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苏……你,有把握吗?亚伦颤曳的声音仿佛跋涉在千里寒漠。

  不知道,我淡淡地摇了摇头,很多事情只有尝试过后才会知道,我看着那狰狞残暴的魔兽战士,内心却平静地不起一丝涟漪,也许,经历了太多的血腥场面,我已脱离了对死亡的恐惧。

  这……是龙战士的祝福项链,是我在日尔卑斯迷幻之原的古战场上拾到的,我……不知道上面的魔法力量是否还能被召唤出来,但……那毕竟是一个希望,亚伦从嫩白的粉颈上解下一个穿连着白玉龙骨的魔法项链,递了过来,它沉睡了太久,没有人能解开里面的魔法封印,现在……也许你该试一试。

  她看了看力量不断暴胀的霍尼,不安的目光仿佛触到了冬日寒心冰魄的冷,苏,你知道吗,你是德普斯的希望,也是莱罗克亚的希望!

  我看着她手中的龙战士项链,吃惊的波澜潋滟在被岁月漂洗发白的瞳仁之中。

  我曾听族中的老祭师说过,龙战士祝福项链是用世上最强生物——龙神的魂魄凝炼而成,只有高级龙骑和龙将才能吸收它所有的力量,那是令神族也胆寒的超级武力,而通过祝福项链得到龙魂附体的龙战士,在临死的那瞬间,会将自己的魂魄和所有力量都凝封入刻有记忆魔纹的祝福项链之中,并等待下一个被龙族的赐福之神腾女神选中的那个龙战士,来解开有着生命密咒的封印。

  无论是谁,能解开龙战士的祝福项链,那都将拥有几代龙战士和龙神的超强力量,在这魔法武力纵横的大地,那是几近无敌的鼎峰力量,可惜,就算是龙族血统的战士,也很少有人能解开这种特殊生命密咒的封印,更别说是异族的武士。

  我并不是龙族的战士,身体也负荷不起这种超强异能的灌注,亚伦所说的希望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奢侈的幻梦,连莱罗克亚的大魔法师、大剑师们都无法解开的封印,我还能行吗?况且,龙族的众神也绝不会将祝福赏赐给一个异族战士,更不会将龙战士祝福项链的生命密咒传赋在我身上,那个被腾女神选中的宿命者只能是具有龙族血统的武士。

  唯一令我奇怪的是,为何那个被选中的宿命者,至今还未寻回属于他的龙战士祝福项链,因为传说中那个身体内赋藏着生命密咒的龙战士,既能感应到他的祝福项链所在位置,也能让龙战士祝福项链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寻找龙战士祝福项链可是每一个龙族子弟一生为之生、为之亡永无抗逆的宿命。

  我摇了摇头,正如我拒绝雷神奥古丁的上古战刀那样,并没有接受对方的好意,不属于我的东西,永远也不会属于我,我也不相信自己会象侬力祭师所说那样,会成为一个显赫传奇人物,我只想做我的雷刀武士,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战士。

  苏……你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子,很多人都感应到了你的未来,但……只有你不相信自己的宿命,这……究竟是好事呢,还是坏事?亚伦怅惘的声音在虚冥之中呓语,人啊,为何在拥有某一样东西的时候,却总要失去另一样同样珍贵的东西?

  嗨,尤斯拉暗兽战士,真抱歉让你等候这么久,我们之间的战斗可以开始了,我庄重的身影在阴阳变幻的时空之中逐渐坚毅,我挺直了腰杆,手中雷电光刀横偃于胸前,这是我们的生死之战,我们之中只有一人才能幸存,而我,是绝不会放弃对生的渴望!

  很好,那我们先来场热身活动,苏伦武士,别让我失望了,穿透过海面中的暴风浪,霍尼一声雷霆斥喝,凝塑的战影瞬间变化成模糊虚幻,我感到一股强烈的魔法气息出现在身后。

  好快的身影,我苍白的脸色写满了暴风急流,手中的雷电光刀环身扫出一圈激烈的力量光波,这既是最保险的防守姿式,同时也是最有效的攻击方法。

  呼地一声,我的眼角扫描出左侧斜闪的一道模糊风影,同时,一道晴空霹雳般的炙目电光斜着向我肩头劈落。

  死神临逼,我没有畏惧,更没有退却,但,那记闪电来得实在太快了,我根本看不到他出手的动作,在如此恐怖的力的飙击压迫之下,我本能地将腕盾挡在额前。

  噗!星火爆射成一朵肥硕的绚彩光花,一股蛮雄力潮透过腕盾,强烈地震憾着我的全身血脉,我仿佛置身于暴潮汹涌的海面上,面临着凄风苦雨,那一刻,臂骨有脱离身体的无力灼痛感,同时,我感到胸中翻涌起一涛令人窒息的郁闷沉滞颓血,我凄苦的身子已横浮于空中。

  啪!我重重倒落在地上,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我连回避的能力也没有,这才是索顿所说的真正的单方面屠戮,我的心中突然涌腾起失败的颓暮感。

  苏伦武士,这就是你的战斗力吗?实在太让我失望了,我想看到的是那个永不屈服、永有弃馁的狂武战士,而不是你现在的样子!霍尼的目光仿佛滋伸出冰漠的寒翅,掠过荒原,掠过苍冷的极地,落在我的身上,他冷冷地看着我,也许……是我高估了你。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抹去嘴角边的血渍,他说的没错,真的勇士是那种永不屈服、永不弃馁的坚强战士,我的眼里闪耀起重金属纯色的雄烈光芒,我是绝不会服输的,从来也不会!来吧,我还想看看你更强的战力!

  目光中蕴积着比钢铁更坚硬的力量,霍尼傲然地摇摇头,没必要,我这种状态就能很完美地打败你!

  他的手似乎动了动,空中便划过一道凄烈的光的壮丽波澜,猛地扫向我的左肋,那是全身是最柔弱的部位,虽然有着重装甲的保护,但我却绝不相信它能保护我免受伤害。

  几乎同时,我一声斥喝,人已暴跃而起,手中的雷电光刀旋舞成一圈光的涡漩,向他落寞的身影激射而去。

  叮叮叮……一阵火花星雨激扬,两道力的雄潮猛地撕搅在一起,我的手臂有种卷入强力旋风的艰涩颓痛感,纯力量的对抗中,我明显地处于下风。

  雷电死光斩!我血脉贲张,在狂烈的激怒中猛地大喝一声,飙涌而起力的狂潮倏然回荡于手中的雷电光刀锋刃之间,我舞出了一轮比太阳还炙烈的光晕。

  乒地一声炸响,我蛮烈的暴力竟将他的重镰弯刀击回,寒怵的空气分子蜕变成朵朵星花,一道凄锐的光影挟着凌冽余势,向对方不可置信的苍绝身影怒击而去。

  这才是我想看到的,苏伦武士,别让我们之间的战斗变得索淡无味了!迁绵着噬血目光,霍尼的眼里端展出兴奋而疯狂的光芒,他身形一动,人已飞掠到我的左侧。

  沐着惊色秋意,我的目光凝淬成万道涅槃,原来……还是不行……落满死亡阴影的眼瞳已流闪过一道怵痛双目的光晕,我仿佛看到死神扭曲狰狞的笑脸。

  噗,一蓬血雨漫天凄舞,幽幽飞落在空中,我的周身已然沐浴在一片灼烈红潮之中,我有种灵魂被撕成碎片的炙烧感,绝……不能屈服!我凝炼的誓言深深插入时光之瓶中,傲岸的身影凝塑在苍劲风中。

  我,并没有倒下,但左胸又多了一道深透见骨的刀口,我不知道这是多少条伤痕,但却清晰地感到,暴嚣的生命之血在体内疯狂沸腾,汹涌澎湃的力潮几乎将我浮托于空中。

  我说过的,我,从未放弃过对生的渴望,哪怕,死神就站在我的面前!我激昂雄烈的熠熠战影仿佛历经了千古的风云与沧桑。

  嗥——呼啸成风,我仰天一阵凄厉雷吼,几乎透胸的刀口哗地齐射出一排赤热血瀑,伴随着让整个身骨痉挛的痛苦,我的骄傲在涅槃之中冉冉上升,高悬于苍穹的耀眼太阳,请赐于我最强的力量吧!

  嗥!切肤锥心的痛感让我狂沸到了极点,我仿佛置身于一片蹈浪滔天的赤烈血潮之中,我,要战斗!我的怒吼犹如一座蕴积千年能量的火山猛烈地爆发,在那阴郁鸿蒙的天空中留下一串串轰雷的痕迹。

  呼,我的周身浮腾而起一团淡淡的魔焰,我感到全身炙灼地仿佛要被焚成灰骨,透入灵魂深处的烧痛感让我体内热血沸腾到了极点,我!要!战!斗!更猛烈的雷吼将天地震颤地摇摇曳曳,我发现全身的头发已在暴怒之中被渲染成红色。

  真……是一个天才,随着狂化力量的不断自我催引,连毛发都开始改变颜色,这……可是只有狂将才能做到的境界,莫非他……苍悸的目光穿透过冬的荒亘,雷德斯的眼里翩闪着无法理解的惊滞光芒,他撇了撇嘴,不可能!绝不可能!这小子离狂将水平还差十万八千里,连高级狂骑十分之一的战力都达不到,他的眉头拧成了一团,可是……他为何会有这种奇异变化呢?

  燃烧的心在风的吹拂下,逐渐荒凉,亚伦侧眸,脸额上缀满了惊色的幽花,狂将?传说那是与龙族最强战士龙将同等阶级战力的超强武士,是吗?

  那当然,他们可都是拥有接近神的境界,龙族的龙将级武士并不多,鼎盛时期也才十二位,而我们巨灵族的狂将更少,三百年就出现九个,现在还在位的仅仅只有五个,雷德斯的声音仿佛从一首千古绝唱之中迤逦而来,令每个人都沉浸在痴迷的崇想之中,他的目光仿佛被那万斛烧酒浇醉,在那英雄无敌的战争年代,狂将龙骑曾是多少人所推崇的追梦啊!

  是啊,他……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每次都能让别人大吃一惊,亚伦的目光象月亮一样透明柔曼,眼里堆满着轻盈温柔的笑意,他也是一个让人有安全感的男子!

  一圈圈光晕在我周身升腾爆落,我感到精骨之中仿佛有一轮太阳正穿透过生命的血脉进入灵魂,伴着铿锵的节奏,我踩着浑雄蛮横的踏实步子,向夜的深渊走去,我,要打败你!我的食指点了点被黑暗光潮吞没的霍尼。

  嘿嘿!霍尼怪有趣地笑着,目光盛满了深秋的冷漠,果然气势不凡,有点传说中狂将的那种凌然魂魄,但,你的实力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话未完,人影便幻化出一道流线,笔直地掠到我的身前,手中的镰刀划出一涛死亡光涛,一轮让亿万星辰都为之苍白的光晕在我身前怒爆。

  嗥!怒垒的嚣烈蛮力在体内引沸到了极点,我雄猛的重力铁拳穿透过光雨交织的刀潮,一拳重重击在他的兽体前胸上,将他整个冲击姿式硬生生打飞。

  噗,与此同时,他那凄厉的死亡镰刀再次横扫过我的胸口,血光惊掠,一道赤色苍虹划过时空的经纬,将红雨抖成一片凄雾,我,终究没能避过他的快刀。

  霍尼斜斜得摔倒在地,被重击的兽身竟被我打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凹洞,他一张口,便呕出大团大团的苦血,他实在太轻敌了。

  嗥——他的双目雷电纷起,光潮滔天,整个狂烈魂魄都在震颤,他手用力在地上一撑,整个硕壮巨体重新又立了起来,太有趣了,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做你的对手实在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他顿了一顿,但,你的战斗力与我依然不是在同一个层次上,我仍可以完美地打败你!

  嗥!他昂头一阵尖锐怒啸,铿锵的钢质音符将天空震得哗哗作响,他的周身沸扬起一道道凄烈闪电,身形融入苍莽风中,挟掠而起的一团强大而窒息的力量狂潮,刚猛蛮暴地冲击而来。

  雷电暴星拳!我的怒吼融碎入苍劲时空之中,在他贴近我身子的那一瞬间,我一口气狂击出一连串浑雄刚硬的雷霆重拳。

  一、二、三……二七、二八,真不错,一瞬间能击出二十八拳,可惜却还不够密集连贯,雷德斯浓酿的情感驮载着些许遗憾,要想对付那个怪物,这,还远远不够!

  他说的没错,这二十八拳我竟只击中对方一拳,而且还被对方晃卸了大半的劲力,而他的快刀却成功地让我沐浴在一片凄痛的血雾之中。

  噗!我的肩头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的凹槽,护肩魔铠瞬间被击成粉碎,半个身子都浸沐在痛楚和凄血之中,那一刻,我感到全身仿佛炼淬于一潭炙灼的熔岩浆之中。

  嗥!在刺骨透心的极痛之中,我再次狂击出一连串的雷电暴星拳。

  一、二、三……二七、二八……三九、四十,又比刚才更快更猛烈了,对于力量型战士来说,这已是很不错的事情了,雷德斯的声音里荡漾着大惑不解的困顿,目光情不自禁孵化出星幻的惊滞,难道他真的是……传说中那个通过加深痛楚来增殖体内战斗力的龙战士?噢,不可能,他身上并没有烙印着龙族战士特有的生命纹图,他也没有龙族战士那种独特气息,他,不可能是龙战士!

  这一次,我至少击中了霍尼五拳,实实在在的五拳,在如此高速的格击之中,我那模糊成一条直线的连串重击,硬生生地将来不及撤身的他飙击地整个身子都飘浮起来,当他沉郁落地时,余力未尽的去势依然还能带着他的兽体,在地上拖出四道扭曲难看的血的足槽。

  真……有趣,苏伦武士,你的力量……还在增强,霍尼狂呕出大团大团的颓血,目光之中,赤色的愤怒浪潮在熊熊燃烧,他艰难地说,我……一直把你当成了狂战士那一类型,但现在……我发现错了,你的表现……更象是一个龙战士,你……真是一个天才!

  他胡乱抹去满下巴的血渍,凝结秋色霜寒的阴冷目光透射着死亡气息,但这一切……都已不重要了,因为……我决定,用最强的力量打败你!

  嗥——他突然仰天一阵凄厉狂嘶,全身呼地升腾起一团黑色滔焰,力量的狂潮向四周肆意漫延环舞,就仿佛一只盘转不息的黑色焰龙,一圈圈在他四周旋绕,越旋越快。

  超级尤拉斯!

  空中不断翻滚着阵阵雷霆巨响,从精灵界中迁引来的黑色力量将空中某一质点拧得扭曲变形,并不断扩大成一团骇浪漩涡,一连串的炙灼闪电从那扭曲的时空之中猛烈劈落下来,在霍尼的四周交织成一道道凄厉电雨,同时,一片暗色气雾旋转成飓风,将他整个冷傲身影吞没,其间不断爆闪出朵朵耀目雷花。

  苏,听我说,你绝不是他的对手,超级尤斯拉的高级魔变能增强他至少三倍的力量,一个细细耳语声音在我身旁萦舞,我已结成一堵透明的魔法水晶墙,暂时能挡住他的凌厉锋芒,你快和他们一起跑吧,我替你们垫后,时间并不多!

  我转过头去,发现身侧的空中波潋起一团淡淡风影,从那模糊轮廊中我知道,那是精灵妖丽蒂丝,你……怎么会在这儿?我那翩舞的惊滞光芒淋漓地痛饮在血渍斑驳的脸额上。

  我早就在这儿了,是安贞伦茵公主殿下要我来保护你的,丽蒂丝不停地扑扇着彩翅,在她那隐身结界中我只能从纷乱律动的风影里揣恻。

  丽蒂丝眨着惊喜的眼眸,说,侬力祭师果然没有说错,你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人,你可以击败所有的对手,包括那个怪物,但现在却还不是时候,你可要好好地活下去啊……

  这里乱成了一团,还波及到了无辜生命,但却没有人出来维持秩序,麦加帝城的守卫者们莫非都睡着了吗?我深皱着眉头,终于忍不住将久憋在心中的困惑和盘托出,难道他们忘记了,这里可是德普斯的皇城啊?

  其实皇城的卫士们早就知道这儿正进行一场大战,但对于中立的德普斯来说,双方特殊的身份又让他们难以罪责哪一方,而且在双方都毫不退让的争战中,他们也难以插足进来劝阻,只能等待战斗的结束。丽蒂丝轻叹了一口气,目光中重重叠叠划动着忿躁的纹印,何况,你若知道这次领队的人是谁,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是谁呢?我凝眸于远处的天空,脑海中已然浮现出一张脸孔。

  是敖斯托!他已将这附近几条街封闭起来了,大概是想等你们撕杀地差不多的时候,再出来维持秩序,他就是这种人,从来不关心别人的生死!丽蒂丝对他的好感显然也不多,甚至还有些厌恶。

  我无言以对,对于敖斯托,我们之间的敌意本就多于友善,正如我无法改变对他的这种厌恶情绪,他恐怕也绝不会更改对我轻蔑,当然更不会关心我的生命安危了。

  沉默许久,我的声音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色,你去保护亚伦小姐吧,我……是绝不会在战斗还未结束的时候逃跑的,否则,那将是我一生的耻辱!眸光如潮,我的目色之中蹈出激烈澎湃的热血。

  丽蒂丝年地扭头看了看那个美丽的女孩,轻撅着巧嘴,好漂亮的女孩,难怪你会这么关心她,苏,天下人都知道你是德普斯的驸爵,若做出对公主殿下名誉不利的事情来,我可不会轻饶你噢!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莞尔一笑,目光中浮漾起波光粼粼的春意,我并不想与这个灵牙利齿的小精灵斗嘴,我点着头说,拜托了,请好好保护她吧,她……毕竟是我刚认识的……朋友!我的嘴角微微浮起一丝苍涩笑涟,经过这一番浴血苦战,我发现自己的内心已接受了她这个朋友,只有经历过生与死的人,才能真正共患难,看来这话并没有错。

  知道了,丽蒂丝的嘴角撅得老高,苏,那个怪物害怕光明系魔法,你的雷刀正是他的天然克星,只要你能挡住他片刻,我便能制造出光明结界来困死他!

  我淡漠地笑了,摇了摇头,这是我与他之间的战斗,并不需要别人帮忙,死,对一个真正武士来说,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就算我真的倒在他的刀下,那也是我所选择的一种归宿,我不会后悔的!

  黑暗光晕反复潮起蹈落,在四周涤荡出一圈圈力的浪潮,他的气息明显比刚才增强了几倍,若不是身前有丽蒂丝的水晶墙阻挡,我大概会再次被那凌厉的锐利气波震飞。

  乒乒乓乓一阵乱响,一朵朵星碎火花密密怒绽在水晶结界面上,狂溢的力的余潮不断在水晶墙上撞击出一轮轮光的漩涡。

  轰地一声山崩地裂雷响,黑暗力浪在飙扬的飓风之中散去,在我们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周身油黑发亮的异变魔兽战士,他的身体更加精悍剽壮,肌肉虬结得象团团黑石,除了一双赤腥血目,他整个人都与散漾的黑暗浪潮融为一体,看着浑身透射着死亡色泽的魔变体,我有一种从肉体到灵魂完全被震憾的惊颤感。

  魔族的恐怖是无穷无尽的,你现在看到的只是初始!霍尼的眼睛深邃而空洞,那被熠熠燃烧的赤腥血目穿掠过最冰寒的极地,飘落在我深层苍悸的身影上,苏伦武士,你是一个真正的武士,并不屑于趁人之危,正属于我所钦慕的那一种,所以,我将让你体面的死去!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