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当弗罗多被击退,瑞斯尔被恶魂附身的魔法击毙,成百上千的血蝠妖疯狂攻击人群的时候,那两艘试图拦截海狼号的桅杆战舰一下了陷入了一片混乱和恐慌之中,许多人无心恋战,纷纷放下舢板小船向南索罗岛方向逃去,有的干脆直接抱着救生圈闭上眼睛就往海里跳。

  而逗留在海狼号甲板上的海盗们,也没命地往己船方向逃去,逃不走的干脆就跃上栏杆一古脑往大海里跳,也不管能不能得救,所以用不了多久,海狼号上的船员们便将甲板上的残留之敌肃清一空,只留下满地的尸体和到处洒落的兵器。

  现在唯一令水手们头疼的是在船头上空不停盘旋的血蝠妖,但好在这些血蝠妖因为见识了优索弗尼亚他们那无比恐怖的身手,所以也不愿意再对海狼号的甲板发动新的攻击,注意力完全被那些失去抵抗意志拼命奔逃的海盗和深海城水手吸引。

  许多血蝠妖不停发出凄厉无比的尖叫声,肆无忌惮地追赶着那些心中充满绝望和恐怖的人,有的十几只血蝠妖从几个方向一齐扑上去,血盆大口猛得一撕,一个活生生的人立刻便分裂成几十瓣的模糊的血肉,场面惨不忍睹,血腥恐怖,目睹此景的人无不吓得毛骨悚然,更加疯狂地躲避血蝠妖们的追杀。

  大局已定,海狼号的水手们在船长德罗特的指挥下,鼓足风帆,用各种机械器具用力撞开那一前一后包夹住船舷两侧的巨型战船,开始乘风破浪绕过南索罗岛向北驶去,将那帮海盗和深海城的水手们远远地抛在了后面,也将那群噬血成性的血蝠妖甩在后面,虽然也有几个不知好歹的血蝠妖追了过来,但它们无一不成了水手们练习十字弓的靶子。

  刀和剑在头顶乱舞,帽子和衣服甩到了空中,甲板上的水手无比欢欣地庆祝摆脱了困境,同时面对13艘不怀好意的敌舰,居然还能比别人更好地生存下来,这不仅仅是在缔造奇迹,简直可以说是创造神话。

  然而海浪号的损失也并不小,多达一半以上的人死亡或是失踪,三分之一的弩炮报废,桅杆受到了严重的创伤,船体出现无数道可怕的裂缝,这一切只能说明今后的海上航行将更加艰巨困难。

  船员们开始抓紧时间简单地修补船舷被撞坏的部位,堵住进水的裂缝,把没有损坏的弩炮重新摆放好。

  甲板上,人们不停地大声喊叫,并不时地比划着手势,有的水手已爬上了桅杆,开始修复被魔法闪电击毁的了望台,有的水手忙着将尸体扔到大海中,将洒落在地的兵器收集成一堆,并用海水冲洗满是鲜血的地板,有的水手则到处登记幸存下来的船员的名字,虽然有种种不如意的地方,但船员们却都有条不紊地忙着自己份内的事情。

  一阵阵海风呼啸而过,海浪被掀得很高,海狼号已遍体鳞伤,为了不因剧烈的颠簸而产生致命危害,战船明显放慢了步伐。

  在船舷一侧,一个高贵而优雅的身影正静静地站在栏杆边上,默默地注视着远处冒着黑烟并且还在继续燃烧的深海城船只,米诺维什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甚至连影子也不见一个,他不知道在以后的时间里这位能力出众的部下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他的身边,但这并不是他所需要烦恼的,狗腿子的死活并不是做为主人需要关心的事情,而且如果他回到了家乡,这样能干又听话的狗腿子可多得是。

  他现在只在想另外一个人,一个会使可怕快刀的人。

  “黑精灵?弗罗多!就算离开了黑暗大陆,你还想与我做对吗?可惜你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强,一个小小的石化术就可以打倒你,这真是实在太简单了!”他不想再多留意这个人,因为死人是不值得他注意的。

  思绪一转,一个高大而俊朗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优索弗尼亚喃喃自语:“卡西欧斯!你真的已经死了吗?”脸色开始有些黯淡,轻轻叹了一口气,仿佛为失去一个竞争对手而感到兴趣萧索,他感到身心一阵失落,也一阵疲倦,“可惜某人又要为此伤心好长时间了,怎么才能让她开心起来呢?”

  他转过身来,看着身后双目低垂、一副听从命令样子的黑盔巨汉和精瘦武士,道:“我想知道深海城船上那个会移形换位的魔法师的下落!”

  “他不是被困在那燃烧的船上吗?”黑盔巨汉尤因斯顿稍稍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

  “我们只看到骑士,没有看到魔法师!”脸孔板得比岩石还坚硬,精瘦武士拿马索罗则更深地埋下头,谨慎地琢磨着每一个字眼回答。

  “这样啊!”眉头皱了起来,但很快便舒展开来,优索弗尼亚饶有兴趣地抚mo着尖尖的下巴,笑道,“你们谁先找到那个老家伙,他就属于谁的!”

  “是,吾主!”尤因斯顿和拿马索罗同时躬下身来致礼,虽然他们努力掩饰自己眼睛里面兴奋无比的噬杀光芒,但是那微微扭曲的残暴眼神却仍是流露无疑。

  他们倒退了几步,转身争抢着往船舱里奔去。

  “肖奇!”目光中流动着异样的光采,优索弗尼亚眯着眼睛,将青葱一般修长的食指碰在嘴唇边上,轻轻一吹,眼前立刻凭空蹦跳出一个人形透明的液态小妖精,象云母一般轻盈地飘浮在半空中一浮一沉。

  “什么事,我的主人?”双目低垂,一脸恭敬的神情,那个液态妖精毕恭毕敬地弯下身子致礼,道,“肖奇谨听您的吩咐!”

  “到舰桥上去,给我盯紧那个船长,但不要被发现了。到加里加西群岛之前,他胆敢将船变向偏离航线,用不着请示我,马上杀掉他!”优索弗尼亚淡淡道,“如果有其他的人反抗,也杀了!”

  “是,我的主人!”狞笑地点了一下头,肖奇舒展了一下四肢,身子一旋立刻化成一道旋风向舰桥飞去,杀人可是他唯一的嗜好,他只希望那船长能马上将船变向偏离航线,这样他就可以马上欣赏到有人在地板上痛哭嚎叫,他更希望届时会有很多人会进行反抗。

  “五天,只要五天,一切都将结束!”朝阳燃烧着晨雾,远处的天空一片金光闪耀,优索弗尼亚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那冉冉升起、灿烂无比的太阳,在他的家乡,是永远也看不见这种红得耀眼、光芒四射的太阳,在那儿,和煦宜人的阳光比金子还稀罕,但他却对这种暖洋洋的光线感到极为厌恶,他喜欢冰冷潮湿的环境。

  不自觉地转过身,他走到了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

  门,被敲响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玛蒂莲露,她一直就倚靠在门旁摆弄着手心上画的那个神奇无比的召唤圈腾,强烈的好奇心使她好几次都几乎要将那个精灵所说的拥有强大力量的魔像召唤出来看看是个什么样子。

  她很快便将门打开了,却发现外面整条走廊上一片灰暗,空无一人,于是有些纳闷地拍打着自己的额头,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在幻听,耸耸肩膀便又将门关上,可是她刚转过身来却吃了一惊,因为房间里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宽厚肥大魔士袍的长须老人,而且面目相当不友善,深陷下去的小眼睛不时透射着阴险凶戾的光芒,看了让她背脊一阵冰凉。

  “你是谁?”脸色扭曲成一团,玛蒂莲露的汗毛几乎都竖了,她的整个身子贴到了墙上一动都不敢动,惊恐万状的问,“你想干什么?”

  嘴角边浮出危险性极高的狰狞笑容,丹吉尔将神圣之杖举了起来,一旁的兰蒂朵见状骇白了脸,不禁失声喊道:“不要杀她,她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嘿,我知道她没有做错什么事情!”眼睛凶狠地眯成一条缝,丹吉尔邪恶地笑起来,仍将神圣之杖对准了玛蒂莲露的身体,“她唯一的过错就是不该呆在她不该呆的地方!”杖头上的魔法水晶开始发出红光,周围迅速回荡起一圈圈紊乱激荡的元素气漩,一个火系魔法再在形成之中。

  一个人影扑到了玛蒂莲露的面前,展开双臂用身体挡住了那神圣这杖,不知哪来的勇气,兰蒂朵大声道:“你来这里应该不是专门为了来杀她的,你想干什么?如果你的要求可以接受的话,我想我会很乐意帮助你的!”

  “果然是冰雪聪明的女孩子!”目光亮了起来,丹吉尔歪着嘴巴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将神圣之杖收了起来,道,“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这样会少很多口舌。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大事情,只要你稍稍做出小小的帮忙,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

  “什么事情?”心中小鹿乱撞,兰蒂朵倒退了一步,惊恐无比地看着这个满脸狞笑的长须法师,不自觉地打起冷颤,她从心里感到深深的孤独和恐惧,她感觉自己好象是在和一头阴险狡诈的豺狼在打交道。

  “你只要召唤精灵到这个房间就行了,这很简单,我想这应该不会花费你多大的脑筋!”

  将神圣之杖再次举了起来特意对准了玛蒂莲露,丹吉尔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兰蒂朵花容失色的纯美神态,道,“我希望你不会让我感到失望!”

  “你……你想对付优索弗尼亚先生?”手心里满是汗星,兰蒂朵有些变了脸色,往后退了一步,几乎要贴到了墙壁上,她多么地希望卡西欧斯能在身旁,给她支持给她力量,告诉她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你想干什么?”

  发现废话说得实在太多了,脸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丹吉尔一言不发,再次举起了神圣之杖,杖头上的魔法水晶一下子便发射出灿烂无比的红光,四周的元素因为魔力的牵引而开始活跃起来,一时之间气氛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险恶境地。

  “等等!”扭头看了一眼躲在身后、满脸深深恐惧的玛蒂莲露,兰蒂朵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我答应就是!”

  看着兰蒂朵那副又惊又怕的可怜神情,丹吉尔就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他喜欢看见别人在自己的淫威之下露出恐惧之色,他更喜欢听到别人在临死之前发出悲惨绝望的哭嚎声音。

  他的手里此时正紧紧地握着一张威力巨大无比的魔法卷轴,这是他参研了近十年的魔法书,再用整整两年时间才研制出来的拥有强大毁灭力量的魔法卷轴。

  因为它所蕴藏的魔力是如此巨大,因此普通念咒或是一般意义的魔法催生装置已无法承受这惊人力量的灌注,这就需要通过大量魔法字符和图案来书写成卷轴才能发动,他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在这场魔法大战中控制住毁灭当量,别因为泄漏了魔力而将整个海狼号炸成一堆焦炭。

  当清凉舒宜的海风拂过长长的发丝时,优索弗尼亚的心情变得非常地好,因为那个美丽而温柔的女孩终于主动向他提出请求,邀请他到舱房一趟有事相求。

  看着传递纸条的水手在得到大笔赏金之后屁颠屁颠地消失在视线中,他便将紧紧捏在手心里面的纸条再重新打开,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地重读了一遍,脸上不时露出一个古怪深沉的神情,连读三遍之后,他闭上眼睛冥想了一会儿,很快便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最后将纸条揉碎,化成无数蝴蝶片洒向大海之中。

  站在那个门板前已经有好几分钟了,可他却一直没有去敲那扇门,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心情竟会有些紧张,有些兴奋,甚至有些愉快,难道……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情感吗?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让这种不该有的东西跑进心里面,但这却也让他感到某种寄托,某种依靠。

  在他的家乡,人们可是不需要感情来滋润生活的,无论是男是女,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极其自私自利,放荡随意,他们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如何在每年的圣火节上,向至高无上的康罗迪亚堕落女神献上各种各样残忍而疯狂的,且最富创意的祭品。

  也许这会是一个很好的素材,他笑了起来,冷漠而残酷地笑了起来,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门被推开了,当走进房间时,里面的景象十分地诡异,兰蒂朵像中了魔似地呆呆地站着,好象神智不怎么清醒,眼睛一片空洞无神,而一旁玛蒂莲露已经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一副被石化的僵硬模样。

  优索弗尼亚皱起了眉头,他注意到兰蒂朵的脚下正画了一个奇异古怪的金色圆盘图案,而整个船舱房间的四个角落都用魔法颜料绘满了各种奇异古怪的图案文字,空气中一股稳定而均匀的元素气流正在悄悄地在沿着画好的线条上空传递运行,慢慢地构成了一副极其复杂但却极有规律的空间网络结构图。

  他突然醒悟过来,这正是个连接两个世界的空间传递魔法阵,兰蒂朵脚下的圆盘正是其中一个传递单元,他的脸色有些发青,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脚下的地板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一个金色圆盘图案,几乎来不及思考,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牢牢吸引住。

  周围的船舱景象突然变成无边的原野,一派荒凉冷清,暮色苍茫的天空向广阔大地洒下灰黯的光线,凉风习习,从地平线一端缓缓吹来。

  “这是谁的主意?很有创造力嘛!”看着暗下来的天色,优索弗尼亚津津有味地打量着这异次元荒野世界,“这个空间魔法阵相当有创意,能够同时沟通两个毫不相干的世界,更妙的是既真实存在彼世界,又真实存在此世界!老家伙,用不着再躲藏了,我想你不会在这种地方还打算偷偷摸摸不敢见人吧?”

  笑声响起,一个若隐若现的半透明影子轻灵地飘浮在空中:“精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到这个世界吗?”

  嘴唇撇了撇,优索弗尼亚懒洋洋地耸耸肩膀,道:“这有什么难猜的,你一定准备好了某种极具威力的强大魔法,但是却又不能在船舱内使用,怕将整艘船都毁掉,到时连自己的命也保不住,所以你便通过这个空间魔法阵带我进入你所设定的异次元空间里,好让你能毫无顾忌地将魔法发挥到最大极限!”

  “喔,真聪明!”目光一凛,丹吉尔突然紧张起来,手中暗藏的魔法卷轴也微微发颤,他厉声问,“那你还上当?”

  轻蔑地撇了丹吉尔一眼,优索弗尼亚笑笑不语,只是专注地凝视着一旁冥闭着眼睛已经失去意识的兰蒂朵,显然她是中了丹吉尔的迷魂术,不过他倒觉得此时这个女孩子的这种样子更显得风姿娇楚、仪态动人。

  他从没有见过人类女子中容貌和气质竟能高贵娴雅到如此动人心魄、流连忘返的境界,那就仿佛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一座神圣而纯洁的女神塑像,美到了甚至让任何一个恶棍流氓都不忍不敢甚至不愿有亵du的罪恶思想。

  “嘿,真没想到堕落精灵也会有凡人之心啊!”目光连连闪动,丹吉尔冷笑道,“看来今年的圣火节上,你该怎么才能取悦得了康罗迪雅,她若知道你这个样子会非常不开心的!”

  面色一下子僵硬住,声音也窒息了,背脊上榨出了一身冷汗,优索弗尼亚的高贵优雅的身影也不禁开始微微颤抖,毒蛇一般凶狠的眼睛恶毒地瞪着飘浮在空中的长须老人,如果眼睛能杀人,那丹吉尔早已死了无数次。

  他沉默了许久,才缓缓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一个堕落精灵,那就你该知道,你所有的魔法对我都是无效的,我具有仅次于龙的魔法免疫力!”

  “失去了康罗迪雅的庇护,我看你怎么有仅次于龙的魔法免疫力!”得意洋洋地撅起嘴巴,丹吉尔大笑了起来,道,“而且你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异次元空间里面!”

  “烈焰地狱!”魔法卷轴被抛入了空中,脸色狰狞地扭曲成一团,丹吉尔猛然间大声吼道,“愤怒吧,火元素王,用你的咆哮,你的诅咒,将整个大地都燃烧成赤炎地狱!”

  他的话才刚落下,地平一线那淡如浮影的火苗一下子疯狂地长成了几十米高的巨大火墙,发着无比响亮的呜呜声,像一条不停盘旋飞窜的巨型火龙,发狂地从远处向优索弗尼亚猛扑过来,气势惊人地可怕。

  那呼啸而来的狂暴火龙迅速在一马平川的荒野上卷起滚滚流火,直冲云宵,整个天地都开始剧烈地震荡起来,仿佛有海啸山崩之势,熊熊燃烧的火焰长龙推进的场面恢宏壮观而又刺激恐怖。

  “果然壮观!”神情越来越凝重深沉,优索弗尼亚眯起眼睛冷笑,他摊开双手,在每个掌心中吐了一口带着银色光芒的神奇唾沫,然后双手使劲地揉搓在一起,在头顶用力一洒,在半径一百米内立刻喷泉一般飘洒下无数粒闪着耀眼银光的水粒。

  每一粒细到了针尖般大小的水粒一触及地面,立刻像喷泉一般冲天射起一道长达二十米高的银色水柱,仅仅一眨眼之间,他的周围便长起密密麻麻数不清的银色水柱,一下子便吞噬了盘旋飞舞、扑涌而来的熊熊火龙,“御水银柱!”

  “突击!”豆大的冷汗从鼻尖滚了下来,飘浮在半空中的丹吉尔也不仅为对方那神奇无比的防御魔阵感到深深的震惊和紧张,如果不是靠能蕴积巨大元素能量的魔法卷轴的力量支持,他可能连一秒钟也维持不了这庞大火龙的的运行。

  但此时他已没有时间去震惊,急忙将魔法卷轴上关键的几个咒文字眼大声地读了出来,被魔银水柱浇没的火龙立刻再次飙起暴走,不停地嘶鸣咆哮,疯狂地向百米中心的精灵扑天盖地的覆盖过来,那巨大的压迫声势就仿佛荒野中有上万匹粗暴凶猛的野牛精在撒开四蹄奔腾而来,整个天地都开始震憾不止。

  炽烈的火焰不断地将魔银水柱蒸发吞没,狂暴的火龙一米一米地向核心逼近,所过之处一片焦土,无数道喷射跳动的火舌正如一只只凶猛无比的怪兽贪婪地舔着仰天喷射的魔银水柱。

  随着两股属性截然相反的强大魔力相互对撞,彼此抗击,整个大地立刻产生了可怕的地震,几百道宽达五米的巨型裂缝像蜘蛛网一般在晕暗的异次元荒野大地上四处奔驰窜跃,其中有好几条直接横穿过魔银水柱百米防御区域。

  在激烈的魔法的抗击之中,不时迸发出珍珠般五彩斑斓的元素瀑雨,并不时发出成千上万只巨兽齐声的凄厉咆哮巨大声潮,场面声势恢宏,惊心动魄,整个天地风云都为之变色,仿佛要被这恐怖声浪撕成碎片。

  “流星火雨!”看着疯狂暴走的火龙还是无法将精灵的身影吞没,丹吉尔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将神圣之杖指向了那白汽蒸腾最为浓厚的中心,“疯狂吧,火元素王,用你的怒吼将灾难带个整个大地!”

  空中雷电如潮,突如其来的闪光使漆黑的天空顷刻间变得辉煌雪亮,随着丹吉尔的咒语完成,几百道拖着长长尾巴的火球深刻地在天空中留下无比耀眼的红色轨迹,仿佛闪电劈过一般,它们像一条条浑身带着火焰的赤练蛇,以无比惊人的气势和力量疯狂而又猛烈地向大地飙射而来。

  流星火雨的每一击都能将残破不堪的地面撞出几十米宽的焦坑,每一击也都能将愤怒咆哮的火元素王激烈情绪沸腾到了顶点,仅仅十秒钟之后,半径五公里内的地面已密密响彻起几乎叠在一起的轰隆炸雷声。

  整个土地都因为猛烈而频密的撞击而剧烈地震抖不止,有的地方颠簸的幅度已经超过了两米,以精灵为中心方圆十公里内,整个地面都被震成三米多深的软软粉末,当流星火雨停止攻击时,放眼四处已看不到一块完整而坚硬的地面,就仿佛被无数具巨型耕田机器反复来回地犁过了许多遍一般。

  烈焰地狱的魔力也消耗到了尽头,火元素王停止了咆哮,在半径三米之外形成一道高度仅一米左右的薄薄一层环形火墙,而摇摇晃晃的火焰中心仍然站着那个高大优雅的身影。

  时间的车轮仿佛停止了运行,空气完全凝固住了,但仅仅过了一眨眼工夫,在精灵中心的一米之外的地面,化为粉末的泥土因为承受不住轻微的震动而突然崩溃,在半径一公里内齐齐地向下陷了足有两米多深才停止住。

  那一刻间,尘土飞扬,沙霾漫天,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环状陨石坑,而坑的中心内径仅为一米的狭窄支柱竟然成为了这几十公里荒野内最为完整而坚硬的地面。

  仿佛有冰冷的蛇爬上脊梁骨,丹吉尔的脸色变成一团死灰色,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在这仅次于禁咒力量的烈焰地狱的重击下,居然有人能毫发无损,安然无恙。

  他的汗毛根根倒竖,整个魂魄完全被这可怕的现实震憾了,豆大的汗水拼命从额头、鼻尖流下,滚入眼里、鼻子,甚至是嘴巴里,仿佛被掏空了大脑,他也不知道要去擦拭,只是粗粗地喘着气息。

  手里紧紧地抱着晕迷不醒的兰蒂朵,如果不是精灵及时将兰蒂朵抱过来,恐怕现在早已被埋在几米深的土灰之中窒息而死,他呆呆地看着怀中那张完全能与艺术品相娉美的绝世颜容,那散发出的纯洁高雅气质是那么让人怜爱心醉,让人怦然心动,以致于他都忘记去看这巨大魔力相撞之后产生的可怕而壮观的现场。

  “挡住了……居然挡住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已经完全将烈焰地狱的力量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了,可是……居然还是……失败了!这难道就是……对抗禁咒的力量?”脸色比纸还白,丹吉尔沉重地喘着粗气,一脸的震惊和恐惧,这已是他所会的最强魔法,而且没有一个月的休养他别想再恢复从前的魔力,如果连这也无法击败精灵,那他就再也没有可以打败对方的力量了。

  皮肤上仿佛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衣,优索弗尼亚轻轻抖了一下,足有三厘米厚的魔法银尘立刻散成亿万颗细小微粒随风飘扬,在他周身形成一条长达数百米恢宏壮观的银色长龙,环绕着他的周身盘旋不息,仿佛连它也被精灵怀中沉睡的女孩的美貌所迷醉,久久不肯散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银尘散去时,他那一身白色的大地精灵皮肤变成了闪闪发亮的黄金色,在黑暗的旷野之中就仿佛一个耀眼辉煌的小金人,他的周身出现了颜色鲜艳的彩色刺青,这使得他的相貌更显得妖异俊美,就仿佛一件闪耀着五彩珍珠般绚烂光彩的精致艺术品,美得让人禁不住会产生痴迷沉醉的情绪。

  一双漂亮地仿佛精心绘制上去的杏仁眼睛眯成了可怕的腥红色,优索弗尼亚抬头看着完全处于震惊之中的丹吉尔,恶毒道:“老家伙,你该高兴才是,堕落精灵可从未让人击穿过外壳,你做到了,你也看到了我们堕落精灵的原始形态,如果不能在12时辰之内将所有见过我身体的人全部杀死,那康罗迪雅女神的惩罚之剑也将随之降临,你和我都将接受堕落女神最恶毒最恐怖的诅咒,永远生活在无尽的恐惧和黑暗之中!”

  他凶狠地笑了起来:“所以我会让你马上看到我最强的实力爆发!你将有幸欣赏到无比壮烈无比恐怖的死亡酷刑!”

  “诅咒……诅咒?什么诅咒?脸色白得像死人一般,丹吉尔手脚也不禁开始哆嗦起来,结结巴巴问,“到底出了什么……什么事情,竟然会惊动到……神的诅咒?”

  “你看到了我这身美丽的刺青外壳吗?”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优索弗尼亚阴毒地笑了起来,“它是不是很精致,很动人?”

  “刺……刺青?可这和神的诅咒有……有什么关系?”脸色因极度恐惧而开始扭曲成一团,丹吉尔满头大汗,他知道一旦触怒到神的诅咒,那惩罚将是一生一世的,灵魂无法得到超脱,永远在最残酷的地狱中饱受煎熬。

  他已经开始感觉到周围有强烈的元素力量在波动,精灵居然能在说话之间便发动魔法攻击,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连一根指头也动弹不得,仿佛有一双魔手将他硬生生地固定在空中。

  “你是一个魔法师,你应该知道这个图腾描绘的是什么!”目光犀利得可以刺痛人的皮肤,优索弗尼亚冷笑道,“如果你还没领悟到的话,那可实在是死得太冤枉了!”

  “图……图腾?”上下牙齿喀嚓不停,丹吉尔好不容易才按住因紧张几乎要蹦出胸膛的心,他强迫自己的眼睛去看精灵那身美丽到极致的刺青图案,豆大的冷汗涌泉般不停地从毛孔之中冒出,挂满整个皮肤,他甚至都忘记去擦拭。

  “这……这符号图案好象是魔……魔法阵,喔,不……这好象是禁咒……等等,禁咒不可能同时涉及到光明魔法和黑暗魔法这两种属性截然相反的合成魔法,也不可能将生命魔法和亡灵魔法融合在一起……它的打击范围似乎没有……边界……”惊得魂飞魄散,丹吉尔两眼几乎要翻白,“这是无限作用的超级魔法,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他开始不停地喘着粗气,已经语不成声,他发现这个美丽的圈腾更像是一部深奥无比的魔法传记史诗,现实中任何一种属性,任何一个系列的魔法都能从这儿读到,它更象是一部魔法知识的百科全书,终于,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声:“这……这不会是传说中的终极魔法——灭……灭神绝咒?”

  “你说对了,这就是强大到连神都能消灭的灭神绝咒,在众神之战中,因为神拥有不死之身,所以诸神的战争持续了数万年也无法分出胜负,为了平息战争,创世神收回了众神的不死之身,但是因为他们有着极为强大生命力,所以战争又持续数千年,众神依然谁也无法杀死谁,于是创世神创造出一道威力无比的终极魔咒,这就是灭神绝咒,希望以此威摄诸神,平息干戈。”

  “因为对死亡无比的恐惧,众神战争很快便结束了,但是为了争夺那卷神奇无比的灭神绝咒,众神神又组成联军向创世神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挑战,希望能争夺到这个灭神绝咒。”

  “吾神康罗迪亚在一次激战之中,终于将那卷灭神绝咒抢到,但这也因此触怒了创世神,于是要用灭神绝咒毁灭吾神,吾神只好委曲求全,承诺毁去那卷灭神绝咒,但是吾神又觉得这样做十分可惜,于是便悄悄地将咒文描绘在我们堕落精灵的身体上,但同时也怕因此流传出去被创世神知道,于是便给我们加了一层外壳,同是附上了一个诅咒,无论谁破坏掉这层外壳,看见里面的刺青图案,他的灵魂将永远在地狱中饱受煎熬!”

  “做为吾神信徒,为了逃避惩罚,我必须在12时辰内将所有见过这个咒文的人杀死,因为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地上的12时辰对众神来说只是短短的一瞬,只要不超过这个时限,他们就不会知道地面上发生的事情!”优索弗尼亚冷冷道,“所以你必须死,而且是极为痛苦地死去!”

  “黑暗噬魂!”精灵突然张开嘴巴,一团强劲有力的黑色冲击炮暴射而出,准确地击在悬浮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的丹吉尔身上。

  浓厚激烈的黑雾迅速在空中扩散膨胀,很快当雾气消散的时候,在丹吉尔的周围突然出现了几千颗丑陋不堪的恶鬼头颅,他们涎着极为腥烈的唾沫,像一群噬血成性的野兽疯狂而粗暴地扑涌上来,张开白森森牙齿拼命向丹吉尔的身体咬来,每咬一口就能听见一声无比悲惨的哭喊声,同时有肉条和骨头迸裂而出,同时被咬去的伤口又在眨眼间自动复原,然后再被另一个恶鬼头颅撕咬,就这样每一秒钟都有鲜血和碎肉溅出,每一颗恶鬼头颅都能轮着品尝到新鲜美味的人肉,这恐怖和嘶咬声和凄厉的哭嚎声混合在一起,将一直持续下去,直至魔力的枯竭。

  “兰蒂朵小姐,幸好你没有瞧见我这一身刺青图案!”优索弗尼亚的目光疼爱地落在怀中安睡过去的美丽女孩脸上,“吾神的诅咒可是不留情面的,我真无法对你痛下杀手!”

  他最后抬头看了一眼在空中不断挣扎也不断惨嚎的那团血肉模糊的影子,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放心好了,你的痛苦不会超过十二个时辰,当魔力衰竭的时候,你身上的肉便不会再长出来,而恶鬼头颅的噬咬还将继续!”

  他咬破手指,将流出的鲜血涂满整个皮肢,很快,那身美丽的刺青图案消失了,又恢复成大地精灵的模样。

  这时,在他脚下窄窄的圆柱地面上突然闪现出一个圆盘形的魔法阵空间传递图案,在一阵无比耀眼的光芒照射之下,他和怀中的美丽女孩化成了一团模糊的影子消失在这片荒芜的异次元原野中。

  无边的黑暗景象迅速退去,船舱里的图像开始清晰起来,当优索弗尼亚将晕迷过去的兰蒂朵小心地放在床上时,发现她的额头烧得厉害。

  他的手举了起来,刚想释放一个医疗魔法给兰蒂朵退烧,但女孩却突然地挣扎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似乎张了张,以只能精灵听到的声音轻轻呢喃:“卡西欧斯……卡西欧斯……不要走……不要把我一个人留下,我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心沉了下去,优索弗尼亚感到自己就像是被人重重地扇了一记耳光,手脚仿佛被浸入冰窟一般冷到了骨髓里,苍白的脸孔也禁不住痉挛起来,眼睛一下子变无比的血红了:“为什么……为什么付出了那么多,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一种深刻而真实的愤怒和挫折仿佛变成一排汹涌澎湃的巨大浪墙狂暴地扑涌过来,他全身每一条肌肉都因极度的忿恨而开始充血发红。

  “兰蒂朵,我会让你忘掉那个叫卡西欧斯的男孩,我会让你诚心诚意地接受我的求爱!我会在那个无比神圣无比庄严的圣火节祭祀典礼上,向至高无上的女神康罗迪亚表达我对你最挚诚的爱心。”

  “在那个盛旷空前的祭祀会上,我将会为你献上一份很特别也很珍贵的大礼!”目中雷电如潮,暴焰翻腾,优索弗尼亚因愤怒而全身不停地颤抖,“但这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会发现整个世界已经人易物非了!”

  他转过身来拍了拍被丹吉尔石化住的玛蒂莲露身体,石化术可是他最拿手的魔法术,无论哪种门派哪种技巧的石化术,他都有办法破解。

  一道灰色光芒立刻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玛蒂莲露一下子便醒了过来,她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显然还搞不清自己的状况,她只看见一张很熟悉很温和的脸凑到了自己的眼睛。

  “玛蒂莲露,如果你不能照看好兰蒂朵小姐,并让她爱上我,我会把你重新变成石头,然后每天在你脸上划一刀,最后再将你变回来,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眯着阴沉的眼睛冷冷地瞪着那个已被惊吓得魂飞魄散的女孩。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