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哦,还有一个讨厌的精灵妖在这儿,霍尼皱起了眉头,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在胸前捏了一个口字,黑暗女神之魔瞳!让一切隐形的物体都现身吧!

  呼地一声,从他捏出的那个口字,光面上紫波粼粼,透射出一道紫色魔法光柱,竟然毫无阻碍地透过魔法水晶墙,照到了丽蒂丝的身上,一阵星光闪烁,她那妙美小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苏……那是什么?好象是庞物精灵啊!她怎么会在这儿呢?亚伦的目光从薄雾中的晨曦透出惊喜的情愫,忍不住叫了起来。

  哼,我可不是宠物,我是精灵妖丽蒂丝,会各种高级魔法术,我来这儿可是为了保护你们的,丽蒂丝抖动着轻灵的彩翅,轻脆的声音犹如一首萦绕的歌,但,口气却有些强硬,你就是莱罗克亚的塞尼尔大公最宠爱的女儿吗?

  缀着咸咸涩涩的微微笑容,亚伦怔怔地点点头,朦胧的目光里烙印着不知如何是好的空影。

  黑暗女神之死亡波!血液流向赤焰深处,霍尼的狂猛巨吼,深深浸透了苍冬的寒意,我要一口气将你们全部消灭!

  一道黑色刀光猛烈划击而来,竟将魔法水晶墙击成一蓬凄迷粉末星雾,在一阵哗哗碎响声中,我的身子也被卷入这场强烈的飓风暴潮之中。

  在力的蛮涛之中,我的身体仿佛裹在无数旋舞的碎玻璃之中,皮肤的割裂感泛满整个身心,苍血,从浑身划破的肌肤中流泻而出,在一片撕痛之中,我感到身体被一股大力搅拧地仿佛要扭曲变形。

  再……这么下去,我大概也会和索顿……一样的结局,这……绝对不行!

  嗥!狂潮叠涌,我的身子在不断翻侧之中开始蕴积能量,雷电暴星拳!

  雄潮滔天的飓浪之中,几十道凌厉的拳星挟掠着虎虎风雷飙击而出,通通通通……一阵沉闷结实的重击声密密响彻在霍尼的巨体之上,仿佛一道道划破长空的星陨巨石撞击大地,惊爆出朵朵血莲。

  ……五十九、六十!整整六十拳!惊闪的星烁目光掬捧出一汪沁凉的心意,雷德斯张大了嘴巴,他……哪来的如此爆发力量,竟然能一瞬间打出如此密集的拳星……

  啪!余潮荡尽,我已重重摔倒在地上,通体沐血的醉涩骨骼痛得仿佛断成了粉碎,霍尼的黑暗女神之死亡波明显比先前更凄厉寒恻,我一边狂呕着血块,一边努力爬起。

  仿佛走进霜冬的寒夜,我的震惊情愫被现实洞彻成呆滞的灵魂,遭受重击的霍尼竟然只是被震退几步,虽然受创部位已一片血红模糊,气势颓黯了几分,但他却连半口血都没呕出,渗血的周身很快飙扬起怒腾的力涛。

  苏伦……武士,我又小瞧你了,每一次重创都能让你飙升武力,你比我想象中还更强大,寒月凝入霍尼的瞳眸,他的目光之中徜徉着怒恼的死亡气息,狂战士是通过怒化来升级力量,而你却是通过伤痛来刺激战力,真是个天才,你很有龙战士的天赋,但,你终究不是一个龙战士,无法通过变体来飙升武力,也无法象龙战士那样迅速复元伤口,你的弱点就是创伤越重,身体就越脆弱,你的身体迟早会因为超负荷的承载而爆裂!

  在一片短暂的寂寞之中,霍尼的目光啜饮着冷漠之水,他的声音渐渐消蚀在时空的废墟之中,你现在已到了鼎峰状态,身体承载达到了极限,如果再想连续打出刚才的速度拳,你将筋裂骨碎而暴毙!

  忧郁的晖晕滑进我的眸子,我粗沉地喘着浑浊的气息,他说的没错,通过不断刺激伤痛来升级武力,正如饮鸠止渴那样,在力量暴升之时,同样积淤着同等伤力的潜痛,我不能停止战斗,否则全身的骨骼便会因为透力而锥心般灼痛,就仿佛有无数的血吸虫子在骨髓深处疯狂地噬咬我的精血,如果再想打出刚才那种密集的暴星拳,恐怕我的身体会象他所说那样,因为负荷不起这超强力量的承载而爆碎。

  就这样结束我们之间的战斗吧,时间拖得太久了,我已很不耐烦了!骨血之中沸扬起一涛力浪,霍尼一声暴嚣斥喝,噬魂之潮!

  霍尼的四周,无数恶灵幽魂的鬼脸在黑色潮浪之中渐次浮现,他们骇然张开一张张恐怖怵腥的的血盆大口,嗥------在滚滚雷鸣的飙嚎声中,那张张散溢着死尸腐臭的鬼脸激射成一道道怵目流星,四面八方地向我围扑而来。

  太阳的圣辉照射到我身上,请赐予我伟大的光明力量吧!仰天一阵雷鸣召唤,我的全身飙怒起一股雄烈巨力,超载的膨胀身体同时也开始蹦出道道血口,凄怵的鲜血缓缓从我眼睛、耳朵和鼻子中渗出,雷电死光斩!

  一轮力的炙灼光晕花一般怒腾在空中,在凄厉的呼啸声中划成一道死亡弧线,向霍尼斜击而去,锐利的刺电切开怵悸的寒潮,棱蹭出串串星火光花。

  与此同时,四周噬魂之潮已将我吞没,我感到周身仿佛有无数亡鬼恶灵正张开血盆大口痛咬我的肌肉,腐蚀的寒悸魔气开始渗入我伤痕累累的蛮身,我感到深入骨髓的苍冻。

  嗥!在激怒之中我浑然不顾任何禁忌,再次打出一连串的雷电暴星拳,在力的流星密集飙击下,我四周无数恶鬼幽灵的亡脸瞬间被打散成气态,四周涤荡出一片透明清鲜的空气,噬魂之潮缓缓退散而去。

  我那势如陨星的雷电死光斩在暴闪出一轮超过太阳光明的灼亮镭射之后,划透过他的胸体,看来摩云和丽蒂丝并没有说错,黑暗圣堂的武士对光明系魔法和力量有着天生的脆弱,若不是有黑暗铠甲的魔法护身,他的半个身子恐怖将抛卷入空中。

  怵血激荡,一片血光闪熠在寒苍空中,霍尼惊怒的目光洋溢着暴虐的血腥,他手中盘转的镰刀已高高扬起,暗黑神之怒!

  随着一声雷吼,他的四周沸滚起团团黑暗暴浪,夹杂着连串恐怖风雷,一股震碎时空的力量骇潮排山倒海般狂啸扑来。

  扑扑扑……几乎每一个重磅风雷都落到我苍骇惊怵的单薄身上,犹如道道喷泉,全身怒血四射,融碎在狂劲力潮之中,我的身子已横浮于凄冷血雾之中,要不是丽蒂丝用魔法力量消蚀了大部份风雷的暴力,我可能已被震碎成瓣瓣凄怵血块。

  我重重摔倒在地,激扬起一蓬血末星尘,我感到整个灵魂仿佛也被震成星碎,死亡的苍冷感渗透入我灼痛的心魂之中。

  亚伦奔了过来,将我扶起,苏,你……怎么啦?可千万……别走啊!拜托了!仿佛厝立在冬雪之中,她的目光堆满了惊怵的冬寒苍意。

  我幽幽睁开眼睛,残破的灵魂几乎超离出了肉体,我的眼里仿佛隐现着死神霜漠的微笑,我说,让你失望了,他……实在太强了,我根本没有办法打败他……

  也许……你该换一换更厉害的兵器,凑近身前的丽蒂丝一边牵引出精灵界的疗伤魔法替我恢复元神,一边挠挠沉思的脑勺,亚伦小姐,这儿拜托你了,我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她的话刚说完,空中便流旋出一个黑色时空泡,她向我眨了眨眼,也许我们还有希望……整个身影没入了那个深邃无底的魔法时空黑洞之中精灵族比人族更擅长召唤各种魔法力量,同时她们可以在任何一个由精灵界魔法力量制造出来的禁锢结界中,不受约束地释放和召引各类元素魔法,而精灵妖同样秉承了这种能力,而且她们对于时空穿梭有着更独特的天赋,只要不是太高级的空间禁闭,她们可以利用融碎时空泡的办法,抵达任意时空点,所不同的是,超时空穿梭的距离严格受到她们各自魔法修为的约束。

  很快,空间一道炙灼亮点闪起,那个质点的时空一阵异能波动,一把兵器从空中漩涡的黑洞中弹跳了出来,随后丽蒂丝也出现在空中。

  我的目光磨砺出惊滞的粗糙棱角,那竟是雷神奥古丁用过的上古战刀------雷神之刀!

  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唤出当年奥古丁封赋在上面的力量,丽蒂丝喘着气,抹了一把额上星汗,穿透时空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她说,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将那个怪物打成碎片!

  四面星烁的困惑将我包围,我将目光舒展成一季霜潮,奥古丁不是神吗?他的力量我们怎么能召唤地出来呢?

  其实,奥古丁是被神话之后的人,他的力量来自整个大自然,只有通灵的人才能召唤出里面的封印力量,你是一个很有缘份的人,也是一个天才,或许能行吧!丽蒂丝期盼的音韵款款萦飞,我已在上面加了一个极限封印,如果召唤出来的力量超过了你的身体负载,极限封印将发挥功效,阻止力量汇入你的体内,这样你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她顿了一顿,眼里痴冥向往的期待袅袅升起,其实我也很想看看封印之中的力量是否真象传说中描述的那样威力无穷。

  哦,还有,请戴上这个精灵王祝福项链吧,公主殿下可是一直念叼着让我交给你的,我可从未见过她如此关心过一个男子,她的俏美笑容微偃在嘴角边,你是一个战士,你现在更需要这种祝福。

  当你身体受到某种程度危害时,精灵王的保护力量会自动穿透过精灵界,为你驱散外力的伤害,那可是非常珍贵的宝物,比什么龙战士祝福项链实用多了,丽蒂丝得意地轻撇亚伦一眼,月色皎亮的眼眸轻浮于冰清玉洁的眼湖之中。

  亚伦恼恨地瞪了对方一眼,气鼓鼓地跺着脚,手指将胸中的龙战士祝福项链搓得温热。

  其实对于一个武士来说,龙战士祝福项链的价值超过了精灵王祝福项链,对力量的憧憬本就是武士们一生的追寻。

  我……我一时难以抉择,我该接受丽蒂丝的好意吗?雷神之刀,精灵王祝福项链,那都是无数武士梦寐以求的事情,而曾经为了尊严而轻易地放弃了,现在呢?现在我是该接受,还是放弃?

  苏,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啊!你的安危牵动了无数人的命运,请别轻易放弃了!素馨花般期盼目光牵绵不断,亚伦的苍哽声音谱成夜曲轻盈回荡。

  横贯千季朝暮的目光迷失在光辉的梦影中,我萧涩地扫过每一个人的脸,竟不知道如何回答,身体的创伤虽已被丽蒂丝的魔法元素疗补愈合,但血骨之中的创伤同时让我灼躁地想挣离这个苦痛世界。

  我感到灵魂因流浪而心力交瘁,活着,可是仅仅为了摒弃苦难?亦或是象那流星划过夜空,空余下短暂的光辉?

  沁凉的沉默岑寂般舒展开来,仿佛独自置身于萋离霜草的冰荒世界,我的目光忧郁地象一首凄美的歌。

  终于,我接下了那个精灵王祝福项链和雷神之刀,也许,他们说的都没错,一个真正的武士,是绝不会放弃对力量的追求,我,为何要放弃自己一生梦寐以求的追求呢?

  戴上精灵王祝福项链,我可以感觉上面流淌的舒柔魔法气息,仿佛其间有温热生命在呼吸。

  手中雷神之刀却让我觉得冰凉透骨,我怎么也感觉不到有力量在流动,战刀握在手心中,一种空洞的苍无感逐渐堆满心魂,这……真是传说中横扫魔界九天的雷神战刀吗?

  只有通灵人才能有效地使用它,你的气魄很接近当年雷神奥古丁的神韵,但,却仍有差距,自己感悟吧,别人是帮不了你的!雷德斯的目光渐渐消融于苍莽的时空之中,他那铿锵的落音穿过了无比丰厚的沉寂,恪落着令我震悸的颤律。

  我的目光藤蔓般翩舞,只有通灵的人才能有效地使用它,是啊,其实世上很多魔法兵器都是这样,雷电光刀灵性与我的心魂相通,所以我才能自如地使出它十足的威力,若换了别人,恐怕那也仅是一把冷冰冰的武器,同样道理,我无法与雷神之刀通灵,它现在的作用恐怕还不如我的雷电光刀。

  我,已来不及多想,因为霍尼已经出手。

  暗黑神之怒!

  浑沌的黑潮之中猛然轰射出一道滚滚风雷,仿佛一道划破长空的炙灼流星,尖叫着向我飙击而来,我根本来不及躲避,整片身子便在力的怒涛之中被霹雳雷霆炸得血肉模糊。

  啪,我重重地倒落在丽蒂丝身旁,要不是精灵王祝福项链及时浮化出一轮斥力光晕,替我卸去大部份力量,恐怕我的半个身子都将被那炙锐的黑暗风刀削飞。

  噗,一道凄长深刻的血口从我的上肩一直透到腹部,一排灼烈炙血倏地射成一道血的雾墙,苍怵魂魄仿佛也随那激射的狂血流泻而去,我全身苍白地犹如轻飘的白纸,一阵风都能洞彻我的魂魄,太多的血让我几乎无法再有力气站起来。

  苏……也许你该利用你所擅长的贴身肉搏,丽蒂丝充满惊滞忧郁的眼睛里匍匐着一丝期望,她的声音凄清却不失优美,仿若如凝如咽的迷蒙云峦。

  血液澎湃成一条江河,我震了一震,灼痛的思绪逐渐冷静,是的,她的没错,我忘了我还有最擅长的搏击术。

  精灵王祝福项从胸口处飘浮起来,发出淡淡金光,很快便浮掬出一轮暖色光晕,将我完全包围,金色魔光洞彻过的地方,伤口开始愈合,重新滋长出新的骨肉,但那烧痛的心脉却燃成熊熊焰火,灵魂深处一种渴望噬血、渴望催残的暴虐激情正扩展向整个身心。

  我,重新站了起来,看着手里的雷神战刀,犹豫了一下,很快便弃置在地,重新拎起我的雷电光刀,对于华而不实的兵器,哪怕有千般神奇的威力,我也绝不会受用。

  啼血的刀锋映红了我坚毅的瞳眸,我轻抚着手中陪我度过无数个凄风苦雨日子的战刀,轻声说,伴我一起战斗吧,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强的兵器!

  一阵金的欢盈啼鸣,雷电光刀轻轻颤律着,仿佛有生命在其中盘动一般,一波波腾卷而起的魔法气流从刀身流到我的体内,然后再倒流回去,与我的灵魂交融成一体。

  嗥!我猛地巨吼,将四周浑浊的黑潮涤尽,全身突地燃起一团灼热焰光,一股蛮荒雄力在我体内疯狂地抛卷飙扬,我感到全身暄怒地仿佛要爆炸。

  暗黑神之怒!霍尼再次雷吼,一团团黑色力浪蕴积着强悍能量,飞窜成道道曲线流影,向我飙击而来。

  几乎同时,我一声斥喝,人影已掠成一道模糊风电,高速格击中,我倾过身子避去了那串光雷,身影鬼魅般贴近霍尼。

  好……快的速度!他的战斗力又在飙增,真……是一个天才武士!心泉激扬起惊怵的浪涛,雷德斯的目光被渲染成饱经沧桑的古藤。

  僭越苍寒的梦季,霍尼的瞳眸凝塑着深沉的惊怵,他看穿了我的企图。

  噬魂之潮!他大吼一声,周身飙扬起一团黑暗涛浪,浮形出的一张张丑陋恐怖鬼脸,呼地向我扑噬而来。

  嗥!狂涛铮铮,金鸣怒啸,我噬血的目光中透射毒着钢铁与闪电,雷电暴星拳!

  一连串密密的重磅雷拳击碎了那张张噬魂鬼脸,在叠击的力飙潮中,我一口气打出了一条真空走廊。

  雷电暴星拳!我再次蛮吼,周身雷电如潮,通体赤灼血红,我裹挟的雷霆气势犹如天崩地裂般暴嚣飙出,一口气击出了更密集的重磅雷拳,噗噗噗……无数的沉击声密密地响遍在对方的身体,如此狂猛的攻击速度,让他无法回避开。

  ……七七、七八……叠涌的颤悸情氛将惊骇之翅振翼,雷德斯惊呼起来,实在……太快了,连我都看不清多少拳……

  时间仿佛凝缩成一点,我全身的力量奔腾沸扬到了极点,那一串串密成一条直线的重磅雷拳竟打出一股旋风,我在极狂的飙击中,整个人凝塑成一座仿佛冰封的石像。

  霍尼硕壮的兽体竟被我硬生重地打离地面,如此贴身的密集狂击,让他犹如置身于狂涛骇浪的怒潮之中,苍劲腥血从他崩裂的伤口和五官中激射成道道血箭。

  暗黑之神,为我挡去一切外力!在一片怵目赤灼的血雨中,他蛮烈巨吼,召唤出一汪魔法力量,沐血的身子立刻浮旋出一轮黑色斥力光球,啪啪啪地将我密集重拳挡开。

  苏……快停下来吧,你的身体快要崩溃了,他现在有暗黑之神的保护罩,你伤不到他的,目光泛着凄迷的斑驳光芒,亚伦的声音仿佛沉浸在一片浓浓的沁凉水雾之中。

  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我,什么也停不下来,创口中的赤烈涛血在寒怵的空气中激射成串串赤箭,我不停地狂吼嘶鸣,暴击而出的道道雷拳,依旧密密地痛击在霍尼的黑色保护罩上。

  雷鸣的嘶吼将时空炸成粉碎,我飙击的重拳猛然加快,在极度痛怒的蛮暴之中,我突破了力量的极限,全身急剧燃起层炙热焰光,焚痛我的血筋。

  ……九一、九二……真……快,连我也数不清他到底击出了多少拳了,丽蒂丝整个身影凝滞在空中,她那被深深震颤的心魂紊乱地律乱着,真弄不懂他的身体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能在如此超负荷的承载同时,进行如此大运动量的攻击……

  眩晕的呕吐感狂涌至心田,霍尼的脸色苍悸地犹如巅峰上的皑皑白雪,因为强力的密集飙击,他的单薄魂魄几乎要颠簸出离肉体,精灵界中牵引出来的暗黑之神保护罩在涛力之开始稀薄颓萎,但,他手中却开始蕴积出一团更强烈的黑暗光球。

  啪!我高频率的出拳速度已完全将他的斥力保护罩击成星碎,但同时他手中的浓密地几乎一触即爆的黑暗光球能量也已蕴积完毕。

  暗黑神之终结暴光雷!霍尼狰狞血怖的脸孔写满暴戾蛮嚣,他仰天一阵雷吼,手心中蕴积的一大团威力惊人的黑色暴光雷向我额头上狠狠地痛砸而来。

  死亡冬季的苍寒在斑驳的惊痛中掠起纷潮的蛮风,所有人的目光都冷碎成冰花,那是霍尼的最后一击,里面蕴积的深缩能量足以将整层楼房炸成粉碎,更别说是我的脑袋了。

  而我,却忘却了自己正处于生命的最险地,其实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中,我根本无法闪身避开,手中雷电光刀正密集地划出一道死亡弧线,飙折向他的腰身!

  这注定是血肉互残的结局,亚伦惊恐地闭上双眼,不敢直面那即将发生的惨烈局面。

  苏……快躲开啊!丽蒂丝失血的瞳眸中幽闪着呆悸的光芒,她尖叫起来。

  可惜,一切都已太晚了,因为霍尼的暗黑神之终结暴光雷已到了我额前,此时就算能避过去,下半shen子也将被炸成粉碎。

  这时,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霍尼怒擒着终结暴光雷的手突然凝滞在空中,并迅速结成一层寒霜冰冻,伴随着一阵滋滋尖锐的魔音,终结暴光雷的能量很快被一块不断滋长的坚厚冻石冰封锁闭,凝固成一块黯淡的黑色苍冰。

  随着冰冻魔气地不断渗入,霍尼的整个血骨都在冰结,周身已爬窜起一层厚厚的白冰。

  乒!我的雷电光刀已穿透过他冻得发硬的腰体,上半个身子高高地抛落进寒悸空中,这一回,他恐怕再难以存活了。

  啪!重石落地的铿锵之音萦舞不息,四溅的血末散成朵朵幽花,霍尼的另一半身碎身已重重颓倒在地,他的身后现出了一个秀美地连女人都会妒忌的英俊少年,那正是摩云,他苍薄的身体因为置身于浓厚寒彻的冰气之中而冻得颤曳发抖,周身同样泛满一厚厚霜白。

  原来你……并没有晕死过去,一直都在等待机会,寻找他的弱点,我恍然醒悟,惊痛的目光呆滞成冰漠石柱。

  摩云极冷的目光盘扫地上的血怖残体,双手在胸前分别划出半个圆弧,幽闭成球型,出来吧,冥界之中的噬血狂虫,把一切腐朽的尸体蚕食干净吧!

  魔气涌动的地面,腥血四溢的石尘之中,很快便爬出一只只样子肥硕丑陋的噬血狂虫,贪婪地将地面上所有的断肢残尸噬食干净,其中也包括霍尼的断体。

  你……刚才竟能召唤出冰精灵王的急冻冰魄的力量?丽蒂丝飞舞到摩云面前,惊异的目光中荡漾着不可置信的波纹,她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真不可思议,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召唤地来这种力量惊人的魔法元素,但……它的反残蚀力也是惊人的,你不会是……

  她的话未完,摩云突然仰天一阵狂烈血喷,一道凄迷血雨漫天纷舞,但很快便凝结成细碎冰花,飘落在每个人的身前,他的身子在透骨冰冻的痉挛之中缓缓倒落,通体很快爬上一层更坚厚的白冰,越积越厚。

  难怪你能召唤出这种力量,原……来你竟用自己的肉体来做冰精灵王急冻冰魄力量的牵引介质……丽蒂丝的脸色骇成霜白,扭头冲着我叫了起来,苏,快,用精灵王祝项链的魔法力量替他御寒,他快死了!

  我大吃一惊,心神一阵痉挛,是……真的吗?这么优秀的少年,难道……真的快不行了吗?我的心揪成了一团。

  好象……用处不大啊!我解下祝福项链,让丽蒂丝咒引出疗伤魔法力量,但它的治疗效果对冻伤创口作用并不大。

  我看着冰层越积越厚的摩云,突然有一种想哭但却哭不出来的感觉,就是眼前这个人,救了我,而他,却马上要死去,我却一点儿也帮不了他,我的心在收缩,伤痛的目光荡起一层水雾。

  丽蒂丝一边抹着星汗,一边施展出各种疗伤魔法术,想解开冰精灵王急冻冰魄的密咒封印,如果能找到破解之术,摩云体内的冰魄将迅速退尽。

  但他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了,她苍伤地看着我,如果是普通冰精灵的附身冰魄,我大概还有能力解开,但,他召唤的是冰精灵王的力量,冰魄的魔法封印实在太强大了,我找不到解印的咒语,只能替他维持暂时的生命……沉浸着歉意的斑白情愫,丽蒂丝凄然地摇摇头。

  一阵轻曳颤动,冰霜叠积的黯色脸庞透出一丝红光,摩云突然睁开了秀美的眼眸,零碎冰屑纷纷从他眼角处滚落下来,亚……伦小姐……在吗?

  我在,亚伦跪了下来,颤抖不止的纤手紧紧握住摩云的冰冷透骨的手掌,沁凉的泪水滑过脸庞,阿云,你不会死的,不会的,在圣十字魔法学院时,你就答应过我,你会永远为我活着,你发过誓的……

  对……不起,亚伦……小姐,我恐怕要违背自己的誓言,我……要走了,我应该……能到天堂吧?摩云的眼里摇醉着一丝萧索淡涩的笑意,真美啊,这么多的……美丽小天使在飞舞,她们是在迎接我吧?

  亚伦小姐,我家境贫寒,承蒙您……和塞尼尔大公肯接纳我这……狂妄小子,我真的……很感激你们的知遇之恩,现在……终于能报答你们了……请不要为我悲伤……这正是我所期望的归宿,一个……没有名份的魔法师的归宿……

  他痛苦地咳了几下,气息更弱了,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我答应你,泪水溢成潮流爬满了亚伦的脸庞,她哭了,阿云,我要你别走!

  亚伦……小姐,你……好美啊!我……能不能轻抚你的……脸?他的手在轻颤。

  好……的!亚伦胡乱地抹去脸上横肆的泪潮,用力点点头,将那秀美绝伦的泪脸凑近他眼前。

  摩云眼里的笑意仿佛穿透过春天的季节,他努力想抬手轻抚亚伦粉俏的脸庞,然而生命之魂正迅速地远离他的肉体,当他的手指几乎触及到她的面容时,生命之焰却熄灭了,那一刻,所有的动作都凝固成最沉痛悲伤的一幕,我,终于哭了,泪水默默地滑过脸庞,滴入苍莽风中,我发现,我除了是一个铁血汉子之外,我还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

  摩云,最终没有轻抚到亚伦的脸庞,这大概是他一生的遗憾,也是亚伦一生的遗憾,更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遗憾。

  我抬头看天,天很白,白得就象严冬之季的皑皑冰漠,我突然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寒悸,好寂寞啊!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