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法国来客(上)

    李扬很早的时候就给我打来电话,他已经知会黄俊,天龙拒绝微软的提议。

  “黄俊的反应如何。”我沉声问道。

  “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客套的表示了一下遗憾,还说希望以后可以进行合作。”

  我沉默了一会,不管黄俊的反应如何,但我猜测以微软的做事方式,肯定没那么容易就算了,也许,他们当初就是抱着一定成功的想法过来的,我们天龙必须时刻警惕。

  “你觉得如果把微软意图收购天龙失败的风声放出去怎么样。”

  “应该不错,虽然微软会恼羞,但是估计不会成怒,而且这样,他们如果要对付我们也会收敛很多的。”

  我的考虑和李扬是一样的,笑道:“那就把风声放出去,既然已经和他们拉下脸了,那就干脆拉到底。”如果横竖都是死,我还怕你什么。

  李扬在电话里豪爽的笑了几声,然后道:“好吧,没想到你在这方面还满大气的啊,微软怎么都没想到我们小小的天龙会给他一个下马威吧。”

  我沉吟了一会,又想到昨天聊天的叶雪,曾经说过要散播她新的病毒,忙提醒李扬道:“最近注意一下有没有出现什么新的难缠病毒,要是和上次的XY病毒有类似症状就赶紧通知我。”

  “啊,不会是你那个法国黑客MM又出来搞破坏吧。”李扬吃惊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奇怪,我似乎只在李珏和杜海鹏面前提到过。

  “这你就别管了,总之我知道就是了,不说了,你忙你的。”说完,挂掉了电话。

  我又拨通了秦谊的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我再拨,终于接通了,“喂,小谊。。”

  “我不是秦谊,是他宿舍的。”我刚说了两个字就被打断。

  “秦谊上班去了,她没带上手机,我看手机响了那么长时间都没人接,就接了。”

  “你是李静吧,我是许毅。”我和她见过几次,总算还记得这个女孩口音带点南方味。

  “哦,是你啊,她回来我会告诉她的。”

  无奈的挂掉电话,没想到秦谊做起工作来还很认真,本来以为她娇小姐一个,过去还不是玩玩的。现在看来连手机都不带,说不定真的做的不错。

  我仔细看了一下课表,有两节离散数学的课,去听听也不错的,我曾经自学过这门课,可以说对于整个计算机系统从软件到硬件,无不充斥着这门课的思想。

  我也没有书,两手空空就往上课的教室跑去,幸亏秦谊和我在整个校园转过很多次,不然一时间我还找不到上课的地方。

  来到教室门外,课已经开始了,我从外面大概看了看,大部分的人都坐在后面,换句话说,后面已经没位置了,第一排到是空着不少,既然来了,我也没犹豫,堂堂正正的从前面走进去,有点大模大样的做到了第一排。

  上课的老师年纪大概50,60岁的样子,头发有点秃,瘦瘦的样子,似乎带点不爽的神情看了一眼我这个不速之客,继续进行他的教学。

  课程进行到图论的部分,图论是现代计算机科学发展中很重要的数学理论支柱之一,可惜老师在上面眉飞色舞讲的起劲,有兴趣听的人却不多。我转头看了看后面,睡倒率几乎达到50%,我听他讲的那些简直就是再抄几年前的冷饭,就算我对图论的兴趣再大,此刻也是呵欠连连,在EULER图快完毕的时候,我终于一头趴在了台子上。老头,不是我不喜欢这门课,实在是你讲的我都会,对不住了。

  老头今天的心情实在不这么爽,竟然某个家伙在迟到N分钟后,还大摇大摆的满吞吞走进来坐到了第一排,而且还没见过,如果不是旷课之王的角色,就是别的专业跑来的旁听生。而现在这个让自己很不爽的家伙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趴着睡。

  又看了看满教师歪七倒八睡的正香的学生,老头做出决定,今天要杀鸡警猴,我老头也不是一点脾气也没有的人,就拿你这个旁听生(老头认为)开刀。

  “EULER图已经介绍完了,下面我要讲一种新的图,HAMILTON图,不知道有哪位同学对这种图有所了解的。”

  下面一片默然,老头自然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得意的说道:“那我喊一位同学来回答吧,第一排的,这位同学。”说完指着我的方向。

  我还没有来得及睡着,处于半模糊状态,隐约听到老头的话,也有点好奇,心里猜测着哪个衰仔会被叫到呢。把头抬了起来,赫然发现老头的手指清楚的指向了我。

  我吗,我用手指指指自己,询问的眼光投向老头。只看到他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师,不好意思,我刚有点开小差,你能否把问题再说一次。”

  果然不出所料,看你这小子也不象能回答的样子,老头环顾了一下别的同学,都以同情或者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我,微笑着把刚才的题目重复了一次。

  这么简单!我干脆一口把HAMILTON图的概念给说了出来。

  老头吃了一惊,不甘心的问了一个难一点的问题,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又很快回答出了结果。

  看着下面睡觉的学生都醒了过来,刚才望向我的神情已经从同情变成了惊讶,幸灾乐祸的则变成了崇拜,更可恨的是,老头似乎隐约听到有人在说:“看,老头下不了台了。”

  咬了一下牙齿,老头恨恨的说道:“同学你回答的很好,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要是能回答出来,你就可以坐下来了。”否则你就站着,算是对你让我下不了台的惩罚,老头后半句话没说出来。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来上一节课,怎么就倒霉遇上这事,发誓以后再也不上课了。

  “你就说一下用算法实现判别一个图是否为HAMILTON图的办法吧。”

  啊!!我吃惊的抬起头来,切,你不是在耍我吧,这么难的东西研究生也回答不出来吧,事实上,目前根本没有一种已成定论的算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老头阴笑道:“不错,这个问题确实比较有难度,但是你刚才迟到又在课上睡觉,我相信你一定把图论学的非常完美才会这样的。”老头终于还是忍不住把自己为难我的原因泄露了出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他问的问题我确实回答不出来,曾经我也绞尽脑汁的去苦思冥想,曾经我也想出过很多解决办法,不过最后都一一被否认,不过他问的这个问题勾起了我的兴趣,语出惊人的说道:“这个算法,我认为已经脱离了离散数学这门课程所包含的范围,也脱离了图论这门学问的范围。”

  “哦,是吗,那你不妨说说看。”老头的***似乎也被我勾了起来,忘记身份急切的问道。

  “这个算法要涉及到组合数学上很多高技巧的知识,NP完全性理论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我滔滔不绝的演讲起来,把当年和朋友讨论的,自己看到的,想到的,所有关于这个未解问题的东西都被我发泄了出来。

  下面别的学生听的目瞪口呆,老头却是听的精精有味,不时的提出疑问和反驳。

  “所以,我认为这个算法目前未实现,是和他太高的时间空间复杂性有关的,而且这个问题最终与数学上的庞加莱猜想挂钩,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上了,我听说俄罗斯科学家有希望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最终这个算法是可以在计算机上实现的。”(纯粹胡诌,相信的才怪)

  说完后,我和老头又各自沉思了一番,猛然想起自己是在课堂上,转头一看,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着我们。

  “很好,你,你可以坐下来了。”老头尴尬的说道。

  我有种锋芒在背的感觉,胡思乱想中听完课,看着别人看自己时候怪怪的眼神,心里除了暗骂自己刚才兴奋过度,实在是无可奈何。

  “同学,请等一下。”一个男中音喊住了我。

  我转过头去,是一个30不到的男子,明显不是学生,奇怪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一个翻译,我陪同法国的CLUSES先生来贵校参观,刚才无意中看到你的精彩表现,CLUSES先生想认识一下你。”

  正说着,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就出现在我的面前,50来岁的样子,很像那种沉溺于学问中的学者,这让我对他第一眼就有了好感,笑道:“这位就是CLUSES先生吗?很高兴见到你。”

  翻译把话说给了外国人听,嘀咕了一会,翻译笑道:“CLUSES问您会英语吗,希望可以和你直接交谈。”

  我点头,我的英语可是花了大力气的,正宗标准的牛津英语,没办法,程序员不会英语实在是悲哀的。

  我干脆用英语自我介绍道:“我叫许毅,很高兴认识您。”

  CLUSES显的很高兴,笑着说道:“你的英语说的真不错,我以为遇见英国佬了,你刚才的表演真的非常精彩,许毅,呵呵,我记得你的名字了,希望我们还可以再次见面。”说完,包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挥手和CLUSES道别,注视着他的背影,我涌起一种奇怪的直觉,不久,我们还会见面的。

  

  

第三十八章 法国来客(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