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敖斯托。

  快起来吧,马车还在外面等着,面圣陛下的时间快到了,敖斯托有些不耐烦,淙淙作响的音调在我耳际间飘来荡去,可不能迟到,那会引起大家的不快。

  我爬了起来,发现自己已不再象昨天那样虚弱,不敢说能战斗,但常人最基本的行走气力还是足够的,月红的安眠术让我体验到了魔法的神奇效力。

  很快,我和敖斯托坐着由六足毛兽拉驶的豪华厢车,来到了麦加帝城的圣地、德普斯的权力中心——由十几座半球型连成一片的高大雄伟的皇宫建筑群前。

  德普斯的皇宫和贝雷塔斯相比,更突出自然和谐,站在高大殿堂前,一种油然的敬意和亲切,将我的情感淋漓尽致地渲染了。

  高而厚的长墙将皇宫封闭在一片朱阑玉瓦之内,刀斧密布的卫兵,战兽梭巡的骑士,将闲杂人挡拦在远处,因为有着敖斯托的引导,我们的车辆很顺利地进入了宽敞的半圆形皇宫广场。

  诺大的皇宫广场上只站着少许几个人,我发现其中一个就是支援骑队的领队佐罗索,他见我下车,兴奋地奔了过来。

  嗨,兄弟,气色不错嘛,受到圣乔治商会的特别款待,可享受你了,瞳眸中流漾着一缕朝霞,他凑近我的耳边,小声说,听说圣乔治商会主席的女儿白依娜是德普斯王国有名的美女,你小子的艳福可不浅啦。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流离的暄嚣音尘惹来了敖斯托不快的目光。

  嘿,哪有,我嘿笑着捶了一下他宽厚结实的肩膀,这让我想起了奥赛罗,是的,侬力祭师答应帮忙寻找他的下落,大概面圣之后就能有结果吧。

  我心头一热,倒希望能快快结束这纯粹礼节性的面圣活动。

  嗨,你们可以进去了,敖斯托在宫殿台阶前向我们招了招手,冷淡的语音浮动在一片粼波四漾的朝光中,跟着我走,不要暄嚣,不要提问,国王陛下问什么就答什么,当接受陛下圣典时,要叩头谢恩,这些你们都懂了吧?

  我和佐罗索点了点头,虽然对这种皇家礼仪大致了解了一些,但自己将要成为实践者,总难免会感到仓惶和紧张。

  我俩跟着敖斯托,规规矩矩地穿过了几个幽深僻直的长廊,在一间雄伟华丽的殿门前停了下来,我抬眼,看到门梁上的牌匾上用烫金大字写着”光明大殿”的字样,庄重肃穆的氛围检阅着我振翅的虔诚思愫。

  我突然有种朝圣的感觉。

  敖斯托进去了一会儿,又出来了,佐罗索领队,国王陛下召你进去。

  佐罗索紧张地点了点头,握了握我发烫的手,笑了笑,便跟着进去了,我看着他消失背影,赤热的雄心仿佛被阳光的子午线校过千遍万遍,我真的能见到操纵千万人生死大权的尊贵王上吗?这……也许将成为我一生中最神圣的回忆吧?

  嘿,你也进去吧,国王陛下在召你了,不知何时,敖斯托已站在我面前,悬热的目光中隐隐有黑色幽灵在出没。

  我恍然如初,散舞尽流连忘返的臆想,跟着他走进大殿。

  大殿很宽敞,四周立支着十二根盘缠着形态迥异的蛇龙状的水晶圣柱,华丽的饰壁上尽是斑斓五彩的图腾雕画,这是一个和详尚美的国度。

  我看见站在殿堂上最尾一排的佐罗索,他身上披着代表高级武士荣誉的皇家骑士袍,阳光恣意的目色中,舞掠而起的轻爽快意,迎着我流成了飞瀑。

  他的身后站的是一个捧托着透射灿灿金光的绵锦托盘的仕童,国王陛下的奖赏在他心愫中勾勒出心荡神迷的曲线。

  他可真的发迹了,血火之中的涅槃重生让他享受到了生命中最惬意的时刻,况且,罗特立拉****殿下的赏赐也一定少不了。

  这时,我看到了殿堂前,坐在豪华彩锦的绵椅上的罗特立拉****,他略带着深沉笑意的目光,象阳光的手指拂过我发烫的脸颊,他向我点了点头示意,堆积着智慧和威严的瞳眸仿佛能穿透我的心灵,我忙单膝着地向他致敬。

  起来吧,苏伦武士,你该致敬的人是安贞索雷国王陛下,今天是他在嘉奖你,罗特立拉****放飞着清澈的气息,落满浮尘的目光看了一眼由黄金地毯铺成的台阶上的德普斯国王陛下。

  我站起来身来,这才看清安贞索雷国王陛下的样子。

  他的脸上泛着典型贵族式的苍白色彩,额上的皱纹被风化的岁月犁刻出道道凹槽,但一双精明炙亮的眼睛,却充满了无限的智慧和深沉,仿佛能洞穿人们的内心及至整个星辰的奥秘。

  苏伦武士吗?安贞索雷国王陛下的声音逶迤在我腾卷慌乱的心潮。

  是,尊贵的国王陛下,我深深地低垂下头,单膝着地,右手抚心,做出大地武士最崇敬的致敬礼节。

  能如此近的距离与传说中赤大陆上最卓越英名的君主同呼吸,我有种荣幸之至的翩跹感觉。

  起来吧,我的勇士,安贞索雷国王陛下的眼睛里映着厚厚一层质朴和典雅的苍然影子,你的事迹早已传遍了整个麦加帝城,杀死了达鲁克蜴龙人,拯救了圣乔治商队,你的胆识与勇气如此出类拔萃,为此,我将重重嘉奖你。

  他拍了拍手掌,殿侧走出三个灵巧俊俏的青袍仕童,每个人的手中都捧着一个淡绿色水晶托盘。

  德普斯的英雄,我,首先嘉奖你的是,传说中雷神奥古丁使用过的战刀——雷霆光刀一把,一个仕童将绵锦掀开,露出了一把散着奇异气息流的魔法兵器,这把兵器只属于骁勇雄烈的武士,你,正是它最佳的主人。

  我的吃惊犹如大浪滔天的蹈潮,涌流进激荡纷扬的心田。

  传说中雷神奥古丁是神界中唯一能与战神特洛斯并驾齐驱的力量斗神,在浩远犹如梦幻的古代神话之中,奥古丁就是持着这把上古兵器,独自一人扫荡九天十地的魔界天空,因为神界的兵器不能容于魔界,他的雷霆光刀被弹出了魔界,遗失在赤大陆的某一角中。

  就是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千百年来不知多少武士剑师,为了得到这把上古兵器而耗尽了青春和生命,却无一人见过那力量象征的神奇兵器,而现在,居然在德普斯的皇宫里面见到了,而且还被国王陛下赏赐于我……

  我大脑一片嗡嗡作响,在四周一片浮涌蹁跹的虚哗声中,默默体验着*的惊岚和激情。

  窒息的空气很快被拂散,国王陛下轻轻地挥了挥手指,还有皇家骑士荣誉战袍一袭,同时封你为德普斯一级黄金骑士伽德坎称号,这是勇士的称号,你将无愧于它,另一个仕童将手中的托盘的锦锦掀去,露出了印有特殊标识的注册徽牌的黄金甲胄一件。

  原来,这样就能成为有着”大地守卫者”称号的高贵骑士,而且还是正统王国钦赐的骑士称号,我一下子难以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喜悦,那快感明显滞后于眼前的事实,看着被武士们视为生命的荣誉,我的目光蒸腾起蒙蒙水雾,就仿佛从远处飘来的烟云苍莽,我……真的拥有千人万人为之仰鼻的荣誉吗?

  沾满绿色声符的音律,再次播洒,以及……德普斯东北角的达普特城一座,第三个仕童的托盘里放的是一卷城市地图,旁边则是象征权力和尊严的半球型城主权印。

  我的吃惊横亘于苍色的脸额,这……这也是嘉奖的一部分吗?拥有一座城堡,不就是说我成为了德普斯的正式豪臣,将向安贞索雷国王陛下效忠了吗?我……还将属于贝雷塔斯的一部份吗?

  无法掩抑的仓惶踩碎了一片清霜,我滔滔潮浪的目色仿佛刻进了青石碑文,凝结成生命的永恒,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大殿上细细潺湍着一片更炽烈的嗡嗡私语声,显然德普斯的贵族王公们无法理解这种超出常规的奖赐,充满敌意和排斥的目光织成一片海潮,很快将我淹没。

  一旁的罗特立拉****将不安和困惑尽情地抒写在霜白的脸上,他那淡漠冰寒的目光一遍一遍地审阅着无法读懂心思的安贞索雷国王。

  我没有看到敖斯托的脸色,但我相信那绝不是一张平静安逸的脸,这一回,我在德普斯的阶层地位超过了他,敌意和不快将可能成为我们一生永无跨越的沟壑。

  安贞索雷国王陛下在王位前踱了几步,一双苍冷的目光始终不离我的脸颊,他缓缓酝酿着涌泉般的秋潮,我勇敢的骑士,你现在不仅是德普斯王国的英雄,还是显赫一方的城领爵贵,用不了多久,你的荣誉和事迹将传遍整个赤大陆,所以……

  他突然停住了声音,目光横扫过殿堂上的每一个人,那一刻时空仿佛凝重地让人无法呼吸,他深沉的落音犹如腾跌伏宕的浪潮,所以,我,将在各位王公贵族,以及贝雷塔斯的罗特立拉****面前,当众宣布……

  他的目色中轻荡着天高云淡的秋暮,我,将唯一的女儿——安贞伦茵公主,许配给苏伦骑士……

  啊……

  再也没有比这个更令人吃惊的了,我几乎要跳了起来。

  我从未经历过象今天这般离奇古怪的事情,仅仅杀死了一个作恶多端的达鲁克蜴龙人,就让名声和荣誉接踵而来,甚至不惜招为附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仿佛在一片朦胧虚幻的旷野上游步,看不到路也辩不清方向,回回头,归路早已迷朦,再也寻觅不到昨夜点亮的灯盏。

  我不知道现在是梦的开始,还是梦的结束。

  ……你正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你,将成为永恒的历史人物……侬力祭师的寄语再次萦绕在我的左右,难道……他真的看到了我的未来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历史的转折点?

  我突然冷静了下来,太可笑了,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武士,仅仅杀死了一个蛮恶凶暴的蜴龙人,如何奢望成为令大地风云变幻的人物,幸运女神盖娅娜已给了我太多的关注,而我却无力随这些荣幸。

  我看着望穿不尽的安贞索雷国王陛下,就是这个让我已完全不为贝雷塔斯,尤其是罗特立拉****殿下所容的男子,而我,却不知道是该恨他,还是该感激他?

  罗特立拉****的脸靥荡起一圈圈惨青的怒色,他霍然站起身来,恣意流泻的滚沸目光瞪着视而不见的安贞索雷国王,他嘴角上下微微蠕动着,想说些什么,却始终汲取不出任何一阶音符。

  他身后的修斯顿总监将切肤锥心的冰寒目光,噬食着我单薄的身影,凑近罗特立拉****身边,低语,尊贵的****殿下,这里是德普斯皇宫,我们……先退回舍馆再说吧!

  目色之中编织着黑色闪电和怒涛赤潮,罗特立拉****重重地点了点头,冰寒的视线刺破了残冬滞留的昏晦和凝重,国王陛下,小侄身体有些不舒服,须先走一步,特此告辞,他略欠了一下身姿,仅仅做出一个稍逊谦意的姿态。

  他也不等安贞索雷国王点头同意,已顺着一条虚线的边缘,急急行出大殿。

  大胆,好无礼!一旁年青气盛的敖斯托统领突然挡在了罗特立拉****身前,深冬的冷寂痛饮着太阳的光芒,他满身雄燃起怒气冲冲的篝火。

  敲击着极地的僵硬冰川的脸额,罗特立拉****双目寒电,仿佛对视浩淼,那一帘凝浮的雄灼目痕,印上羞怒和饮痛的格调,噬血的视线竟逼退了骄狂凌傲的敖斯托。

  敖斯托统领,让他们走!安贞索雷国王的声音飘然而至,涤滤着双方高涨蹈涌的互斥力。

  敖斯托悻悻退开,暮秋孤雁的悲目中催放着万千寒梅。

  别忘了,你,只是一个统领,罗特立拉****一展款款罗衣,斜睨而过卑屑的目光,潇逸傲然的地昂起头,我们走!

  所有贝雷塔斯来的使民都跟随着罗特立拉****退出了皇宫,除了我。

  我知道从这一刻起,已完全与贝雷塔斯绝缘了,除了依靠德普斯,我大概已无路可走。

  苍凉萧涩的苦意迤逦而来,而我,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落漠着紫蔷薇一样的孤独影子,我冷冷地扫视着四周猜度讳忌的人群,我知道自己已无法将云淡风轻描绘成山岚雾霭,无法抽身于悲怜以趋于苦涩的留连。

  苏伦骑士,安贞索雷国王的脸上悄悄涟漪起一丝淡淡的晦涩笑意,你,还有什么别的请求吗?

  我……我抬头,凝重孤独的眼神飘成了一种易水难渡的萧涩风景,尊贵的陛下,为何……您会选中了我?

  时空仿佛停滞在彼此讳莫如深的对视之间,安贞索雷国王沉吟了许久,因为……你是个战士,更是个英雄,命运之神既然让你选择了这个时代,命运之神同样有理由让德普斯选择了你……

  我缓缓低垂下头,大概……还因为我是罗特立拉****身边的人吧?

  沉默,枕着一江深秋的寒潮凝睡,每个人都守望着汹浪边缘的冷隽秋霜,没有人说话,但谁都看得出国王陛下不悦的目色。

  苏伦骑士,难道你不满意我的赏赐吗?安贞索雷国王的声音突然腾跃而起,捎递而出一轮冷月目色,圆了又缺,缺了又圆。

  ……苏,你好点了吗?

  ……苏,要好好保重身子啊!你现在可是德普斯王国的英雄了。

  ……苏,真感谢你救了依娜和整个商队,我没有什么好的东西送赐于你,这个音乐宝盒你就拿去吧。

  ……我对贝雷塔斯没有好感,不过你是例外……你会成为麦加帝城的骄傲。

  安贞伦茵公主殿下那清纯柔婉的身影一遍一遍地回放在我的脑海深处,我仿佛置身在那被灿烂阳光抹红梦臆的温馨回忆之中。

  我低垂着头,视线在地上流淌成一汪蓝湖,许久,说,尊贵的陛下,请……三思您的奖赐,小人出身贫寒,恐怕配不上尊贵的……公主殿下!心醉又心碎的声音浸透在一片摇曳颤粲的心悸素语间,我的气息急促而混浊。

  沉默,仿佛流淌成一个季节,到处是匡庐溟蒙的阴郁氛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拒绝生命中最辉煌荣耀的奖赐。

  苏伦骑士,你现在已是高贵的德普斯英雄,也是显赫一方的德普斯城领,你已不再贫寒低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嗯,你还有别的什么请求吗?

  我……我抬起头,却又很快地低垂下头,我突然觉得时间在飞翔,在一段沁人骨髓的冷潮之后,我轻声说,尊贵的殿下,我……可以见一下公主殿下吗?

  当然!安贞索雷国王笑了,浓雾弥漫的脸色轻轻散漾出一片晴色。

  当我看见安贞伦茵公主殿下的时候,她正飘舞游戏在一个巨大的半球状透明魔法罩室里,无数的七色萤浮在她四周游泻成一片光怪陆离的星潮,仿若游离中的彩色梦幻,穿越诗意的憧憬,穿越瑰丽的流韵。

  我从未想过人与自然生物能如此和谐相处,那一刻,我站成一墩痴迷的石像,若不是侍女向公主禀告我的到来,大概这美丽的景象还将萦舞在我陶醉的眼波之中。

  公主轻身从透明罩室中飘游而出,款款落身于我的眼前,她周身依然旋游着不肯散去的彩色萤浮,一圈圈飞萦着,仿佛一只七色的条带状彩叶,让我从眩丽歆羡的情感中萌生出圣洁的向往。

  真让你见笑了,安贞伦茵公主散开了零星的萤浮,尴尬地看了一下自己,她优雅美丽的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划,周围的侍女们便低头退出了大厅。

  我……我的声音仿佛因长途跋涉而焦渴,尊贵的公主殿下,请恕我的贸昧打挠。

  苏,安贞伦茵公主的目光朦胧得仿若岚烟水雾,我听说……你被父王封赐为一级黄金骑士,而且还得到了雷神奥古丁使用过的上古战刀,是吗?

  ……是!我低下了头,在那泊着最荒诞不经的回忆滩涂,打捞沉沦已久的心境。

  恭喜你了……安贞伦茵公主目光温润如水,仿佛有鲜花含在嘴角边。

  我……多谢公主殿下,我的声音与坚硬的空气磨擦出颤颤声响,真……让你见笑了,尊贵的公主殿下,我……大概还配不上您的金枝玉体……

  鲜花,刹那间在公主殿下的嘴角凋谢,她的目光迷离成一片空洞、灰蒙的水雾,空气沉滞得犹如凝结的冷硬冰石。

  是……吗?父王将我……许配给你了吗?公主殿下仿若梦幻般的臆语在我鼻息间缓缓流动。

  是的!我深深地垂下了头,我已承受太多的荣誉,这一次,我恐怕无法……再负荷……我将零乱的梦之呢音悬挂于那双充满着郁郁芊芊心事的目光之前。

  安贞伦茵公主转过身去,孤独的目光仿佛乘着展帆的航舟,带着冰冻的寒意远去,她的粉肩微微摇曳着,苏,让你见笑的人是我,父王他……太一厢情愿了,况且,她突然转过身来,脸上摇晃着深秋的霜潮,你也不是我所期待的……那种人,也许……她咬咬了下唇,依娜会更适合你。

  在抗击着风霜雪雨的凌迫,我的血液在涌流,生命在颤动,我突然明白了现实与梦幻的真实差距,那渐次晕眩的沉默诱引出了苍郁的混沉。

  原来……我不是她所期待的那种人,那她呢?她是否也不是我所期待的那种人?我的目光枯萎在地上,抛散成黯淡的流珠。

  安贞伦茵公主走到窗口边,透过丁字形格子的窗棂,看着遥远的天空,侬力祭师说你是神选中的人,会给德普斯带来和平,我一直很不相信,但现在……她轻叹了一口气,我相信了,我也终于明白了父王他承受着多大的压力,现在,德普斯的危机暂时化解了,但它却转嫁到你身上了。

  她顿了一顿,忧郁的目光斜斜穿过了清秋的萧涩,你破坏了罗特立拉****的好事,恐怕……贝雷塔斯帝国不会再容纳你了,你……还是留在麦加帝城吧,至少这是德普斯的主权领地,他们不敢乱来的。

  我的离愁化入一盅浓醇的烈酒,心底深处催放起羁旅难归的迷惘感,万斛烧酒,可曾浇散心中的块垒,一夜的酩酊,可曾忘却些许无奈?

  安贞伦茵公主从脖子上解下一个精灵妖祝福图腾的水晶项链,款款深情的目光中醮着浓郁歉意,这是丽蒂丝送我的精灵神力量护身项链,它的庇护魔法会保护你不受到伤害,现在……最需要它的人是你!

  我摇了摇头,多谢公主殿下的美意,但这……我不能要,我抬眼,目色之缤纷扬逸起寂寥的凌傲,我是一名战士,就算光荣战死,那也是我所向往的最终归宿。

  尊贵的公主殿下,真抱歉打挠你这么多的时间,我告辞了,我缓缓退身而出,拖沓在地的原始的苍莽雄影融入黑的横亘之中,也许,一切本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吧!

  安贞伦茵公主的十指渗出了浓浓的寒流,她紧紧地拉扯住衣角,仿若梧桐寂寞千年的倩影,成为了另一种美丽的极致。

  那犹如梦境的名誉与财富,对我真的那么重要吗?也许,我真的是被上神选中的人,但却不是自己所希望做的那种人。

  我独自一人离开了皇宫,骑士战袍和雷神战刀,被我原封不动地遗留在皇宫之中,就连国王陛下赐送的家臣仆仕,也被我拒绝在皇宫广场,这些本都是千万武士们一生所追求的,此时,却已不再成为我的向往,我突然感到生命的烦亢沉闷和萧索无味。

  策骑在熙熙攘攘的城市闹街之中,我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罗特立拉****那儿吗?我从未真正属于过贝雷塔斯,又何尝能奢望得到它的庇护呢?况且,我还破坏了罗特立拉****的好事,他还能再容身于我吗?圣乔治商会?我苦苦地笑着,那更不是我的归宿。

  我骑着国王陛下赏赐的德普斯风兽,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一切好象在梦幻中一般,我一夜之间拥有了许多财富和名声,转眼间却被自己轻易地抛在脑后,而一切只因为我不愿做别人任意摆布的棋子。

  嗨,您就是德普斯的英雄,苏伦骑士吗?背后有人在说。

  嗯……我诧异地回首,茫然而又含糊地点了点头,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穿戴风衣风帽的瘦削男子。

  我的主人想见识您,介意和我一起同去吗?那个男子脸上露出了深邃的笑意。

  我……我淡漠地笑了笑,你们是什么人?

  去了您就知道了,我的主人没有恶意,只是想与阁下结交为知己,那个男子的目光中有我无法形容的诡异。

  我看着他额上用淡墨色香玉掩盖住自由徽纹的装饰物,枕着嘀咕的心绪不安地律动着,难道……他不是德普斯的臣民?

  我沉吟了许久,缓缓摇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现在……我有事要先走了,真抱歉,让你家主人失望了,告辞了,我拱了拱手,准备策驾离去。

  阁下难道不想知道奥赛罗的下落吗?那个男子突然说。

  奥赛罗?我仿佛被电流击穿一般,扭转过身子,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我家主人却知道,那个男子神秘笑了。

  我的心冷静下来,他们怎会知道奥赛罗的事情呢?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何非要见识我呢?

  你是一个无所畏惧的骑士,当然不会将这个小小的赴会放在眼里……那个男子煽情地笑了笑。

  哦……你的主人在哪里呢?我冷峻的面孔上被时间冲刷得昏晦凝重。

  我的主人就在对面的那家酒楼上,你马上会看到的。

  我抬眼,被黑夜洗濯的目色正好噙汲出一张从顶楼窗口向下探望的雅致隽秀的女子的脸。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