攻击。

  风萧萧艰难地向前走着,而剑无痕就像一个光圈一样围绕在他的周围,清除着周围的障碍。

  人群中硬是被两人挤出了一条裂缝,风萧萧眼看着大门在自己的眼线里越来越清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已经不知有多少人做了剑无痕的剑追了魂了,剑无痕是真正涌血奋战,全身都沾满了鲜血,连他一直举在头顶没放下的伞,都有了血染的风采。

  当大门正对着两人的视线,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时,风萧萧也看到了一个刚刚分手不久的身影——弄花。弄花手持他的长棍,出现在了人群中。

  剑无痕却毫不知情,只是把弄花当作普通的一员对待,奉上了普通的一剑。弄花没有躲也没有挡,剑准确的击中了他,而剑无痕立刻收手击向了下一个目标,从混战开始至今,他一直是一剑就解决一个对手,已经行成了习惯。

  但这次他为这个习惯付出了代价,击中弄花随即转身击向下一个目标时,弄花的棍子也在此刻追上了他。无声无息的一棍。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从风萧萧认出弄花,到他以提示的口吻喊出“当心”的时候,这一切已经结束了。

  结局是剑无痕被弄花一棍捅在了腰间。

  剑无痕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剑光交错横生洒在了弄花身上,但发出的却是不绝于耳的“叮当”声,弄花依然微笑着站立着。

  剑无痕吐出了一口鲜血。虽然在弄花棍子戳中的那一瞬,他下意识地一缩避过了部分伤害,但像风萧萧一样,他们这类速度一族的体质都不强,这一棍他还是受了不轻的伤。他的出手已见迟滞。

  大门距离两人仅几步之遥,但就在此时却出现了一座难以逾越的屏障。可是不越过他,两人就绝对没有生机。

  剑无痕再度向弄花出手,目标直指他的头。弄花却好像早已料到这一点,剑无痕刚动,他手里的棍子已经横起,使出了“铁锁横江”的拦截架式。既然能拦截住风萧萧的快腿,也一样能拦截住差不多的快剑。他是这样想的。

  这一次轮到弄花为经验付出代价。

  剑光夹着风声击向他完全没有防御的头部要害,弄花棍子一晃迎了上去,但在他的棍子接住剑之前,剑已经击中了他的要害。

  弄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剑的快、准、狠,全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表情,消失在了一阵白光中。他付出的代价显然更大。

  这一剑却也消耗了剑无痕很大的精力,当剑收回时,他也是一个踉跄。而踉跄中还不得不架开敌人从多方攻过来的招式,剑无痕再次吐了口血,伤又深了一层。

  但离门只有几步之遥了,出了大门施展轻功,就还有逃生的机会!

  剑无痕咬牙坚持,歪歪斜斜刺出的剑,却依旧具有足够的速度和威力。两人也在这样的状况下歪歪斜斜地向前挪着。

  大门终于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了,一阵欣喜涌上心头。虽然风萧萧不知道自己出了门究竟还有没有力气施展轻功,但至少这是希望,是放在眼前,辛苦努力换来的希望。

  剑无痕挥剑护住两人周身上下,他现在几乎只有抵挡的力气了,在他不断的出招下伤势不断的加重,他的气力也不断的流失,还好,目标已经达到了。

  风萧萧颤抖的手推向了大门,纹丝不动,风萧萧心凉了半截。他又用力推了推,门还是没有动,连指尖都凉了。

  风萧萧正准备向剑无痕宣告这一不幸的消息,突然门“咣”的一声打开了,却是朝风萧萧的方向而开。

  风萧萧欣喜若狂,原来这门是要拉不是要推的,还好有风把门吹开。

  突然,风萧萧意识到自己错了。根本不是什么风,他看到了一团黑呼呼的东西就站在自己眼前。

  定眼在仔细一看,是一个人。一个全副武装的人,黑盔黑甲黑靴,双手却各持着一把雪亮的板斧。但这板斧却也让风萧萧感觉到了黑,传说中的黑旋风李逵用的就是这样的板斧。

  这是什么东西?风萧萧暗自嘀咕,他的心头又蒙上了一层黑色的阴影。

  

  

第一百三十章 青衣剑无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