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蔓延扩散的死亡阴影遍布在满是伤痕的心弦之内,我惊颤的目光涉过这记拂掠起凄厉光影的掌刀,仿佛能感到那无尽的灰的夜正毫不留情地向沉落的生命碾压而来,我那囤满孤独愁影的瞳孔在收缩,我想挣扎,却发现自己的手脚仿佛被一股看不见的强大的邪恶力量紧紧缚束住。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惊语沉入苍茫,一股陌生而又冰冷的寒意从爬满锈迹的心中倏然升起,我眼里溢满惊怒的熔流,瞪着那记足以将我整个身体都能劈成两半的魔手。

  真是脆弱,只用了一点心念力量,就让你无法动弹,死吧!龌龊的人族垃圾,地狱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着,狂暴的尖笑惊碎晕暗的世界,黑腐鬼灵狰狞的目光变得更加噬血疯狂,他一掌已劈至我的额头。

  不,不能这样死去!跨越生命的界线,我仿佛看到死神狞笑的脸孔,血骨中最深邃的角落突然间猛地哗动着生命的yu望嚣喧,我炽热的求生yu望将心的沙漠引燃成一片火海,我情不自禁地握紧了胸中垂浮中的龙战士祝福项链,龙神阿蒂洛啊,请赐予我生命的力量吧!

  呼地一声沉闷之音,祝福项链猛然间闪耀出一轮仿佛能将亿兆星辰熔碎成粉末的炙目光晕,我灵魂仿佛濯洗在一汪沸扬滚烫的熔焰赤潮之中,一股很强烈的气息在掌心间膨胀扩展,仿佛一轮随时都能将整个天宇都炸成粉碎的死亡炽星。

  喑——

  几乎同时,祝福项链突然传出了一阵令人心神震颤的靡惑之音,它周身闪耀出的那轮炽烈光晕正逐渐颓黯下去,那陡然飙长的强大的能量球也正缓缓地颓萎枯竭。

  傻瓜!你催引的是水玉封闭在祝福项链里的禁咒力量,它是绝不会攻击自己的本体的,黑腐鬼灵放肆的笑声将我的耳膜震得嗡嗡直响,那道尾掠而出死亡线条的魔掌凶狠地劈斩而下。

  仿佛一股冰凉透骨的寒流从额头灌浸至脚底,我那尚存的仅余冥渺希望也在这苍白凝重的瞳眸之中燃尽了最后的火星,血色的眩晕将一阵绝望的抽搐装饰进失落的垂影之中,我痛苦地闭上眼睛,原来……终究是躲不过死神长剑的征伐!

  静!

  不再拥有任何梦想、热情、欢乐、恐怖、失望和种种喧哗,我心如止水,面对死神的阴影已无惊可愕。

  我默默地等待着那记冰透心魂的死亡魔掌,许久,许久……

  可是令我惊奇的是,死神的魔手并没有垂青我已然破碎心神的萎黯生命。

  怎么……怎么回事?我的心潭中不自然地划出浅浅的微波涟漪,我不知道这是死亡前最冰冷的寂静,还是已经就是死亡,我只感到一种浸入骨髓深处的寒意,那是一种连毛发都在打颤的冷。

  哦,是不是已经死了?我晃了晃头,想甩掉这令人烦躁的心绪,我很真切地感到背上一片冰凉寒意,那是冷汗渗出肌肤浸湿内衫时的感觉。

  怎么?死人也会流冷汗吗?我苦涩地自嘲,但心中不禁一动,也许我还没……

  我睁开了眼睛,同时,我的脸变得惨白。

  在我额前,那记溢满死亡气息的魔掌竟然近得连根指头都插不进,它那散发出的冰冷锋芒直渗入我的惊悚惨青的头皮,我感到整个魂魄都在骇悸中颤栗,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已贴紧了死神冰冷的肌肤。

  但更让我吃惊的是,这记死亡魔掌始终没有劈斩下来,我惊奇地发现,黑腐鬼灵狰狞丑恶的脸孔正痛苦地扭曲成一团,他分明正拼尽全力想一掌劈斩下来,但一股不知如何而来的力量也正死命地与之纠缠抗衡,令他无法动弹。

  这……这究竟是怎么……怎么回事?我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这一切,难道是有人……在暗中帮助我吗?

  浑沉幽暗的魔液将我团团包围,我快速打量了一下四周,除了眼前那惊怒疯狂的黑腐鬼灵,我再也看不到其他生命迹息。

  可……可恶!黑腐鬼灵艰难而吃力地咆叫着,水玉,你……难道还没有死透吗?你的魂魄已经星碎了,不该……再出来……

  狂态之中,他那狰怒残暴的脸孔变得更加扭曲丑陋,那阴戾的瞳仁之中闪耀出一片炽烈而寒悚的死亡精光,就仿佛黑夜中暴耀出的两道阴亮寒星,他想收回抵近我额前的魔掌,集中所有力量进行反扑,但那股神秘而强大的反制力量却令他动弹不得。

  喑——

  我胸口垂悬的龙战士祝福项链竟开始缓缓飘浮起来,仿佛一个拥有独立思维的自由生命,随心所欲地散发出温暖平和的黄光,并以一定频率有节律地微微颤曳着,那仿佛是某种经过神秘咒语赋附上去的拥有强大感召力的魔法节奏。

  与此同时,黑腐鬼灵的身体也微微地颤曳着,仿佛引起了某种咒语的神秘感召,他的身体扭曲变形得更加厉害,我已无法再辨清他的人形轮廊。

  喑——

  一个神秘而恐怖的新生命在他体内疯狂挣扎蠕动着,仿佛随时都要穿透而出,靡惑之音突然变得激烈刺耳,它那充满魔法效力的摇曳节奏甚至波及到了我的身体,我的整个身体都开始在跟着摇颤,我竟仿佛有一种灵魂挣脱出窍的恐怖感觉。

  怎么……怎么回事?我惊骇地大声呼唤着,可是却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节,我的身体仿佛置身于一团不知从何而来的强大的魔法力量中,无法动弹,同时身体里面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那靡惑之间感召,努力要挣脱而出,向那黑腐鬼灵的身体吸引而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瞪着密布血丝的惊悚大眼,青惨的脸孔因痛苦而狂乱地扭曲变形着,我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怖念头。

  这……大概就是祝福项链对主人亡身产生的强烈磁吸效力……它们互相吸引着,直至融为一体,但……又为何会波及到我身上呢?

  苏……苏……帮帮我,帮帮我……一个仿佛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冥渺之音,仿若梦幻般呢语,悠悠在我脑中响起。

  什么?你是谁?你在哪里?为何要我帮你?掀起狂烈的心的波澜,我在一片颤栗的惊潮之中,大声呼唤,喉骨极艰难地伸缩着,却咬不出一个音节,但不知为何,我却能感觉到对方已经读懂了我的问语。

  苏……苏……我需要帮助,我快支持不下去了……帮帮我……帮帮我……那个神秘的冥渺之音变得更加微弱,仿佛狂风之中随时湮灭的一盏微暗的灯火。

  怎么帮……怎么帮啊?耳畔仿佛流过潺潺细语之声,我在心里面拼命地呼喊着。

  我……我要血……血……很多的血……那个神秘的冥渺之音,在我耳畔间翩跹缠绕着,时而令我周身寒彻,时而令我热血沸腾。

  木讷的身影停滞在时空的断层之间,我愣了一下,好……好的,那我怎么给你?

  抱紧我……抱紧我……我就能得到你身上的血液……

  抱紧……窒闷的空气强烈地挤迫着我,呆讷的目光惊成冰石,抱紧谁?你在哪里?我怎么才能抱紧你?我的声音因骇悸而有些变调。

  你只要……只要抱紧你面前的那个身体……就行了……

  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扭曲变形的脸瞬时变得惨白,你是鬼灵?你一定是鬼灵,你又在想要耍弄什么阴谋诡计,你别想我帮你一根毫毛!我尖厉地大喝,我绝不会做这种傻事!在魔液中是无法传递声音的,但对方显然有很强的窥心术,一下子全读懂了我所要表达的心思。

  我……我不是鬼灵,我是水……水……快……我快……支……那个神秘的冥渺之音逐渐微弱下去,我已听不清他后面说的话语。

  怎么办?我握紧了拳头,额角挂起了一滴滴冷珠,我的心在颤抖,帮,还是不帮?这是陷阱,还是机会?我知道自己可以决定下一步行动的时间实在太少太少了。

  心绪烦乱,我恼恨地瞪着那个微醺之中脸孔越来越狰狞的黑腐鬼灵,他仿佛在哭,又仿佛在笑,我读不懂他的心思,只看到他周身的魔液正毫无节韵地乱挤乱窜,仿佛两股属性截然相反的力量在犬牙交织的战场疯狂地争杀噬食着。

  死……死就死吧!我狠狠地咬紧了牙关,在感到手脚有稍微知觉的同时,突然扑了上去,张开双臂抱紧了那个令我作呕的恐怖鬼灵的黑腐之身。

  嗥!狂啸之中,我猛然张开了凶厉的大嘴,野兽般粗暴地向他脖颈处的黑腐肉块噬咬而去,就算死,也要将你咬个半死!我在怒吼,决死的斗志炽焰般高涨沸扬。

  与此同时,我感到自己的火烫身体仿佛贴在了一块寒冷地让人魂魄都能打颤的冰柱上,虽然隔着一层厚厚的魔法效力残存的重装盔甲,但那种恐怖的惊悚感觉仍一波波地袭涌而至,冷透了全身。

  嗥——暴怒而起的蛮野炽血在体内沸腾翻滚,我狰狞着张大血盆大口,用力撕下他脖颈处的一块黑腐靡肉,我渴望战斗,渴望流血,渴望死亡!我吐掉了嘴中的烂肉,疯狂地咬下第二口,让狂暴来得更猛烈些吧!

  该死……上当了!炙血充盈的瞳眸雷电滚滚如潮,我凶厉地仰天长吼,嗥!又一块靡烂亡肉从我嘴中滑落。

  黑腐鬼灵体内仿佛有什么强悍怪异的物体正不停地蠕动伸缩着,它那敏锐的触足紧粘上我全身各处血管动脉,透过鬼灵腐烂的皮层,疯狂地噬吸我身体内的宝贵血液,我有一种魂魄被强力抽空的炙痛感觉,我感到生命在流失,身体在枯竭,力量在减弱。

  第……第三口!我瞪着血怖凶狠的眼睛,与同样瞪着血怖凶狠的眼睛的黑腐鬼灵进行视线上争杀,默念之中,我拼尽全力猛地咬了下去,但此时我已完全脱力,炙血盈溢的坚硬牙齿将他的靡烂脖颈顶出一排深深的齿印,却再也无力撕咬下去了。

  嘿嘿,目光洁白而冷诮,我浸透苍血的身体无力地被他一手推脱,软软地倒瘫在地上,我努力睁着晕腥模糊的湿潮双眼,活着,有时比想象中还要艰难,我怕我闭上眼睛之后,会再也看不到他那苦瓜一般扭曲变形的丑脸。

  我要看清楚那张鬼脸之后才肯瞑目。

  黑腐鬼灵挣脱我的怀抱之后,踉踉跄跄地倒退出好几米的距离,他那白森森龇着牙齿的惊怖的神情,仿佛刀刻一般凝塑,他怒瞪着我,喉节咯咯咯地无节律伸缩作响,仿佛一口气喘过不来。

  你的样子好丑!铮铮铁骨凝塑成一座冷傲的山脉,我嘿嘿怪笑起来,但你终究是赢了……

  全身浸透在瀑血之中,黑腐鬼灵阴戾的双眼闪着凶厉的血光,他屈指遥指着我,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眼神变得更加残暴血腥,他的全身肌肉绷紧得犹如一张满弦的硬弓,周身到处不停地冒现出密如红网的细密血管,在腐皮下微微蠕动着。

  哦,那是什么?惊的冷影刻写在瞳眸之中,我眨了眨眼,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我看到了黑腐鬼灵身体上出现了一副由细密血管隐现的神秘的图腾纹路,并不时有奇异亮光沿着连贯的纹线一路游走凸现。

  脸孔因惊怒而扭曲成模糊的一团,黑腐鬼灵恐骇地瞪着身体上不断浮现而出的神秘纹图,尖锐的利指痛苦而疯狂地抓扯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身体,直至变成稀烂,嗥——他猛地仰首一声凄厉咆哮,被深深炙痛的眼眸充盈着无法描述的绝望和恐怖,就仿佛他正竭力与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在进行殊死搏斗。

  但他的努力并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结果,枯树皮般黑色腐烂皮层下,不断凸现出新的血纹秘图,直至满布整个身体,一个完整的神秘纹图符号在一阵强力光亮化之后出现了,魔法的气息充盈在整个魔液之中,我骇然地几乎要跳了起来,如果我还有力气的话。

  龙之纹章?我扯着涩痛的喉咙吵哑地尖声自语,在我眼前,一副栩栩如生、雄健霸道的龙之战影瞬息间以剽蛮粗悍的战姿从那神秘纹图中升腾而起,原来……这就是龙战士生命密咒的解禁之印——龙之纹章!我全身因狂热的激动和昂奋而不停地颤抖着,面对只有传说中才出现的最强悍霸道的龙之力量,我有一种全身心都被完全震憾的强烈朝圣感。

  帮……帮帮我……那个神秘的冥渺之音再次在我心中响彻,他要……毁灭整个图腾纹路,龙之纹章的封存力量将……永远被冥闭……

  下一步,下一步我该怎么做?我用心语大声呼喊。

  好累呀……我要换个身体……我……要将龙之纹章秘图融进你的体内……那个冥渺之音就仿佛是一个垂危的病人,断断续续地说,你会因此拥有……部分龙的力量……

  怎样转换?我的气息几乎要停止,整个身骨凝塑成惊骇的雕像,我……能做什么?

  努力张开……眼睛吧!我……要放弃这个腐朽的身体了……我……我出来了……

  好的!吞咽下一口发苦的津液,我瞪足了双眼,瞬息间便感到有一道气息极为浓烈的幽影从眼前一晃而过,飞掠而来。

  啊!眼睛仿佛灌进了一股灼热沸腾的高温熔岩,我有一种全身被熔碎的炙痛感觉,我痛地几乎要将嘴唇咬成稀烂,灼热的鲜血盈满整个下巴,我艰难而痛苦地接受着这个充满神秘咒语的龙之纹章的解禁之印。

  那瞬间,仿佛有什么灼热物体强硬地闯进我的心潭,狂乱地搅出涛天波澜,我感到五脏六肺仿佛都被挤错了位,身体最深处的魂魄也仿佛被压迫得奄奄一息,我眨了眨眼,似乎又看到了死神狰狞的笑脸。

  苏,谢谢……请保护好这个纹章禁印,它是解开龙战士祝福项链里封存力量的唯一咒语……命运女神克里汀会在你死后引导一个年青的龙族战士来找寻继承它的全部力量,谢谢……

  可是……可是,颤动的心弦拨出一潮不安的心之涟滟,我额角上的冷珠点点星布,我该怎样去保护这个纹章禁印呢?

  不要让任何黑暗的力量侵入你的心灵!那冥渺之音越来越小,当念完最后一个音节时,恰好完全消失了。

  可我……我吃惊地看着自己周身不断浮现又不断隐逝的带着金色亮光的龙之纹章禁印之图,感到整个身体及至整个灵魂仿佛都被某种神秘而强大的咒语捆绑缚束住,同时,体内仿佛还有另外一个生命,在身体最隐秘的深处默默地窥视着自己,我沉沉地喘着浑浊的粗气,竟不知该如何说好!

  这个该死的龙之纹章!那个黑腐鬼灵几乎抓透了自己的身体,他挥舞着凶狠霸道的拳头,大声咆哮起来,居然让你这个垃圾抢走了我的力量,真是令人羞耻的一幕,我要宰了你!他蛮暴地迈着重硕脚步,一步步向我逼近。

  刀……我的雷电光刀?我心念一触,一个亮化异物瞬息间穿透过时空在手中成形,那竟是我不知何时遗落的雷电光刀,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把伴随着自己出生入死多年、亲密地犹如自己部分肢体的雷电光刀,我……我真的拥有了瞬间移动的心念之力吗?

  死吧!你这个偷走解禁之印的可耻窃贼,我要完全将你毁灭!黑腐鬼灵凶狠地大吼一声,手中已翻出了一把亮得让人眩目的死亡魔刀,一道优美弧线划过,一刀斩向我炙血盈流的脖颈。

  唰地一声凄厉长嘶,魔刀划开一道长长的真空槽道,四周的魔液仿佛被灼痛般纷纷避走,它那锋利的寒芒正好从我的脖颈处切斩而入,黑腐鬼灵眯着眼睛得意地嘿笑起来,但很快,他的狰狞笑脸僵冷住。

  他并没有看到被斩飞的人头高高抛滚,也没有看到腥红的血液大团大团地将魔液染红,他只看到我逐渐虚淡的身影在魔液之中隐逝。

  瞬间移动?黑腐鬼灵狂怒地咆哮着,一张扭曲变形的脸孔变得更加狰狞,他头也不回便将魔刀飙速回斩向后方,唰地又是一声凄锐的破空之音,当魔刀旋斩回来的时候,锋刃上已捎带出一抹鲜红的血珠。

  垃圾,我找到你的运动轨迹了……黑腐鬼灵肆无忌惮地大声狂笑,这是一个我所制造的冥闭结界液态空间,无论多神奇的瞬间移动,也无法让你真正匿影消形!他冷笑着,一道凄厉刀光已从身侧倾斜着飙斩而下,刀光下已然映出一张英俊而冷静的年青脸孔。

  你错了!一句冰冷的声音仿佛是地狱中的不冥寒音在魔液中悠悠回荡,黑腐鬼灵眼前一花,一道极黯淡的人影瞬间在他身前高度亮化,他惊恐地瞪着那只按住自己额头的雄厚大手。

  死亡之音已经敲响,地狱的大门在为你敞开着!仿佛经历过残酷而血腥的烈火洗礼,我涅槃重生般的血火身影深深地印刻在波澜壮阔的天地之间,眉宇之中倏然间闪露出一道傲气凌然的坚毅神情,我轻蔑地摇了摇头,掌心一吐,一股势不可挡的浑雄力量仿若熔岩火山般迅猛飙击而出,那是连天空大地都为之震憾的毁灭力量。

  水……玉——惊骇地瞪着背后,黑腐鬼灵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我身后缓缓升跃而起,他尖锐的惨嘶立刻响彻整个奥索兰森林,几乎同时,迅泻而出的炙烈焰潮瞬息间便将他颓黯的身体熔成星碎。

  轰地一声巨响,伴随着黑腐鬼灵的熔灭,拥有庞大体积的噬魂魔液瞬间溃坍,仿佛巨大的流瀑,在方圆几里的巨大坑穴之中,猛烈地渲泻着黑色液潮,并同时急速冷却石化。

  啪地一声脆响,一个血肉模糊的强健手臂从刚刚冷却石化的魔液中挣脱而出,然后是第二只手臂……

  当我站在这个死一般冷寂的魔液石潭上时,满天的繁星宛如玉色百合,飘浮在冰冷透骨的夜之江面,将我的视野团团包围住,耳际间轻抚过的晚风新清得让人陶醉。

  哦,天黑了,时间过得真快,长长地舒了口气,我抬头看着远方天空,那是肯修盗贼森林的方向,也是我最终要到达的目的地。

  静静停在天空中的那三只赤甲翼龙并没有飞走,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充满雄健强悍的身影,气息敏锐的它们仿佛嗅出了其中蕴藏的某种可怕力量,在更强者面前,臣服和顺从,是大地生命生存下去的唯一法则。

  我舒展了一下酸痛的四肢,再次抬头打量着四周,龙形阿蒂洛不在了,也许它从我进入魔液那一刻便已回归到了祝福项链之中,暗中帮助我抵御魔液的腐蚀和黑腐鬼灵的杀伤。

  我情不自禁地握紧了胸口中的白玉龙骨项链,黑腐鬼灵说的没错,我终于得到了生命密咒的解禁之印——龙之纹章,但龙战士的力量却依然沉眠,我无力将它完全控制并加以运用,毕竟,我身体内并没有印记上能与龙之纹章密符引起共鸣的龙族生命图腾,我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然而,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我拥有了瞬间移动的心念魔力。

  你,过来!我指了指天空中静立的一只最粗壮强悍的赤甲翼龙,用心语向它呼唤,乘我到肯修盗贼森林!

  那只先前最霸气十足的蛮横龙兽竟乖顺地飞落在地,伏下身子让我爬上。

  出发!我大手一挥,以不容置疑的强硬语气对着天上的群星说,那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在拥抱这个壮阔得让人感动的璀璨夜空。

  奥赛罗,等等我,我来了!

  

第二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