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时光沉静,月色如梦,闪耀着璀璨光点的流萤彩虫一行行一列列地剖开林间暗夜,以各种优雅绚美的飞行姿式与山林野风合媾交尾,为寂寞而寒冷的肯修黑森林涂绘出一幅色彩斑斓的林间夜景。

  夜已深,曾喧嚣热腾的森林广场已一片冷清,不远处的魔法圣堂就仿佛一座兀立千年凝重肃穆的雄伟雕像,愈发显得庄严与孤独。

  高高的单向阶梯两旁整齐有序地置放着二十几盏被掺和入黑胶油的不灭夜光烛,明明暗暗的火光将这冰冷的风林照映得摇摇晃晃。

  人潮早已散尽,魔法圣堂前的广场上一处寂静冷清,在那场没有胜负结果的决斗之后,盗贼们都返回了自己温暖的树屋之中,漫漫长夜,甜美的梦乡才刚刚开始。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拥有一个甜美的梦乡,长年守卫魔法圣堂的卫队长是一个叫吉提亚的年青人,他有着雄狮一般狂暴蛮烈的犟脾气,同时也有着钢铁一般百折不宁的坚强意志,他有时很冲动,有时却也很理智,在肯修盗贼团里面,他的忠诚尽职是人们时常津津乐道的话题,为此,让他负责魔法圣堂的守卫工作是林猛首领最为放心的事情。

  今夜,他并没有睡,当华灯初上的时候,他便已站在高高的殿堂阶梯上了,任何一个想接近圣殿的人,都很难逃过他的眼睛。

  有风拂过,黑暗的森林广场之中有一个穿戴着风衣风帽的神秘黑衣人悄然走过,默默地向魔法圣堂的阶梯走来。

  嗨,什么人?禁步!站在高高的阶梯上,警惕的眼瞳逐渐在收缩,吉提亚抽出了腰胯间的战刀。

  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吉提亚的斥问,黑衣人依然默默地走上高高的阶梯。

  双眉绞拧成一团,吉提亚想看清对方的面目,但不知为何,阶梯两旁猎猎燃烧的火烛却无法映亮对方隐藏在风帽里的脸孔,他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诡异的不速之客!目光一寒,吉提亚鼻子重重一哼,手一挥,已有两个手执大砍刀的盔甲卫兵冲了下去。

  止步,止步!冲在最前面的麻脸卫兵已掠至黑衣人的身侧,呼地一声便将刀横在了他的胸前,再往前一步,就不客气了!

  另一名盔甲卫兵趁机掩到了黑衣人的身后,断去他的退路。

  咯咯咯咯,仿佛是夜枭的鬼叫,黑衣人诡异的笑声让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他惨白而纤细的手指不停地变化着各种奇怪动作,很快,在他周身便泛起一层浓浓淡淡的玄异黑雾,不断膨胀滋长,不一会儿,便将他的身体轮廊消隐而去。

  搞什么鬼?嘟嘟嚷嚷了一番,麻脸卫兵皱起了眉头,手腕一转便抡出一片凄锐刀光,向黑雾的最浓处飙斩而去,凌厉的破空之声仿佛一把钝锈的刀剖开了人的肚皮的声音,它的冰冷锋芒足以将一头蛮烈的暴熊拦腰斩成两半,更何况是人,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麻脸卫兵手中的刀一扫入浓雾之中,竟完全消失了,浓雾深处仿佛有一只诡异的大手正拼命地握住他的手腕,狠狠地将他已丧失平衡的身体猛攥了进来。

  断截住黑衣人后路的盔甲卫兵吃惊地合不拢嘴,他的那个麻脸伙伴被攥入深雾之中竟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完全逝匿了,连任何生命遗迹都没有留下,消失在无形之中。

  诡异而恐怖的黑雾不停伸缩变化着,浓度逐渐稀淡,再次隐现出那个神秘而诡异的黑衣人轮廓身影,他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一步步向圣堂大门逼近。

  杀了他!惨青的脸孔因恐惧而有些扭曲,吉提亚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愣了一下便醒悟过来,嘶哑地大声吼叫,狂怒的声音在冰冷的晚风中微微发颤。

  肃杀的命令一发布,在场的十几个盔甲卫兵便嗷嗷吼叫着冲了下来,这也包括那个断截住神秘黑衣人后路的盔甲卫兵。

  可是当卫兵们冲到黑衣人身前时,诡异的杀人浓雾立刻像变戏法般突然从他体内冒出,冲在最前面的六个盔甲卫兵收拢不住势头,整个人便融进了黑色浓雾之中,也立刻消逝得无影无踪,剩下的七个盔甲卫兵惊恐地瞪大眼睛,虽然他们已将浓雾团团围住,但每个人都在恐惧,都在流汗,都在一步步往后退。

  可怜的人,让我引导你们进入另一个世界吧!浓雾之中那个时隐时现的诡异身影阴沉低语着,话音未落,浓雾深处几乎同时伸出了七只惨青腐烂的诡异手臂,猛地用力一把便将那七个猝不及防的盔甲卫兵攥入了浓雾之中,他们甚至连声惨嘶都来不及发出便在这恐怖的杀人黑雾之中消匿得无影无踪。

  豆大的冷汗渗湿整个背胛,吉提亚惊骇地看着这恐怖而残酷的死亡景象,他目光痉挛,死神冰冷的手仿佛已将他的脖子紧掐住,他用力晃了晃头,试徒晃走心中的恐惧,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将双手拇指在胸前划了一个完整的圆弧,便收起了魔法迷雾,他一步步走到了身体仿佛冻僵成石的吉提亚面前,在如此近的距离,吉提亚居然还是无法看清对方的隐藏在黑暗风帽里的脸孔。

  忘性的人,你还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嘲弄地摇摇头哼笑起来,他一摞风帽,现露出一张冷面阴目的熟悉脸孔。

  原来是王……次长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撞开惊蛰之门的目光被冻得直哆嗦,吉提亚变了脸色,身子微微痉挛着,一步一步往后退,他突然提起了双刃重刀,狠狠地向回廊正中悬吊的警鸣大钟掷去。

  你不该这么着急!王冬阴阴冷冷地看着骇青脸孔的吉提亚,轻轻向他面目吹了一口腥腐的黑气,吉提亚便惨痛一般使劲地捧护着一张焦臭腐蚀的鬼脸滚倒在地上,但却发不出任何惨嘶之声,因为王冬已用一根指头冻结住他的声喉。

  双刃重刀笔直地向警鸣吊钟撞去,只要敲撞出一点钟声,整个肯修盗贼驻地的人大概都会被惊醒,但王冬却在此之前暗中制造出一个透明的暂时性魔法结界墙,拦护在吊钟之前,咣地一声轻响,双刃重刀已从结界墙上掉下,落入王冬之手。

  你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了,你应该在我走上这个阶梯之前便敲响吊钟,现在说什么也都太晚了,王冬微笑着摆弄着手中的双刃重刀,目光冰冷而嘲弄地扫着痛捧着腐烂焦脸满地打滚的吉提亚,记住,下辈子千万要选一个魔法师做效忠对象!他冷酷地将刀挥斩而下,凄惨的血立刻升腾而起,漫成一片红色的迷雾,一颗孤零零的血腥首级冲天而起,从台阶最高处一路滚下,将整条圣堂阶梯染得一片血污。

  今夜,是一个令人无法入眠的夜晚!仿佛陶醉于此情此景,王冬享受般深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炯亮有神的眼睛,将魔法圣堂的大门推开,乳白色的月光瀑水一般轻轻泄入黑暗的殿堂,一个轮廊影子出现在眼前,他的笑容便立刻僵硬住了。

  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神器——雪冰神剑,同时他也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人——林猛。

  凝肃的身体斜拖出一片浑雄的影子,林猛盘膝坐在圣堂大厅的中央,他怀中紧抱的正是先前奥赛罗使用过的雪冰神剑。

  喔,你还是来了!坐!炽烈的眼瞳犹如深夜里的熠亮明灯,林猛面无表情,指了指他身前事先摆放好的一个圆形坐垫。

  王冬眯着眼睛看着他,许久,才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走了进来,在那个圆形坐垫上坐下,你知道我要来?

  不知道,我只知道会有人要来!目光深处仿佛有猎猎军旗在飘动,林猛的目光锋利得可以杀人。

  喔,茫茫的目光中仿若阅尽沧桑,王冬不阴不阳地干笑起来,我是不是很笨?象一只无头的苍蝇冒冒失失地自己送上门来?

  我从不认为你很笨!冰冷的目光下激荡着粗犷浑厚的音质,林猛摇了摇头,一字一字说,你比长老会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聪明!如血的瞳仁很快便浓抹上一片炽热的鲜红,至少,他们还没有一个懂得象你那样用魔法戒指来收拢亲信。

  你知道?王冬忍不住抬眼看了他一下,但语气却平淡地出奇,仿佛这早已在意料之中。

  盗贼公会里面一直有一个传言,如果肯修盗贼团的长老会能齐心协力,那定能成为赤大陆最强大的盗贼团,你应该知道得很清楚,长老会正如外面传言的那样,并不齐心协力!咽凝的语句踩碎出一片忧郁的清霜,林猛惋惜地闭上眼睛,缓缓摇摇头,我一直很努力想把大家团结在一起,但每一次我都失败了!

  我知道!王冬也闭上了眼睛,脸色平静地让人仿佛觉得这只是两个闲得无聊的人在为打发时间而侃侃舒言。

  问题出在哪儿呢?林猛似乎在自问,也似乎在询问,他那严肃而深沉的目光仿佛掠过恢宏广阔的时空场景。

  雪冰神剑!王冬轻咳了一声,痴迷的目光仿佛融进了一片玄美的梦境之中。

  啊!雪冰神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林猛沉重地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日思夜想着这把神剑,阿比若,连姆斯,坎达,苏佳尼,以及你王冬,无不是因为这把神器而投奔入肯修的!他轻抚手掌中寒气袭人的雪冰神剑,悠悠说,无论是谁,都经受不了拥有神器的诱惑,所以肯修团一直无法做到齐心协力,精诚团结!

  神器……神器喔……被林猛煽旺的激情就像一匹狂奔的野马,正闪电般穿过心的草原,王冬憧憬的目光仿佛融浸于梦境之中,竟情不自禁地念哦起来。

  看到了摩索祖师的圣躯了吗?语气肃重而庄严,林猛的目光突然变得景仰崇敬,他可是肯修盗贼团的开山祖师啊!

  看……看到了!沙哑的声音在微微颤抖,王冬的目光涉越过林猛飘摇轻舞的发捎,飞掠到殿堂尽头的一座栩栩如生的人形雕像上,那是坐化了的摩索祖师的镀金遗躯,他的灵魂虽然早已离逝,但肉体却并没有消亡,他生前布下的禁咒力量自始至终地从他的身体容皿中引导而出,在整个圣堂空间里安静流淌循环着。

  是的,禁咒的力量是强大的,也是永恒的,它一旦发动就永不停竭,正是摩索祖师以自己的生命做为玄界招唤力量的契约媒介,为肯修盗贼团制造出一个如此强大的禁咒掩闭空间,才使强敌们难以攻破驻地这层魔法结界,所以肯修盗贼团才得以在这乱世之中生存了这么多年,无论怎么说,做为后辈的我们,都得衷心地感激摩索祖师的无私献身!

  王冬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他很想知道林猛为什么会和他倾述如此多的陈年旧事。

  林猛轻抚怀中的雪冰神剑,摩索祖师当年留下的遗物只有两件,一件就是他的禁咒之躯,另一件就是这把雪冰神剑,传说中曾融食三位冰精灵王魂魄的高级神器!

  深邃的目光深处骤然霹雳出一道炙灼雷电,摩索祖师制造出的魔法结界中,这两件遗物正是整个禁咒的主体元素,彼此相辅相成,如果禁咒之躯失去了雪冰神剑强大的力量给补,那维持多年的魔法结界将因为能量传递的不连续性而顷刻间崩溃,你应该明白,如果有谁将其拥为私物出走,那毁灭的将不只是这个防卫结界,还有整个无险可守的肯修盗贼团!

  仿佛置身于一个寒冷的冬夜,狂风啮食着宁静,王冬冥闭上双眼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我知道,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么多年来都一直没有闯进魔法圣堂的原因!

  那你今夜又为何要改变主意呢?充满着讥嘲讽辣的声音投入黑暗之中,林猛眯起了眼睛。

  杀气在黑暗与寒冷之中游掠,王冬抬起眼,眼里的光芒炽烈地仿若一簇簇腾跃翻卷的熔岩火焰,因为今夜我已觉得肯修团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这是一个前途黯淡的盗贼团,我已看不见它有任何光明前程!

  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你有这种想法?血管仿佛也在不安地膨胀,林猛眯着眼睛,你知道些什么?

  奥赛罗!浑沉的声音仿佛汹涌着无数生命的悸动和呐喊,王冬的眼里充满了绚丽的血光,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知道,这是一个被众神诅咒千百次的罪孽之子,无论他出现在哪里,都只会带来毁灭和死亡,肯修也不例外!

  喔!拖曳的鼻音仿佛飞溅的碎石,顷刻化成一曲悠远的空谷回音,林猛不再说什么,整个人陷入了深沉的思考之中。

  我不能看到未来的境象,但是我却能强烈地感觉到,肯修的大限已迫在眉睫了,没有人能躲过这场劫难,包括你在内!诅咒般汩汩不绝的吟语,仿佛阵阵吹过荒原的凛冽寒风,袭寒了王冬的眼瞳,也袭寒了林猛的神经。

  所以你才决定今夜擅闯魔法圣堂,盗走雪冰神剑,叛出肯修森林?时间仿佛在凝固,缓缓地抬眼,林猛的目光锐利冰寒地让人痉挛颤抖。

  盗贼的身份早已令人厌烦透顶,莱罗克亚已有人愿意为我提供一个容身之所!在生死面前,我还得为自己的前途着想!王冬的语音刚落,体内立刻升腾起一蓬浓烈阴寒的黑雾,在黑暗中疯狂膨胀扩散,并向林猛身体笼罩而去。

  终于说实话了,你这王家的走狗!目光中澎湃着怒的狂澜,林猛激扬的豪音仿若浑雄涛鸣,你这种小把戏只能对付门外的那些人!不退反进,他整个人向黑雾中隐匿的王冬身影撞击而去。

  蓬地一声响,黑雾竟硬生生地被林猛撞散,一团团血的迷雾在空中飘零散开,隐匿其中的王冬竟重重给撞了出来,踉踉跄跄地倒退十几步才收住身影。

  斗气?惊滞的目光顷刻苍白化,王冬变了脸色,但很快便镇定下来,你居然能将全身完全包裹在斗气之中,抵御我的魔气腐蚀,真不错,老团长没有选错接班人啊!

  所谓的斗气就是当武士的精神和肉体凝神到某一程度时而产生的防卫物理结面,它能在瞬息间有效抵御魔法师从异元界之中引导而来的强大魔法杀伤力量,功力越强,抵御魔法力量的斗气也越强,所以在近身搏战之中,体内没有蕴炼出强大元气内力的魔法师,根本不是擅长使用斗气进行魔法归避的骑武士对手。

  林猛将怀中的雪冰神剑插在腰背之后,手腕一翻便转出了一把锋利的快刀,用不着这件神器,我就能打败你!他冷冷地看着对方,记住,在十米之内,一个魔法师是绝斗不过一名武士的!

  他的话还未说完,人影一闪便已到了王冬的面前,手中刀光炽烈地犹如划破寒空的流星坠日,但这一刀却没有斩入王冬的身体,而是被一道突兀而起的透明保护墙阻挡住,咣地一声清脆声响,绚丽的星火光雨花景一般盛开,飞溅到四周,坚硬的魔法墙已凹陷进了一小块。

  当你耗竭尽所有的元气内力时,你就只有死!燃烧生命的血液全部沸腾在血脉中,林猛突然昂奋地大吼一声,斗气!

  噗,那堵透明而坚硬的魔法墙立刻被斗气包裹的强悍身体熔出一个人形窟窿,林猛的快刀立刻卷向已没有魔法结界保护的王冬的脖颈。

  刀光挥斩过王冬的残像,他这一刀又落空了,王冬及时地念完迷影幻术的魔法咒语,整个人退到了残像背后的两米距离。

  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流下,王冬当然知道林猛所说的意思,当他将元气内力耗竭完毕时,就不得不依靠咒语的力量从异元界中招唤出新的力量来进行战斗,虽然这种力量更为强大,但是这也将更消耗他的体力和精神力,同时林猛也不会给他有任何凝神默念冗长咒语的时间。

  听说你的雷电龙和地狱火修炼得很不错,为何不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呢?仿佛窥视出对方心中的凄苦和不安,林猛嘲弄般大笑,也许我还真不是你的对手喔!

  任凭着冷嘲热讽,王冬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他,突然将黑袍一掩,整个人便融进了黑暗之中隐匿踪影。

  嘿,你根本无法掩饰住自己气息流动的痕迹,我知道你的位置!林猛一声呵斥,人已向左边黑暗处飞掠而去,手中抢起一道凌厉得让人痉挛的死亡光刀。

  咣!绚美的星火沿着空气中闪现出的一道深深凹槽一阵狂舞乱窜,林猛的快刀在一堵刚兀立而起的魔法真空墙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对方的反应比他想象中快了许多,他皱着眉头大喝一声,斗气!

  噗,林猛彪悍威猛的身影瞬间透过了魔法墙,来到王冬的身前,高扬而起的快刀像黑夜里的流星凌然划落。

  咣!又是一连串的星火四溅,他的快刀再次斩入一道魔法墙上,飙猛的劲道几乎将其斩透。

  斗气!血与火在眼瞳中交织燃烧着,林猛恼怒地大喝一声,再次破开第二道魔法墙,闯了进去,同时他再次凝出一团凌烈的斗气,破开第三道魔法墙,这一次,他与王冬的距离近得只能容下半只臂节。

  空气中传递着死亡的气息,林猛阴沉的脸有些发青,他看到王冬周身噼噼啪啪地闪窜出骇人的磁电雷场,高举的双手同时凝积出两道龙形凄厉雷电。

  斗气!狂猛巨吼仿若一道惊雷倏忽间炸响整个时空,林猛矫捷的身形已快速缩退入被熔开一个口子的第三道魔法墙洞后。

  轰地一声惊天炸响,威力强大的龙形雷电不仅将那能量不断在枯竭、效力逐渐在消失的魔法墙炸成粉碎,同时还在坚硬的殿堂岩板上炸出一个大焦坑,林猛凝出的斗气虽然排斥开了部分龙形雷电的噬食,但在如此高强度的猛击之下,伤痕累累的身体还是被震飞到十几米外的圣堂外壁上,并将墙壁撞出一个人形大洞。

  真……不错,这样的战斗……才有意思!浑身一片泥泞血污,沉重地喘着粗气,林猛艰难地从废渣中爬了起来,这道龙形雷电几乎射穿了他的身体,要不是有斗气保护,他大概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狠狠地抹去满下巴溢流的血渍,我还想见识见识你的地狱火!

  神情凝肃铁青地仿若一副青面獠牙的鬼灵面具,王冬阴沉着脸并不言语,他的双手合成一个口字,嘴唇轻微翕动着艰涩难懂的咒语,呼地一声,一条极炙烈的火焰瞬息间喷射而出,舔卷向林猛遍体鳞伤的身影。

  斗气!狂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林猛暴怒中大吼一声,凝神将舔卷而来的炽烈火焰排斥开,但连续频繁地使用斗气也让他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和精神力,抵御魔法攻击的斗气也变得有些微弱,要不是他及时将身影闪到了王冬侧面位置,大概这团炽烈火焰将很快地将他整个身体焚尽。

  还有吗?我都一一静候着!林猛的话音刚落,他倔强的身影便逼了上来,空气中划过一道炙烈的光弧,但王冬的身上立刻闪窜出道道盘身火龙,越卷越快,越卷越炽烈,虽然林猛运起了斗气来回避这盘身火龙的热力炽烤,但他却也加深了躁热烦冗、炙火焚心的煎熬苦痛感觉。

  烧!风雨雷电磨砺的目光祭出死亡之旗,王冬狰狞着脸大喝一声,双臂向两旁挥出,立刻有两道盘卷的火龙从双臂飞掠而出,在圣堂大厅内快速地游走,直将整个大厅烤得一片通红灼亮,就仿佛一个被蒸透的巨大火炉。

  可恶,竟想通过燃尽空气的诡计来让我窒息而亡吗?狂暴的飓风一遍遍在赤色眼瞳中飙扬狂舞,林猛凄厉长啸一声,一道寒噬人心的死亡光弧将空气划成两片,狠狠一刀向王冬的腰身斩去,这点闭气能耐我还是有的!

  咣!又是一声清脆之音,林猛的快刀又斩入一堵兀立而起的魔法墙上,璀璨星雨在空气中飘扬滚落,映亮了怒不可竭的彪悍身影,同时也映亮了王冬阴戾冷酷的瘦削脸孔。

  斗气!脸上的血气越凝越浓,强忍着闭气带来的窒息痛苦,林猛迅速破入魔法墙中,但几乎同时,他脚下岩板突然伸刺出几道凌厉闪亮的电枪,噗地几声便穿透过他的浴血身体,他沉闷地低哼一声,捂着汩汩不绝涌血的伤口飞掠而出,直落到殿堂外的走廊回道上才气喘吁吁地收住颓伤的身体。

  鬼影地枪?全身的血液仿佛顷刻间都沸腾翻滚起来,林猛的目光一片充血,他瞪着一双血与火交织的怒眼,我竟忘记了……你的嫡子王铃可是个魔剑士,你自己本身……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阴戾的笑容舒情地绽放在嘴角边,王冬缓缓地将刺入脚下的黑色魔枪拔了起来,用仿佛看着陷阱中的垂死猎物的眼神看着对方,有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将来也不会知道!

  嘿,有很多事情你同样也并不知道!粗喘着浊气,冷静下来的林猛不服气地瞪着血怖双眼,一手凝出一个疗伤冻气团,将身体上的各个伤口止血冻结住,另一手缓缓从后背上抽出从未使用过的雪冰神剑,真正的战斗才刚才开始,而不是结束!

  

第二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