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原来……我一直在与一只畜牲在作战啊!雷德斯张大了嘴巴,蹈惊的目光迷化出海市蜃楼的幻影,畜牲就是畜牲,不管是人族的,还是魔族的。

  嗥——霍战在一声强劲的暴啸之中,身子裹挟着一道霹雳风雷袭击而来。

  就算你是畜牲,也要死!雷德斯一声雷霆暴吼,手中的战斧化成一道凄绝的模糊电光,狂烈地飞斩而去,但,却扫空了,轰得一声巨响,去势犹急的强劲力道将空中涌动的结界能量潮砸得碎散似雨。

  果然……黑暗结界的魔力已逐渐与他们融为一体了,因此才能拥有如此惊人的速度和力量,雷德斯这个傻粗还不明白,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黑暗结界的实体力量!索顿灰蒙蒙的目色之中闪耀着寒怵的光芒,他冷冷地说:这一回可有他的苦头吃了。

  嗥!霍战已窜到雷德斯面前,一双流闪着死亡幽光的利爪已深深地扎入他血肉模糊的两肩,锋利得仿佛匕首一般的寒齿已向他的咽喉扑咬而去。

  畜牲……雷德斯浑身沐浴在一片斑驳凄烈的血瀑之中,猝不及防的炙骨灼痛让他满目雷电霹雳,几近疯狂,在怒烈的呼啸声中,他全身炽燃起一团力量焰潮。

  四级狂化……雷德斯的狂吼将天地摇得颤曳不止,猛烈的力量在全身肌缝间滚涌腾跃,不断怒胀的强硕巨体竟将绷得赤红的皮肤撑出道道血的裂纹,一时之间,他全身沐浴在一汪令人窒息的怖腥血瀑之中。

  显然,他已达到了狂化的极限,身体几乎在超负荷的狂态中崩溃爆裂,在噬骨食魂的极痛之中,他一拳重重地打在霍战狰狞血怖的兽脸上。

  蓬!一阵如花开败的血雨漫天凄舞,霍战被打偏了战斗姿式,周身同样沐浴在一片狂血之中,五官中渗出的凄血将他的残忍兽态展现地一览无余。

  嗥——他仰天一声凄厉兽吼,飞转过身子,用后腿将雷德斯踢入空中。

  嗥!霍战满目赤烈血光,破碎凄艳的额角将整个怒态浸渍得更加疯狂恐怖,他突然张开血盆巨口,呼地喷出了一团带火的能量球。

  风雷斧!雷德斯身子虽在空中颠簸飘浮,但手中的雷霆斧却准确地飞斩而出,狂化之后的他拥有更强大的爆发力。

  轰!飞斩而出的重斧已将那炙烈沸灼的滚焰击碎成无数星火,哐地一声炸响,战斧已深深没入地上,只剩下一小截斧柄,激荡的力量波潮竟仍将闪避一边的霍战身体,划出几乎见骨的伤痕。

  嗥!怒痛之中的霍战再次雷霆巨吼,以猛烈的雄姿喷出了一团更加强劲的能量焰球。

  雷德斯的脸上泛起汹涌澎湃的赤潮,他手中已没有战斧,他究竟还能不能劈落这团炙烈的火焰球?

  答案在风中。

  真空斧!雷德斯周身涌掠而起一团狂烈翩舞的电潮,手中一片炙目光闪,一个魔法重斧的光影出现在他的手中,雷神之怒!

  空中闪窜出一道霹雳闪电,尾随着雷德斯手中的狂厉魔光战斧,向那掠近的火焰雷球一路呼啸而去。

  轰!火焰战球被他手中的气化的真空斧撞出无数绚丽的光的花朵,他一声霹雳雷鸣之后,身影掠得更快,猛得向霍战苍薄的身影飙击而去。

  嗥!霍战一阵怒吼,硕狂的兽身一跃而起,已和雷德斯剽猛的身体重重撞击在一起,两股蛮力在猛烈的撞击之中爆溅出更怵目的血雨,两个庞大的身体穿过了赤雨纷舞的瀑血,重重跌落在地上。

  雷德斯倒落在我的脚下,巨硕的身子伤痕遍体,体内沸滚的血已将他颓败的身子淹没,狂化之后的反残和外力的重伤,几乎使他难以喘息,那边的霍战伤得同样不轻,身体几处大创口同时射出赤色凄血,扭曲极痛的脸将苍色尽情渲泻。

  现在,是该由我来收拾残局的了,静默许久的索顿,目光中飘荡着深沉而残忍的笑意,他冷冷地看着伤痕累累的霍氏兄弟,不管你们是魔种,还是魔人,都必须死!

  呼地一声,他已抽出了背上的诡异古怪的月弧弯刀。

  很遗憾地告诉你们……索顿的目光掀起一层层寒漠与嘲弄,月光圣堂的武士对你们所谓的黑暗结界的噬魂力量,有着天生的免疫力……

  他那弥漫着腐尸般邪恶气息的目光泅涉着霍战伤痕累累的变体,瞳孔,似秋叶般凄红,我,将用你们的血来淬炼我的月光轮!

  沉默,在岑寂之中舒展,很快,索顿一声轻斥,手中盘转的月光轮在空中凝影成一轮清明皓洁的金属寒月,并逐渐开始定轴旋转,越旋越快,形成一轮亮皎的光晕。

  月光武士的恐怖才刚刚开始,你们很快便会享受到死神的残酷践踏!冰冷的声音纷扬于深冬的季隅,寒透了情感的荒原,索顿的眼里,嘲意渐浓。

  霍尼的瞳孔在收缩,他寒光闪闪的目色擒汲于那不断蕴积出强大力量的月光轮,手中已开始汇集出一团团黑暗光子球,你的废话实在太多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的力量!

  一团团的黑暗光子球雨点般激打向索顿身子,然而,却很快被月光轮瀑雨般织泻下的光潮弹成一朵朵绚烂的星碎雨花。

  隔着一层透明的月光斥力罩,索顿寒冷的目光浇铸成千年极地冰柱,看来你真的不行了,刚才的战斗让你虚弱得恐怕连只毛蝇也杀不死,这是武士的悲哀,如果你不能召唤出更强大的黑暗力量,那我们的战斗只能成为单方面的屠戮了!

  是吗?霍尼的目光沐浴在一片斑斓涅槃之中,你忘记了,这是属于我的世界,这里的一切力量都由我支配,刚才那只是热身活动,现在让你看看什么才是……

  一声凄厉的雷霆巨吼,他的周身突然升腾起一股惊骇力浪,黑暗女神之死亡波!

  轰地一声沉闷声响,他四周汇聚成团的力量浪潮猛然掠射而出一股强大飙滚的黑暗飓风,以排山倒海的磅礴气势向索顿的月光斥力罩扑噬而去。

  这才是我想看到的场面,索顿桀桀怪笑的幽邪声音熏燎出苍寒的冷傲,但,我也会让你看到另一副更惊人的场面。

  月光之死晕!索顿的暴喝在四周扩散,同时,空中飘浮盘旋的月光轮突然掬扬起一圈圈力量寒潮,以势不可挡的流线,向那股强悍剽猛的黑暗力潮切割而去。

  噗——一声雄浑昂扬的巨响,锐利冰寒的月光轮已将黑暗力潮切斩成两瓣浑浊紊乱的流风,在力与力的强硬磨搓之下,无数炙灼的星辉火花横偃于力的凹槽之中,在空中不住抛舞翻滚,犹如群星闪耀的熠熠夜空。

  噬魂之潮!霍尼浑青的脸色盛满了淬火的光芒,索顿挥斩出的月光轮几乎穿透了他的死亡浪潮,这是点对面的接触攻击,他占尽了下风,为了挽回颓势,他不得不重新从黑暗结界中咒引出另一股强悍魔法力量。

  空间中隐现出无数恶鬼幽灵的亡脸,他们同时张开一张张恐怖怵目的血腥大口,猛地向怒射而来的月光轮吞噬而去。

  在黑暗之潮和噬魂之潮的重叠攻击之下,炙灼明亮的月光轮很快失去了锋锐的光芒,尾后拖曳的流影逐渐灰蒙黯淡,匿逝于潮起潮落的混乱空间。

  看来……你的战斗力也不如期望中那么高!霍尼冷笑,抹去额上的星汗,这两股力量的召引几乎耗尽了他的元神内力。

  是吗?一个让人从噩梦中惊醒的冰冷声音倏然在他身后响起,霍尼的目色瞬间刻入了苍悸之色,他回首,瞳仁之中已然闪过一道炙烈的死亡光弧。

  这才是真正的月光之死晕!索顿手中的月光轮已透过霍尼的腰身,冰冷的怵骇感觉立刻泛成死亡大潮,将他淹没,他缓缓低头,看见腰身处一蓬凄厉红雨伴随着惨烈的血花悠悠腾跃而起。

  我说过的,我们的战斗只能是单方面屠戮!索顿冰冷的目光隐隐啼出残忍的血腥,他缓缓走到霍尼的面前,冷冷地看着对方逐渐僵硬的身体,断身之痛很不好受吧?不过你很快就会不知道什么是痛了!

  他的话未完霍尼的上半身便在一团激跃翻滚的力潮中高高抛卷而起,融隐入凄然绝伦的暗空之中,漫天沐浴起一片如梦如幻的死亡红雪,寒怵的空气被这血腥恐怖的场面洗濯得更加荒凉。

  索顿静静地看着空中落下的朵朵血珠红尘,藤蔓般翩跹延展的目光融进了这副绚丽凄美的雨血景象,真美,就象来到了蔷薇花的世界,他的声音仿佛缥缈成为高远幽深的仙云,淡淡萧索的话语浸透着遗憾的音调,可惜,这一切结束得太快了!

  这……一切还……远未结束!一个艰难憎恨的寒怵声音仿佛从十八层地狱之中冉冉升起,黑暗之中闪出一双恐怖腥灼的血目。

  哦,你还没有死吗?就剩下半个身子,还能与我为敌吗?索顿的惊色恣意抒横于不可思议的脸额之上,他看着黑暗深处那血流如注的残破的半截上身,说,就算你是高级魔族,拥有不死的肉体,现在也绝不可能再变出什么力量来,你,已形如废人!

  霍尼阴冷的噬魂目光煎灼着死亡怒火,你忘记了……魔族中还有一种变身战士……可以通过合体来达到……力量增殖的目的。

  是……吗?索顿的声音涤荡出层层颤曳潋滟的心境,他的目光揽升起苍悸的浪涛,魔族中只有人马族和……尤斯拉族才有这……种魔法……合体,他青白的脸已扭曲成一团。

  你……对魔界的事情知之颇多……霍尼嘿嘿冷笑,极痛之中,他的半截断身已激集出一团浓密的魔法气息,但……这绝不是好事!

  索顿的摇曳情愫在崩坍溃决,你……绝不可能是人马族的战士,除非……你是……

  ……猜……对了,我……就是尤斯拉留在大地上的后人,沐浴在一片血潮之中的霍尼狰狞大笑,半截断身已开始浮升在空中,伤处流泻下的凄烈瀑血已明显地稀稠。

  这时,他的背后出现了一只硕壮威猛的苍寒兽影,那正是霍战异变之后的魔兽战身。

  你们很快就能看到一生中最奇异壮观的场面,激情淋沥,霍尼的目光中耀映着惨淡的血光,他大笑起来,断身已降落在霍战的兽额上,一阵滋滋的搓骨销魂的魔音之后,他的半截身子竟完全融入了霍战的体内,并将对方的脑元神吸食吞没,同时,四周的黑暗结界开始回缩,旋舞汹涌的力量浪潮重新涌回他怒变的合体之身,一道霹雳雷球倏然从他的身上升腾而起,刺痛了所有人的目光。

  原来……这才是真正让人族恐惧千年的尤斯拉暗兽魔化战士,我泯泯不灭的惊愫情感穿越过浑浊斑驳的时空,这么壮观的场面大概今生今世都不会再出现了,现在,他正吸收结界内的游余力量,重新恢复自己的能量。

  我不会让你们的阴谋诡计得逞的!索顿惨变的脸色正疯狂地冰冷着他最后的希冀,手中的寒锐噬血的月光轮不断地向那恐怖的尤斯拉暗兽合体战士斩去。

  噗噗噗……无数的铿锵爆音伴随着滚溅的星雨,密密响在尤斯拉暗兽周身浮腾而起的斥力光球,但却无法伤及到对方一根毫毛,而同时,霍尼因为吸收了霍战元神内力以及结界力量,气息变得更加深厚强烈。

  嗥!他猛地斥吼一声,周身怒荡出一股激昂飙腾的滔天飓风,竟硬生生将我们震退到墙边。

  四周的空气逐渐变得清鲜透明,灰蒙暗淡的气质连同那种腥臭腐尸的呕吐感一扫而光,我们重新又置身于那间华丽典雅的高级客舍之中。

  这种魔化变身是非常痛苦的,还可能有生命危险,而且不能恢复原身,霍尼狠毒的目光刺出一片血红,他盯着索顿,是你,让我品尝到了失败的屈辱,而我现在,也要让你十倍品尝死亡的恐怖!

  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每一个,你们的眼福真不浅,这种力量魔变本来是专门对付龙将和他的圣龙神的,现在,你们要为自己能死在尤斯拉暗兽战士的手里,而感到荣幸了!

  最终,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在苍悸单薄的索顿身上,要不是你斩去了我的下半shen,你将看到一个更强大恐怖的战士,不过现在……他绕着萧涩无语的颓色蒙面武士,走了小半圈,对付你已卓卓有余,魔界第一战族的死亡恐怖将会成为你们每一个人最深刻的记忆!

  黑暗女神之死亡波!霍尼的雷吼穿透过重重叠障的时空,猛地砸出一蓬爆嚣炸音,从他的身子中弹射出一团无以形容的狂烈力量飓风,以噬食一切的磅礴气势飙击而去。

  月光女神之死亡潮!索顿目色冰寒得让人颤抖,他那重新抛舞在空中的月光轮猛然旋出了一片悍烈的力的光晕,以炙锐的雷电姿式正面划击那股汹涌如潮的剽猛飓风。

  轰地一声炸响,怒电狂滚,蛮潮勇腾,霍尼的死亡波竟然完全将索顿的月光轮融碎成无数金光闪闪的星辉尘末。

  还有更恐怖的,月光武士,你将看到一生中最壮烈绚烂的一幕,霍尼一声暴吼,暗黑神之怒涛!

  空中狂搅出一股狂烈剽悍的死亡骇潮,在山崩地裂的雷响之中,向索顿孤独单薄的身影扑击而去。

  看着这摇摇欲坠的房屋,我不禁骇然失色,吼叫起来,这里快撑不住要崩溃了,快躲避开!

  我已背负起重伤晕迷的摩云,冲着喘息不止的沐血巨汉喊,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我还能战斗,巨灵人就算死也要站着死!雷德斯一声狂嘶,又撑裂出了体内几处伤痕,虽然痛得他眉头直皱,但豪爽大气却掩遮不住那铮铮傲骨之气,他将身子昂挺得更加笔直,狂骑士的铁血强悍气慨在他脸上展现地一览无余。

  他的话未完,霍尼的猛烈力潮已将索顿凄凉的薄影狂卷到空中,在一片惨厉蛮烈的死亡暴浪中,一蓬蓬血雨弥漫在空中,伴随着一声炙烈般深沉凄厉的惨嘶,索顿的身子竟被狂风撕碎成几十瓣恐怖的模糊血肉,哗哗地爆溅四周,余力未尽的力量风暴在洗虐屋内桌椅之后,将楼屋内的四面石壁激透成一片粉末尘碎。

  在轰隆隆的一阵大音中,屋顶竟斜倒向下面的街市,立刻在苍悸怵目的人群中砸溅出蓬蓬悠血。

  站立在颓碎空荡的楼舍内,头顶的天空正飘浮起一只绿色的透明云母,远远的有几个骑着毛鹰的行天者远远地盘旋在空中看热闹。

  我,在猝不及防之中面对如此广阔的天空,突然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脆弱,在诺大的天地面前,人的力量再大,终究也无法敌过天地的力量,及至神的力量,那一刻,我竟有着颓废的萧索感。

  苏……你没事吧?亚伦关切地问,她看到我苍白失色的脸,不安的目光颤曳着无序的频律。

  我放下血肉模糊的摩云,他仍处于晕迷状态之中,但我却觉得那是他的幸运,同样面对死亡,无知者无觉,清醒的我,却要面对残酷的现实。

  我看着那漂亮得让人无法对视的女孩,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许我什么也不用回答,因为我的沉默就是回答。

  雷德斯被那股强悍的力量余潮扫翻在地,重伤之下的他,竟能凭着一股坚强的意志,努力地挣扎爬起,虽然那会让血流得更多,让疼痛更炙烈,但他却毫不在乎,那……才是我所敬慕的真正的武士,那掉了脑袋仍然面色不改的铁血汉子。

  我的目光炙红起来,我感到一股力量在胸中奔驰,那是男子汉的力量,也是蔑视死亡的力量。

  现在……就剩下你还能战斗了,苏伦武士,我等待你的挑战!魔化成尤斯拉暗兽的霍尼,目光藤蔓般翩卷在我热血沸腾的身上,我,会让你象个勇士那样死去!

  嗥——一声凄烈狂啸,他的周身再次飙腾起一股力量暴潮,刚才,那并不是我的全部力量,不过现在,你将有幸看到我——一个尤斯拉暗兽战士全面爆发的战斗力量!

  我淡漠地笑着,仿佛那是与我毫不相关的琐事,我看着他周身不断涌胀的力量涛潮,说,真正的勇士,是永生的!

  我将手中雷电光刀在身前划出一副华丽的绚烂彩图,声音腾卷在寒漠的空中,武士的荣耀是……

  ……光!荣!战!死!我发出了有生以来最强烈的暴吼,那震碎苍莽的雄烈呼啸深深摇颤了每个人的心,那正是我所渴望的!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