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精灵界的黑暗幽灵,让我的身体做为你伟大力量的载体,创造出一个无限的黑暗世界,让眼前的异信徒们在无休无止的死亡恐怖之中化成无形!霍尼掌心中印着古怪图形的黑暗咒纹,滋生出一圈圈旋舞的黑色光流,在充满晦涩的魔法咒语召唤下,逐渐变得深厚浓烈,在空中慢慢汇成一条拖着流尾的银河气漩。

  去吧,冥河中的幽灵,在这自由的空间里尽情地渲泻死亡之潮,噬灭吞没一切敢于阻挡您自由圣体的陌生力量!霍尼双手在空中用力一抛,黑色旋流立刻融散成一蓬凄迷的魔法流雾,迅速向四周空间弥漫扩展,很快便泅涉过众人的身子,直至完全将整个房间漫成一汪黑色汪洋。

  敞明的光线很快黯淡下来,浸透着时空的寒怵黑潮回荡出浓郁的死亡气息,众人仿佛置身于一个无边无际的黑冥空间,从肉体到心灵,都被一种前所未有怵骇恐怖的异类力量,压抑得难以喘息。

  黑精灵的……噬魂结界?摩云睁开了眼睛,苍悸的目光穿透过阴沉沉的颓暗时空,迷失在一片浩淼的失落空界之中,他的声音在颤抖,魔法原结滋生出的黑暗力量一旦回流,结界就完全锁闭,这里将没有人能逃出去!

  那……魔法原结在哪里?亚伦海涛般涌动的不安情愫沸腾在心间。

  魔法原结就是他的身体,他是用自己的肉体制造出这个死亡结界,因此必须在他结束魔法召唤之前,先击碎他的身体!摩云沉沉忧色笼罩的青白脸庞,凄雾迷蒙。

  那……我们还有多少时间?索顿皱起了眉头。

  并不多!他是一个有着魔族血统的混血战士,真正的人族魔法师是绝不会、也绝无法用自己的身体做为魔法催引容器,但魔族和精灵族却可以!摒挟着苍薄的阴影,摩云的声音揩痛了窗棂,他的眼里闪耀出如梦如幻的忧郁空影。

  魔种?追随着季节的风向,我源自内心的感情节奏,纷呈出苍怵的忧郁花朵,莫非他们真是介于人族与魔族之间的混血种?

  我知道百千年前的创世纪之战中,魔族虽战败溃逃回魔界,但却在大地上留下了不少魔人遗种,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逐渐以变种形态融入了人族和兽族的血统之中,成为大地上继精灵妖之后的另一个异类。

  管他是魔种,还是魔族,我一斧子砍下去,一切不就解决了吗?雷德斯轰鸣洗炼的嚣爽大笑,叩响了斑斓的流音,他将重斧扛在肩头,煞气腾腾地逼近。

  昏暗的结界中,一道人影闪过,挡在了雷德斯的面前,在噬魂魔法还未回流锁闭之前,谁再向前一步,死!翦翦声起,呼之即出的冰漠寒音,霍战手中镰刀在身前扫出一道力的凹槽。

  哈哈,就你这个满嘴大话的小鬼吗?我可不会与你客气!雷德斯一声暴喝撕碎了时空的静寂,重斧抡出一片光的海涛,将对方的整个身子卷入力的漩涡之中。

  扑——一个模糊的流影横穿于光涛之间,在一记沉闷的实击之中,雷德斯跌跌撞撞地倒退出去。

  好快的身手!那记飞腿我竟看不出是从什么角度踢出的,刹那间纷起的惊悸让我拉紧了震颤的心弦,难怪他们会成为深受修斯顿总监推崇的亲信武士,也难怪那些不合罗特立拉****心意的王公大臣,会如此胆寒黑暗圣堂出来的黑魅武士。

  大块头,如果你不狂化,我一个指头就可以打倒你!霍战的声音仿若散淡的冷雾,深透着苍穹的孤傲。

  嘿嘿!雷德斯一抹嘴角上的血迹,砺炼的嚣邪怪笑飞盈出不屑的葱茏,越来越有趣了,我雷德斯还从未被人如此轻视过,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呼得沉闷一声,雷德斯的周身腾跃起一圈卷曲纷舞的气流漩,你刚才看到那个家伙的狂化,只是最低级的,现在,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狂化!

  他的话音未完,硕壮威猛的身体开始奔涌出一轮轮飙扬的怒力,将身上的兽衣撑出道道裂纹,怒怵赤烈的肌血夸张地凝胀成团团硬肉,那飙硕的巨体仿佛一个随时爆炸的火yao筒,时时刻刻都能让人们从夜的噩梦中惊醒。

  很惊人的爆发力,我的目光裹挟着苍穹的岚烟,整个身心都被震颤了,真正的狂化是将精神和肉体完美地交融升华,这却是我无法做到的。

  这是原始狂化!雷德斯的声音仿佛苍空中一记强劲霹雳,很快你就能看到……

  怒电狂潮交织下的蜕变巨体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隆声,一股飙扬的磅礴力潮猛得将他身上的些许衣甲撑成碎雨。

  一级狂化!他的身体怒胀了几分,周身扫出一圈圈强怵的蹈涌气浪,暴煞雷霆的苍硕巨影犹如天界的雷神奥古丁重生,让任何生命的落影都变得苍白空洞,还有更让你吃惊的!

  汹涌膨胀的气浪狂潮在结界内猛烈涤荡,将众人的衣角磨搓得哗哗作响,每个人都有被风刀划破皮肤的刺痛感。

  传说中唯一能凭力量与魔族武士正面对抗的狂骑战士,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吗?我倒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虚假成份!牵引寒冰瞳眸,霍战的目光走进了冷肃的空寒天地。

  二,级,狂,化!冥冥中爆怒出一声浩荡的雷吼,雷德斯怒涩滔天的狂啸,将整个时空震得摇曳颤抖,我有置身于力的狂涛之中脆弱渺小的感觉。

  雷德斯周身的力量气漩变得更凄烈,我站得比较远,但那种天崩地裂的压迫感却仍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狂骑战士的二级狂化吗?好强烈的气息,透过郁闷的凄蒙尘雾,我有身陷囹圄的颓黯感,虽然还未真正看到他释放出的骇人暴力,但他四周激流的力量浪潮就足以将我静默的心扉搅乱。

  霍战冷漠地仿佛置身于世外,在激荡的暄嚣怒潮之中,脸上已被凄锐的力量风波划出道道血痕,他的目光中开始隐现着另一种兴奋而疯狂的残忍血光。

  三!级!狂!化!腾飞的怒音在爆发,雷德斯周身激扬起一团光的飓风,飙跃的炙目太阳反复升腾,将灰暗的空界照亮。

  啪——霍战的头盔已在狂风之中被卷飞,露出了他额角上短短的青色触角。

  果然……是个魔种,连魔族的触角仍保存着!索顿的目光淌过萧涩的浅滩,沉浸在惊悸的潭底,可惜,他们却沦为黑暗圣堂中,死亡祭师手里任意摆布的魔法人偶,没有属于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真可怜。

  这就是连续狂化,小鬼,没……让你失望吧?三级狂化之后的雷德斯每个声音都犹如巨雷轰鸣,周身密布的能量光潮炙烈得让人无法逼视。

  霍战不语,目光冰冷地撕开苍空,回响冷屑与凌傲,他突然化作一道尖锐的电箭激射而来,手中的流刀虚化成一片模糊的光影,狂搅出的风潮挟掠出一轮死亡太阳。

  扑!一蓬血花穿透绚丽的光芒,怒绽在空中,一个苍色的人影已在翻滚的流风中抛卷而出。

  雷德斯轻抚血胀的铁拳,炙热的目光塑出搏击的造型,真让我失望,你的战斗力就这么低吗?

  霍战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但他很快便爬了起来,面目狰狞血怖,灼烈呼啸的飙扬怒意穿过了滚滚硝烟的目光,他突然一声野兽般的暴烈嘶吼,周身同样激荡出一轮强劲的魔法气浪,猛烈地向四周横扫。

  传说魔族的变身能够暴长体内的能量,虽然你只是次等魔族,但我也想看看你究竟能变出多大的力量!雷德斯绕着对方走了半圈,兴奋和狂羁的目光荡出渴望战斗的血涛。

  那边,一道霹雳雷电猛烈地激射向霍尼的身子,你是一个让人兴奋的对手,摩云的声音横偃着静静的血红,但,我不会让你的诡计得逞的。

  霹雳雷电并没有刺入霍尼的身子,他周身浮涌而起的光的斥力球将外力挡了回去,一股魔法的力量浪潮在防护面上回荡不息。

  真有趣,居然能挡回我的风电之剑,再让你尝尝我的群魔乱舞!沐着万道涅槃,摩云目光中蹈跃而起的杀气飙驰在情感的心扉中。

  在周围的火之神灵,听我的召唤,聚集你们的力量,将一切黑暗物体烧成灰烬!他的双手划出一个闭合的弧线,掌心内腾跃出一团团人型的魔法焰柱,在咒语指引下,疯狂地扭跳舞蹈,很快将斥力光球吞没。

  群魔乱舞!一声晴天霹雳的雷吼响痛了时空的谧境,几十团炙目焰柱立刻暴闪出比太阳更灼烈的光芒,在一轮怒扬的光的暴潮中,以疯狂激跃的跳动舞姿,将斥力光球熔化。

  啊——一声冉冉升腾的炙痛中,霍尼突然双臂向空中一张,升腾而起的魔法力狂潮竟将所有疯狂扭跳的焰柱搅碎,一股强劲的黑色光潮一浪浪反复沸腾怒扬。

  可恶,差一点就能封闭这个死亡空间了,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从异元界中引出这么强大的力量来破坏我的杰作!霍尼看着摩云,目光孕育出苍冷的幽冥之光,就算如此,在这个残缺的死亡空间中,你们每个人都仍然受到结界中死亡魂魄的噬食……他的邪恶笑意轻轻浮漾在嘴角边,你是一个很优秀的魔法师,但……

  苍影萧萧,他诡异地笑了笑,手指划出一弯优美的弧线,你的魔法力量现在出现了一个破绽。

  摩云的目光滴血般凝重,沉默的身影穿过了时空的莽穹。

  你体内的魔法无素因为刚才的魔法招引而变得几近枯竭,要想靠咒语从异元界召唤更强大的力量,需要一定的时间,霍尼的目光闪动千古熠熠的冷光,但,我不会给你时间!

  他的话刚完,从他身体中立刻跳出了一个同样的身影,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直至将摩云围成了一个密密的人圈,这是魔族的幻影术,你的眼福可真不浅。

  他顿了一顿,如果……你找不到我的真体,你,就只能死!冷屑的冰语同时在他几十个身体中响起,如果你不够快找到我的真身,也是,死!

  一圈密密的人影中同时挥出了一涛涛汹涌激越的刀潮,这是死神的亲吻,你很快将与他同在了!

  摩云额上星汗密布,滔天的惊怒翩跃在赤红血目之中,他暴吼一声,手中光幻出一把盘火的魔法长剑,与死神同在的人是你!

  一道灼热的光柱从他的长剑处迅速扩展膨胀,很快便将激掠而来密密刀浪撞出一蓬蓬力的光雨,无数绚丽的彩色星辉闪耀在混乱的气波之中。

  赤焰之神光!随着摩云一声魔法咒呼,魔剑上涌泉般泄出一瀑流彩的焰雨,很快将四周暴扫而来的刀光熔成星碎。

  你,还不够强!几十个霍尼的身影同时爆射出道道锐利强烈的黑电,黑暗女神之死光!

  如果不是黑暗结界已被破坏,摩云根本就无法看到这几十道怒射而来的黑色闪电,但就算如此,那凄烈雷霆的激扬电潮中,每个人都能深深地感到黑暗之神噬魂的死亡压抑感。

  光神之死祷!摩云拼尽全力一声暴喝,将体内的魔法内力汇成力量暴潮,涌跃于手中的盘火魔剑,立刻,焰雨散射成几十道怒光,道道穿透了霍尼的每个变影。

  你完了!火焰之神的亡咒将焚尽你的灵魂和肉体!摩云的目光梳理出淡漠阴沉的寒冰光色,你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般强!

  可是,惊怒很快淙淙流淌于他苍白的脸庞,因为霍尼所有的变影在光神之死祷的透射下虚灭消失了,真正的霍尼竟不知去向。

  当汗水一滴滴地从脸颊上滴落时,他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贴近死神的恐惧感。

  火焰天!在一声炽烈的暴喝中,他双手向天空一展,划出了半圆弧线,立刻,在他四周滋长出一连串翩迁的火焰,一个半球状的火焰波浪逐渐汇集闭合。

  他的四周很快飞窜出一圈圈圆环状的炙灼流焰,逐渐向头顶的空中爬去。

  可是就在焰波结界即将幽闭的瞬间,摩云头顶的黑暗空界中突然睁开了一双冰冷寒怵的血怖眼睛。

  太晚了,我已经找到你结界的致命缺陷之处了!霍尼的声音仿佛串串寒冰直刺苍地,一股强大的黑色力潮从虚无的暗界中猛然灌进一只气柱触浪,强大的魔法力量硬生生地将几乎幽闭的火焰圈撑胀,在嚣雄的狂涛力浪中,很快便将摩云的火焰天撕成粉碎。

  轰,一声沉闷的巨响炸裂在空中,赤色光焰在滚涌的黑潮里激射出道道光的碎雨,很快便在滔浪的黑暗死潮中消灭。

  我说过了,虽然这个黑暗结界并不成功,但它的力量仍未消亡,你根本无法在这个属于我的世界里击倒我!霍尼飘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之中,他手中已汇起一团黑色能量球,黑暗女神之噬!

  霍尼的背后升腾而起一团混浊的鬼影气浪,嗥!一声雷吼之后,鬼影气浪裹挟着那团黑色能量球,猛烈地向摩云飙卷出一股强劲怵目的死亡飓风。

  怒涛激扬,滔浪沸腾,摩云只来得及张开一团斥力光球,人已被那浑雄的黑色飓风淹没,血雨溅落,他那飘浮破碎的身子被撕搅得不成人形。

  如果不是他用最后的魔法内力元素织出斥力结界,早就被对方的噬魂魔风撕拧成碎片。

  啪——他凄绝沐血的破碎身体重重地跌在亚伦的面前,沉痛荒寒的落影仿佛砸成星碎,他看着脸颊上横掠不止的苍悸惊色的俏美女孩,亚伦……小姐,我只能为您做这么多了,他的……结界已经破坏,能量在大量流失,是……反击的时候,而且,我找到他的弱点,他……害怕光……

  他的话未说完,人已晕死过去,霍尼的重击几乎让他见到了死亡之神。

  一旁的霍战在狂暴的雷德斯面前吃尽了苦头,,尽管他已变身成一个巨硕强悍的威武战士,但是在雷德斯三级狂化的不断暴斩中,吃力地几乎要神经崩溃。

  雷霆之中再次炽闪过一道怒烈炙目的死亡电光,雷德斯已一斧斩中了霍战的膀肌,血珠四溅,凄迷成一片赤腥的血雾,要不是强大的黑暗结界卸去了雷德斯大部分力量,这一斧几乎将他的上半身劈斩成两半。

  风雨和雷电嘶鸣的狰狞血目之中,飙腾出一股无法形容的疯狂怒潮,嗥——霍战痛怒的音喉发出了雷鸣般的巨吼,雷电滚滚,暴浪滔天,在激昂的血烈亢奋之中,他的身体暴滋出新的力量狂潮,那四周扫荡的力的气浪,竟生生地将雷德斯威硕勇猛的巨体震得连连倒退。

  嗥——紧接着更猛烈的苍莽暴吼,霍战双目之中暴电如潮,滔血涛天,周身腾跃出道道霹雳玄电,仿佛飓风之中疯狂怒吼的神话斗士。

  魔化?雷德斯的目光中熠熠炙闪着兴奋和激昂的情愫,果然是魔族的后代,我倒想看看你真正的样子,是不是象传说中描绘的那样,头上长角,背后大铁翅,屁股上不拖着难看的长长箭尾?

  嗥——犹如山崩地裂的巨吼,倏然猛烈地地冲刷着每个人律动中颤抖的神经,霍战已被团团黑色能量光球吞没,只剩下一片模糊的虚影,里面不断孕育翻搅着一股极强劲的力量浪潮。

  在这巨爆声中,我的颤颤喘音也开始不安地律动起来,好容易洗刷去胸际的污垢和杂念,我摒气看去,在魔族消失千年之后,居然还能亲临千年前祖先们曾面对的魔战恐怖,血骨之中呜呜吹起了昂扬激烈的战斗号角,那是对力量的强烈向往,对战斗的极度渴望。

  轰地一声,黑色暴潮一声雷鸣,猛烈地激荡出一片嘈杂喧嚣的锐利气波,尘浪散去,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竟是一只硕壮剽悍的鳞甲暴兽,它前额上挺出的两只弯弯利角,仿佛将死神的寒光洗濯得更加阴亮,那双充满诡异冰冷的眼睛静静分娩着蛮野狂暴的噬血光芒。

  尤斯拉鳞甲暗兽!索顿的声音落满沉重的历史灰质,他的脸色播出了苍白色彩,这是传说中魔界第一战族尤斯拉的战骑,他们拥有着无比伦比的奔击力和破坏力,在千年前的创世纪之战中,尤斯拉和鳞甲暗兽绝佳的魔化配对,曾让人族的百万大军流尽鲜血,那是一副无法形容的血腥恐怖地狱,,如果不是龙族的龙将和圣龙神的出战,大地的历史将完全被改写了……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