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麦加帝外城的西南方有一片叫坎斯特的公共墓场,占地一万余亩,据说里面曾埋葬了超过五十万人的亡魂,是麦加帝城,及至整个德普斯最著名的亡灵界。

  为了让坎斯特墓场里的亡灵们不受到外界力量的骚扰和惊动,德普斯的魔法师们在它的四周布下了一层强大的魔法结界,任何想侵袭进来的异元界力量都将被排斥在外,而唯一能自由出入的通道,则是坎斯特东北角的七级安魂塔。

  高大厚实的安魂塔并不只是一座简单的石塔,它其实是一座带有强大魔法性质的能量元素塔,它不仅能在塔的四周布下强大的元素斥力场,它还是整个坎斯特墓场结界的动力枢纽中心,操控支持着整个魔法结界的能量流动与元素分布。

  看守安魂塔的是一个叫潭的黑袍魔法师,他在这里守灵已经近三十年了,自从十年前他的老师洛克一级魔法师染上一种名叫腐疾的恶性病症,全身肌肉一瓣瓣脱落而死之后,他就不得不一个人监守着这片广阔的墓场旷野。

  也许,是该收一个弟子了,好继承自己的事业,每当在子夜,潭总要独自一人提着灯笼绕着整个坟场巡视一圈时,这个念头总会不经意地侵入他的脑神经之中,他抬头看着那白得发紫的寒月,就象洛克老师那样,两个人在一起总不会觉得时间难耗啊!

  潭有一个习惯,在巡视墓场的过程中总喜欢数念着最外一圈墓碑数,这大概也是他打发时间的一部分吧!

  ……一千七百八十一,一千七百八十二……哎,现在的无名墓碑怎么越来越多了,里面的人生前一定活得很平凡,以至于死后连个名字也没有留下,一千七百八十三,一千七百八十四,一千七百八十五……当他数到一千八百四十一个墓碑时,停住了。

  哦,这里面埋葬的大概是今早刚刚送进来的那个亡人吧,潭轻轻叹了一口气,目光掠过夜的深度,在暗苍之天招展出易逝韶华的岁月痕迹,他还记得今早的一幕。

  就在今天早晨,一群穿饰着奇形异服鲜甲的圣堂武士运来了一具身上敷着一层厚厚白冰的少年尸体,那少年有着一张令女人都妒忌的隽美容貌,也许他换上一身鲜盛女装都能迷倒众生凡客吧?潭苦笑着,眼眸被月色琢磨地珠圆玉润,那少年死时,依然带着那副冷漠而高傲的神情,仿佛并不是赴死,而是正在享受一个盛大封礼场面,他的生前大概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吧!

  哦,对了,那少年身上好象还穿着一件没有级别标识的普通魔法袍,那他应该也是一个魔法师喔?哎……可惜,死得太早了,要不然我大概会召他为徒吧!

  为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潭忍不住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啊,哪能这样胡思乱想,真是越老越糊涂了,他摇了摇头,将灯笼凑近,好仔细看清石碑上面刻写的字。

  擎友摩云之墓!哦,原来他生前叫做摩云啊,真不错的名字,可惜却在人生最美好的时期离去了,真不幸啊!最难受的大概就是他的亲人吧?潭直起身来,目光掠过一座座隆起的土包组成的凄冷旷野。

  寂寥星夜下的坎斯特墓场,清淡如水的冰柔月光在大地上轻轻流淌着,弥漫而起的一团团寒雾,仿佛月女神遗落人间的缥缈梦纱,在大地上随风款款轻摆着,那景象凄美地让人愿将整个魂魄融入于这个朦胧诗画般的幽静仙境。

  真美啊!这景象要是洛克老师能看见,他大概又要灵魂出窍了,哈哈哈哈,风中摇曳的黑发淌过梦乡的城堡,潭的目光擒汲于对往事的臆想之中,可惜这一切美景就只有我一人享受。

  哧——潭的身后传来一声奇怪的声音,他忍不住回首,除了那个始终处于静默状态的墓碑,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真奇怪,刚才明明听见了声音,怎么……哦,可能是小跳虫发出的吧?呵,都三十年了,怎么还象第一次来时那样紧张啊?茫野死寂,思绪在墨色的子夜中一段一段地洗濯,他笑着摇摇头,目光里滤出手中那盏灯火。

  哧哧——怎么……回事?冥冥之中的鸣响,深入每个微张的毛细孔,潭再次转身,不安地注目声源之处,刚才……是自己幻听吗?哦,不可能的,这么多年来我可从未有过幻听啊,他绕着摩云的墓碑走了一圈,依然没发现什么状况,大概……是自己老了吧,哎,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衰老了,本来还以为那是十年以后的事情啊。

  愣愣的目光中舀上一瓢青白的月光,潭深深叹了一口气,提着灯笼离去,可是当他没走出多远,身后的哧哧声更响更密集了,仿佛有什么物体在艰难地挣扎蠕动着。

  绝不是幻听,绝不是!一阵痉挛之后,潭回头,青紫的脸色被目光摩挲得光滑明亮,一种寒窒心肺的急冻感仿佛癌细胞般迅速侵渗入他的整个身心骨髓,他忍不住打起了寒颤。

  他看见那个墓碑在一阵乱颤之中逐渐倾斜,隆起的土包开始翻动起来,一个浅浅的坑洞现露出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潭大脑一片空白,目光凝结成一道冰柱,他仿佛冰冻成一座石雕,这种景象他可是第一次见过,老洛克生前虽教给他许多魔法术,可是却没有教给他面对这类情况的应变之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潭用力揉了揉眼睛,没错,坟墓不停地颤动,而且动得更厉害了,连那石碑都已歪倒在地上,冰冷的血没有热烈的颜色,并淤塞了思想的河流,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踉跄退了几步,不会是……诈尸吧?

  噗哧一声轻响,坟包下面一只青白的手突然破土而出,惨冥的目光瀑水般从那白玉般修长的指尖滑落,反复洗濯着这来自阴森地狱的诡异手臂,眩闪的死亡之光以几个方向折射进潭的眼瞳之中,很快,他看见了第二只手臂。

  震惊的情愫凛冽成风暴,潭的双手仿若染上一层寒霜,他不停地告诫自己冷静下来,没错,那个叫摩云的少年确实是死了,自己可是曾亲身查验过的,他也确实埋葬在这个墓碑里,现在有东西想从里面爬出,而且……好象还是一个人,这人也只能是那个少年了!虽然这般开导自己,但他却依然紧张地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可是……那少年真的死了吗?也许那是一只食尸兽吧?无端的疑问纷涌沓来,他的怀疑因恐惧而不断深化着,人在极端的情况下,可是最缺少自信的,他心一寒,感到全身筋骨仿佛有万根冰针在钻刺,要不然是个盗尸贼?

  人紧张的时候,也是最富有幻想力的时候。

  当那鬼影的半个身子爬出地面时,潭才看清对方凄惨冰寒的面容,正是今早所看到那个叫摩云的俊秀少年,唯一不同的是,他那双美得让人怦然心动的秀丽眼睛现在已变得黑洞深邃,当惨淡的月光从他脸上洒落时,他给潭带来的更多是恐怖诡异的感觉,那容貌那神情,简直就象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

  你……到底是什么人?仿佛所有的星辰都灌满了整个喧嚣躁动的时光,潭只觉得胸口郁闷得仿佛要爆炸,嗓节处好象正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紧紧钳陷住,他有要窒息的压抑感觉。

  一个死去但又复活的腐灵!寒冰的声流侵蚀于整个宁静夜空的氛围,摩云挣扎着爬出坟墓,轻轻抖落一身的土屑,他那高傲而冷漠之色犹如抹浓过的沉实面罩戴在脸上,你大概就是这里孤独的守灵者吧?

  是……是的,这里的一切亡魂……都属于我管辖!思维被对方盛气凌人的锋利气势冲刷得斑驳一片,潭的口齿开始结结巴巴,他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一颗骇极失色的心却跳得更激烈了。

  我并不属于任何人,除了冥王,摩云的寒声盛装着斑斑苦音,在我离开圣十字魔法院时,我曾和冥王有过契约,假若我死了,我的魂魄将得到重生,化身为冥王御前的勾魂使者——腐灵。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在这里,所有生物……都归于我管辖!吞吐着金属节奏,潭的目光变得锋锐讥诮,他当然知道这个契约,那是被所有正统魔法师哧之以鼻的卖身契约。

  与冥王签订的死亡契约,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条件是,签订者必须是一个至少白袍级的魔法师,普通的见习魔法师大概还未有能力与冥王签订这个死亡契约,但如果能签下这个死亡契约,那么这个魔法师死后虽能得到重生,但所有的力量都将完全操控在冥王的手里,他也将失去属于自己的意志与灵魂。

  冥王所容许腐灵重生的最主要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在人类中制造更多的亡人,可以说腐灵就是冥王手下的勾魂使者,只要腐灵存在的一天,人类与腐灵的死亡战争将永不休止,因为双方都以消灭对方己任。

  原来你化身成为一个腐灵,真可耻,为了得到重生,你居然背叛了自己的信念,成为冥王手下最龌龊的走狗,目光击落漫天斑斓星辰,潭的声音犹如闯进一个布满冰的城堡,可惜你们腐灵也并不是永生的,只要破坏你们体内那一点元灵之核,你的魂魄将重新销散在这个世界里。

  哦,是吗?目光中掩饰不住那道残酷光芒,摩云阴阴冷笑,你大概忘记了,我之所以可以保持住肉身不脱落,魔法等级就绝不仅仅是见习魔法师,他眯着眼睛,你大概属于黑袍级魔法师,可惜,却还不是我的对手。

  我不相信你的魔法术能比我更高明,潭的声音仿佛拨响了无数寒冷的琴弦,你的年纪太轻,魔法等级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修炼得到的,就算你从孩提时代开始修习魔法术,现在最多也只是一个白袍魔法师,你唯一的缺点就是眼高手低!

  扫开微风中送来的阵阵咸腥味,摩云手一翻,刺有咒文的掌心已滚涌同一团兹兹作响的黑子光电球,先来个热身运动吧,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个口气不小的黑袍魔法师有多大的本领?

  去!摩云大喝一声,掌心中的黑子光电球已腾跃于空中,飙驰成一道死亡流电,闪电般袭掠而向对方的眉目。

  感觉到寒潮在脊背上流动,潭的苍悸目光失去了水分,念祷咒文召唤异元界力量可是需要时间的,但很显然,摩云并不想给他时间,他现在只能先运起体内的魔法内力元素,相抵抗这道攻击,虽然这很耗体,但此时也别无他法了。

  光之盾!潭大喝一声,手中汇聚起一面圆形能量光镜,及时挡在了身前。

  啪地一声巨响,交融成团的黑白光子爆溅成一朵绚丽凄艳的花朵,徐徐凋残在暗夜的风中,潭倒退了两步,白霜的寒意透过皮肤侵蚀入骨髓,他感到胸中一阵涛血翻涌,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吗?真令人失望啊!我记得黑袍魔法师都是很有几把刷子的,应该没那么快就退缩的,摩云哈哈大笑,除非……你是一个冒牌的黑袍魔法师!

  住口!怒血涌上双颊,潭大吼一声,我要让你为所说过的话付出代价!

  天界的雷电之神,请降下您的惩罚之剑,归入我的身体,给予我惩罚邪恶根源的力量,冥闭着双目,潭的整个身心都融入召唤神力的契约之中,那诗歌般的咒文绸带般萦绕着他旋转,很快,头顶的天空旋出一汪涡流,能量剧烈而紊乱地流动着,他的全身开始被一串串光电编织成球团,同时一个透明的光子斥力球在他周围形成。

  哦,就让你召唤一回异元界的力量,让我看看你到底能召唤出多大的魔法元素来!摩云冷哼一声,镰刀般锋利的目光收割着死亡影子,我要你死得心服口服!

  雷神之刃!潭怒睁双目,重金属般浑沉吼声将沉寂夜空震碎,他双手平伸而出,瞬间,两道霹雳雷闪电从指尖中激射而出,划破了冰冷宁静的星夜,激射向摩云的身体。

  轰——远处好几座坟墓被潭的高能量雷神之刃扫荡成平地,土石飞溅,屑骨漫天,地上已然留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显然潭的雷神之刃有着惊人的破坏力,但摩云的身影在夜色之中消匿无踪。

  我在这儿,这真是所谓黑袍级魔法师的水平吗?真是令人失望啊!潭的身后,传来摩云的冷嘲之声,不过他也为自己的快速反应吃惊不小,真令人吃惊啊,没想到成为腐灵之后,我的反应竟变得如此敏锐迅速!

  潭的脸色在发青,他的目光飘浮着风雨洗礼过的沉淤,瞬间移动?不可能,这四周的时空正受到我的魔法元素干挠,如果你轻易使用瞬间移动的话,将很容易迷失在异元界的恐怖界域中,他露出了困惑不安的神情,但你怎么能做到这一点的呢?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

  很简单,摩云笑了,我用的不是瞬间移动,我用的是快速移影大法!人类的身体是忍受不了与空气高速磨擦的,但腐灵却例外,他的目光穿透过坚硬的时空,寒冰之色冻伤了潭的眼睛,可惜,我觉得这一切并不太好玩,我们的力量相差太远了,我们之间的战斗只能是单方面屠戮,这将缺少太多的乐趣,实在无聊!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我要尽快结束你的生命!

  没那么容易吧!潭撇了一眼那个安魂塔,淡淡的笑意从嘴角一线皱褶逐渐扩散开来,你大概还从未见过魔法战阵的厉害,今天你可有眼福了!

  摩云露出了疑惑神情,一种强烈的好奇心与挑战感在他身上横掠着,他看见潭从怀中取出一个紫水晶球,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不知为何,他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你马上就知道了!潭阴阴冷笑,突然将手中紫水晶球抛到空中,紫水晶球停住了,当月光从那水晶球上折射向安魂塔尖镶嵌的那颗硕大紫水晶球时,双方立刻引起了共鸣,一道强劲的紫色能量光柱从塔尖射来,强烈的光之魔法元素开始向四周八个方向散开,在它的周围重新凝结出八个紫色能量固点。

  大魔法紫魅光阵?脸色刹那间刷成霜白,摩云的眼里第一次流露出惊恐之色,你好歹毒!他刚避过身子,头顶的一个紫色能量固点便流电般激射下一道寒光,将他原来站立的地方击出一个深坑来。

  你应该也看得出来,这个安魂塔所蓄存的魔法元素几乎是无限的,当它将紫色能量固点密布在墓场上空,我看你还能往哪儿避开?目光之中带着深沉而肃穆的情氛,潭冷冷说,到时万电焚心,就算你真能瞬间移动,也终究逃不过这魔法战阵无穷无尽的追击!

  摩云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他当然知道自己所面临的艰难险境,如果不赶快找到一个破解之法,大概正如对方所说,这儿将是他的最终死地。

  嗖嗖,几道紫色电光划破宁静的夜空怒射而来,险险地擦身而过,击坠在地,虽然都让他避了过去,但也惊得他一身鸡皮疙瘩。

  潭开始向安魂塔奔去,是的,只要进入了安魂塔,他大概就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了,安魂塔里有强大的斥力功效,腐灵是无法硬闯进来的,但他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行国提醒了那个聪明的少年。

  摩云心中一动,跟在潭的身后也不失为一个好的规避办法,至少他可以多一个挡箭牌。

  他的身形可要比潭快了许多了,自从化身成为腐灵之后,他发现自己无论是元素内力还是爆发力,都呈几何般递增。

  炙电如雨,在摩云的四周激射出道道焦坑,在往安魂塔的那一路上,他的身后留下了一串密密的死亡陷坑,如果不是魔法战阵的光电阻挠,他大概能轻易追上潭吧!

  在靠近安魂塔的那一瞬间,也就是即将追上潭的那一瞬间,塔四周密布的能量结界突然起了反应,一股强大的斥力将摩云撞开,他重重倒在地上,半个身子红肿起来,幸好他已经失去了痛感。

  潭已抢先一步冲入塔内,他转身看着近乎绝望的摩云,冷笑,还忘了告诉你,这个魔法结界无论对亡魂还是腐灵,都有天然斥力作用,所以就算你能杀得了我,也绝不可能逃出这个魔法结界包围下的墓场!

  噗,一道紫电从摩云的后腰插入,立刻刺出了一个黑洞,一股焦烂的腐臭味纷涌而出,摩云全身震了震,他并不感到痛,腐灵是不会觉得痛的,只要元灵之核还存在,就算整个肉体都消亡了也没事,但这却让他感到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并不想死,可是这一回,在大魔法紫魅光阵的追击下,恐怕是难以逃出这个墓场了。

  真可怜,你本是一个优秀的魔法师,但却和冥王签下了可耻的死亡契约,带着厌恶的目光,潭的声音变得有些愤怒,这一回冥王可再也没有能力让你重生了!

  噗,又一道紫电贯穿过摩云的后背,从前胸透出,摩云被震得几乎跌倒,但他的目光落在塔尖的那颗紫水晶球上,也许,我还有机会……他的眼睛在发光,他笑了。

  黑星元素球!强力汇聚起全身的元素内力,摩云掌心间已兹兹闪耀着一大团高磅浓缩的强力黑子雷球,虽然又有几道紫电刺穿他的身子,但他却已完成了所有能量元素蕴积过程。

  这是我全部的内力元素,去吧!星汗密布,摩云雷霆大喝一声,猛地掷射出掌间黑星元素球。

  一道黑色闪电划掠过夜空,瞬间,那团带着强烈爆炸力的雷球重重击在塔尖上装盛着大紫水晶球的容皿处,随着一声憾动天宇的爆炸,容皿已化成碎雨星末四溅开来,塔尖的紫水晶球因为受到强烈外力的撞击而重重坠落下来,将塔顶砖瓦击成碎片,同时击穿楼顶,落在了动力催促室中,一时之间,流离四泻的能量元素在塔内盈溢,逐渐充满了整个安魂塔禁闭结界空间。

  可恶!潭的脸色变得极度苍白,汹涌奔流的元素能量将他压抑成凝固的石像,一动不动,你破坏了契约之塔,你必将受到众神永恒的严惩!

  潭所抛出的紫水晶球由于失去能量的灌注,而失去了元素支持,重重坠落在地,砸成粉碎,看着整个能量不断波动伸缩的安魂塔结界,摩云也变了脸色,他身形一闪,拼尽全力向与安魂塔相反方向奔逃。

  轰地一声撕天裂地巨响,因四溢的能量元素受到塔内结界的斥力束缚而变得超饱和负载,双方再也无法承荷起这超状态下的压力,随着一声雷霆爆响,安魂塔与紫水晶球连同困在塔中的潭,一起爆成一朵巨硕绚丽的死亡光花,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盈余的能量元素以暴风疾雨方式扫平了整个坎斯特墓场。

  余音袅袅,光芒隐淡,那有着惊人毁灭力的元素能量就象狂暴的飓风,来得快也去得快,坎斯特墓场一下子又变得死寂沉沉的,四周的魔法结界因为动力催促装置的毁灭而失去了支持,斥力功效瞬间消逝,束缚这个一万余亩地界的元素力量淡化成无形,此时,再也没有力量能阻止摩云离开。

  看着这意想不到的惊人大爆炸,摩云吃惊地合不拢嘴,真……壮观啊!要是反应再慢一点,大概我也将化为尘末融入风夜之中了。

  是摩云大人吗?不知何时,一个阴幽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摩云回首,苍悸之色写满瞳仁,他看见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脸上肌肉已剥落一半的诡异鬼影,你是……

  小人达拉斯,是伐里克斯统领大人的部下,已在此恭候多时,目光中深透着惊喜,那个诡异古怪的腐灵使者恭声说,要不是大人破坏了这里的斥力结界,小人大概永远也走不进这里面来,并召唤醒这儿所有的亡灵!

  摩云转身四下眺望,只见坎坷不平的旷野中,一具具被死亡之音召唤的腐尸骷髅正从土中挣扎爬出,缓缓地汇集在达拉斯的四周,不一会儿竟汇成一片亡灵的海洋。

  哦,伐里克斯统领?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摩云吃惊地看着眼前这恐怖诡异的景象,他突然感到一阵躁热兴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亡灵的世界吧?

  大人随我前去便知,伐里克斯统领大人可是非常钦慕阁下的!达拉斯的声音仿若死亡诗歌,具有不可思议的引导诱惑能力,所以他命小人千方百计也要将大人从坎斯特墓场里面救出来!

  那……好吧!你领路,摩云深吸了一口气,从此,我……就这样属于腐灵一族了吗?他呆呆地看着那轮寒彻天地的雪月,一个俏美如花的影子浮上心头。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