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维什克,是一个老兵,他大概是我所见过年纪最大的老兵,他那苍白的须发,深刻的额纹,以及脸庞上那道歪歪扭扭、怵目惊心的丑陋伤疤,都向人们倾述着生存的艰难和岁月的沧桑,在他面前,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垂暮战士最可敬的一面。

  将来,我真的也是这副模样吗?冻塞的血没有了鲜彩的颜色,我的苦笑淤塞了对前程的向往,没有可能的,幸运女神盖娅娜可不会垂青象我这样桀傲不训的人,况且,一个士兵活到那种年纪,虽很荣誉,但也未必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实在不敢想象将来的自己,如果放下兵器,还能靠什么生存下去。

  维什克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大鼻子矮人雇佣兵,尽管年纪大了,但他的身子却依然保持着非常好的弹性和韧性,硕壮粗硬的手脚有着不可想象的灵活敏捷,身子虽然不及我的腰肩,但那肌磅间跳动传递的爆发力量,却也不是别族武士能轻视的。

  矮人族并不是一个盛产战士的种族,他们最擅长的是加工魔矿石,以及制造各种精巧魔法兵器,在大地上有着魔法兵器师的美誉,精灵族、鬼怪族以及人族的魔法师,莫不以拥有矮人族高级工匠师亲手打造的魔法兵器为幸,矮人族虽缺少士兵,但如果能成为一个矮人武士,那他一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士兵。

  战斗型的矮人族士兵基本上都是力量型的战士,他们擅使短柄双锋刃重斧,战斗技能与灵活敏捷都是别族武士无法比拟的,他们一旦拼死撕杀起来,绝不会比人族的圣堂武士差,尤其是战斗在林间石谷之中。

  我面前的这位矮人族老兵显然就是这种技能高超的纯力量型战士,他也是矮人族中最高大硕壮的一族,一般的矮人族可能都不及他的腰身吧,但每个见过他的人,总会被他腰间那双刃重斧吸引,只有饮过血的兵器,才有那么浓烈的血腥味。

  嗨,你真是从麦加帝城里出来的吗?那个大鼻子老兵正带着十几个精悍剽壮的矮人雇佣兵,挡住了通向旷野的道路,他拦截住了我的座骑长尾风兽,目光中灌满了暄嚣的尘息。

  是的,这是我的出入通行腰牌,我递去一块刻着古怪图纹的黑木牌,这可是最高等级的通行牌,大概就算进入皇宫也不成问题了,我笑了笑,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大概就是麦加帝城的最后一个军事岗哨——塔玛拉兵站吧?

  嗯,再前面就是赤地千里,毫无人烟,到处是恐怖的沙暴和凶狠的兽人出没,维什克认真查验过我的腰牌,抬头,目光中飞掠过一道闪烁的光芒,你这是要赶往哪儿啊?

  肯修森林,孤独的目光飘向远方天空,飞落进被冰寒阳光穿透的云海之中,我的忧郁密密融汇进轻风之中,听说就算是策骑狂奔,至少也是三天的路程,是吗?

  嗯,维什克的眉头搅拧成一团,肯修森林?那可是一个很混乱的地方,并不适合你这种人前往,而且途中要穿过虎头狼部落和蜴龙人营地,如果你是单身前往那儿,我劝你还是在此多呆几日,等碰上一支大型商队再一同出发,那会保险一些,否则,用不了三天,你的性命将轻易被葬送。

  哦,我的目光闪耀着磨成尖镝的刚硬色光芒,可我已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我的朋友困陷在肯修森林里,他还等着我前去解救,不知为何,一种极度萧索荒冷的感觉袭透了我的身心,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正在动摇着。

  是吗?维什克仔细地打量着我,为了一个朋友,你真的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冒这个险?

  是的,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被千年冰湖寒浸成冰石。

  年青人,你可要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任何鲁莽的行为,都是极度愚蠢和不可行的,那不仅不能拯救你的朋友,反而会将你的小命搭进去的,维什克摇摇头,铿锵的声音与空气磨擦出颤颤声响。

  错过季节的沉默,让每一个人的身心都感到疲惫,我静静看着对方明亮如水的双眸。

  如果你真的要沿着这个方向赶往肯修森林,那恐怕十天十夜也未必能到达那儿,维什克摆了摆手,目光中一江深秋的夜潮,沿途上会有太多你想象不到的艰难险阻,单凭你个人的力量并不能闯过那重重阻碍。

  彷徨和忧伤,让我的生命守着苍老的残阳和伤痛的湖泊,我咬了咬下唇,目光浸染着远方北地的秋霜,奥赛罗啊,你是否真像侬力祭师所说的那样,虽活着,却已人异物非了?

  维什克冰冷的眼眸逐渐温热起来,如果你真的那么执着,一心只想着赶往肯修森林,我倒可以为你提供一条捷径。

  是吗?我侧过头,怀疑的目光深透进他那深邃的瞳仁,想将他的心语读透。

  维什克避开我炙热得可以烫人的目光,侧过一边,不过,那也是一条险径,很难说那会比你将前往的路线更好一些,一切都凭你的运气了!

  ※※※※※

  看到奥索兰森林是一天以后的事情,这一路上虽不时受到蛮兽飞鸟的袭扰,但却也相安无事,并未遭遇到有组织的沙盗和兽人的阻击。

  当我策骑翻越过一个小沙岗时,一望无际的黑森林以漫野之势奔涌入我苍悸的眼眸,我有一种倏然间遭遇千军万马的突兀感。

  真壮观,这就是维什克所说的奥索兰森林吗?思绪蜿蜒进暴涨的情感之河,我的目光在空中停滞了半晌,很快将视线融浸在东北方向的远天白云间,那个遥远的方向,有着我所要前往的肯修盗贼森林,但现在,我恐怕要将自己行程缓一缓了。

  我策动着座下剽壮的风兽,难道,这座黑森林里真有维什克所说的那个可怕生物吗?也许……我真的太冒险了,一想起一天前维什克语重心长的劝告,我的心禁不住颤抖起来。

  但,就算是真的有传说中那种可怕生物,既然来了,我还是要进去瞧一瞧的,盖娅娜女神啊,请将您的幸运之福赏赐于我吧,让我能制服那个强大的生物!我不停地轻抚着手中的雷电光刀,温暖而亲切的感觉缓缓从掌心传透入心埂间,它伴随着我已多年,已深蕴着亲人一般的灵性,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传递的力量正与我生命脉搏交融。

  驾!我一甩怒鞭,猛地策骑向眼前这片与云天相连成一片的黑森林飙驰而去,未来并不可知,前方或许是更大的险境,但,我已全然不顾,胸中刺烈的沸血正悄然从心田里传透全身,我感一股强烈的战意心中蕴积。

  通向森林深处的是一条荒凉幽僻的小路,地上铺就的破碎断续石板青砖,也早被厚厚一层的枯枝败叶遮盖住,到处是陌生的气味,我分辨不出哪是腐烂落叶的霉味,哪是毒花恶草的臭气。

  我的座骑步行于其中,不时能将干枝脆叶踩得咯叽乱叫,那四周荡漾流传的悠鸣之音,仿若空谷静山里的幽幽玄音,能寒透人的整个身心,我有一种步入冰窟的落寞感觉。

  大概,这冷清地让人恐慌的鬼地方,是一个不适合盗贼与蛮族居住的森林吧?否则,为何走了这么久,还不见有鲜活生命的气息呢?环顾四周的林子,我的周身不自觉地爬起一串鸡皮疙瘩,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恐惧,对未知世界,对什么都可能发生、什么也都不可能发生的未来的一种恐惧,我突然有不祥的预感。

  也不知深入林间多少路程,当我第五次轻揉发酸的眼睛时,我停住了,目光在突兀的丛林中,留下一行寒霜的痕迹。

  在我面前,铺展开来的是一地黑墨色的鬼怖静潭的妖异景象,有风吹过,竟拂掠不起池面一丝涟漪,就仿佛整个池水都被浓凝成一团粘稠状的胶糊墨液。

  惊骇反复泼写于脸额上,我的思绪在压抑与怵悸中寻找旧时的记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有着噬灵魔潭之称的鬼灵之湖吗?

  听前辈长老们说,在创世纪人魔之战中,许多拥有庞硕身躯的高级魔族武士战死后,消亡的肉体并不被大地吸收消化,而是液化成一滩滩带着强烈魔法诅咒的粘稠性墨液,经过几十上百年的交合融汇,有时竟能凝聚成一汪拥有强腐蚀毒性的魔法奇潭。

  残遗着生前零碎记忆的潭水,对人族有着强烈的憎恨与厌恶,任何粘触过它的人,都将背上一生最恶毒的诅咒,因此,人族的魔法师们通常是布下强大元素结阵,将这些魔灵遗魂禁锢封闭起来,而那些躲匿于罕有人稀的穷山僻林的魔族残骸,因为没被受制而能够不断蕴积着一种傀儡生物——鬼灵妖精。

  豆大的汗珠子砸碎了一片宁静,记忆之篙灼痛了心莲,我的脸色纭出了梦白的霜影,目光拾掇起灵魂的碎片,难道……我就这样闯入了一个鬼灵妖精出没的异境吗?一种排山倒海的压迫感袭涌上猝不及防的心头,我感到这潭静默得让人恐慌的湖水里,仿佛正有双邪恶阴森的眼睛在冰冷地洞彻我的身心。

  刀光闪闪,我已拔出了铮铮金鸣的雷电光刀,听不见死神悄悄逼近的脚步声,但,我却感到敌人来自四面八方,带着虚虚实实的身影,缓缓地向我逼近,但我却什么也看不见。

  静谧在未知的世界里被摇成既清晰又缥缈的玄音,我的恐惧爬上了眼眸,我就象那频频回首的迷途旅人,寻不到曾经原始而熟悉的背影。

  座下的风兽突然扬蹄惨鸣,竟将我抛了下来,它一阵怒蹄飙驰,向那阴戾诡异的墨潭狂奔而去。

  我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那发狂怒奔的风兽,我突然明白了,它的双目正是因为受到某种恶毒力量的诅咒而变瞎的。

  风兽刚刚冲入魔潭之中,强健足蹄上的皮毛血肉竟被那恐怖墨液附噬干净,只剩下令人怵目惊人的白色脚骨,在一声凄厉惨嘶之中,痛苦与恐惧交相叠织在它脆弱的神经之中,但,它刚转身,身后抛卷而起的一个浪头带着死神的狰狞的阴影,向它发颤的身躯扑盖而去。

  我闭上了双眼,不忍目睹座骑的惨状,这大概是我所见过最凄惨的死亡之法吧,在诡异恐怖的魔潭面前,我突然觉得一个武士力量的渺小,也许就算是一支军队也无法憾动这个有着强烈诅咒的鬼灵之湖吧?要是我是一个圣魔法师,哪怕是一个大魔法师,大概就可以利用这座山林的元素力量,布下强大的魔法结阵封死它吧!

  魔法师与武士,有时我真的弄不懂谁会更强一些。

  沉寂多年的诅咒魔潭开始不住蠕动翻涌出朵朵浪花,深处仿佛有无数怨灵和亡鬼在尖锐惊恐地惨叫嘶鸣,仿佛地狱中所有最痛苦凄厉的酷刑同时施加于它们的身上,惊悸的眸辉闪映着苍白的景象,我有一种置身于异世界的空旷孤寂感。

  噬灵魔潭的中央不断酝酿起一大团浓浓的粘稠性浪头,随着不断修正变形,它逐渐塑凝起一个高十几米的巨硕九头龙妖。

  哦,原来是卑微的人族啊,你竟敢来打扰我的甜蜜美梦,是想找死吗?巨硕九头龙妖的亡形伸了伸懒腰,沉睡了好象也有八百五十年了吧?这一觉睡得可真舒坦!

  眸仁中闪耀着惊骇的霜芒,我苍白的目光缠满了喃喃碎语,九头龙妖?那不是传说魔界中拥有最强战力的高级魔族吗?他们的战力甚至超过了大地上有最强生物龙神之王之称的超圣龙神,当年的创世纪之战,要不是九头龙妖一族的缺战,那大地的历史大概就要被重新改写了。

  我弄不明白的是,这么强悍的魔族是如何穿破时空隔层来到大地上的,它又是如何被人死困于此,那制服九头龙妖的人岂不是天地间最强的武士吗?

  九头龙妖的一颗黑色龙头向我伸探过来,嘿嘿,小子,你是不是在奇怪魔界最强战族的我,怎么会如此狼狈地被人杀死于此啊?

  我涩涩地点点头,在对方压倒苍穹的凌锐气势面前,我有一种置身于浪尖风口的窒息感。

  圣龙战士!那是托圣龙战士的福,我才有此今日!雷音大作,九头龙妖的目光凿透了百年时空,九百年前,我集合了百名本族精壮战士的力量,硬生生从魔界打出一条通向大地的时空走廊,可就在我们即将君临七大陆的时候,人族却纠合了精灵族,矮人族,鬼怪族的十万名各阶级魔法师,在通向大地一侧时空口处结下了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千五百级终极元素结阵,把我们硬生生挡在了漫漫无际的时空隔层之间的异次元里,如果不是我在结阵锁闭的那一瞬间闯关成功,恐怕本族战士的死,再也无人来报了!

  一千五百级……终极元素结阵?我的目光冰碎成霜花,那是不可想象的能量结界,用史无前例来形容都不足为怪,要知道麦加帝城的防护魔法结界也仅是十五级,但却足以抵抗诸如雷神之锤之类超重魔法兵器的正面攻击。

  那……你又是如何伦落于此的呢?我的舌头打成一朵石花。

  世人只知道龙族有十二龙将,却还不知道,龙族中真正最强武士并不是他们,而是圣龙战士,目光中烙印着千年冰棱的寒魄,九头龙妖冷笑,从风大陆一直到赤大陆,最后再到这片森林,圣龙战士可没白流血,总算邃了他们的心愿,魔族第一战士终于命丧于此,可是,他们现在大概也烟消云散了,而我的魂魄却因为肉体液化而滞留了下来。

  圣……龙战士?我忍不住轻抚项颈上的龙战士祝福项链,一股温热的能量悄然徘徊在指间,难道,这就是当年战死的圣龙战士遗落的吗?

  炙灼得可以熔化金属的目光投落于我的项颈,九头龙妖愤怒地尖叫起来,你怎么会有水玉的龙战士祝福项链?他的力量与魂魄难道被你继承啦?不不不,你现在还很脆弱渺小,你的身体还不足以承载水玉强大力量的灌注,妖头龙妖那液化的身体夸张地扭动起来,我要杀光所有龙族的子弟,毁灭水玉最后的魂魄介质!他狠狠地瞪着我脖子上的龙战士祝福项链。

  我摇摇头,一字一字说,很遗憾,我并不是龙族武士,这个龙战士祝福项链也只是一个朋友在日尔卑斯幻之原很偶然拾到的,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恩怨怎么样,但既然龙战士祝福项链由我保管,我就绝不会让它在我手中被毁灭!

  九头龙妖怔了怔,随即大笑,这么有气魄的话,我大概很久都没听过了,当年,水玉也象你这般神态口气对我说话,可是,他再强,还不照样被我击死……

  自从闯入七大陆以来,在这整整五十年间,龙族至少有三名圣龙战士对我进行契而不舍的追杀,水玉大概就是里面最强的吧!要不是小瞧了他暗黑超龙人的变体力量,我大概还不至于被他击碎肉身,也许,我大概还能纵横大陆好几百年,杀光所有的龙族哩!

  钢铸般的声音震憾着凝固的时空,他抬头望向日尔卑斯幻之原方向的天空,那可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年代啊,我从未想过大地上居然还有如此强悍威猛的战士,能与他们战斗,实在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情,可惜,所有的龙战士都战死了,连十二龙将现在恐怕也剩下不多了,而我,却也被他们那该死的附身血咒禁锢了魔力,空剩下没有寄体的一团魔灵。

  和你唠叼这些做什么啊?嘿嘿,他随即笑了起来,小子,虽然我再也不能象从前那样随心所欲地使用强大魔法元素,力量也衰减到可怜的数值,但要消灭你这个渺小龌龊的人类,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鬼灵妖精厉害吧!

  那探出池面的半身液化龙体开始蹦紧,涤荡收缩的液面不断地冒泡翻涌,仿佛一锅烧开得滚烫的墨色沸水,我感到一股强烈的邪恶气息仿佛正从液面下挣扎而出。

  出来吧,我的孩子们,让眼前这个人族武士尝尝你们的厉害,任何大地生命都不允许在我面前存活!他们是你们一生的敌人!空气在九头龙妖轰鸣的雷吟之中震成粉碎,一幕令人窒息的可怕画面在冷风中徐徐铺展而开。

  刹那间,从液面下蹦跳而出三个浑身沾满黑色湿稠粘液的鬼灵妖精武士,他们穿着一身样式不一、破损极重的古代盔甲,面目狰狞恐怖,双目闪耀着令人胆寒的死亡光芒,他们手中的诡异折刀不时闪过阴寒妖光,仿佛随时都能夺人心魄、灭人心魂。

  难道……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悸的瞳仁里仿佛有一千种冰花在飘舞,他们就是当年阻击你的人族武士?

  猜对了!他们曾经是大地上最有名的英雄勇士,他们的战斗力非常地惊人,可惜却还是成了我的腹中之物,倒不知道变成鬼灵妖精之后,他们是否会变得迟钝了,九头龙妖阴戾之音拍击着我僵木化的耳膜,要是他们现在还活着,他们之中任何一人,单用一根小指头就可以将你打成肉饼,你真该庆幸,现在有这么一次绝好的机会与昔日吒咤风云的勇士英雄作战,实在是天赐良机!

  他顿了一顿,还忘了告诉你一句,他们现在已全是不死战士,你根本不必劳心去思考怎么消灭他们,因为,他们本就是个死人!

  冰冷的汗水悄然从脸额上滚落,我的目光变得比寒玉还更冰凉,恐怕还未遇上维什克所说的那可怕生物之前,我大概就要命丧于此了,我紧握手中的雷电光刀,一步步向后退去。

  孩子们,快杀了他!这是你们成为鬼灵妖精的第一战,就用这个人族武士的血来祭你们的涅槃重生!九头龙妖兴奋地尖叫起来。

  呼!领头的一个硕壮鬼灵妖精武士,手中的砍刀已挥出一轮死亡光晕,斜侧着向我膀颈劈斩而来,他那噬血妖异的眸仁之中,浸透着让我痉挛的阴寒冥光。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