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现在和未来的帝国皇帝

    刚回帝都的时候,菲烈可算是意气风发,多年的冒险经历,固然让他成为一个强大的战士和一个沉稳的领导者,却没有改变他张扬的个性,他一生都在崇拜他的祖先,他们在战场上厮杀,成就无上的荣耀,让后人崇拜和敬仰,他许下无数的心愿要成为跟他们一样的人,冒险生活当然不能完全满足他。成为帝国皇帝却给他提供一条捷径,或者一个无比广大的舞台,让他能够发挥他的才智,成就他的梦想。

  但,当天晚上,他的热情就被无情地打击了一次。

  在帝国皇宫,皇帝的书房里面,有一次二、三十年才有一次的内部会议,参加会议的一共有5个人,老皇帝托恩、皇子菲烈、大丞相拉佐、帝国军队大元帅赞维斯以及那个多数时间不在帝都的护国法师复莱尔。会议的议题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什么时候由皇子继承皇位。

  皇帝宣布会议开始之后,诺大的皇帝书房却陷入了一片沉默。在这个问题上,菲烈本人固然没有什么发言权,复莱尔这个一个人就经历过十多次这样会议的家伙也是一言不发。老皇帝拖恩则根本不会提出任何建议:这个会议是他召开的,他本来就是要听取意见的。大丞相拉佐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菲烈偷眼看了看几乎是躺在一把太师椅子的帝国军队大元帅赞维斯,作为已知唯一的龙骑士,他也是菲烈崇拜的英雄之一,第一次见到这位叱咤风云的军队大元帅,菲烈总忍不住多看他几眼,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个家伙眼睛居然是闭着的,如果不是左手一直在轻轻***他花白的胡子,别人真会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菲烈殿下一表人材,显然是一个强大的战士,而殿下的几个手下也是非同小可,由此可见殿下的领导才能,因为有菲烈殿下在,我对帝国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在未来殿下的治理之下,帝国必然会更加繁荣昌盛。”拉佐最先开口,先是一顿赞扬,“不过!”紧接着话锋一转:“皇帝陛下尚在盛年,正是年富力强之际,而这几年来,帝国被治理得井井有条,个人倒觉得这个时候退位似乎并不合适;另,菲烈殿下虽然冒险经验丰富,而治理国家毕竟不同于冒险,恐怕即使是殿下也需要适应一段时间,因此,个人认为把皇子殿下继承皇位的时候稍微推后,一年或几年,这样应该比较好一点!”

  “可是!”托恩皇帝开口了:“帝国历来都是皇子回帝都后3个月内继承皇位的!我可不想破了这个规矩!”

  “陛下说得是!”拉佐回答:“不过帝国可没有法律规定这件事情,另外,个人倒觉得皇子继承皇位的关键是能够让国家维持稳定,赎小臣无理,综观帝国历史,年轻皇子即位之后总有几年政局动荡!”他随即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人,大家都微微点头,这确是无法否定的事实:“这样的情况虽然不足以导致帝国国力损耗,却也并非好事,因此,小臣倒觉得这样的规矩不妨稍微作一下变通!”

  “丞相说得也有道理!”托恩皇帝想了一下:“大元帅,你有什么建议么?!”

  听到叫自己,赞维斯吓了一跳,夸张地从椅子靠背上弹了起来,然后左右看了看:“问我呢?!”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大家。

  “自然是你!”托恩皇帝微笑,大元帅从来如此,不过每次见他这样,皇帝还是觉得好笑。

  “哦!”赞维斯挠了挠脑袋,却说不出什么来,突然凑到拉佐的耳朵边,小声问:“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即使是小声,在安静的书房里面,声音却也清晰地传到在座的几个人耳朵里,菲烈目瞪口呆,可没想到自己崇拜的英雄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复莱尔却在微笑,想起了三十年前,托恩刚回帝都的时候。那时候,眼前的这三个人也就和现在的菲烈一般大吧!时间过去得如此之快,三个年轻人的鬓角也早已有了白发,可自己却和三十年前没什么改变,自己活到现在,真的值得么?!他甚至叹了口气。

  拉佐厌恶地甩了甩袖子,从最早他就不喜欢这个吊儿郎当的骑士,可也就是他,在三十年前,最终稳定了帝国军队的权力,成了托恩最终能够顺利即位的关键。

  “大丞相所说的并不重要!”托恩微笑着开了口:“我只想听听你的意见!”

  “是!陛下!”赞维斯又挠了挠脑袋,却发现自己还是没什么好说的,憋了半晌:“那个,我没什么意见!”等了一会儿,他突然加了一句:“要么我支持拉佐的意见吧!”看着大家强忍的笑容,他又挠了挠头,画蛇添足般地解释:“拉佐这个家伙聪明,我可赶不上他,他的意见总是好的!”

  菲烈差点一个跟头摔到地上,他现在对这个龙骑士几乎完全失去了信心。

  拉佐看了赞维斯一眼,似乎并不领情,只是有点奇怪,他当然不会相信赞维斯没听到自己说的是什么,不过到底是什么让他附和自己呢?!

  “既然如此!”托恩还是微笑着:“不知道护国法师有没有什么意见?!”

  “上次这样的会议!”复莱尔也笑了:“你还记得吧!?这次也是一样,我只是个旁观者,不会参与任何意见的!”

  ###

  会议并没有达成任何成果,毕竟决定权在托恩身上,即使是丞相和大元帅,提供的也不过是建议而已。

  送走了这几个人,菲烈本来也想告退,托恩却拉住了他。

  “咱父子两个可有时间没见面了吧!”托恩微笑着:“走吧!跟我去逛逛,然后去看看你的妈妈!”他的笑容暗淡下去,一年前,也就是他们通过特殊的方式跟菲烈见面之后,皇后就奇怪地去世了,菲烈皇子甚至因此有机会提前偷偷回到帝都,见他母亲最后一面。

  菲烈的鼻子立刻有点发酸,虽然从5岁开始,自己就不再生活在父母身边,他却至今记得小时候与母亲分别时母亲脸上无尽的悲伤。“好!”菲烈轻轻地说,他知道,固执的父亲为了能够更经常地跟爱人见面,甚至把他母亲埋葬在后宫里面。

  父子两个并肩走出书房,他们没有使用传送魔法阵,而是沿着皇宫里各种高大建筑间的通道朝北走去。即使是在皇宫中,也有大批的护卫守卫着现在和未来的帝国皇帝,虽然因为有皇帝的吩咐,他们都处在距离父子两个20米以外的地方。

  “这么多年,你也受了不少苦,是吧?!”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托恩终于开了口。

  菲烈沉默着,他想回答,却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可你也因此学到了很多东西,是吧?!”托恩停了一下,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经历:“很多经验是在皇宫里无法获得的!”

  “恩!”

  “这却也并非全是祖先定这个规矩的全部原因!”托恩继续说:“长期身在皇宫,难免无法跟普通人接触,而恐怕这些人才是帝国真正的基础,跟普通人沟通,理解他们,这才是你离开帝都这么多年要学的东西!”他微笑起来:“好在你没有让我失望!”

  “恩!”菲烈笑了一下。

  “但,离开皇宫也有很多坏处,就是你无法接触那些真正让皇帝的权力得以实施的那些人,让你在帝国政权中没有根基!”托恩有点严肃了:“所以,从今天起,你要做的就是掌握这些人,当然方法由你自己选择,拉拢也好,除掉也好,重新培植也好,都由你自己决定!我会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让你即位的时间!但给你的时间却不多,最多只有3个月!”

  “可是!”菲烈终于忍不住了:“那到底是为什么?!成为皇帝之后再解决这些事情不行么?!”

  “呵呵!”托恩笑了:“这就是你幼稚的地方!皇帝的位置是很诱人的,想象一下,如果你没有力量,却拥有这样的位置,就像是一个体弱的人拿着一样绝世的宝物在大街上闲逛,后果是怎样的?!”

  “可是……!”菲烈还想争辩,托恩却打断了他:“我或许可以给你一定的帮助,但路毕竟还要你自己走下去,我不可能永远做你的护卫的,如果我帮你太多,反而是在害你,从今天起,恐怕就要靠你自己了!”

  菲烈在沉思。

  “就当这是个试炼好了——其实,它也的确是一个试炼,如果成功,你将位于整个世界的绝顶,如果你失败,可能就是整个帝国的罪人,数百年的基业可能就断送在你手里!”托恩看着旁边低着头的儿子,心中忍不住有点难过:“当然,我们的家族,300年来,每一个传人都没有失败过!你要给你自己一点信心!”停了一下,托恩继续说:“要相信你的伙伴,他们也和你一样,有着各种没有被开发出来的能力。而最后时刻!”托恩吸了口气:“在关键时刻,你要相信复莱尔,他也许就是那个可以力挽狂澜的人!”这也是他父亲当年跟他说的那句话。

  ###

  后宫的最北,紧靠着城墙,在这里,甚至能听到城墙外面神之河流淌的声音。一个小小的院落,却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戒备最森严的地方。这个小院落里面,却只有一个简单的坟墓。

  帝国皇帝和皇子就站在坟墓的前面。

  “妈妈!”菲烈在轻声呼唤,双膝弯曲,终于跪倒在地上,眼泪再也忍不住,流淌下来:“我回来了!我来看您了!”

  看着自己儿子抽动的肩膀,托恩也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双眼模糊起来。

  ###

  此后的几天,菲烈一直活跃在帝国各种社交场合,却发现所有人都只是表面上对他恭敬,自己无法了解任何人,别人似乎也不愿意来了解他,他竟然有无助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当然,他也知道原因,他不喜欢这些人,他们只知道用尽一切办法来争取至少是维持自己的利益,他们之间很少甚至没有合作,即使有也只是利益的驱使。

  有的时候,晚上睡不着,菲烈会告诉自己:“这就是政治,没有别的,只有利益!”但他却无法接受,更别说融入了。

  因为忙碌,他甚至没有机会去接近他几天后的妻子,维若妮卡公主,除了特殊场合必须两个人站在一起,他甚至从来没有主动跟她说过话,他也没有想办法去揭开公主的面纱。这样的时刻,他又怎能去在乎一个女人的美丑?!

  当然,这些天的忙碌也并非白费,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几个关键人物必须争取,大丞相拉佐是其中一个,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在菲烈的眼中,拉佐其实就是整个中土大陆贵族利益的代表,他在乎的恐怕不是谁做皇帝,而是这些贵族的利益是否能够被维护下来;大元帅赞维斯则是军队利益的代表,这也是一个关键,菲烈当然明白掌握军队就掌握一切的道理,但怎样才能掌握军队呢?!

  最关键的,菲烈发现自己在帝国政权里面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他能信任的朋友却无一担任重要官职,于是他想起了父亲跟自己说的那句话:“相信你的伙伴,他们也和你一样,有着各种没有被开发出来的能力!”,虽然他还不太清楚父亲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但他还是决定到朋友那里寻找帮助。

  伙伴!最无助的时候,也是最能体会这个词含义的时候吧!

  

第十六章 现在和未来的帝国皇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