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铯在线阅读

狐铯

墨嵐

玄幻言情·异族恋情·36.5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3-04-11 23:08

身负彼岸花,她以为这只会让她比常人早上路些,没想到竟能在她被心腹背叛后,带她穿越到了充满神仙妖怪的世界,变成了一隻小狐妖,嗷唔——这不科学!九天雷劫别找我,我只想闷头修炼发大财!各族的美男也别找我,我知道大家的审美观不可能这么一致!本妖不呆,你们对我再好,我也会坚持到真相揭露的那一天的......===铯:调"色"生财也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是谁的丧礼

    占地约莫两千多坪的草地上,每隔十公尺,就有一名身穿整套黑西装的小弟──就是偶尔不安或是无聊地动一动,也只敢站在那高昂的黑底染金漆的旌旗之下,默默地着人来人往。这个下午,炙闷而湿热;偶尔吹起的阵阵薰风,也难以吹散那凝聚得恍若实质般的端肃气息。成千上万的人,在层层严密的把关之下,进入了这场盛大的丧礼会场。各路人马齐聚一堂,眼花撩乱间,镁光灯连闪,让一些仍涉世未深的二流帮派,有些不安地骚动着。

  这一场世纪的丧礼,共有百万人参加、光礼台就用了四万四千四百四十四朵白兰花、请动了四千四百四十四个得道高僧唸经,斥资更是没有任何的上限!历任已故的苍风组组长,还从没有人这般生前生后都如此气派──但令狐卫羽为冉丰做到了!

  只见她静静地坐在礼臺的最上层,冷漠地看着会场上攒动的人头,杏色的唇勾起了一抹讥诮的笑,衬着那病态而苍白的脸颊,愈发地冷冽。

  她先是站起身,向领头的师父恭敬一倚,那单薄的身躯,此刻裹在深黑而显得沉重无比的西装里,更是让人觉得娇弱堪怜无比。待她重新坐下,那师父亦是认真一拜,便是带着所有僧人坐下──不一会儿,整齐而肃穆地诵经声响起,他们甚至无需麦克风或音响,只单单长久修行、而锻鍊出的能耐,愣是让整片草地上,都迴荡的他们沉稳而肃穆的声音。

  令狐卫羽坐在台上,看着下面的人,恍若睥睨天地的神祉。而她那双本是妖异而惑人的墨玉眼,此刻看上去,竟是略显黯淡──目光游移间,更好似氤氲花雾般,缥缈而悠远。在心臟病与疲倦交错下,她那瘦弱如柳一般的身姿,衬着披散地如黑绸般的长髮,更显纤细脆弱。只是,整个偌大的会场上,只有少部分的注意到那整整用了四万四千朵素白兰花所布置的高雅华贵礼臺;更多的人,却是贪婪地盯着令狐卫羽空空如也的左手,想像接下来会是哪个幸运儿,能够透过她的关係,入主这从未有过女组长的苍封组。

  毕竟,和苍封组已故的组长冉丰不同的是,令狐卫羽这名女子的上位、一直都深受众人质疑──并非她没有能力,而是因为她的存在,破坏了太多承袭的规矩......而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也实在是太过孱弱了!

  即便她有办法运筹帷幄,将整个苍封组于冉丰死后稳稳地控制在手中;即便她有能力,将苍封组所有的命脉都握在手里。但比起已故的前任组长冉丰,本身就是个闻名国际的骇客──但凡全国上上下下,凡和交通以及个人有关的资讯整合、网路开发等等的相关事务,也全都是由这位沉稳内敛的男子,所一手包办。虽然让一名骇客、又是黑道中人来作这种事不尽合理,但人家有才有能、也从没有出蛾子、东西更是便捷好用;再加上苍封组对于这些负面的报导和说词,更是以铁血的手腕私下大肆整治──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再置喙,或是拿这些事来抹黑或意图扳倒苍封组、甚至是取代苍封组在黑道界的地位了。衬着这么一个具有鲜亮光辉的冉丰,反观着令狐卫羽的一切,就变得再不值一提。

  令狐卫羽出现得太突然,让冉丰的态度也跟着变得异常的强势,所有人几经抗争无果,也乾脆是坐等着哪天令狐卫羽因为自己太虚弱,而把自己的小命给送了......只是,在一个机缘巧合下,这个小女孩于整整消失了一整年、却是带回一手令人咋舌的调色功夫。从此,冉丰更是放开手脚地将所有情报都交给她管理;用着所学的特殊染色手法,令狐卫羽用色彩搭配着布的纹路,记下各种隐晦的情报,从此将整个组的命脉,都紧紧地握在手中。也令苍封组的情报,成为最有价值的东西之一。

  就是如此,才令得不少人,对于令狐卫羽的上位,没有多大的置喙──反正她的能力摆在那里,整个人也没有多大的缺点,顶多就是身体不好罢了......难道依照现今发达的医疗科技,难道还没有办法将她治好吗?

  只是这些千头万绪的想法,离此刻早已心力交瘁的令狐卫羽相当遥远──她也根本就不在乎!

  冉丰之于她,是伯乐、更是恩人。就是此刻拖着疲惫而艰难的步伐、也因为接连几日马不停蹄地处理事情,令狐卫羽的身体,早已是再难支撑本来优雅的形象,她的眼前,也依旧残留着那如同朝阳般温暖的笑容。

  为了排解应付那帮因为冉丰骤逝,而喧闹挑事的附庸帮派,还要同时着手准备后事;她只得日夜接连地带着组里的老人们,来回奔波与处理各种大小事。身体本就底子不好,即便面对一帮不更事的傢伙气愤不已,却是有心生气、而无力发怒──此时,多年来训练出的坚毅性格,还是让她咬着牙默默撑了下来──多做少说,尽心尽力地调制出各种令人炫目而庄重的色彩。而今天,中西合并的礼堂,色调简练而庄重的花廊,一如冉丰那沉静而睿智的面容、令人看上去心安又亲切无比。渐渐吹起的柔和的夏风,也恍如那威严而暖人的声音,依恋地安慰着脆弱而坚强的她。

  整整两个星期,她还来不及悲伤;乾涩的眼眶、一如乾裂而颤抖的双手,流露不出任何的情绪。最初的大悲大怒早已过去,眼前一片黑白,几许人身上缠绕的红丝、也无法引起她的兴趣;只是低头把玩着胸前结成的墨黑花苞,坐在礼臺的最上方,等待着所有的人、为着曾经的他,主持人生中最后一场仪式......

  只希望彼时的艳红,有带着他走向黄泉路......

  细细的黑丝,缠绕在那苍白而纤弱的手上,那倒披针状的花苞、随着风、茎荃卷曲而摇晃着。黑丝忽而浓、忽而密,伴随着花苞的舞动,吞云吐雾般地渐渐包覆着纤细的身体,彷彿无声地宣示着所有权。

  只不过,常人看不到这诡异而神秘的现象。就是寻常与令狐卫羽擦身而过,也完全不会有任何查觉;黑色的细丝彷彿有灵性,除了缠着她,就是有人靠近、也会自动闪避。只是此刻,他们将她脖子以下全都缠满了,又自她身体缓缓生出,于胸中结出一朵墨黑而妖冶的花苞。

  令狐卫羽知道,彼岸花只会开在那些将死之人的身上、艷红摇曳,拽着人,直达黄泉路。就是故去的组长、弟兄们或路人,死前、她也能见到那些欢快的花朵,在他们的胸口,打上一个结──如礼物缎带般地、将他们送向黄泉之路......

  从来不说,只因为她怕引起众人的恐慌。彼岸花一旦于胸口结成,就如同预告般,让她提早知道又一条生命的消亡。但她似乎就像没有力气去喜怒般──从来也没有多大的感觉,平静地、如同呼吸般接受了这个事实。

  看着自己胸口的花朵......心中却涌现出纳闷,为何独独她的、竟是是诡异的黑?

  火焰般的烈红,明明是场盛宴、是场宏伟的祭典,为何她的,却是如子夜般杳黑而邪魅?通常有彼岸花的出现,多是半个月熟成──凡是被那殷红的花茎缠上的,均无一例外,在那花短绚烂绽放的同时、便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永远的离开人世......只有她的,花朵黝黑,如同无声的殉葬,打算将她无声无息地掩埋在暗夜之中。

  而今天,恰好是她胸口的花苞,将成熟的第十四天!

  “组长,您还好吧?副组长已经去前边招呼来观礼的人了,您就抓着机会多休息一点吧!”几名留在一旁的长老们担忧地看着令狐卫羽苍白的面容。

  令狐卫羽用力地眨眨眼,因着胸口愈发勒紧而逼人沉闷的细丝,她方才有了一瞬的恍神。直到身边有人轻轻地拍着她,这才回过神,抬头看向一排担忧的面孔,涩着声带,微微笑道,

  “我没有事......刚刚只是在想事情......”

  “您无需这么强迫自己的。”长老们纷纷围上了前,看着眼前的小女孩那好似随时要消杳无踪的脆弱模样,紧张地说道,“凡事还有副组长,以及我们几个老骨头在,您可是千万不要勉强自个儿!”

  “我无事呢!”看中胸口那摇曳的花苞、以及顽皮地摆动的黑色茎荃,令狐卫羽微微一笑,“我就是在想着之后组内的事务......真无碍的,是时间到了吧?那么咱们这就走吧!”

  有些凹陷的眼眶,衬着本该是灵动的墨玉眼更显无神;精緻的五官依旧靓丽,却再没有令人惊艳的感觉;而乾瘦并伤痕交错的手指紧紧相握,正是微微地颤抖着。

  “组长,轮到您上前了,接下来,就该是向来观礼的人致意了!”一旁的司仪,迅速地走到他们所在的最高层,紧守着该有的礼节与流程,对他们轻声说道。

  知道令狐卫羽辛苦,但也没有办法为她多做什么,因为在苍封组黑道组长的丧礼上,充当家属致意的,一向都是下一任帮主的工作──不但是让下任帮主露面,也是彻底定下帮主的人选。纵使她这会儿就是身体再羸弱,平常大家能谅解,却绝对不能在这时候让步。

  努力地用意志力撑起不住发颤的双脚,令狐卫羽还是紧抿着唇,用力地挺直腰嵴,慢慢走向前去──这场必打的仗,这犹如交接仪式般神圣的礼节......她,绝对会走完,也绝对会好好完成!

  只是,胸前那妖异的花朵正欢快地微微摆动,在不经意间,已微微展开、吐蕊芬芳。

  “家属答礼......请各位依序上台。”司仪清亮的声音响起,代表着一场隆重的丧礼,已步入最后的尾声。

  看着众人依序上台,令狐卫羽僵木着身子,一一向大家行礼致意。这行礼也是个力气活儿──高一点角度太傲不尊重、低一点又太过谦卑不知羞;她的身体一开始还看不出什么端倪,但到最后,却是已经有些摇摇欲坠。

  仪式到最后,胸前的花悄然展开,令狐卫羽没有发觉,更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最后一位上前致意的人身上──那是代表组里弟兄的致答人,而一向,都是由副组长代表──既是真心向前任逝去的人致意,更是代表着所有人,对新一代的继承人奉上最高的忠诚与敬意。

  令狐卫羽顾不上任何的东西,只是静静地看着慢步踏上台的男人,唇角轻轻地上扬......

  这个男人是冉丰最倚重的左右臂膀,冉丰死前,也正是他,陪着自己和几位长老,将所有的事务都打里得妥妥贴贴。见他左手放在胸前,深深地一躬身,令狐卫羽便是恭恭敬敬地还了最后的这一礼──用最最标准的礼节、最是真心诚意......

  但就在她抬头的那一剎那......灼热自胸口焚烧至全身、而胸前那妖冶的墨黑花朵,也瞬时大展其华!

  看着胸口涌现的泊泊鲜血,冶艳的红、衬着极致的黑......令狐卫羽看着眼前的男人、看到他突变得猩红眼底的恨意与冷漠,眼前不禁开始发眩、耳边嗡嗡作响......

  呼救与喊叫声始终再难以入耳,她的眼里,就只剩下那墨黑的彼岸花瞬间瀰漫整天,茎荃如狂浪般地四散,又开始分股而聚,为她在转瞬间、拉开一条漆黑而笔直的道路!

  ====

  1、喪禮=葬禮

  2、一般的確是有用蘭花的

  新书发表~求收藏、求票票!有将完结作品《丹青曲》,质量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异族恋情小说

狐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