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超强闪避

    风萧萧对自己这一刀并无太大信心,蒙面人既能躲开第一次,当然也可以躲开这第二次。果然,蒙面人突然一侧身,这一刀就擦身而过。风萧萧想不通,他为什么连看都不用看就可以这么轻松的避过。

  蒙面人侧身的同时,手腕一翻,手里的虎头钩竟想将逍遥手里的剑绞下,逍遥连忙向后一退,顺势把剑撤了回来,同时大叫:“萧萧,你怎么在这里!”

  演戏还真像!风萧萧暗赞,同时应声叫道:“路过!”

  风萧萧当然不必掩饰他认得这个蒙面人,当下道:“怎么又是你,你想干什么!”

  蒙面人望向风萧萧,手里的双钩却突然又向逍遥钩去。好在逍遥出手迅捷,探手一剑,将两钩挡下。但一触挡下后立即将剑撤回,生怕剑被对方双钩绞了去。

  风萧萧一掌挥出,寒风顿起,蒙面人见他出手身子已动,不是向前,也不是向左向右,而是向后退去,几步飘出后人已在寒风的攻击范围之外。风萧萧一愣,这一下自己的“流风回雪”已是拿他没辙了,“流风回雪”不能在移动的同时使用,这是它最大的缺点,这意味着这一招只要一出手,攻击范围就已经确定,不可能再有变化。蒙面人这一退,已经完全致身事外了。

  风萧萧无奈,招式一变,改为倒吸,要将落地的飞刀取回先。风萧萧在出刀时会先进一跃,就是为了让飞刀能够居高临下的飞出,因为他猜到蒙面人很有可能避过飞刀,如果平飞躲过后飞刀可就飞远了,回收起来大大麻烦。

  飞刀向风萧萧手里飘去,逍遥手一扬,又出了四剑,蒙面人看也不看,迈前一步已经避过,竟然抛下正在交手的逍遥不顾,双钩一划向风萧萧扑来。

  风萧萧一惊,这人过来的速度可比“疾风无影”飞回手的速度要快多了。不是他的轻功太高,而是风萧萧这一招还不够火候。

  突然眼前一亮,风萧萧感觉自己就像置身耀眼的阳光下。抬头一看,流月从自己头顶飞过,双手持刀,一招力劈华山当头砍下,这眩目的光芒正是从他的“圆月弯刀”放射而出。

  流月的目标当然就是这个蒙面人,他全身似乎已在刀光的笼罩下。但风萧萧一样不抱什么希望,流月的“抽刀断水”尚且无用,何况这么一招基本招式。

  果然,这次蒙面人没有选择闪躲,只是双钩交叉,向头顶上一举,向流月当头而下的“圆月弯刀”架去。

  流月毫不退让,全身的力量似乎都压在了刀上,风萧萧就等着听这一声碰撞是如何剧烈了。

  刀风中传来的却只有流月这一刀一掠而下的风声,这一刀竟然没有和蒙面人的双钩相交。刀从蒙面人身前落下,流月招式已变,手腕一翻,刀尖朝下,刀刃朝上,胳膊一抡,刀光挥洒而出,这一招才是他真正的杀着――“抽刀断水”。

  与此同时,逍遥也已追至蒙面人身后,胳膊后缩,紧接向前一伸,顷刻间刺出四剑,这是他的杀着――“四剑连环”。

  这是江湖上迄今为止最快的联手,一柄是江湖第一快刀,一柄是江湖第一快剑,在两人的夹击下,蒙面人居然仍是从从容容,身子一转,向后一缩,流月的刀,逍遥的剑,都只能擦着他胸前掠过,接着只见他双臂左右分飞,一左一右向流月和逍遥分别钩去。

  逍遥选择了躲,流月选择了挡。盯一声,流月的刀架上了蒙面人的钩,逍遥则在一旁大叫:“当心!”

  流月一凛,察觉到又是一股扭劲从刀身传向刀柄,暗叫不妙,自己上次已经有过一次刀被对方绞飞的经历,此时却又大意了。此时反应过来已是不及,像逍遥那样根本不把兵器和他相接,或是一触即开才是最正确的决定。银光一闪,流月的刀又被绞飞出去。可惜今天他没带帮手,刀虽然被绞飞,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风萧萧一跃而起将刀接住。

  流月没有了单刀就变成十分平庸了,连忙纵身退下以防对方攻击。而蒙面人此时果然抓住流月不放,一钩斜削而出,另一钩则直刺过来,流月只能躲避,没有刀的他是毫无还手之力。

  风萧萧在空中一刀飞下支援流月。蒙面人为避这一刀也只能退后一步,而逍遥此时又已经攻到,风萧萧从天而降也飞起右腿一记“风卷云残”,同时手里的“圆月弯刀”朝流月丢去。

  对于逍遥“四环”,蒙面人还是侧身避过,但对风萧萧的“风卷云残”,他竟挥出双钩朝风萧萧腿上钩来。

  手法不算快,但方位古怪,风萧萧如果不收腿,估计这右脚就会离腿而去,成为名副其实的飞脚飞出去。

  风萧萧这一招只能半途而废,在空中轻飘飘一个转身,落到了蒙面人身后,接着又是一招“流风回雪”拍出。

  蒙面人上回是后退避过的,但此时他背对风萧萧,身前正好是流月在把守。还向前跑正好撞到流月的刀口上。

  而他身子的左侧此时也站着逍遥,右侧是他唯一的选择。

  寒风席卷而过,蒙面人在刻不容缓的一刹那从风区冲出,又躲过了。此番冲出他也不在过来纠缠,撒腿就跑。风萧萧招式一收,发足就要去追,流月一把拉住他道:“不用追了!”

  风萧萧瞪他道:“怎么又不让追?”

  流月摇头道:“还是那句话,追上了也没用,咱们根本拿他没办法,还好是占着人多的优势,如果是一对一,我觉得还真是危险!”

  逍遥此时是一脸的惊魂未定,过来问道:“那人是谁?你们认识?”

  流月摇头道:“只是交过一次手,就像你所见的,这人会一种具有超高闪避的武功,咱们都打不中他!”

  逍遥沉吟道:“这人所使的双钩也很厉害,专门夺人兵器!”

  流月点头道:“他的战术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先靠超高的闪避功夫躲避我们的进攻,打击我们的信心,然后利用双钩和我们的兵器相交的机会夺取我们的兵器,如果没了兵器,不知你们如何,我就是一菜鸟了。”

  逍遥点头道:“我又何常不是,我一身武功基本都在这柄剑上了。刚才一上手我的剑已被他绞飞,还好有天锥帮我抵挡了两下,我才有机会重新把剑拿回手,如果是一对一,我想我现在已经败了!不过说起来,这人的武功主要还是在他那超强的闪避上,那究是什么武功!”

  “咦!天锥呢?”说到这,逍遥突然想起来这还有个人呢!天锥刚才中了一钩,整个胳膊都受了重伤,三人围了过去,天锥苦笑一下,“没事,不会死!还好你们赶到,否则,恐怕咱们两人也不是那人的对手!”天锥望了逍遥一眼,后怕地说道。

  逍遥点了点头,天锥当然不知道这全是几人的计划中的事。风萧萧突然一拍脑袋道:“哎呀!我们这还有个人呢!”他说的当然是柳若絮,柳若絮虽然轻功不差,但比起风萧萧和流月还是差远了,两人过来都打完了,她还不见影子。风萧萧有些担心,道:“我去看看,你们在这休息会吧!”

  说罢转身奔向大路,朝柳若絮过来的方向迎去。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蒙面人走的方向是朝城市,正和柳若絮过来的方向相反。

  天锥望着流月,终于忍不住道:“你是流月?不是说你已经加入‘天杀’了吗?”刚才那蒙面人是“天杀”的标准配置,铁旗盟是和“天杀”打过最多交道的团队,当然比较熟悉了。

  流月明白他的意思:你是“天杀”的人,怎么会反而来帮我们。当下微微一笑道:“那就说来话长了,总之我并不是‘天杀’的人,那只是一个小误会!”

  天锥和流月根本可以说是不认识,因此也不好多问他的私事,只能是对他拔刀相助再一次感谢。流月迫切想向逍遥询问一下他们开完会到走到这边遇刺的情况,但碍于天锥在此,只能憋在肚里。

  天锥则在帮逍遥分析:“这个人似乎是对着你来的,他既然是‘天杀’的杀手,你也不认识,应该不会是他和你有仇,肯定是你的哪个仇家买了他来对付你的,你快想想,你有哪些仇家。这么厉害的杀手,价钱一定很贵,估计能买起的人不多,应该很容易想出来。”

  逍遥怎么能说这都是自己安排的,只能装混打哈:“哎呀!我哪有什么仇人啊,真是莫名其妙!”

  流月也只能在一旁装没听见,只剩得天锥一个人在那里干着急。流月和逍遥相视而笑,这都是风萧萧的鬼主意。

  不消多时,风萧萧带着柳若絮过来了。逍遥想找个借口支开天锥,但天锥却极有义气,表示逍遥正在危机当中,他要留在他身边帮忙。人家也是一番好意,逍遥不好把话说得太绝。风萧萧的疑心则又起来了,这天锥如果执意不肯离开,莫非有什么猫腻?关键是风萧萧当日跟踪瞧到了天锥和袖里云鬼鬼祟祟的会面,所以有了先入为主的思想。

  一行五人一起回洛阳城。路上风萧萧用短信和逍遥沟通了一下。

  因为刚刚漂亮地击败了金钱帮,所以今天铁旗召集了帮派里比较有身份的高手开了一次意淫大会。主要是表彰一下大家在和金钱帮的战斗中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同时大家互相吹捧,又在口头上爽了一把。会议最后指出,帮派今后的斗争矛头要直指飞龙山庄。两个小时的会议无一不是废话,唯一的好处就是在互相吹捧的过程了加深了感情,增进了了解。要知道,即使表面上同是一大帮,其实里面又因为个人的关系而划分有无数个小集体,何况现在又多出了分舵这么个玩艺。

  会议结束后,大家各自散去。逍遥因为一直缩在角落里半睡半醒,所以迷糊到了最后,走得稍微有点迟。正巧遇上了在会议厅和自己处于对角线位置的打盹的天锥,两人这才结伴而行,途经此地,就遇上了“天杀”的杀手!

  

  

第二百三十七章 超强闪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