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当城北大营第十一师队在短短一个时辰内被优势明显的虎头狼大军全部歼灭的时候,城东大营的第十二师队和城西大营的第十七师队几乎同时分别被人数几倍于己的蜴龙人和鬼脸人鹰部队突袭消灭,惨烈的撕杀声和凄厉的哀嚎声汇成一波又一波的风浪四处传递,杀戮声音沿着麦加帝外城的郊野连绵不绝。

  由于兽人们的袭击行动发生极为突然,而且迅速结束,再加上这场晕天暗地的凄迷暴雨阻挡了军情传递,城内驻守的十个精锐卫戌师队虽然很快便集结了六个,严正以待,但却没有哪个指挥官敢冒险冲出城去撕杀解救。

  因为这场古怪凄迷的雷雨天气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城外来了多少数量的兽人联合军队,更何况他们就连这些联军的主力方位都不十分明确,贸然出击若惨遭溃败,这个天大的责任可是谁也负担不起的。

  谁都清楚,城外三个师队的大军合起来也有三、四万人的规模,敌人若没有几倍于此的庞大力量,是根本无法那么快就结束歼灭战的,毫无对策,他们也只能匆匆将紧急战报向国王陛下禀告。

  很快,来自东、西、北城门的三名军报兵拿着十万火急的军报文书,快马加鞭地冲进了皇宫,分别向安贞索雷国王呈报城外的紧急战况,来自虎头狼人、蜴龙人以及鬼脸人鹰的三股兽人联合大军,在擅长闪电魔法攻击的地精妖人协助下,已经将城池外围的防御工事扫荡干净,并全歼了城外的三个野战师队,目前大半兵力已云集在北城门前,似乎准备从此处强行突破。

  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安贞索雷国王惊得目瞪口呆,手中一颤,未饮尽的紫光白玉酒当场抖落在地上,摔成粉碎。

  侬力爱卿……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劫数吗?木立了片刻,安贞索雷国王轻轻叹了一口气,茫然的目光投向身旁低头沉思的白发老人。

  空气凝固了片刻,目光中盛满了遗憾和失望,侬力祭师抬起头,脸上却什么表情也没有,他轻轻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真正的劫数恐怕还说不上来吧,这大概只是让英雄登上舞台的一个小小序幕曲吧!

  英雄?你是说德普斯英雄苏伦骑士吗?目光被窗外的疾风暴雨擦伤,安贞索雷国王若有所思,眼里的瞳光冥冥闪闪不停变化着,但很快又黯淡了下来,摇摇头苦笑道,爱卿啊,苏伦虽然是一个很勇敢正直的武士,但他的能力毕竟有限,要想凭着个人的孔武力量化解这场灾难,拯救万民于水火,恐怕……

  窗外,黑暗绵延千里,侬力祭师的视线中缩成了一座桥,桥的另一端是高大俊朗手握雷电光刀的武士身影,他的眼眸一下子变得火热燃烧起来,轻轻道,苏伦的力量是有限,而拥有化解眼前这场困境的人只能是所有众志诚城,团结一心的麦加帝人,但在这种危急时刻,人们的内心却是十分脆弱的,任何一个流言诽语都能引起不可挽回的混乱颓败局面,迷乱消沉的意志是最具有传染力和浸透力的,那时恐怕就是国王陛下您,也无法控制内心的冷静,而以这种焦灼紊乱的情绪如何能去面对城外几十万如狼似虎的兽人大军呢?

  他顿了一下,所以,这就需要像苏伦那样,有很强号召力和感染力的英雄勇士出现,来稳定人心,同仇敌忾,人们才有勇气和信心去消灭眼前的敌人,一个德普斯英雄出现通常能唤醒出成千上万的德普斯英雄出现,否则哪怕自己本身实力再多强大,一旦乱了方寸,最终只能惨遭失败,这也就是当初我为什么要让陛下您树起德普斯英雄这面荣誉大旗的原因,无论是谁来杠这面旗帜都一定要让人们相信,这是一个英雄倍出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

  这样啊!哎——只是……可惜,我听说苏伦骑士早已离开了麦加帝城了,远水解救不了近火,安贞索雷国王自嘲地摇摇头,脸色稍微润白了一些,他道,将整个王国的命运承载在苏伦一个人身上,会不会太沉重太荒唐了?

  思绪裹在回忆的行囊之中,侬力祭师垂下头去不语,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侬力爱卿,但愿真如你当初所看到的那样,苏伦勇士会让德普斯人民振奋起来啊!停顿了一下,安贞索雷国王眼里的忧虑更深了一层,但是做为一国之君,朕却是绝不敢奢望他能拯救这个国家啊!

  侬力祭师低声说,尊敬的陛下,请您放心,苏伦很快便会赶回麦加帝城的,因为我早已经派出公主殿下的宠物精灵丽蒂丝小姐去寻找他了,陛下您应该知道的,精灵妖是最擅长于远程传递信息的,她们的时空转移法术是赤大陆一绝,也许现在,丽蒂丝和苏伦勇士已经在回程的路上。

  他顿了一顿,淡淡地笑了笑,而且我能隐隐感觉到苏伦现在已变得更加健朗活跃,而且更加强大自信,他总是一个让人倍感惊奇的奇异男子啊,呵,我相信他的到来会让我们的将士们倍受鼓舞的!

  但愿如此了!安贞索雷国王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侬力爱卿,陪朕一起到北城去看看吧!

  尊敬的陛下,我所担忧的并不是北城云集的几十万兽人联合大军,而是伐里克斯的腐灵军队啊!听坎斯特公共墓场汇来的报告显示,那儿地下有异常的能量波动,我担心……深邃的目光濡染出一片忧郁的光芒,侬力祭师轻声叙说。

  好吧,你去吧!沉吟了片刻,安贞索雷国王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我却想从皇宫禁库之中取走一样武器……侬力祭师抬起头看着对方,眼里一道难以言状的光芒突闪而过。

  什么武器?目光凝固了片刻,安贞索雷国王的眉毛不自然地挑了挑。

  侬力祭拜伏在地上,并不回答,但他的动作姿式却已说明了一切。

  雷神之锤?安贞索雷国王变了脸色,这可是被封禁了两百年的超级魔导兵器,它的毁灭力大的可以在瞬息间消灭一个团队的士兵,你想用它来对付兽人吗?

  不,我要先拿它来对付伐里克斯的腐灵部队,抬起头,目光澄澈坚毅,侬力祭师平静地回答。

  安贞索雷国王愕然地看着他,好半天才摇头道,可是当初赤大陆各公国为了禁绝这种杀伤力过于巨大的超级兵器滥用,联合签署了协约备忘录,并在每具雷神之锤上面加上了六种元素循环克制的小型魔法禁阵封印,这是谁也没有这个力量解开的啊!

  其实天底下没有什么解不开的魔法封印,只是敢不敢解,有没有这个机缘解的问题!淡然一笑,侬力祭师莫测高深地看着国王,臣已对此参研多年,巧逢此次机缘,愿亲身一试!

  是吗?浑身一振,安贞索雷国王惊喜道,如果爱卿能解开这个禁咒封印就好,那不用苏伦骑士,我们自己也可以化解危机,消灭所有的来犯强敌了!嘿,200年过去了,在这举国艰难之际,用此雷神之锤对付邪灵鬼怪,别国恐怕也不好说什么了!

  侬力祭师弯下腰,恭声道,臣下就此告退!

  北城,冥冥闪闪的光和影彼此交错衍生着,五颜六色的魔法元素和各式各样的投石弩枪,在天空中纵横交织来回穿梭,城头城下,人影绰绰,嘶痛哀嚎之声惨烈凄厉,全都在这以颠荡震憾的雷雨之夜为背景的图案上,演绎起一幕幕令人惊心动魄的死亡剧幕。

  十三万的虎头狼人、两万鬼脸人鹰和十八万的蜴龙人,此时已大军聚拢,会师在城野之外,将整个王城围得水泄不通。

  除了东、西两城各由五个师队的联军围堵监视外,他们将最精锐的23个师队主力摆在北城效外,再加上有上千名擅长魔法攻击的地精妖人协助,在城池攻防战的最初魔法元素对攻中,倒也不落下方,折损并不大,而且为了加重城内守军疑心忧虑,地精妖人在城池外围一圈制造了漫天凄迷的幻象魔雾,弄得满山遍野人影踵踵,倒让城内守军不敢贸然出击,只能严防死守城池。

  由于保护王城的魔法结阵很是消耗水晶元素,所以平时结界并不启动,只是当了战乱危机关头到来之时才来开启,当城外野战部队被兽人联军突袭时,城内的魔法师们便开启了魔法结阵,在麦加帝城的四周布下很强的魔法天屏。

  中央庇护塔和八个方向的魔法辅助塔上的魔法动力催促装置纷纷以最大功率运转,短短的一盏茶的工夫,便在城池上空制造出一个天穹形的超大型的魔法屏障,任何来自外部的魔法元素攻击,将被这层运转着六种元素互动循环的魔法屏障反弹回去。

  因此,以魔法攻击为擅长的地精妖人,也仅能在城外野战方面稍有建树,若要想攻陷此结界保护的麦加帝城,恐怕只能靠兽人们纯力量物理攻击了。

  而地精妖人目前所能做出的仅仅只是在城外不断树起水元素透明结界,将城*来的魔法飞弹挡开,以减少兽人们的损失。

  矫健雄武的鬼脸人鹰在加锡统领的指挥下,第一批次五千人开始向城头做试探性攻击,鬼脸人鹰部队黑压压一大片几乎遮盖了半个天空。

  他们去势极快,不一会儿已接近了城池上空,城头上的弓箭兵们在刀盾手的掩护下,也纷纷射出道道流星飞矢,将脱离阵队飞在最前面的几十名第一梯队鬼脸人鹰一一射落,使得后面的鬼脸人鹰不得不飞得更高,以躲开这密如蝗雨的飞箭。

  城外的兽人们已将人类那儿缴获的几十台弹射车和霹雳槌摆放在阵前,不停地轰鸣吼叫,向城门以及城池抛击石块和枪槌,一时之间,厚厚的城墙被强劲的力道轰击得坑坑洼洼,有些石缝还开始松动,整座城池仿佛都开始摇颤起来。

  城墙上的守军大骇失色,不仅要分出精力来躲避这横飞乱舞的流枪飞石,还得组织人力向下反击,以减轻敌人轰击压力。

  当城内的上百台重型弩枪机和抛石车也跟着怒吼咆哮时,城外的火力才被压制住,由于被分出好大一部分的人力,所以这同时也减轻了天空中突袭的鬼脸人鹰的压力。

  很快大批鬼脸人鹰便飞到了城池上空,投矛飞箭如荆棘之雨般直泻城头,许多弓箭手和刀盾兵纷纷被射翻在地,不少人更被射下城头,局面稍稍向鬼脸人鹰方面倾斜,当他们正准备向城头强行登陆时,城内不远处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大团密密麻麻的影子。

  那是什么?第一个瞧见敌人身影的鬼脸人鹰小头目吃惊地看着眼前足有好几千数目的飞影,不禁叫了起来。

  好象……好象是德普斯人的重骑鹰天空部队啊!一个眼尖的鬼脸人鹰透过烟烟袅袅的氤氲雨雾,也看到了此景,跟着便惊叫了起来,听说他们的坐骑还有软甲保护……

  哈,来得好,老子正要用他们的血来祭我的刀!哈哈大笑,小头目扑扇着羽翅,一个斜身便轻盈地飞了过去,手中紧握的弯月镰刀横摆在胸口,眼里不停地闪过道道摄人的光芒,哼,他们再强有狮头雕人强吗?第力斯山一战我们可是将这帮混蛋打得屁滚尿流的,我们才是真正的天空霸主!

  这时,城内的空地上人影晃动,上千名披着防雨斗蓬的黑影紧张而有序在为几十台重型防空兵器做组装固定工作,有的已经摆放好,不停地摇着转轮将长长的炮筒斜树着伸向天空,方向正是城池的上空,鬼脸人鹰即将强行登陆的云集地方。

  放!一个高大的执旗军官将手中的炮旗用力甩下,立刻几十门造型古怪的大炮昂首齐吼,在天空中密集响彻,风卷云涌,仿佛烧开的水煮沸了一般。

  嘭嘭嘭,天空中那数十道浑沉粗重的轰击声犹如开败的礼花遍闪不停,一团团黑呼呼的球状炮弹射到天空,在鬼脸人鹰的密集之处纷纷爆开来,一时之间,天空中惊嘶惨呼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不少鬼脸人鹰收着长翼从天空中栽落下去。

  这是什么玩艺?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名鬼脸人鹰小头目见身旁同伴被爆开的黏稠浆液溅上羽翅肌肤之后,无不溃烂焦臭,一个个忍痛不住发出惨嘶,伤重无力飞翔者陆续栽落,他只瞧得魂飞魄散,大惊失色。

  好象……是加锡统领所说的碎星大炮啊,不过炮弹不是什么高浓缩的熔浆,好象……好象是烧熟的沥青毒油……哎呀,好疼!身旁一个鬼脸人鹰心惊胆跳地躲避四处飞溅的沥青毒油,但一个不注意,背上便被爆射开来的一小团沥青毒油飞溅粘上,焦烟冒起,直痛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嘭嘭嘭……第一波次沥青毒油弹在猝不及防的鬼脸人鹰飞行集群中炸开之后,第二波次飞弹也紧跟着又弹射而起,再次将死亡和恐怖交织在天空,很快,来势汹汹的鬼脸人鹰前锋部队被打得乱了阵脚,为了活命大家纷纷四散飞开,进攻阵型便因此荡然无存,无法形成集团战斗力。

  此时他们的高昂激烈斗志也被这滚烫腐蚀的沥青毒油熄灭,大家只想着如何从这炮声隆隆的碎星大炮下挣脱逃命。

  趁这喘息当口,城池上迅速补充到位的弓箭手和刀盾兵们,纷纷竖起重型弩射机,朝着天空嗖嗖嗖向鬼脸人鹰拼命射个不停,一时之间,弦声如波,弩枪似雨,天空中到处充溢着裂风碎云的流矢声和凄厉惨痛的哀嚎声,惊惶失措的鬼脸人鹰集群在这碎星大炮和重型弩射机的双重淋沐之下,象骇浪之中翻滚的秋叶一般纷纷从天空栽落,摔得粉身碎骨,城池内的地面上很快便铺上一层厚厚的鬼脸人鹰尸体。

  还未来得及登上城头,也还未与重骑鹰天空部队交手,飞在最前面的鬼脸人鹰集群转眼间便折损了一千余人,其下的近四千人见此惨景无骇然失色,无心恋战。

  后来又在赶来的重骑鹰天空部队沉痛打击之下,更是哭嚎遍天,伤亡惨重,很快又折损了近千人,再也无力对城头构成任何威胁,远处观战的加锡统领见势不妙,急忙鸣金收兵。

  城墙上的守军见重骑鹰部队畅快淋漓地痛歼来犯的鬼脸人鹰部队,无不雀乐欢呼,高声庆祝,一时之间城内军民都洋溢在欢乐的海洋之中。

  北城外不远处的联合总部军帐内,怒气冲冲的脚步声嗒嗒来回直响,加锡统领目光一片通红,气鼓鼓地来回踱步,这次试探性的攻击本来只是想检验一下城头守军的防守实力,并不奢望能一战成功,定出胜负,但是连城头都未登上便落下如此惨败局面,却让他大失颜面,在林锐、休洛斯和达鲁特三个部落统领面前名声扫地,无以自容。

  侥勇剽悍的鬼脸人鹰还从未遭到如此惨重失败,他可是无论如何也吞咽不下这口鸟气。

  哈,刚才谁还说了,只要自己的虾兵蟹将一冲上去,闭着眼睛都能拿下这个纸糊成的城头的!一个犷悍彪蛮的虎头狼人神气活现地哈哈大笑,现在我们大家可真是大开了眼界了,这个纸糊的城头真的这么坚固,某些人硬是挤出了吃奶的力量就是没能登上去,哈哈!

  妈的,修斯顿这狗娘养的家伙,早前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保证,这种雷雨天气,德普斯人的碎星大炮无论如何也是没法发挥效力的,妈的,害得老子信以为真不作任何防备,一鼓气让兄弟们压上前去,嘿,骗了我那么多兄弟的性命,这个龟儿子,老子下次碰见了他,非得给他点天灯不可!怒火犹如火山爆发一般一下子喷射了出来,加锡统领杀气腾腾地紧握拳头,眼里闪耀着一片旺盛暴戾的光芒。

  他转过身来,阴阴毒毒地冷笑,林统领,你******不是自称是攻城陷阵的行家吗?现在可该轮到你的乌合之众上了,嘿,我倒要好好欣赏一下你手下那点破人马,是怎么样在德普斯人的重型兵器面前痛哭哀嚎的!

  哈,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吧?谁叫你自己好大喜功,本来约好了待七色礼花在城内爆开的时候才攻城的,你按捺不住要强行攻城,自己落下如此狼狈场面还要我来为你擦屁股,既然不服输,那你就看好了吧,瞧我英勇剽悍的虎头狼人勇士是如何将猎猎战旗插进麦加帝城内的,说好了,谁先杀进了城,谁就有独家权力进皇宫抢财宝,说话如果不抵数的话,到时可别怪我林某人翻脸不认人!鼻音重重哼了一声,林锐统领仰天一声大笑,大手一挥,招呼帐中的几名虎头狼高级军官走了出去。

  摆弄着小巧锋利的匕首,轻轻甩着尾巴,神情阴戾,满脸寒气,蜴龙人统领达鲁特斜睨了一眼桀傲不训的林锐背影,嘿嘿冷笑,不吃点苦头,这个缺少神经的自大家伙是绝对不知道什么叫做痛的!

  狠狠地将匕首插入木桌上,达鲁特一个转身便从桌上跳了下来,走到缩在大帐阴暗一角的一个矮小瘦弱的黑影面前,嗨,休洛斯统领,要攻破此城,我可需要你的帮助喔!

  眼睛深深地陷了进去,毫无神采,弛散着黄鳞的燃光,那个矮小瘦弱的身影懒洋洋地抬起头,那是一张仿佛是由蚰鼠眼睛和狐狸鼻子,以及人的面孔胡乱拼凑起来的满脸松弛发皱的苍老面容,让人看了无不感到心惊肉跳,他邪邪一笑,嘿,我们地精妖人的服务费可是很昂贵的,倒不知道你付不付得起喔?嗯,看在我们目前是同一条战线的份上,可以打八折,很够意思吧,如何?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眯起来的时候就像成精的老狐狸一般。

  帮助我还不就是帮助你吗?嘿,如果我攻下了此处城头,你的好处也不会少到哪里去,既然如此,那好吧,让你的部队有优先进入皇宫大内的权力,不过仅仅只有半个时辰喔,如何?冷嗖嗖的目光像冰水浇在脊梁上寒彻透骨,达鲁特冷漠一笑。

  喔,这样啊,倒满是苛刻的,不过有这半个时辰,对于我们地精妖人来说就足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嗬,那么……我们来击掌成交吧!休洛斯眯着眼睛阴阴笑着,他笑的时候两个眼睛都像弯月一样两边翘起。

  一双阴冷透亮的目光锐利地仿佛能透射别人的灵魂,沉吟了片刻,他仍是很不放心道,难道你一点也不对皇宫大内里的金银珠宝感兴趣吗?

  达鲁特的一双眼睛冷冷闪着寒光,似乎有白森森的影子在其中,他淡然一笑,我最大的乐趣不是什么财宝,而是杀人!

  哈,那敢情真不错,这种乐趣果然独特,很有品味!我喜欢!说吧,你想要我为你做些什么?目光闪闪,仿佛尖针一般扎入心里,休洛斯眼睛已经笑成了一轮弯月。

  听说你有一支很会打地洞,也很会打城市仗的铁甲地虫兵部队啊,我很有兴趣想见识一下!目光冷静而犀利,达鲁特的眼睛也笑成了一轮弯月。

  麦加帝城的第二波攻击浪潮并不是来自天空,而是地面,在数十台重型抛石车和重弩机的火力掩护之下,两万名手执钢盾的虎头狼人步兵开始向城头发起一轮轮的攻击。

  在虎头狼人第一梯队冲到离护城河仅有三百码的范围内时,城池上的弹射车和重弩机便开始不停怒吼咆哮起来,向城下密密麻麻多如蚂蚁一般的虎头狼人步兵轮番轰击。

  通通通,数十团刚被烧熟的高浓度沥青毒油从城内暴雨般抛了下来,在虎头狼人冲锋队伍中频频炸开,四溅的滚油一下子烫伤了不少的人,但所幸的是,步兵们厚厚的盔甲和盾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沥青毒油的伤害,许多人虽被烫得皮开肉烂,钻心刺痛,但是竟无一人倒下退缩,所有的人都咬紧牙关,顶着圆圆的盾牌疯狂地向护城河冲去。

  当然,这也要归功于这场历史罕见的大暴雨的降温作用,否则高温炙烫的沥青毒油飞弹溅到身上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扑灭的了。

  然而城上投射下来的不只是沥青毒油飞弹,还有毒箭、弩枪、石头和带刺的檑木等等,仿佛如密密匝匝的流星陨石直落而下,让攻城的虎头狼步兵们吃尽了苦头,很快,鲜血汇成小溪,地上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堆积起来,天空中不时有一道道闪电劈下,照了这个血腥污秽的战场。

  但这种惨烈凄厉的图景却更加激发起虎头狼人血骨中呜呜沸滚的暴戾之气,他们踩着重硕步子,不停地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之声,浑然不顾生死地向前冲锋。

  第一梯队的虎头狼人很快便放倒长梯,奔过了十来米宽,五米多深的护城河,在仅仅只有五米多长的城缘缓冲地带上,树架起一座座高高的云梯,向上攀登冲锋。

  号角声和撕杀声很快沸扬到了鼎潮,一座座云梯刚被架上,便很快被城上的守军用铁叉推翻,许多刚攀登到一半的虎头狼人们不得不惨叫着从云梯上摔下,或是痛压在同伴身上,或是翻滚入护城河里淹死,凄厉的惨叫声和雷霆般的怒吼声象开锅似的沸水一般,热烈喧叫,不绝于耳。

  城池上射手们在刀盾兵的掩护下,万箭齐射,在护城河五十米处打出三道箭网隔离带,后续的增援步兵被射得抬不起头来,被城头上密集的箭雨压制地死死的,无法及时补充上,前面一些侥勇凶悍的虎头狼人踩着梯子刚到护城河一半,便被檑木、抛石和毒箭一阵饱和痛射,不是被射死便是被砸碎骨头,摔入河底淹死。

  而冲近的虎头狼人早已没有了退路,只能顶着钢盾,冒着瀑雨一般倾泻直下的飞石箭雨,疯狂跨过护城河,搭起云梯,抛起绳索向上抢攻,不少人全身密密麻麻地射满了毒箭,象开锅的饺子一般纷纷落进护城河里。

  堆垒的尸体多得已将河水漫出槽道,四处溢流,城池下方整片土壤深深地被浸染成腥浓扑鼻的血红色,尽管伤亡如此惨重,但却依然阻止不了发了疯似的虎头狼人攻城。

  这时,在盾手们的掩护下,大批虎头狼步兵将几十辆大型抛石车和重弩机推上前来,使之射程完全能够启及整个城墙内侧,刚刚排列固定好,这些重兵器便不停地向城头轮番劲射,一道道将空气磨擦得兹兹尖叫的飞火弩枪迅速刺破苍空,蝗雨一般覆盖整个城墙内侧。

  一颗颗滚圆石头猛猛地砸落城内,所碰触者无不肝脑涂地,骨断筋裂,更有数十名守军尸体歪歪斜斜地从城墙上栽落下来,而高大厚实的城墙也被重石弩枪击射地坑坑洞洞,满目疮痍,有些地方都已开始出现了崩塌陷落。

  激烈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城墙上满员编制的八千名守军已经伤亡了近一半,由于大雨迷蒙耽搁战况传递,不明战情的后备梯队来不及补上,有些城头守军已经全员战死,一下子便被凶狠疯狂的虎头狼人强行占领,残酷而惨烈的战斗开始在城墙上四处漫延,虎头狼人杀得性起的高亢斗志,让许多人类士兵不寒而怵。

  一个身材魁梧、满脸凶狠的虎头狼步兵刚从云梯上跳上了城墙,右手一刀便劈飞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年青士兵的脑袋,但他的胸口上很快便插上一杆血迹斑驳的长枪,整个人收势不住,仰天向城外摔去,但同时,后面一个虎头狼人迅速补上他的位置,敏捷地跳上城池,毫不留情地挥刀将那投出长枪的空手士兵,拦腰砍成两截,但随后他便被左右几名射手乱箭击毙。

  铁乌在此,他奶奶的,不要命的狗杂种都来送死吧!爷爷送你们一程!在一处完全由双方尸体交错堆垒而成的城头,一个高达两米剽悍雄伟的虎头狼人,手执着锋刃有些发卷血迹斑驳的大砍刀哈哈大笑,脚下已躺满了厚厚一层守城官兵残肢断体。

  周围一圈还有七、八个浑身浴血的刀盾兵站着,他们脸色都不太好看,还不到一个照面工夫,这个恐怖的肌肉大汉便将他们的好几个同伴砍得肢离破碎、骨断筋裂,凄红的血汇成道道小溪,从人们的脚下淌过,冰冷的感觉让众人的心里陡然冒着丝丝寒气。

  妈的,都是一群没种的废物,大大咧咧地左顾右盼,铁乌不屑地吐出一口浓浓的痰液,目露凶光,手腕突然翻转,身侧处的一名执刀士兵立刻惨呼一声,便被劈翻在地,半片身子抛入风中,坠落城下,凄嚎声犹如狂澜里的一叶轻舟,迅速湮没无息,那涌泉般冒出的血箭将众人全身淋个透心凉,空气中的血腥气息渐浓。

  杀了这个蛮子啊!一个魁梧的士兵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冲了上来,举起同样是血迹斑驳的砍刀猛地向铁乌腰身挥斩而去,这一刀他拼尽了全力,势必要将对方怒斩于脚下。

  瞳仁中冰冷的杀机一闪而过,嘿嘿冷笑,铁乌根本就没有躲闪,当那名士兵的刀快要挥及胸口时,铁乌的大砍刀已挟起一道锐利的疾风,呼地一声抹过了他的脖子,一道惨厉殷红的血线绕着咽部爬了一圈,那名士兵这才惨叫一声,整颗脑袋在怒血的涌托之下,冲天而起,喷射到了空中。

  哈,你这个笨蛋,难道看不出我的刀比你长吗?满脸血污,狰狞可怖的铁乌一脚重重踢在那名士兵的亡身上,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有多强……

  可是他的笑容却还未来得及绽开便僵硬住了,一道极为苍劲冷亮的毒箭嗖地一声,一闪即灭,已从他的左眼射入,后脑贯出,强猛的余力竟还将他身后刚攀登上想跳上城头的一名虎头狼人射下了城墙。

  是敖斯托统领大人!透过层层雨幕,惊愕中的士兵们看见飞奔而来逐渐清晰的人影,立刻仿若死里逃生一般欣喜疯狂地呼叫起来。

  是的,敖斯托出现了,他不仅来了,还带来了大批精锐士兵和防御弹药,在他精明高效地指挥下,一些刚登上城头立足未稳的虎头狼人纷纷被赶下了城墙,尸体将城下的地面缓冲带铺了好几层高,而那五米深的护城河都已快被虎头狼人的尸体堆满了。

  陛下御驾亲征战场,诸位将士须当与我一起努力奋战,大丈夫成名在此一刻,侥勇杀敌,建功立业,不辜负陛下的期待!杀得满身血污的敖斯托高举着长臂大声吼叫,他知道在离城墙不远处的一个了望塔楼里,正有一双凝重严肃的目光注视着这儿,他感到全身热血澎湃,战刀在空中一舞,杀啊!

  万岁!万岁!群情激昂,斗志旺盛,城墙守军精神为之一振,很快便将城头上滞留的所有虎头狼人斩杀殆尽,没死的见大势已去,自己也不得不跳下城头。

  由于城池上的新的守军力量迅速补充到位,弹药充足,而己方几次轮番强攻未果,加上增援部队被压制在离护城河五十码外,无法及时补上战位,一时之间伤亡惨重,士气低落,远处观战的林锐统领见败局已定,也不得不鸣金收兵,以免无畏牺牲。

  这一役虎头狼人两万人的攻城部队,光光战死之数就高达七、八千人,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那些还能回到阵营毫发无损的,竟不过百十来人,可见当时攻城之战是多么地惨烈。

  一旁的加锡统领倒也瞧得汗流狭背,心惊胆跳,心中暗暗佩服虎头狼作战的勇猛凶狠,但嘴上却毫不便宜,哈哈大笑起来,林统领,真的是好遗憾啊,要是你当初让手下十几万的人马一齐都压上去,还怕跃过不了这矮矮的城墙吗?就算攀不上城头,尸体大概也可以凑足数目铺上去吧?哈哈,在地面作战上,你手下乌合之众可比我的鬼脸人鹰部队凶猛许多,小弟我还眼巴巴地等着跟随在虎头狼兄弟们的后面,冲进城里面混口饭吃啊!

  一股压不住的莫名怒火冲了上来,直顶脑门儿,林锐铁青着脸,将头上的头盔狠狠地摔在地上,恼羞成怒地挥舞着拳头咆哮,狗娘养的,假若我得以攻陷此城,一定要用百般残酷手段,一一屠尽城内所有的人!我要扒光他们每一个人的皮,让他们生不如死!我要让这座城池变成赤大陆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人间地狱!

  嘿嘿,这话等你进了城内再瞎吼也不迟,喔,现在该轮到达鲁特部队压上去了,咦,这鬼头鬼脑的家伙去哪儿呢?不会心虚害怕临阵脱逃了吧?加锡突然发觉气氛有些不对,急忙四处张望,竟没有看到一个蜴龙人士兵的身影,不禁叫道,真怪,连他的虾兵蟹将也不见一个。

  一个亲信连忙上前禀告,报告统领大人,属下刚才看到达鲁特统领率领自己的全部人马都撤到西面的山冈后面,跟着去的还有休洛斯的一大批魔法师部队,听说好象是要到那边去打地洞什么的!

  喔,打地洞啊?哈哈,达鲁特什么时候扮地耗子,转行去打地洞啦?真新鲜!林锐忍不住大声嘲笑起来,这家伙大概不会是真的害怕了吧?

  有意思,达鲁特这老混蛋做什么事情都让人吃惊不小,走,过去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了远处高大雄伟的城池一眼,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加锡歪着嘴巴阴森森地狞笑起来。

  

第三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