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浩瀚无边的深沉海洋,一道道波浪不断地涌来,撞击在礁岩上,不停地发出天崩地裂的吼声,喷溅着雪白的泡沫,在空中不断地绽开千万朵洁白晶莹的梨花。

  这里的海滩,沙软滩平,海浪无休止地拍击着海岸,并把各种珍珑奇巧的贝壳和晶莹闪亮的矶珠海石,从海底深处卷了上来,给这银缎增绣上无数朵金银花饰。

  在这里,海蟹在石头缝里穿行,藤壶、牡蜊密布在礁岩上,海参在阴沉的海水中蠕动,不停地吐着青白色的粘液;天空上,不知名的怪鸟在软软舞动的翅影里,临风掬云,凄厉尖叫着滑翔,抬眼看去,好一片天苍苍、海茫茫,寥廊空旷的景象。

  在海弗斯的帮助下,我,终于踏上了传说中有着杀戮大地之称的黑暗大陆,我感觉不到周围空气的充实与空虚,只觉得一阵阵阴森森的冷风迎面刮来,刀子似的割痛我的脸孔,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和孤独一下子便穿透了我的身体,直抵心灵深处。

  我很快便离开了这个孤独而寒冷的海岸,一步步向山脉的深处挺进,我希望能在日落之前找到一条溪流,痛痛快快地饮上一捧清凉纯洁的泉水。

  走了好一阵,山谷渐渐宽阔起来,左边仍是高耸的百丈悬崖,陡峭的岩壁从山腰直插到山顶,岣岩兀立,乱石横立,石缝子龇牙咧嘴,半山腰上有好几处形成天然的石洞,黑沉沉就仿佛巨人身上的疤痕,在岩石空隙地带,灌木丛生,密密麻麻的葛藤爬满石崖;右边的地势却缓和了许多,但却长满了一片带着季节痕迹的绿色苔藓,与整个粉白色的沙质土地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大概是我踏进黑暗大陆以来见过的最生机勃勃的景象吧。

  无声无息地穿过了一片浓密宽阔的灌木丛,我很快便听到溪水奔流的声音,就在前面的不远处某个地方,大概只要翻过那个裸露巨岩就能看到,但为了防患于未然,我还是先停了下来,仔细地检查一遍身上的装备,当一切都被确定仍在熟悉的位置时,这才小心翼翼地向前摸行,而身后的海弗斯仿佛具有灵性一般,紧紧地跟着我,连气息都明显地放轻了,厚厚的脚垫踏在地上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又向前行进了两千米,我终于抵达了那块裸露的巨岩。

  小心地趴在上面,虽然如期地看见了我所期待的小溪,可是我却没有因此欢欣鼓舞,因为我看见了小溪的下游边上正堆簇着十几个看起来并不容易交流的人影。

  他们毫无忌惮地发出尖叫声,不停地在溪河里玩耍跳跃,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一般,仅仅只留下一个在溪边岩石上作警哨,饶是如此,那名哨卫也心不在焉地倚着长矛对着四周景物发呆,一脸很无聊的样子,并且不停地摆放各种尽可能舒服的姿式,显然已经被同伴们的欢笑声所吸引,眼里不停地闪耀着向往的神色。

  目光同霭雾一起升起,我眯着眼睛打量这群奇怪而大胆的人群,其实严格意义来说,他们甚至不能算是人,而应该是长着鼠头人腰的类人生物。

  他们与变鼠人不同,多毛的身体看起来比人类更为粗野健壮,如果再仔细察看还可以看出更多的啮齿类独有的特征。

  他们不像变鼠人那样双手双脚与正常人类没有什么分别,完全就是一只能两脚直立行走、体形类似于人类的大型鼠人。

  他们全身散发着极其难闻的恶臭,战斗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总能击退敌人,有人说这大概要归功于这身体臭。

  他们的皮肤呈墨绿色,鼻吻部附近的颜色则更深一些,黄色的毛发中还带着些许灰红色,眼睛很小但却格外闪亮,一条长长的粉红色尾巴象绳子一般灵巧地缠在腰间,我有些怀疑那也是他们的肢体武器之一。

  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以敏锐直觉著称的地鼠精了,因为他们常年生活在地下缝隙之中,所以在原大陆上非常少见,但是没想到在黑暗大陆上,竟一下子碰见这么多。

  传说中地鼠精全都是邪恶无比的人型生物,他们好贪便宜,没有主见,喜欢成群结队地活动,但却组织松散,是一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角色,从来不是人类的朋友,因此我决定等他们离去之后再享受那冰凉清澄的溪水。

  过了好一会儿,一只膘壮的麋鹿突然从河对面的矮林子中奔出来,这引来了地鼠精们兴奋激动的尖叫声,空气中到处是刺耳的喊杀声,他们为能有一餐意外之中的美食而欢欣鼓舞。

  有几个地鼠精已经游到了岸边去,连衣服也顾不得穿,光着身子到处寻找投矛和弓箭,另一些则不停地疯狂尖叫着,重重地拍打着水面,发出刀挫一般难听的磨牙声音,似乎以此来为同伴们鼓劲。

  那个放哨的地鼠精显然是最先追过去的人,三步两步便冲进了矮林子里面,他手中的投矛还未举起,矮林子深处猛地传出一声极为响亮的破空声。

  电光闪过,然后一蓬凄厉的鲜血在空中射出一道长长的喷泉,凄厉的血珠立刻飞溅而出,那个倒霉的地鼠精捧着血淋淋的脖子惊叫着倒下,一支羽尾微微颤动的箭翎正准确地穿透咽喉。

  后面追过来的几个地鼠精立刻吓傻了眼,连手中的弓箭和投矛都因无比恐惧而抖落在地上。

  仅仅一眨眼间,又有几道亮丽的电光划过,准确地穿透了他们的咽喉,凄冷的血花再次飘跃而起,在空中徐徐凋残,地上又多出了几具手脚抽搐的垂死尸体。

  余下的一个幸存的地鼠精吓得脸都扭曲变形起来,象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修罗恶鬼一般,他悲惨地尖叫一声,然后转身向溪边奔去,边逃边不停地叽哩呱啦地喊叫着。

  可是他还没跑几步,一道寒光无情地掠过,噗哧一声,他的后脑勺便开了一个透明窟窿,鲜血混合着浓浓的脑浆一下子喷射出来。

  那一箭是如此强劲凶狠,以致于将他的坚硬的头颅整个击穿,我见了心中也不禁一凛,好犀利的箭术!

  霎时间,留在溪河里的地鼠精象开了锅了沸水一般不停地呱呱尖叫着,他们纷纷往我这边的岸上游来,甚至连堆在岸边的衣服和装备也不要了,一心只想着逃命。

  但是他们再怎么样努力也终究无法躲过夺命箭矢的精准射击,几乎一箭一命,纯洁清澄的溪水里象飘落的红色秋叶一般,一下子便漂满了地鼠精们僵冷发臭的尸体,浓浓的血沫不断地涌出,染红了整个河面,久久不散。

  矮林子中缓缓走出了两个矫健剽悍的人影,他们各牵着一只洁白如雪的独角兽,这是一种外形与风兽相似,但体格更为膘健,四肢更为粗壮,头上长着带有抗黑暗魔法力量角质的森林之兽,它的奔击力以及灵活性都大大超过了人类饲养的风兽。

  传说中独角兽只能被那些心地善良、健康朴实的人驾驭,任何有邪恶心念的生物不仅无法骑上,甚至靠近都会遭到它们猛烈的攻击,因此它们也有灵魂之兽的美称,一般多能被森林精灵驱使。

  当我努力压迫自己的眼睛仔细察看时,发现那两个射术精湛的弓箭手竟是蓝精灵,他们的身材并不高大,但却极为匀称健朗,眉宇之间时常带着骄傲和执着的神色,眼眸清澈地就仿佛是能一眼望见底的静谧潭水,让人看了便觉得浑身舒适。

  那两个蓝精灵皱着眉头站在溪边,看了看漂在水面上刚刚死去的十几个地鼠精,显然他们为这熏人的恶臭感到极为厌恶和不满,于是便远远地走到上游处,四周仔细地察看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景象,这才蹲下来饮水梳洗。

  也许他们会是很好的同伴或是向导,传说中的蓝精灵都是心地善良且富有正义的生物,我想他们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危险,。

  心动不如行动,于是我便想爬起来走过去向他们打声招呼,但突然,空中传来了一道无比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只见一个巨大而雄健的灰黑色人面雷鹰正平展着铁片一般锋利的宽阔巨翼,不停地在空中翱翔盘旋着,似乎在犹豫着是否要降落。

  脸色大变,那两个蓝精灵见状立刻跳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离开河边,并举起弓箭向那人面雷鹰射去,他们的准头虽好,可惜人面雷鹰却飞得又高又快,因此没有一支箭能对它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见此情景,那两个蓝灵急忙收起了弓箭,一个翻身便跃上了独角兽的背骑上,再次向矮林子里狂奔而去,显然他们希望用茂密的枝树来阻挡人面雷鹰的视线,以便躲避过他的追击。

  “可惜,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有两个同伴了!”目送着两个影子迅速脱离视野,我懊恼地拍了一下身下的岩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多么想有一个既熟悉地形又值得信赖的冒险伙伴做向导。

  要知道在这个饥饿的土地上,每一步都杀机四伏,如果莽打莽撞的话,那也许用不了多久的时间,这个大陆上的怪兽们将享受到一顿意外的可口美餐。

  冷静下来之后,我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直到四周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这才放心地来到溪流边,沿着上游寻找到一处石群堆簇的隐藏地,开始脱去身上的盔甲和衣服,准备好好地洗去身上的臭汗和疲倦,从离开深海城以来,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享受到洗浴的快乐了。

  海弗斯比我抢先一步,一个夸张的弧线划空而过,欢快地跳入冰冷的溪流之中,美美地沉入河底浸浴一番,在水中突地翻展一下身子便浮了起来,猛猛地甩了一下水淋淋的身体,豆大的水珠像疾射的瀑雨一样全溅在了我的身上,一下子迷糊住我猝不及防的眼睛,看我狼狈不堪的样子,便兴奋地嗷叫起来,并兴致勃勃地等待我的反击。

  见此情景,我当然也毫不客气地进行水雨大反攻,深深地掬了一大捧冰凉透骨的溪水猛地向它当头泼去,很快欢笑声和水击声蹁跹飘跃,不绝于耳,一人一兽竟能如此和睦快乐地玩耍成一团,给宁静安详的溪谷带来意想不到的勃勃生气,这在几天前还是处于针锋相对立场的我们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从我身体上脱离出来的弗罗多幽灵影也吃惊地看着这一幕有趣景象,在他印象之中,海弗斯可是与自己也从来没有这么亲热过。

  “嘿,弗罗多,你在想什么?”浸浴在冰凉透骨的溪水里,一边兴趣盎然地与海弗斯耍成一团,一边抬眼看着那个孤独而安静的透明影子,我笑着问道。

  “蓝精灵,我在想刚才的那两个蓝精灵!”目光深邃而凝重,海弗斯若有所思地看着对岸矮林子的深处,“他们的箭术可真不错,而且还能骑驶独角兽,他们在蓝精灵里面的地位一定不低!”

  “是吗?我倒是觉得那个人面雷鹰很奇怪,他似乎和蓝精灵是敌对的一方,但却没有进行任何袭击,而那两个蓝精灵却对此十分紧张,慌忙离开!”我将憋在心中的疑问忍不住和盘托出,“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仇恨啊?”

  “仇恨?”弗罗多扬了扬眉毛,如果幽灵影子还有眉毛的话,他冷笑道,“当然,仇深似海!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堕落精灵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你说他们实力强悍,势力庞大,是黑暗大陆最强的统治者!”一脸茫然的样子,我不以为然道,“可是这与你刚才说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面雷鹰是堕落精灵的天空部队主力之一,他们最擅长于高空侦察和远程袭击,是极其强悍凶猛的天禽,他们的羽毛比刀片还锋利,他们的爪子可以将钢铁拧碎,在黑暗大陆中很少有天禽猛兽可以在天空中战胜得了他们的!”眼睛习惯性地眯成了一条凶狠的缝隙,弗罗多冷漠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在这附近还有一支更大规模的军队在徘徊,他们正在追杀这两个蓝精灵!”

  “他们为什么要追杀蓝精灵?”怔了一下,但很快在强烈的好奇心驱驶之下,我忍不住又问道,“要知道蓝精灵脾性一向温和安静,从来不会轻易招惹别人的,他们是很友善的精灵!”

  “友善的精灵?嘿嘿!”撅起讥嘲且不快的嘴唇,弗罗多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好半天才冷冷道,“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哪知道?要知道我离开了黑暗大陆已经有好几十年了,你当我神通广大,是百科全书样样精晓啊?”

  “真不好意思!”脸有些胀红,我挠了挠满是水珠的头发,不好意思道,“我只是一时好奇而已!”

  “嘿!”冷笑一声,弗罗多悠悠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两个蓝精灵必定是肩负着什么特殊使命,而这又至关重要,所以才会被人面雷鹰到处追杀!”

  “那我们应该帮他们一把,可不能让他们前功尽弃!”心中一动,我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追过去,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量!见义勇为正是我辈的骑士精神!况且我还需要他们的帮助!”

  “你这个笨蛋!不要老是提起什么狗屁不值的骑士精神,就算再多加上你一人,能帮什么忙?对方可能是一支有组织有规模的军队!”一下子变了脸色,弗罗多气得浑身颤抖,怒不可竭地吼道,“收起你这廉价的同情心,这在黑暗大陆上是不管用的,如果你不保持一颗冷酷无情的心,你很快便会被别人掐断脖子!”他现在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不相干的东西。

  “不要紧,我可以躲在后面暗暗跟随他们,不会一下子抛头露面的!”有些不快他的激烈言词,我试图说服他,“毕竟,这是一个机会,获得伙伴信任的机会,我希望能马上了解这儿的状况是怎么回事!”

  也不再理会他的抱怨,我将海弗斯召唤过来,在前面开路,自己则小心谨慎地跟随着它,向矮林子里摸去,我发现海弗斯似乎越来越听话了,有时候一个眼神过去它就明白该干什么了。

  自从和弗罗多订立灵魂召唤契约以来,我发现自己的视觉和嗅觉都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通常在两、三公里外就能清楚地看见一草一木,几十种不同味道的气味搅和在一起,我都能一一辨别出其中的名称和来源,这非常有利于我追踪那两个蓝精灵一路残留下的踪迹。

  很快便穿过了那片散着浓郁脂香气味的矮林子,我能看见那一大片由粉白色沙质土块组成的连绵起伏的山冈群。

  站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我能很清楚地找到几公里外的山谷里正迅速移动的蓝精灵身影,同时也能很清楚地看见天空中不停发出撕心裂肺尖叫声的人面雷鹰,但却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军队,我想那大概就是军队吧!”目光一转,我突然发现在很远的山道上,正汇聚着上百个大小不一、体型怪异的模糊影子,他们在天空中人面雷鹰的指引下,抄近路朝那两个蓝精灵奔逃的地方追去,因为体型各异、速度不一,追击队形显得十分散乱,所以远远看去就像一条腰款一扭一摆的巨型蜈蚣正在山间穿插前进,而且还有不少小黑点被落在后面。

  “地鼠精,地魔!弗罗多悠闲地靠在海弗斯的背膀上,饶有兴趣地观看着,“有意思,堕落精灵最笨的两个扈从部队都出现了,嘿嘿,看来那两个蓝精灵还真不简单啊,居然能调动这么多人数的怪物追赶!”

  “嘿,黑精灵最擅长隐身术,快教我啊!这样我骑在海弗斯身上飞过去,就不会引起天空中那帮坏蛋的注意,可以趁机攻其不备!”思绪一动,我对弗罗多喊了一声, “只有这样那些人面雷鹰才会一击而溃!”

  “我为什么要帮你啊?而且还要帮你去送死!”头扬得高高的,弗罗多冷笑道,“人面雷鹰的战斗力可不象你想象中的那样菜,你若死了我也要死,这个买卖太不合算了,我不干!”

  “你不帮我,我就直接乘海弗斯过去,要是无法击对方一个猝不及防而被害了,那我不管,反正我是不怕死的!”撅起倔强并且带有浓浓赌气神采的嘴唇,眼里不停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我几乎是在以敲榨的口气嘿嘿奸笑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岂不更赔买卖?”

  嘴巴张得大大的,弗罗多愣了老半天,两眼直翻白,气得差点儿没吐血,他没想到我也有这么无耻的地方,狠狠道:“算你狠,臭小子,居然敢拿这个来威胁我!”可是他也很无奈地摇摇头,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教了我黑精灵独有的隐身术使用方法。

  “尽量摒住呼吸,让气息有节奏地进出,想象自己与周围的环境融合在一起,你就能做到了!”弗罗多躲在心的深处,心不甘情不愿地对我说,“黑精灵天生擅长隐身术,所以不必要像其他种族的魔法师那样运魔力念咒语,只要去想象就行了,记住,不要强迫自己去想,而要自然而然地想,发自内心地想,对,就这样,笨蛋小子,真看不出来嘛,你的领悟力还蛮高的,很快就做到了!嘿,才刚夸你一句就又退步了,你的呼吸不要太快,这样会没有节奏感!”

  “瞧,这不是又变成了半透明的怪样子吗?来,再试一下,放慢呼吸,想象一下!”

  指出我的不足之处,弗罗多就像一个严谨认真的老师,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教导我如何去运用隐身术。

  很快,说不上什么精通,但我还是大致掌握了,虽然已经能让自己变成透明状态,但弗罗多却说,只要情绪受到外界环境的干扰,心灵一旦产生细微波动,我的身子就会马上现出原形来,因此他让我紧紧地趴在海斯的背上,一动不动,尽量飞得稳些,飞得慢些。

  “黑精灵虽然擅长使用隐身术,但是如果不到必要时,是绝对不会使用的!”生怕我产生过度的兴趣,弗罗多最后还着重地叮嘱我道,“因为这种依靠意念就能做成的隐身术使用多了,会让自己与整个环境融合在一起,完全失去了形体,呈全透明状态,无法复原,这样得不偿失,只要有规律有步骤地控制隐身术使用时间和次数,就可以避免身体的透明化!”

  末了,他最后地自嘲了一句:“虽然黑精灵与生俱有各种各样强大魔法,但是也并不都是样样很好的,有些对身体还相当有损害,但却又很管用,不能不去学会,这大概就是黑精灵的悲哀之处吧!”

  紧紧地趴在海弗斯背上,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离弦的飞箭,在天空中疾掠而过,山岩在脚下后退,抬起头仿佛要撞到了云朵,伸一下手掌就能挽住风儿纤细柔和的腰身,那种怡情舒爽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很快,我便飞翔在那两个蓝精灵的上空,安静地在他们头顶上徘徊,这显然引来了他们极大的恐慌,以为又遭到了什么恐怖怪兽的追杀,更加没命地往前策骑狂飙。

  天空中那群雄壮凶猛的人面雷鹰显然对我们的加入感到极大的不满,其中有一只侧着羽翼靠了过来,对海弗斯不停地发出威胁性的嗷叫声,希望用刺耳的声音将我们远远赶开。

  但是面目狰狞的海弗斯很快便以更凶狠暴躁的吼声回敬过去,那浑身透射的可怕杀气吓得那个年青的人面雷鹰浑身一阵哆嗦,一下子被落出了十几米远。

  又有几只人面雷鹰气势汹汹地抢在我们的前面靠了过来,他们好奇而不安地打量着青翼飞豹这近乎完美的剽悍矫健身体,显然在评估着海弗斯的力量级别以及友善程度,欺软怕硬是每一个种族的天性。

  所幸的是,他们并没有注意我的存在。

  这时,一只非常硕壮的人面雷鹰开始侧飞过来,与我们保持同速,并排飞行,并试图与海弗斯交流,希望能搞清它的来历和目的,周围做警卫的人面雷鹰一个个咧嘴龇牙,开始做好战斗准备,如果有什么异变突起,他们也好及时做出反应。

  很快,那只领头的人面雷鹰开始用我所不了解的语言叽哩呱啦地喊了一阵,见海弗斯没有反应,又用另一种语言再次重复了一遍,并用期待的眼神看过来,在如此近的距离,我甚至都能清楚地数出他嘴里那白森森的啮牙数目。

  “这家伙在说什么?”有些不安四周急剧变化的紧张气氛,我用心语问弗罗多,“怎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他在问海弗斯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悍怪异的天空猛兽!”弗罗多不紧不慢地回答我,“他起先用鸟语问,见没有动静才换成通用语!”

  “通用语?那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眉头皱了起来,我好奇地追问下去。

  “这是黑暗大陆的通用语,因为与其它六个大陆从无交流往来,所以你当然听不懂!”仿佛来了兴趣,弗罗多津津有味道,“嘿,这下有好戏看了,海弗斯最忌讳别人问这个的,这家伙恐怕要倒霉了!”

  弗罗多的话还未结束,我就发现海弗斯明显有了异动,硬如磐石的肌肉开始绷得紧紧的,连喘息的声音也变得粗重起来,还未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它身子一抖,象发射的炮弹一般狂暴地扑了过去。

  喀嚓一声,匕首般锋利的牙齿毫不留情地咬断了那个可怜家伙的脖子,一朵血花飘滚入空中,仅仅在空中继续滑翔了一会儿,那人面雷鹰便笔直地坠了下去。

  虽然充满了警惕心理,但其他守卫在旁边的人面雷鹰还是这突如其来的凶猛袭击吓了一大跳,还未搞清状况,海弗斯嘴里的黑雾便猛地喷射出来,一下子便将其中四个人面雷鹰笼罩在里面。

  只听见一阵又一阵惨厉悲切的嗷叫声,翻滚沸腾的黑雾象发了疯似地急剧蠕动伸缩起来,很快四个无比凄惨的影子从空中坠了下去,一下子便被摔成了血肉模糊的酱泥。

  身后的一只人面雷鹰大概是被眼前这可怕的一幕吓坏了,根本就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滑翔着,一边呆呆地看着同伴们被击落,等他看到对方回过头来时,海弗斯那鞭子一般凶厉的尾巴已狠狠地抽在他惊骇欲绝的脸上,血浆暴溅而出,一张类似人面的脸孔立刻四分五裂,失去血色的身子一阵痉挛,很快也飞坠下去。

  一眨眼之间便解决了六个人面雷鹰,其余的九个都吓得不知所措,但很快,其中有一个比较凶悍的人面雷鹰最先反应过来,一声怪叫之后,转过身体便向我们扑来。

  与此同时,另一个浑身散着凶厉气息的人面雷鹰也飞到了海弗斯的头上,想从上方猛袭我们。

  “嘿,我不会让你们这点龌龊伎俩得逞的!”拔出了骑士剑,在对方准备降下来时,猛地一剑削去了他的一对铁爪,一蓬腥血喷射出来,我兴奋地喊道,“你完蛋了,你完蛋了!”

  这时,我的隐身术也宣告失败,整个身体一阵光芒流动之后,便完全显现出来了。

  在我击落那准备从上空偷袭我们的人面雷鹰,海弗斯也轻易地将那气势汹汹冲上前来的攻击者撕成蝴蝶片。

  它的爪子又坚又长,一下子便插进了对方的眼睛里,然后用劲一扯,白白的眼球首先喷射而出,那个可怜的人面雷鹰的脑袋很快便四分五裂,鲜血和脑浆一下子在天空中洒成无数朵红白相间的娇艳花朵,凄零地飘落,一声极为凄厉悲切的哭嚎声立刻划破了整个天空,把下面的山谷震得隐隐颤抖。

  其余的七只人面雷鹰见海弗斯如此神勇剽悍,无不吓得魂飞魄散,怪叫几声便四散飞逃,再也不敢在天空中飞翔,他们要花费很多天的时间才能把海弗斯那狰狞狂暴的样子淡忘,他们的战斗力和意志力其实并不如我想象中那样顽强。

  “刚才海弗斯喷的是什么?”见打跑了人面雷鹰,我终于忍不住将一直缠绕在心头的疑问提了出来,“怎么我感觉就象以前曾对付米诺维什半龙人的障眼迷雾啊?”

  “就是障眼迷雾!”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弗罗多用很平淡的口吻回答,“海弗斯可不是一般的飞豹,它可是会使用黑暗属系魔法的妖兽,还有好几个厉害的魔法不曾使用,有机会会让你大开眼界的!”

  顿了一下,他缓缓又道:“海弗斯是我从深渊里带回来的,那是一个仅次于魔界的可怕地方,海弗斯从小便饱受折磨和非难,有几次差点都要含恨死去,所以它痛恨那个恐怖地方,也痛恨有人询问它的来历,因为这只会让它产生十分不快的回忆!”

  “深渊?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感觉好象和地下城有很紧密的联系!”我愣了一下,既感兴趣,又感好奇地问。

  这一次弗罗多没有回答,也许这个名词同样勾起了他不快的回忆,他不想再与我深入探讨这个神秘的话题,干脆闭上嘴巴什么话也不说。

  下面的蓝精灵好奇地抬头望了我们一眼,显然也搞不清楚我们的立场,但是他们也发现后面的追兵一直没有甩掉,因此不得不再次策骑狂奔,在一处丫字形山口处,他们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左边奔去,显然左边那条路比右边的更加平坦好走,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在前方的山岩上等待着他们将是什么。

  “啊,前面的山岩上埋伏着几个独眼巨人,他们好高大啊!”紧紧地趴在海弗斯的身上,我发现蓝精灵前方两千米的崖头上正趴着一群高瘦精壮的巨人。

  他们只有一只眼睛,但是特别地大,可以清楚地看见几公里外的目标;他们的皮肤坚硬无比,据说周身是用硬梆梆的石元素披覆而成,颜色与周围粉白色的山岩完全相似,如果不仔细看还无法辨清他们的轮廓。

  他们每个人手里轻松地举着巨大的岩石,小心地探出脑袋向下面的蓝精灵张望,并不时地掩嘴发出邪恶无比的偷笑声。

  “石巨人,堕落精灵的另一个扈从部队,他们居然也加入了对蓝精灵的阻击阵线中!”啧啧笑了起来,弗罗多津津有味地评论道,“嘿,这些笨家伙连偷笑也这么鬼鬼祟祟的,真是难看死了!”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