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暄嚣的白昼拉上厚厚的黑幕,沉沉睡去,天边燃起的寂寂星火,仿佛一袭梦的轻纱铺展在麦加帝城的上空,给人迷醉的同时,也给人无限的遐思。

  在城市巷陌的阴暗角落,一道淡如青烟的人影犹如雄健的鹰鹫,悄然掠过纵横交错的街弄房椽,整个人紧紧贴在一家毫不起眼的客栈窗前。

  亚伦小姐吗?微弱的召呼声穿过那扇厚厚布帘遮掩下的窗棂,那人影小声说,属下来晚了!

  嗯,可是普罗斯领队长?一个轻脆的声音从房里传出,窗帘上让灯光映出了一个窈窕倩美的身影。

  是的,正是属下,亚伦小姐,这儿到处是德普斯人的巡逻士兵,属下不宜在外面说话,普罗斯压低了声音,眼睛不时机警地打量着四周的动静。

  哦,雷德斯,将窗帘打开吧,让他进来说话,那窈窕身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是,小姐!窗帘上映出了一具硕壮雄伟的大汉身影,他大手一拉,整个窗门便打开了。

  那张凶横暴戾的丑脸几乎要将眼眶撑破,普罗斯呆了一呆,面对如此突然的凶煞恶容,他有一种与凶神握手的恐惧感觉。

  要是被这个肉山一样的恐怖家伙来上一拳,恐怕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死了,普罗斯长长吁了一口气,幸好这不是他的敌人,他调匀了呼吸之后,才小心地爬进屋内,离那雷德斯远远站着,毕竟,无论谁与如此雄壮男子相处,都会有很强烈的压力感。

  双手怀抱在胸前,雷德斯充满敌意的目光扫视着脸色苍白的普罗斯,冷冷说,是谁让你来寻找我们的?亚伦小姐可没有吩咐让人来此处接应!

  颤巍巍的目光一阵抽挛,普罗斯看了一眼目光如刀的亚伦小姐,不自觉地垂下头,寒颤的声音仿佛滚过沉寂的空宇,是塞尼尔大公命属下前来接应亚伦小姐,并亲自护送小姐出城的!

  为什么这样急?苍白的灯光照在亚伦清秀的脸上,她的目光仿佛穿透过整个时空,使对方内心凝聚的脆弱猝然破碎,父亲他不是答应了吗,要让我在麦加帝城多呆几日的,而且,我还未完成任务!

  属下……不知为何如此,苍白的瞳仁深处,一点星火在不安地摇晃着,不知为何,每次面对这位美丽的小姐,普罗斯总会感到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不安,他深吸了一口气,但塞尼尔大公却向属下下了严令,如果不能安全护送小姐出城,那就不用再回莱罗克亚了。

  哦,知道了,亚伦的声音变得冰冷而模糊,她挥了挥手,缓缓走到窗前,悠悠凝视着外面那一轮多情而典雅的皓洁玄月,难道……父亲他预感到了什么吗?

  普罗斯,跟你前来的部下有多少人?贝雷塔斯的杂种还在城里面,你真有绝对把握保证安全护送小姐出城吗?目光如熊熊炬焰,雷德斯的眼里掠过不信任的阴影。

  属下这次赶赴麦加帝城,带来了三十八名影鬼圣堂的一流好手,对付贝雷塔斯的黑魅武士应该不成问题,况且,属下还能用密令召唤这十年来潜伏在城内的五百八十名忍隐战士,这一次哪怕拼了所有人的性命,也定要护送小姐离开德普斯。

  哦?身心猛地一震,淡墨的剪影在目光中逐渐真实,亚伦转过身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必要为了我个人的安危而牺牲这么多价值不菲的暗藏战士吗?你老实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苍白的色彩深深地掺入惊骇的瞳仁之中,普罗斯明白自己说漏了嘴,忙深垂下头,避过对方火炬般炽热的眼睛,再也不敢吭一声。

  舌头长的人,小命一般都不会太长,一想到塞尼尔大公冷峻威严的身影,他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寒颤。

  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耗过去吗?雷德斯,让他尝尝你们巨灵武士的手劲,寒碜的目光穿过极地的星辰,亚伦冷哼一声,冰雪肆虐的脸上露出了与秀美容颜极不相称的冷酷。

  嘿嘿,雷德斯狰狞地笑了起来,目光凶厉地让人痉挛,握紧的拳骨在胸前捏得咯咯直响,普罗斯,但愿你的身子骨比我想象中还要硬朗,我可不想一下子就玩完了。

  嘴唇因惊怵而不自觉地翕动着,普罗斯恐惧地瞪大了双眼,半个身子僵硬成一块冰石,他用力咬了咬下唇,却始终未吭一声。

  雷德斯虽有些手段,但若比起塞尼尔大公来说,那简直就象是一场儿童游戏,在莱罗克亚,塞尼尔大公的名字就代表着冷血与严酷。

  雷德斯长厚的大手闪电般地钳住了普罗斯的脖子,随便一只手便将他提到了半空中,真有种,不过忘了告诉你,违抗亚伦小姐的命令,再有种也只有死!他的目光中闪过噬血残忍的凶光,巨灵武士骨血之中好战虐杀的暴戾情绪开始滋长升腾。

  死神的笑脸逐渐融进眸仁之中,普罗斯感到流失的生命将身体冷却,他艰难而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喉头不断蠕动着,却无法呼出一个音节,一双苍白的手努力想掰开雷德斯硬得象石头的大手掌,却始终是徒劳无功,那张因窒息而扭曲的脸正一点点变形,仿若冥鬼地狱中的修罗。

  缓缓吐出一口气,忧郁的目光中透露出一丝疲倦,亚伦扭转过身子,摇了摇头,雷德斯,放了他吧,他毕竟是父亲手下的家臣,并未做错什么事情,我们不该这样对待自己人。

  是,亚伦小姐,雷德斯讥讽地看了一眼普罗斯,怪意地哼笑起来,那只大得让人害怕的巨手松了开来,毫无怜意地将普罗斯重重摔倒在地,大声说,还不快起来谢过亚伦小姐,刚才你可差点儿就没命了。

  谢……亚伦……小姐,普罗斯摸了摸了因扭痛而青肿成一片的劲脖,在大口大口喘息之后,才心有余悸地说。

  亚伦淡漠地挥了挥手,城外还有哪些接应的人?我们这是回莱罗克亚,还只是离开麦加帝城?

  塞尼尔大公已派一个旗队500人的白翼鹫天空部队在城外接应,只要能顺利出了城,小姐便可乘白翼鹫直接飞回莱罗克亚。

  哦,知道了,缓缓转过身子,亚伦目光中射出的光芒犹如抽出的冰寒刀锋,直逼普罗斯,你在这儿也呆了不少的日子,罗特立拉****他那儿的情况该也打听到不少吧?都和我说说吧!

  禀亚伦小姐,普罗斯犹豫了片刻,低声说,据小人接到的秘报,罗特立拉****已在今晨秘密离开了麦加帝城,恐怕他有要事急着赶回贝雷塔斯。

  那修斯顿总监呢?他难道也不在城里吗?亚伦想了想,又问道。

  相反,修斯顿总监却是在今晨悄悄回到了麦加帝城,据守城兵卫暗中观察,他们好象是急行了整整一夜,属下已派人去打探他昨夜前往何方、去做何事,普罗斯抬起头看了一眼亚伦小姐,很快又低下头。

  真奇怪,一个急着离开麦加帝城,一个急着赶回,他们究竟想做什么呢?亚伦来回踱了几步,深思的目光来来回回打转着,父亲他一定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也才急着将我召回莱罗克亚,她冥闭上双眼,片刻,为何这些天来我总感到某种不安,哦,普罗斯,那城内的状况又是如何呢?

  城内防卫好象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最近麦加帝城的几家大型兵工厂里通宵达旦,似乎急着赶造一批重型攻防兵器,诸如重弩机、弹射车、霹雳槌、光能反射器、碎星大炮以及重型铁甲车,我觉得有些侥巧,普罗斯的声音寒渗着苍冷的冰石,还有,听说城外的野战驻防部队由2个团队增加到了3个师队,全部整编满营,而且以重装骑兵为主,有3万余人,据说,各地驻守部队也不断地赶来,连正与半兽人部落处于胶战状态的德斯斯征东大军也抽调人手了。

  可是城里却相当平静,是吗?亚伦的脸色青了青,她怔立了许久,呆呆地看着窗外美丽安详的城市夜景,竟出了神。

  是的,整个城市平静地让人有些害怕,属下实在猜测不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麦加帝城要发生叛乱了吗?普罗斯悄悄地抬起头,看着脸色苍白的亚伦。

  那……苏伦那儿有什么动静?目光中仿佛有一首轻歌融进春天的涛声,亚伦眉毛一扬,忍不住问道。

  他今天早晨就单骑悄悄离开了麦加帝城了,线报说,他最后出现是在离城五十里处最外围偏远的塔玛拉观察兵站,驻守在那儿的是一个叫维什克的矮人族雇佣兵,据说他可是参加过德普斯发动对半兽人部落征讨的所有战争,是一个百劫余生的骁勇战士,他的手劲大得可以掰断人的手腕。

  塔玛拉兵站?苏伦他这是要赶往何方呢?莫非是……亚伦很快变了脸色,目光中落满了斑驳锈色,她失声叫起来,肯修盗贼森林?一种苍白无言的惊骇印满了整个瞳眸。

  亚伦小姐,苏伦那小子应该不会那么傻,凭着一个人的力量就想独闯肯修盗贼森林,去救那个叫奥赛罗的蠢小子?雷德斯的眉头拧成了麻花,他粗声粗气地插话道。

  大概……他就是真的这么傻!亚伦怔立了半天,才悠悠地背过身子,轻叹着说,不过,这也正是他可敬的一面,一个肯为朋友赴汤蹈火、只身赴险的铁血男子,这种雄心与胆略,实在不愧于德普斯英雄的名誉称号!

  我以无畏勇士的仪礼,敬重这个男子!雷德斯的眼里露出了难得的感动神情,脸上刻写着饱经风霜的坚毅,巨灵武士不敬重强者,只敬重不畏生死的铁血男人!

  那……修斯顿总监也知道他的行踪吗?忧郁的目光突然一颤,亚伦开始颤挛不安起来,声音仿佛经历了风吹雨打,变得锈蚀浑浊。

  属下既然能打探地到,那以修斯顿总监的耳目,恐怕也……普罗斯不敢继续再往下说,他有点害怕惊怒之后的亚伦小姐会做出某些失去理智的事情来,但,他的担心很快变成了事实。

  亚伦纤弱的身子微微颤了颤,她冥闭上双眼,半晌,才一字一字说,我现在要亲自到肯修森林一趟!

  ※※※※※

  杜姆斯,罗特立拉****殿下可曾安全离开麦加帝城?一个高大肃穆的威猛身影缓缓倾斜过身子,目光之中透射着锐利地让人无法抵御的冷酷锋芒。

  禀修斯顿总监大人,属下亲自护送罗特立拉****殿下安全离城,****殿下目前已乘大鹏鹰飞回贝雷塔斯,现在大概已到了帝国的边境城市苏巴尼城!一个寒颤的身影伏在地,大气不敢喘一下。

  我不想听大概好象似乎之类的屁话!冰冷的目光透射着凛冽的杀气,修斯顿总监重重冷哼一声,护送****殿下回国的是哪一支护卫部队?

  肩头因恐惧而颤巍巍晃曳着,杜姆斯惊骇地将额头紧紧贴在地上,是奥别罗的第七重装鹏鹰天空部队,他的部下都是早些年参加过与莱罗克亚精锐的白翼鹫部队血战,并取得完胜的老兵,他们都是骁勇善战的天空武士,他们定能安全护送****殿下回国。

  修斯顿的目光透出舍馆秘室的窗棂,落向远处城中央的那座高耸入云的魔法高塔上,凝视了许久,缓缓说,杜姆斯,你怕死吗?

  不怕!杜姆斯毫不犹豫地回答,为帝国尽忠是贝雷塔斯武士的最大荣誉!

  哦,很好,贝雷塔斯的战士,就应该这样!修斯顿总监冷漠的目光透射着寒人心魄的阴戾,他以冰石化的表情,对着杜姆斯冷语,你现在还只是黑骑禁军的支旗领长吧?

  是的!杜姆斯忐忑不安地握了握拳头,摒着呼吸听嘱。

  好,从现在开始,你连升两级,直接晋级为黑骑禁军的营领长,并授予你一级帝国骑士的荣誉称号,这次****殿下带来的800骑精锐重装黑骑军,均由你全权统辖指挥,他顿了一顿,递去一面兵符手令的识别牌,即刻起有效!

  ……是!杜姆斯颤抖着双手捧过那面令人发烫的兵符令牌,目光瞬时石化了,但很快便炙热灼亮起来,帝国军官职位的晋迁一向是很严格的,基本上都是以军功的大小来论处,而现在,自己还未做下什么军功的时候,却连晋级两级……他全身因激动而微微颤晃起来。

  知道自己肩上的重担吗?修斯顿总监的目光仿佛灌进了水银,深沉肃穆地让人心惊胆跳。

  ……杜姆斯胀红了脸,他还未揣透对方的心意,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要你在后天晚上,当城市广场的中心****坍倒毁的时候,领800骑铁血黑骑军猛攻麦加帝城的皇宫!修斯顿总监声音冰冷地让人颤抖,说,我要你不惜任何代价,杀死德普斯的侬力祭师!

  啊——杜姆斯惊诧地抬起头,很快又惶恐地低下头,颤抖着说,属下……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说!

  修斯顿总监冷酷严肃的面容仿佛一座没有情感的冰山冷峰,他的目光空洞而深邃。

  那时……侬力祭师会在皇宫里面吗?杜姆斯犹豫了片刻,终于鼓起了勇气,哆哆嗦嗦地问道。

  这不是问题!大混乱到来的时候,无论侬力祭师在哪里,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皇宫的,修斯顿总监冷漠地挥了一下手,眼里噬血的残暴光芒因遐想而被渲染地更为浓烈,德普斯最强的魔法兵器不在他身上,而是藏在皇宫的秘库之中,整个麦加帝城,只有他一人才能解开那魔法兵器上附着的诅咒封印,所以……

  修斯顿总监一字一字说,他必须死!

  难道……德普斯还有什么可怕的秘密武器未使用吗?心中暗暗默念着,杜姆斯目光一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仿佛洞彻了杜姆的整个身心,修斯顿总监负手背过身去,淡淡说,你只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行了,别的并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是!杜姆斯眼里的敬畏之色更浓烈了,在修斯顿总监大人面前,任何人是隐藏不住心思的,他有一种赤裸裸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惊悸感。

  好了,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修斯顿总监的声音不带任何一丝情感,把门外的索里斯南给我叫进来。

  是!杜姆斯毕恭毕敬地叩了一个头,然后站起身来,垂手躬身,小心地倒退出去。

  很快,一个穿着佩有狼头标识的重装盔甲的剽悍身影从门外大步走进,在修斯顿总监身后垂手而立。

  苏伦呢?修斯顿总监头也不回,冷冷问道。

  禀总监大人,索里斯南低垂下头,恭声说,他今晨离开了麦加帝城。

  哦,修斯顿总监眉头皱了起来,目光中的讥嘲之色渐浓,这个蠢小子可真的前往肯修盗贼森林了,去拯救他的那个叫什么奥赛罗的朋友?

  应……该是这样的!索里斯南的声音有些颤抖,在修斯顿总监威严身影面前,他同样有一种窒息的压迫感觉。

  应该?修斯顿总监霍然回身,目光冷得让人冰彻透骨,他的冷淡声音仿佛招魂鬼音,让人不寒而栗,你不敢确定吗?

  禀……总监大人,目前苏伦赶往的方向不是肯修盗贼森林,而是奥索兰黑森林,索里斯南只觉得一股冷气从头顶一直寒透到脚底,他有一种面圣死神的恐怖感觉,说话的舌头都开始打起了麻花。

  奥索兰黑森林?修斯顿总监念叨了几遍,来回踱了几步,他去奥索兰黑森林做什么?那里可是一处荒僻阴森的野森林,是鬼怪精灵到处出没的地方,那儿可比肯修盗贼森林更凶险恶劣十倍,已有好几十年没人敢踏足那片黑森林了!

  属下猜想……索里斯南咬了咬下唇,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小声说。

  修斯顿总监停住了步伐,不语,侧过身子,目光冰冷地直刺向索里斯南的脸庞,仿佛要将他大脑里面的思想完全读透。

  属下听说奥索兰黑森林里有……飞龙的巢穴!索里斯南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犹豫了片刻,小声说道,苏伦大概是想捕捉到一只飞龙,然后再乘骑到肯修森林,那样行程将可大大缩短。

  龙巢?冰铁般阴寒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修斯顿总监的目光显得更加深沉严肃,难道传说中有着高级智慧头脑之称的龙神,就出没在奥索兰黑森林吗?他用力地摩搓着手掌,不知为什么,一提到有关龙的字眼,他就会有如此强烈的不安和恐惧感。

  索里斯南脸色有些发青,低垂下头,不敢回答。

  哦,那应该是绝无可能的,修斯顿总监捏紧了拳头,目光融进浩瀚的繁星夜空之中,是的,龙神只产于风大陆的龙源大草原之中,它们并不习惯迁居到其它的陆地,赤大陆只栖养着赤甲翼龙这种凶猛战兽,还未曾听过这儿还存活过别的龙兽,也许奥索兰黑森林里出没的正是赤甲翼龙,他拍了拍额头,到现在为止,除了龙族的训龙人之外,大概还没有哪个种族的人能驾驭得了这么庞大而凶猛的可怕生物。

  他停了一下,阴戾深沉的目光从窗外远空夜景中收了回来,就算一支铁骑军队也未必抵挡得了一只狂怒暴嚣中的龙兽,疯狂而猛烈的攻击,更何况是一个人,苏伦那小子一定疯了,妄想到奥索兰黑森林里去捕捉龙兽,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机率近乎于零吗?真是一个大胆而疯狂的愚蠢家伙!

  修斯顿总监沉默了半晌,目光终于落在了低头肃立的索里斯南身上,问,你派去盯梢的人,还带回什么新的讯息?

  刚接到索汤达飞鸽传回来的讯息,索里斯南恭敬地说,他的追踪小队已尾随至奥索兰黑森林,只要总监大人一声令下,他们便可以追上那个叛贼,轻而易举将其格杀!

  修斯顿再次沉默了,他的目光似乎在看着对方,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就在索里斯南周身皮肤爬起一串串鸡皮疙瘩的时候,他摇摇说,那样太便宜了这个叛徒,你去通知达鲁特蜴龙人,就说苏伦正赶往肯修森林,让他在苏伦到达肯修之前,务必全歼盘踞在那儿的肯修盗贼团,并杀了那个叫奥赛罗的逃兵!他目光轻盈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云霭,斩草就须除根!

  是!索里斯南犹豫了一下,将头垂下。

  有疑问吗?修斯顿总监看也不看他一眼,仿佛整个人都被窗外的夜景吸引着,他的话话却冰冷地让人害怕。

  是,总监大人,索里斯南肩头一阵颤抖,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修斯顿总监,嘴唇一阵翕动,却不知该如何说好。

  修斯顿总监淡淡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一旦达鲁特蜴龙人杀了苏伦,便不会参予袭击麦加帝城的行动呢?

  索里斯南不敢抹擦额上的汗水,眼里的恐惧却深了一层,这是一个可以看穿人的心思的可怕男人,在他面前,每一个人都无法藏匿自己的隐私。,他没有回答,而是将头埋得更低。

  没有人会不喜欢财宝和杀戮的,修斯顿总监冷冷说,达鲁特可是以噬血残暴闻名于整个德普斯大地的,可以少付给他金钱,但若想让他少杀人,恐怕这个劝说人还未出世呢。

  总监高见!索里斯南心悦臣服地垂下头。

  可是……眉宇间掠过一丝忧郁,修斯顿总监缓缓说,我最担心的却是伐里克斯的腐灵部队!

  索里斯南错愕地瞪大眼睛,不明白总监大人为何会突然地提到这个恐怖的种族。

  腐灵可不比兽人,他们没有太多花哨的弱点,他们有的是野心与yu望,他们是人族天生的死敌,他们以消灭人族为毕生的己任,我担心的是麦加帝城屠城之后,那些亡灵将全部变成伐里克斯部队的傀偶士兵,一场杀戮之后,他们的力量将瞬间膨胀十倍以上,修斯顿总监的目光带着一股凝重严肃的杀气,那时,恐怕德普斯的最终归属,并不由我们来操纵。

  一股冰冻透骨的凉气从索里斯南的头顶直灌入脚底,他以震憾的眼神看着冷面霜目的修斯顿总监,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觉,犹如瓢泼大雨般将整个身心完全浸透。

  咯!修斯顿总监愣愣地看着手掌中因用力过度而硬生生掰拗下来的一块桌角。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