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7章 满意一半儿

    紫珏很奇怪一件事情,姜婉为什么要和她过不去呢,要知道今天可是她和姜婉第一次见面,当真是远日无仇近是无冤啊。

  还有,二姑太太可是带着她的儿子来相过亲,说明他们母子是想和她紫珏结亲的,怎么会再让姜婉来害她呢?如果她不是池家的大姑娘,对他们母子来说有什么好处——他们母子看上得当然不是她这个人,而是二房的钱财。

  所以,不管是二姑太太母子还是池家的很多人,他们并不在乎紫珏是不是真的池家大姑娘,他们只要坐实紫珏名份的同时再把自己的子侄入赘二房就可以了:反正紫珏只是一个拿到二房钱财的钥匙而已,是她这一把还是另外一把都无所谓,只要能拿到钱就万事大吉。

  因此,紫珏觉的在自己没有做出决定来,池子方也没有宣布什么的时候,二姑太太母子绝对不会让姜婉那么做才对:她不是池家大姑娘的话,对二姑太太母子来说绝对没有好处。

  要找到另外的池大姑娘怕是不容易,而且需要时间和大家的认可;眼下当然是少一事比多一事要好。

  但姜婉硬是那么做了,怀疑紫珏的身份并且坚持到现在,连她母亲刚刚的警告与暗示也不听:二姑太太可是称紫珏为大姑娘的,就是说她并不怀疑紫珏的身份。

  紫珏很想知道姜婉是怎么回事儿,是有人在指使她呢,还是她另有隐情?知道的越多才能胜算越大,再说了姜婉并不是难对付的人,听她说话行事就知道脑袋予她来说只起个吃饭的作用,想要套出来话应该不难。

  当然,她并不会直接问得,因为她就算是问了也白问;可是有一个人却能让姜婉口吐真实,那人就是二姑太太。

  “表姐,二姑母说让我们不必把事情放在心上呢。”紫珏又加了一句,看着姜婉眉毛挑了挑,带着三分的得意;因为,姜婉可是吃了大亏的,被紫珏打得可不轻。

  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她的身上肯定是青了一片又一片:紫珏怎么可能往她脸上狠招呼呢,打人是为了教训她当然不必要非打个鼻青脸肿出来,弄得人人都知道她打过人了。

  她在池家可是势单力孤,所以她认为自己还是不要做得太过明显,免得引来池老太爷等人的恶感;扮猪吃老虎才是她的最爱,冲锋陷阵那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用来拼命的。

  姜婉闻言恨恨的瞪着紫珏:“你不要乱攀亲戚,是不是池家的大姑娘还两说呢,谁是你的表姐?”她是不可能和紫珏和好的,哪怕是表面上的也做不到;不只是因为紫珏打了她。

  二姑太太气得真想再给女儿一记耳光:“姜婉,你不记的母亲给你说过的话吗?还不给你表妹赔个礼?”她拼命的使眼色给女儿,不想让女儿毁掉一切。

  姜婉却梗着脖子就是坚持怀疑紫珏的来历,认定一块玉佩不足以证实紫珏的身份;池老太爷等人的脸色都阴沉起来,因为姜婉很不识趣儿。

  二姑太太看到父亲的脸色,气极一掌打在女儿的脸上:“你,真让我失望。”

  “母亲,你、你又打我,为了她你打了我两次!”姜婉真得怒了:“你是说过要向水公子提亲,可是现在水公子却已经在维护她了,是不是要等她和水公子……”

  二姑太太这次气得差点就晕过去,一掌打在她的脸上:“闭嘴!”

  池老夫人和池老祖宗都怒了:“这是女孩儿家能说的话吗?这个女儿你真得要好好的教教了,不要带坏了我们池家的姑娘,更不要让人误会了我们池家的门风有什么毛病。”

  紫珏听明白了,原来是为了那个水清啊;嘿,想不到那个如同白痴心甘情愿被人骗的水大公子,居然还有如此魅力,到处都有人哭着喊着要嫁给他——她就看不出那个人有什么好来。

  确切来说,她到现在也没有看出所有表哥有什么长处来。

  就算知道了姜婉为什么仇视她,紫珏也不打算就这样算了,没有让人如此欺负的不是?而且她的袖子还飘啊飘啊的——当即她就低头哭起来:“我父亲病重中,我、我……”她把衣袖捉起来,可是捉了这边就露那边,半条胳膊总是有那么一截会露出来。

  白花花的胳膊在眼前晃来晃去,沈老太爷再听到姜婉的话一拍桌子:“给我滚回房里去,十日之内不许离开房间半步!”

  紫珏见姜婉就要走,她大声哭了起来:“人人都来欺负我,先是芸娘后是表姐,这真是我的家吗?我看倒是旁人的家才对,是芸娘的家,是表姐的家,都不是我的家。”她只管哭诉,并不说非要如何整治姜婉。

  她不懂池家的规矩,不知道像姜婉这样的表小姐有错,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惩罚;所以她只是哭着叫冤,惩罚就由池家的人来做主吧:轻了她是不会答应的。

  池老太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看看紫珏喝姜婉:“还不给你表妹赔礼道歉?”

  姜婉抬头:“外公……”

  “如果你不肯认错,现在我就派人送你回姜家,免得你做出大错来,我也无法向亲家交待。”池老太爷狠下了心。

  姜婉咬着牙看着紫珏,池老太爷是铁了心只能向紫珏行礼:“你满意了?”

  池老夫人哄紫珏:“好了,不哭了,你祖父已经罚过她了。”她拉了一下紫珏示意紫珏见好就收——这已经是池老太爷对姜婉最重的责罚了。

  紫珏没有想到最重的责罚就是如此,抬起头来看看池老太爷,发现他正在吃茶——那样一个礼也算是赔礼?想让她就此把一口气咽下去的话,她何必弄破自己的衣袖呢?既然指望池老太爷出气不可能了,那就她自己来。

  对着姜婉一笑,她起身过去拉起了姜婉的手来:“表姐这礼行了,你说我能怎么说呢?”话说完她已经在姜婉的头上取下簪子来,一下子刺进姜婉的衣服里,一划就到了底;姜婉白晃晃的半条胳膊就在衣袖里露了出来,池家大小两位公子都背了身去。

  “现在,我满意了一半;”紫珏把簪子丢在姜婉的手上,看着她淡淡的说:“我还怀疑你是不是姜家的女儿,对此事你有什么凭证吗?”

  姜婉和二姑太太一起怒喝:“你说什么?!敢侮我(我母亲)的清白?”

  紫珏不以为然:“你们,不也侮了我母亲的清白?世上的事情向来都是一还一报,你们怎么做我也不过是还回去——我有什么地方做得过份吗?如果我做得算过份,那你们做得呢?”

  她回过身来看向池老太爷:“孙女做错了吗?如果做错了孙女甘愿领罚。”她行礼后站起身子来看向姜婉:“不过,有表姐和二姑母相陪,到时候我自然会很快的知道自己错在何处。”

  池老太爷的脸完全黑了,没有想到紫珏会如此做:“你以下犯……”

  “老太爷,”夏氏站起身来:“大姑娘的话的确是有些过份,但是论起错处来却是我们老爷及妾身的不是,还请老太爷责罚我们对大姑娘的管教无方与照顾不周;不过大姑娘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她所做不过是照葫芦画瓢,有错的何止是一个人?”

  紫珏正想和池老太爷相争,反正她是有倚仗的并不怕池老太爷真得拿她如何,但是没有料到夏氏会在这个时候为她说话——夏氏倒底想做什么啊?就凭她把侄儿弄来要入赘就没有安好心,如今也不可能是真心助她。

  嗯,保住她才能保住二房的家财,才能让她的侄儿入赘嘛;就算她紫珏该死,也不能死在成亲之前。想通之后,她对夏氏便没有了感激之情。

  池老太爷看着夏氏半晌没有说话,可是夏氏就在那里站着迎着老太爷的目光,微微的欠着身子摆出了恭敬的样子来,可是对峙的意思很明显:她护紫珏护定了。

  紫珏以为一场好戏就要上演,夏氏做为儿媳妇对公爹如此顶撞,在池家也算是大错了吧?当着全家人的面儿,不知道池老太爷会如何发作呢。可是让紫珏的眼珠子掉下来的事情发生了,池老太爷居然先移开了目光。

  夏氏再次轻轻施礼:“老太爷,我们池家可是书香门第,女孩儿家的名声尤为重要。”她这是在说紫珏的胳膊露出来,可比姜婉的胳膊露出来要重要的多;话外话就是池家的姑娘要比姜婉尊贵许多。

  二姑太太的脸色再次一变,而姜婉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二舅母,你、你怎么能偏颇她呢?我是您疼了十几年的外甥女……”

  “真是笑话了,疏不间亲——你是我的外甥女不假,但是紫珏却是池家的人,我二房的人!”夏氏的声音提高了,看着姜婉冷冷的道:“这里是池府,紫珏是池府的大姑娘,你难道认为池家的人会看着你欺负紫珏吗?”一句话把厅上所有的人都聚到了她的身边。

  

027章 满意一半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