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轰隆隆,倏然间雷霆律动,震彻整片粗蛮林野,挟掠而起的风声泅在丛林的罅隙里,犹如滚滚奔雷的吼啸,一个粗犷庞大的凶猛战影突然从林子深处扑掠而来,嗥——那是……无数虚假的光芒定格在惊悸失魂的瞳仁之中,修斯顿总监硬生生停住了手中正要挥斩而下的雪冰神剑,骇然地瞪大了眼睛,喊道,赤甲翼龙!

  呼——巨大而雄厚的赤色金翼迅速展开,逆旅犁风,以狂澜之势破空袭来,整片树林摇摇晃晃,仿佛都被这磅礴汹涌的扑击风暴所震憾。

  庞硕威凛的金影扑击的同时,一股极其猛烈灼热的火焰流犹如飞弹一般极快地向修斯顿总监苍白战栗的身影飙射而来。

  可恶!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来干扰我!冷峻的面孔中失去了血色,修斯顿总监身形一转,以难看却有效的姿式猛地向后侧滚去,紧接着脚尖轻轻一点,灵鹫一般贴着地面快速滑掠而去,总算避过那道灼烈得足以将岩石熔化的火焰弹,不过却也让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然而赤甲翼龙的扑击身影更快,仿佛早已算计好对方避退路线方向,呼地一声几乎没有停顿,便挟着万磅风雷扑杀而至,一张狰狞狂暴的噬血脸孔让人不寒而怵。

  通!苍白落魄的瞳眸之中跳动着惊骇的颤音,修斯顿总监一个猝不及防,整个人被赤甲翼龙坚硬而硕重的龙鳞巨体撞飞到半空中,翻了几个筋斗,然后重重地从高耸的树梢上一路翻滚摔落。

  他实在太轻敌了,也许从未将这种低智能的庞大生物放在眼里,所以面对赤甲翼龙那出自敏锐本能反应的贴身快攻,简直喘不过气来。

  停!就在整个人即将摔落地面之际,修斯顿及时念起了翼空定影术的魔法咒语,整个身体便在一股看不见的魔法结界中定形,虚浮在离地面不到半只手臂距离的空中。

  可恶的家伙!这可不是你来凑热闹的地方!黑色闪电和赤色怒涛同时激荡在血红的眼瞳之中,修斯顿满脸血污地站了起来,脸色格外狰狞凶狠,别以为你是飞龙我就怕了你!恼恨的眼里不停地闪烁着火与冰的惨青杀机,他开始不停盘转手中的雪冰神剑,一步步向比自己大十几倍的赤甲翼龙走去。

  粗糙坚硬的龙鳞在阳光下泛起一种斑驳的孤傲和威凛,那只彪雄硕壮的赤甲翼龙以凶狠恶毒的目光瞪着他,喉部皮囊不停地收缩膨胀,也在酝酿着一颗更炙热猛烈的火焰弹。

  嘿嘿,还有两只呢?你的同伴们真是无情啊,就这样临阵脱逃了,让你这个爱逞英雄的傻瓜来送死!瞳仁之中自信和骄傲层层重叠,修斯顿总监冷笑,来吧,用你最强的火焰弹来攻击我,我倒有兴趣看看这把雪冰神剑到底有多强的威力!

  微颤轻拂的空气在一瞬间凝固,林子间所有律动的生命仿佛同时预感到灾难的降临,突然一下子全都安静下来,那一刻仿佛能听到阳光坠落在冥河冰块的飞溅声。

  嗥!整个森林都仿佛被撕成粉碎,赤甲翼龙猛然间一声狂吼,喉节皮囊中酝酿许久的一颗重磅火焰弹嘶声轰鸣着奔射而出,仿佛一道凄厉无比、洞穿天地的灼烈雷电,呼啸着向修斯顿高大浑厚的身影袭来。

  来得好,冥河终极风暴!早已在默念古精灵咒语的修斯顿不退反进,猛地挥斩出手中雪冰神剑,虐掠的狂风呼啸奔滚,同时附带而出零碎庞大的坚硬冰石,以更凶猛的气势迎着火焰弹正面撞去。

  轰地一声雷霆炸响,冰与火的猛烈撞击将周围二十米范围的林木犁出一片空荡荡场地,到处是冰彻的树雕和烧焦的断木,整片森林都被震得摇晃不止。

  地面上冻结的冥河冰块也在这冷热交替浸透下,裂出几十道大裂缝,将先前战死的蜴龙人和莱罗克亚士兵的尸体吞没,空气中弥漫的无数冰尘火焰,熔了又冻,冻了又熔,相互交缠着礼花般迅速扩展膨胀。

  赤甲翼龙飞扑而来的巨硕战影也被反卷而来冰火浪潮撞飞而出,连续压倒了十几棵巨木果树后这才稳住平衡停顿下来,此时它那身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坚硬鳞甲已披覆上一层厚厚的冰霜,一股透入骨髓的寒意从毛孔中迅速向血脉肌肉浸透,直将它冻得瑟瑟发抖。

  疯狂虐掠的冰火浪潮渐渐退去,修斯顿总监高大威猛的身影也开始清晰起来,他沉稳住身体缓缓走了过来,脸上的讥嘲之色渐浓,道,所谓的赤大陆第一战龙也不过如此而已,苏伦能做得到我同样能做得到!他冷冷地看着受了伤寒、气喘吁吁的赤甲翼龙,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愿听我的驾驭便放你一条生路!

  仿佛听懂了修斯顿那鄙夷冷漠的嘲讽,赤甲翼龙的内心尊严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它猛烈地仰天凄厉嘶鸣,然后狂暴地猛扑过来,锋利而坚硬的利爪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切割着空气,呜呜着扫荡过来,想把对方整个身体撕成碎片。

  还不明白吗?你那点实力是根本可能战胜我的!嘲讽之色更浓,修斯顿总监自信地扬扬头,并没有退避,而是将雪冰神剑横在身前,以自身蛮横的强力硬生生格挡住赤甲翼龙利爪的横扫。

  赤甲翼龙那强悍的力道锐不可挡,将修斯顿身体逼退,使他脚下的冥河冰块犁出两道深刻靴槽,显然赤甲翼龙的利爪之力是相当凶猛可怕的,若不是有雪冰神剑上强大的精灵力量出于抵触本能,不断在抵消它那从利爪上一路传递而来的蛮力,恐怕这一刻修斯顿总监早被它的蛮劲扫成一团模糊血肉了,毕竟,没有一种生命力量能正面抵挡咆哮发怒的狂暴战龙猛烈攻击。

  嗥!蛮烈的战影崛起雄悍的气魄,赤甲翼龙再次高亢怒吼,它的另一只巨硕龙掌当空拍了下来,这一掌就算是巨岩也能轻易地被拍碎,更何况只是血肉筑成的身体。

  然而修斯顿总监却并不是石头。

  苏伦有什么好?他很快就要被我杀死了,我拥有至高无上的精灵神器——雪冰神剑,我才是赤大陆最强的战士,你为什么宁可选择死也要跟随那个野蛮人?瞳仁之中到处是火炙的伤口,修斯顿总监面目狰狞,狂怒地咆哮起来,他手中雪冰神剑闪电般在空中一闪而过,竟将赤甲翼龙拍打下来的龙掌削飞了一半。

  红雨四溅,血光怒花般飘零绽放,同时带出许多纷舞飞扬的血色冰屑,被坚硬龙鳞披裹的赤甲翼龙终究敌不过精灵神器雪冰神剑那凌厉无比的锋芒,它一下子便被齐根削断了五根指爪,一时之间血流如注,炙痛焚心,悲愤凄苦的怒吼在整片森林上空来回响彻。

  再哭叫也是没有用的,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下场,无论谁与我为敌都是死路一条的!修斯顿总监冷漠地用大拇指抹去剑锋上溅染浓烈腥涩的龙血。

  嗥!赤甲翼龙完全出离了愤怒了,它就像一座压抑几个世纪的巨大火山,在那一刻间猛烈地向四周倾泻着自己愤怒与仇恨。

  一颗大得不可思议的火焰弹不停在它的巨大喉囊间蠕动翻滚,就在修斯顿错愕之际,猛然飙射而出。

  立刻,一团足以将任何坚硬钢铁岩石都熔成蒸汽的灼烈火焰流,像放闸的狂洪巨澜一般,咆哮着向修斯顿总监身影扑卷而来。

  可笑,就凭这个是绝对无法击败我的!杀机炽闪,修斯顿总监不停地盘转手中的雪冰神剑,逐渐舞出一圈冰雪旋风,另一只手同时捏出一个奇怪的魔法念咒手势。

  呼地一声,就在那颗灼烈火焰弹即将把他身体吞没的一瞬间,一道由精灵力量组成的反弧形魔法冰墙倏然间拔地而起,恰巧完全将那股炙烈无比的火焰潮挡在了外面,随着雪冰神剑中精灵力量的不断贯注,魔法冰墙开始迅速地加厚变长,以反扇形之势渐渐向赤甲翼龙的身体包拢而去。

  那颗炙热的火焰弹狠狠地击在突兀而起的精灵冰墙上,火与冰的再次相撞让这方区域仿佛同时浸沐在酷署和严冬之中,炙热的流焰不断地熔化冰块,而同时四周弥漫而起的寒气也迅速将热焰吞没,极冷和极热的层层重叠使伤害力几何般递增,使置身在其中的双方都感到生命的耗竭。

  火焰和寒冰在空中短兵相刃,此消彼长,最终冰雪精灵以它那几乎无穷无尽的寒蚀力占据了上风,时间之轮缓缓滚动,热焰渐渐被厚厚积隆的寒冷冰墙所吞没。

  嗥——为了摆脱颓废的局势,赤甲翼龙猛地扑翅跃起,当跳跃到空中最高点时,猛地一个转身向地面上的修斯顿扑了下来,同时不计体力和元气地将体内蕴藏的所有火元素飞弹都喷射而出,顿时,数十道威力惊人的火焰弹像流星雨一般倾泻大地,不断升腾翻滚的烈焰火海将地面上烧烤出一个半径足有二十米的大焦洞,四周的冰块在高温熏炙之下迅速熔烧成白热的气体,一时之间整片树林到外弥漫的是湿闷炙热的白色雾汽。

  停滞在半空之中不停喘着粗气,赤甲翼龙精疲力竭地瞪着白汽翻滚升腾的地面,任何人都挡不住这*般的密集火焰弹,它的炙烈程度足以熔化一切魔法结界冰墙,就算是拥有雪冰神剑的修斯顿总监也绝不例外,地面上的冰块已被汽化,翻露出焦黑泥土,他的身体大概在如此炙烈的热力熏烤之下灰飞烟灭了,这个可怕的对手终于……

  敏锐的生存本能让赤甲翼龙浑身一阵哆嗦,刚想扭过身来看后面,一道冰冷的寒光已穿透了它的坚硬鳞片,深深插入它致命的背心,直没剑柄。

  嗥!巨痛之中疯狂怒吼的赤甲翼龙瞬间爆发出最后的雷霆巨吼,一颗耗尽所有生命和力量的火焰弹已从喉囊之中升起,就在要喷射而出之际,修斯顿总监已催动了雪冰神剑上的精灵力量。

  冰龙旋风!夺目的杀机一闪而过,修斯顿总监猛地大吼一声,抢先从神剑中凝积起一股强悍的冰龙,直接从赤甲翼龙重伤的胸腹创口处升腾而起,贯穿了它的整个身体,迅速冻结住它的火焰弹喷射。

  虽然赤甲翼龙的强大生命力并没有马上终结,强横的反扑力还不断地努力挣脱冰龙旋风的寒气渗入,试图用自己庞硕的身体给对方一个致命撞击,但修斯顿却也没有片刻停憩,他的快攻一浪接一浪不容对方有任何喘息之际。

  冰刺之穹!就在另一只完好无伤的龙爪即将横扫过腰际时,修斯顿总监及时地再次将冰雪精灵力量召唤出来,立时,在赤甲翼龙逐渐冰冷冻化的庞硕巨体内,雨后春笋般从它的全身毛孔里,疯狂冒长出成千上万细长尖锐的死亡冰刺,仿佛刺猬一般,一瞬间便将它最后残余的生命完全消灭吞没了。

  变成巨大冰雕的赤甲翼龙失去了重心平衡,无力地从半空中摔下,庞硕的巨体撞击在坚硬的冥河冰块上,竟还能砸陷出一个小坑,但它的身体同时也碎裂成几大块,四散滚开,一个强悍的生命终于在力量更为强大的雪冰神剑面前烟消云散了。

  修斯顿总监气喘吁吁地在半空中凝顿住身体,心有余悸地瞪着那巨硕龙兽尸体,虽然有雪冰神剑在手,刚才那一幕还是万分惊险,真没有想到赤甲翼龙的拼死一击竟然会如此恐怖,若不是自己反应快,恐怕下面躺的应该是他自己的尸体吧!

  可恶,要不是和苏伦一翻恶战,耗费了大部分的精元和体力,现在也不会让这只飞龙搞得如此狼狈不堪了!修斯顿总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远处被冻结住半身,神智依然模糊的我,还好及时展开这对魔翼,要不然还知怎么避开那么密集的火焰弹!惊叹之余,他看了一下从宽厚肩膀上生长出的一对浑厚而结实的黑色翼膜。

  为了能避开赤甲翼龙那*般的密集火焰弹,他不得不将身体进行了初始魔化,恢复出带有高等魔族明显特征化的黑色膜翼,避开流焰火海直接飞掠到半空,然后绕了一个大圈悄声无息地从背后给赤甲翼龙以致命一击,当然,魔化的结果也让他的耳朵变得更尖更长,额头上还长出两个短短的高等魔族用来蕴藏魔法元素的贮能触足,同时脊椎骨的尾部也长出一个足有两米长的星箭长尾。

  但这种初始魔化却让他很不适应,他发觉自己更喜欢使用类人身体去战斗。

  耗竭了大半精力,修斯顿总监疲倦地降下地面,缓缓收拢黑色魔翅,走到我的面前,苏伦,别指望再有人来救你了,你的末日已经到了,多看一下周围的景色吧,这将是你有生以来所能看到的最后一幕!得意的笑意从嘴角边微涟泛开,他手中的雪冰神剑再次高举起来,寒光闪烁的剑尖正对准我的眉心。

  这难道就是高等魔族的真正面目吗?脸色苍白的我依然沉浸在惊骇狂澜之中,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高等魔族的初始形态,虽然和传说中一模一样,但带给我心灵的震憾力却是难以形容的。

  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恐惧还是惊讶,我仿佛沉腼于如梦如幻的记忆之中,喃喃自语,创世纪之战中,让大地武士流尽鲜血的人就是你们吗?

  什么?嘿,这只是高等魔族的初始形态,也是基本形态,每个高等魔族分支还有自己个性化的变身等级形态,魔化等级越高,战斗力的潜能也就被挖掘得更深,嘿,说了你也不懂,受死吧,苏伦!修斯顿总监狞笑地举着剑正要刺下。

  是了,高等魔族,大地武士永远也挥之不去的噩梦,利用变形魔化的形态来递升潜能战斗力的种族,同时也是圣龙战士誓言一生为之征讨追杀的恶魔种族!仿佛在梦呓之中一般,低声沉吟着,我缓缓地抬起头,以摄人魂魄的目光冷静地看着对方,那一刻,我没有了悲伤和愤怒,除了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高大身影。

  我已感觉不到周围的世界,我的心灵就像镜湖一般纯洁透彻,但誓杀的意念却变得无比坚定强烈,我仿佛蜕变成另外一个人……

  什么?踉跄后退一步,修斯顿总监吃惊地看着我的神态变化,你……你这是……敏锐的感觉让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变得很陌生很可怕,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铁骨铮铮、性情刚烈的血性战士——雷刀武士苏伦,对方眉宇间那桀傲自信的神情突然让他感到精神上无比巨大的压迫力。

  高等魔族,创世纪之战中,率领百万魔人几乎横扫七大陆的恶魔种族,最终还是被赶回了另一个封闭世界——魔界,一千年过来了,你们又是如何穿透禁闭时空结界来到这个大地的?仿佛被唤醒沉眠之中的记忆,我以一种完全陌生的威凛肃穆的语气冷冷追问。

  你……你说什么?你怎么敢……这种口气和我说话……完全被威凛冷酷的王者气魄所深深震憾,手足失措,寒颤着打着哆嗦,修斯顿总监不自觉地失了形态,眼里露出了无比恐惧的神情来,结结巴巴回应。

  快说,魔界的出口已被封堵住了近千年了,你们又是如何遁入大地世界的?在强大的意念凌迫渗透之下,我以不容违抗的霸道傲岸语气一字一字问。

  我们……我们是从当年创世纪之战中……遗留下来的魔人蛋种里孵化出来的新一代高等魔族,被贝雷塔斯帝国的历代皇室珍存留藏,喉骨一阵咯咯作响,空气仿佛凝固一般,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正紧掐脖子,修斯顿总监艰难地喘着气,我是在四十年前被孵化而出的,专门为扶佐罗特立拉****殿下顺利登基,贝雷塔斯帝的历代皇帝都允诺,只要我们能帮助他们统一整个赤大陆,便将以黑暗圣堂名义在大陆间做为正统门派推广发扬我们高等魔族的血脉,修斯顿总监痴痴说。

  停顿了一下,浑身猛地一阵剧烈震颤,什么……什么?仿佛刚从昏昏噩噩的梦靥中惊醒过来,冷汗淋漓,修斯顿总监苍白着脸惊恐喝问,我……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他用力摇晃着头,试图回忆起刚才所丧失的片刻忘记,我……怎么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他的脸因恐惧而逐渐扭曲变形,不断地颤栗后退。

  苏……你刚才对我做过了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回想不起来了?又惊又怒,修斯顿总监踉踉跄跄地后退,瞳孔一点点在收缩,恐骇绝伦地瞪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对手。

  喔,刚才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脑部催眠,让你说了你该说的,嘿,原来你们也只是创世纪之战中遗留下来的可怜余孽,还以为你们有多大能耐和野心,想妄图来改变七大陆各种族的力量平衡和秩序,原来你们也仅是别人实现野心和梦想的工具,神色稍微松缓了一下,我以调侃的语气对他进行一番冷嘲热讽,仿佛此时我们所处的位置调转了过来,我已变得高高在上占据优势,而他却是被我步步紧逼,惊惶失措无路可退。

  你……你不是苏伦?不是!粗粗喘着浑浊的气,有些惊恐地瞪着我,修顿总监突然醒悟过来,但却又极不愿意接受眼前的可怕事实,失声喊道,圣龙……圣龙战士,你是圣龙战士!

  真是聪明无比的孩子,没想到当年创世纪之战中的史前记忆,还能这样完整地通过魔人蛋种遗传下来,嘿,当苏伦看到你的初始形态时,那一瞬间我沉睡的记忆也被唤醒了,只有最刻骨铭心的仇恨才能让我千年沉眠之中苏醒过来,所以我不得不提前加快苏伦身体的圣龙力量容皿化,你所熟悉的那个雷刀武士苏伦很快将不存在了,他虽然是一个很善良很勇敢的人,崦我曾也希望能多延长他的一些生命,但现在看来已经不行了,你的魔人形态让我感到焦灼不安,我已经等不及那一刻了,我要马上占用他的躯壳,杀尽每一个拥有高等魔族血统的人!虽然目光之中闪起猎猎作响的森森恨意,但我却以轻松聊侃的神情平静地注视着他,仿佛那不是在述说什么很愤怒很激烈的事情,而是在与老朋友触膝谈心一般心如止水,平淡地让对方直打寒颤。

  比激烈言词更带来震憾力与压迫力,修斯顿总监脸色变得格外地惨白,冷汗淋漓,他带着恐惧而绝望的眼神看着我,以扭曲变形的嗓音嘶声低吼,啊,不,苏伦,雷刀武士苏伦,你快醒过来啊,你不是圣龙战士,不是,你……你是贝雷塔斯帝国斯普特拉军团玄虎旗上旗军位的雷刀武士,你是德普斯御赐一级黄金骑士伽德坎男爵,你不能再让圣龙力量腐蚀控制你的肉体和精神了,不……不能了……

  嘿,我不会放过你的,苏伦活着的话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的双手沾满了大地武士的鲜血,你的存在就是这个世界的耻辱,今天就是终结你的亡日!目光凿成一道浅浅的溪流,我冷冷地看着他,周身不停有金色光影的龙形在环绕游动,强大的能量气息让几丈开外的修斯顿总监窒息的恐怖感觉。

  冰块在我周身辐射漫游的能量气息渗透下迅速融化消失,并不断蒸腾出一团团虚虚渺渺的白色烟雾,一时之间整片树林都被一股诡异凄迷的白雾笼罩着。

  强……实在太强了……这就是圣龙战士的力量吗?仅仅不动声色,只是能量气息外溢泛散便能造成如此惊人的结果……恐惧之色更深,修斯顿总监喉节一阵咯咯翻鼓作响,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强有力大手在紧掐他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他那本粗大硬朗的神经竟已经忍受不起我的目光凌迫,仿佛随时都要崩溃一般。

  用你最强的魔化形态来与我战斗吧,杀死你这种低等形态的魔人对我来说无异于捏死一只小蚂蚁一般毫无乐趣可言!体内泛散外扩的能量气息很快便将所有冥河冰块都蒸发干净,整片树林一片潮湿闷热,仿佛刚刚被蒸熏过一般,我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肢体,以君临天下的雄浑傲岸气魄缓缓向他走去。

  最……最强形态?目光仿佛在一片寒霜冬季之中摇晃,修斯顿总监几乎用变调的嗓音颤栗回答,那……有用吗?有用吗?魔界中只有高等形态的九头龙妖和暗夜人妖才有这个实力啊!

  为了维护武士的尊严和荣誉,我允许你选择任何一种死法,傲岸之色油然而生,我以无可匹敌的锋利目光冷漠地看着他,就仿佛看着肉板上一具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尸肉。

  为了……武士的尊严和荣誉……心念电火石光一闪,修斯顿总监浑身猛地一颤,仿佛捞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突然高声尖叫起来,苏伦,雷刀武士苏伦,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信仰和追求了吗?难道你准备背叛大地武士一生为之执着禀持的尊严和荣誉了吗?难道你希望通过出卖肉体和灵魂来换取廉价的生命时间吗?难道你想永远坠入迷途深渊,永远在噩梦里不能自拔了吗?

  我猛地一震,声声犹如重磅陨星坠地,重重砸在沉眠的心潭上,激溅起无数心灵的水花,精神一阵懵懂恍惚,我睁开微醉的眼帘,茫然问,你……你刚才说什么……

  你是苏伦,雷刀武士苏伦,难道你想再次被人剥夺走自己的尊严和信仰吗?修斯顿总监眼里闪过难以形容的兴奋和激动光芒,高声尖叫起来,苏伦,你是一个真正的武士,难道你要轻易放弃自己的信仰和立场吗?

  嘿,你说什么啦……我听不懂……大脑一阵繁乱纷搅,我的思绪开始翻江倒海般滚涌起来,半睡半醒之间喃喃自语,我是……苏……苏伦吗?喔,不……苏伦已经沉睡了,他不会再醒过来了……哼,难道你还对自己抱着生存的希望吗?真可笑,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这种高等魔族渣子的!

  苏伦,雷刀武士苏伦,快醒过来吧,生命是属于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没必要那么客气让别人使用你的身体!热汗滚滚,耗尽脑汗,竭尽所能,修斯顿总监扯着沙哑的嗓子拼命大声吼叫起来,你难道忘记了你的出生入死兄弟奥赛罗了吗?他还在一旁等着你去救他,他需要你的帮助!你这个样子只会让他无比失望,无比悲伤!

  我的兄弟……奥赛罗吗?好……熟悉的名字,他是谁啊,他真的是我的好兄弟吗?失魂落魄,眼前的世界既清晰又模糊,脑海中的杂念波浪般越卷越高,我思绪繁乱如麻,呆呆地看着他。

  对,还有安贞伦茵公主殿下,一个爱你的和你爱的美丽女孩,难道连她也要放弃了?

  焦急地瞪着我,修斯顿总监再次声色俱厉地大声抢呼,这一次如果再不能将苏伦从无尽的沉眠之中唤醒过来,大概他永远也不会再醒过来了。

  安贞伦茵……公主殿下吗……我浑身剧烈一颤,用力抓扯着头发,内心中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被触动了,一个碧韵温婉,俏美如花的雅致少女顿时浮现在眼前,好美啊,她……就是安贞伦茵公主殿下,一个我所爱同时也爱着我的女孩吗?

  几乎是凭着本能,我将手伸进了盔甲护心处的贴身衣衫深处,肩膀不停地颤抖着,我手心里面已然紧攥着一件球状音乐宝盒,上面传递出的清幽淡雅香味仿佛又让我回到了那个如梦如幻般醉人心魄的往事之中。

  苏,真感谢你救了依娜和整个商队,我没有什么好的东西送赐于你,这个……音乐宝盒你就拿去吧……

  尊敬的……公主殿下,我……不能……

  苏,你就收下吧,公主殿下奖赐的东西是不会再收回的,而且……这个音乐宝盒是她的……最爱……

  为什么当时的每句话语,每个叹词我都记得如此清晰,为什么一触及这个名字心情总是无法平静下来,这一切……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我烦躁不安地甩着头,胡思乱想,我是苏伦吗?我真的召唤出圣龙力量吗?喔,好奇怪,圣龙力量不是我唤醒的,好象……好象是它自己苏醒过来的,好疲倦呀……我呆呆地看着光藓化不断加深的肌肤,没有生命,没有感觉,仿佛已经脱离我的肉体,游离我的灵魂,我竟感觉不到那点生命的存在,这……难道就圣龙力量容皿化的结果吗?

  不……绝不要这样,我不能再唤醒圣龙力量了,它只会让我坠入无尽的地狱深渊,苏伦,你要用自己的本事去战斗,去生存!脑海中犹如过场景一般一连串闪过这些令我灵魂为之震憾的字眼,是的,我是苏伦,雷刀武士苏伦,哪怕战死在这里,我也绝不能让圣龙力量复出,由它来主宰我的肉体和灵魂,我的路要由我自己来走完,不需要别人来指挥!在心灵中两股思潮不断加强碰撞交锋,很快我的意念逐渐增强,渐渐清醒了过来。

  天色已渐渐暗沉,天边出现了一大片浓墨如汁的乌云,麦加帝城方向有史以来的最大一场*很快就要降临了。

  我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心灵交锋过程,如果不是修斯顿总监在身旁不停呼唤我残存的意念,让我守住了最后一块阵地,恐怕这一次我的身体将完全光藓化,被圣龙力量吞没吸收,成为它的力量传承容皿,永不复苏。

  此时,我已不知是该感激还是仇视修斯顿,毕竟,他带给我的还有更多的愤怒和痛苦回忆。

  我抬头,修斯顿总监早已不知去向了,也许他趁我迷失意识之际悄悄离开了,这个家伙就是这样……我不仅苦笑,我现在非常渴望与他再来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下一次我是绝不会输给他的!

  这时,麦加帝城方向突然闪过一道凄厉无比的大闪电,同时一连连串惊天动地的雷霆霹雳声像开锅似的沸水一般纷拥沓来,连远在数千公里外肯修森林的我都能感觉到它的巨大震憾力,整个大地仿佛都在这即将降临的暴风雨夜之中隆隆颤栗不止。

  下雨了,好狂暴的天气,对于麦加帝城的人们来说,这大概又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吧?我暗暗叹息,隐隐感到某些不妥,眼睛不安地注视着远方,突然,漆黑的瞳仁中刷地闪过一记更为炙烈凄厉的霹雳闪电,仿佛要将我的整个眼幕都要撕成粉碎一般。

  也不知飞翔了多久,越接近麦加帝城天色越阴暗,仿佛整个晕暗天幕都要坍塌下来似的,天上的闷雷不停竭地轰隆隆奔走,天空中连续闪出几道令人怵目惊心的火龙闪电,仿佛赤大陆有吏以来积贮的所有雷电能量都在这一晚云集一团。

  狂风呼啸,大雨瓢泼,整个大地都在昏暗恐怖的暴雨中摇颤,几乎耗尽了所有体力,修斯顿总监终于在离麦加帝城五十公里处的一个凹形小山沟里降落,如果他以魔人这种基本形态出现在世人眼里,一定会造成相当大的轰动了恐慌,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他不得不收起魔翼。

  刚降落到凹形小山沟,从土包遮掩的一角突然闪过一道极淡的黑色人影,直接向修斯顿总监飞掠而来,跪拜在地,禀修斯顿总监大人,属下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

  德拉斯,有什么最新的情况吗?修斯顿总监扭了扭发酸的脖子,四下舒展着胳膊,恢复了人类身体模样,斜睨着眼问道。

  那个整张脸都隐藏在黑色面具后面的黑魅武士低声道,禀大人,据城内眼线回报,侬力祭师已经率人捣毁了总监大人在圣乔治商会馆的临时居所,留守的战斧骑士和雷刀武士损失惨重,不过八百黑骑士团主力在杜姆斯营统领大人的带领下,早已提前离馆,目前潜藏在白福罗麾下的秘密私人公馆里,与大内皇宫仅隔一条街,随时听候总监大人的调遣。

  喔,安贞伦茵公主呢?眼皮不自然地跳动起来,修斯顿总监不安皱起眉头,忧心冲冲地看着对方。

  不敢与之对视,德拉斯惶恐地垂下头去,安贞伦茵公主安然无恙,一同被带到了白福罗的秘密公馆里面。

  如果安贞伦茵公主殿下的毫发有什么闪失话,你们全部都得跟着陪葬,听明白了吗?

  修斯顿总监冷冷撇了他一眼,她的生死可关系到贝雷塔斯帝国和德普斯王国两国的最终命运!

  是,大人!情不自禁哆嗦一下,德拉斯苍白着脸,将头埋得更低。

  喔,三天的约期也已到了,加锡他们准备得怎么样啦?修斯顿总监抬起头看着头顶阴郁而深沉的天空,一道凄厉无比的闪电深深地映入了眼眸之中。

  眼线回报,他们的部队都已集结出发了,完全按照大人的要求那样,正迅速向麦加帝城指定方向云集而来,不过……脸部一阵僵硬抽搐,德拉斯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不过什么?扬起了眉毛,修斯顿总监冷冷地看着他,目光熠熠让人哆嗦。

  不过伐里克斯的腐灵部队好象不太听使唤,始终没有什么动静,他的腐灵大军不知是不是要等到夜晚才出动啊?德拉斯小心地斟酌词语回答。

  哼,伐里克斯?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这家伙是所有人中最具有野心和抱负的,他到底想搞什么鬼呢?修斯顿总监眉头越皱越深,不禁抬起头看着遥远的天际,这家伙不会……另有所图吧?

  禀大人,还有一个刚刚从休洛斯地精妖那儿传递过来的好消息!德拉斯眼里隐忍着兴奋的光芒,轻声打破了僵硬的气氛。

  什么好消息?修斯顿总监眯着眼睛看他。

  休洛斯统领传话过来,战争已经从他们手中开始了!德拉斯强压下内心激动的心情,一字一字道。

  

第三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