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章 青梅竹马情

    元旦快乐!

  -----------

  苏万里一下子石化当场:“你被你爹卖了?!我、我去找他。”他挽起袖子:“你等我去找几个兄弟……”他马上又挨了小玉的几脚,被迫闭上了嘴巴悻悻的不敢再说下去,但是眼中带着怒气,显然不会就此罢休。

  小玉瞪他:“不许再和狗子他们混,听到没有?快,一并发誓。”

  苏万里却看着她:“你被卖到哪里去了?”

  “你才被卖了呢!不是的,是我爹,”小玉转过头去看着墙角下的小草:“派人来接我了;我要走了,去池家,在京城,再、再也不会回来了。苏万里,我娘那里你要关照一二,不要让他们饿坏了。”

  苏万里看着她半晌也没有说话,眼珠子也直了。

  小玉看着他的样子眼圈也红了,她就这么一个朋友:“我、我要走了,他们不让我来和你告别,我是硬跑出来得。。”不能再耽搁下去,怎么说也是要去池家的,耽搁太久就不是让池得顺明白她不会被乖乖摆布,而是挑衅了。

  苏万里忽然一把拉住她,把装银子的小袋子塞进她的手里:“你拿着。”

  “这是你的……”小玉有些吃惊,转而着急的想把银袋子还给苏万里,可是看到他红红的眼睛,她的话无法再说下去。

  苏万里原本是个贫嘴贫舌的人,现在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挤了半天挤出几个字:“给你,你就拿着。”见小玉还是要给他,终于又挤出三个字来:“用得着。”

  小玉在他的坚持下把银子收下,想着到时候来接娘的时候再把银子给他,或许能给他更多一些,让他娶个媳妇就能圆了她娘的遗愿。

  苏万里低着头没有看小玉,直到小玉的脚步声消失了他才抬起头来,可是哪里还有小玉的身影?他看着小玉离开的方向轻轻的、坚定的说道:“小玉,你等我,我去京城找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小玉的事情他都知道,就像他的事情小玉也都知道一样;所以小玉不用说什么,他也知道小玉去池家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就算小玉没有对他求援,但是他也不能让小玉孤身一人去京城,举目无亲被人欺负;有他在,谁敢欺负小玉都要问过他的拳头。

  小玉的泪水一面跑一面流下来,为了这座小镇,也为了苏万里这个从小陪着她、任她欺负,却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和人拼命的朋友:别了,永远。

  为了活下去,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不让她的娘吃苦,她必须要离开这里;而这一离开她是不会再回来的,有机会她也不会再回到这里来生活。

  直到现在真要离开了,她才发现除了文四和宁氏外,对这个小镇她有的只是不舍,而不是恨意;就算是翠玉楼的大门,看起来也是那么的亲切,想起那个胖娘子的吼叫——其实她也只是扭扭自己的耳朵,并没有真正打过她,也不曾找文四告过她的状;现在想一想也是那么的不舍。

  胖娘子正好自侧门出来,看到小玉愣了一下然后吼起来:“还不去……”

  “胖娘,我要走了,你要多保重。”小玉第一次对胖娘子正正经经的说话,没有嘻皮笑脸,也没有故意做出来的讨好样子,郑重的行了一礼:“谢谢您这些年来的照顾。”

  胖娘子真正的愣住了,然后看着小玉跑掉她才喃喃的说:“还是被卖了吗?”小玉已经跑得听不到了。

  抹掉了泪水,小玉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然后再笑一次、又笑一次,这才进了文家,对着迎上来的池得顺微笑着说道:“我们,可以启程了。”

  她说完看向她的娘,缓缓的拜了下去,认认真真的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每一个头都磕得嘭嘭作响:“娘,我走了,您一定照顾好自己。”她磕完头扑到万氏的怀中,狠狠的抱了一下万氏,然后站起来努力让自己维持着微笑:“我,走了。”

  文四和宁氏连忙过来:“放心吧,你娘还有我们照顾呢。”

  小玉看看他们没有说话,再次看了她娘一眼转过身去:“大虎和小丫没有回来呢,我是不能和他们道别了,娘你替我向他们说一声吧;我,会记着他们。”看一眼池得顺,她没有说出会回来看万氏和弟妹的话。

  她直直的向门外走去,没有再次回头也没有让自己流出泪水来:这个时候流泪只会让万氏更伤心而已;而且她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所以这条路她要头也不回的一直走下去,好好的走下去,直到把它走成一条金光大道!

  上了马车后小玉才流下泪水,她独自一人在马车里头,自然无人哄她;池得顺和池洗砚都在马车外坐着,就算知道小玉伤心他们也不可能哄小玉开心的,因为男女有别。

  一个人的时候不能伤心太久,这是小玉给自己定下来的规矩;要活下去,就算是再难的时候笑一笑,总会给自己带来点温暖与希望。

  所以小玉努力的自伤心中挣脱出来,开始看向车窗外的景色;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意思,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没有什么看头,不知不觉中她就睡着了。

  马车并不如小玉想像中那么舒服,一个小小的颠箥让她的头撞到车厢上,使她醒了过来。

  “大管家,你说我们这位大姑娘会听话吗?”池洗砚的话压低了很多:“看上去可像个有性子的,对文家那个姨娘她是有心借势,如果……”

  池得顺咳了两声:“大姑娘的事情自然由府中的老爷夫人们来安排。”他说完静默了一会儿才轻轻的一叹:“你说话小声点儿,万一车里的那位醒过来呢?我也担心啊,但是眼下府中的情况你也知道,不要说是我们这些下人了,就算是老爷如果不是没有法子……”

  小玉把耳朵支起来,可是池得顺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却也让小玉的心沉了下去:池家接她回去果然是有猫腻——池家出了什么事情会让池子方没有办法可想,而非得接她回去才能解决呢?

  最让小玉心里打鼓的就是,听池得顺他们的话他们对自己生出了防范之心;在池家另有所图的情形下还没有到池家就让人生疑,真不是好事。。

  池得顺虽然只是池家的仆从,但小玉知道池家使他来接自己,应该是她父亲、及池家很多人都信得过之人,到时候他的一句话足以决定她在池家众人心中的印像。

  初入池家就让池家的人对她心怀戒备,意味着她在池家的日子不会好过: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要怎么做呢?

  久在市井之中混生活,小玉和苏万里之所以能屡屡骗人得手,就因为对方没有防备——从前他们倚仗自身就是小孩子,现在他们总会扮成老人家或是病人:为得就是要示弱,要让他们盯上的人不会对他们生出防备的心思来。

  做过的事情不可能再有改变,但是人的印像会改变的;小玉的眼睛眯了起来,开始思索对策:她面对池家根本没有什么优势,能利用的也只有他们对她的不了解,要让他们不设防,她才有机会做点什么。

  比如,她可以查清楚池家接她回去的目的;比如,弄到银子接她的母亲和弟妹来京;比如,她离开池家和娘一起生活……。

  感觉到危险,小玉才真正的摆脱了伤心,头脑清醒过来,马上又想到一个疑点:池得顺和池洗砚很在意礼仪规矩,当然是源于池家的主子们——既然池家识礼懂礼重礼,为什么来接她却是两个男人而没有丫头仆妇?!

  现在才想到这一点的她,根本不知道应样才能问个清楚明白,但她却深深的体会到母亲所说的步步危机。

  到了晚上马车驶到一处大宅子前,被马车颠得头晕眼花的小玉,听到池得顺说是池家的老宅,她的心微微一跳:仔细的看了两眼,却根本记不起什么来——那个时候,她还太小了些。

  在祖宅不过是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小玉的身边便多了两个丫头,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在马车里;而路上的吃喝住店等等全由池得顺两个男人处置,照顾小玉的事情便由两个丫头来。

  两个丫头一个年岁大些,十五岁,比小玉还要大一岁,名叫挽晴;而另外一个只有十一岁,名叫挽泪。她们都是池家的家生子,只是全家人都在祖宅这边,从来没有离开过,因此对于池府的事情她们同样是什么也不知道。

  小玉也不敢打听的太多,免得引来池得顺两人更多的怀疑,因此和两个丫头的话并不多:她想,就如同翠玉楼的那些姐姐们,身边的丫头都是谁的人?那当然都是老鸨的人,伺候人是她们的份内事,向鸨母时不时的说说自己主子的情况也是她们的份内事。

  一路无事就是赶得太急,每天马车奔得那叫一个快,颠得小玉到了客店中是倒头就睡,骨头没散掉她都认为是奇迹了;总算是平平安安的赶到了京城,只是小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赶得这般急倒底池家出了什么事情?!天就算塌了下来,让她一个半大的丫头片子去,能顶得了什么事情呢?

  *******

  打滚求推荐,求收藏,求鼓励!!!

  

005章 青梅竹马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