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月红向我眨了眨眼,波粼粼的目光轻载着机灵乖巧的眸韵,她垂手退立一旁,小姐,小红不敢在背后乱说您的坏话。

  白依娜走了过来,丽春的鲜亮在鬓发如旌的额前融化,她笑嘻嘻地哈唧着月红的胳肢窝,还没有吗?

  格格……月红痒得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姐,就饶了小红吧……她那楚楚怜人的哀求神情将庄重肃穆的氛围一扫而光。

  依娜,就饶小红这一回吧,一旁的安贞伦茵公主抿着嘴轻笑起来,她可是你的铁杆死党,不会在背后说你的坏话。

  哦,小红,就饶你一回了,还不谢过公主殿下?白依娜鲜明活跃的声音仿若清新和谐的流香,弥久不散。

  谢公主殿下,月红款了款身,一双灵巧的大眼睛小心地斜挑着喜欢恶作剧的白依娜小姐。

  我的目光逐渐向安贞伦茵公主倾斜着,正好与公主殿下娇羞柔雅的目光交融在一起,我脸上立刻飞起了两片炙烧的红云,触电般垂下目光,努力掩饰着我难以控制的窘态。

  如果说白依娜小姐是一朵热情奔放的山茶花,那安贞伦茵公主就是一朵清幽淡雅的白莲花,那碧韵温婉的丽容,足足让我的大脑僵化一刻钟。

  小红,你下去吧,这儿没你的事了,白依娜小姐看了看我,酝出的呢音似微风拂柳一般。

  是,小姐,月红深垂下头,善意地向我眨眨眼,转身退了出去。

  我……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不知该如何行礼,以表示对公主殿下的尊敬。

  哦……苏,你就躺着吧,没事,这儿不是王宫,不必讲究什么繁文缛节,安贞伦茵公主殿下蝴蝶般的手指摆了摆,示意我别起来。

  是……我低垂下头,心中翩波起无法名状的滚沸心涛,我想说些什么,但话语到了嘴边却又遗忘了一干二净,我仿佛被一群闪闪烁烁的鲜丽星辉湮没。

  苏,你见过侬力阿爷吗?白依娜的声音宛若温情的谣音,在空气中划出圈圈清幽的涟漪。

  哦,是的,他是个很高深的老人,他的心中藏着太多别人不知的秘密,我沉吟着,目光驮出一汪深深的敬意。

  那他……有没有说起过……白依娜初曙曦辉的目光摇动着碧絮的云浪,她紧紧了衣角,抬眼看着我,说,有关……我的事呢?

  有……啊!我那偎紧阳光的笑纹撩颤着蜃楼缥缈的虚影,在思绪飘飞的浮光中,遥酹出无际的蔚蓝。

  白依娜羞涩地看了一眼面带苦笑的安贞伦茵公主,将鬓额前的一缕长丝挽成了指花,悠悠说,那……阿爷他说了些什么呢?

  我的视线忍不住被公主殿下碧逦缄默的身影吸引,划出涟漪的心痕忍受着温柔的诱惑,侬力祭师啊……他说,白依娜小姐是个……很好的人……

  是吗?他真的太夸奖我了!白依娜格格笑了起来,春意盎然的轻快分子萦绕在她向旋舞飞转。

  是啊……真得感谢你在沿途上,用大魔法洗髓神器治救了我,否则,我大概早已因筋血崩溃而死吧!我的瞳孔中撑出了白依娜的笑脸,满溢的谢意倾泻而出。

  其实,该感谢的人是我,白依娜的声音轻柔地仿佛一首民谣,在你们没到来之前,你知道我们有多绝望吗?是你的猛勇无畏让我们看到了生的希望,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现在,不顾一切拔刀相助的人已不多了,而你,正是其中一个,她抬眼深深地看着我,目光中编织着炙烈的敬慕。

  那敖斯托……他呢?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扯出这个人来,也许是他那过于傲慢的姿态刺痛了我的心吧。

  他?白依娜摇了摇头,他很现实,也很势利,我是无法期待像他这样一个人,会及时在关键时候带给我们希望的,她深情地注视着我,别再谈他了,好吗?

  哦,好……我有些尴尬,心里仿佛有犯罪的感觉,虽然不喜欢敖斯托,但为了背后听他的坏话而引出他的话题,实在不是一件很光明磊落的事情。

  然而,我虽有些自责,但听到白依娜的这番评论,还是挺受用的,这也许就是人族普遍的心理垢病吧?

  嗨,伦茵姐姐,你怎么老站着不动,一句话也不说呢?白依娜这才发现一旁尴尬缄默的公主殿下被孤独了,心海的桅杆不禁挂起歉意的红帆。

  哦,我……我该说什么呢?安贞伦茵公主的目光翩剪出幻化的流彩繁花,苏,你……好了点吗?

  托公主殿下的福,苏伦的身子好多了,我深深地垂下了头,不敢接触对方那充满温柔善意的目光,仿佛生怕自己的蛮俗野性会亵du了公主殿下的高贵淑雅。

  那你……要好好保重身子啊,你现在可是……德普斯王国的英雄了……安贞伦公主殿下突然笑了起来,浅浅的笑意犹如清幽盛开的百合花,绽放在嘴角边,她的声音轻曼翩旋在我零乱的气息间。

  谢谢公主殿下的关心,我努力让自己每个字都咬得铿锵清晰,不知为何,我的心神开始划出莫名其妙的暖色涟漪。

  听说明天你要进宫面圣国王陛下,是吗?白依娜突然插话进来,殷实的目光铺出一条五彩斑斓的道路。

  是……是的!我一想起明天的面圣,口齿就禁不住混浊起来,那千百年正统皇室堆积而成的威严庄重,在我心中落满了深厚的影子。

  国王陛下一定会重重嘉奖你的,德普斯的英雄啊!白依娜肯定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安贞伦茵公主说,,你知道陛下会嘉奖他什么呢?

  安贞伦茵公主轻声说,我……不知道,大概荣誉称号和金银财宝少不了吧?

  白依娜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真俗,德普斯的英雄难道就只是这种肤浅待遇吗?伦茵姐姐,你总该知道一些内幕吧?

  安贞伦茵公主叹了一口气,依娜,父王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他这些天为处理朝政国是,已累晕了好几次,我怎敢多烦扰他呢?

  说的也是,最近我总感觉到周围的几个国家对德普斯虎视耽耽的,也难为国王陛下了,要在几个敌对的大国间保持中立,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是啊,现在麦加帝城里面,到处是贝雷塔斯和莱罗克亚的使臣说客,他们都想拉拢争取父王,我真怕父王会因为短前利益,而放弃了坚持三百年的自由中立国策,将战火引燃进和平安宁的德普斯,安贞伦茵公主的眼里翩旋起不安的光芒。

  沉重的话题在每个人的心中落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夹在敌对的贝雷塔斯帝国和莱罗克亚公国之间的德普斯,究竟还能在双方如火如荼战争中持续多久的和平呢?

  谁都知道,任何一方拥有德普斯做为盟友,势均力敌的战争天秤将很快随之倾斜,大陆的武士们也将沐浴在一片更猛烈的血雨之中。

  微幽的空气尘末中突然闪出了一个小亮点,在一片兹兹的细音节中,不住膨胀炙灼着,四周的空气铰拧成一汪奇异的魔法旋涡,扭曲的空间界面逐渐将异元界的物体释放出来。

  很快,那炙灼的光球褪尽了光芒,空气中出现了一个淡淡的模糊影子。

  精灵妖,怎么又是你?好好的大门不进,非得用穿透术来破坏这里的结界,你才甘心吗?白依娜的声音很快蒸腾在怒气冲冲的潮雾之中。

  一层淡淡的青白色保护罩逐渐褪去,现出的是一个只有高脚杯大的小翼人,她的仿若霓裳的小金翅,正以不可思议的扇舞频率保持着悬浮的身姿,那白腻的皮肤仿佛能盈出水来,额上两只短短的小触足大概就是她的超感应器官。

  这是我第一次见过有着飞美人之称的精灵妖,惊讶和好奇同时在我的脸上踩出一条浓浓淡淡的路。

  我知道赤大陆上,在一些皇室贵族中流行着宠养精灵妖的风潮,她们那甜美柔和的类人外形,以及小巧变幻的魔法力,能给人们带来极大的新颖与乐趣,她们也成为了贵族们相互攀比炫耀的宠资。

  我不知道精灵妖是属于什么种族,虽然她们有着人族相近的外表,但人们却无法接受一个连自己三十分之一体积都不到的小人,而精灵族大概更排斥这种喜欢依附于别人的宠养异类,喜欢独来独往、孤僻安静的精灵族一向以自由安逸和与世无争的生活为荣,并不苟同精灵妖那种奢迷富丽的生活,所以她们在种族认同感上,多少会更倾向于人族。

  嘿,我叫丽蒂丝,有名有姓的,别老叫我精灵妖,那个小翼人飞到了白依娜的额前,大声抗议着。

  嗨哟,我就高兴叫你精灵妖,怎么样?精灵妖,精灵妖……白依娜有些夸张地扬起眉毛,将挑衅的音阶盈漾成调皮的轻快微沫你再叫我精灵妖,我就变成一只火耗子来咬你,丽蒂丝扑扇着美丽的金翅,绕着白依娜飞了一圈。

  火耗子?我……才不怕,我一脚就将……它踩扁了,仿佛横卧于千里冰原,白依娜的声音微微颤曳着,但仍努力地挺直身子,不甘示弱。

  是吗?丽蒂丝笑嘻嘻地说,那我就不必因为自己的冒犯而自责了,她突然停滞在空中,微闭上双眼,在身前做出一个抱球的手势,口中默念出一段简短古怪的魔法咒文,很快,四周便搅涌起一片奇异散乱的魔法气流,在白依娜的身前逐渐形成了一只燃着火焰的能量气旋。

  忘了告诉你,这是一只会飞的火耗子,它的力量来自精灵界中蛮戾的火精灵,一旦释放出来,并不受到人族的魔法结界的制约……丽蒂丝做出了一个遗憾的表情。

  白依娜有些慌乱,突然伸手想抓住空中的丽蒂丝,当碰及她四周浮涌而起的斥力保护罩时,白依娜的手灼红了,触电般缩了回来。

  魔法气息越来越浓,形成一个轮廊清晰、肉色鲜明的鼠形体态,从异元界招来的火精灵力量,正缓缓渗入被结界保护的空间。

  嗨,丽蒂丝,停下来吧,依娜只是和你开着玩笑,你的魔法术比她强出太多了,没必要搞出一条火耗子来吓她,你也知道,她最怕老鼠了,而且现在又失去了魔法力,你就让让她吧!安贞伦茵公主也有些着急,火精灵的力量一旦被召唤出来,就很难熄灭收服了,火耗子虽小,但却能给身体虚弱的白依娜造成极大的麻烦。

  丽蒂丝犹豫了一下,好吧,看在公主殿下的份上就让你一次吧,丽蒂丝将手舞成圆弧形,双臂一张,散去了空中正在酿积的魔法气流。

  我看了有些吃惊,火精灵的力量一旦被召唤出来,要想再散灭将会被它的力量反噬,而丽蒂丝却毫不费劲地散退了火精灵的力量,自己却丝毫无损,这只有高阶魔法师才能做到,难道她……

  才不要你饶,白依娜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立刻便躲到了安贞伦茵公主的背后,我可是受到了奥洛斯曙光女神庇护的人,不怕你的精灵魔术。

  你……丽蒂丝气得直抖动金翅,双眼映出了赤色秋潮。

  对了,丽蒂丝,你怎么跑出皇宫来啊?不是让你呆在宫里面吗?安贞伦茵急忙转移话题,生怕她再释放出精灵界的力量。

  国王陛下正在召公主殿下您回宫啦,好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啊,丽蒂丝揪着嘴角说。

  是吗?和我有关的事情会那么严重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安贞伦茵公主忧郁的目光沉浸在一片混沌的思绪之中。

  好象……是和到访的贝雷斯塔帝国的罗特立拉****有关吧!丽蒂斯犹豫了一下,缓缓说,他好象是来麦加帝城联姻的……

  啊------安贞伦茵的身子颤了颤,她那挛搐的眼里承载着深刻的慌乱羞怒,她看了我一眼,很快便扭转过头,说,丽蒂丝,马上和我回宫,我要面见父王。

  白依娜怔了怔,声音仿佛丢入了涵洞深处,要不要我陪你一同面圣?

  不……不用了,鬓染歉意的秋霜,安贞伦茵公主摇了摇头,依娜,真对不起,我得走了。

  她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露出浅浅淡淡的笑眸,苏,真感谢你救了依娜和整个商队,我没有什么好的东西送赐于你,这个……音乐宝盒你就拿去吧。

  我大脑一片混乱,语无伦次,尊敬的……公主殿下,我……不能……

  苏,你就收下吧,公主殿下奖赐的东西是不会再收回的,而且……这个音乐宝盒是她的……最爱……白依娜的声音在我耳际间荡漾着。

  我默默地将那球型音乐宝盒接了过来,紧攥在手心之中,仿佛生怕它会突然从手中遗落。

  我对贝雷塔斯没有好感,不过……你是例外的,安贞伦茵公主轻声说,德普斯的英雄,你会成为麦加帝城的骄傲!

  她终于走了,而我心中却仿佛失落了一件重要的东西,却又不知道那是什么。

  哦,不行,我还得跟去,如果伦茵姐没有我在她身边陪护,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白依娜喃喃自语。

  你……和她,都是非常好的人,我看着她,很认真地说。

  我……苏,我得走了,你静静养伤吧,我让小红进来服侍你……她咬咬下唇,转身消失在门口。

  我怔怔地看着那刻满天堂花雕纹的贵族式拱门,一种如咽如凝的清霜从心底深处翩跹而起。

  门外的月红不知何时,已悄悄地走了进来,武士……大人,看来你的精神很不错啊!小红的眼里摇曳着蓝莹莹的幻色光芒。

  是吗?也……也许吧!我的脸上翔栖着烧红的彩霞,乡俗的意蕴深浸骨髓。

  公主殿下可是一个很好的人,月红轻声说,她在德普斯人的心中,仅次于国王陛下……

  她……是个值得武士们尊敬和保护的人,她,本就该生活在千万人的瞩目之中,我的眼里流露出了蔷薇花一样的孤独。

  大人,做为德普斯的英雄的你,不也一样受到千万人的瞩目吗?月红的眸子犹如活生生的火炬照亮了一隅角落。

  你身上浸透着一股磨砺的铁血魂魄,你刚性的目光中充满着让人温暖的亲近感,你……是一个让人有安全感的人。

  她悠悠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黑夜,会将你砺炼得更亮,你……会成为南十字星座中最亮的那一颗星。

  南十字星座中最亮的一颗……我的声音袅袅飞升,在浸渍着幻化人生和和谐自然中,穿透了时空,穿透了星辰,那……那可是古代神话中特洛斯战神的位置……

  侬力祭师从未看错人过……月红轻叹一声,武士大人,你睡一会儿吧,明天的面圣可是需要充沛的体力,国王陛下希望见到的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德普斯英雄。

  她在我眼前舞出一片金灿灿的魔法尘末,这是无害的安眠术,武士大人,你会睡个好觉的。

  我的身子包裹在一片彩艳迷离的幻光之中,眼皮越来越沉重,目光逐渐在黑夜中跋涉……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