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无数七彩的光芒飞翔在洋溢着清淡流香的模糊视角中。

  我,在一阵酸痛之中缓缓苏醒过来,首先泅涉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秀脱俗、香息酣沉的少女的身影。

  此时,她正好奇地将那张娇憨可人的丽容凑近我,彼此的目光在突如其来的对视中,交织漫溢成一片纷舞的光潮,泛满赤色怒潮的娇羞之态立刻在她那飘荡的鬓发间晃曳摇憾着,她羞涩地退到一边去。

  我……我现在……在哪里?我并未认真瞧清她的神情,褪白的意识依然还是那样模糊,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你……现在在圣乔治大商会馆里,那个清秀得仿佛能盈出水的女孩紧张地搓着手,娇美的声音在唇边摩挲着潮湿的空气末子,情感的涟漪上下微微地波动着。

  圣乔治……商会?那不是……已到了德普斯王国的境内了吗?我晃了晃沉重肿胀的脑袋,试图寻找回遗失的记忆。

  是啊,这里就是德普斯的皇城麦加帝城,你知道自己睡了多少天吗?五天,整整五天,她的眼波中荡漾起不可置信的柠檬色光芒,我从未见过一个象你这般勇敢的人,凭着一股勇猛无畏的气势,彻底击垮了兵力占优的蜴龙人军队……

  哦,蜴龙人……是的,我在和蜴龙人作战,血……还有火,刀,我的刀呢?我不禁叫了起来,疯狂的怒态不经意触痛我那血火之中勇烈征杀的回忆,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四处摸索我的雷电光刀。

  这把刀已经融入我的精神血脉之中,它就是我的自信,我的骄傲,没有了它,我恐怕都不敢再承认自己是纯粹的雷刀武士。

  你的刀……在阿爹那儿,我……我这就给你去取……她看着我起伏着急躁焦灼的脸,有些慌乱,一边摆手安慰我,一边扭头奔出门。

  在门口边,她深深地回望了我一眼。

  快……快……我在一片模糊的虚影中,又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手中紧握着一把冷硬的器皿,我的手禁不住泛起一片温热的力流,那是我的雷电光刀,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它周体间缓缓流动的魔法气息,一切是那么地亲切,我的手紧了紧。

  你醒了?一个略带着吵哑的声音突然从旁侧间闯入我的世界中。

  我逆着声源望去,在我床右侧的一张华椅上,坐着一个头发略白的深沉老者,他也正看着我,那深不可测的驳浊眼里,蹁剪着令人无法形容的深深寒意。

  我心中一颤,犹如流电划过一般,全身涌起一片炙灼的烧伤感,那是一个体内蕴藏着强大魔法力量的老人,从他那双散发着奇异玄光的眼睛里,我仿佛看见一个庞大炽烈的能量体在深沉的静谧中燃烧沸腾着。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不安地晃了晃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何总能看见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异象呢?

  哦,真抱歉,忘记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侬力祭师,圣乔治商会的首席辅佐官,负责商会的内勤事务,他的声音忽远忽近,仿佛寂寞之中振翮起航的孤鹰,在变幻着迷离的羽翅同时,也在酝酿着风雨雷电。

  侬力祭师,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坐了起来,一手捏弄着烦索而恍惚的沉重额角,这几日的记忆一片空白,我到底怎么了?

  你受了重伤,沿途上是白依娜小姐用大魔法洗髓神器替你疗伤,这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魔法元神,她现在也仅剩下百分之二十不到的魔法力量,大概只能维持常人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基本体力吧……侬力祭师的目光腾挪在一片迷离的浮光掠影之中。

  是吗?那……我可得好好感谢她了,我有些不安地说。

  苍瘦嶙峋的影子渐渐褪去逼人的寒气,侬力祭师笑了笑,其实我们更该感谢的是你,你带领着一群无畏的勇士,正面冲击那帮凶蛮暴虐的蜴龙人,用铁血的意志带给人们生的希望,你拯救了整个商队,也拯救了白依娜小姐。

  白依娜小姐她……当时也被围困在商队中吗?我有些吃惊。

  是的,她也在里面,商会的人每年都要组织几次大规模出商活动,这次是白依娜小姐的第一次,侬力祭师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那……我见过她吗?我小心地问。

  你不是见过了她吗?怎么,你忘记了?侬力祭师皱起了眉头。

  她?我愣了愣,突然想起那个清秀绝俗的女孩,原来她……就是白依娜小姐啊?!我失声说。

  一张玲珑剔透的佳容在我的脑海中逐渐变得清晰深刻。

  对,就是她!侬力祭师仿佛能洞穿我的心思,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我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心中纷踵起一片繁乱暄杂的古怪情绪。

  侬力祭师深深地看着我,他的眼睛仿佛能穿透时空,你是一个勇敢而伟大的战士,在大地上击败蜴龙人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而你用决心和力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也许用不了多久,苏伦武士的名字将成为整个德普斯王国历史的一部份!

  是吗……我真的会那么有名吗?我……我有些慌乱,口角突然变得语无伦次,名和利,不正是所有大地武士的追求和梦想吗?而今,我却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同时达到了也许别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目标。

  可是,这对我来说又是怎样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啊?

  我应该高兴,是吗?我轻轻说,目光滴落在手中的雷电光刀,刀上的血渍已经清洗干净,再也无法看到任何一丝污垢,可是谁能说上面没有亡灵在尖叫呐喊呢?

  对,你应该高兴,可是……我却看不出你有任何高兴的样子,为什么呢?勇敢的年轻人?侬力祭师的眼里出现了难得的迷惑。

  我……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也许,一切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吧!我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时空的限制,飞回到遥远的故乡,遥远的儿提时代……

  幸福啊,幸福,到底是什么呢?

  侬力祭师禁不住颤了颤,好一个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他仿佛痴了,眼里蹁跹出各种神奇的异象,许久,他缓缓说,苏伦武士,你是一个令人敬畏的人,你对人生的感悟,让我感到深深的羞愧,你,会拥有一个非同寻常的未来,但……我不知该如何向你描述。

  我的……未来?我的胸中鼓动着强烈的好奇心,忍不住想询问对方,但当我跋涉入他那可以伤人的目光时,话到嘴边又噎了回去。

  苏伦武士,你为何不向我询问你的困惑呢?侬力祭师的声音尾随着铸进风尘的节拍,让我有很强的压迫感。

  我……真让你见笑了,侬力祭师,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士,还会有什么未来啊?就算有,那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最终尘归尘,土归土,我轻淡地摇了摇头,那酸酸苦苦的微笑涌成了晚秋的颜色。

  你错了,苏伦武士,你的未来充满着巨大而紊乱的不可知变数,你正处于一个时代的临界点,也许是上神选择了你,要用你那不断膨胀滋长的强大能量,去改变整个国家,及至整个大陆的命运,你可知道,那是千万人为之生,为之死的的浩荡场面。

  你,正站在历史的天秤点上,你,将成为一个永恒的历史人物!

  侬力祭师的声音仿佛越过了高山湖泊、莽林原野,以高亢织烈的方式,怒击着我的心坎,让我起舞的心情斑斓起一片既清晰又模糊的史诗画卷。

  那一刻,我仿佛沐浴在细细密密的炙雨中。

  真……真的吗?黑与白在我脸上分道扬镳,我被苍莽的闪电割裂出一道震悸的伤痕,这不是开玩笑吧?

  侬力祭师冰冷的回音再次震憾我心灵的整个冬天,我从不开玩笑,苏伦武士,因为我看见了你混乱又可怕的未来,你将不只是为自己活着,你的每一步将决定无数人的命运,记住,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能量,也许,你能改变未来……

  改变……未来?我……真的能够吗?也许,那只是你眼中毫无意义的幻象,未来……并不象你想象地那样糟糕……我额上的汗水悄然滑落。

  侬力祭师缓缓地闭上双眼,半晌,他的额上渗透出密密的豆大汗珠,四周蒸腾起一片轻淡的奇异水雾,我看不见真实的未来,只有一片模糊虚幻的残缺景象,一切都还在酝酿变化之中,也许,你说得对,那只是毫无意义的幻象。

  他顿了一顿,但是,勇敢的年轻人,你要记着,这是一个动荡的大陆,也是一个蕴积着死亡和恐怖的大陆,人与人,******之间,不会有永恒的和平,只要还有物种生存的一天,这个时代就会不断产生死亡和战争。

  难道……赤大陆又要爆发第二次大地战争吗?我仰起头,品读落寞苍穹的背影,人啊,要是能预知自己的未来,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第一次赤大陆战争是爆发在创世纪元681年,离现在大约三百年的光景,那是人族与兽族为争夺土地而发起的一场浩大的全面战争,战争持续了十年,到了最后一年,几乎天天都有大战,天天都在流血,伤亡率超过了前九年的总和,双方几乎拼起了血腥的死亡消耗战。

  当时若不是劝说住具有强大魔法力量的矮人族协同参战,那三百年后的今天,肥沃的红土地上,将不可能看见人族的身影。

  一想起那场早已久远的血腥战争,我的心都不禁颤曳挛搐了。

  现在,赤大陆的几大公国并不友好,还是为了那片土地,经常发生大大小小的边境战争。强大的贝雷塔斯帝国与周围几大公国早已交恶极深,要不是因为处于中立的德普斯王国做为双方的缓冲地,大概第二次大陆战争早已成为赤大陆的历史了。

  侬力祭师……他们呢?和我一起来的战士呢?我突然将沉闷在心中许久的疑问泻吐而出。

  他们?他们都已经回到你们****的身边,你们救了圣乔治的商队,为了表示真诚的谢意,我们愿意免费为你们这些异乡的客人提供医疗、住宿和膳食。

  他顿了一顿,圣乔治商会可是德普斯王国的最大商会,经营着整个王国五分之一的产业,商会的执行主席白福罗大人还是德普斯皇室的国亲,他已经下令,将在麦加帝城中,划出一片豪华旅舍,专门提供给你们尊贵的****殿下。

  哦,那他们也在这附近的屋子吗?

  嗯,差不多,不过……侬力祭师笑了,你住的这间却很特别,外人很难进得来,连本商会普通会员也无法进来。

  是吗?我倒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我的目光藤蔓般爬满四壁。

  这是一间很宽敞的大房间,四壁用雕刻着仕女纹图的白玉石铺饰而成,正中的壁上还挂着一副威严的中年男子头相,也许那就是白福罗大人吧!屋的角落里放了长长一排的博古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精美的魔法小道具,显然,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个喜欢魔法术的人。

  这里是圣乔治商会的一级内室,外人当然不能进来,木雕花纹的门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硕健的身影。

  你就是那个被人们传颂的苏伦雷刀武士吧?声音融化在一片鲜丽的调和之中,但我却听起来有些刺耳。

  我感受到微微凉意的侵入,眼里逐渐清晰着对方的面孔,那是一张年青英俊的脸孔,同样也是一张骄傲冷酷的脸孔,我的目光仿佛是撞在一座千年冰山上,眼中不自觉划出一圈圈惊动的涟漪。

  我叫敖斯托,德普斯皇宫卫队的一级统领,他冷冷地扫了我一眼,你很快就能见到我们的国王了。

  啊------我忍不住惊叫起来,国王?我真的有幸面圣一个正统王国的国王吗?那也许是几代臣民难以实在的夙愿啊,而今,却又如此轻易在我身上实现了。

  国王陛下将在光明殿上,在你的****殿下面前嘉奖你,因为,你杀死了德普斯王国境内最凶恶之一,人称银色风雷的达鲁克蜴龙人,敖斯托的目光仿佛冰冷的游丝一般,在我身上飘荡迂扰,以难以置信的神情一遍一遍地打量着我,也许我这样一个低阶武士,居然能杀死有着德普斯噩梦之称的达鲁克蜴龙人,这超出了他的概念吧。

  他顿了一顿,明天早上,我还会来,连同你的那个佐罗索支援领队长,一起进宫叩谢国王陛下的恩典。

  我到这时才知道,原来那个支援骑队的领队叫佐罗索,看来这一次他也因为达鲁克的死而发迹了。

  侬力祭师,他的伤怎么样呢?明天一早的进宫面圣,该不会发生不必要的难堪事吧?敖斯托的目光斜挑着毫不掩饰的傲慢情愫。

  侬力祭师那刻满风化的额纹,镀起一抹流絮般的夜云,他淡淡说,托敖斯托统领大人的福,他的身骨还很硬朗,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能在这短短几天时间内基本上愈疗恢复了,只是体力稍弱了一些,不过明天的面圣应该不成问题。

  敖斯托点了点头,眸光泻入空霜的雪影中,很好,我可不想在尊敬的国王陛下面前捅出什么漏子来,他的目光一柔,浮漾起透明的笑涡,侬力祭师……

  他想说什么,却一下子哽住了,嘴角蠕动了好半天,也无法咀嚼出一个音阶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侬力祭师那冰冷的目光仿佛穿透了他的整个身心,托您的福,白依娜小姐现在很好,所受的惊吓并未对她的身骨造成太大的损伤,只是……

  只是什么?敖斯托的手微微颤曳着,目光剪出一片焦灼的繁花。

  侬力祭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声音仿佛泅透在远野荒山之中,只是她现在的魔法元神还很虚弱,需要静养调补。

  哦,原来是这样,敖斯托的暗叹浸透了反复折叠的灰漪心痕,半晌,他抬眼,那今天我就不打搅她了,明天……哦,不,后天,我一定会来看她的。

  多谢您的关心,小姐她会好起来的,侬力祭师缓缓地垂下了头,渐瘦的身影凝朽成一座石雕。

  敖斯托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他怅然点了点头,侬力祭师,白依娜小姐就有劳你了,我还要赶回王宫向陛下禀告情况,先走一步了。

  他扭头,深望了我一眼,目光中镀上了一层难以形容的雪屑霜尘,不再言语,转身离去。

  侬力祭师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缓缓曳踵出一口浊气,年轻人的通病,盛气凌人,骄狂自大啊……

  我怪怪地看着他,忍不住轻声问,白依娜小姐和他……

  侬力祭师摇了摇头,不语,目光中披覆着万丈沙尘的忧色。

  我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奥赛罗,该死,怎么会把他给忘记呢?我几乎要扇自己一个大耳光。

  侬力祭师,能帮我一个小忙吗?我的目光炽热起来,期望的剪影,化入蒸蔚的火焰之中。

  当然,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他的下落,用不了半天就可以给你一个答复,侬力祭师点了点头,旷漠的声音仿佛浸着边月寒色。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侬力……祭师,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侬力祭师淡淡地点点头,当然,你要我帮你寻找失踪的战友,他叫奥赛罗,他是个侦骑兵,是他将你们引到了商队遇难的地方,是不是?

  我……我实在无话可说,心里仿佛有一双异样的眼睛,能将我全部心思一览无余,真是一个可怕的老人,我有一种被偷窥的炙痛感,我替他向你表示真挚的谢意……我说。

  我的身子有些颤抖,奥赛罗,你不会有事的,不是吗?你答应过我的,你也答应过阿兹亚母神的,我心中默默地祷念着。

  侬力祭师轻叹了一声,不再言语,转身悄然退出了房间。

  深沉而凝重的静谧并未持续多久,很快,门外又走进了一个娇丽的侍女,她小心地踱到我的跟前,滴溜溜的大眼睛围着我身上一阵打转,直瞧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嗨,女孩子家这样瞧人可不大好,我终于忍不住说。

  你就是那个杀死银色风雷达鲁克的苏伦武士大人吗?侍女的眼里纷舞出浓浓的一片敬慕。

  是啊,怎么,让你失望啦?我被她那有趣的神情逗笑了。

  才没有,果然是一副英雄气慨,难怪我家小姐会喜……她突然打住了声音,吐了吐舌头,扮了一下鬼脸,扭转过身子刮了刮自己的巧鼻,小声自语,好险,再说就要漏嘴了,让小姐知道了非得割了我的舌头不可。

  我看着这个机灵可爱的活泼小女孩,忍不住问,你叫什么?

  月红,大家都叫我小红,你也叫我小红吧!她又重新打量了我一番,你现在可是由我服侍了,武士大人,您的伤还未全愈,快躺下来吧,要不然坏了身子骨,我的罪责可担当不起的。

  我笑了,说,我哪有这么脆弱啊,你当我是娇室里的宠花吗?

  这可不成,小姐若知道我服侍不周,又要罚我守夜三天了,武士大人,您就行行好,躺下来一会儿吧,才刚敷上的药,还没有完全吃透你的筋骨啊。

  看着这个楚楚怜人的小女孩,我仿佛看到了一蓬鲜活朝气的阳光,好吧,就听你的,我又笑了,小红,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象今天这般听话过啊,说着,我已躺了下去。

  确实,身上的筋骨血脉虽然已不再疼痛,但却酸涩得要命,看来我的体力最多只有从前的三分之一了。

  月红看着我,羞涩地垂下头,轻轻为我盖好褥毯,柔声说,武士大人,您可真是一个好人,天底下仅次于白依娜小姐的第二大好人。

  是吗?白依娜小姐对你不错吗?我突然发现她的额上空白一片,并未有任何自由纹徽印记。

  是啊,白依娜小姐从不打骂我们,而且还时常关心我们的起居饮食,在她手下做事是天下第一美差事,月红的眼里闪着轻快鲜活的光芒。

  难道……别人对你不好吗?我忍不住问。

  月红嘴唇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的脸有些苍白,四周瞧了瞧,摇头说,武士大人,别问这个行吗?这地方只有很薄的一层魔法结界保护,会馆里的任何会魔法的人,都能将天眼天耳穿透进来……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一个象圣乔治这么大的商会,会懂魔法术的人一定不少,喜欢偷窥别人隐私的人也绝不会没有,象她这样做奴婢的,自然要格外地小心,以免授人把柄。

  寒霜的心幕慢慢拉开了酸楚的缝隙,假若我没有额上这个自由纹徽印记,还能如此舒适地躺在这张床上,让别人笑脸伺候吗?也许就算我能将德普斯王国所有的噩梦灭绝,恐怕国王陛下也绝不会屈身面见一个仆佣者吧?

  我的心开始不安起来,难道当我享受到这些基本自由权力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人要为此失去自己的自由权力吗?

  我看着她,仿佛看着我从前闯荡大陆的情景,那时的我,与她现在的背影又有何不同呢?

  哦,小姐来了,还有……安贞伦茵公主殿下,我听到她们的脚步声了……月红的脸刹那间濯涮得霜白。

  啊……公主殿下?我几乎要跳了起来。

  是啊,小姐和安贞伦茵公主殿下是最要好的表姐妹,她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这次小姐遇险回城,安贞伦茵公主殿下自然要来看望她……

  这时,门开了,两个浸透着碧漪的窕窈身影出现在门口。

  小红,你又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啊?白依娜小姐的声音在我耳际间翩旋萦飞起来。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