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进入传说中受海神赫辛斯诅咒的恶魔之海路达佩斯已经有三天了,船员也正以平均每天五人的速度在减少,有的私自放下舢板小船想偷偷逃离海狼号,有的因为抗拒不了海妖那无比悦耳动听的歌声而跳入海中,有的无法忍受尾随船后、狂性大发的尖叫怪豚那整日整夜不停嘶叫的刺耳声音,最终选择自杀方式结束生命,还有的因为极度的紧张和恐惧,与同伴们因为口角之争而大打出手闹出人命,总而言之,整个海狼号完全弥漫在一片绝望和恐怖的气氛之中。

  “深海巨蛇,深海巨蛇!”在风浪降低下来,大家都以为会平安无事的时候,了望台的水手突然向下面发出惨厉的嘶喊声,“数目极多,数目极多!”

  甲板上很快便混乱成一团,大家拼命地向船头跑去,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外海面上若隐若现的庞大蛇群。

  深海巨蛇有着极为庞大的身躯,削尖的头颅,火箭般的身影,一排锯齿般的尖牙闪着白粼粼的光,一对阴沉邪恶的眼睛能在水下看见人肉闪光,它们每一头都至少有三十米长,最大的甚至都超过了一百米,当它们张开血盆大口的时候可以一口气吞下十几人,它们的躯干比猛犸还要雄壮,锋利的牙齿能够轻易地将船舷的铁皮撕开一道大口子,当它们疯狂起来的时候,能够毫不费力地将几千吨的船缠卷入海底。

  对于常年在海上闯荡的水手来说,深海巨蛇和食人鲨龙是大海上最为可怕的两种海兽,它们都拥有着庞大无比的身躯和强悍狂暴的力量,每一只都能轻易弄沉大型桅船,当它们出现你的面前,除了葬身鱼腹便无第二种选择。

  在这些恐怖海兽出没的地方也被海员们划为死亡禁区,而现在,在路达佩斯海的核心海域一下了出现了数目如此众多的怪物,这种可怕景象就算是最有胆量的人也会吓得魂飞魄散,肝胆俱裂。

  “我们要见船长,我们要回家!”完全失去了理智,一些疯狂的船员围在舰桥外面,神经质地挥舞着棍棒和军刀,愤怒无比地咆哮着,他们已经完全豁出去了。

  “都给我滚回你们应该呆的地方!”舰桥的门被踢开了,出现的是黑盔巨汉尤因斯顿的身影,他不耐烦地挥舞着拳头,厌烦无比地吼道,“谁再罗七八嗦就扔他到海里面喂鱼!”

  “反正都是死,兄弟们,和这鸟人拼了!”一个满脸胀得通红的麻脸水手狂暴地挥了一下手中的棍棒,激动地大喊道,“为德罗特船长报仇的时候到了,我们要与他们血战到底!”

  血液在身体内剧烈地沸腾起来,激烈亢奋的情绪一下子蹦跃出来,挥舞着锐利的武器,船员们愤怒而疯狂地冲了过来,但仅仅一转眼工夫,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麻脸水手首先捧着裂开的血淋淋脸孔怆惶倒下,然后又有两名船员被拧断脖子远远地抛到了大海中去,但后面的船员显然已经完全处于疯颠状态,狂野的情绪和噬血的yu望紧紧地攥住了每个人的心,一个个不畏生死、前仆后继地向尤因斯顿扑来。

  几十把闪着铮亮寒光的刀和斧扬起,但其中却只有两三把落下,尤因斯顿虽然人高体阔,但是身手却比任何一个船员还更敏捷灵活,他连续出拳以闪电般的速度接连击爆靠近身边的十几名船员的脑袋,任凭鲜血和脑浆飞溅得满地都是。

  很快,整个甲板上到处是痛苦的哭喊声和恶毒的咒骂声,许多人浑身浴血,狼狈不堪地翻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挣扎,战斗场面悲惨而血腥,到处是筋断骨碎的血淋淋尸体。

  “够了,尤因斯顿!”身后传来一个极为严厉而冰冷的声音,他的声音其实并不大,但却一下子震住了所有的人,连那杀地兴奋得手脚都开始哆嗦的黑盔巨汉也不禁僵硬住身体。

  一个高贵而优雅的身影阴沉地注视着眼前这混乱不堪的激斗场面,冷冷道:“谁敢再闹事就扔谁到海里面,如果你们谁不想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们全部死掉!”

  激烈的空气一下凝固住,所有的船员全都安静了下来,惊恐万状地看着这不怒而威的精灵,每个人都被这威严冷酷的气势震憾了,就连那些断手断脚的重伤员们也忘记了痛苦,惊魂未定地蜷缩成一团尽量躲避开这可怕的眼睛。

  “肖奇!”嘴唇撇了撇,优索弗尼亚冷冷道,“如果再有人聚众闹事,格杀勿论!”

  从他的背后一下子跳跃出一个可爱无比的液态妖精,它轻灵地飘浮在半空中,语态十分恭敬道:“是,吾主!”

  面容阴沉得让人心里发毛,优索弗尼亚不再理会这些吓得灵魂出窍的船员们,径直来到船头,凝神注视着前方几十只正乘风破浪猛扑而来的巨大海蛇,他的双手开始缓缓展开,做出一个奇怪的祈祷手势。

  看到他这个祈祷姿式,就连见多识广的液态妖精肖奇也不禁惊讶地张大嘴巴,失声道:“冰雷长枪!”

  随着精灵手势的急速变化,天空一阵轰隆隆作响,开始翻滚起一团团浓厚的冰雾和雷云,紧接着耀眼的闪电急骤飞驰,喀嚓的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波涛澎湃。

  轰——天空中的冰雾和雷云开始凝聚成一根长达几百米的气态长枪,归入优索弗尼亚的手中。

  枪身不断盘驰着曲折的电光,不断发出轰雷声,像有上万枚铁球在钢板上滚动,由远及近,紧接着一团团弥漫着白色冰屑的雾汽从枪身上簌簌飞旋,冉冉飘落,落在栏杆上或是甲板上的,一下子便冻成了坚硬的冰渣颗粒,但同时又被盘旋的炙烈电光熔烧成白色蒸汽,站得靠近的人立刻感到忽寒忽暖,有些人半边身子铺上一层白色的霜尘,另半边身子被烤得一片红肿。

  这时冲在最前面的一头深海巨蛇已跃出了海面,猛地露出狰狞凶相,像一支巨大无比的弩箭向船头的精灵扑来,但优索弗尼亚手中长达数百米的魔法长枪在海面上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已准确地刺进了它张开的血盆大口里,一下子贯穿了头颅。

  腥红色的血立刻喷射成一道红色瀑泉,但那海蛇还未落进海里便被长枪四周散射的雾气冻成了冰块。

  紧接着海面上一阵疯狂暴躁地扭动,巨大的波浪翻卷着浪花,冒着白沫四处飞溅,整个海面汹涌澎湃,好象开了锅的水一样。

  死去的海蛇的尸体重重落回海面,一下子便引来了后面的海蛇的注意力,它们疯狂地扑上来噬咬吞食同伴的尸体,海面上再次不停地激起一个又一个雪白的浪花,并不时发出一阵阵无比低沉也无比恐怖的嗷叫声和血肉撕裂声。

  仅仅一眨眼的工夫,那海蛇尸体便化成一滩浓烈腥红的血水,漂浮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

  嘴里微念着几句咒文,优索弗尼亚手中的冰雷长枪再次出手了,一枪准确地挑穿另一头猝不及防的海蛇身体,枪身上激射的一串凄厉无比的雷电也随之将它炸成了两半,同时喷射出的极冰云雾将那两段残身冻成了冰块。

  血,再次大量地在沸腾跳荡的海面上扩散开来。

  所有的海蛇显然完全被这个粗暴的举动激怒了,除了少数几头潜入海里想吞食那变成冰块的同伴尸体,其余的几十条全都转过身来,气势汹汹地从左、中、右三个方向朝船头扑了过来。

  一刻间,海上风云为之变色,波涛汹涌澎湃,被搅起的一排排山岭般的巨浪带着几十只愤怒无比的巨大海蛇,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着向海狼号扑了过来。

  “冰雷之怒!”赤筋暴跳翻滚,肌肉抽搐绷紧,体内魔力开始剧烈地震荡起来,优索弗尼亚高举着冰雷长枪在面前横扫出一道千余米长的巨大枪潮,雷电和冰云融合的耀眼光芒几乎像一条白线似的在海上奔驰成一道巨大而猛烈的白色浪墙。

  一个又一个翻滚飞跃的雪白浪花不停地激发出雷鸣般的轰响声,一下子便将扑涌过来的海蛇群吞没。

  霎时间风狂海啸,浪涛咆哮,犹如千军万马在疯狂地奔腾呼啸,一道道五光十色的电火花象浑身燃火的电流穿过层层浪墙,将避无可避的海蛇们的身体一一击透,同时一层极浓厚的冰云四处扩散漫延,将这些垂死挣扎的蛇群一下子冻成冰块。

  在这雷火和冰云交替猛击之下,许多海蛇一下子便被冰雷长枪的恐怖力量揉成粉碎,几百块破碎的尸体伴随着泉雨般惨烈的鲜血在海天之间随风乱舞,场面无比壮观恐怖,整个海面一下子便被渲染成了腥红的世界,逐渐形成了方圆十平方海里左右的巨大赤色血潮。

  剩下的海蛇们完全被这威力无比的力量震憾住了,无不惊恐万状地看着船头上那个缓缓收起冰雷长枪的优雅身影,有几个反应比较快的,开始没命地往身后逃去,而其他醒悟过来的海蛇也开始扭头就逃,深深地潜入海底一下子便逃得无影无踪。

  所有的船员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近乎神话一般的宏大战斗场面,全身血液都为之凝固住了,嘴巴大得仿佛要脱离下巴一般,全都僵僵地木桩似的呆立在当场,他们无法想象,有人竟能拥有一举击杀几十只深海巨蛇的恐怖力量,如果这股力量投放在战场上,几乎可以让一个团队的士兵在顷刻间化为粉末。

  手中的气状长枪渐渐变细变淡,最后完全消失,优索弗尼亚轻吁了一口气,缓缓地转过身来,如果不仔细看还无法发现他脸上嵌满无数颗细细微微的汗星。

  整个战斗场面同样被角落里隐藏在阴影中的一个女子看在眼里,当她发现对方目光似乎要扫了过来的时候,便急急忙忙地向楼梯口里缩去。

  蹑手蹑脚地穿过甬舱廊道,那女子小心地推开一扇舱门,在确定并无跟踪者之后这才放心地将门关上,然后如释重负地拍着怦怦直跳的心脏,松了一口气。

  “玛蒂莲露,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了一个十分平静但却极为冷淡的声音,将那女子吓得几乎要跳将起来。

  “优索弗尼亚先生?你不是在甲板上面……”脸上一阵大变,玛蒂莲露吃惊地看了一下门外,嘴巴大地几乎可以吞下两枚大鸭蛋,她无比紧张地看着坐在藤椅上的那个俊美精灵。

  “你都看到啦?”眼睛眯成了一条极其凶狠的线条,优索弗尼亚冷冷道,“很有趣吧?”

  “是……”牙齿不停地喀嚓打颤,玛蒂莲露眼里流露出恐惧之色,她用尾指轻轻碰了一下隐藏在腰带里的那把小匕首,她不知道这对她来说到底有多大的用处,一个能将几十只海蛇一举歼灭的人,要杀她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一时之间冷汗像露珠一般拼命地从脸上滚了下来,她结结巴巴道,“我……我不是想离开兰蒂朵小姐的,只是她开始发烧说糊话……我怕会出什么意外,于是想上甲板去找你下……下来看看的。”

  眼里闪过一道极为阴戾的光芒,人影一闪,连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玛蒂莲露吃惊地发现自己脸离精灵扭曲的嘴唇仅仅只有一个指头的距离:“玛蒂莲露,我讨厌有人当着我的面说谎,这要付出代价,很惨重的代价,我想听听你对此的建议!”优索弗尼亚发出残忍的冷笑声。

  “不……不,对……对不起,尊敬的优索弗尼先生,我希望能用我的忠诚……替换您对我的惩罚,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我很了解兰蒂朵的脾气和性格,我想我能说服她忘记那个虚伪自私的骑士,我保证能让她心甘情愿地投入你的怀抱之中,这是真的,在这方面我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我想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强烈地感觉到那股恐怖的气氛压近,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惨白,眼泪急得几乎都要掉下来,玛蒂莲露苦着脸哀求道:“请相信我,兰蒂朵小姐和那个骑士的关系并不象您想象中那么好,只要让我稍微地挑拨一番,她便会憎恶那个骑士一生一世的!”

  真的能做到吗?”相当满意玛蒂莲露用“虚伪自私”四个字来形容卡西欧斯,优索弗尼亚拧紧的眉头缓缓地舒展开来,仿佛在欣赏着一个弱小可怜的猎物在死亡边缘线上苦苦求饶,他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阴森森道,“这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想我会很高兴看到你所说的那种结果!”

  他顿了一下,语气放得更加柔和,面目变得更加友善:“不过我也不介意看到你一切努力付诸东流时被我敲开脑浆的有趣景象!”

  一下子被他这可怕的描述完全吓坏了,浑身一阵剧烈痉挛,汗毛都竖了起来,玛蒂莲露急忙低下头去不敢看这残忍但却不失优雅的笑容,她的脸色白白的,想嚎咆大哭,但却又不敢吭出声音来,生怕因此会带来灭顶之灾。

  “你的时间并不多,一个月后我便要在神圣而欢乐的场合当众宣布向她求婚,如果她拒绝的话,你就最好赶快找根绳子自己了结吧,那样也许还是最舒服的死法!”笑容更加和蔼温柔,优索弗尼亚再次凑近她的耳边,柔声道,“无论你用什么方式我都不管,但是唯一要记住的是,她必须是心甘情愿的!今天是1003年1月10日,等到2月10日的那一天,就是决定你的最终命运的时候了!好好努力吧,女孩!”说着,亲密地拍了拍她的肩头,而眼睛却痴迷地投落在躺在床上仍在晕迷状态中的兰蒂朵身上。

  海狼号继续向路达佩斯海的内部进一步航行,他们也越来越多地遇见了各式各样强大而凶猛的海兽,在其后的两天之中,他们便遭到了不下三十次的袭击,其中一次最大大规模的是遭到上百只深海剑鳄的攻击,虽然优索弗尼亚再次用冰雷长枪击退了这场疯狂而恐怖的袭击,但是船员却也少了三分之一,船舷被撞出了好几道可怕的裂缝,海浪经常能灌进船舱里,如果不是有几个勇敢的水手舍身爬到船舷外面,奋力补上那几个被撕开的裂缝,恐怕海狼号离沉没的日子也不太远了。

  两天之后,巨大海兽的攻击活动明显地减少了许多,但是海面上的风浪却更为险恶艰难,层层白色的海浪象长长的堤坝似的,一排又一排地向海狼号扑来。

  汹涌的海浪撞击着船舷发出震天的巨响,不断激出一阵又一阵冰冷而凄迷的白雾,船身在海面上剧烈颠簸着,一下子抛至浪尖,一下子又跌到了浪谷,情势十分紧张恐怖,仿佛随时都会遭到灭顶之灾,许多人甚至都随身准备好麻绳和救生圈,以便在船倾人覆之际能及时地跳海逃生,虽然每个人都知道要在这恶魔之海里漂游,生还机率是完全等于零的。

  目睹如此恶劣景象,舰桥上,拼命抹着额头上的汗珠,罗司汤慌慌张张地对身旁的精灵道:“优索弗尼亚先生,这儿的风浪实在是太大了,我们不能再前进了,是否可以考虑将全部铁锚抛出,我们有六个锚,应该可以稳住船身!”

  目光阴沉凝重,优索弗尼亚冷漠地看着前方波涛激荡的汹涌海面,一言不发,他根本就没有理会罗司汤的话语,他现在正在思考着另外一件事情。

  显然,海狼号已经十分地接近于魔海漩涡,它那强大无比的吞噬力正将四周围大量的海水不断吸收过去,在海狼号前方不远的海域正形成一个半径足有几十海里长激烈旋转的巨型碗状漩涡。

  同时整个天空也被这可怕海洞的强大收力搅得一片浑浊,乌云越聚越多,越压越低,一层盖一层地遮蔽了大半个天空,并不时能发出类似海兽咆哮的愤怒声音,同时还传来几万斤海浪相互碰撞时的震天巨响,那恐怖景象就仿佛让人看见一个青面獠牙的巨大鬼怪正狞恶地伸出魔爪,叉住自己的喉管,让人心裂胆破,毛骨悚然,连气也喘不过来。

  海狼号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而是继续向前航行,它很快便进入了魔海漩涡的范围之内,天空中游荡的元素能量几乎都被强大的引力抽干,一个自然形成的魔法封印正在形成。

  此时就是连魔力强大的优索弗尼亚也无法再使出任何一个魔法,他知道这也正是此趟海上旅行最危险的一段,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海里。

  仿佛一道犀利的箭光,一个模糊而敏锐的影子倏然间从空中掠过,穿过了层层乌云出现在海狼号的上方。

  “看啦,那是什么?”了望台上一名守望者指着天空尖叫起来,这引来了甲板上许多人的注意力,人们紧握着手中的武器,纷纷地聚集在桅杆周围,既紧张又好奇地向上张望,随时准备好激烈战斗。

  舰桥上,罗司汤举起单筒海望镜向那从空中飞落而下的目标凝视了一下,瞳孔很快便收缩起来,他忍不住惊呼道:“是那个骑士!他还活着,他居然追来了,还骑着一只飞豹,他想干什么?”

  “他是来送死的!”脸色阴沉地让人不敢注视,优索弗尼亚冷笑一声,将插在地板上的银色长剑拔了出来,转身打开舰桥的门大步走了出去。

  当我落在海狼号的甲板上时,颠簸的船身以及海水打湿的地板都让我几乎要从海弗斯身上跌下来。

  说真的,我十分厌恶海上这种急剧颠簸不停的环境,虽然在骑士训练中我曾被严酷的父亲抛在海上一个人漂了大半年。

  “你杀了米诺维什?”一个优雅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瞳孔之中,优索弗尼亚冷漠地走了过来,撅起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干得不赖嘛!”

  “你为什么要派人来杀我?”看着他那傲慢无比的神情,我感到某种背叛和欺骗,怒气冲冲地质问道,“我可从来没有让你为难过,更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冷冷地看着我,目光中闪过一道难以言状的狰狞颜色,优索弗尼亚沉默了许久才缓缓道:“你没有得罪我!”他顿了一下,柔和地笑了起来,“只因为我不喜欢你这一副看起来很神气的样子!”

  拳头攥得喀嚓作响,充血的筋肉在手背上蹦跳,我胀红了脸愤怒道:“就因为这才要杀我吗?”

  “我想杀谁就杀谁,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平静而优雅地看着我怒不可竭的红色脸孔,优索弗尼亚淡淡道,“是那个黑精灵教你在这儿堵截我的吧?真不错,很有头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句,就算不用魔法,你也照样没有机会!”

  寄栖在我身体内的弗罗多突然用心语对我道:“小心他的贴身肉搏,这家伙魔武双xiu,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他在武技浸淫的年头可是你的好几倍!”

  暗哼一声,我的剑已拔了出来,但是优索弗尼亚动作更快,他一个箭步扑了过来,左掌削向我的颈部,同时右掌划出一道短弧斩向我的左肋,动作一气呵成,凶狠准确,显然是一个极为难缠的近身搏击高手。

  一道亮丽夺目的光华在空中划出一道弯弯的银色圆弧,唰地一声扫向对方的膝盖,同时我脚尖轻点地面,人已轻灵地向后跃云,试图拉开与他的接触距离。

  但是一秒钟之后我的脸便僵硬住了,我发现自己的脚似乎被一团粘性十足的液体沾住,忍不住要惊呼起来,难道又是中了流沙陷阱吗?

  当我低下头去看时,才发现竟是一个不停地变化形态的液态妖精正紧紧地抱住我的脚腕不放,并凶狠地对我龇牙咧嘴,以显示内心相当的得意。

  这时身形比鬼魅还快速的优索弗尼亚已翻了一个身,躲过了我的快剑,利用重心的偏移,身形一闪便滑到边侧,一拳向我背部袭来。

  “啪”地一声,我终于无法避过这记快拳,整个人像弓虾一样迅速向一旁摔去,但一只脚却因为被那个液态妖精死命抱住而身子又被拉了回来,还未站稳好,胸口上又结结实实地中了一记飞腿。

  我闷哼一声,仰天喷射出一道凄零血箭,整个人便向后仰去,但同时我已将斗气凝聚于锋刃之上,一剑猛地劈下,将那液态妖精斩成了两半。

  脚一落地我又连续呕出了两大口鲜血,虽然我身穿着弗罗多特地留给我刻有蜘蛛徽记的魔法盔甲,但是整个胸口却象火烧一般炙痛无比,仿佛里面的骨肉都被狠狠地撕开一般。

  我几乎无力再站起,所幸的是我的骨头没有折断,这大概就是因为服用了活力圣水的缘故吧,当然也要感谢那身魔法盔甲,这种非金非革的软质战甲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但却具有很强的弹性和韧性,真不知道弗罗多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好的装备。

  我也没有想到对方格斗战技会如此高超,简直连喘气时间都没有,频频中招已落下风。

  而一旁的优索弗尼亚显然更为吃惊,在中了他的两记重击之后,对方居然还能从地上爬起来,这让他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憾,因为他知道这两记重击是足够将一头最雄壮强悍的野牛精活活震成一团模糊血肉的,但现在他却只让我吐几口鲜血,连骨头都没有断一根。

  他当然不知道我服用了活力圣水的缘故,魔力大增的同时还附带着生命力也大幅度增值。

  “你把兰蒂朵小姐怎么样呢?”狠狠地抹去嘴角边上的血迹,我喘着粗粗的气息,无比愤怒道,“如果你敢伤害到她一根毫毛,天涯海角我都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已是将死之人,还谈什么天涯海角!”虽然极为不屑我的言语,但还是被我那双凶狠威凛的目光震住了,优索弗尼亚努力营造出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道,“忘掉兰蒂朵吧,她很快便会成为我的另一半,你是绝对不可能再有机会见到她的,她也将很快将你遗忘,死人是不需要被人再记忆的!”

  “什么?”仿佛无数个雷子在头顶上炸开,大脑一片嗡嗡作响,我脸上的肌肉禁不住抽搐起来,这又拉动到了伤口,鲜血再次涌了出来,但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我的愤怒已经沸腾到了极点,“她绝对不会接受你这种恶毒小人的卑劣行为,她绝对不会!她现在在哪里?我要见她,我要带她离开这里,我要向她揭穿你的真实面目!”

  “你去死吧!”无法忍受如此羞侮,血液因极度的愤怒仿佛要从血管中炸开,身形暴长,优索弗尼亚眼睛变得比毒蛇还更凶狠阴毒,他以无比敏锐的身形向我掠了过来,同时手腕一翻已抄住了一把锋利无比的银色长剑,闪电般向我的胸口插来。

  身形闪避之中,我猛然间发现,那竟是一把银色十字骑士剑,那上面清楚地刻写着我的名字,真没想到他竟能从我藏匿在船舷某个极为隐秘的地方找到这把长剑。

  哚,骑士剑深深地插入了我身后的栏杆上,我忍着剧痛将身体挪到了一边,同时劈出一掌横削他的眼睛,听弗罗多说,所有的精灵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在极高速的运动之中,眼睛捕捉到的景物会出现细微的重影。

  啪,身形一歪,他的一掌已拍到了我的胸口上,我终于听到了骨头折断的声音,同时感觉有鲜血喷了出来,但同时我也一掌结实地削到了他的额头。

  精灵整个人立刻向后抛去,翻了几个跟头便摔了下来,但落时他却以剑支地,轻灵地保持住平衡,稳当地着地。

  目睹此景,我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我发现自己明显处于下风,他的格斗战技实在太出色,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技巧方面,全都远超过我许多,显然是经过很多年艰苦训练。

  当然,如果我知道这个看似年青的精灵已经拥有超过百岁的年龄的话,就不会再感到任何的惊奇了。

  抹了一下额头上淌下来的鲜血,优索弗尼亚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上那红红的血渍,眼睛里一下子便布满了血丝,他怒不可竭地咆哮起来:“你让我流血了,你这肮脏龌龊的蛮子,居然让我流血了,我要活活撕烂你的身体!”怒气如火山爆发似的喷射出来,他的脸色变得极为狰狞可怕,脸上每条肌肉都开始扭曲跳动着。

  当我咬着牙努力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时,优索弗尼亚手里已闪起一道无比炽烈的光芒,狠狠地向我咽喉劈来,这一记凄厉无比的剑光尖锐刺耳地切割着空气,划出一道带着大量火星的耀眼光弧。

  我没有躲避,也没有倒下,因为海弗斯极快地飞掠而过,用嘴叼住我的身子向空荡的船尾掠去。

  “杀了它,杀了它!”当犀利的剑光将栏杆的木头斩去一大块时,优索弗尼亚难以扼制心中的怒火,对着一旁津津有味观赏的尤因斯顿和拿马索罗大声吼道,“我要他们全都死!”

  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凶暴起来,当尤因斯顿和拿马索罗正要暴起杀手时,整个船身突然发生了可怕的颠簸摇晃,站在甲板上的无一不被震翻在地,有的人手中的兵器都被抖落了,还有的靠在栏杆边的船员只发出一声惨厉无比的哭嚎声便直接摔下了大海中。

  一时之间整个甲板乱成了一团,嘶喊声、咒骂声犹如开了锅的沸水一般渲嚣而起,到处是手忙脚乱、慌不择路逃跑的人影,人们的心里完全布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渴望。

  船身很快便倾斜了三十度,急速地向漩涡中心滑去,显然海狼号已经完全被那深得象无底洞的可怕海漩吸引住,正迅速向漩涡的中心卷去,用不了多久便会完全被吸入那时空漩涡之中。

  “就算是在魔海漩涡,你也要死!”优索弗尼亚艰难无比地举起手中银色十字剑,满面狰狞地一步步走了过来,显然有一股巨大的引力正在将每个人向地板上吸去,要想站在甲板上已是一件极为艰苦困难的事情,真难为他还能站得这么笔挺。

  唰地一声,寒光闪耀的剑锋贴着我的面颊深深地刺进了地板上,我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剑锋上透射出的冰冷气息,它深深地渗透入我的皮肤,我的内心,让我不寒而怵。

  “这一剑你绝对无法再避开!”用力拔出了长剑,优索弗尼亚狞笑地将剑尖对准我的眉心,尖叫道,“再见了,卡西欧斯,你再也不可能见到兰蒂朵了,死神帕里恩夫在地狱中等待着你!”

  这一剑并没有刺下,因为天空中突然传来无比响亮的轰雷声,仿佛有几百万枚雷球在头顶上空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频密地炸响,海面上狂飙骤起的海风用嘶哑、放肆、粗野的喉咙尽情地怒吼咆哮着,卷起的层层浪墙疯狂地向海狼号扑盖下来,有些船员站立不稳直接被卷入了空中,一个浪头飞过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哭声。

  而我,也被颠簸的狂涛骇浪从甲板上抛到了半空中,脚下已是一片汹涌澎湃的惊涛大海,就在我完全绝望的时候,幸好海弗斯及时地跃起,用爪子将我的衣领紧紧地抓住。

  这时海狼号已卷入了那个巨大无比的漩涡黑洞,成千上万道金黄色光束从漩涡中飙射而起,直冲云宵,将雨霾漫天的乌沉黑云捅出了无数个亮晶晶的透明窟窿。

  很快,所有的金黄色光束迅速扩展聚合成一道半径足有几百米长的巨大光柱,一下子便将海狼号破损不堪的船身整个吞没吸收,一片无比悲惨的哭喊声顿时从甲板上沸腾而起,响彻整个海面。

  巨大的光柱渐渐退去,乌云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瓦蓝的天空中飘飞着几丝淡淡的白云,显得特别广阔静穆。

  海浪停止了动荡,海风也停止了咆哮,巨大的漩涡黑洞开始慢慢淡化,只剩下一个只有十几米长的浅浅水涡,这一切清朗安详的海面让所有亲历过刚才那场恐怖风暴的人很难相信眼前出现的景象。

  在那浅浅的水涡中心,海狼号的身影像水蒸汽一般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有人看到此处海景,大概绝无法相信曾经有一艘庞大的一级三桅三甲板的铁甲战舰被一个可怕的漩涡给吞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

  我发现自己正趴在海弗斯的身上,一浮一沉地漂在海面上,全身肌肉像裂开一般撕痛无比。

  当我强迫自己眼睛去观看四周景象时,我发现头顶的天空无比阴沉,大块大块的乌云从天的一边连到了另一边,太阳也仅仅只是垂悬在天空的浅白色一轮圆盘,到处吹拂着刺骨的寒风,仿佛能冷透人的内心,我的四周围还有无数细细碎碎的浪尘在海面上飘荡飞旋,轻舞欢歌。

  “陆地,我看到了陆地!”抬起头,我惊喜地尖叫了起来,在我前方十几海里外,一片广阔而安静的灰色大陆正悄悄地向我视野延伸过来。

  但不知为何,目睹此情此景,我的皮肤上突然爬起了一身冰冰凉凉的鸡皮疙瘩,情不自禁地连续打了好几个寒颤,一种阴气森森,惨淡灰溟的异样感觉逐渐从心的深处陡然而起,我的身体仿佛在一瞬间被寒透了。

  “黑暗大陆!这就是黑暗大陆!冥冥之中,我仿佛听到弗罗多正用心语轻声呢喃,“一个充满恐怖和残酷的邪恶大陆!”

  一声无比低沉、无比惨厉的垂死咆嚎声突然从大陆的一端山脉传来,久久地回荡在海面上,让人不寒而怵。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