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苍风缓缓掸拂,幽云浅浅淡淡,停憩于沉默的余辉闪闪,我惊骇的目光在现实与虚幻之中游走。

  我要你成为新的圣龙战士!咆哮的炙音仿若划燃出的一道红色闪电,龙形再次对我猛吼一声,我要你成为新时代的英雄!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时空的阴影浓重地扑来,我木讷着,来不及收藏起已逝时光的流年碎影,整个人仿佛冻结在厚厚的历史书签之中。

  去吧,到他的身体中去吧,这样你才能找到生命密咒的解封之印!龙形突然向我吹了一口气,身不由己,耳边呼呼狂风卷过,我立刻从赤甲翼龙的背壳上跌落,在空中不停地翻滚辗转着,划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向那巨人的液态胸膛撞击而去。

  完了,噬灵之液的腐蚀力足以将我销熔得渣子不剩,寒噤的冷意冰透了绝望的心,我闭上了双眼,静听着死神来临的脚步声,就这样死了吗?真快啊……

  噗通,我整个身子完全没入了鬼灵巨人的体内,沉闷的晕眩感紧紧伴随着强烈的厌斥情绪,我感到身体最里面的部分被一下子敞开了,一种想呕吐却又呕不出来的苦涩感,仿若涨潮的海水,一波波袭涌上心头。

  喔……我死了吗?在一片晕晕暗暗的沉迷中,我茫然张开酸涩的眼睛,视野所及之处尽是迷迷蒙蒙的淡灰色液态世界,偶尔还有一些古里古怪的游虫异形从身侧穿掠游过,我突然感到,面对现实比面对死亡更需要有勇气。

  我……这是怎么呢?大脑空白了片刻,我吃惊地从头到脚打量自己,这就是所谓的地狱景象吗?我摇了摇头,哦,好象……不太像啊!我分明听到自己的心在强健而有力地蹦跳。

  时间和空间仿佛一起沉坠,我呆呆地看着这半明半暗的世界,一种深深的孤独宿命感浸透入我魂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我发现自己渐渐习惯了这个表情。

  不知何时,一个黑呼呼的阴影突然从侧旁游掠过来,确切地说是踏着浪波奔掠而来,我侧过头去,瞪大了眼睛,那是……风兽!我死去的座骑!寒意带着透骨的心痛闯进宁静的心湖,我几乎惊叫起来,它不是已被噬灵之潭吞没了吗?怎么……

  呼——

  那只剩下半个肉身的死亡风兽猛地从我身旁急驰而过,就仿佛天马行空般在眼前风风火火地奔击而来,一直向斜下方的晕暗空间冲去,我突然醒悟,刚才那并不是一个友好的接触动作,幸亏我躲闪地快,要不然……

  激烈的蹄声再次响起,我吃惊地发现那只亡灵风兽的前胸已装配上一件带长刺的厚重战甲。

  啊,又来了!寒气直逼喉咙,我拉直了目光,与冰冷的亡兽对视,根本来不及思考自己是生是死,急忙向旁侧闪避,那只疯狂而恐怖的亡灵风兽再次贴身而过,在不远的地方又转过身来,向我进行第三次凶猛的飙冲。

  我狂乱地扭动四肢,在如此粘稠的魔液中运动,对我来说是不小的困难,所幸的是,一股不知道来自何方的奇异力量总能替我恰到好处地拨开周围噬卷而来的腐蚀魔液,我这是怎么呢?哪来的力量在帮助我?我胡思乱想着。

  嗖地一声,我的肩甲被亡灵风兽擦削去一大块,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更深层的魔液坠去。

  那只亡灵风兽很快便收止住冲势,转过身来,低低咆哮着,蓦然间,身形快如冥雷风电,身前的魔液迅速被无形的力量拨开出一条真空走廊,踏响着死亡的蹄声,它又一次冷漠而凶狠地向我失衡的身体冲撞而来。

  要是让它胸甲上那光光闪闪的死亡锥刺穿透身子,那我注定要在这邪恶地让人疯狂的魔液之中,孤独完成生命之旅。

  啊——

  求生的怒吼像一颗蹦闪出极度炙烈的毁灭超星,在这生与死的瞬息关头猛然爆发出热血澎湃的涛音,我伸直的身体,仿佛触及到了胸中血液的热度,我感觉到自己的手中正握着一把刀,一把魔力涌动的战刀!

  雷电光刀!

  大地母神,请赐福予我雷电的力量吧!从灵魂深处爆喝出的求生的大气魄呐喊,在耳际间来回震荡回旋着,我凄厉大吼一声,手中挥舞出一道带出串串火花的炙电光弧,那是死亡之刀,也是荣辱之刀!

  噗哧一声,那迎面冲击而来的亡灵风兽在那道凝重而凌厉的刀光之中,完美地从额角到长尾被飞斩成完全对称的两片,紧贴着我左右两肩向后掠去,融入晕沉黑暗之中。

  狂涌的力的余潮在四周不停回荡,沸扬的热血渐渐平息,我松了一口气,稳住身体,心有余悸地擦拭着额上的汗水,好险,差一点就要成为魔液的美食了。

  我苦涩地自嘲着,难道我已对狂化的魔力上了瘾、着了魔了吗?听老兵们说,无节制的狂化只会使人坠入无穷的黑暗和永恒的邪恶之中。

  突然,一种近在咫尺的危险感觉迅速占据了整个身体,啊!转过头去,心中倏然间惊起一片寒潮,我禁不住惊叫起来,那两片对称分开的亡灵风兽竟然又转过身子,从晕沉的黑暗深处冲出,左右两侧向我快速奔击过来,由于体重的减低,它们的速度又增快了几分,此时已悄声无息地到了我的身后。

  它可是鬼灵妖精啊!有不死之身,魂魄在寒战之中微微颤抖,我心底陡然冒起一股渗入心魂的极凉冰气,难道……它真的永远也不会停止攻击吗?

  银白色的寒霜涂抹在脸上,在我目瞪口呆之际,那两片亡灵风兽的死亡战身已毫不留情地撞击过来,生命在凉凉冰冰的现实中失去感觉,我惊骇地看着那尖尖长长的死亡锥刺将怎么一种方式将我的身体穿透。

  呼地一声,我的身体猛地一震,一股温暖而雄健的异力狂涌入全身,突然在周身扩散出一轮炙亮的金色光轮,将冲撞而来的两片亡灵风兽的身体销熔殆尽,我呆呆地看着四周陡然冒起无数团大大小小充满着腐蚀腥臭气体的死亡液泡,迅速向上窜升。

  怎么……回事?生命游离在清醒与晕沉之间,我雕像般怔怔地看着脖子上佩戴着的龙战士祝福项链,那只突然闪耀出超过太阳亮度的炙锐光芒的祝福项链,不知何时在我周身隐隐浮现出一个球状魔法斥力场,使我不受到四周魔力的伤害。

  我终于明白了,正是这个龙战士祝福项链的奇异魔法力量,在我身体四周制造出一层拥有强大元素能量的斥场保护结界,这才使我能安全自如地穿梭于这噬灵之液而不被吞食。

  那个奇怪的龙形呢?它怎么好象没有了动静,怎么回事?我心中突然陡生出一份不安,支起耳朵努力想听清外面发生的动静,但遗憾的是,什么也听不到,整个液态魔体已沉静到无比荒凉冥寂的地步,就仿佛是一个充满着混沌、毫无生命气息的死亡世界。

  一口气息还未喘尽,我突然感到身体下方有一股强大而凶猛的涡漩魔力正努力地将我吸卷到更深层的魔液之中。

  求生的本能催唤出力量,我双手拼命地挥舞挣扎着,眼前迷迷蒙蒙地不时闪过一团团各种形状的死亡异形,然而我却根本看不清它们的真实轮廊,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以何种形态在其中飘浮。

  漩流之力越来越大,我的双脚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魔手在拼命地往下攫,在纷乱滚涌的旋流之中,身体开始不断地颠来倒去,骨骼和肌肉仿佛都被扭拧成一股麻花,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身体的平衡,双手毫无规律地向四周攀抓着,希望能抓住某件物体,好摆脱这可怕的缠绞力量。

  一条长而软的晕黑的绳索在我眼前晃过,急切之中,我双手一阵攀抓,居然成功地拉攫住了那根粘滑湿稠的怪异黑绳,我沉沉地喘着息,总算松了口气,这下有救了,冰冷的心底升起一股暖流,整个人紧紧抓着那根救命绳索,再也不敢放松。

  漩涡的缠绞力量已越来越小,我努力向上爬升,但令我奇怪的是,黑绳越拉越粗,也越拉越多,我的视线很快被横七竖八的长索黑影占据。

  我突然发觉一个阴影正慢慢向我走近,我瞪足了双眼,朦朦胧胧之间才看清那是一个拥有庞大而怪异身体的黑影,我的瞳孔在收缩,惊色摇落一片片记忆的叶子,一个可怕的名词在我脑海中闪现出来。

  食尸树人!来自心底的绝望声音在惊耸的现实中响彻,我的身体在发冷,指尖在发颤。

  我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个死亡魔液中碰见有着森林魔王之称的食尸树人。

  传说食尸树人在森林之中是比鬼怪、妖精和兽人都更恐怖的食人种族,它们有很强的生命忍耐能力,它们为了捕杀生命获取食物,可以伪装成森林之中各种类型的树木,连续好几天一动不动,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高级猎手,就算从他们身边走过也绝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他们周身长着无数根细软坚韧的杀人树藤,可以像长蛇一样灵活地穿梭游走于繁林密枝之中,在缠绞猎物之际,能在瞬间生出无数密如星雨的毒刺,将猎物全身骨骼绞碎刺烂,最后将其吞噬。

  很多大地种族都不喜欢它们,因为在森林中,他们是相当成功的捕食者、猎人,当它们出没在某一片森林时,死亡和恐怖必将紧紧地笼罩着这片森林,没有任何生命能躲避得过它们凶狠而残忍的袭杀,就算连身手敏捷的木精灵和地精妖也要远远地躲开它们。

  难道……这附近就是食尸树人的活动领地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我的心提到了嗓眼,我想起了半天前还在林间肆无忌惮地一路狂奔,真是幸运,要是其中隐藏着某个食尸树人,我现在大概也不会经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胡乱猜想着,却没有发现死神的脚步在悄悄地逼近。

  蓦然间身子一痛,我发现自己已被周围十几根杀人藤条紧紧捆缚住,要不是有保护斥场的存在,我早已被杀人藤条上的尖锐毒刺插得血肉模糊。

  食尸树人缓缓地收紧触藤,用不了多久,我便被藤条一圈圈地捆成了一个大粽子,我不停转辗着,艰难而痛苦地大口喘着气,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到了传说之中的森林魔王啊!我满嘴的苦涩,十指关节浸渗着冰入心魄的森森寒意。

  我渐渐看清了那个食尸树人丑陋的模样,它有着一个和普通树木毫无区别的木质身体,厚厚的皱褶树皮将他身体紧紧包裹住,在浓密的绿叶遮掩下,我能看到他那双闪着残忍而邪恶光芒的得意眼睛,我知道他们对到手的猎物绝不会有任何怜悯之心的。

  我现在更能深切地体会到食尸树人的凶残和恐怖,如果在繁茂昏暗的莽林间穿行,没有人能发现他们藏匿的身影,也许当你看到他们的嘴脸时,死神已经将你紧紧拥抱了。

  当我距离食尸树人只剩下两米的时候,我惊骇地发现,那厚厚树叶遮掩下的人形脸孔正展现出狰狞凶恶的表情。

  啊?我忍不住吃惊地喝叫起来,这是我在如此近的距离观看这个以凶残贪婪著称的森林魔王,他正狞笑地张开充满腥臭的血盆大口,我从未想过一棵树桩也能张开如此恐怖邪恶的大嘴巴,我甚至可以数出它那一排排利如匕刃的铮铮闪闪尖牙,一行行令人作呕的粘稠怪液正从齿缝间溢流而出,这个森林魔王一定饿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恐怖场面,灵魂的震憾的秧苗迅速在我的心里根植,并疯狂地生长扩大着,我拼命地扭转过身子,想要摆脱这渐渐逼近的死亡窘境,但一切的努力终究白废,我根本无法挣脱这缚束得象铁索般牢固的食人藤条。

  嗥!食尸树人低低地发出一声兽吼,木桩似的身子整个贴了过来,要把我送入嘴中咀嚼。

  冷汗淋漓,我咬紧了牙关,绷紧肌肉,拼尽全力,疯狂地转动身子,但却毫无用处,食尸树人的杀人藤条稳稳地将我整个身子送入他张开的血口大盆之中。

  龙神,给我力量吧!雄浑的雷音震碎寂静的魔液,目光之中肆掠起炙锐闪电和炎炎暴焰,我紧攥着胸中的龙战士祝福项链,用劲催动着仅有的一点生命之源。

  轰!一股股高昂激烈的热流从项链中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骨节,我感到了一股强大而猛烈的力量狂潮在身体中来回奔涌激荡,现实与虚幻来回交错变幻,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奇异的暴力世界之中,那里有无数怒吼咆哮的飞龙和步行龙在狂奔飞掠,它们那豪放的战影正肆无忌惮地将天空和大地震得发颤,我突然醒悟,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圣龙的力量。

  嗥——

  情不自禁,我再次猛烈地爆发出震碎苍宇的惊天嘶吼,一道炙灼的龙形的风暴力量从我身体穿透而出,向外狂烈地扩张。

  最里圈的触藤开始崩裂,第一根、第二根、第三根……

  那食尸树人瞪着惊恐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因能量贯注而胀得赤红的身体,那带着血和火的身影,犹如地狱中千年不死的憎恨之王,携带着能吞噬一切的仇恨和愤怒,涅槃般隆升而起,它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突然有所醒悟,张开血盆大口向我上半身咬来。

  我从未见过食尸树人吃人的情景,不过听一些有经验的赏金猎人说,食尸树人的牙齿连石头都能咬碎,他们通常喜欢将俘获的猎物拦腰咬成两截,任其痛苦而亡。

  但此时,我却已忘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我的血管在燃烧,肌肤在燃烧,眼睛在燃烧,我已忘记了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赤目之中雷电如潮,我愤怒地瞪着对方,那是比闪电还锐利,比冰山还寒冷的目光。

  我要战斗!暴音惊耸,高亢的怒号溅溢出一蓬蓬熊烈赤灼的焰雨,我的高频率的狂猛雷拳倏然间穿透了它的身体,那道道无法抵挡的雄浑力潮寸寸撕开了树人淌着绿色血液的伤口。

  喔!啊!在一道道飙击的雷拳之中,食尸树人的狰狞之脸露出了扭曲变形的痛苦之色,它那惊滞的目光仿佛穿越过震颤摇晃的活火山群,浸透入魂魄之中的深深恐惧让它连触枝都在剧烈地颤抖,魔……魔鬼……

  它扭头,带着惊骇绝伦的背影疯狂奔逃而去。

  我粗粗地喘着浊气,一轮轮冉冉升起的焰潮穿透过生命的血脉,融入这沸腾不息的魔液之中,我的身体却在急速地冷却冰凉,我感到无边的寒意将我包围,我……我这是怎么呢?难道是……圣龙的力量在催引我……狂化吗?但又为何会如此快地消失呢?

  我呆呆地看着远去的食尸树人,整个身体松松垮垮地在魔液中飘浮着,我的精神和力量消耗到了极点,魂魄游离于身体之外,我的视野在旋转,意识在模糊,我已看不清这个世界,我甚至开始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苏,你好点了吗?

  ……苏,要好好保重身体啊!你现在可是德普斯王国的英雄了。

  ……苏,你就躺着吧,没事,这里不是王宫,不必讲究什么繁文缛节。

  紧闭着双眼,我握紧了拳头,公……主殿下,我大概……要永远地离……开了,真对不起,辜负了你的一番……期待……

  ……阿伦大哥,这把刀能借我舞一舞吗?

  ……阿伦大哥,我听你的,将来成为一名真正的雷刀武士。

  ……阿伦大哥,你怎么啦?别这样,快醒醒啊。

  ……阿伦大哥,能说一说梦中的情景吗?

  ……阿伦大哥,这是你最珍贵的护身圣符,我……不能要。

  ……

  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接踵而来,又接踵而去,在茫茫无边的荒芜世界中,我孤独地奔跑着,呼喊着,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那一阵阵袭来的寒潮之中,我一遍又一遍地忍受命运鞭子的抽打,难道……连死去都要忍受孤独的折磨吗?

  我打了一个寒噤,竟幽幽醒转过来。

  生命密咒的解封之印在哪里呢?我缓缓地睁开迷蒙的双眼,静静感受着融入虚幻与梦境之中的颓废生命,原来要成为一个圣龙战士,真的是那么辛苦啊!嘿嘿……

  我在自嘲自乐中,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慢慢滑向更深层的魔液,四周阴暗邪恶的魔气也越来越浓,我甚至还感觉得到某种更邪恶更阴暗的力量正透过肌肤,将我的骨髓和灵魂慢慢吞噬,我有一种灵魂被挤兑的窒闷感。

  真不懂为何我还没有死去,对我来说,难道连死亡都是那么艰难而辛苦的事情吗?我晃了晃头,松开绷得紧紧的伤痕累累的身体,,任凭着伤口处一朵朵红色的血花融碎于魔液之中,死就死吧,反正我从未拥有过什么,也不会为失去什么而苦恼悲伤。

  顺着魔液漩流的方向,我逐渐滑到了液底,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任何光线也无法从这儿逃匿出去,我仿佛闯进了一个绝对黑暗的邪恶世界之中。

  嘿,阿蒂洛龙神终于派你来送死了,你是永远也找不到生命密咒的解封之印的!一个阴森邪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将我包围,那仿佛是来自地狱幽魂的不眠亡音。

  你……是谁?你在哪里?历经过几次恐怖而又惊险的场景之后,,我已无所畏惧,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我不在哪里,我在你的心里!那个鬼魅般邪恶的声音阴声怪气地桀桀笑着,你真是个勇士,居然能打退死亡骑兽和食尸树人的攻击,并成功地闯入我的魔魂内核中来。看来还真有两下子,死得也值了,哈哈哈哈!

  那古怪妖异的笑声将四周魔液震得发颤,我难受地捂住耳朵,却根本掩挡不住那声音的侵入,仿佛那魔音就响在心中,别装神弄鬼了,我知道你在附近躲藏着,如果你还是一个武士,就请站出来光明正大地迎接我的挑战!

  一道黑影从眼前晃过,我来不及眨眼,便已痛苦地弯下了腰,不知从何而来的快速重拳,沉实地将我的腰肋击得几乎断裂,要不是有祝福项链的魔法斥力场保护,我恐怕在这个回合中就已倒下了。

  我瞪直了充血的眼睛,一字一字说,我绝不会服输的!

  真慢,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真令人失望啊,就凭你现在这种身手,还想奢望打败我吗?那个黑影绕着我的周身飞快地运动着,我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身形轨迹,你就算再修炼一千年也绝不是我的对手!

  嘿,只要用一根小指头,就能结果你的小命,龙神阿蒂洛可是老糊涂了,居然将期望放在你的身上,黑影突然收住了快速移影的身子,站在我的面前,目光冷得让人心寒,就算你得到了生命密咒的解禁之印也是没有用处的,圣龙的力量根本无法被你吸收,因为你体内并没有龙族子孙的生命图腾,真可怜,你的希望破灭了,阿蒂洛龙神欺骗了你!

  你……究竟是谁?我呆呆地看着对方邪恶的身影,他的每一句话都能带给我长久的震憾,虽然我从未奢望能得到什么圣龙力量。

  难道还不明白吗?我就是水玉,水玉就是我!那个黑影狞笑地走近,依靠斥力保护膜的光芒,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那英俊而冷酷的面容,我甚至还看到他那冷峻的眉宇间一闪而逝的忧郁神情,我心中一动。

  你不是水玉,你只是占用了他的身体,尽管他的魂魄已经不在那儿,但是我却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并没有停止过反抗,他在挣扎,他在呐喊,他在……我突然大声吼道。

  水玉阴沉的眼睛闪耀着复杂的光芒,他轻轻晃了晃头,仿佛要甩去头脑中某些不友好的东西,他很快停止下来,狰狞地凑了上来,大声喝斥,臭小子,你有完没完,你在找死!

  一记飞掌划开魔液,溅拨开两排的卷浪,径直切斩向我的脖颈。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