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雷蒙陀罗,赫乌------

  时间仿佛重重撞击在一面凝固的风墙上,然而很快,巨怪武士们又怒海般暴沸起一片”赫乌”的附和之声,如歌激荡般淹没了整个大地。

  浩荡长野,裂云碎雨的激昂尖啸,在宛若腾跃的雷电之中升腾。

  那瞬间,沉静如水的大地猛烈沸腾起来,巨怪们雄劲刚猛的脚步声,摇天憾地,*般袭卷而来,征蹄轰鸣,刀光如电,透着野性的凛冽,透着放纵的飙扬,一股势不可挡的磅礴之力,以最狂放的蛮野姿式,在眼前这片涩涩灰蒙的大野之上倾泻奔逐着。

  巨怪们奔击的速度相当惊人,还未冲及一半,卷起的尘末便已遮云蔽日,流沙漫天,看着如此猛烈狂暴的冲击飓风,许多人失血的脸上冻结着斑驳僵化的惊栗。

  弓箭兵准备------一个巨雷般炸响的吼声在队伍中轰鸣,射!

  我听得出,那是修斯顿总监大人的声音,整个军阵中,大概也只有他一人能在如此惊涛骇浪面前,还保持着指挥官的冷静和镇定。

  刹那间,弓弦声不绝于耳,宛如裂帛的死亡咆哮,在弓箭兵方阵中来回波涌,半天的云翳,被那疾雨般激昂怒射的灼灼流光撕碎震裂。

  这些炽烈闪耀的魔法毒箭,犹如阳光里鸣啭的尖镝,冲向广袤的天庭,焚尽苍云,击碎牧野,又如巨笔下挥洒的猎猎疾风,携着腾卷的烈焰,冲向远天血火中沸腾的生命极地。

  苍血,在猛烈奔涌的巨怪群中不住升腾绽放着,凄厉的惨呼和野性的怒吼,成为整个天空和大地唯一的主题。

  在那布满死亡荆棘的长路上,许多巨怪在流光疾火之中颓黯倒下,但更多的却将粗烈的蛮悍和野性的狂飙,勾兑成刚猛的雷霆。

  在那血与火铺成的征途上,巨怪们的喊杀声,一浪接一浪地呼啸冲击而来。

  是无畏,还是无知?我不知道,在怒潮般汹涌的沸血中,我仿佛听见狂傲的大风在心灵深处的一隅,豪壮爆烈地呼啸。

  沐浴在生与死之间的巨怪们,踏着燃烧阴霾的血火浪潮,终于冲杀而近,我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看清他们狰狞狂暴的脸孔,渗入骨髓的寒意立刻象被流放的沧沧易水,在内心深处肆掠涤荡。

  高大威猛,蛮暴顽强------我再也找不出更好的词来形容眼前这群可怕的敌人,经过那百码距离的血火沐浴,巨怪们暴烈雷霆的冲击势头反而更加高涨激昂了。

  在疯狂和血腥的双重发酵下,人和兽这间的差别被缩小到最低极限。

  第一个闯入我视线的是一个大眼巨怪,他的胸前已插了至少五支的魔法毒箭,那流质的魔法毒素早该渗透到他的五脏六肺之中去,然而,在强悍蛮烈的杀戮意念之下,他依然还能带着万钧之势扑涌而至,让我不自觉地燃烧起炽烈的敬意。

  射------我身后的弓箭手们撕扯着变调的嗓子狂吼着,从他们那扭曲变形的嗓音中,我可以听出他们内心不断膨胀的恐惧和惊栗。

  十几道疾风般的流电飞闪而过,深深地没入那位年轻的巨怪体内,四周腾起的一片凄冷血雾,将他摇坠的身影淹没,在一声高昂嘶痛的怒吼中,他终于力歇倒下了,巨大的身躯在地上飞溅起一片迷迷蒙蒙的血腥尘末。

  万岁------我被四周沸腾的欢呼声包围了,每个人都在尽情地大笑,再没有比亲眼看见如此强悍凶烈的敌人,倒在眼前更痛快的事情了。

  就在大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有人狂呼,快看,巨怪……

  我几乎来不及眨眼,眼前便闪过一道凄厉夺目的流星光华。

  扑------一蓬苍劲的热血迎面飞溅在我失血的脸上,在跌跌撞撞的震憾之中,我看到身旁的一个雷刀武士,在狂嘶之中倒下。

  那猝不及防的身子被巨怪挥出的投斧,飞斩成一团模糊的血肉,整个身体被强大的冲击力带出十几米,在地上深深地拖出一道土槽,钉入悲凉凄恻的血土之中。

  快趴下,这是巨怪的投斧,一声沉重的嘶喊,在苍白的沉默中突然跃起。

  我刚将身子缩进宽厚的方盾下,头顶便嗖地疾闪而过一道力的流影。

  一个圆实潮湿的物皿在空中飞起,抛落在我的背上,我忍不住回头,那是一个被斩飞脑袋的士兵断头,他那圆凸的垂死眼睛,仍不甘地怒视着惨淡的天空。

  又是几道炽烈的璀璨金光划过,弓箭兵阵中倒下了一排,腾起的血雾立刻将波浪般涌起的惨嘶之声湮没,每个人的心头泛起死神的苍影,绝望和悲凉重叠扩展的皱纹是沉痛和疲惫纵情延伸的另一种路……

  稳住,稳住,继续射,别让他们冲上来……一个弓箭兵队长大声疾呼着,试图驱扫那迷乱嘈杂的不安氛围,但他的努力却仍挽不住人们颓废失落的气势。

  空中的流箭稀疏了许多,而冲近的巨怪们挥出的投斧,反而浓密起来,每一道震人心魄的死亡流线闪过,队伍中便会有人发出惊骇绝伦的凄厉惨呼。

  每个人都在流汗,冷汗,体验着震颤灵魂的死亡恐惧,同时也在咀嚼着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

  我握紧了手中的雷电光刀,全身的力量与盔甲中流荡的魔法气息交织融合在一起,是该战斗的时候了,雷刀武士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在我的周身,悄然浮涌起一层力的光圈。

  大地震憾得仿佛要崩塌陷落一般,巨怪们奔足的落音,犹如飞坠的流石撞击地面,激扬着咄咄逼人的凌冽,我知道弓箭兵们的防御箭网再也挡不住他们势如山洪的猛烈冲击,现在,是该轮到我们雷刀武士大显武力的时候了。

  雷刀武士准备-------那个熟悉的雷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杀!

  杀------修斯顿总监大人手中的长剑向前一挥,烽火连天的沙场上,顿时雄风飙扬,整装待发的雷刀武士们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冲击而去。

  我从方盾后突然跳了出来,冰雪般寒冷的刀光在我四周熠熠炽烈着,我没有想到在落地时,猛地撞上了一个猝不及防的黑脸巨怪武士。

  我俩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起撞翻在地,收割着结满疼痛青肿的伤口,我从生命汹涌的血脉中,纷涌起浮世躁尘的愤怒情愫。

  那巨怪摔得比我还惨重,他的后脑勺实实地撞击在一个凸起的石笋上,翩踵跹涌的浓浓血液,在扭曲变形的脸上苍然流漾着,他嗥嗥嘶叫不止。

  我及时地一个翻身,踉踉跄跄站了起来,手中雷电光刀划出一轮灿烂辉煌的流晕,顿时,一道深沉悠扬的光弧透过他的腰间,深深地划入他背后的土中。

  血腥弥漫的尘雾,他的双目恣情地倾泻着痛苦与怒恨,在一声惨嘶之中,他挥出了手中的重斧。

  一道锐利的寒光笔直地向我飞来,在虚幻和迷乱在重负的心涛中交织重叠,如果不是苏提人特有的灵巧和敏捷,我大概会被这突如其来的飞斧斩成两片。

  生铁般粗糙的躯体瞬间沸起一层灼热的光圈,那是魔法盔甲在进行自我保护,我不自然地斜侧下身子,哗地一声巨响,这一斧将我肩膀上的金刚护盔劈成了粉碎,半个身子在麻木和酸痛中沉溺浸渍。

  我的手心里渗满了冷汗,好险,如果刚才的反应不够灵敏的话,这一斧可能就是我生命里的最后绝唱。

  赫乌------

  雷鸣铮鼓的怒吼将野性的尘埃砸落千尺,在我身后爆出千层重浪,从所未有的压迫感,在箭簇一样强劲的朔风中,逐渐深刻,我来不及回首,踉跄倒退一步,一道霹雳冥光已迎面斩下,贴着我坚实的胸甲,斩入脚下飞溅的屑石碎末之中。

  在我面前,已然站立着一个更高更壮的巨怪武士,他那狰狞凶暴的脸上,反复驰骛着重金属般深沉的怒恨。

  泣血的烈焰在空寞的尘嚣中,反复舔噬着流光的斑斓,他另一只手已划出新的一轮炙目光华,而对流逸成闪电的重斧,我惊骇地举起了左手腕盾。

  当------

  巨怪的重斧狠狠地砍在我的碳晶腕盾上,几道深刻的裂纹宛转扭曲,那霸道的撞击力劲在我的手臂上奏起千重狂涛,我仿佛听见灵魂断裂的声音。

  一口怒血狂涌而出,我仿佛被巨风撕成缕缕丝丝,破落的身体随那意犹未尽的强力流泄而去,重重倒落在坚涩硬朗的野土之上。

  巨怪狂吼一声,又扑了上来,左右两手重斧划出比太阳更炙目的光晕,交叉着斩来,如果被他的斧风扫中一丝一毫,我恐怕都难留下全尸。

  阿兹亚母神,请赐我力量吧!

  天空摇动,大地摇动,整个身体在摇动,一轮炽热光圈从我胸口膨胀,迅速扩散到四周,那一刻我感到元神正在爆破升级。

  青色的雷刀盔甲突然泛起一层银白色的光芒,我知道自己已经突破了力量的阶界,达到中阶雷刀武士的境界。

  许多雷刀武士正是通过生死之间的血腥搏杀,利用元神爆炸来提高自己的力量阶界,没想到这一次,我居然成功地突破了自己梦靥以求的力量封界。

  炙目的雷电光华短暂地刺盲了巨怪的眼睛,结合着盔甲中的魔法力量,我的力量升级无形中阻缓了他的攻势。

  我从地上一跃而起,躲开他已迟钝的斧斩,手中雷电光刀同时流漾出色彩斑斓的光晕,死吧,地狱是你唯一的归宿!

  叮------刀与斧终于在空中猛烈地接吻,一串炙亮的火星旋舞激溅,在迷乱的尘雾中绽成一朵璀璨的光的花朵。

  我俩因为力的强烈碰撞,而相互倒退几步,胸中怒动的蹈血潮起涛落。

  如果没有刚才的力量升级,这一斧恐怕能将我的手臂震成碎片。

  赫乌------他突然高昂起头嘶吼,身上的肌肉发酵般快速膨胀,条条血脉象扭曲跳跃的蚯蚓,在赤红的表皮上驰行奔窜。

  惊悸,被眼前的奇景推涌到高潮,难道他并未使出全力?

  赫乌------一声撕天裂地的巨喝在耳边炸响,他亢奋地昂起头,满目滚滚雷电,暴肆着血腥狰狞的诡异脸上,闪耀起无法形容的狂态。

  这使我想起了传说中的暴战武士……

  狂化……斗士……

  尘封的苍白记忆疾雨般袭涌而来,我注目着眼前这个力量不断暴增的威猛兽人,竟然不知所措,在近乎绝望中,我咀嚼到失败者的酸苦。

  巨怪将目光蠕掠在我发白的脸上,手中抡起一股力的旋风,赫乌------让我来对付他……我身后突然冲出一个剽壮勇猛的雷刀武士,他全身化成光电,举刀迎击那凄厉神绝的巨怪重斧。

  不要------快闪开……我在鼓噪中挣扯着炸裂的噪子。

  可是太晚了,巨怪的重斧不仅将他的雷电光刀斩成两截,而且连他的整个身体也被削成两片,那飓风一般凌冽的力劲,依然能在武士的身后划出一道深深土槽,一股激荡的血水悄然随之奔逐流漾。

  空气中飞舞起迷乱的血末分子,苦涩凄绝的沙尘仿佛凝固在斑驳锈蚀的风墙上,我那脆弱又敏锐的神经,已无法抵挡泪花酸涩的诱惑。

  我将愤怒之门豁然洞开。

  赫乌------巨怪抽回重斧,血怖的双眼凸视着我,死神的脚步声纷踵踏来,掠过我梦的旷野。

  我已出离了愤怒,胸中腾起无法熄灭的熊熊烈焰,那一刻,我穿透了恐惧,穿透了死亡,在血性的炽风中飙扬起力的雄心。

  赫乌------我不自觉地发出更猛烈的巨吼,狰狞的脸上现出扭曲变形的狂态。

  这声怒吼,就是日后被同伴们讥笑为畜生发qing的午夜交响曲。

  巨怪愣了愣,仿佛不理解我为什么也能述说他们的语言,就这短暂的停顿之间,我的重刀化成流星飞斩而来。

  叮------刀砍在他举起的斧刃上,若在先前,面对狂化状态的巨怪武士,我的手就算不脱力,至少也无法再将刀举起来,但奇怪的是,此时,反涌回来的力量反而融入我不断膨胀的力量旋涡之中。

  巨怪倒退两步,看着我再次举起雷电光刀,那浓抹淡扫的惊悸目光,将恐惧剪影成笨拙的苍色。

  赫乌------我发觉这个音节喊得非常顺口,全身的魔力仿佛和整个天地融合在一起,并能不自觉地引沸起体内潜藏的神力。

  叮------又是一声巨响,一道模糊的光影化成弧线脱手飞去,但,那并不我的雷电光刀,巨怪手中的重斧已遗落在风中。

  他的脸变得极为苍白,吃吃地看着满是血渍的双手,然后又以不可思议的目色,抬头看着我狰狞粗犷的脸。

  他始终不相信人族武士中,竟会有人能凭力量击落他手中的兵器。

  然而,更没想到的是,我趁他在错愕之间时,已跃上空中,手中的雷电光刀划出一道冰冷的弧线,无声无息,在他那薄雾中摇曳的身影里,炽燃起一片光的炫目辞彩。

  赫乌------这是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刀光闪过,他那失血的脸上顿时喷涌起无数粒血珠,腥风怵雨,淘沥苍穹,一颗湿漉漉的断头高高地抛卷到空中。

  赫乌------

  我昂起头,那爆裂耀眼火花的谶语,呼啸成风,在时空的烟岚中恣肆漫漶。

  本已面露苦色的雷刀武士们,见此情影,斗志为之大振,希翼的锐气再次在雄烈的血管中奔流沸腾,随即而起的”赫乌”应和之声,不绝于耳,渐渐盖过了巨怪们的怒吼。

  两股激烈横行的敌对力量从一开始的猛烈碰撞,渐渐演绎为犬牙交错的混战状态,那蛮野惨烈的纯力量杀戮,让双方流尽了鲜血,血与光的轮回奔逐,反复狂飙在双方战士恣肆颠狂的目色之中,直至以后几十年里,幸存下来的人,都绝不敢再回首这段泣血的记忆。

  当前锋的雷刀武士与巨怪们撕杀正酣的时候,修斯顿总监大人已悄悄地将前后军阵分离,重新整装编排的弓箭兵已向二线阵地收缩,刀盾武士们重新将方盾插入箭兵阵前的土石之中,将我们和友军完全隔离开来。

  长枪武士们随即向前穿插而来,熠熠铁枪从方盾间隙中挺伸而出,他们是抵御巨怪近身冲击的最佳利刃。

  而神射手们结成第二道防御箭网,毫不留情地扫荡巨怪们援援不断冲涌上来的救兵。

  一时之间,弓箭兵们的远程屠杀再次上演,无数道焚尽苍穹的流光撕破了长空,以令人窒息的浓厚密度,击向巨怪后阵的士兵。

  当然,也会有少许飞箭误中我们雷刀武士,我盔顶的尖镝就让流曳而来的飞箭击成碎片,但在当时那种混战状态下,谁也不会留意那突如其来的伤害。

  巨怪的伤亡越来越大,原始而粗拙的血腥线条,被一笔笔勾勒在野性刁蛮的风野之中,动荡腾跃的尘土,反复痛饮着不甘寂寞的模糊血肉。

  然而,巨怪们的飞斧也同样让弓箭兵们再次品尝到死亡的惊怵。

  那些挤不上前阵撕杀的巨怪们,纷纷使劲地将手中的飞斧投掷向我们身后的二线弓箭兵方阵。

  几十道狂挟着锐利疾风的流光闪过,弓箭兵阵营中的凄厉唉嚎开始引沸死亡的主题,面对一道道辚辚苍白的流线,士兵们在血肉模糊之中吟唱着悲凉凄绝的泣歌。

  巨怪武士们不断地涌现,而我们雷刀武士却越战越少,力量的天秤早已义无反顾地向对方倾斜,面对心悸颤栗的啼血氛围,我们的斗志几乎达到了崩溃的极限。

  我真有些怀疑修斯顿总监大人是不是想通过牺牲掉我们这些桀傲不训的雷刀武士,来换取所谓核心人物撤离战场的时间。

  扑------

  血,飞溅而起,迅速在空中舀落悠越凄迷的尘雾。

  该死,我中了巨怪的一斧,肩背上斜插着一柄宽厚的手斧,浴满血渍的锋刃深深扎入我的膀肌之中,啜饮我刺痛难忍的狂怒神经。

  赫乌------疲态之下,我拼力嘶声狂呼,几乎虚力的手突然掬涌起一股新的力量。

  我大喝一声,苍劲浑雄的刀锋涌起一汪凛冽的光华,我一刀斩翻那个依然沉浸在惊怵之中巨怪,这是我的最后一击,我将生命的全部力气,都化成那道壮丽深沉的闪电。

  巨怪倒下了,而我也几乎要倒下,全身的伤口在力泄的那瞬间,完全撕裂崩碎,我静静地看着体内奔涌的血,是如何将那冰冷坚硬的盔甲涂浴成一片凄红。

  这时,又一个巨怪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并不住扩大膨胀着,我无言地看着他那狰狞放肆的笑脸,手中那浴满人族武士血渍的大斧已高高举了起来。

  我已无力再抵挡他的重斧,苍凉的眸仁深处,耕耘着颓暮的苍凉。

  真的完了吗?

  ……完了吗?

  我缓缓地闭上双眼,这一斧将成为我生命中的绝响,也许死亡也是一种解脱,让我不必太执着完成着毫无目的的人生旅程。

  好累啊,阿兹亚母神,真的让你见笑了,既然得不到您的祝福,就让我像一名勇士那样体面地死去吧……

  我将紧握的手掌缓缓松开,让手心中被攥得温热的碎土散落在脚下。

  用不了多久,我也会和你们一样,尘归尘,土归土……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