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克星

    夺宝奇谋身披天龙软金甲,从街道的另一端缓缓走近,他的身后,跟着金钱帮的大队人马。

  释手洗瞪着夺宝奇谋道:“怎么?你想乘火打劫!”

  夺宝奇谋摇头道:“不对不对!我可没有这意思!”

  释手洗道:“那你来是何意?”

  夺宝奇谋还没来及回答,有一剑东来帮众冲释手洗喊道:“帮主,他们和飞龙山庄是一伙的!昨天在飞龙山庄就有看到他!”

  释手洗听罢望着夺宝奇谋道:“原来如此!”

  夺宝奇谋笑道:“没错,既然你和我从哪里来联手了,那我只好也来插一手了!”

  释手洗冷笑了一声道:“想插手,也要看有没有斤两了!”

  夺宝奇谋突然哈哈大笑道:“你忘了自己怎么从华山顶上滚下去的了!”其实当日释手洗失足滚下山腰,完全是自己大意,但从夺宝奇谋口里说出来,俨然是他把释手洗打下山的。

  一剑东来的众人都怒了。释手洗却未生气,只是淡淡地道:“今天我就叫你滚出襄阳!”说罢,人催着剑,剑带着人,人剑一齐向释手洗飞去。

  夺宝奇谋的级数当然不是刚才那些喽罗们可比的,“当啷”一声,剑鞘被褪下甩到了一边,双手紧握剑柄,朝着释手洗飞来的方向迎面砍去。全江湖把剑当刀使得,仅此一家,偏偏用得还是江湖岂今为止最厉害的一柄剑,无数人都在暗自咒骂他暴殄天物。

  光华褪去,两人的手持长剑在街道的中央形成了一个交点。在这个交点上不光是武功的比拼,同时也是手里兵器的比拼。

  相交一触即开,但却是夺宝奇谋退,释手洗进。

  早在华山论剑时,两人已经向世人展示过:夺宝奇谋的碧水青龙和释手洗的白生剑正是旗逢对手。此时显然不可能靠兵器分出高下。

  那么形势上存在的差异只能说明:夺宝奇谋的武功招式不如释手洗。

  释手洗人还在空中,却已连出四剑,四剑全部指向夺宝奇谋露在天龙软金甲外面的好大一个头。

  夺宝奇谋脚底一错,后退的同时身子左扭右转,险险避过四剑,但用来将长发束之高阁的发带却不知何时被削断,四剑避完已是披头散发,但却正巧遮住了他的面部表情。

  释手洗当然不会就此停手,身形一转,飞至夺宝奇谋右侧,又是一剑刺来。

  如此转向,却正是夺宝奇谋的强项,急速转身的同时剑也递出,两人的剑又是一交,释手洗此番一触即退,跃回离夺宝奇谋两米处,眯着眼,似乎正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夺宝奇谋的表情。

  风萧萧等人却离得远了,看不到夺宝奇谋此刻精彩的表情。

  夺宝奇谋也是呆立了片刻,突然左手向腰间一探,拔出了他那柄名为“蛇影穿杯”的软剑,两剑一起向释手洗攻去。

  释手洗却不挥剑抵挡,只见他纵身一跃,飞至空中,躲过了夺宝奇谋的两剑不说,手里的长剑直刺夺宝奇谋左肩。

  虽有天龙软金甲,但夺宝奇谋也不敢过去托大,他选择了挥剑了抵挡,释手洗不等两不相交,突然变招,夺宝奇谋只觉眼前一花,回过神来眼前本已要挡住的剑竟已不见,再看时,剑却已是指向了自己的右肩。

  大惊失色间,白生剑准确无误地刺在了夺宝奇谋的右肩之上。释手洗随即一剑返回。

  夺宝奇谋到底是身穿宝甲的,虽然中招却觉并无大碍,但内心却不能像身体已经无碍。刚才根本不知是怎么回事,释手洗的剑怎么就突然从刺向左肩改为了右肩,如果刚才是改为刺向自己的脑袋,此刻还能有命在吗?夺宝奇谋想想都觉后怕,气势上不禁弱了下来。

  置身局外的风萧萧等人却看得清清楚楚,释手洗刚才刺向左肩改为右肩,用得仍是同一个招式,不同的只是他在一瞬间将剑从右手交到了左手。

  一剑冲天道:“释手洗这剑法,好像招式都是要在空中使出的。”

  风萧萧若有所思道:“难怪剑法中会有一个‘飞’字!”

  一剑冲天道:“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夺宝奇谋不是他对手了!”

  风萧萧问道:“为什么?”

  一剑冲天道:“夺宝奇谋除了那身厉害装备外,就要数他那套奇怪的步法了,他的步法是根据敌人方位的变换,然后抢在对方之前先变换方位,出奇至胜。方向的变换无外乎向左和向右,但此时释手洗出手都在空中,方位的变换已不是左右,而是改为了上下。左右变换可以转身,上下怎么转?翻跟头吗?”

  风萧萧连称高见。自己可是跟夺宝奇谋有过交手经验的,很容易理解了这一点,看剑无痕就有些茫然了。风萧萧想起上次华山论剑也没看到他,估计他还没有亲眼目睹过夺宝奇谋的厉害。

  场下释手洗神态轻松,对夺宝奇谋道:“夺帮主似乎还有所保留啊!不用担心,尽管使全力吧!”

  夺宝奇谋怒吼一声,气势汹汹,两剑化作两道青光,朝释手洗扑面而来,释手洗正如风萧萧等人所猜一样,果然又飞向了空中。而夺宝奇谋的反应也和众人所料一样,立刻手足无措。如果是平常交手,此时的人躲避夺宝奇谋的锋芒必然是躲向一旁,而夺宝奇谋就可以凭借自己的步法抢先转向要躲避的方向,抢先再度出手,而对方再避,自己再转,犹如附骨之蛆,直到对方避无可避,或者中招,或者选择后退。

  更麻烦的是释手洗飞至空中并不只是为了躲避,还有厉害的杀手锏都是在此时使出。

  夺宝奇谋此次不敢在挡,选择了后退。

  不想释手洗就在空中飞向前追击,手中的长剑始终不离夺宝奇谋身前数厘米。夺宝奇谋退得快,他却飞得更快。

  夺宝奇谋无奈,只好施展步法,侧身避这剑,释手洗的人从夺宝奇谋身侧掠过。

  夺宝奇谋刚松口气,全场人却发出了惊呼。释手洗居然在空中一个折身,夺宝奇谋感到不妙时,释手洗的剑已经搭在了他脖子上。以白生剑的威力,估计释手洗也不用使什么招式,只要轻轻一划,辅以咽喉要害的弱点伤害,夺宝奇谋的人就要在不远处的复活点重生了。由于夺宝奇谋挡下了释手洗,复活点里挤满的人早都冲了出来,完全可以让夺宝奇谋有一席之地。

  场上的众人都停了手,望着这令人窒息的一幕,甚至担心自己一个不甚震动了释手洗手里的剑。

  房顶上的观众也是一片寂静,但大家都兴奋的两眼放光,众人就是希望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

  事件的主角释手洗和夺宝奇谋都没有说话,两人的手下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飞龙山庄的人当然也得顾忌自己盟友的大好生命,都是死死盯着释手洗手里的剑,似乎自己可以用意念将剑移开。

  观众却管不了这么多,安静了片刻,终于有人按奈不住了,大家听到一个声音大声道:“当时他的剑距离我的咽喉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但是在四分之一柱香之后,这把剑的主人会彻底爱上我,因为我决定说一个谎……”此人还没有把台词全背完,房顶上已经是笑的海洋。

  而房下的众人则陷入了想笑却不敢笑的极度痛苦中。飞龙山庄和金钱帮的人自然是不敢笑,一剑东来则是怕自己笑得过于投入招来偷袭,毕竟身边无处不是敌人。

  夺宝奇谋却是怒火中烧,自己危在旦夕的时候,居然还有人在嘲笑。

  释手洗却禁不出面露微笑,他终于说话了:“夺帮主!你怎么看?”

  夺宝奇谋不解道:“什么怎么看!”

  释手洗道:“当然是眼下的情况了!”

  夺宝奇谋道:“我命在你手,当然是由得你了!”此话乍一听挺有骨气,实际上是在暗示: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释手洗道:“我现在要杀了你是易如凡掌,不过大家升级都不容易,我可不想这么做!”

  夺宝奇谋心里骂道你刚才都杀了多少人了,现在说什么升级不容易,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好顺着释手洗的话道:“你要怎样?”

  释手洗道:“我只想夺帮主带着你的人走,不要趟这趟混水!”

  夺宝奇谋却道:“我和我从哪里来不可能就这么完了!”

  释手洗微笑道:“我就知道夺帮主其实是冲着他来的,我以前已经说过了,那是你们的私人恩怨,你们可以私下解决,不要牵扯到帮派!”

  夺宝奇谋开始犹豫,却始终没有说话。

  释手洗道:“我可不能就这样等你想下去,这样吧!我数到五!”

  夺宝奇谋怒道:“你威胁我?”

  释手洗无奈道:“这才是没办法的办法!我开始数了!一!”

  释手洗的“一”刚出口,在观众群中竟然就齐声爆发出了一声“五”!直喊的夺宝奇谋心惊肉跳,差点就自己把脖子向前一伸自裁了。

  释手洗却没有管这些,“二”字依然清晰出口。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克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