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雷声隆隆,蚕豆大的雨点砸得房顶噼啦作响,夜色幽沉朦胧,整座城池仿佛被轻纱笼罩着。

  大街上的动荡局面在煞气腾腾的军队强有力干预之下,很快便被扼制了下来,自从兽人大军潮水一般退去之后,街面上的混乱程度却有增无减,为了维护好城内的秩序,原来派去抵挡兽人联军的王城护卫团和皇家骑士团开始做为戒严部队在大街上维持治安工作。

  满眼到处是一队队整齐有序、刀枪明亮的士兵在游巡,许多滞留在街头的散乱城民不是被勒令回家,就是直接抓入监狱关押起来,而那些失去房屋的人则被安派到原先专门给后备军用来躲雨休息的简陋棚屋里,暂时安顿下来。

  雨,不停歇地下着,屋顶嘶嘶地,沙沙地响着,整齐均匀,好象一种简单的乐曲无限重复着,老么一直坐在店门口的柜台后面,静静地看着整个昏乎乎人影绰绰的街面,哪怕是兽人联军攻入西城区,整个街面上到处是败兵和难民的身影,三五成群又哭又喊地狼狈逃着的时候,他都不曾离开过这个座位。

  白福罗的命令简单而有效,就是让老么这么坐着严密观察街面上的状况,直至他下次再回来为止。

  老么不知道主人什么时候回来,他也不想知道,那不是他份内的事情,但他却隐隐能猜到主人去哪里了,现在除了皇宫之处,恐怕整个麦加帝城已没有白福罗足够兴趣去的地方了。

  他隐约感觉到,只要主人从皇宫中回来,从地下室里带走那个高傲而又美丽的女孩子时,他大概就可以再也不用浪费大好青春年华,孤守着这么一个冷清黯淡的米店做一个潦倒落魄的小店主,一想到此就全身发热兴奋不已,他可是一个对未来充满憧憬和野心的年青人。

  他还清楚地记得,在许多年前,主人就已经答应过他,只要时机到了,他就可以进入商会核心领导层之中,显然这个时机已为时不远了。

  这场雨看来今夜是不可能停下来的了!老么忍不住抬起头看着外面阴郁深沉的天幕,轻轻叹息道,战争真是来去如风啊,仅仅只过了半个夜晚就一切都平息了!

  不,战争不会结束,至少不会在今夜结束!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仿佛直接从空气中蹦跳出来一般,突然出现在老么的面前,他的身影和黑夜非常融洽地浑然成一体,周身散发出来的深沉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额头冰凉,老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惊讶地抬起头,脸色苍白地看着这个陌生男子,结结巴巴问,你……你是……

  我?我可是你家主人的好朋友,我是来替你家主人收货的!目光阴闪不定,那个神秘男子冷漠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是想买米的话,那就请进来吧,我们小店有好几种……眼眸一凛,老么脸孔一点点扭曲起来,在对方嗜血残酷的目光注视下,他突然有一种遭遇到凶残猛兽的恐怖感觉。

  眼眸中精光暴闪,神秘男子冷笑,朗声道,今天的米怎么卖?三个铜币!怎么这么贵,一个铜币八个铜豆如何?四个铜币!那五个铜币十三个铜豆如何?

  末了,他以冰凉透骨的目光看着对方,道,我的切口暗号没有错吧?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老么眼里的瞳孔不住地收缩着,冷汗哗地从额上滚了下来,他恐惧而惊骇地看着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阴谲男子,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几乎要摔坐到地上。

  你们刚才在对切口暗号时,很不巧,我就在街对面的房梁上看着,本来那么远的距离是听不清楚你们在说什么的,但是又很不巧,我身上带着一只风精灵,于是便放了过来,所以你们切口暗号都被它传送到我的耳朵里面!神秘男子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阴沉道。

  老么脸色立刻变成了死灰,难怪当时正奇怪屋里面怎么有风吹来吹去,飘忽不定的,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原来是被人放了一只风精灵,顿感到头皮发麻,他恐惧地看着对方,结结巴巴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是你主人的好朋友,你难道没有听见吗?那个神秘男子有些不耐烦,沉下脸来。

  你……你是修斯顿总监?一道灵光从脑际中闪过,老么眼里的瞳孔越来越收缩,他浑身震了震,突然醒悟过来叫道。

  真聪明,好了,快带我去密室领人!修斯顿总监冷冷道。

  不……不行,主人说,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去……老么畏惧地看着对方,舌头象打了麻花一僵硬。

  目光中杀机一闪,修斯顿的瞳孔一下子收缩到了极点,他突然伸出手来钳住对方的脖子,按在墙壁上冷冷道,真的谁也不能去吗?

  是……整张脸憋得通红,老么艰难而痛苦地说,整个眼珠都暴凸起来。

  这样啊,那就对不起你了!眼睛在充血,修斯顿猛地用力将老么的后脑勺重重扣在坚硬冰冷的墙壁上,同时另两根指头捏碎了他的喉节骨。

  啪地一声清脆响声,墙壁上被震陷进一小块,周围到处涂满了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水,暴瞪着死鱼般的眼珠,老么整个人像烂透的柿子一般从墙壁上滑下,软软瘫倒在地上。

  愚蠢的人啊!冷漠地看着那惨不忍睹、面色峥嵘的亡脸,修斯顿总监面无表情地跨了过了老么的尸体,向里堂走去。

  修斯顿用他异常敏锐的鼻子努力嗅着周围空气中残留下来的气息,魔人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他们的鼻子比一般的狗鼻子还更灵敏数倍,他们可以在大街上一下子分辨出人们留下的各种各样气息痕迹,并一一寻找到对方所在位置,此时想嗅出白福罗的气味对他来说实在是小事一桩。

  很快,他进入了地下室,仔细搜索了一下里面遗留下来的脚印和气味,终于将目光锁定在角落里的一个乌黑沉实大米缸上。

  他根本就没有左三圈右四圈半地旋转大米缸,他也不知道这种打开地道方式,但他却有自己一套非常简单并且有效的破解方式。

  深吸了一口气,他狠狠地一脚便将米缸踢成碎片,大米水银一般流了一地都是,很快便现出下面被缸底紧筘住的带着强烈魔法气息的地板口。

  这点小结界也能阻挡得了我吗?眉头扬了扬,修斯顿冷笑,抽出雪冰神剑,一剑插入了缸底。

  一阵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剑锋上来回流动回荡,很快便灌注进剑尖切口之中,在整个地板剧烈摇晃了十几秒钟之后,光芒闪闪的结界口便被神器中的强大精灵力量破坏,当桔黄色的强光消失后,便现出了一个黑色的小铁板,打开之后呈露出了一个阴阴黑黑的地下阶梯。

  修斯顿小心翼翼地通过长长陡陡的地下隧洞,很快便打开了尽头处的一道乌黑深沉的大铁门,出现在极为宽广晕暗的地库之中。

  地库的左边竖列着上百排整齐有序的木架,上面挂着一块块风干的腊肉和水袋,角落里则紧凑地堆垒着一包包的优质米袋,而右边的兵器架上则整齐地摆满各式各样的刀斧长矛和弩机弓箭,以及各种型号的盔甲马具,足够装备至少五个重装师队的武器。

  地库中央空出一块仅有十米宽的圆形场地,在其中央的锦垫上正静静地坐着一个白花垂暮的深沉老人,显然要穿过地库到达壁屋,就必须经过这个浑身散发着邪恶气息的神秘老人控制下的中央场地。

  修斯顿皱起了眉头,他当然知道这个老者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让他通过的人,但他更吃惊对方居然在整个地库里制造出一个具有高难度水平的恐怖结界黑洞。

  在这个结界黑洞里,任何外来的魔法力量都会迅速被吞噬和吸收,而使之成为其中一部分,也就是说,这里已成为一个恐怖的魔法真空地带,专门吸收外来的魔法元素。

  原来是这样啊!修斯顿伸手轻轻触摸着四周围波涌不息的黑暗元素微粒,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诡异感觉一点点渗入肌肤,及至整个灵魂之中,猛然间他感到浑身冰冷透骨,目光禁不住凛凛摇晃。

  对于魔人来说,黑暗魔法是他们天生擅长的魔法,甚至有人认为,魔人的生理结构其实就是为了学习黑暗魔法而刻意培养的,所以当修斯顿踏入这个黑暗魔法结界中时,自然而然会有一种回归母亲怀抱的亲切感,然而这却绝不是说黑暗力量不会伤害魔人,只是相对于其他种族的人来说,他们有更强的抵制能力。

  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眼珠暴凸,血脉贲张,修斯顿身体突然剧烈地震了震,整个身子象轻轻的绒毛一般缓缓地悬空飘浮起来,双脚没命地凌空乱踢着,仿佛正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正紧钳住他的脖子,将他提到了半空之中,显然,这个结界黑洞完全随着老人的意念任意摆布。

  这……这样可不是待客之礼!凝聚起全身力量狠狠一拳击散周围形成的涡漩状,准备将他吞蚀下去的黑暗气流,修斯顿已满脸憋得通红,硬撑着一口气稳住身子,凭着极坚定的意志慢慢摆脱魔力钳制,落回地上,他喘着浑浊不堪的粗气怒瞪着老人。

  噢!眼眸中精光一亮,两鬓霜白的老人吃惊地睁开眼睛,惊疑不定地上下打量着对方,他有些不敢相信,在结界黑洞运行之时,居然有人能摆脱魔力控制硬挺过来,并且还有余力说话。

  愤怒之色喻以难表,修斯顿伸展了一下酸痛的筋骨,面色铁青地走到老人的面前,斜睨着眼冷冷道,怎么,看见了客人,主人就这么表示礼数的吗?

  深邃的目光仿佛能看透灵魂,脸色迅速沉了下来,老人默默地看着双手,然后轻轻地放在地上,微念了几个简短古代咒语单词,立刻,在他周围开始吹旋起了一股黑色飓风,随着飓风越吹越快,逐渐分离出三条散发着强烈刺激臭味的黑色龙形风影,呼地一声便向修斯顿围拢过来。

  噢,这是很古老的高级黑暗魔法——风龙之噬!能一下子变出三条黑龙也算功力非浅了!修斯顿目光凝重,面色铁青,整个人因四周狂舞飞旋的风浪而渐渐飘浮起来,要不是他及时念了定身术,早被狂风骇浪卷到了墙角中去摔个半死了。

  脸上仿佛罩上一层黑气,老人将双手合什,默默地低声念祷着长亢诲涩的咒语,立刻那三条黑龙旋风全身一震,猛地发飙一般呈三个对角的棱形方向,向修斯顿摇摇晃晃、辛苦难当的身体扑了过来。

  修斯顿变了脸色,他当然看得出来,这三只黑色风龙可是由强腐蚀性的高酸孢子微粒组成,只要稍稍触碰到一点风丝颗粒,肌肤将像烂茄子一般一点点烂开扩大,直至整个身体全部被烂透。

  这样可打不倒我的!血脉暴胀,修斯顿低吼一声,光之壁!双臂呈丫字形大大张开,不惜体力和精神力,拼命织出一轮白色光弧结界,虽然光元素大量被结界黑洞吸走,但他还是争取到宝贵的时间,硬生生地扛住了三只黑色风龙的猛烈攻击。

  噢,魔剑士?有些惊奇地张开眼睛,老人微微皱起了眉头,能织出如此高强度的光之结界抵挡他的黑色风龙联合一击,修斯顿的魔剑士级别相当不低啊。

  嘴角边划开一道极阴沉的冷笑,老人低声又默念了几句咒语,那三只黑色风龙立刻聚拢在一起,交乱形成一个半蹲着的黑色气状巨人,当它站起来的时候,一双通红明亮的眼睛仿佛摄人魂魄一般,倏然间噼兹啪拉地闪出一道极锐利的闪电,轰地一声便击中了修斯顿苦苦支撑的光之壁结界上。

  嘭!光和影溅射成无数朵五颜六色的雨花,四散开去,胸口立刻沸血翻滚,修斯顿沉哼一声,终于忍不住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脸色苍白,不停地踉踉跄跄后退。

  光之壁结界剧烈地抖动了几下,竟稀薄消失了,很显然,要不是结界黑洞大量吸走光之壁的魔法元素,恐怕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地被击成重伤。

  可恶,这个样子玩下去可是很没有意思的!怒火万丈高,修斯顿狠狠地抹了一下满下巴流溢的血沫,脸色沉了下来,缓缓地从背后抽出雪冰神剑来。

  雪冰神剑一抽出来,雪白亮丽的剑光立刻在锋刃上快速窜动,不停地散发出五颜六色的炙烈光芒,整个晕暗的地库一下子便被这亮灿灿令人目眩的光芒映亮了,同时映的还有老人无比惊诧的面容。

  雪冰神剑?浑身一震,老人不禁动容地惊呼起来,眼瞳中的惊喜和贪婪之色密密重叠交织着,传说中的精灵神器真的出现了吗?百年罕见,世间极品!

  用不着等到百年之后,今天就让你看个过瘾,这把神剑将成为你生命中最后的记忆!

  脸色狰狞残酷,修斯顿哈哈大笑起来,高举着雪冰神剑狠狠插入地板之上,一道极炙亮的青白色光芒立刻从剑锋上游入地板切口处,噗地一声溅射出一道令人眩目的彩色光雨。

  随着修斯顿一点点将雪冰神剑的精灵力量释放出来,一只只冰冷可爱的冰雪精灵从剑尖切口处的光洞之中挣脱而出,刚刚在空中盘旋飞舞一圈,便立刻被恐怖的结界黑洞吞噬消化。

  没有用的,我这个结界黑洞不仅能吞噬魔法元素,还能吞噬精灵力量,它的胃口比你想象中还大得多!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老人阴森森地咧嘴笑道,所以,就算有雪冰神剑,它的威力也很难被发挥出十分之一来!

  是吗?你真是这样想的我倒是很高兴!修斯顿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阴谲笑道,也许你还不知道雪冰神剑身上蕴藏着多么恐怖的精灵力量吧?

  出来吧,冰雪精灵,用你们无穷的力量粉碎结界黑洞!青筋暴凸,血脉贲张,修斯顿凝起全身力量大声厉吼起来。

  一道白光从剑尖的切口光洞之中斜射而出,接着第二道,第三道……当十二道白光刚好绕着被扩大的光洞围转一圈的时候,成千上万的冰雪精灵仿佛发了疯似的拼命从光洞切口处挣脱而出。

  刚开始还只是象喷泉一般向四周游逸散开,但很快便成了一股冲天而起的狂澜巨涛精灵潮,这股浑雄无匹的力量时刻不停地撑挤着越来越吃力变形的结界黑洞。

  当结界黑洞好不容易消化掉一批冰雪精灵时,更多的冰雪精灵却象潮水一般涌了出来,左冲右突拼命想挣脱出结界的束缚,结界内汇聚的精灵潮力量开始变得越来雄厚,直至将整个地库里结界黑洞撑得完全扭曲起来变形起来,很快,结界黑洞剧烈摇颤起来,就仿佛一张薄得几乎要被震碎的纱纸一般。

  倒吸了一口惊气,老人第一次流露出恐惧扭曲的神色来,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花费自己无数心血建造起来,而现在却几欲崩溃的宝贝结界,一下子便面如土色,颤抖道,真……不可思议,雪冰神剑的威力……居然会强到如此地步,神器中一定封印着至少是大精灵王级别的冰雪精灵……

  嘭!仿佛巨大的肥皂泡被撑破一般,透明的结界面壁上一阵剧烈波纹荡漾,在强烈颤抖几下之后,终于化成了无数蝴蝶片粉碎了,所有的雪冰精灵立刻哗地欢呼起来,形成一道回旋壮丽的精灵大潮,满空中狂飞乱舞,一时之间,地库之中仿佛响彻起海水冲击岩石发出的滚滚滔浪之声,气势惊人。

  还有什么招吗,老头?都使出来吧,你这结界黑洞已经完蛋了,我还想看看你更强的魔法力量!面有得色,修斯顿深吸了一口气,拔出雪冰神剑,缓缓道,嘿,其实用不着我动手,这些愤怒的雪冰精灵就足可以将你杀死一百次,一千次了。

  黑暗之神卡洛斯,愿以我十年的生命做契约,交换你神圣无比的魔力,请降下毁灭一切万物的审判之剑,归到我的手中,供我驱使支配吧!面无表情,老人冥闭上双眼,双手合什开始挚诚地祈祷念咒。

  什……什么,又是禁咒魔法!可恶!变了脸色,修斯顿眼里闪过一阵慌乱的神色,提起雪冰神剑便扑了过去。

  他知道,如果真的让对方将禁咒的祈祷念完,那黑暗之神卡洛斯的审判之剑将立刻破开时空将他击入黑暗深渊,他可以想象出老人以十年生命交换所换取到的黑暗力量是多么恐怖惊人,恐怕就是雪冰神剑里面封印的冰雪精灵也很难在短时间之内能承受对方倾力一击。

  噗!五颜六色令人目眩的光雨四下迸射而出,雪冰神剑重重砍在了老人周身浮现出的一个透明护罩结界之上,炙光在结界壁上象映亮的水波一般,不停地回来荡漾,显然这层随心而动的保护结界早在他进入地库之前就已经被制造出来了,只要受到外界力量的冲击便能立刻升起运行。

  真有趣,那就让我看看你用十年生命交换得到的审判之剑到底有多厉害啊!目光一凛,修斯顿右足一点地面,人已倒飞了出去,身形并不快,但却一路留下一连串重重叠叠的残影,久久滞留不散。

  消失吧,不可思议之剑!瞳光如火炬般暴闪,老人突然站了起来,手中握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影子长剑,猛地向那一长串残影的正心处刺去。

  强劲的黑色剑光在空中一闪,仿佛一记黑色闪电划过一般,立刻穿透所有滞留的残影心口,并将远处的地库面壁上击出一个五米深、八米宽的恐怖凹洞。

  呼地一声,那串长长的残影在延伸了几十米长的魔法之剑穿透之下,立刻模糊变形,闪了几下便四下散开了,而修斯顿的身形却失去了踪影。

  冷汗一滴滴从鼻尖上滚了下来,老人突然感觉出一股扑面而来的恐怖气氛,本能地抬起头,半空中一个悬浮的飞影倏然落下,一道亮丽无比的剑光一闪而过,切豆腐一般划过了老人瘦峭苍白的脸孔。

  你……是带翅的高等魔族?脸色刷地变成一张白纸,老人惊恐万状地看着悬浮在半空中展开黑色双翼的修斯顿,喉头咯咯作响,扭曲变形的脸孔说不出的惨厉诡异。

  他话刚说完,一道红红的细线从额顶一路滑过眉宇、鼻子,直到下腭处才停止,然后血线突然变粗,嘭地一声,一道凄厉无比的血雨沿着剖开的伤口激射而出,喷得漫天都是,老人狰狞可怖的脸孔一下子被修斯顿的雪冰神剑硬生生地劈成了两瓣血肉,左右分离抛射出去,浴满血迹的尸体这才缓缓倒下。

  长长吁了一口气,修斯顿收起长翼落到了地上,冷冷道,很遗憾,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魔剑士,根本就没有使用剑术的灵性与觉悟,在召唤出审判之剑时,竟愚蠢地用自己的意志强加于魔法之剑上,好亲手来操纵这黑暗之神卡洛斯的死亡之剑,但是你忘记了一点,有时肉眼看到的影像并不都是真实的,所以你输了!不过这也得感谢你的顽固和执着,否则让黑暗之神卡洛斯亲自来劈下这把审判之剑,恐怕我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避不开他的征讨。

  血,不停地泛着红色泡沫,一股股地从尸体上冒起溢出,缓缓向四周扩展,老人的尸体静静伏着,却已无法听到对方的嘲笑,他所犯的错误正如修斯顿所说愚蠢得可笑,他根本就不该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降下来的黑暗之神的审判之剑,如果是由卡洛斯亲自出剑,那贯穿的绝不会是修斯顿那专门用来诱惑人的重重叠叠残影,而是他无处躲藏的血肉躯体。

  一个再强大的魔法师,在剑术上的灵性和觉悟是永远也无法与修习多年的剑士相比的,更何况是修斯顿这样级别的剑术大师,不过他对老人那召唤出来的审判之剑的威力却也心有余悸,如果换成是一个稍微有点剑术灵性的人,恐怕也不会可笑到在失去敌人踪影时,呆立在当场不知所措地步。

  暗呼侥幸,修斯顿大大松了一口气,跨过了老人的尸体,向地库的尽头走去,前面有一个被魔法结界保护住的壁屋,显然安贞伦茵公主一定关在里面。

  当修斯顿总监来到壁屋门口时,一旁的墙壁上突然亮出一双通红残暴的噬血眼睛,然后石壁一阵摇晃,一个黑乎乎四米高的巨大石人便缓缓地从墙上透体而出,蹲下腰身喘着浑浊的气息怒瞪着来访的不速之客。

  石之巨人?修斯顿皱起了眉头,这种由魔法元素制造出来的恐怖怪物,单纯的物理攻击是根本没有效力的,只能用魔法来消灭,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石人浑身散发出的虬劲威猛气势就可以知道,他的杀伤力是无比惊人的。

  五秒钟过去了,愣头愣脑的巨大石人见对方丝毫没有动静,眼里闪过一道极为狂暴兴奋的光芒,他恼怒地站起身来狂吼一声,一拳狠狠地向修斯顿当头砸来,幸好修斯顿及时退开了一步闪避躲开,只见他刚站立的地方已被石人捶出一个两米宽的坑陷。

  另一道虎虎生风的雷暴重拳迎面痛击而来,那股狂蛮凶暴气势就算是铜墙铁壁也会给砸个稀烂,当然,修斯顿并不是铜墙也不是铁壁,他不会傻站着被人猛捶。

  身形一纵刚一侧开,那道重拳便挟掠起狂暴的劲风贴胸而过,锋利的风刃直将肌肤划出好几道长长的口子,血像失去重心一般随着狂暴的风势呈直线射飞。

  一般来说巨大的魔法怪物反应都相当迟钝,更别说是没有头脑的石头巨人,但奇怪的是这个石人反应却十分敏锐迅速,仿佛经过稠密思考一般,每道雷暴重拳都击向修斯顿即将闪身侧避的地方,一时之间吓得修斯顿汗毛凛凛、手忙脚乱,先前从容不迫的气度如今已消失地无影无踪。

  混蛋,怎么回事?脸色变了数变,修斯顿大皱起了眉头,一个奇快的侧身飞跃,人已倒掠而出,这时石人大吼一声,象巨大的飞来石一般猛猛地扑了过来,风雄雄烈烈地呜鸣着,那股狂暴猛烈的飞扑气势着实让人不寒而怵。

  呼!一双黑色长翼倏然间再次伸展而出,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他倒掠出去的身体突然在半空中硬生生地停住了,并且一矮身贴到了地面,迎着扑来的石人反向它身下掠去,手中雪冰神剑再次亮了出来。

  石人在空中一个收势不住,已将肚皮露在修斯顿的眼前。

  身形犹如鬼魅一般轻灵,贴着地面一下子便掠到了石人身下,修斯顿手中的雪冰神剑闪耀出华丽眩目的光芒,突地一声已深深地在石人肚皮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口子,当他从石人两胯之间掠出时,石人便已分成了两半掉在了地,里面骇然飞溅出一道极为粘稠的红色刺激性液体,腥臭难闻。

  收起雪冰神剑,修斯顿诧异地走上前去看了一下,马上便皱起了眉头走开。

  原来那个石人竟是用人的身体通过某种可怕的献血祭祀仪式,向邪恶之神讨取神奇魔力变成的,换句话说就是将肉体出卖给邪恶之神,换取无穷的力量。

  而这人被邪恶之神诅咒之后,身体虽然大大地强化变成了巨大的石人,但却完全失去了自主能力,变成了别人傀儡。

  显然那个死去的老人便是一个能控制别人身体行动的魔法人偶师,这也难怪这个石人的反应能力会如此敏锐迅速,所以修斯顿打得相当吃力。

  拔出雪冰神剑,修斯顿一剑便劈开了那道铁门,一声惨叫传来,化身于铁门的变形铁人刚现出原形便化成碎块洒在地上,腥血喷得满地都是,就这样,他一路闯了三道铁门,直到被两个木偶侍女拦住。

  你是什么人?一个木偶侍女恐惧地看着阴森森冷笑的修斯顿。

  真麻烦,又是这种人偶怪物!眉头大皱,修斯顿看也不看便一剑劈去了木偶侍女的脑袋。

  另一个木偶侍女显然已经吓呆了,怔怔地看着倒在地上手脚不住挣扎抽搐的同伴,竟不知该怎么办好。

  切,一点都不好玩,比外面的大个子差得实在太多了!修斯顿耸耸了眉毛,用大拇指抹去剑刃上那一抹凄红艳丽的血,喃喃道,我讨厌人偶怪物!

  他当然不知道,老人白原义为了潜心修习黑暗魔法,又生怕太过于寂寞孤单无人陪伴,所以便将两个丫环用血祭的方式变成了木头人,陪他在这个地库中生活起居,因为木头人是不吃不喝不疲劳的,所以也省了他很多心思。

  你……你想干什么?一个惊恐的声音从那个浑身颤抖的木偶侍女背后传来,一下子便吸引住了修斯顿的目光。

  果然在此!安贞伦茵公主殿下,你好啊!为了公主殿下的自由之身,小人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赶过来的!仿佛春风拂过湖面一般,修斯顿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可掬的神情,他风度翩翩地行了一个优雅的贵族礼。

  我……什么地方也不去!我不需要你来救我,苏……苏他会来救我的!眼睛里仿佛要喷射出火焰,安贞伦茵公主殿下憋足了劲大声喊起来。

  喔,苏伦啊?那个浑小子是不会来了,他可是怒气冲冲地赶到坎斯特墓场上去找伐里克斯晦气!脸色沉了下来,修斯顿阴阴冷冷地笑了起来,地下世界的恐怖力量可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消受得了的!

  你……你说什么?目光一抖,安贞伦茵公主变了脸色,失声惊叫起来。

  不说那么多废话了,我来这儿就是为了带公主殿下您到坎斯特墓场上去看苏伦的,看他到底会怎么死!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修斯顿恶毒地笑了起来。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