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冰凉彻骨的雨扯天扯地地垂落着,像一匹白练似地倾泻下来,天空中不时划过几道惨白的电光,仿佛要将整个夜幕彻底撕裂震碎。

  呀——漆黑的天幕中,一道巨大的红色死亡影子猛烈地扑下,熠熠闪亮的铁爪立刻扣在一名士兵的脑袋上,当它再次振翅飞起时,整颗脑袋竟已被硬生生地拔了起来,血液涌泉一般狂喷不止,空气中的血腥气息一下子变得极为浓烈,失去头颅的尸体缓缓在周围一片凄厉惊叫声中倒下。

  来自地狱火鹫的天禽部队正以扑天盖地般无比狂暴的气势从天而降,瞬息间将麦伦的第七卫戌师击个措手不及,每一道鬼魅般迅猛影子扑落,必然溅起一蓬血花,而深深陷入惊惶失色、惊恐万状的士兵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来自天空的死亡洪流,许多人大声嚎叫着抱头鼠窜,而更多的则是趴在地上浑身哆嗦完全吓破了胆,一时之间,整个阵地仿佛一滩被搅开的烂泥潭,完全陷于一片无比浑浊、狼藉混乱的局面。

  稳住,稳住!不要退,弓箭兵,快射!扯着沙哑颤抖的嗓子,一个弓箭兵大队长高举着长剑没命地挥舞着,几个退下来的士兵当场身首异处,他想以自己威严的气势压制住阵地前沿完全乱了阵脚的弓箭兵,但他的身影很快便被潮水般溃败下来的人群淹没,甚至有人抽出匕首冷冷在他腰杆上捅了一下。

  天空中徘徊着一只凶戾无比的地狱火鹫,它显然已注意到这个挥舞着长剑嘶声呐喊的军官,仅仅一个侧身便猛地飞跃而下,冰冷透骨的铁爪一下子便插入那名肝胆俱裂的弓箭兵大队长双肩上,整个人像抓稻草一般轻松地提到了半空之中,并发出一声极尖锐的口哨声。

  立刻,旁边飞来另一只地狱火鹫,低声鸣叫一声,便张开熠亮闪光的铁爪,扯住军官那双拼命颤抖的双腿,两者猛地交错飞开,噗哧一声,一片凄冷殷红的血雨伴随着瓣瓣碎肉落下,天空中立刻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夜宵。

  来自天空的地狱火鹫以狂澜怒涛方式很快便将第一线的刀盾兵和弓箭兵所组成的防线撕扯得破碎不堪,许多士兵们见如此恐怖惨烈的情景,整条神经都为之崩溃瓦解,纷纷没命地往后方溃退,这又冲散了后面严正以待的长枪队阵形,人头攒动,溃不成军,整个队伍在一片像瘟疫一般迅速漫延的恐惧气氛中四分五裂,雨零星散,到处是惊恐万状、鬼哭狼嚎的败兵们。

  他们彼此贱踏堆挤,争先恐后夺路而逃,不少人还因为穿着重重的盔甲而被潮水般溃退的人流压倒在地下而窒息死亡,更有甚者,一些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的士兵被完全丧失心智的人潮你一脚我一脚竟活活给踩成肉泥,哭喊声和叫骂声象开了锅的沸水一般持起彼伏,连绵不绝,闻者无不毛骨悚然,心裂胆破。

  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象扑天盖地笼罩下来的大风一般牢牢束缚住身心及至整个魂魄,麦伦满脸苍白地看了看天空中一道又一道闪电般飞落下来的赤红色死亡影子,又看了看早已吓破苦胆面无人色,仓惶奔逃的士兵们,不禁惊恐地粗喘着气,大脑一片混乱,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场混乱局面。

  让士兵们都撤退吧,这儿流的血已经够多了,没必要让士兵平白无故地再将生命留在这个根本无法打胜的战场上!身后传来一个苍老而疲倦的声音,语气沉重而落寞,听得让人汗毛凛凛,真正的浩劫才刚刚开始啊!

  目光一抖,麦伦仓惶转过头去,果然是侬力祭师,本已苍老枯槁的面容,此时更显得老态龙钟,他呆呆道,侬力祭师,如果我们这么退了,那……在陛下面前怎么交待?

  我们的身后可是麦加帝城啊!

  毫无意义的死亡值得交待吗?谁又会愿意接受这种交待呢?估且不论这扑天盖地而来的成千上万只地狱火鹫,就是正面的几十万骷髅军,也仅仅只要在瞬息间就能将你所有的士兵完全淹没,现在能留下一份有生力量就已足够向陛下交待了,喘着沉重的气息,侬力祭师看着眼前白花花一望无际的亡灵生物,艰苦道,你别小看了我们陛下的智慧和眼光,他并不糊涂啊……

  是!目光一凛,麦伦脸色稍为好转一些,仿佛得到了什么保证令似的,眉上一松放下心来,是的,要让他这区区万把人的队伍,既要应付来自天空的地狱火鹫,又要应付正面冲过来的几十万如狼似虎一般凶狠的骷髅兵,即使神经再大条的人也会在瞬息间崩溃,他之所以那么坚持,本就为了能听到侬力祭师这番保证之类的话来下台阶,到时在国王陛下面前自己也就有了侬力祭师这个挡箭牌了。

  象征撤军的黑色幡旗竖了起来,位于后面的监军团见了,也不再斩杀溃退而来的败兵,只是稍微整理一下散乱的队伍,引导他们向麦加迫近城方向退去。

  为了预防主队撤退时因队伍散乱无心恋战而惨遭敌人追击纠缠,两个整编营的精锐轻装骑兵做为最后的退守部队被留了下来。

  侬力祭师在麦伦统领的亲自陪同下,夹在败兵之中向麦加帝城撤退,此时,溃退的人马抛金弃鼓,撇戟丢枪,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麦加帝城一侧整片旷野上到处遗弃着五颜六色的幡旗和各种盔甲兵器,一些腿部受伤的士兵更是哭爹喊娘地在后面挣扎叫喊着,但却没有人理睬,许多人第一次面对如此凶猛恐怖的亡灵生物,早已吓得肝胆俱裂,魂飞魄散,除了奔逃之处哪有闲心管理其他事情。

  可真是辛苦了那两个骑兵营的士兵啊!侬力祭师回头看了看战马长嘶,刀枪林立的踵踵影子,不禁伤感道。

  应该没事,我可是派出最能跑的两支骑兵营,虽说战斗力不怎么样,但逃跑能力在十个卫戌师队中可是屈指可数的!一看到那望穿不尽的白花花亡灵生物,头皮就发麻,麦伦干硬地嘿笑起来。

  噢!侬力祭师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艰涩的笑容,他忍不住抬头看着天空,倏然间不自觉地流露出惊讶困惑的表情,道,咦,怎么回事?地狱火鹫好象又撤回去了!

  是啊!一下子死了那么多的人,他们大概也杀得手软了吧,回去休息换班了!垂头丧气,麦伦有气无力地摇头苦笑。

  不……不对,我怎么感觉空气中的杀机越来越重!摒着呼吸向天空张望,侬力祭师脸色开始有些发白。

  喔,哪里?是指正面追击而来的那帮骨头人吗?目光一颤,麦伦也忍不住回首看一眼那望穿不尽的白花花恐怖生物,心中不禁一寒。

  不是,是来自……啊——异变惊起,侬力祭师瞪大恐怖的眼睛,突然嘶声喊叫起来。

  半空中,一道突如其来的锐利光芒呼地一声便划过眼前麦伦师统领的咽喉,他还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捂着被剖开的长长血口从风兽上倒下。

  血光频频暴闪,周围几十名护卫士兵也几乎同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惊呼,仿佛被一群看不见的恐怖杀手从黑暗之中夺去生命一般,在麦伦身体栽倒在冰冷泥地上时,周围二十米范围内噗通躺满了一大片咽喉被划开的士兵尸体,死亡气息扑涌而来,吓得侥幸存活下来的人魂飞魄散,肝胆欲裂。

  眼前仿佛有什么隐密影子正透过层层雨幕围拢而来,但是却看的不是很清楚,淡淡的光影在空气中划开一波波水之微涟,随着一股股死亡腐朽的气息逐渐增浓,一个个背上长着透明羽翼的人形黑影开始出现,每个人都拿着一把带着大弯弧的黑色镰刀,刀尖上的血一滴滴坠入冰冷泥泞的土壤之中,不停地溅起红色箭头,在一片诡笑声中,他们已完全将侬力祭师团团包围在圈子里面。

  所有的黑影都没有说话,只是冷冰冰地看着眼前这个目光浑浊、瘦骨嶙峋的老人,仿佛随时一阵风都能将他吹倒在地似的,黑暗中不停地闪耀起一双双嗜血残忍的眼睛,就仿佛来自最恐怖的修罗地狱里的恶魔的妖谲之眼,看得无不让人毛骨悚然。

  圈子外面幸存下来的护卫团士兵们无不被他们那一双双散发着浓厚邪恶阴毒的目光骇得魂不附体,有些人已经开始扔掉兵器转身逃跑,但仍有些勇敢的人冲了上来,可是他们还未看清对方动作,一片暴闪的刀光交错划落,一颗颗血肉模糊的脑袋便已抛入黑暗之中,周围噗通又倒下了十几具冰冷僵硬的尸体,更远一点的士兵们见状,哪里还有勇气冲上来撕杀,扯呼一声便作鸟兽星散,四下逃开了。

  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缝,脸色越变越铁青,侬力祭师喘着浊气问道,你们是……暗黑精灵吗?

  你就是那个所谓德普斯贤者之称的侬力祭师吗?半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冰冷透骨的声音,索宾斯应乔达摩斯城主大人旨令,前来取你的项上人头一用!

  侬力祭师惊讶之中,费力地抬头看去,只见眼前四米高的半空中若隐若现地飘浮着一个长着六只羽翼的人形黑影,显然在暗黑精灵中,翅膀越多魔力就越高,他身上散发出来强大的魔法气息,竟一下子压制得侬力祭师几乎抬不起头来。

  对,我们就是地下暗黑族之上位亡灵——暗黑精灵,乔达摩斯城主大人可对阁下的人头很感兴趣!阴森森的目光落了下来,那个全身都被一层厚厚魔法肉膜包裹住的黑影嘎嘎笑了起来,真不愧是德普斯的大祭师啊,仅仅一次轰击就消灭了我们一个大队的暗黑骑士军,就是在无比惨烈的地下战争中也是很难见到的壮观场面啊!难怪城主大人对祭师的人头会如此神往!

  后面溃退下来的士兵们惊恐万状地看着这群阴谲恐怖的暗黑精灵,纷纷绕开向城内逃去,但也有一些骁勇忠心的士兵见侬力祭师被围困在中心,不肯这般离去,便停下脚步在圈子外面虎视耽耽地怒瞪着这些暗黑精灵,但也不敢靠近,因为暗黑精灵已经制造出一个能迟延行动能力的小型魔法结界,冲进去的人无异于嫦蛾扑火,非但救不了祭师的性命,恐怕自己的命都会被扔在里面。

  侬力祭师并没有理会那个桀傲不训的暗黑精灵,而是默默地注视着围在圈子外面的几十名忠心耿耿的士兵们,好半晌才鼓足力气大声道,大家都走吧,这里不用劳烦诸位了,他们那三脚猫的功夫还奈何我不得,你们留在此处只会让我担忧分心,而且……

  亡灵大军很快就要冲过来了,为了你们自己,也为了你们家人,快走吧……

  陷入轻微的骚动之中,圈子外的士兵们犹豫了一下,立刻离开了大半数人,但仍有十来个义愤填膺、满脸怒色的士兵不肯离去,宁愿为侬力祭师死战到底。

  侬力祭师见了也不再鼓动他们离去,因为决心留下来的人都早已铁了心要将尸骨埋没于此,无论什么样的言语都无法劝动他们的心。

  侬力祭师果然是侬力祭师,连讲话都充满了自信,嘿嘿,在热身之前先给你看一点小小的礼物!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索宾斯诡谲地笑了起来,手指打了一个很清脆响亮的声音。

  立刻黑暗的虚空中闪窜出几十道模糊冰冷、凄厉纷飞的刀光,每一记死亡光华闪过都能准确无误地削飞猝不及防士兵们身体的一部分组织,动作干脆利落,配合极为默契,仅仅一眨眼间,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嘶,所有留下来的士兵全都肢离破碎地躺在地上,而刚刚现身的几十位魅影杀手身形一闪,再次消失在黑暗笼罩的空气之中,来自黑暗,归于黑暗,这就是暗黑精灵生存的基本写照。

  二十八个!加上刚才现身出手的二十七,和这里的三十个,一共是八十五个!脸色铁青得可怕,侬力祭师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

  厉害,一下子便看穿了我们来的人数,还包括隐藏在黑暗中没有出手的人!诸位,都出来吧,让我们的大祭师好好瞧瞧你们的飒爽英姿吧!眼里闪一丝惊讶的神情,索宾斯裂着嘴狠毒地笑了起来。

  这时,在侬力祭师周围,包括天空、地上和地下,一一浮现出早已隐身多时的带翅暗黑精灵们,他们面无表情地摆出名式各样的战斗姿式,围成一个大圈子阴阴冷冷地瞪着侬力祭师,就仿佛一群嗜血饥饿的猛兽,只待一声令下随时准备猛扑上去将其撕成粉碎。

  准备好了吗,侬力祭师?乔达摩斯大人可是很期待能马上见到你的人头!目光一沉,索宾斯再次嘎嘎阴笑起来,与此同时,所有的暗黑精灵突然身形一闪,全都没入黑暗之中消失地无影无踪,但侬力祭师周围的空气却同时织出一张密密严严的死亡光网,每一记刀光都足以将他的身体撕成两半。

  瞬间移动!我心念一动,人影一阵光化,瞬息间便已到了修斯顿声音来源之处,捏紧了拳头中指微凸,狠狠扣向了眼前那个模糊影子的后心,无论修斯顿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要先废了这个家伙再说。

  呼!一拳落了个空,那个模糊影子被强劲的拳风一扫便立刻变形扭曲起来,原来那只是一个用魔法气息凝固住的残像,真正的修斯顿大概早已不知去哪儿了。

  一股压不住的怒火冲了上来,直顶脑门子,我大吼一声猛地一拳重击在地板上,啪地一声便将其击陷,可恶,又让他在眼皮底下溜走了,我甚至能想象出他临走时那得意甚至嘲弄的嘴脸。

  苏伦,你想救安贞伦茵公主殿下吗?那就到坎欺特墓场上去找吧,她现在可在腐灵王伐里克斯的手里面!这句冰冷阴森的话语再次被那个十分不可爱的风精灵吹送入我的耳朵里,我忍不住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该死,落在什么人手里面不好,偏偏是那个充满死亡恶臭的亡灵!

  我恼恨地将那只在我耳边飞来飞去吵闹不停的风精灵抄在手中,放入怀里,用风精灵来传递留言其实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将来恐怕我也会用得着吧,估且收下来。

  稍微辩认了一下方向,我正想往坎斯特墓场奔去,淅沥迷蒙的大街上突然间人影绰绰,喧嚣顿起,眨眼间便出现了一支全副武装、气势逼人的队伍,刀光熠熠,旌旗飘扬,显然这是一支极为精锐凶猛的战斗部队。

  什么人?一个威风凛凛的年青骑士在我身前十米处拉住了马缰,手中骑枪将一道雨帘斜挑而起,大声怒喝道。

  雷刀武士苏伦!扬起头,我大声回道。

  苏……苏伦!脸色陡然一变,那个年青骑士全身一震,失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心中一动,我忍不住上前一步,透过迷蒙雨幕这才看清对方面容,原来是一向对我极不友好的敖斯托统领。

  围起来!脸色一沉,敖斯托大手一挥,怒喝道,周围立刻围拢上来几十名杀气腾腾、粗犷壮实的士兵。

  等一下,敖斯托!一个苍老但却威严无比的声音突然从黑压压人群中传来,这可不是对待德普斯英雄的礼数,你们都给我收起兵器吧!

  是,陛下!士兵们弯了一下腰,便小心翼翼地收起兵器退开。

  一个严肃威凛、气宇轩昂的高大身影在一群贴身卫士簇拥下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直落在我的脸上,让我有种被炙烫的烧热感觉,那浑厚深沉的声音道,苏伦,真的是你一个人做的吗?不到半个时辰便将几十万兽人大军全部都逼退出城,并立下血誓不再侵犯人类王国领地?

  不,陛下,仅凭小人之力是不足以逼退那些骁勇狂妄的兽人!向安贞索雷国王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以表示我对这统治上百万人口的最高统治者尊敬之意。

  在对方威严深沉的目光注视之下,我保持着镇定从容的神情,眼角不自觉轻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白依娜一直跟随在陛左右啊,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礼貌问候,我不卑不亢道,如果没有我的伙伴们相助,恐怕兽人们现在还在城里面飞扬跋扈、烧杀抢掠。

  他们是……眼睛一亮,安贞索雷国王好奇地追问道。

  就是它们!嘴角边浮开一丝温暖的笑意,我抬起头,指着天空中正飞掠而来的一大团庞硕影子,一字一字道,赤甲翼龙!

  那名字仿佛炸雷一般在人们头顶上响起,所有的人都浑身一震,等到那近百只赤甲翼龙全都落在我的周围,甚至还将连绵几条长街的这支骁勇精悍队伍完全围拢起来的时候,那股浑然生成的排山倒海般强大气势,立刻潮水般一浪接一浪地扑面而来,重重压在众人的胸口之上,光光听着一只只暴躁凶猛的巨大飞龙的粗粗喘息声,许多意志薄弱的人都忍不住要神经崩溃,有的竟已经痛苦不堪地跪了下来,浑身痉挛趴在地上手脚抽筋,满眼都是扭曲的恐惧之色。

  浑身一片冰凉的鸡皮疙瘩,安贞索雷苍白着脸扫视了一圈落在屋顶上虎视耽耽的凶猛龙兽,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要是苏伦控制不住这群飞龙,让它们发起飙来,恐怕这里将没有人能保留下完整的尸体。

  大……大胆!脸色死灰一般难看,敖斯托牙齿不停地在格格作响,他用身子挡在了安贞索雷国王的面前,一双眼睛仿佛正在喷射着火焰,平生能看见一两只飞龙就已经不错了,此时一下子见到如此之多恐怖凶暴的赤甲翼龙,他突然发现人的生命原来是如此脆弱不堪,根本就无法经受起龙兽们狂暴下的痛击。

  苏……伦,叫……叫它们都退下吧,这么看着它们,朕会很不舒服的!比了比手势,安贞索雷微微颤抖着声音道,他现在已然明白,为何达鲁特他们会退得那么急那么快,在如此之多的狂暴飞龙包围之下,没有人的意志能在这排山倒海般的肃杀恐怖氛围中抵挡得了一柱香时间。

  面对疯狂暴走的大型龙兽,每个人都会发现自己力量的渺小脆弱以及不堪一击,这也是千百年来植根于各种族心目中对龙兽深深的恐惧情怀。

  我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挥手示意所有的赤甲翼龙们离开地面,飞到天空之中静候吩咐。

  看着漫天狂舞的巨大影子,虽然压力已经不再那么大了,但众人的神经却仍是绷得紧紧的,如临大敌一般簇拥着安贞索雷国王,生怕陛下会遭到什么不测,对我的戒心可是丝毫也没有半点放松的迹向。

  苏伦骑士,真感谢你的救援,你的勇气和力量再次帮助德普斯度过了危机!暗中舒了一口气,安贞索雷国王眼里闪耀着异样的光芒,不紧不慢道,希望尊下能留在德普斯,保护这块和平安宁的土地!

  苏伦不会留在德普斯的,他答应过,要到莱罗克亚做我们塞尼尔家的客卿!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响起,不用回头我便知道那是亚伦的声音。

  脸色稍微变了变,安贞索雷国王眼里闪过一道恼怒的光芒,他狠狠瞪了一眼笑吟吟紧紧拉住我胳膊的窈窕美少女,将担忧的目光投放在我脸上,苏,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是的!抓了抓头发,我看了看莞然微笑的亚伦,尴尬地点点头道,本来是决定去了,可是后来听丽蒂丝小姐说公主殿下有危险需要帮助,于是便匆匆赶过来了!

  喔,是这样啊!紧皱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安贞索雷国王恍然大悟,眼里的兴奋光芒一下子燃烧了起来,道,我希望尊下在救出小女之后,能尽快履行殿堂之上承诺,和小女完婚,毕竟,这可是关乎于尊下和小女终身名节的大事,更是关乎于德普斯王国的国体大事,绝不可轻易怠慢,整个赤大陆的人早就在翘首以盼这场盛大壮丽的婚礼!

  满嘴苦咸乏味,我干硬地陪笑着,但是一看到敖斯托那怒气冲冲的目光就再也笑不下去了,连忙行礼道,尊敬的陛下,这个……恐怕……我的舌头在打花卷,沉吟了老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啊,我们的英雄现在已是赤大陆各国王室积极拉拢的对象,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享誉一方的名士,恐怕小女是入不了尊下正眼了……安贞索雷国王怒气冲冲地重哼一声,但眼里却暗闪着另一种期待的光芒,显然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我的观察。

  尊敬的陛下,请……请不要这么说,当初拒绝陛下的好意,只因为小人及粗鄙山人,实在名不符实,自感到才疏力薄,无法肩负起陛下交付的重任,惶恐有负于圣裁美意,更怕耽搁公主殿下大好青春年华,故再三推辞……感到对方相当不快的口气,我惶恐地低下头去结结巴巴回应着。

  怎么……现在你还说自己才疏力薄吗?能驾驭得了那么多飞龙的人,恐怕整个赤大陆都数不出几个人来,而且现在又是你一人赶跑了几十万的兽人大军,这等英雄气魄可是德普斯古往今来第一人啊!好了,不要再推辞了,否则就是不给朕之脸面,不给几百万德普斯人脸面,嗯,救出公主殿下之后由朕亲自为你们完婚,哪个再敢出言不训的,朕绝不饶恕!安贞索雷国王以无可违抗的严厉语气重重道,他的威凛目光一扫周围面有不满之色的统领将军们,众人马上惶恐紧张地低下头去。

  尴尬地抓着头发,我的脸开始烧红起来,恐怕……公主殿下不会出自真心接受啊!只怕这种强迫的婚姻让她会更加痛苦的!

  安贞索雷国王一听这话,象僵硬的木头定了好半天,脸色连变数变,但很快他便恢复了镇定,缓缓道,这个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只要完成了婚礼就好,公主那边我会慢慢开导的!他说这话的措词就好象在细心研究一部极为诲涩难懂的古代魔法书一般,辛苦而吃力。

  一丝不安闪过脑海之中,我惊讶于对方的神情变化会如此之快,仿佛其中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但一时之间却仍是摸不着头脑。

  当然,我并不知道安贞伦茵公主从小就已经被人下过毒咒,如果她向心爱的人说“我爱你”三个字,全身肌肉将象瓷壳一般一块块剥落,痛苦而死,我更不会知道安贞索雷国王当初之所以选中我与公主结合,就是看中了她绝不可能会爱上我这种粗蛮之人的份上,只要新的龙孙诞生出来,他便会立刻将我们分离开来,不让我与公主继续见面,这样便可以保证安贞伦茵公主不会因为爱上我而痛苦而死。

  那……就等救出公主殿下再说吧,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我胀红了脸僵硬地笑了一下。

  你知道公主在哪里吗?眼里流露出极为浓厚的担忧之色,安贞索雷国王心一揪,紧张地问。

  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更多的是慈父对子女的关爱和疼护,而不是作为一国之君的威凛沉稳,也许这大概就是所有人的共性,只是有时候在某些人身上隐藏得更深,此时安贞索雷国王一下子好象变得苍老了许多。

  我将藏在怀中的那个风精灵放了出来,修斯顿的留言再次在众人耳畔回响,当大家都明确无误地听清之后,我才把那只透明水晶体模样的风精灵收入怀中。

  原来是这样,一切都是修斯顿这个恶贼搞的鬼!脸色微变,安贞索雷国王捏紧的拳头咯嚓作响,气得两眼通红仿佛要喷出火焰。

  一个禁卫军上前小声道,尊敬的陛下,从皇宫中传来的消息显示,侬力祭师目前正在坎斯特墓场!

  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怒气,安贞索雷国王气得胡须都翘了起来,大声对左右统领卫士们咆哮,朕要亲自剿灭那帮匪寇,将所有的卫戌部队和民军预备队全部集结起来,准备向坎斯特公共墓场开进!

  敖斯托脸色一变,连忙上前敬礼道,陛下,微臣有一言想禀告。

  说!安贞索雷国王怒气冲冲地瞪着他道。

  目前麦加帝城西区刚解放不久,人心惶惶,秩序紊乱,城内城外可能还有尚未肃清的敌匪乱兵,甚至奸细特务,而且据边关汇过来的情报显示,莱罗克亚和贝雷塔斯两国已经在边境一线上云集了几十万的大军,虎视眈眈,图谋不轨,据观察,其少部分前锋部队已经偷越入境,直奔麦加帝城方向而来,臣以为陛下不可御驾亲征剿灭盘踞在坎斯特墓场的乱贼余孽,而应该首先回宫发布安民檄文,诏告天下,稳定民心,粉碎市面上有关对王国皇室恶意中伤的各种流言诽语!敖斯托低下头去小声道。

  安贞索雷国王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冷冷地看着惶恐微颤的敖斯托,许久都没有进行出任何回应,空气一时之间紧张得让人无法喘息。

  臣愿意做为执行先锋,替陛下前往坎斯特墓场救出公主殿下!目光微微颤抖,敖斯托将头埋得更低,但眼角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搞得我莫名其妙,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事情。

  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也不知怎么搞的,我从认识敖斯托的那一刻起,彼此之间便从来没有在友好和睦的气氛中度过,估计我们上辈子是个大仇家吧。

  就这么办吧!敖斯托,你尽量点齐足够多的人马,嗯,我身边所有的宫廷魔法师都调给你,对付亡灵纯粹武力是难以取胜的,要多仰仗魔法的力量,嘿,我身边有白依娜就可以了,这一次务必要全歼伐里克斯残部,粉碎他们在坎斯特墓场的据点!声音严肃而沉重,安贞索雷国王终于开口说话了。

  遵命!大大松了一口气,敖斯托大喜,立刻起身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军礼。

  陛下,我先走一步了!亚伦,你就留在这儿不要跟我去了,我向安贞索雷国王敬了一个礼,然后便召来赤甲翼龙,带领飞龙们向麦加帝城的西南方向坎斯特墓场飞去。

  略带悲伤的眼瞳轻眨着湿潮的雾气,亚伦痴痴地在下面拼命向我挥手,扯着嗓子大声呼喊,苏,一定要回来,我等着你——欧呜——所有的赤甲翼龙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便掠起巨大的雷霆风浪飞走了,街面上,所有的人都仰起头既畏惧又崇拜地看着这股浑雄壮阔、无坚不摧的力量飓风远去。

  龙啊,永远是战争天枰上的最后砝码!悄悄抹去一把额上的冷汗,安贞索雷国王终于长长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

  

第四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