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暴雨哗哗地下着,汇成瀑布似的朝大地倾来,一支神秘而诡异的黑色骑兵队凝带着浓浓的死亡气息,从远处山坡一侧凄迷惨淡的水气氤氲之中走出,蒙蒙绰绰出现在第七师队的阵地面前,他们的出现正好截断了被恐惧和绝望紧紧包围住的溃败下来的700余人的重骑兵队归路上。

  快看,那……那是什么?好奇怪的骑兵队啊!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阵地前排的一个士兵惊骇地指着前面仿似从幽冥地府中走出来的,灰蒙蒙一片黑色阴沉的诡异骑兵影子。

  他们全身都包裹在黑得发亮的魔法盔甲里面,甚至连身材怪异但体格却雄悍无比的座骑,也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盔甲,犹为让人胆寒的是座骑胸甲前面有三根呈品字形排列的黑色死亡尖刺。

  黑色骑兵队们的举手投足之间,浑身俨然散发着一种蚀人心骨的冰冷气息,令人毛骨怵然,不寒而栗,他们就好象一群来自死亡世界里的冥鬼幽魂,仅仅让人远远瞧上一眼就能让人肝胆俱裂,魂飞魄散,仿佛置身于一个千年不融的大冰窟中一般。

  大批散乱回撤的重骑军败兵们,很快便重重地冲撞在那堵浑身散射着幽森冷酷气息的黑盔骑兵队组成的人墙身上,但奇怪的是,黑盔骑兵们却像深深扎入地下的钉子一般纹丝不动,而重骑兵们却被强大的反弹力给重摔出去,跌得人仰马翻,好不狼狈,整个场面很快便趋于一片混乱之中。

  仿佛撞在一堵钢铁重墙之上,一个被摔下座骑的重装士兵气喘吁吁地趴在泥泞不堪的地上,他的腰部肋骨至少断了三根,左臂也被震得脱臼骨折,脸色僵白地吓人。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四、五百公斤重的风兽加上他80公斤重的身体,经过一番激烈猛冲之后,挟带着不止500公斤的冲击力,居然还撞不倒眼前这神秘诡异的黑盔骑兵,而自己倒给撞得晕头转向,陪地不起,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可是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黑盔骑兵们突然发出一片令人不寒而噤的诡异尖哨声,只露出一双血红色充满咄咄杀机眼睛的黑盔骑兵们齐地高亢提起马缰,一声低吼,便猛地向惊惶失措的重骑兵们对冲而来。

  仿佛一道锐不可挡的黑色冥电,挟掠起狂猛呼啸的风浪,仅仅只有一个大队百余人的黑盔骑兵队像一群飙蛮暴怒的狂兽猛地冲入懦弱胆小的羊群中一般,以摧枯拉朽的狂暴气势将落魄缭倒的七百余名重骑军败兵直杀得尸横遍,鬼哭狼嚎。

  不少愣头愣脑的重骑兵因为来不及避开对方从正面压上来的凌厉冲击势头,而与之重重撞击在了一起,黑盔骑兵们座骑前的三根长长尖刺立刻捅得对方风兽血肉模糊,悲鸣嘶叫,而他们自己却毫发无伤,只是冲击势头稍缓了一下,但却并不妨碍他们继续进行猛烈冲锋。

  重骑兵们拗不过风暴般的猛烈冲击,犹如被飞射而来的重磅巨锤痛击,不是被撞碎了骨头,就是震伤了内脏,有的一摔下座骑便被凌乱狂暴的铁蹄踏成一团团血肉模糊的残尸。

  尽管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但已失去斗志的重装骑兵们却重新坠入更深的恐惧和绝望之中,面对恐怖得让人不敢正面对视的黑盔骑兵,许多人早吓白了脸,没命地向各个方向奔跑,有些愣头青还回过头来向亡灵军队的阵地跑去,当然,腐灵射手们自然毫不客气,纷纷举弓搭弦射箭,将其一一击毙。

  铮地一声脆响,几乎同时,黑盔骑兵们亮出了手上散着阴森凄厉的黑色大镰刀,在晕暗凄零的冷夜中,那一柄柄散发着浓烈腐腥死亡气息的刀锋上,不时来回晃动着一股股奇玄瑰丽、荡人心魄的妖异光芒。

  噗兹,青白色的弧线左右纷舞嘶鸣,伴随着朵朵凄美肥大的血花旋转飘零,切开人体皮肤的刺耳割裂声一时之间连绵不绝,此起彼伏,凄厉的痛嚎声和疯狂的怒喊声交织蹁旋成一首无比惨烈凄楚的死亡组曲。

  尽管重装骑兵们有厚厚的盔甲保护,但在黑盔骑士们锋利无比的死亡镰刀面前,却有如薄纸一般脆弱,轻轻一划便能割开划透,坎坷泥泞的旷野上很快就铺满了一层令人怵目惊心红得发紫的尸体。

  在黑盔骑兵们疯狂无情地杀戮下,所有倒下的人的身体竟然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凄红淅沥的血很快便将泥地渗得斑斑炙灼,浓烈凄惨的血腥味冲天而起,四散开来,连不少远处观战的人类士兵都开始忍不住弯脸呕吐。

  泥泞的地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模糊血肉,被锋利的死亡镰刀划中的人,身体组织的一部分必然会和主躯干永远地分开来,整个场面已经不能算是战场,用屠宰场显然更能形容当时重骑兵们凄惨无助的情景,他们就像一群等着挨宰的软弱牲口一般,哭爹喊娘地任凭黑盔骑兵肆意切割屠杀。

  那……那是什么骑兵?跑到阵地前沿观看,麦伦师统领的脸色惊骇地失去了血色,看着那群几乎像来自恶魔地狱的索命死神——恐怖的黑骑军队,从来未有过的紧张和恐惧感让他浑身爬起了一串串密密的鸡皮疙瘩,一向很稳健的手都情不自禁地开始痉挛,好在迷离的雨水掩饰住了他无比惊惶的肢体动作。

  他重重喘着粗气喃喃自语,他们……他们杀人方式简直就像屠宰牲口一般……

  那就是来自死亡世界的暗黑骑士团!一个苍老而威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啊,是……是侬力祭师,您终于来了!倏然间吓了一跳,麦伦师统领回过头来,既惊讶又欢喜地叫了起来。

  嗯!目光忧郁而沉重,侬力祭师发白的双眉紧紧锁成一团,他并没看麦伦,而是呆呆地注视着远方那群幽灵一般,肆意屠杀早已魂飞魄散,肝胆俱裂的重骑军败兵的暗黑骑士们。

  沉默了许久他才轻轻念道,真没想到啊,伐里克斯做到了,真的做到了,他居然真的能调来黑暗世界里最恐怖也最凶狠的暗黑骑士团参战!

  什么?侬力祭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暗黑骑士团是……是什么东西?圆瞪着鼓鼓的大眼睛,麦伦师统领惶惑不安地看着眼前的白花老人。

  就是地上暗黑族中一支拥有强大魔法力量的骑士军团,别小看了他们,虽然这次仅仅才来一百来人,可是他们的战斗力可相当于两三倍人数的铁甲龙骑兵啊!瞳孔在慢慢地收缩,侬力祭师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沉重。

  什么?浑身一阵剧烈摇颤,脸色刷成了白纸,麦伦师统领惊得几乎要摔下座骑,他当然很清楚一支纯粹由铁甲龙骑兵组成的正规军队的破坏能量,然而这眼前神秘莫测、诡异恐怖的暗黑骑士军,会比有着大地龙卷风之称的铁甲龙骑兵还厉害几倍?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讷讷自语,这……这怎么可能呢?

  对于地下城世界的亡灵生物们来说,没有什么可能的,他们的战斗力有些是我们人类所无法想象的,咳……咳……你的人正处在被暗黑骑士军的追杀屠戮之中,你欲意何为呢?用轻轻的咳嗽声来掩饰自己有些颤抖变调的声音,侬力祭师冰冷而锐利的目光深深地涌入麦伦师统领的眼瞳之中。

  我已经让一个旗队500人的精锐轻骑兵冲过去援救了,嘿,就算打不过那帮什么鬼一样的暗黑骑士,但跑总比他们快吧?轻装骑兵的机动性和灵活性可是重装骑兵远远不能相比的,你瞧那些鬼东西,浑身穿着那么沉重的铁盔,甚至连座骑也披上这种厚厚的装甲,一旦跑起来光光那重量还不将他们自己给压垮吗?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麦伦师统领信心满满道,我保证他们能完成任务!

  什么……等等,快叫回你的轻骑兵部队,慢一步的话他们恐怕全回不来了,他们的结局很可能就像刚才你看到的那支败退的重装骑兵一样惨不忍睹!侬力祭师变了脸色,大声喝斥起来。

  不……不会这么严重吧?祭师……您说笑了吧?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麦伦师统领迷惑地干笑几声,我已经告诉他们的领队,要求他们只是牵引对方的注意力,保持不接触状态,不要与对方撕杀纠缠……

  你错了!侬力祭师大声截断了他的话,刚才我不是说了吗,他们不仅仅只是一支重装骑兵部队,而且也是一支拥有强大魔法攻击力量的魔法部队,刚才重骑兵们撞到他们身上被弹了回来,你当暗黑骑士军有那么大的重量啊,那是因为他们用魔法护盾将冲击力挡开的缘故……

  他的话语还未结束,由于暴雨如注,夜色阴沉,冲上前去的五百人轻骑兵部队已然闯进了一团陡然而生迅速扩展弥漫的黑色魔法迷雾之中,立刻失去了方向分辨不清东西南北,在里面瞎奔乱撞。

  很快黑色迷雾像沸腾的开水一般不断由内向外反复翻搅滚涌,一时之间,惨厉的嚎叫声和痛苦的哭喊声接二连三地传了出来,原来那魔法迷雾一旦搅动翻滚起来便会产生大量高腐蚀性的酸性孢子微粒,一触人体便迅速腐烂蚀透,里面的许多人首先便被毒盲了双眼,捧着流血发肿的眼睛满地痛嚎不止,听者无不凄然。

  一些身在魔法迷雾外面的轻骑兵,透过惨淡的星光看到前面一大团不停翻搅的黑色瘴气,这才明白同伴们已被人用魔法元素伏击,暗自庆幸自己侥幸逃过一劫,但这之后他们却不再那么走运。

  噗通几声,从地上突冒出的土石柱猛猛重重地击在风兽柔软的腹部上,强烈的劲道竟将座骑上的主人震得口吐鲜血摔了下来,有的偏巧侧身躲过突升中的土石柱,但却被座骑下一阵剧烈摇晃的土地给震得头晕眼花,几乎散了骨架似的,趴在座骑上连兵器也拿不稳了。

  显然,暗黑骑士们正在联合用突石术和憾地术两种高级土系魔法进行远距离攻击,在大部分的骑兵们失去抵抗能力之后,他们才开始亮出铮铮闪亮的死亡镰刀,像追赶牲口一般肆意ling辱屠杀。

  残忍的屠杀再次在凄迷的雨雾之中进行,很快,那支冲上去想吸引暗黑骑士们注意力的500人轻骑兵旗队,已一个不剩地倒在血泊之中,同样每个人都没能留下一具完整的尸体。

  尽管如此,他们的任务最终还是完成了,被堵截的七百余人重骑兵,在暗黑骑士疯狂的屠戮下,损失了高达近六百人之后,注意力便被杀来的轻骑兵旗队吸引了过去,余下侥幸活命的百余人狼狈不堪、跌跌撞撞好不容易逃回了阵地,可以说,是每五个轻骑兵的生命才换来了一个既伤又残惊魂未定的重骑兵归来。

  看着这支拥有如此恐怖残忍的暗黑骑兵部队,麦伦惊得目瞪口呆,不停地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死神座前的镰刀使者啊!麦伦苍白着脸喃喃自语,这么强悍恐怖的军队,我们如何……如何能打败得了啊?难道……难道他们就没有弱点,没有克星吗?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冷冷的机泠,手指指尖一片冰凉透骨,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和绝望感逐渐浮现在心头,尽管此时他拥有的士兵数目不知比对方暗黑骑兵多了多少倍。

  暗黑族虽然强悍,但却也不是无敌的,地下城世界中能克制他们的也不在少数,我所知道的其中有一个奇特的种族,叫地狱刺狼,他们的背尾上长着密密麻麻的尖锥长刺,一旦迎敌时,便缩成一团圆刺肉球,向对方辗去,背刺一旦将对方擦出哪怕仅仅只是一层油皮,尖刺上的毒液都会让伤者奇痒无比,就是将皮肤肌肉扒开也无法止痒,让人如颠如狂,而且还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恐怖幻觉,他们的铁齿和利爪连钢铁都能穿透,一旦发飙起来,恐怕几十个人都不是他对手,他们的狂暴和杀伤力丝毫不亚于暗黑族,而且他们有天生的抗魔法元素和精灵魔力攻击的能力,咳,将来或许还有机会让我们亲眼见识一下他们的身手吧!侬力祭师轻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

  他顿了一顿又接着说,不过这只是死亡生物之间的相互克星,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却也未必没有击败他们的方法,瞧,这一次看我带来了什么?侬力祭师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身后,那装在大蓬车上用大铁链子紧紧捆绑住周身的黑色大铁柜。

  微微颔首,十几个身高马大的士兵便动作利索地爬上大蓬车,将固定黑色大铁柜的各种螺丝和铁链一一解开,然后将黑色大铁柜抬下马车,小心地放置在地上,便退立在一旁静候吩咐。

  侬力祭师手指一挥,人群中又奔上了十几个彪形大汉,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各种款式钥匙,将黑色大铁柜上的十几个大铁锁一一解开,然后分成几人一组,小心地将四面柜壁掀开,现出里面一尊黑色精铁打制成的四轮驱动炮状怪车。

  它有一根长度极短但外口径却大得可容下一人钻入的炮筒,更怪的是这样的炮筒却是外口大内口小呈漏斗状结构,炮筒尾部连接着一个球状凸盒,这就是小型魔法元素聚变炉。

  球状凸盒上面紧焊的是一个非常大的盆皿器物铁具,里面呈的是一个浑浊乌黑看不出什么物质制成的大铁球,可是再一细看,大铁球的表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蝌蚪文一般的古怪咒文,据侬力祭师介绍,上面刻写的是六千六百六十六个字的大霹雳六神绝灭咒语,一字不多,一字不少,正好全部写满。

  那是……麦伦吃惊地合不拢嘴巴。

  雷神之锤霹雳炮!脸色郑重而严肃,侬力祭师一字一字说道。

  什么?雷神……之锤?那可是在战争中严禁使用的超级兵器啊!我国可也是当时联合签署国之一,你……你不怕其他国家借此结盟攻打我国吗?大脑空白了片刻,麦伦嗡地一声整个人呆住了,惊骇地犹如冷水浇身,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苍白。

  我们用这种兵器又不是去攻打别的人类王国,在这举国危难之际,拿亡灵来试炮也顾不了这许多了,别人也不好说什么,最多是经济制裁罢了!侬力祭师冷冷回答。

  但是……这个……就算如此吧,祭师又怎么能重新让它发挥效力呢?毕竟它已经有200年没有使用了,而且它上面的魔法封印至今还仍发挥着效力,听说那可是六大魔法元素之神灵共同写下的生死契约而形成的禁咒封印,它的封闭能量已经超过了构成我们麦加帝城的魔法天屏九星芒阵,而且解开封印的力量至少要比封印自身的力量强三倍才行,可是谁还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将它解开呢?麦伦脸色发白道。

  是啊,我是无法破坏得了,但是现在却有人可以帮我!眼里闪耀着狡黠而智慧的光芒,侬力祭师莫测高深地笑了起来。

  谁啊?麦伦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问道。

  那就是——雷神奥古丁!红红的目光中雷电如潮,仰起头,侬力祭师举手高指着阴郁而深邃的天空,厉声吼道,夜幕之中,那灰暗色的天幔突然裂开了一条缝,噼兹一道青白色闪电带着夺目耀眼的闪光重重劈下,就像一道炙灼锐利的刀光在幔布划过一般,一下子将侬力祭师整个身体影映得通亮耀眼,仿佛天神降世一般。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畏惧而崇敬地看着侬力祭师的身影,每个人竟被这肃穆庄严的气氛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看着麦伦煞白无色的面孔,侬力祭师不得不进行解释道,当初设计这尊雷神之锤霹雳炮时,为了增加它的毁灭力量,魔法工匠师们将它设计为雷元素的霹雳魔导大炮样式,只要收集到足够多的雷元素汇入盆皿中托住的定神珠之中,就是那个周身刻写着六千六百六十六字的大霹雳六神绝灭咒的乌球之中……

  定神珠因为雷元素在此压缩融炼会渐渐从托盆上浮起,并放出极其炙灼耀眼的光芒,这就需要施法者控制操作好其强度和浓度,以使雷元素饱和时能均匀地流入魔法元素聚变炉之中,在此高温锤炼变成霹雳火劲射而出……

  因为它的炮筒设置成漏斗形状,所以当雷元素形霹雳火喷射出去时,便会在三公里范围内形成十到三十米之间正面宽带的毁灭杀伤力,在轴心处五米内的任何生物掩体都会瞬息间变成烟灰蒸汽,在五米之外的有效杀伤力范围中,将留下一团团完成烧成焦球的浆糊状残骸……

  正是杀伤力过于残忍歹毒,因此此兵器一问世便遭到各国王室一致反对禁止,所以大家一起签署了严禁使用雷神之锤霹雳炮这种惨绝人寰超级大炮的联合公约备忘录,并在所有生产出来的雷神之锤大炮上加上了六神魔法禁阵的封印。

  顿了一下,侬力祭师继续解释道,那个六神魔法禁阵就是锁闭在定神珠上,它上面刻写的六千六百六十六字的大霹雳六神绝灭咒是当年集合赤大陆所有大魔法师级别以上的魔法师们,在与六种元素之神灵共同签下的禁咒契约,违反此契约运作的人将付出自己的生命代价,这六种元素水火冰雷风土的力量通过这六千六百六十六字的咒语彼此重重制约,相互促进,形成了这一道坚不可摧的魔法阵,水浇火,火熔冰,冰克雷,雷劈风,风挡土,土掩水,循环不止,生生不息,而要毁去这六神绝灭咒的契约文字,破坏这个魔法禁阵的元素平衡,必须借助于超过这六种元素神灵汇集的力量总和的能量,才能够完成!而目前看来这股力量需大得至少要将一座城池轰成烟灰尘土才行啊!

  侬力祭师轻叹了一口气,本来我也是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之内收集到如此庞大惊人的元素力量,但现在却有一个绝好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今晚这场暴雨其实便有是人将大量的雷元素汇聚在天空而形成的,虽然已经消耗了许多,但是它现在的元素能量却仍大得可以将魔法禁阵毁灭十次都不止,禁阵中由于雷元素超负荷承载而将使整个元素平衡完成破坏掉,从此打破了六神绝灭咒的契约!

  那……需要多少雷元素啊?侬力……祭师,你可以承受得了这种负荷吗?脸色发白,麦伦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紧张地问。

  还可以吧!面如秋水,侬力祭师平淡地回答。

  那祭师一定胸有成足了!听得浑身冒着冷汗的麦伦总算松了一口气,看到侬力祭师平和淡静的神情,不禁对他越发钦佩崇敬。

  尽力吧,我先要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契约与雷元素之神灵交换力量,再将所收集到的雷元素贯注入这定神珠之中,这可能会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不能有任何事物干扰我的注意力,否则契约交换将自动解除,而且可能会产生副效果!脸色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侬力祭师平静的样子就仿佛在述说一件很平常普通的事情。

  可是要知道这种违反六神契约,收集雷元素的行为却是极端凶险难测,一个不好不仅会自爆身亡,而且还会将收集来的雷元素当场炸开,那惊人的爆力是足以将整个师队几千人一下子炸成粉碎的。

  但他却不动声色,淡淡说,整个收集雷元素过程是十分危险的,我的身体可能会因负荷不起这么强大的魔法元素力量的贯注而自爆崩溃,甚至波及到众位,所以请你们大家稍稍回避远离一些!

  啊,这……这不是凶险难测吗?要是……要是侬力祭师您出了什么意外,国王陛下那儿我可怎么交待?至此这才明白此行的危险性,麦伦变了脸色,禁不住哆嗦起来。

  雷神奥古丁啊,愿以吾之生命做为契约,交换汝的神威力量,供吾驱使……侬力祭师不再理睬惊惶失措的麦伦师统领,双手在胸前捏出了一个祈祷祝福的合什手势,开始轻轻念叨着召唤雷元素之神灵力量的可怕禁咒魔语,吾必将遵守汝永恒之教诲,始终如一,永结诚心……

  麦伦只得招呼众人远远退了出去,他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虽然他也是一名身怀绝技的高级骑士,但是魔法的知识却也略懂一二。

  此时的侬力祭师念的可不是一般的召唤精灵力量的魔法,而是与元素神灵订下生死契约并以生命为代价作为力量交换的禁咒魔法,这种禁咒魔法轻易不可使用,虽然它能在瞬息间使人得到无比庞大的力量,但是一旦与某个神灵订下生死契约,那一生一世都无法再与别的神灵签订契约,哪怕是最普通无害的那一种,而且生命力会大量耗减且无法恢复。

  一般来说,禁咒魔法是所有魔法之中最偏激最顶尖的魔法术之一,摩云生前与冥王签订下的死亡魔法便是这种禁咒魔法之一,它能赐给念咒者极大的力量,只要自身条件许可,它甚至会给施法者以大得能摧毁整座城堡的恐怖力量,但这么庞大的力量却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学得会使用得了的。

  由于禁咒魔法是以生命力做为契约交换条件获得力量的一种速成魔法,所以它对身体的伤害是永远也无法恢复的,就算是魔法修为极为高深的圣魔法师级别的人,一生之中大概最多也仅能使用三次强度超过15级的禁咒魔法,麦加帝城的魔法屏阵便是这15级强度规模,而魔法修为稍低浅的其他魔法师们,有时还未念出咒语便已承受不住被大量抽走的生命力而当场枯萎身亡,所以哪怕再强的魔法师,一般也是绝不轻易使用这种只会让人短寿赔命的超级魔法术。

  天空中的滚雷越来越密也越来越响,仿佛周围的雷声都源源不断地汇聚在头顶的天空之中,在侬力祭师的魔法禁咒念诵之下,一道青白色的光柱从天空中笔直射下,汇聚在他的两手之间,成千上万颗孢粒状的雷元素,便从这光柱中缓缓飘落而下,集合成一个冥冥闪闪电潮交织纵横的光子球。

  随着越来越多的雷元素孢粒汇聚而来,光子球体的密度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亮,仿似一颗无比耀眼的小太阳捧在手心间,它的体积和质量也开始不断地增加,侬力祭师脚下泥土已深深地陷了下去,众人在一旁看得心惊胆跳,目瞪口呆,真怕侬力祭师因承受不住这可怕负荷而自爆毁灭。

  随着光子球不断膨胀变大,侬力祭师全身逐渐笼罩在一团青白色的浮光之中,脸上的皱纹像泥鳅一般一只只慢慢爬出扭跳,头上本已斑白的发丝无不闪着炙灼耀眼的银色亮光,有的已经开始随风脱落,站在远处观看的士兵们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生命力在迅速枯萎,皮肤渐渐像千年的老树皮一样干燥皱挤,眼睛深凹了进去,整个人一下子好象突然苍老了几十岁,但这一切都没使他皱一下眉头,仍是一声不吭,继续吸引着更多的雷元素汇聚在手掌中的光子球上。

  侬力祭师,快停下来,这样下去你会死的!脸上爬满了汗水,麦伦瞪着因恐惧而逐渐扭曲的铜铃大眼,呆呆地看着浑身光芒越来越旺盛的白发老人,大声叫道,你们……你们几个,有谁过去帮他一把的?我重重有赏!

  一个自告奋勇的年青士兵应了一下便大步走了上去,当他的手刚触到侬力祭师泛着青白色浮光的肩背上时,便惨叫一声,浑身剧烈不停地颠抖起来,象传递电流一般,从接触的手掌上生成的老化皱纹波浪般一路传递到那个年青士兵的全身肢体。

  仅仅一眨眼工夫,曾还年青硬朗的士兵便已老化成一个干瘦枯槁的耄耆老人,他头发已变白脱落,牙齿掉光,全身变得干瘪枯燥,整个人缓缓倒在泥地中,变成了一具仿佛风化千年的佝偻老尸。

  就在众人无不毛骨怵然的时候,侬力祭师突然凝神低喝一声,去!他将双手中承托蕴积得比他身体容量还更大几十倍的雷元素光子球,缓缓递入盆皿中那个毫无光采的定神珠之中。

  立刻,定神珠周身一阵通红暴亮,仿佛饥饿了上百年似的,贪婪地吞食侬力祭师手心中的雷元素光子球。

  整个几百公斤重的霹雳大炮竟开始随之剧烈摇颤起来,全身散发出耀眼的白色弧光。

  仅仅一瞬间,定神珠便恢复了平和的光线亮度,慢慢从盆皿中飘浮了起来,现出下面一个黑黑的小窟窿洞,被调匀稳定之后的雷元素开始瀑柱一般从定神珠上贯入那个小窟窿洞里,哗哗流进底盘圆形的能量聚合炉之中,在里面再次不断翻搅滚涌进行高温熔炼,雷神之锤霹雳筒也在此时变得异常通红滚烫,并发出灿烂无比的金色光芒。

  就在众人眼睛被那炙烈刺目的强光灼烧得几欲失盲的时候,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炸响,雷神之锤猛然间爆射出了一道凄厉猛烈的火龙闪电,不仅将阵前云集的百余名暗黑骑士军轰得灰飞烟灭,还将2公里外摩云的一个骷髅营队上千人的方阵炸得无影无踪。

  轰——

  一声尖厉宏伟的巨响直刺天空,整个天地仿佛都在不停摇晃震憾,许多人被这峥嵘风野之中疾驰咆哮的雷霆闪电震得两眼发白,双腿发软,额头冰凉,不少人被雷神之锤这威凛恐怖的王者霸道气势骇得肝胆俱裂,纷纷情不自禁地跪倒在倒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浓烈焦灼的硝烟久久不散,凝在地面上仿似一条腰款左扭右摆的白色巨龙,万物静寂无声,一切景物就象贴在空气中的剪影,所有的人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无比恐怖的噩梦一般。

  站在最前排的一名士兵浑身一震,突然惊叫了起来,看啦,整个地面都给削出一条大沟槽,啊——暗黑骑士军全消失了……

  声音立刻惊醒了人们,因为有严格的军事纪律,士兵们不敢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只得纷纷垫起脚尖向阵地前方看去。

  果然,本来还鬼影踵踵的旷野,现在一片死寂,仿佛连空气都融化在这无边的沉寂之中,这一记惊天动地的霹雳火龙狠狠地在地面上刨出了一道深刻的口子,就仿佛刻在大地脸上的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疤一般。

  万岁,万岁!见识过如此惊人火力的雷神之锤威力,士兵们激动得全身颤抖,整个都沸腾了起来,发疯地跳跃,痉挛地欢呼,仿佛嗜血动物一般哄叫不停,先前的挫败颓废感顿时一扫而空,他们感觉自己仿佛已是大地的主人,世界的主宰,只要拥有如此猛烈的霹雳火炮,他们还怕什么呢?就算眼前冲来几万、几十万的亡灵大军,他们也能高亢激昂地唱着军歌猛扑上前去将对方撕成粉碎,勇气和信心以几何级般的速度在每个第七师官兵的身上充溢叠加着。

  可惜他们却并不知道,这记被射出去的雷元素霹雳之锤却是侬力祭师以生命为代价交换出来的,因为违反了六神绝灭咒的契约,此时的侬力祭师正被诸神们诅咒,这种惩罚并不是短时间效力的,而是会保持相当长的时间。

  此时,四肢麻木,精疲力竭,他软软地瘫倒在地上渐渐失去了知觉。

  麦伦吃了一惊,刚想上前扶住倒在地上的侬力祭师,可是眼角一撇见那个被吸走生命元气变成一具干枯皮囊的士兵尸体,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踉跄倒退了几步,若不是陪护在身旁的几个魔法师信誓旦旦保证他已没有任何危险时,恐怕他还得让侬力祭师在地上躺上好长的一段时间。

  几个随军疗术师施放出气系医疗魔法,缓缓给他身体输入新鲜的元气力量,暂时让侬力祭师喘过气来,当他睁开垂暮苍老的眼睛时,发现四周站满了一圈密集的关切人群,疲倦地问,怎么样,雷元素发射出去了吧?效果如何?

  发出去了,把那个什么所谓的暗黑骑士全给炸没了,好象还炸飞了亡灵军队一个营的士兵,真不可思议,它的火力居然有这么强,嘿,滞留的亡灵军队已经开始后撤了,准备退回坎斯特墓场,我们马上要乘胜追击,很快便可以开进墓场,送那些亡灵下地狱了!麦伦兴奋地挥舞着拳头道。

  这时,远处的墓场方向传来连续不断非常响亮的轰隆滚轮声,一个笔直竖长的黑色影子正悄悄地从地面上升出来,许多眼尖的士兵们还发现,那诡异森严的竖长影子上空,盘旋飞舞着数不清的暗红色怪鸟,他们咕咕嘀嘀哄叫,不停拍打着强健有力的羽翼,努力不断地展翅高飞。

  而墓场地面上鬼影绰绰,白骨森森,仿佛有千军万马在踩着同一节奏的鼓点步伐,缓慢而沉重地走着,轰隆轰隆声音巨大得仿佛地下深处有什么庞大机器正缓缓开驶上来,听了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回事?暗黑骑士不是被炸飞了吗?亡灵军队也后撤了,墓场那儿的情况却怎么变得更糟糕了?敌人的气焰很高涨啊!感到一阵莫名其妙,麦伦困惑地抬眼向远处晕沉旷野眺望,莫非亡灵大军的增援部队赶到了?

  这时,一个站在高架木楼上作了望放哨的士兵,突然发出一个撕心裂肺的恐怖喊声,快看啊,墓场地下好象有个烟囱正在冒出来,啊,还有数不清白花花的怪物,正源源不断地从地下爬了出来,数目惊人……

  快……快将我的魔幻水晶球拿过来!浑身剧烈一震,侬力祭师顾不得身心疲惫,瞪圆了眼睛向贴身的亲信大喊。

  一个亲信很快便从后面的车厢中取来了一个装着淡紫色魔幻水晶球的透明玻璃盆皿,小心翼翼地送到侬力祭师的面前。

  凝神默念出几句咒语,侬力祭师颤殃殃地将魔幻水晶球捧起,慢慢施法停浮在双手之间,很快一层薄薄的淡青色光芒覆盖住整个球体,他伸出枯槁发皱的手掌在球面上一阵轻轻磨挲,魔幻水晶球上便涌动各种色彩的光芒,不停地交融汇合,形成一波波色彩斑斓的美丽光涟。

  众人瞪大眼睛看得眼花潦乱,不明所以,全都将目光聚拢在侬力祭师身上,只见他额尖渗出豆大冷汗,脸色变得死青,两眼僵直发呆。

  怎……怎么啦?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麦伦小心翼翼地问。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没想到啊,伐里克斯的野心居……居然会这么大,他竟也想称霸整个赤大陆!面如死灰,声音打着颤儿,侬力祭师两眼通红地凝望远方,一口怒气憋不住,突然仰天喷出了一口血雾。

  众人惊叫着连忙扶住摇摇晃晃的侬力祭师,有几个疗术师立刻给他输送生命元气。

  什么?什么意思?手脚一阵僵硬冰冷,麦伦的瞳孔一点点收缩。

  伐里克斯想将他的地下城升到地上来啊,他……他一定早准备了很久很久,他早就想趁德普斯最危急最混乱的时候,将整个地下城世界的军队都引到地面上来,咳咳,他……他想让亡灵们取代人类成为整个大地的主宰!艰难地喘着粗气,侬力祭师又惊又怒,捂着揪心痛苦的胸口猛咳不止,衣裳上已绽开了不少娇艳的血花。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反应不过来。

  什么?他想将地下城升到地上来?这……这怎么可能啊,那……那个黑黑长长影子该不会就是……麦伦脸色大变,浑身都不禁哆嗦起来,混蛋,居然在王城的眼皮下这么做,太嚣张狂妄了!侬力祭师,再来一记雷神之锤吧,一下子将这帮混蛋一块儿轰回地狱中去!

  雷神之锤只能被破解封印,并与雷元素之神灵签下生死契约……的人才能重新开启,可是……可是我现在……很累很累,没办法再发射雷神之锤了,要静养好些时间……侬力祭师气喘吁地回答。

  啊?怎么会这样啊?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等援军前来,还是马上压上去,趁他们还未将城堡升上地面上时,一举将其歼灭?倒吸了一口凉气,麦伦既焦灼又担忧地问道。

  来……来不及了!侬力祭师眼里一片空洞,挣扎着站了起来,枯槁的手指颤抖地指着远处,你看看前面那是什么?

  只见坎斯特墓场旷野之处,长刀胜雪,铁矛如云,一望无际白色的海洋踩着整齐划一的鼓点步子,正开始向这儿行来,数目多得将整个荒野山冈都完全覆盖住了,那便是地下城世界中永远也不会枯竭的亡灵骷髅大军。

  眼前这密密匝匝一大片进入视野的就足有十几万之众,而且墓场地下还源源不断地爬出更多更恐怖的其他种类亡灵生物,他们不断地集结在那高高长长的烟囱状黑影四周。

  呀——仿佛一个涛天怒浪扑涌而来,沸沸扬扬一大片凄厉森寒的嘶啼声突然在昏暗天幕之中荡漾开来,所有的士兵忍不住抬头看去,只见墓场上空密密满满一大团暗红色乌云从天的一边一直绵延到另一边,尖鸣怪叫着扑天盖地向这儿飞来。

  地狱火鹫!那是地狱火鹫!恐惧的眸光融浸在凄寒冷漠的雨夜之中,侬力祭师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肌肉已扭曲成一团,那是……地下城最凶猛的天禽部队!

  呀呀呀呀!仿佛从天穹上直泻而来的一道暗色洪澜,杀气腾腾的地狱火鹫集群划破层层凄迷的雨雾,呼啸尖鸣地向目瞪口呆的第七师团官兵猛扑过来。

第四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