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大雨哗哗地下着,千针万线将天与地密密集集地缝合在一起,整个麦加帝城处于一片血雨腥风笼罩下的恐怖气氛之中。

  我坐在飞龙背上,吃惊地看着下面焦烟四起、火焰冲天的恐怖城市,红色地面狼藉一片,到处是人肉烧焦的臭味和汇成一片潮声的铮鸣撕杀声,一群群人尖叫着跑过大街,有的人被脚下的尸体拌倒在地,一下子被后面乱哄哄的人潮踩成肉泥,也有的人被追上的敌人砍倒在地,痛苦地满地打滚大声哭嚎,整个场面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力量让这个繁华富饶的美丽城市变成了这样的?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冲上脑门,我目瞪口呆地趴在飞龙背上往下看这座仿佛淹没在浓浓血潮的恐怖城市,耳边不时回响着隐隐约约的哭喊声和惨叫声,声音凄恻阴惨,令人毛骨悚然。

  也几乎同时,所有还在犬牙交错中扭打撕杀的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既恐惧又紧张地看着我所率领的将近有一个大队的近百只赤大陆最强悍的天空猛兽——赤甲翼龙群,许多人都吓得面无人色,几乎要坐瘫到地上。

  目光一扫,我突然发现城市的西面一个仿佛披覆上一层厚厚红色地毯的半月形广场上,跪满了一大片惊恐万状、魂飞魄散的的平民。

  下去看看!心中一动,我拍了拍赤甲翼龙的脖颈,指了指下面的半月形广场,大声招呼着紧紧跟随着的赤甲翼龙们。

  嗥——赤甲翼龙们齐声引颈高亢猛暴地嗷叫一番,仿佛泰山压顶一般,带着一股浑雄逼人的磅礴气势,笔直地向那红色广场飞落而去,速度极快就像一串从天空刺下的红色闪电。

  我和亚伦带着其他的赤甲翼龙猛猛地落下来,近百只赤甲翼龙扑地而降的气势十分惊人,仿佛一股来自天空的迅猛暴风猛地拍击地面,轰地一声巨响,强大的气浪沸腾翻滚,不停地向四周扩展延伸,当我们降落到地面时,周围上千名的兽人士兵无不被这强劲气浪掀得人仰马翻,狼狈不堪,而更多的则是被飞龙们那凛然雄伟的气魄深深震憾,无不吓得撕心裂肺、肝胆俱裂。

  当我降落在俘虏们面前时,其他的赤甲翼龙也纷纷选择了广场周围的一些咽喉要道位置降落,一下子竟形成了一股强大惊人的围困气势,给予广场上的兽人们带来无法承受的心理压力,一时之间,气氛紧张得犹如黑云压城城欲催的局面。

  你……你是……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加锡翻着圆滚暴凸的白眼,几乎喘不过气来,面对我威凛赫赫的严肃目光,他几乎要从风兽上翻了下去。

  苏伦,雷刀武士苏伦!目光熠熠燃烧,仿佛一道穿破无穷时空抵达彼方的闪电,我冰冷地看着他,然后在空中一个优美翻身便从龙背上跳了下来,一步步走到了广场正心,左右环顾扫视了一圈尸横遍地、血迹斑驳的凄惨景象。

  这都是你们干的吗?隐隐的雷霆在脸上滚动,我的目光落在那四位桀傲不训的统领身上,炙烈地可以将他们熔化。

  空气中仿佛有一种低沉的呜鸣声,气氛紧张到了令人揪心的地步,苍白着脸,林锐重重地喘着粗气,喉头一伸一缩,仿佛在鼓足力量想说什么,他也被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仪强悍气势所震憾住了,几乎喘不过气来,眼里狠厉凶暴的光芒一闪而过,他狠狠地向一旁的摩洛斯使个阴毒眼色。

  没大没小,哪来的鸟人,我废了你!眼里开始充血,大吼一声,摩洛斯举起不知痛饮过多少人类鲜血的重斧猛扑了过来。

  一道亮如闪电的光芒对着我的眉心飙速划来,猛暴的气势仿佛整个空气都要被撕裂开来,身后的亚伦见此情景也不禁啊地一声大叫,急忙用双手遮住眼睛不敢再看。

  光芒灭去,摩洛斯重斧仿佛劈在坚固的物体上一动不动,完全被格定住了,仅仅离我眉心一个拳头,但他无论如何使劲却再也无法劈下去,因为我的两根指头已准确牢固地夹住了满是血迹的巨斧锋刃。

  毛孔不禁竖了起来,摩洛斯脸色变得毫无血色,他低喝一声,改为双手握斧,想凭着一身虬健蛮力抽回战斧,但无论使多大的劲,斧子仍卡在我的两指间缝之间,纹丝不动,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不禁大骇,但他却很快镇定下来,立刻弃斧,手从腰间一抽,一把寒光闪闪的软剑便灵蛇一般飞卷向我的脖子,快得只见一道弯曲扭转的模糊光弧。

  抛掉重斧,人影一闪,我闪电般掠到了摩洛斯的身前,近得几乎和他鼻子相碰,而他的软剑从我闪动的残像中划落,击了一个空影。

  你一定很喜欢杀人吧?目光锋利如刀,我冷冷地看着对方满脸血污、狰狞恐惧的面容,寒声道。

  我……是……那又怎么样……舌头打着花卷,脸孔僵硬冻结,摩洛斯惊骇地全身颤抖起来,鼓鼓的眼睛仿佛直想翻白,他感到一股排山倒海的浑宏雷霆气势正扑面而来,将他的灵魂和肉体完全压制地死死的。

  绝对不可饶恕!那你就到地狱去忏悔吧!完全出离了愤怒,胸中沸腾起无法熄灭的熊熊火焰,我昂暴地狂声厉吼,猛猛地用额头撞击他的脑袋。

  噗,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水腾空跃起,就象爆出的一朵肥大娇艳的凄美花朵,在风雨中徐徐盛开飘零,摩洛斯惊滞恐怖倒退两步,他的脑袋竟被我以暴力击爆了,凄厉猛烈的惨呼声一下子在空气中飘旋回荡,连绵几里许久不散,所有在场的兽人无不惊恐万状,肝胆欲裂,面无血色摒着呼吸僵僵地看着我。

  强……真强啊!仿佛在做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休洛斯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拍起手来,辛苦道,我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强的战士了!

  你是什么人?目光暴闪而过,仿佛两道闪电夺射而出,我侧过头去看着那个龌龊丑陋、瘦骨嶙峋的长须老人。

  我是个地精妖人,大概算是高等精灵的一个旁支吧,咳咳,好久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强悍的骑龙战士了,你大概是龙骑士吧?沙哑的嗓音在空气中细细摩挲出针锋相对的气氛,好不容易恢复镇定的休洛斯咧着白牙深不可测地笑了起来。

  不是!我摇摇头冷冷回答,不知怎么的,我非常不喜欢这个浑身充满诡谲阴森气味的地精妖老人,他让我有一种零距离接触邪恶的感觉。

  哦,总不会是龙将吧?听说龙族的龙将都已死得差不多了,在赤大陆上能见到一个半个倒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啊!笑得嘴巴都要裂到了耳根,休洛斯眼里嘲弄讥讽之味逐渐浓厚起来,但很快他被我从容不迫、镇定自如的气势震憾住了,目光一紧,开始有些怀疑地看着我。

  不是!面如秋霜,我仍在摇头。

  休洛斯的脸色沉了下来,变得极为难看,眼里仿佛喷射着恶毒的火焰,他咬牙切齿道,臭小子,那你是什么?总不会是那该死的圣龙战士吧?那是你苦练几千年也达不到境界!

  高傲地扬起头,我冷冷地摇头,道,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是龙族的战士,我是雷刀武士苏伦!

  喔,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这些龙大概是被你花言巧语雇佣来的吧,不,也许是你用什么阴谋诡计骗他们到这里来吓唬人的!阴阴凉凉的笑意随着嘴的轮廊荡漾开去,休洛斯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虎视耽耽的飞龙们,然后很肯定地点点头道,一定是这样的,否则没有龙之印章血液的人,是绝对无法操控并驯服如此众多凶猛的飞龙。

  真罗嗦,眉梢挑起一丝嘲弄,我撅起嘴巴冷笑一声,道,你们这几个大概是这些人的头头吧,我要跟你们达成一项契约!

  什……什么契约?紧张地看着我,加锡忍不住插话问。

  我要你们将手下所有的人马全部退出麦加帝城,一个不剩,并对慈悲的大地母神阿兹亚立下血誓,一生一世都绝不再侵犯人类领地!含着大量暴嚣重金属气息的严肃目光,缓缓扫过了四人面孔,我以不可违抗的傲然口气,一字一字道。

  嗬,凭什么要和你做这个契约?这就才几只破龙,而且未必会肯听你的话,你知道吗,我们每个人都带着十几万的大军过来,好不容易才杀进城里面,让我们撤军,见鬼吧,我们任何一人举臂高呼都能召唤来成千上万的英勇战士,他们吐口水都能将你淹死!努力抵抗着我强大的目光压迫,林锐鼓足力气好不容易才将憋在心里面的话说出来。

  凝固的气氛稍为疏松了一些,达鲁特一旁连忙趁机插话道,应该由我们这么说,只要你袖手旁观一边凉快翘脚去,我们就不动你一根寒毛,否则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还不知道将来谁能笑到最后!

  气氛为之一变,胆气逐渐涌了上来,休洛斯眯着眼睛在一旁阴凉凉地接声道,根本就不必害怕他的飞龙,它们是绝不会为这个小子卖命的,嘿,几位,让我们联手解决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如何?他眼里的杀机频频闪烁。

  这些飞龙真的不会替他卖命吗?惊喜地瞪着眼睛,加锡扭过头去问道,他显然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当然,只有龙族的战士才能完全驾驭得了龙兽,并取得它们的忠心,因为龙族的战士们不仅能与龙兽们进行心灵交流,而且身上流的是和龙一样的血,而要训服如此众多的飞龙,没有临驾于它们之上的力量是绝无法想象的,我估计他的实力最多就是龙骑士水平,再强也不过是高位龙骑士,众位都是强霸一方的猛士,难道联合我们四人之手还击败不了这种来历不明的龙骑士吗?那你们也太没有觉悟了!微眯着深邃黑洞的眼睛,休洛斯冷冷笑道。

  原来是这样啊,哈——恍然大悟,加锡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哈哈大笑起来,但笑声很快便嘎然而止,因为他突然发现不远处一只虎视耽耽的赤甲翼龙正凶狠地瞪着自己,仿佛随时都会猛扑过来,不禁十指微颤、额头冰凉,打了一个哆嗦便再也笑不下去了。

  气氛突然又变得十分沉闷窒息,心中一凛变了脸色,达鲁特紧张不安地扫视着四周杀气腾腾、蠢蠢欲动的赤甲翼龙们,他知道只要这群恐怖暴躁的家伙们发起飙来,整个广场花园都会在眨眼间被犁成平地,这里所有的人绝不会活盏茶的时间。

  一想念此就不禁冷汗涔涔,他心中暗暗怒骂起来,真该死,要是只来几只赤甲翼龙,凭着广场上几千名骁勇威猛的护卫团士兵,还可马马虎虎地应付过去,可是现在居然来了八、九十头,而且全是那种极狂暴愤怒的战斗型喷火飞龙,如果它们一拥而上,恐怕那炙雨一般猛烈的火球弹喷吐出来,这里将比蒸汽炼炉还更灼热恐怖。

  无论再凶悍的兽人,无一例外天生惧怕龙兽,尤其是暴躁型的喷火飞龙,就仿佛食物链上的天敌一般。

  在整个赤大陆中,一只咆哮愤怒的赤甲翼龙可以在一盏茶的时间内毁灭一个旗队的士兵,而且龙兽对魔法元素有很强的抵抗能力,虽然他们也受物理力量攻击和精灵魔力伤害,但是谁会有那么强的实力仅凭着手中武器便能重创龙兽呢?而要想伤害巨大的龙兽,尤其是飞龙时,普通的精灵根本无法将其憾动半分,除了精灵界中极少数拥有无穷衍生能力的大精灵王们,但它们一般也不太愿意招惹恐怖的龙兽。

  当时修斯顿正是将雪冰神剑中的冰雪系大精灵王引导而出,利用神剑极端锐利的锋刃直接从内部破坏赤甲翼龙的组织神经,从而达到一瞬间击毙的目的,但是如果修斯顿要面对如此之多的赤甲翼龙,恐怕十把雪冰神剑拿在手里面都不够他使用了。

  身为高等精灵旁支的地精妖人,休洛斯虽然随身携带了不少的影子精灵,也有少数精灵王级别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是拥有繁衍能力的大精灵王,因为这种级别在精灵界中极为罕见,并且极难驯服驱使,它们都是修练了好几千年才拥有强大力量的可怕精灵,所以如果有人能控制住一只大精灵王,那他足可以扫荡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休洛斯最擅长的其实并不是召唤精灵,而是收集魔法元素进行攻击,因此面对有很强魔法抵抗能力的飞龙可以说是一筹莫展,更别提是数量大大超过预期想象的赤甲翼龙群。

  嘿,臭小子,只要你能打倒我们四个人,所有的兽人联军就撤出麦加帝城一个不剩,如何?狡黠的眼眸中闪出一道微光,休洛斯眯着眼睛阴沉沉地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一只从猎人陷阱边走过的成了精的老狐狸。

  眉梢间闪过一道喜色,达鲁特立刻明白休洛斯的意思,忙接着道,就我们五人一起战斗,谁也不准派帮手,否则一拍两散,大家都召来各自人马,轰天轰地血战一番,看谁最开心笑到最后!

  彼此交换了一下诲莫如深的目光,林锐嘿嘿干笑了起来,这样最好,否则大家几十万人一拥而上,恐怕你和你的飞龙们连骨渣都找不到一块了。

  四处舒展了一下僵硬酸涩的关节,加锡眼里同样闪着精明狡黠的光芒,笑嘻嘻道,如果你输了,就让你的飞龙们一边凉快去,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别和我们搅这趟浑水!我们几人大人有大量,不会再找你这帮手下的晦气的。

  看着四周尘嚣顿起的喧笑场面,我的目光仿佛浸渍过千年冥河里的冰水,冷漠地一一扫过眼前这四位信心满满、得意洋洋的统领,额角上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一股万丈激扬的怒火猛得在胸间剧烈沸腾起来,我大声厉吼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我若战死,这些飞龙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你们若败了,便全都给我撤出麦加帝城,不许有一兵一卒留下,并以慈悲的大地母神名义立下血誓,一生一世都不再侵犯人族的领地!

  好,就是这样最好!其余四人彼此互望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喊道,一时之间整个场面气氛如箭在弦、一触即发,空气也变得格外严肃凝固起来,微微凉凉的轻风隐隐传递着嗜血沉重的气息。

  苏,要小心啊!满脸是担忧的神色,亚伦坐在不远处一只赤甲翼龙的背部上,忍不住大声喊道。

  我回过头去笑着点头,让她表示放心,可是突然间,我感到视线无法顾及的地方,一道凌厉凄烈的光芒划空而过,嗖地飞射而来。

  达鲁特的飞斧定住了,因为我已伸手抄住了斧柄,但锐利的锋刃离我的鼻尖已不到两个指头的距离,斧刃上的冷光不时来回流动,让我感到森森寒意。

  低吼一声,我突然运力横着身体飘浮起来,双腿离开了地面,与此同时,林锐已侧身闪电般飞掠到我身旁,锋利的镰刀直削我的膝盖关节,他是一个喜欢专门砍别人关节的残暴战士,但这一刀却落空了。

  去死吧!不知何时已张开羽翅,无声无息地飞扑到我头顶的上空,加锡怒吼一声,挑出一道极亮丽的冷枪,直刺我的背心。

  几乎不假思索,我的身子猛然往下沉,一扑到地面整个人便贴着地游鱼一般快速滑掠而出。

  突!加锡凌厉锋利的冷枪已将地面石板击出了一个大深洞。

  脚尖一点地面,我鹰鹫一般张开身形向休洛斯飞掠而去,因为我知道,真正令人头痛的家伙不是孔武有力的兽人们,而这个随时都能召唤出强大魔法元素的地精妖老头。

  嘴巴一张一翕念念有词,休洛斯弯下腰,将枯槁嶙瘦的双手轻轻按在地面湿漉的石板上,轻喝一声,起!立刻一堵坚硬的土元素石墙呼地一声拔地而起,正好挡住了我的去路。

  就在我避无可避就要重重撞在石墙上时,青筋暴凸,眸中雷电如潮,我猛然间大喝一声,斗气!便以更快速度飞掠而去,啪地一声,便硬生生地将石墙撞出一个透明大窟窿,整个人贯穿而过冲了进去,但是休洛斯却已失去了踪影。

  种豆得豆,种瓜得瓜,种下的小人变成战士快快成长!一个唱诗般神秘古怪的诵念咒语声在我头顶上蹁跹响起,我愕然抬头,看到休洛斯正站在三米高的土元素石墙上,挥手向我周身洒下散着诡异气息的绿色豆种。

  看着数十颗诡异绿豆雨点般洒落在我周围脚下好几圈,我突然感到一阵莫明其妙的紧张,一边惊讶茫然地看着满脸阴谲诡笑的休洛斯,一边迷惘好奇地看着脚下这些闪着幽绿色光芒的邪恶豆种。

  突然,异变突起,地面一阵摇晃,洒下的绿豆竟开始发芽成长,仅仅一眨眼工夫便如雨后春笋一般长成了两米多高有六只手臂的铁壳金属兵。

  这些全身都是由坚硬铁甲组成的丑陋金属人就仿佛是从地底冒出来似的,当他们将我团团包围的时候,我才醒悟过来,原来这就是地精妖人擅长的洒豆成兵魔法啊。

  由于提供魔力的种子深植在地下不断吸食土壤养分,所以这几十个植物铁壳人都被牢牢地固定在地面上无法移动,只能原地扭旋转动对我进行阻杀。

  呼地一声,划过层层雨帘,拦腰三记锋利的刀光暴闪而过,离我最近的一个植物铁壳人将他其中一侧的三只刀锋化的金属手臂向我横扫了过来,速度极人。

  大惊之下,我急忙向后飞掠,可是身后却突然长出两个植物铁壳人,十二把熠熠闪亮的刀光织成一片死亡之网向我砍来,每一记刀锋都可以轻易撕开我的身体。

  可恶!这样下去可不行!青筋暴胀,怒火沸腾,我猛喝一声,没有转身直接背对着那两个植物铁壳人抡拳击去。

  呔!雷电般的暴拳以高速频率形成一道强大的风浪,将挥舞的十二把刀硬生生地震断,破碎的金属碎壳象纸片一般飞舞蹁跹起来,一下子便四处荡开,不容对方反应,我左一拳右一拳猛猛地将那两个植物铁壳兵的脑袋击成一朵爆开的金属花朵。

  好强的斗气!脸色陡然变白,休洛斯眯着眼睛看着我几乎模糊成一条粗线的快拳,他没想到我只凭着一双血肉之拳就完全震碎了植物铁壳兵十二把快刀织成的光网,不禁有些动容,嗟嘘不已,道,利用高频率暴风拳速来强化自己身体抗力,使其坚硬程度超过了那十二把金属刀锋,这……可不止是普通龙骑士的境界啊!

  身形犹如鬼魅般左突右冲,我仿佛进入了无人之境一般,兴奋地冲进最密集的植物铁壳兵生长之处,不时凄厉吼叫着,狂暴而愤怒地挥舞着拳头进行贴身肉搏撕杀。

  当我击爆第二十个植物铁壳兵的金属脑袋时,休洛斯再也坐不住了,突然走到了跪了一地脸色苍白的俘虏群中,随手便拎起其中一个两眼浑浊、浑身颤抖的年青俘虏,问,你叫什么名字?

  卡……里!怯生生回答,年青俘虏吓得腿都站不稳了,一股强烈的恐惧从心底冲了出来,他仿佛被抽干了骨架一般,只想向地下软瘫坐倒。

  休洛斯用简短阴沉的语调冷冷道,好,卡里,去把那个叫苏伦的家伙杀了!话刚说完,他那带着妖谲诡异的浅绿色光芒的两根魔指已插进了卡里的双眼之中,轻轻念了几句咒文,然后拔了出来,手指的魔光已然退去,而奇怪的是,卡里的眼睛并没有被捅瞎,反而变成诡异阴谲的墨绿色。

  他整个身体也禁不住一震,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骨架逐渐被撑大,皮肤开始裂开,变成了一个面目可憎的绿皮恶魔,他享受一般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带着邪恶气息的目光四下打量,仿佛初生婴儿降临世界一般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

  嗥!目光终于定格在我身上,卡里满眼充血仰天一声凄厉咆哮,全身骨骼肌肉象发酵的馒头一般迅速膨胀起来,第二次变形成为一个足有三米多高胸肌虬突鼓胀、气势惊人的纯肌肉怪物,他满目嗜血暴戾,狰狞着脸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每走一步,脚下的石板都会被他沉重的身体压碎。

  当我打爆第二十七个植物铁壳兵的金属脑袋时,立刻被身后扑涌而来的惊人气势所震憾住,仿佛有一块巨石压了过来,完全凭着本能的危机感,我侧过身子向旁侧闪避,呼地一声,一记风雷般猛烈的暴拳正砸向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啪哒一声便将地板击出半米宽的凹坑。

  可恶!当我看清这个三米多高的肌肉怪物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就仿佛是一座正在咆哮沸腾的大火山,正猛烈不停地倾泻着他身上被刺激地无法抑制的蛮暴力量,我看到又一记暴风拳头向我胸口重重捶击了过来。

  我想向旁侧避开,但一个植物铁壳人正狞笑着挥舞好几把闪亮的金属刀在等着我,那得意的表情就仿佛早已算计好我的落脚之处,随时准备给掉入陷阱的我一个致命一击,我甚至能想象到他咧嘴冷笑的狰狞表情。

  我绝不会输给你们这些家伙的!熊熊燃烧的怒火让我全身热血沸腾,血脉贲张、赤筋暴跳,我昂扬地大声怒吼,捏紧了拳骨猛地一记直线快拳,一下子便穿过了层层刀网,将那个植物铁壳兵的金属脑袋击爆成一朵银白色的花朵,但我也同时硬生生地承受了卡里那恐怖的雷霆重拳。

  啪!我整个人像弹飞的皮球,被卡里的重拳击出五丈开外,整个人跪倒在地上,腹部仿佛熊熊烈火燃烧一般,火辣辣刺疼无比,额上的冷汗哗哗滑过脸庞滴下,不过幸好肋骨还没有断,我及时地用斗气护住胸口这才保住一条性命,否则半个身子早碎烂了。

  嗥!肌肉怪物再次猛烈地咆哮起来,满脸狰狞凶暴之色,他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一双拳头捏得像鞭炮一般噼噼咯咯作响,闻者无不毛骨悚然,那一对冷红色眸子炽烈地燃烧着噬血凶狠的火苗,他已决定再一拳将我击毙。

  空气中狂乱飞舞着腥气十足的血沫分子,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愤怒之门豁然洞开,一对拳头同样捏得噼噼啪啪脆响,全身血液引沸到了极点,我满目滚滚雷火,鼓躁中挣扯出炸裂的嗓音大喝,嗥——两记暴烈雄劲的拳头同时击在了一起,那惊人的气势就仿佛两颗巨星猛烈地相撞一般,力之波潮在急剧激荡中将周围空气搅得一片紊乱浑浊,咯嚓地发出一声很清脆响亮的断骨之声,整个空气仿佛紧紧凝固成一团,众人摒息看去,只见两个胀满血色的拳头紧紧粘在了一起,谁也没有撤回。

  绿皮巨人眼里没有任何痛楚之色,只有无比强烈的愤怒和暴戾,当他撤回拳头时,哗啦一声,整个拳骨寸寸被震断了,像鸡爪一般软软地垂了下来,但斗志并未消退,反而更加高涨狂热,他的目光中布满浓浓厚厚狰狞可怖的血丝,另一记拳头呼地又猛击了过来,而我的左拳也猛猛地迎了上去。

  喀嚓,这一次卡里的拳头不仅碎成了骨渣,连整条手臂都被我昂暴猛烈的拳力震成好几段碎片,但他仿佛不知道痛苦一般,瞪着狂暴凶厉的血红大眼睛,咆哮着整个人扑了过来,想用几吨重的身体将我死死压倒在地上,但我却已飞身而起,一记暴烈狠厉的右勾拳猛重地痛击在他的下巴上,一瞬间整个腭骨便被震成粉碎,整个下巴都松垮垂软了下来,他巨大的身体在空中抛了几个筋斗,便重重倒在休洛斯脚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额头一片湿漉冰凉,踉踉跄跄不停地倒退,休洛斯倒吸了一口凉气,像发现新奇生物一般对我重新仔细地打量一番,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雷刀武士苏伦!我看着他,一字一字冷声道,记住,这已经是第三遍了!

  目光一颤,休洛斯不禁变了脸色,完全被我凛烈威严的气势所震骇,手忙脚乱地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他僵硬地看着我,不停地喘着沉重浑浊的气息,结结巴巴道,但……

  我怎么从……从没有听过你……你这号人?

  他是我们德普斯的英雄,德普斯最强的英雄!他也是我昂达一生最为敬佩的勇士!感觉到全身的热血发了疯似地涌了上来,热泪盈眶,浑身颤抖,一个年青的俘虏再也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热烈的情绪,虽然被紧紧绑束着双手,但还是猛地从地上跳了出来,大声喊叫起来。

  妈的,谁让你站起来的,我宰了你!旁边一个蜴龙人士兵变了脸色,凶厉的目光一闪而过,随手抄起一把大砍刀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一刀便斩飞了那个年青俘虏的头颅,血一下子便喷了出来,涂染得满地都是,但那年青俘虏浴血的尸体仿佛无声抗议一般仍倔强不屈地挺立着,纹丝不动。

  他是我们德普斯最强的英雄,也是我撒伦斯一生最为敬佩的勇士!滚烫的眼泪象泉水一般溅了出来,身旁的另一个俘虏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愤怒情绪,也猛地站了起来,怒瞪着那个脸色发青的蜴龙人士兵,大喊道,来吧,有种的就一刀杀了我,快来吧,苏伦会为我报仇血恨的,你绝不得好死!他话还未说完,便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刻骨铭心的仇恨,浑身不停地颤抖起来,热血仿佛脱缰的野马在周身狂猛地奔腾不息。

  妈的,你想死老子就送你一程!神情阴晴不定,那个目光凶狠的蜴龙人再次舞着刀煞气腾腾地走了过来。

  整个气氛立刻变得高涨沸腾起来,哗啦一声,周围齐刷刷地站起一大片怒潮陡涨、群情激昂、激动得全身发颤的俘虏们,他们瞪着火红燃烧的眼睛,咬牙切齿齐声怒吼道,他也是我们一生最为敬佩的勇士,你也来杀了我们吧,来啊,苏伦是绝不会放过你的,你绝不得好死!

  仿佛整个身心都被一记炸雷给震憾住了,那个蜴龙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越来越多站起身来并不断蜂拥过来的俘虏们,惊得两只眼睛一阵发黑,踉踉跄跄直往后退,他瞪着紧张而恐惧的眸子,苍白着脸颤抖着指着俘虏们道,好,好,别……别以为我不敢动手,我现在……就成全你们,送你们下地狱!

  眦牙裂嘴,眼里闪过一道狠厉暴戾之色,他狰狞地抄起血迹斑斑的大砍刀就要扑过来进行大肆砍杀一番,但突然他发觉抡起的大刀竟纹丝不动,无法挥斩下去。

  怎么……怎么回事?那名蜴龙人惊骇地口舌打结说不出话来,他颤然回首,正看见我站在身后冷冷地盯着他,仿佛全身浸沐在一潭冰窟之中,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你以为你能成全得了谁?目光比雷霆中的闪电还锐利,声音比腊冬里的冰块还寒冷,我看着他一字一字问。

  

第四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