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时光沉静,云殇如波,畅叙的晚风中牵出了一缕缕缥缈游弋的烟霞红岚,天的尽头被无数道灿烂金光渲染得辉煌,映出了一派金皇大地绚丽富堂景象。

  漫天飞翔着无数只色彩斑斓的美丽带叶虫,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拖着长长的条带状细软腰尾,时而升腾旋转,时而悬浮降落,以各种优美姿式,欢快而热烈地在空中交缠飞舞着,整个天空就是他们表演的舞台。

  伴风随云,那一道道绚丽优雅的飞行线条穿梭蹁跹在如诗如画的苍穹天宇之中,构成了一副美妙绝伦的仙天景象。

  淡淡的霞光洒落在灰衣少年的脸上,隐隐构画出他清秀坚强的刚毅脸型,他的目光难以形容的忧郁,投落在遥远的南天方向,从这里是看不到麦加帝城的,但他却喜欢这么眺望着,也许,他所追求的就是心中那份希望吧!

  嗨,奥赛罗,你又在发呆啦,在瞧什么呢?一个婉悦动人的声音伴随着一阵轻快的风儿,从身后飘近。

  奥赛罗回过身来,眼里的人影逐渐变得清晰,那是一个穿着紧身衣甲的鲜美少女,虽一身英气逼人的武士戎装,却仍无法掩饰住那活泼可爱的调皮性子,他愣了一下,目光变得柔和,平静而孤独地感觉和享受着生命的频律,我……想离开肯修森林!

  什么?一阵被洞穿灵魂的轻颤,目光停滞在凝固的空气中,那个走近的美丽少女显然吃了一惊,为什么?外面到处是凶狠的兽人妖精和王家军队,离开了肯修森林你会死的,她的眼里闪着无法理解的光芒,顿了一顿,说,你不会是想去寻找那个苏伦大哥吧?

  抖落万丈红尘的羁绊,飞旋成一个无言的苍白,奥赛罗避开了那能炙伤人的目光,任凭着萧索的秋意渗进瞳仁里,他的声音仿若九宵云外的缥缈烟云,我已经离弃了自己的信仰,成了一名与王家不共戴天的森林盗贼,但我……我还欠他一份情意,他的眼里闪出了阵痛般的痉挛,我必须和苏伦大哥做一下了断!

  王家没有一个好人,活泼可爱的形象消失了,林秀的眼睛充满了冰与火,他们不择手段地掠夺土地和资源,残酷迫害奴役各族人民,他们是大地的毒瘤,只会传播血和火、仇恨和贪婪!

  刚性的冷硬目光逐渐柔软下来,奥赛罗嘴唇翕动了几下,好半天才吐出些音节,可是……苏伦大哥他不是那种人,他是好人!一个熟悉的身影仿佛浮现在身前,眼里不自觉地炙热起来,他胀红了脸,大声说,如果有谁想诋毁苏伦大哥的声誉,我奥赛罗第一个不答应!跌宕的声音溅湿了魂牵梦绕的情感,那瞬间,他的整个身影凝塑成一道无法凌跃的雄魄风景。

  你……林秀红着脸,颤抖的指节在空中用力划了一道恼恨的弧线,我不信王家里有这种人,林秀的声音尖锐了几分,别忘记了,他现在可是受到贝雷塔斯帝国诸神庇护的自由人,他享受这份权利与荣誉的时候,正意味着有人失去它们!

  她很快背过身去,任凭泪水流满脸颊,你知道吗,来到肯修森林的人,哪一个不是走投无路的贫民农奴啊,他们的悲惨遭遇你就是十天十夜也听不完的,她略微侧过身子,眼角轻斜向对方,目眶中盈满了水蓝色的波影,这里所有的人都憎恨王家,奥赛罗,你就别再为王家的人说话了,好吗?你可别忘记了在刑场上是如何立誓的!

  记忆穿行于那段相识相惜的岁月,如梦如幻,奥赛罗的目光在凝缩,缓缓将握紧的左手摊开,瞳仁里跳动着若隐若现的光点,他怔怔地看着手掌中被揣得温热的祝福项链,肩头不自觉地轻颤起来。

  那是苏伦大哥最珍贵的宝物,只有最勇敢的战士才配戴它,他苦苦地笑了,摇了摇头,他可从未希望能得到阿兹亚母神的庇护,他活着,就是为了能亲手将项链交还回去,返还苏伦大哥的情谊,为此,他历经了各种生死磨难,每一次在最关键时分,怀揣的阿兹亚母神祝福项链,都奇迹般带给他强烈的求生yu望。

  那一天,他和两名贝雷族战斧骑士在返回途中,邂逅了一支小型蜴龙游骑战队,由于蜴龙人正好截住了他们返回的去路,他们无法顺方向回归护驾队伍,慌乱之中,他们选择了肯修盗贼森林方向逃匿,希望用迂回的方法避过机警敏锐的蜴龙人游骑。

  在途中,一名战斧骑士迷失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沙雾之中尸骨无存,而他们同时也迷失方向,在一望无际的荒野平原这中,他们走偏了路线,无意中闯进了虎头狼部落领地,在杀死了一名虎头狼哨卫之后,他与另一名战斧骑士对行走路线发生了分歧,战斧骑士想退出虎头狼部落领地,回头去寻找****殿下的护驾军队,而他却坚持穿过领地,先避到附近森林里,躲开虎头狼人的追击,然后再直接前往麦加帝城与护驾军队会合。

  也因为此,他被狂傲而恼怒的战斧骑士砍伤了胳膊,并夺去几乎所有的水袋和干粮。

  两人沿着截然相反的路线逃匿,那个战斧骑士不久便被一队寻匿而来的虎头狼骑兵包围残杀了,而衣衫褴褛的他在避过几个虎头狼游骑之后,成功地躲进了森林,但他的行踪却也被嗅觉灵敏的虎头狼人察觉,在深入森林二十里地的高脚刚果树丛里,他终于被尾随而至的虎头狼人追上了。

  在那个生死攸关的时刻,正在高脚刚果巨树上采摘酸奶刚果的林秀及时地垂下一根木藤条,将他从死亡绝境中解救出来,或许是忌讳森林里无处不在盗贼和妖精,虎头狼人很快便撤退了,他也因此暂时逃过劫难。

  在林秀的带领下,他进入了传说中的肯修盗贼团的森林领地,兴奋很快便被不安淹没,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大群愤怒恼恨的盗贼,他们从那身破碎衣甲中发现所谓的流浪人,其实是一个王家军队现役的正规士兵,由于王家与盗贼之间有不可调和的强烈排斥力,他被激烈暴躁的盗贼们推到了领地中心森林广场上的刑台上。

  森林广场并不是很开阔,但却能站满至少一千人左右,平时这里只是集会、演说、祭祀和动员的场所,但现在却多了一项功能。

  当时他站在临时搭建的高高刑台上,冰冷的绳套已套紧了他发僵的脖子,众人的邪笑与冷语汇成了喑呜浪潮,他已对生命彻底绝望了,只要有人将他脚下的板凳踢翻,他的身体将用不多久就成为一具没有任何感觉的空壳,他当时抬头看到的森林天空却是那么清朗明亮,那是一个美好的景象,但死亡却紧紧依伴在周围。

  就在执行者要踢翻脚下板凳的那瞬间,一个高大威严的男子出现在广场的尽头,后面跟着那个叫林秀的美丽少女。

  他得救了,因为那个男子走到他面前,冷漠地凝视半晌,问了一句话,你愿意加入肯修盗贼团吗?

  他茫然地点头,他看到一旁的林秀正冲着他拼命点头。

  王家士兵那尊贵荣耀在那一刻突然变得一文不值,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轻易放弃十几年来所坚持的信仰,也许他只是一个没有自由权利的仆兵,生命意义的苍白让他每次念及之时都感到心灵一阵痉挛。

  他当然也明白,若不是林秀在背后为他陪尽了好话,大概谁也不会去理会他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兵吧!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高大威猛的男子就是肯修盗贼团的首领林猛,林秀的父亲。

  你为什么要救我?奥赛罗默默地看着对方,寂寞的紫花在怅惘的瞳孔中盛开。

  我……干裂的嘴唇在晚风中散失分寸,林秀抬起头,唇缘翕动了几下,却没发出音节,她那碧蓝纯净的眼里重叠着一湾紊乱律动的紫波。

  苍白的情感在目光中滚动,奥赛罗的眼里闪烁着纷繁杂乱的迷离光芒,他的身影穿越过透明晶亮的霞光,无论你为了什么目的,我都真心地感谢你,因为,你拯救了一个已经对生命绝望的人。

  木讷的脸孔变得通体透明,林秀错愕地抬起头,素白的眼里流闪过一道艳丽光芒,但,她突地撅起巧丽的嘴角,扭转过身去,不是我救了你,是你救了自己!随即目光象早晨的阳光一样,柔和明亮起来。

  天边的静寂正一点点剥蚀空气中的安宁,奥赛罗沉默了半晌,目光坚毅成一束刚硬的石柱,我以自己的生命谨向大地母神阿兹亚起誓,我,奥赛罗无论何时何地,都绝不会做出有损肯修森林的事情!

  讨厌,你还是想离开肯修!四周散落着怨恨的气息,林秀眼睛又红了一圈,她用力跺了跺脚,我再也不理你了!

  目光在苍寂的土原间踽踽独行,奥赛罗木讷地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一种被磨蚀成苍白的幻象仿佛在远处升腾而起,迷蒙之中,他仿佛看到一脸深深失望的黯淡神情,我……气哭了她吗?可是……这并不是有意的……

  嗨,又是你小子惹恼阿秀的吗?一个浑身透露着粗砺暴糙的健壮大汉突然闯进了奥赛罗的视野,那是一张充满自信与骄傲的英武脸孔,那也是一张视苍穹如鱼肉的噬血脸孔。

  奥赛罗茫然地抬起头,一阵强劲的疾风随即吹过他的脸庞,额角刺心一痛,一记黑沉结实的愤怒拳头重击在他的脸上,怵目的血花蹦溅而出,开染在洁净的衣袖上,他苍白着脸,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身子还未完全平衡过来,又一记重腿将他踹到了空中。

  啪,他整个人重重摔在冰冷的土石地上,粗糙尖砺的石土立刻将他单薄的身子划出几道深长的口子,酸痛的骨头几乎被震成碎散。

  奥赛罗,你这王家的狗碎,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今儿我可要狠狠地教训你一顿,任何惹恼阿秀的人,都要付出惨重代价!

  浓浓的火yao味随风飘来,那血气方刚的汉子凶狠地挥了一下咯咯作响的结实拳头,目光之中闪烁着铮铮杀机。

  哦,是王铃,奥赛罗抚着痛肿的伤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他拍了拍附在衣服上的尘土,眉头皱了起来。

  他听过这个名字,因为对方是肯修团副首领王冬的独生子,据说还是盗贼团里唯一的魔剑士,在诺大的肯修盗贼森林中,还没有听说过哪一个同龄人能打败过他,在这儿他是最强悍也最火爆的年青人。

  面对强悍无礼的人,最好的置身方法就是保持沉默。

  看着默不作声、毫不在意的奥赛罗,王铃的脸色变成有些难看,他感到一种无以形容的侮辱,你找死!他狂暴地大吼一声,一拳再次向奥赛罗的头额击来,但却被对方一个漂亮闪身,很轻易地躲避过去,显然这一次,奥赛罗是有所防备了。

  真不知道阿秀是怎么看上你这王家的杂种!王铃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别忘了,如果不是阿秀,你现在还在绞刑架上荡秋千!

  劲健粗砺的手凸出河流一样的线条,奥赛罗冷冷说,这是我的事,多谢你的关心。

  火爆炙烈的熔岩渗进血管之中,王铃的目光雷电如潮、暴焰舔卷,他食指狠狠地虚点了一下奥赛罗,那个叫苏伦的杂种也不是好东西,他只是王家的一条看门狗,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他的狗头从脖子上拧下来的!

  时空仿佛凝结成一个固点,沉默在彼此风雨交织的对视中,泽临出血与火的波光,奥赛罗的背影逐渐塑结成一座蕴藏着巨大能量的火山,缓缓地,缓缓地,他转过身来,目光锐利如电,脸色冰冷地让人寒噤,在盯着对方有些苍悸的瞳仁许久后,才一字一字说,王铃,我要和你公开决斗!

  哈,那倒是最好了,我要让全肯修的人都看看你是怎么死的!声音在磨砺得寒糙的空气中微微发颤,王铃的瞳孔在收缩,他讶然地看着眼前这个瘦削纤弱的坚强少年,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从心里一点点爬满整个身骨,难道……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还会怕你吗?

  目光闪成一潮寒厉的雷电,奥赛罗的瞳仁霜寒如月,时间,今晚夜宵,地点,森林广场!他的声音简捷有力,字字仿佛重石铿锵落地,震憾了对方的心灵。

  真不知死活,既然你想早点儿寻死,我也拦不住你,好,就在今晚夜宵时分,森林广场上不见不散!寒月在目,王铃很快恢复了镇定,他那只粗砺强健的手握紧了腰背上的魔刀之柄,在感受出刀刃上传递而来的暖暖魔法力量,他的目光中流闪出一片旺盛的寒铮杀机,嘿,王家的走狗,都得死!

  仿佛跋涉过千年长河,奥赛罗带着苍郁凛冽的背影,步入林间,而留在霞光之中的,只剩下飘舞滚涌的苍悸风潮。

  月色溶溶,霜寒如梦,郁郁的星光渐次点燃在森林的上空,林子中到处是飞舞着各种彩色玄光的奇异飞虫,它们三五成群在晕暗冷清的树林间留下一道道绚美凄迷的光影流线,给整座寒冷幽静的森林带来欢快的生命气息,好似一副优雅恬静的诗意画境。

  森林广场位于盗贼团居住的林子中央,它被密如繁星的上千幢小树屋围拢着,人们的起居活动大部份都是在枝密叶茂的树木间进行的。

  森林广场是盗贼们在一处较平坦干硬的地面,将四周五千余平方米的树木伐尽之后,再用打磨光亮的的青石板铺展出来的一处圆型场地。

  在场地朝东背西的方向,有一座肃穆威严的魔法殿堂,除了盗贼团里的几位高级统领和长老,一般人都不准接近这座魔法殿堂,听一些上了年纪的盗贼说,当年肯修团第一任魔法师统领圆寂的尸骨就安置在里面,据说他以自己的生命制造出一个强大的魔法结界,在森林广场方圆二十里之内形成时空掩避,外面的人如果没有按照做了记符的树木行走,那将永远也无法找到盗贼们居住的地方,甚至在这迷境一样的森林中错失了方向,永远徘徊在恐怖的黑森林之中。

  也正因为这个强大的魔法结界,肯修团在传到第三代团首领林猛手中时,尽管历经了上百次王军和兽人的袭击围剿,但却终究生存了下来。

  肯修盗贼团虽然禁止私斗,但却鼓励公开的比武决斗,因为这能精选出一批武技出众,并有很强荣誉感的强悍战士,以加入肯修团的精锐战斗队。

  一般来说,两人之间的比武决斗必须报交团里的长老会审核,再经团首领的准肯才能施行,由于程序手序的繁复,因此一年里头很少有人愿意公开进行这种炫耀式的比武决斗,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私斗。

  奥赛罗与王铃的比武决斗很快被团首领批准了,也很快传遍了整个肯修盗贼团,天还未暗下来,四周树屋上的盗贼们便都摒窗眺望,一些活跃热烈的年青人更是早已围挤在森林广场中,人们想看一看有着后起之秀美誉的年青魔剑士王铃,将如何打败那个几乎被每个人反感的外来人——奥赛罗,很多人对他能取胜并不抱很大期望。

  嗨,听说那个外来小子主动要与王铃大哥比武,是吗?

  当然,那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和我们的王铃大哥抢阿秀小姐,真是不知死活,嘿,要不是这小子来了,阿秀这几天也不会对王铃大哥如此冷淡!

  就是,王铃大哥可是我们肯修团里唯一的魔剑士,嘿,你听过了吗,上个月在西林打死的那只八眼巨兽,可是王铃大哥的杰作哩!你说说,那个外来小子难道还会比八眼巨兽厉害吗?所以这一次,那小子必死无疑!

  必死?总不会真的要取那个外来小子的性命吧?

  傻瓜,你难道没看到阿秀与那个外来小子越走越近吗?若我是王大哥,这一回不废了那小子,说什么也要让他变成残疾!

  嘘,噤声,比武好象要开始了。

  几个模糊的身影在广场中窃窃私语,随着广场篝火被燃起,他们也挤入了越来拥挤的人群之中。

  森林广场四周的风灯也很快燃了起来,将场中心映照得格外通亮,在靠近魔法殿堂的地方,人们简单划出一个不大的比武场地,四周已堆拥了好几圈好奇兴奋的人潮,他们都想看着王铃将如何以压倒性优势完胜那个外来小子。

  黑夜的花瓶被打碎,遗落下无数晶晶闪闪的冰冷光点,黑色的落幕铺天盖地,将万千苍穹笼罩,洒落的星光在森林广场的石板上铺上一层层淡淡雪银,不知何时,广场正前方的魔法殿堂里行出了一队甲胄武士,他们将广场周围堆拥的人群拨开,推攘出一条道路,然后分列在两边武装警戒。

  很快,从魔法殿堂那高高的阶梯上走出了几个人影,,领头走的是团首领林猛,他虎背熊腰,高硕雄壮,穿着一身花斑色虎兽皮袄,步履间有种人震人心魄的龙虎气势,显然,这是一个以勇猛强悍著称的武士,他后面跟着五名长老会的成员,他们穿着款式一致的连帽宽松风袍,他们是肯修团中德高望重的元老,有的人是智者,有的人是疗术师,有的人是魔法师,还有的人是祭师。

  在德普斯盗贼公会中曾流传这么一句话,肯修盗贼团的长老会若能同心协力,那德普斯盗贼联合总会将以肯修人占主导地位,不过此传言潜藏的另一深层暗语却是,肯修团的长老会是德普斯盗贼联合总会中最繁杂也最难以协调的组织。

  林猛当仁不让,在广场正前方的一排佳宾席中最突出的兽皮大椅上坐下,那五名紧随的长老则坐在他的左右两侧翼,每个人都间隔着至少一丈的距离,在他们的四周则有上百名精锐重装卫兵护卫,警戒水平丝毫一点不逊于正统皇室的防卫。

  当看到他们崇敬的团首领和长老入席之后,周围围观的几百名汹涌人群发出了响彻夜宇的欢呼声,肃穆庄重的场面一下子变得欢热起来。

  很快,从森林广场的东西两角走出了两个矫健的身影。

  左边的是奥赛罗,他有些吃惊,仅仅一个小小比武技斗,居然会引来如此多的围观者,甚至引来了团首领和几位长老前来观临,他有些迷惘。

  右边走出的是王铃,他穿了一身最新颖的高斗蓬黑色重装魔法盔甲,波光状的魔法气流来回传递,在篝火映照下不时闪耀出淡蓝色的能量光芒,他的嘴角边不时浮现出必胜的杀机,眼前这个热烈盛大的场面正是他所期待的,他已决心,要在众人之面将其击毙。

  一个穿着深蓝色镶白条纹的长袍评裁员,在场边先向佳宾席上的团首领和五名长老行礼鞠躬,然后走到观众最密集的场缘,大声宣布,王铃和奥赛罗的比武技斗,正式开始!

  王铃从背胛上与盔甲连成一体的刀鞘中抽出同样闪着淡蓝色魔法光泽的重刀,他轻抚刀柄尾部镶嵌的赤色魔法水晶石,一股温暖的气流透过掌心与身体交融成一片,魔法兵器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玄异力量,正是因为有魔法水晶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为了准备这场生死大战,他已从工匠师那儿,将能量已消耗一半的魔法水晶重新换过。

  你死定了!目光中飘荡着汹涌的澜流,王铃冷冷说,我绝不留情!

  奥赛罗没有回答,他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他眼里只有一个人。

  林秀!

  林秀并没有来,她只是在很远的一棵木藤树屋上摒窗默立着,那么远的距离,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小黑影,但,他却分明感受到那双忧郁哀伤的眼神。

  也许,阿秀也认定我会输吧?仿佛步行于孤独萧索的生命之旅,奥赛罗嘴角轻轻绽出一个艰难而苦涩的笑意,他握紧了拳头,掌心中正攥着那个阿兹亚母神祝福项链,祝福我吧,苏伦大哥,我将为您的名誉而战!

  眼前刀光一闪,一记光的眩影已撕裂视网膜,凄厉斩下。

  真快!霜寒一样的月光从脊背上攀爬上来,奥赛罗身子晃了晃,一蓬娇艳凄凉的血花从肩头缓缓升起,扩散融碎在空中,他澄蓝的眼里,霞岚变成了硝烟。

  啊——人群中有不少人被突如其来的血色刀光吓了一跳,不禁惊叫起来,如果不是奥赛罗及时地偏了偏头,那喷飞的将是他的狰狞人头。

  噬心的痛楚在脑中划过浪涛般的痕迹,他脸色苍白,目光被一团熊熊焰火染得通亮血红,一股荡魂动魄的激流在身骨中涌卷,他不退反进,连续三个倒腾翻滚,敏捷地跃到了王铃的身后,后中长剑斜侧着穿刺向对方后腰,那是两片连叠鳞甲的间缝之处。

  叮——王铃吃惊,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击来得如此快速,急忙借力回刀,一刀格开了那柄长剑,同时,手中兵器因激烈力流的贯注而融开魔法能量的封印,刀刃很快便魔化成一串乱舞流窜的赤红火焰,反卷向奥赛罗的脖子,这是地狱之火,你永远也熄灭不了的!王铃大笑,那个乡巴佬大概还没有见识过真正的魔法兵器吧?这一次,他可开了眼界。

  眩目的火焰不停地跳跃滋长,熠熠光芒映亮了奥赛苍白冷峻的俊颜,他仿佛感到死神就在面前狰狞大笑。

  他没有退,也无法退,那魔法火焰仿佛长了眼睛,无论你往哪个方向退,它都能追着你流动的气息,尾随而至,直至将你完全噬食淹没。

  时空沉静,奥赛罗双手紧握长剑,突然合上了眼睛,整个人进入了冥想状态。

  每个人都对他的古怪动作而迷惑,谁都看得出来,如果他无法拿出有效抵挡招式,那么王铃将毫不留情地将其斩毙,在这生死尤关之刻,奥赛罗究竟想做什么呢?

  你错了!奥赛罗突然睁开了眼睛,那炙亮的瞳仁仿佛静夜之中闪着光华的夜星,那透射着霜寒冰魄的赤熠眼神让人不自觉地颤抖,他手中长剑已在脚下划出一道长条凹线,瞬间,一道亮色白光注满了那道剑槽。

  雪冰神剑?惊悸的声音嘎然而止,王铃变了脸色,颤抖的目光一阵痉挛,他想收回手中的火焰魔刀,惊惶失措之下默念了几然不完整的咒语,却没有发挥出任何效果。

  嘭!

  王铃的火焰魔刀并没有将奥赛罗的身子噬食淹没,而是重重撞击在倏然立起的一道透明冰魄魔法墙上,那蓬乱窜飞溅的星雨火花繁星点点,在空中不住扩散翻腾,很快便将他全身笼罩。

  啊——撕心裂肺的阵痛撕破了广场的沉静,王铃发出了绝望的惨呼,已有少许焰花熔开了他的肌肤,他无法想象自己会是这样凄惨结局。

  突然,场外射出一道寒冰光柱,先一步将王铃的身体笼罩住,立刻,惨嘶嘎止,他被透骨寒流冰冻成了一尊苍白无色的冰雕,几乎同时,激荡飞溅的眩目火雨密集地打落在冰雕身上,但却只熔开了几个或深或浅的冰洞,很快便熄灭了。

  奥赛罗!寒冰光柱的源头,一个雄悍威严的声音携带着愤怒的雷鸣,在场外佳宾席上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个涛澜浑雄的凛冽身影所震憾。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