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雪月,玉立于夜的高枝,轻柔地洒落一地白银,澄澈透明的如水月光仿佛一个轻披梦纱的少女,款款在荒原中静默穿行,那乳霜寒雾袅袅升起,以优美的姿式画出一副美若诗画的夜景。

  宁静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黑点,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很快,天宇间布满了黑压压一大片密集的黑点。

  随着黑点的不断扩大,地面上逐渐拖曳出一个个人身鹰翅的诡异影子。

  呼——一只硕壮剽悍的金鹏鬼脸人鹰首先落翅在一个小石岗的巨石岩上,其余的鬼脸人鹰紧跟着纷纷降落,围在了那个金鹏鬼脸人鹰的四周。

  鬼脸人鹰,是兽人族的一个奇异种族,他们拥有人的身躯,鹰的羽翅,但脸孔却非常丑陋恐怖,犹如地狱里恶鬼冥怪的残虐貌容,他们的战斗力在鸟翼族中却是数一数二的,在前几年争夺第力斯山的大战中,剽猛凶悍的鬼脸人鹰大军以*之势,血洗了盘踞多年同样以凶残暴虐着称的狮头雕部落。

  呀——徜徉在天空中做侦察飞行的一只鬼脸人鹰突然降落下来。

  加锡统领大人,他们来了!那个鬼脸人鹰将硕健鹰翅收拢至双肩侧背上,模仿着人族致敬礼仪,单腿跪地,略倾侧着身子说。

  凄月朦胧,冷漠的目光融浸苍寒荒原,那个兀立在巨岩顶上的金鹏鬼脸人鹰,双手盘抱在硕健胸前,声音仿佛悬浮在碧波荡漾的雾湖上,他们来了多少人?

  禀告统领大人,不多不少,他们来了正好三百人!那个侦察人鹰将头埋得更低,黑亮的深眸中,敬畏的光点颤悠泅涉,正是规定的人数。

  人族全都是一群狡猾卑鄙的次等种族,叫盘观侦察的兄弟们飞得更高更远一些,如果他们胆敢违背诺言,潜派大批部队跟随,我们将毫不客气地将他们一一残杀干净!加锡的深眸之中,隐雷滚滚,血嚣的寒潮注满瞳目。

  遵命!加锡统领大人!那个侦察人鹰深垂下头,很快便站了起来,野性血炙的蛮悍气势冉冉上升,他展翅高飞,没入苍寒莽阔的夜空之中。

  兄弟们,都下去欢迎我们的客人吧!哈哈哈哈,别吓坏了这些可怜的家伙了!加锡一阵飙豪大笑,金鹏翼手在空中挥了挥。

  呀——随着一声声欢快热烈的嘶鸣滔扬而起,鬼脸人鹰的一涛沸血狂情滚涌在胸骨中,他们呼地展翅飞下山冈,向那呈山字阵形前进的人族骑队飞去。

  数百只剽蛮凶暴的鬼脸人鹰呼啸成风,以滚涌潮云姿式,盘旋在那支死亡和暴力象征的黑色铁骑上空,嘈杂喧嚣的凄厉鸣啼纷汇成一江噬血凶厉的喑呜乱潮。

  肃穆严整的人族骑队出现了微乱的不安躁动,许多人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着那仿佛随时要扑击下来的死亡阴影——鬼脸人鹰群,一片细微纷乱的律嚣声在人群之中漫响。

  一只大手从队伍之中高举了起来,肃正!威武!

  震人心魄的雷吼犹如晴天里的一记霹雳,很快便使躁动骚乱的黑色骑队安静下来,重新以整齐划一的步调向那小山冈行去。

  真不错,果然不愧是贝雷塔斯帝国最精锐的黑骑士部队!苍冷凌锐的目光切开夜空的静谧,加锡随口轻吟,心魂深处却也不免涌起一丝敬意。

  很快,黑骑士部队已上了山冈在,在那块巨岩前停了下来。

  加锡统领吗?目光尖锐成一排响箭,队伍中一个戴着黑暗圣堂面罩,盔顶插着纯白色孔雀毛的重装男子,策动了座下长尾风兽,行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是!加锡的目光渐渐变得凝重肃穆,对方可是修斯顿总监阁下?

  那个重装男子冷漠地点点头,锋锐透彻的目光仿佛能剖开对方的心魂,你没有失约!

  你也没有失约!在彼此寒漠的对视中,加锡大笑,他感自己正受对方凌厉气魄的压制,嘿嘿,我可是冲着你所说的二十箱珍宝来的,别让我失望了!

  修斯顿总监手指轻轻一划,身后便走出四十名硕健魁伟的赤膊巨汉,将那二十箱珍宝抬到了巨岩前的长条青石板上,然后逐一打开。

  当那二十箱珍宝打开时,璀璨缤迷的七色玄光立刻凿开了冷漠浑沉的夜色,那冉冉上升的光柱,犹如夜幕下通向神秘地界的炙眩光井,亮痛了每个人的眼。

  看着那数不计的珍珠宝玉,在高空之中,许多盘舞飞翔的鬼脸人鹰的眼里透射着痴眩的光芒,情不自禁地流下贪婪的口水。

  鬼脸人鹰在鸟翼族中可是以贪财好色着称的,为此他们流的血比别的兽人还多。

  加锡眼里翩闪着贪婪与残忍的光芒,你们的胆子可真大,不怕我们一发怒,既抢了你们的财宝,还杀光你们的人?

  是吗?恐怕很难尽遂你们的心愿吧!修斯顿总监冷笑,手掌举了起来,在他身后的黑骑士立刻从背甲上抽出折叠式重机弩,对准了巨岩上的加锡,这是黑暗圣堂为了对付你们鸟翼一族,专门打制的噬魂鬼灵箭,附锁在上面的鬼灵妖精一旦被解开封印,他们可是绝不会放过大餐一顿的机会!

  目光惊悸成一朝冬色,加锡干笑着,嘿嘿,真是说笑了,今天你们的准备也挺充足的嘛!

  珍珠的光辉,金银的光辉,交相叠映,加锡再次垂眼看了看那二十箱珍宝,精骨之中引沸起蹈热的血潮,他眼里的贪婪之光渐浓,都说你们人族的财宝最多,比精灵妖怪还多,看来还真不错,难怪现在越来越多的兽人战士被你们收买了。

  修斯顿的目光寒漠成一片冰原,他的声音中隐隐响着金戈铁鸣,这只是定金,一旦事成之后,整个麦加帝城的财宝,你们想取多少就取多少,就怕你们抢不过别的兽人!

  抢财宝我们鬼脸人鹰可是最在行了,加锡一阵大笑,但很快皱起了眉头,别的兽人?怎么,不止我们鬼脸人鹰族参战吗?

  寒月在目,修斯顿总监冷恻阴笑,当然不止,这次参战的还有林锐的虎头狼部队,休洛斯的地精妖部队,伐里克斯的腐灵部队以及达鲁特的蜴龙人部队。

  达鲁特蜴龙人部队?困惑的情愫在脸上跋涉,加锡的目光撞进浓浓的苍寒秋色之中,就是那个有着金色风雷之称的达鲁特蜴龙人首领吗?

  修斯顿点了点头。

  可他的弟弟达鲁克死在你们的手上,一向以残暴凶蛮着称的他如何会与你们结盟呢?加锡不解的目光简洁成窄窄一行光柱,,达鲁特可是出了名的护短记仇之人,也是出了名的难惹难缠之人啊!

  达鲁特可是死于德普斯英雄苏伦的手里,这是天下人尽知的事情,达鲁特要报仇的人应该是苏伦,是德普斯,而不是我们,况且我已答应了他,这个人最终将惨死在他手里,硬弓般的肩背凝结着雄浑傲海的魂魄,修斯顿总监的声音仿佛滔天涛浪,记住,苏伦是属于达鲁特的,任何人都绝不能碰他,否则你也知道后果!

  苍碧的音符穿过冻土,加锡的目光飞掠着调谐的轻佻,可是……如果麦加帝城一旦城破,随之而来必将是一场全方面的血腥屠戮,同为人族的你们,内心中真的没有一丝恻隐怜悯吗?

  德普斯人的死活与我们无关,我们只关心帝国的利益,在贝雷塔斯眼里,臣服的人民比不受管束的人更有用,修斯顿总监的目光尖锐成一道道凄厉闪电,你们想怎么杀就怎么杀好了,只要别碰一个人!

  谁?加锡来了兴趣,目光融进一轮烂漫升腾的玫瑰色旭阳。

  安贞伦茵公主!她是罗特立拉****殿下指定要的人!铿实的声潮拍打着夜的风墙,修斯顿总监的目色中洋溢着阴冷深沉的死亡寒潮。

  哦?加锡猥邪地笑了起来,那她一定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美女罗?

  无论是谁,若敢碰安贞伦茵公主一根毫毛,都必须死!罗特立拉****已经下令,将尽整个贝雷塔斯帝国之力,屠尽其族,剿尽其民!

  沉溺在苍寒冰波之中,加锡变了脸色,嚣怒的情氛纷扬在赤烈血目之中,怎么,在威胁我吗?我们鬼脸人鹰在大地上纵横了几百年,可从未怕过任何人的!

  麦加帝城那么多的美女,加锡统领当然不会在意公主殿下一人罗,听说她的好友白依娜同样是闻名全城的大美女,你若错过了,可就被别人抢先了!修斯顿总监干笑起来,目光既冰硬又柔软,他那深邃苍寒的声音萦绕在每个人的耳畔,许多人可都一直垂涎她的美貌噢!

  金色明亮的笑意绽成一朵花,开放在加锡的脸上,他那沉醉在期盼梦幻里的目光,融进了麦加帝城方向的夜色之中,噢,是真的吗?嗯,不错不错,这女娃子我可是要定了,谁若和我抢,我便杀了谁!

  那……你们参战吗?兴奋之余,加锡的目光剪影出一道冰漠身影。

  我们不参战,但潜伏在城里的呼应者们会配合你们作战,战前他们会在麦加帝各处制造混乱场面,让守城的军民无法安心抵御你们强猛的攻击,记住,他们每个人的衣甲上都印有显目的黑暗纹徽图案,那都是我们的人,他们会指引你们攻击城内的重要设施场地。

  那……你们怎么配合我们行动呢?加锡沉默了许久,问。

  只要战争一起,贝雷塔斯边境的二十万帝国大军将以友师助战名义进入德普斯,接管整个领地所有权,同时,我们将分兵几路,为你们阻挡救援王城的各路援兵,替你们争取时间,洗劫麦加帝城后的第三天,你们必须一个不留地退出城外,王城内的安全秩序将由我们帝国大军全面接管!瞳仁之中繁衍出遥远冰彻的寒漠,修斯顿嘴角微摇的醉涟缓缓扩散。

  哦,你们罗特立拉****的野心未免太大了吧?竟想吞下整个德普斯,目光中谱进咸腥的风沙,加锡冷笑,那你们得到的便宜也实在太多了吧!

  当然,做为补偿,德普斯的土地也少不了你们一份,五百年了,你们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城市领地,这一回,你们的机会来了,只要****殿下的夙愿能实现,你们将得到一块属于你们自己的永恒的合法正统领地!修斯顿轻淡的语气,不掠风,不拂尘,仿佛远天那片悠闲轻盈的海云。

  嗯,这还象个不错的建议,漂着港湾涟漪的摇醉,加锡的瞳眸灼灼燃烧着,我们鬼脸人鹰族从此可有了安居之地了,再也不用寄居在荒山野林之中饱受风寒之苦了。

  哦,对了,麦加帝城的四周可是布下了很强的魔法结阵,如果没有强大的重兵器,我们恐怕很难强攻下来啊,加锡又皱起了眉头,浑浊的目光踟躅于寒颤斑驳的未来时空,要知道我们兽战士既不会制造魔法武器,也不会召唤魔法元素。

  这个放心,王城内潜伏下来的魔法师们会设法捣毁结阵的魔法元素传递设备,并破坏城中央庇护塔上的魔法动力催促装置,你们只要看到天空有七色礼花升起,那就是总攻之时,那时魔法结阵已失去效用,你们只需奋勇冲杀进去就行了,我们的人会尽量为守卫者们制造混乱麻烦,修斯顿总监胸有成足,踌躇满志。

  哦,那还不错,我们兽战士最讨厌那些歪门邪子的古怪魔法术,如果麦加帝城没有魔法结阵庇护,那攻下此城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忏弱的人族战士可不是我们英勇擅战的兽人对手,就等我们好消息吧!我们将第一波带给麦加帝人死亡恐怖!哈哈哈哈,兴奋激扬的赤血滚沸在血脉之中,渴望血火,渴望杀戮的凶残情氛在加锡眼里一览无余,他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城外每五里有德普斯的观察兵站,一直绵延二十里,你们必须在同一时间内拔掉这些钉子,以免让城内人洞悉我们行动,修斯顿目光炯炯有神,德普斯人擅长于魔法攻击,城内有好几营队的魔法战士,你们务必要与他们混战成团,让他们无法施展引以为豪的魔法战术力量!

  近战和夜战可都是我们兽人战士最拿手的,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过瘾的大规模战斗了,想想就让人兴奋啊!加锡眼里躁热嚣扬的蛮暴光芒熠熠闪亮。

  你们能出多少人?修斯顿总监看着漫天狂舞的鬼脸人鹰战士,问。

  一万人左右,哦,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可以征集到一万五千名部下,嘿嘿,他们可都是身轻百战的强悍战士,对付德普斯的重骑鹰部队,那可是绰绰有余,加锡自信地挺腰杆,目光中反复澎湃着涅槃升腾的噬血光潮。

  你的人出的越多,将来抢财宝的人也就越多,自己掂量一下吧!修斯顿总监嘿嘿笑了起来,麦加帝城的防空力量可也不是吃软饭的,要注意他们的光能反射器和碎星大炮!

  碎星大炮?苍寒的花朵飘零在脸上,加锡皱起了眉头,目光剪出惶恐与不安的影子,光能反射器我倒听说过,就是那种将太阳光线聚焦在一点,然后反射出去的光能重兵器,但……碎星大炮是什么东西呢?

  碎星大炮是德普斯人的特有兵器,它能将重磅高浓缩岩浆球弹射到高空,然后再凌爆成一朵灼热壮丽的火花,被碰溅的鸟翼战士,不是被焚成灰烬,就是折翼断翅摔落而死……修斯顿的眼里也不禁飞掠过一丝惊悸的寒意。

  真……厉害!苍悸冬色尽情抒写在加锡的脸上,他的声音仿佛漂泊在暴风潮之中,你们人族的鬼脑筋就是多,这种恐怖兵器居然也能制造出来……加锡恨恨说,难怪当年老打不赢你们人类,真是托了这些兵器的福了!

  知道总比不知道好,当年的人头鹰大军可是被德普斯人打了个猝不及防,吃尽了苦头,参战的士兵几乎全在德普斯防空部队的打击下损失殒尽,所以到现在一直不敢再贸然进犯这儿的领地,修斯顿冷笑,不过这种重兵器却有着天然的缺陷!

  什么缺陷?加锡心中一跳,忍不住问。

  碎星大炮害怕寒潮雨季,雨水会熄灭它的熔浆飞弹,也会影响它的射程和精确度,连光能反射器同样也会因此失去攻效,所以我们将选择在一个雨季进攻,使你们不必讳忌德普斯人的防空武器,你们的任务就只要粉碎德普斯人的空中力量——重骑鹰团,然后再歼灭城头上的守卫力量,敞开城门,放进城外的兽人大军,修斯顿眼里笑意逐渐摇浓。

  那不是难事,屠戮杀人我们可是最在行了,可是……要等到何时才能有雨季呢?现在可是躁热时期啊!加锡困惑地说。

  没关系,地精妖人会为我们制造出一场大雨季,他们有着惊人的魔法召唤力量,可以呼风唤雨,甚至制造出一场大沙暴,嘿嘿,他们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贪财了!

  修斯顿目光落在麦加帝城的上空,地精妖人已经许诺了,这场麦加帝城有史以来的最大暴风雨将会持续三天三夜,这足以让德普斯所有重兵器都无法有效施展开来,他们将面临最想象不到的恐怖血腥屠戮!

  哈哈哈哈,一想到又能杀戮屠城,真是令人热血沸腾啊!那种感觉可比拥有财宝还更让人兴奋!加锡眼里噬血光芒更浓了,你们的罗特立拉****可真一个谋略天才,行动策划得如此精密,这一回,连精明的安贞索雷国王都要被他算计地如此惨,看来整个德普斯很快便是****的囊中之物了,憧憬的闪耀着五彩缤纷的梦幻,加锡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对未来的臆想之中。

  修斯顿总监看着群星寂寂燃烧的遥远夜空,喃喃自语,****殿下的心中又何止一个德普斯啊!

  三天后的午夜,你的部队必须在麦加帝城外三十里的地方集合完毕,当城内总攻信号传出时,你们将做为第一波袭击力量猛攻王城的城头,你们必须迅速歼灭城头上的守卫部队,保障城外友邻部队顺利进城!修斯顿总监铿锵的重音将空气磨搓得铮铮作响。

  当然,但愿那晚上真的会有场雨,不过就算没有雨也没关系,凭着我们超强的空中力量,任何武装也抵挡不了我们鬼面人鹰铁血步伐,我们是大地上最强的天空战士!加锡斗志昂扬,整个身影凝塑成一座坚毅刚强的石碑。

  三天后的午夜……修斯顿总监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灯火闪烁的麦加帝城,那将是一副怎样惨烈恐怖的人间地狱啊?哭泣吧,安贞索雷,你和你的子民将为冒犯罗特立拉****殿下而受到诸神最严厉的惩罚!

  同时,受到惩罚的还有……那个叫苏伦的雷刀武士!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