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冰冷的雨露从光滑苍白但却秀美俊俏的脸孔上滑下,白衣少年就这么静静地昂头站着,他张开手臂想拥抱整个天空,却连这淋沥纷霏的雨花都捕捉不到,他任凭着瓢泼大雨将自己全身浇成透明。

  是世界将我走过,还是我将世界走过?伤感的思绪蹁跹缠绕飞旋,白衣少年眼里的迷惑茫然渐渐在这晕沉的雨夜中被摇浓了。

  摩云大人,坎斯特墓场这儿的守军已全部被消灭了,一个不剩!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骷髅军报兵背插着一杆号令小旗,咯嚓咯嚓地一扭一跳地小跑了过来,离三米远便毕恭毕敬地半跪下禀报。

  摩云转过身去,放眼这占地一万余亩的辽阔墓场,*肆掠下的墓场阴森恐怖,荒凉凄恻,地上的死尸碎骨已被腐灵骷髅们收拾取走,空留下一片死一般沉寂的寒冷旷野。

  刚才的撕杀惨呼之景依然历历在目,但此时他竟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梦靥之中一般,眼前这一切都不是真实似的。

  远处的松涛呜呜鸣响,地上的荆棘野草纷纷低头摆首,显得无比凄凉惨淡,所有活着的生命都已变成冷冰冰的尸体,被同样是冷冰冰的亡灵生物拖走,他们用不了多久也会加入这支全都死过一回的冷冰冰军队之中,而远处的荒囤大坑,各种各样的亡灵生物还正源源不断地从地下冒出,

  将所有新鲜完好的尸体都收集到一起,运到达拉斯那儿,他是专门负责处理死尸骨头的,一抬手一投足隐隐颇有大将风范,摩云点了点头,目光冰冷地象极地里的寒光,道,估计德普斯的军队很快就会云集而来,你让所有的腐灵和骷髅兵都集中在一起,在主人的城堡还未上升地面之前,任何胆敢闯进墓场界区一步的生物,全部杀无赫!不可抗辩的残酷话语在寒冷的雨夜中轻轻回荡着。

  是,摩云大人!骷髅军报兵低了一下头,便匆匆领命离开了。

  杂草丛生的荒野上,仿佛幽魂野鬼一般影影绰绰四处游荡着数不清的诡异黑影,随着腐灵法师和骷髅兵长们那独特而尖锐的死亡召唤声音响起,无数亡灵士兵像海纳百川、万溪奔洋一般迅速汇聚成一支密密麻麻椭圆形的队伍。

  摩云将所有能召唤得到的骷髅和腐灵分成了五个方阵,其中三个方阵是骷髅精兵,共六千余人,另两个方阵是腐灵士兵,共四千余人,他将这五个方阵呈150度扇形朝着麦加帝城方向展开,将三个机动性相对较快,擅长围歼战的骷髅精兵方阵摆放在阵列中央,呈倒品字形分布,形成凹阵效果,而动作相对迟缓但战斗力更为强大的腐灵方阵,布置在弧线阵形的左右两翼,让他们埋伏在坡度稍缓的山坡背面。

  这些腐灵士兵不仅背负着圆盾钢刀,而且还全部佩上了强弓劲弩,一旦有德普斯的军队冒失地闯进他所布下的倒品字凹形骷髅兵方阵的陷阱里,两翼的腐灵射手便将以万箭焚云之势,将被骷髅士兵死缠烂打的人类士兵进行一轮轮死亡洗礼。

  因为骷髅士兵身上的窟窿空洞较多,在密密匝匝的漫天箭雨筛洗之下,基本上还能保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战斗力,但人类士兵却远远无法做到,而他则率领大部分的亡灵法师靠在阵后,进行指挥调度并准备魔法攻击。

  墓场中央凹陷进去的土壤已开始波浪般起伏翻动,地下传来滚雷一般轰鸣而低沉的声音,伐里克斯地下城正在以预计设想那样,在一万名最强壮的地狱狂牛和五千只以持久耐力著称的地狱火鹫拉扯之下,开始一寸一寸地沿着早已被成千上万只短尾巨蛆挖开的一条圆台形隧道,向地面缓缓爬升。

  一些已经登上地面的地狱狂牛和地狱火鹫正以各种惊人的嘶吼声和啼鸣声,一边拉着一边在为下面的同伴加油鼓劲,很快被短尾巨蛆打通的仅有百米宽的地面洞口被越来越多的地狱狂牛和地狱火鹫的身影填满。

  来自地下城世界的伐里克斯城在不断拉升近一天的时间里,已开始越来越接近了地面,它的最顶端那长长的浑圆烟筒离洞口不足一千米了。

  一时之间,加油的号子在地狱狂牛和地狱火鹫中迅速传开,沉重的喘息声和粗重的步蹄声汇聚在一起仿佛磅礴大气的潮水,在有嘈嘈杂杂地拍打着礁石。

  大家更加热火朝天地使劲干活,而短尾巨蛆们也没有闲着,因为伐里克斯城的上层建筑虽然仅仅只有千百米平方的空间,但是下层建筑却足有上百万米大的广阔空间,而滚轮滑行轨道尽管一路通到地面洞口,但却只能让整个城堡的百分之一不到的建筑物露出地表,而要将洞口挖出几十万米平方的空间,在短时间内却根本做不到的,所以为了不让这锥形体结构的地下城卡在洞口,短尾巨蛆们不得更加卖力地将四周的土壤挖得疏松空虚,以减缓拉升时的阻击。

  摩云看着远处到处攒动着的肌肉虬突如石的地狱狂牛粗蛮雄壮影子,也不仅为它们那足可憾山的爆发力量所震憾,难怪说地下城世界中,如果能拥有一支地狱狂牛军团,那在地下世界的任何一个平地上作战,根本就难以找到对手。

  当他们用那身仿佛永远也使不完力气的雄壮身体,排成一行进行集团冲锋时,那股排山倒海的狂澜气势就足以让很多亡灵士兵肝胆俱裂,假如他们有肝胆的话,难怪连有着地下城第一强族之称的暗黑族对待地狱兽族也是忌惮三分啊。

  天空中几十只巨大雄悍的影子扑腾尖叫飞起,他们长着一身火红色夺目鲜艳的羽翅,一对翅膀完全展开时能达八米左右,他们的身体虽比地狱狂牛小得多,但力量却丝毫不差于对方,在从前的地下城战争中,地狱火鹫就经常将敌对的地狱狂牛硬生生地抓到半空中,然后扔下摔死,他们那锐利的爪子连钢铁都能插透,在惨烈人寰的地下城战争中,大概也只有尸骨龙才是他们的噩梦克星吧?

  假如自己也能有这么一支强横无比的军队,那也用不着栖居在伐里克斯麾下听人使唤了,秀美得仿佛是艺术作品的脸孔微微抽动着,摩云黑洞深邃的眼眸之中隐隐燃烧着充满野心的火焰。

  报告!一个骑着腐烂腥臭的亡灵风兽的腐灵士兵从前线冲了过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说!摩云撼了撼首,目光冰冷阴戾地看着对方。

  腐灵士兵动作敏捷地跳下战马,半跪着行礼,麦加帝城东北方向集结出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向这儿靠来,人数近万!

  知道了!摩云淡淡地挥了一下手,打发那名斥候兵离去。

  嘿,又是一场大战了,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住这三个时辰,伐里克斯城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无论如何在这紧要关头是绝不能有任何意外发生的!摩云忍不住转过头去看着远处鬼影踵踵黑压压一大片使劲拉扯气喘吁吁的影子。

  他有些妒忌也有些羡慕,要是能从汤米伽地狱兽王那儿借到如此强悍凶猛的兵马,他大概都有信心攻破麦加帝城了。

  大雨凄迷,雷电交加,在起伏不平的旷野之上,一支威仪森严、整齐肃穆的庞大军队透过重重叠叠的烟袅雨帘出现了。

  这是麦加帝城里十支精锐的卫戌师队之一——第七卫戌重装师,师队统领是一个叫麦伦的四十岁刚过尔立之年的健朗大汉。

  麦加帝城西南区的坎斯特墓场正是他所负责管辖的领域,这儿出现了大批亡灵军队的事情自然惊动了他,在城内乱成一团需要大量军队稳定人心,维持治安的时候,为了减轻其他地方的军事压力,他仅仅让人将这消息通报给侬力祭师,自己便带着所部人马先向墓场这儿赶了过来。

  第七师队一万余人在接近摩云军队两千码时,便停止了前进,一千二百名重装步兵开始分成三个方阵呈品字扇形弧线分布开来,站在最前排的几百名步兵用力将几乎有一人高的方形钢盾用力插入土中,紧紧相连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钢盾护墙,站在钢盾步兵后面的全是手绑圆型腕盾的重装刀斧手,他们的职责是全力保护眼前这道防御阵线不被敌人突袭攻破。

  麦伦师统领在最前沿阵地首先排出这种防御阵形的含义不言而喻,在凄雨迷离视野不清的情况下,既不知道前面亡灵军队规模究竟有多大,也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埋下伏兵,他当然不敢轻易将所有的部队都压上去,战争不是儿戏,也不是赌博。

  显然他是一个作战十分严谨的人,从守卫坎斯特墓场一个营队的人马被完全歼灭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他并不寄托于第一波攻击就能将亡灵军队完全击溃,报仇雪恨,所以他首先要将立足于自己的阵地,然后再稳扎稳打每一场战斗。

  几队长长的弓箭兵方阵共800人很快排到了重装刀斧手的后面,拉弓搭弦,准备射击战斗,而两个营队的重装骑兵和一个营队的轻装骑兵则被放在品字形三道钢盾墙的中央区域靠后一点位置,这就是麦伦准备投放出去的第一波骑兵浪潮。

  两个重装骑兵营将分别从品字形钢盾墙排布的两个断连处杀出,而另一支轻装骑兵营将作为秘密武器,通过高速机动性能悄悄地绕过旁边的小山坡,掩抄到亡灵军队的后翼。

  在敌人正面方向的注意力被完全吸引过去的同时,让这支奇袭部队猛地从乱石坡中直接插入敌人的后翼,然后一直打透到敌人的前沿阵地部分,以猛烈奇诡的突击气势一下子打乱亡灵军队的整个排兵布阵,如果形势象他所预料的那般顺利的话,他在敌军处于一片混乱之时,便可以将留在阵地后方的所有预备部队全部压上。

  三队侥勇威猛的骑兵营从阵地上才冲出三分之一不到的路程时,轻装骑兵便按计划从前面故意做出走样的冲锋队伍中撤了出来,跃过一旁坡度较为低缓的小山冈,悄然掩抄而去,他们准备从此处躲开敌人的视线,绕一个大圈到对方的侧后翼寻找薄弱环节再猛杀过去,为了生怕马蹄声会惊动敌人,轻骑兵们人人在马蹄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棉布。

  一眨眼工夫,两千人的重装骑兵已经冲过了二分之一的路程,而他们的战骑也开始发力狂飙,准备做最后的冲刺,就在这时,亡灵军队中突然响起一片密密重重令人毛骨怵然的弹弦破空声,声音异常清脆尖锐,就连后面做严防死守任务的一线弓箭兵方队都听得十分清楚。

  通通通……劈头盖脸的大雨中,突然齐射出几十道强劲有力的大型箭槌,因为高速与空气中雨水磨擦的缘故,所有的箭槌锥尖都裹在一片忽隐忽亮的光芒之中。

  噗地几声脆响而起,一根近两米长、腕臂粗的大型箭槌在连续高速穿透两名奔击中猝不及防的重装骑兵身体之后,强劲的余势最后还击爆了一个躲闪不及的士兵的脑袋,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水混抹成一团象喷泉一般溅射出去。

  是霹雳槌,大家快伏在马上!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伏在座骑上向周围肝胆俱裂的同伴大声高喊。

  听到这话,一阵鸡皮疙瘩爬上后背,许多人心中顿时凉了半截,因为霹雳槌并不是专门用来拦截骑兵冲锋的,它是专门用来远距离捶叩城门和轰击城墙的攻城利器,也是最有效的大型远掷兵器之一。

  如果看到那比车床的尺寸还大号的弩机发射车,你就可以知道它们劲射而出的速度是多么惊人恐怖的,因为射速快、攻击远、威力大的几个优点缘故,人类许多军队在攻城之时都会将一些高压浓缩易燃易爆的雷元素药物绑在箭槌身上,让它高速击中城门或是城墙时能产生大量热量火焰并发生爆炸,以达到完全摧毁障碍掩体的目的。

  根据经验丰富的老兵说,再坚硬沉重的城门,最多也只能挨得下十五支雷元素霹雳槌高速连续不停的轰击,之后便会自行崩溃破碎了,而一些建造得不那么坚固的城墙,往往被一支雷元素霹雳槌轰击重憾之下,墙体都会为之松动崩坍,可见霹雳槌射速和冲击力的可怕程度。

  不过话说回来,用这么强大火力的霹雳槌来攻击快速机动的骑兵确实有点儿大炮打蚊子,事倍功半的感觉。

  骑兵们根本就没有想到第一波冲锋中就会惨遭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高速霹雳槌筛洗,所幸的是这些霹雳槌并没有绑了什么易燃易爆的雷元素药物,而且这个箭槌尺码也比攻城用的雷元素霹雳槌小了一倍尺寸不止,但速度和力量却也快了不少。

  很快密密匝匝劲射而来的霹雳槌不仅给骑兵们带来极大的杀伤力,而且还给他们心理带来了极其强烈的震憾力。

  当第一波霹雳槌攻完之后,冲锋线上已留下近百具死状奇惨的破碎尸体,威力强大得让人肝寒胆裂的霹雳槌,几乎每支都能带走三、四名士兵的生命,高速猛烈的槌杆就是轻轻一碰身体也能造成骨断筋裂,这么凶狠恶毒的恐怖兵器投放在战场第一线,虽然并不是大陆战争史上头一次,但每个冲锋中饱受此死亡骇浪洗礼的步骑兵们,心里面无不用最恶毒的咒语将对方指挥官十几代的祖宗骂得狗血淋头。

  大陆战争对阵双方之所以很少使用这种霹雳槌,阻击冲锋中快速接近的骑兵其实也是有三点考量。

  第一,发射霹雳槌的重弩车体积过于庞大,摆放在阵前会占用很大的防御空间,轮射节奏较慢,而它们也很容易在第一波冲击潮下便被毁坏消灭,如果换上弓箭手方队反而会有更大的杀伤力,。

  第二,由于重量过于巨大,重弩车的转移速度很慢,在第一排阻击十分珍贵的前线上,由于在霹雳槌车数量不可能放置太多的情况下,最多只能射出三波的霹雳槌射击群,这种杀伤力虽然猛烈,但射毙的骑兵数目却不能与其强大的火力成正比,无法减缓正面战场上敌人奔击过来的凌厉锋芒,由于它的穿透力极强,因此也没有办法打乱敌人的冲锋速度和阵形,而且这种兵器并不易对付以机动性能著称的骑兵部队,如果敌人骑兵冲过来时,那就是重弩车手们的末日了,而后面的刀盾手根本就挤不上前面来营救。

  第三,当然也是最重要最关键一点,如果没有一支人数规模外于绝对优势的队伍,使用霹雳重弩车只会让己方军队缚手缚脚,无法根据瞬息万变的战局,在阵前快速灵活地变形展开队伍,很容易被机动性能优越的骑兵部队包抄分割,各个歼灭。

  所以一般在阵地对攻战中,使用霹雳槌阻击骑兵的经典范例很少看到,倒是攻城时会经常见到。

  很快,奔在最前面的第一梯次六百多名骑兵已冲进排在凹形口袋阵前方二十码位置的霹雳槌方阵之中,马刀闪闪,骑枪如云,一些刚从重弩弹射车上跳下来,来不及躲避的骷髅兵们,或被铁蹄踢得粉身碎骨,或被凛凛刀枪毙倒在地。

  一时之间,霹雳槌整条阻击阵线土崩瓦解,所有重弩弹射车损失殆尽,许多骷髅操作兵为了躲避屠戮而向后狂跑,成堆地挤在一起,一下子便被疯狂凛烈的重骑兵们暴踩猛蹭,伤亡很快便呈一边倒的局面。

  挟着锐不可挡的风雷气势,重装骑兵们怒吼呼啸着,将满腔怒火化为道道电箭,狂暴地冲进了亡灵士兵所布下的凹型口袋军阵之中。

  杀!俊美的脸孔不动声色,摩云手臂用力一舞,他身旁的骷髅旗号手便将白色骷髅幡旗放下,身后数十名穿着黑色长袍的腐灵法师和骷髅兵长们开始念咒起死亡召唤之音,指挥各自的亡灵士兵作战。

  呈倒品字型口袋阵型布置的三个骷髅精兵方阵一看到白色骷髅幡旗倒下,便开始将队伍变形,殿后的那个单独方阵的骷髅精兵迅速退后,而左右两翼的骷髅精兵方阵却迅速将队伍向前扩展拉长,将袋形阵队拉得更长更深,他们不仅仅要吃掉这六百名第一梯次的骑兵,还要同时吃掉稍后的一千四百名掩杀而至的后续骑兵。

  第一个重装骑兵挟着巨大的风浪飙飙烈烈地撞进骷髅精兵方阵上,狂暴咆哮的风兽一个猛烈踢蹄便将眼前一大排手执钢盾的骷髅兵踢翻在地,最前面的五个骷髅精兵当场被震成几十块碎骨,像朵朵爆绽的白花,飞洒四处。

  这时后面紧跟的骑兵像飞射的陨星一般,也接二连三地猛撞了进来,将眼前一排站得密密满满的骷髅刀盾兵撞成一堆堆白花花的碎骨,最后直至后面的骑兵只能用力推挤着前面的人,而无法冲到前排来踢撞可怜的骷髅兵们。

  在后续骑兵强大而猛烈的撞压之下,一时之间,咯嚓咯嚓断骨碎壳之声在前几排的骷髅精兵中犹如连串的爆竹潮一般,波涌不断,来回响彻。

  仅仅冲在最前排的一百名骑兵便将五百多个骷髅精兵的身骨踢撞成粉碎,可是胜利的喜悦还来不及在人类骑兵脸上绽放,骷髅精兵们血腥而恐怖的大反击已开始拉开了序幕。

  当前面一排的骑兵踢倒眼前的骷髅兵时,他们座骑的腿脚便卡在积垒了好几层高的白森森碎骨堆上,更要命的这些断碎的骨头上都牢牢地绑束了为数不少细细尖尖的剧毒刀片,当座骑强行跃出纵横交错的碎骨堆时,脚蹄上经常会被划开许多细细深深令人触目惊心的血口子,这些伤口一破开,涂抹着强腐蚀性的剧毒便迅速融浸入血液之中,一寸寸地将伤口毒化腐烂掉。

  摩云早已算计好对方会首先用强大的骑兵集群做为第一波攻击浪潮,他让所有处于第一线前几排的骷髅精兵们,在骨节处牢牢绑束好一片片细薄但却锋利无比的剧毒刀片,他早已准备牺牲这些骷髅精兵来换取对方骑兵的性命。

  果然,第一排的骑兵很多人都被卡在垒积交错的剧毒骨渣堆中,而后面雄雄烈烈猛冲上来骑兵更将前面的人推挤进碎骨渣潮中,不少人失去重心整个人摔下了战骑,全身被卡在骨刺堆之中不能动弹。

  一时之间,骑兵们的惨嚎之声响彻夜宵,许多人已被剧毒刀片划割成一个腐蚀腥烂的血人,第一波骑兵攻击潮受到了极大的重挫,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这时,摩云身旁旗号手将手中的腐灵幡旗也放了下来,两翼的腐灵士兵一看到信号,立刻开始拼命向中央位置堆挤在一起的密集骑兵人潮猛射毒箭弩枪,一时之间,整片晕沉的天空交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的死亡大网,在无法动弹的骑兵人群中笼罩覆盖,惨痛声和怒喊声同时沸腾而起,好不凄烈。

  后面没被撞倒的骷髅精兵们在亡灵法师们的死亡之音召唤下,拿着血迹斑驳的圆盾和刀斧,咯嚓咯嚓一跳一扭地猛扑过来,几个人一组簇拥着将肝胆俱裂的人类骑兵一一斩下马来。

  一个重装骑兵提着大刀没命地乱舞狂扫,他已将第三个冲上来骷髅精兵砍碎了骨架,正准备再大肆砍杀一番时,脖子上突然插透上了一根腐灵士兵射来的毒箭,歪歪斜斜没能定住身体,从座骑上重摔了下来,几个骷髅精兵一拥而上,左一刀右一刀将他剁成十几块模糊血肉。

  有的骑兵因为座骑的两个前腿卡在碎骨渣中,被带有毒液的骨刺刀片划伤而疯狂暴走,连将两个同伴撞翻下座骑之后,自己也被摔了下来,正巧落在白花花的骨渣刺上,几根尖尖硬硬的骨刺一下子捅了他好几个透心凉,来不及惨叫便倒毙身亡。

  还有的骑兵被流矢射瞎了双眼,痛苦不堪地捧着满是血污的脸孔大声哭嚎,声音凄恻惨烈,几个骷髅精兵见状一拥而上,用长枪硬生生地将他架到半空中,然后重重摔在碎骨渣里。

  更有的骑兵被左右纷飞的横刀掷斧一一削去胳膊和大腿,乃至头颅,最后竟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躯干,愣愣地坐在风兽上好不诡异恐怖。

  凄厉的惨叫声以及疯狂的杀戮声汇成喧嚣沸腾的喑呜大潮辗转翻滚,好不惨烈,整个战场一片混乱,骷髅精兵的三个方阵虽然已将大部分的骑兵团团包围住,但自己的阵形被左冲右突的凶悍骑兵冲得破碎变形、混乱不堪,有些地方已被骑兵们杀出血口,挣破而出,但摩云早已从两翼分出一部分的腐灵部队,挡住了那些骑兵的退路。

  伤亡极为惨重,就在重装骑兵们神经几欲崩溃,几乎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左右翼突然传来了一阵暴如疾雨的激烈马蹄声,绕道后方的那支轻装骑兵队已然找寻到了亡灵军队最薄弱的部位,立刻催动战骑开始发动猛烈突击。

  爆豆般的雨点噼呖啪啦地疾下个不停,水气氤氲的地面上炸雷般猛地沸腾起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以快速机动著称的轻骑兵,以倒V型的冲锋阵队形成尖刀效果挺进,很快便像切开豆腐一般轻易地击溃守护左后翼的一支重装腐灵步兵部队。

  一阵凌厉闪亮的马刀骑枪晃过,地面上便抛滚着无数腐灵士兵破碎零散的残肢断臂,一具具失去灵力生命的腐灵尸体像碎叶片一般铺满了整个小山坡。

  很快轻骑兵冲进了左翼的其中一个腐灵弓箭兵大队方阵中,刀枪熠熠,骑兵们正准备大肆屠杀一翻,然而惊变陡然而起。

  地面上猛然间冒出一排排暗红色尖尖长长的锥形利刺浪潮,突地将冲在最前面的二十几个轻骑兵的身体完全洞穿刺透,每个人的身上至少都被捅出十几个凄凉惨烈的血洞,锥刺潮突地又猛缩回了地下,二十几具已了无气息的冰冷尸体便被这强大的抽力重重地甩在了地上,而周围地面上则歪歪斜斜躺满了一排被尖锥地刺穿透身体的风兽尸体。

  迷蒙的雨幕挡住了视线,后面的骑兵看不清前面的状况,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继续策骑猛冲,一阵寒光凛凛的锥刺潮再次从地下冒起,很快便将第二批的骑兵身体洞穿刺透,然后再缩回地下,将尸体甩在泥泞不堪的血泊之中。

  莫名其妙的死亡惨景一幕幕回放着,直至地面上累积起了密密满满一层死尸堆时,后面的骑兵这才领悟到他们正受到潜藏在地下的恐怖怪物袭击。

  看,那是什么?一个几乎收拢不住风兽就要栽下座骑的瘦脸士兵指着前面的土壤尖叫起来。

  众人摒着呼吸仔细看去,原来那是一只长着六只甲壳长腿的扁圆形蟹状怪物,它的脑袋很小,就躲在厚厚严严的背壳之中,但一双阴冷残忍闪着绿色光芒的小眼睛,就仿佛冥界里的一对鬼火般让人不寒而怵。

  那只蟹状怪物迅速地爬出地面,横着身体向前猛跑了十来米,在快接近骑兵时,两个肌肉发达强健有力的前腿刨刀,以不可思议的挖掘速度将身下的稀松泥泞土壤刨开,仅一眨眼工夫,它的整个身体便完全缩入挖好的坑洞里,仅仅只露出与土壤颜色相似的坚硬背壳,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就算从它背壳上走过也不会留意地下还潜藏的这种可怕生物。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一连串地刺镰刀波潮迅速从地上冒起,两米多长的尖锐触枪将猝不及防的四个骑兵身体捅成了马蜂窝,凄厉惨嘶刚一响起,便嘎然而止,四个失去生命的尸体重重地被缩回地下尖锐触枪摔在地面上。

  寒夜蚀骨,冷雨凄零,侥幸活命的骑兵们看到此情此景全都不寒而怵,浑身发抖,正不知是绕开前进还是向后撤退时,一个脸色惨白如纸,长着国字脸的年青骑兵突然扯着变调颤抖的嗓子尖声高喊道,快看,前面有好多那种恐怖怪物啊,它们要冲过来了!

  数百只蟹状潜地怪物在那士兵尖叫的同时,已纷纷爬出地面,横着身体向他们猛冲过来,阴戾残忍的小眼睛不时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有的已经开始刨土潜地……

  妈呀,这是什么怪物?啊——变了脸色惊呼起来,一个骑兵恐惧地看着冲到脚下正在迅速刨土潜地的蟹状怪物,他正准备扭身就跑,然而为时已晚,一根两米多长的尖锐地刺无声无息地从地面上捅起,立刻便将他的座骑风兽腹部捅出一个透明大血洞,并且从他的下腭处刺入,头顶穿出,两眼咕咕翻白,双腿一阵剧烈哆嗦,他仅仅只来得及痛哼一声,便已魂飞魄散,在尖锐地刺迅速抽回地下的时候,僵硬冷却的尸体软软地滚下座骑摔在泥泞不堪的血腥土地上。

  无知是恐惧的催化剂,第一次遇到这种潜地怪物攻击,轻骑兵们本不粗大的神经已纷纷崩溃,许多人吓得魂飞魄散,全身颤抖。

  突击敌阵,扶救友军的使命已被所有人抛到了脑后,面对如此可怕残忍的怪物,士兵们完全失去了信心和勇气,每个人都在疯狂地向后奔逃,有的骑兵害怕潜地怪物追赶上来,而狠心将前面挡路的战友一刀劈下座骑,为的只是能更快地逃跑。

  大家你争我跑,一千人的轻骑兵突击营就这样在恐怖凶狠的蟹状潜地怪物的伏击下,伤亡大半,大败而回。

  脸上像木头人一般刻板无情,摩云冷冷地注视着眼前那一幕惨烈景象,那批蟹状潜地怪物正是地狱兽王汤米伽借给他其中一支地狱兽部队,他们就是地下城世界中以地刺杀手著称的地狱刺蟹。

  他们潜地之后可以在十米之内的范围内形成任意方向的地刺潮,区域中的任何生命如果没有盾牌或是魔法的保护,将被毫不留情地被刺成马蜂窝,由于他们的皮壳坚韧刚硬,普通的刀枪斧矛乃至一般魔法元素攻击,都无法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

  然而他们也并不是完美的物种,他们其中一个明显弱点便是怕热,如果用火系魔法球熏烤地面时,他们通常会耐不住高温而钻出地面,在地面上他们的战斗力却低得可怜,身体无法灵活转动,前腿被生殖强化的铁甲刨刀并不适合于近身搏击,它没有柔软的腕部关节可以做任意角度的翻转砍杀,只能僵硬地横一刀竖一刀砍杀,根本不是身手灵活的人类士兵对手,而且他们柔软的腹部非常容易受到魔法地枪的攻击。

  尽管如此,地下城拥有如此众多可怕恐怖的死亡生物,却是让摩云既惊骇又着迷,要是伐里克斯的计划完全实现的话,他无法想象当整个赤大陆到处横行着这种充满死亡气息的噬血暴戾怪物时候,那该是怎么样一副可怕惨景!

  他的心魂突然开始颤抖起来,这就是所谓的战争的洗礼吗?还是自己由于变成亡灵,而使心变得越来越冷?

  眼前到处躺满冰冷凄凉的尸体,这些和他曾经一样拥有活蹦乱跳身体的,现在都静静地躺在血泊之中,他们已不会哭不会笑甚至不会各方面呼喊了,变成一个随时被重新召唤而起没有自己意念记忆的傀儡亡灵,用不了多久这些尸体便会补充到他损耗的部队中,准备进行下一场战斗搏杀,如果他们还有灵魂的话,他们的灵魂是不会因此安息的,永远不会的……

  不知什么原因,摩云下了一道结束战斗的命令,将前线正在白热化近身鏖战的腐灵和骷髅士兵全都撤了回来,这一举动让深陷其中,伤亡惨重又难以自拔的重骑兵们感到犹如发出大赫令一般,如释重负一般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们纷纷疯狂而激动地向自己阵地奔逃,此时生还者仅剩下三分之一强的人,算是一次惨重失败,很快双方军队便脱离了接触,偃旗息鼓停止交战,彼此分开返回各自的阵营。

  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这场战争就此停止,更多更惨烈的血还将在这片死亡气息越来越浓烈的土壤是横行流淌。

  

第三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