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一颗巨大的岩石落在蓝精灵的前方十几米处,虽然石巨人因为距离太远而失去了准星,但是巨大的轰隆声却将整个谷道震得摇颤起来,到处弥漫的是呛人的粉尘烟雾,一下子便将蓝精灵的身影湮没。

  “嘿,我击中他们了,我击中了他们了!”一个高大粗壮的独眼巨人兴高采烈地站了起来,不停地跺着脚高声欢呼,“钱,很多钱,我可以拿很多钱了!”

  “嗖”地一声,在呛人的粉尘之中,一道冰冷的流光倏然划出,准确地射中石巨人厚厚的肚皮,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准确地射中对方,这让我对精灵的射击能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石巨人难受地捧着肚皮坐在了地上,因为他们那坚硬无比的石元素外壳皮肤,这一箭连血都没有射出,但是疼痛却第一时间地抵达入脑部中枢神经,那个石巨人象被欺负的孩子一般,愤怒地跺着脚,吐着臭气熏天的口水,大声咒骂着。

  他的狼狈样子被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幸灾乐祸的同伴哈哈取笑,一时之间,竟都忘记了要阻击穿过他们防线的那两个蓝精灵。

  不过当那疾促的马蹄声暴雨般临近时,石巨人们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纷纷举起巨大的岩石疯狂地向谷道上的两个惊惶影子掷来。

  接二连三飞掷的巨石将整条谷道砸得轰隆作响,到处是巨大的凹坑陷洞,就仿佛被一阵猛烈的陨石雨坠击过一般,一时之间,两旁的岩石因为剧烈的震动而崩裂,断碎的石块纷纷向道路中央崩陷而来。

  蓝精灵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立刻独角兽奋力一跃,以不可思议的大型弧线跨过了那足有两米有余的巨大石堆墙垛,这个漂亮无比的飞跃立刻引来了山头上石巨人的强烈不满和愤怒,他们一边不停地拍打着壮阔的胸口,发出刺耳的咆哮声,一边奋力抱起准备好的近千斤重的巨石,恶狠狠地投掷过来。

  很快整个山谷被更为猛烈的石雨炮弹击得破碎不堪,激烈动荡起来,到处是崩落飞溅的岩土和石块,那两个蓝精灵的处境一下子陷于极其危险之中,其中一个头部已经被疾射而来的尖锐石块击破,大串大串的鲜血正喷泉一般从额头上流淌了下来,几乎盖住了整个脸孔,一只眼睛已经被浓浓的血沫覆盖住。

  我敢保证,只要石巨人的攻击再持续三十秒钟,他们绝逃脱不了这可怕的岩石潮雨的猛烈轰击。

  “该我们出场了,海弗斯,加把劲,让我们修理修理这几个疯狂的大块头!”亲昵地拍了拍青翼飞豹的脖子,我趴在了海弗斯的背上,紧紧地将骑士剑握在手中,“为正义而战的时候到了!”

  山脊上的岩石在石巨人的投石轰击下已开始出现了无数道可怕的裂痕,不断向整个岩谷护展,在蓝精灵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土壤松动的陡峭坡地,这种情况更加严峻无比,几十块大石头和成百上千的零碎石头松散地分布着。

  显然如果再有一颗岩石轰击在那儿,那可怕的崩塌将完全堵住整个谷道,切断蓝精灵们前进的道路,而更为可怕的是,谁也不知道那些已经开始松动的坡岩是否会因此产生连锁反应,以更狂暴方式将整个动荡不停的岩道埋葬。

  情况是如此危急,连空中的我都知道时间对于蓝精灵来说已经不太多了,一个急速俯冲飞掠而下,在海弗斯离石巨人头顶上还有十来米距离时,我已迫不急待地翻身跳跃下去,正好骑在了一个搞不清状况的石巨人坚实宽阔的肩膀上。

  整个腰板都被这硬梆梆的石头肩膀震得松散起来,屁股痛得仿佛要开出了花来,我没想到石巨人的肌肉竟真的就象岩石一般坚硬,就仿佛骑到了一块坚硬的岩石背上,全身骨头疼得都要被折断一般。

  但我已来不及难受喊痛了,手中骑士剑在空中一舞,已划过一道凄厉弧线,向下插进了石巨人的唯一眼睛里,那里正是他们唯一最脆弱的地方。

  血,射成一道红色的箭头,猛地喷溅了出来,盲目吃痛的石巨人立刻疯狂暴躁起来,他开始漫无目标地攻击周围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同伴。

  大声咆哮着,他挥举着粗大硕重的拳头愤怒无比地到处攻击,一时之间,地上的岩石暴雨般地飞溅四射,很快周围便没有完整的岩石存在,他们可实在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型战士,据说他们的重拳可以击死一名重盔步兵,对此,我有理由赞同这种说法。

  一个石巨人好心地想上前安抚对方,但却被那盲目的同伴猛地推下了山谷,身体不停地在陡峭的坡地上翻滚奔跳,周围还有大块大块飞坠的岩石砸中肢体,但居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断了几根骨头,流了几处鲜血,这更使我对他们那强悍无比的身体敬畏不已,若是换了任何一个种族的人,在这乱石纵横的山谷中翻滚,莫说是被抛射的岩石砸得血肉模糊,就是被堆积如山、林立突兀的石块撞也撞得粉身碎骨。

  很快,谷道上传来那个倒霉的石巨人震天憾地的咒骂声,大口大口的唾沫不停地向山上吐去,可惜非但吐不到,很多还落了回来,洒了他一身的臭水,对此,他更加愤怒无比,将所有的怨恨都记在那个盲目的同伴身上。

  周围的石巨人显然已经察觉到是我在偷袭他们,于是纷纷用双手抓扯着光秃秃的石头脑袋,不停地发出愤怒的咆哮声,有一个神情激烈,面目狰狞的石巨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高举起手中近千斤重的巨石向我头上砸来,那虎虎劲力让人还未接近便不寒而怵。

  看着这狰狞无比的嘴脸,我的整张脸都惊骇地苍白失色,这个比我高出快一个身体的高大巨人正怒不可竭地嗷叫着,就好象一只咆哮怒吼的狂兽。

  硬碰硬肯定要吃亏,我不得不狼狈地翻滚在地,险中又险地避过这猛砸下来的巨大岩石,仅仅半秒钟后,轰地一声巨响,尘烟四起,熏得我双眼刺痛无比,我逗留的地方已经被砸出一个近两米宽的大坑。

  “真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家伙!”心中落下巨大的挫败阴影,我面无人色地闪到了另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隐去了大半个身体,十分头痛怎么才能面对这几个愤怒得几乎要颠狂的石巨人,他们比想象中还要难以对抗,“这些家伙的皮肉也太厚了吧?”

  所有的石巨人显然都忘记了要再阻击那两个蓝精灵,全都一步步凶狠暴躁地向我走了过来,有人去捡遗留在地上的巨大石棒,也有人想找一块更大的岩石,好重重当头一击,一时之间,我的情况糟糕到了极点,在这个并不怎么宽敞的山头空间里,能躲避的地方可实在太少了。

  就在情况最危险的时候,头顶上飞翔的海弗斯突然向下猛地一个俯冲,然后喷出一口浓烈腥呛的黑色烟雾,立刻便将走在最前面的三个石巨人身体笼罩在里面。

  仅仅一转眼工夫,黑色烟雾中便传来石巨人撕心裂肺的惊叫声,他们疯狂地挥舞着巨大的石棒和岩石,盲目地向天空攻击,四周的空气一下子被搅出一道道凌乱但却可为猛烈的风liu。

  巨大的力量疯狂暴躁地四处渲泻,但是因为视线完全被迷蒙住,根本不知道敌人在何方,石巨人手中巨大的石棒不停地来回挥舞,不是将旁边的同伴脑袋砸出肥硕的血花,就是猛猛地敲碎了自己的膝盖。

  而那些狠狠抛掷出去的岩石从空中落下来时,有的还将自己砸得筋断骨折,脑浆迸裂,这也让我看到了石巨人那可怕的狂暴力量,当他们疯狂起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生命都将在瞬息间卷入他们的死亡风暴之中。

  从这之后,每当我看见石巨人的背影,第一反应便是远远地躲开。

  海弗斯的救援行动让我心中一动,原来障眼迷雾不仅对付人面雷鹰有效,对付石巨人也同样很有效,我看见从黑色魔雾里面奔跑出来的石巨人正捧着流血的眼睛不停地嗷叫,疯狂地向山下的小溪跑去,想洗去眼中的酸液,虽然石巨人的眼睛不会因此失明,但他们以后能看到的视距恐怕已不会超过原来的三分之一了。

  趁着最后一个石巨人发呆之际,我伸出手掌,将精神凝聚在上面,准备向他发射障眼迷雾,见到我这奇怪的动作,十分敏感的石巨人以为又要遭到什么可怕的魔法攻击,吓得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双手紧紧地捂住眼睛不敢看我,浑身因恐惧而不停颤抖起来。

  “障眼迷雾!”我低声吼了一下,可是却什么也没发生,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这么关键的时候魔法居然失灵了,这可是对我的信心一个沉重打击。

  胡乱地抓了抓头发,虽然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还是准备再试一下,可是仍没有用处,障眼迷雾仍是无法使出来。

  心凉了半截,但我实在很不甘心就此放弃,又连续试了七、八下,手掌总算有了一点反应,但喷出的不是什么障眼迷雾,而我手心上因紧张而挥散的汗气,我气得差点晕死过去。

  见许久都没有动静,只听见我不停地喊叫奇怪的话,那个石巨人胆战心惊地将食指和中指分开出一条细细的眼缝,惊恐无比地偷看眼前这奇怪的景象。

  他见我狰狞凶狠的表情,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急忙闭上眼睛再也不敢动弹,准备等死,可是又过了好久也不见我有什么动静,对此他明显感到愤怒起来,这样折磨人的耐心可不行。

  不知哪来的勇气,那个大家伙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对我大声吼了一下,示意我快点儿动手,不要磨磨蹭蹭的,以增加他临死前的恐惧和痛苦。

  抹着满脸的汗水,我喘着粗气,傻傻地看着这个同样用傻傻目光回瞪我的独眼巨人,要是我真能发功早就宰了这个可恨的大家伙,如何会磨蹭到现在啊。

  一脸既尴尬又失望的样子,我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僵峙的局面,现在不要说让我快一点杀了他,就是让他快一点离开这里,都已成为我最大的奢望了,但愿这家伙能知趣地悄悄逃走,不用我动手威胁,当然,他是否有这番机智倒让我深深怀疑。

  我求救性地看向天空的海弗斯,显然它也无能为力,吐了那么一大口的魔气,它现在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如何能帮助我啊。

  我现在才明白,如果没有弗罗多的授意,我连一个最简单的黑暗魔法也没办法使用出来,显然我并不真正拥有魔法经验,没有经过长时间的刻苦研习修炼,想一步登天就能学会各种高超魔法,这是非常愚蠢而荒诞的想法。

  看来魔法和剑术一样,丝毫来不不得半点虚假,都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苦练。

  这时,谷道上那支由地鼠精和地魔组成的联合军队已经追了上来,正摇摇晃晃地穿过这条随时都要崩陷的陡峭坡地中间。

  一时之间,下面激昂亢奋的嚎叫声和咒骂声象烧开的汩汩沸水一般,不停地躁动翻滚着,这让我更为担心那两个蓝精灵的处境,毕竟他们有人受伤了。

  “嗥!”见我不再有任何动静,那个石巨人终于明白了什么,他小心翼翼地站了,四处摸索着洒落在的地上的石棒或是岩石,并凶狠地对我咆哮着,警告我不要乱动,他还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武器。

  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不停地后退着,全身尽是淤青和灰尘,却根本顾不上擦拭,这个可怕的独眼巨人已经将我逼到了石崖边上。

  冷汗象泉露一般不停地淌了下来,我不时地回头看身后上百米深的谷底,要是这么摔下去,我唯一敢保证的是,自己绝不可能像那个石巨人那样仅仅只是断了几根骨头而已,恐怕连块完整的肉也很难找到了。

  “弗罗多,怎么办,这个大家伙要用大石头砸我了!”情况危急到了生死关头,我终于忍不住用急切的心语向弗罗多呼唤,“我若完蛋了,你也要完蛋了,你得帮助我!”

  “这个时候才想到要我帮助?”被忽视了那么久,弗罗多明显感到十分的不满意,恶狠狠地道,“我怎么搭上你这么个冤家,什么倒霉事情都碰上了,出事这前像个英雄一样,出了事却将擦屎擦尿的脏活全推卸给我!”

  虽然被他训得体无完肤,但我还是强忍了下来,为了能活下去,为了能找到兰蒂朵小姐,我可以忍受比这更严重的羞辱,对誓言无比执着的信念让我可以抛舍去一切,我静静地听完他大发雷霆的激烈抱怨言词。

  “海弗斯就在你身后飞翔,随时都能提住你的身体,但你必须等那个笨家伙投出岩石之后再跳,否则这么近的距离当空一击,十个海弗斯也没命了!”好不容易降下火气来,弗罗多恨恨道,“石巨人最擅长的便是投掷岩石,他们的射击威力在有效范围内是惊人的可怕,你只能等对方出手前一瞬间再跳!”

  又一颗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滚了下来,正好淌到了眼里,一阵刺痛传来,这可是在与死亡争分夺秒,我心中微微一颤,模糊地看见那个石巨人正狞笑着将石头举了起来,一道虎虎生风的粗线条弯弧在空中划过,一下子便到了我的头顶。

  根本就来不及深喘一口气,我脚尖用力点地,人已向后仰翻而去,在空中仅仅翻转了两个跟头,便被敏锐的海弗斯一把提住身子,然后长啸一声,一个劲儿没命地向远处飞去,在空中留下一个又一个S型弧线。

  见投石击了一个空,那个石巨人愣了一下,很快便恼怒万分地抓扯着光光秃秃的头皮,又举起旁边遗弃的巨大大岩石,向我们猛猛投来,虽然每每都对准我们逃匿的路线痛击,但是都无法击中目标,一下子暴躁的情绪让他愤怒到了极点,无法平静下心情来,更加疯狂而盲目地对着苍白惨淡的空气一通乱投。

  这下子可苦坏了下面追击的上百名地鼠精和地魔,每每有岩石有空中砸落,地上都能听见一声无比凄惨的嗥叫声,那悲厉绝望的嘶声仿佛能割破人的心肺,许多可怜的地鼠精捧着折断的手和脚翻滚在地大声哭嚎,场面十分悲惨凄切。

  而更为不幸的还发在后面,石巨人的一颗岩石正好轰击在前方那片土壤松动的陡峭的坡地上,顿时之间,大量的泥土夹杂着成百上千块大大小小的坚锐岩石,以千军万马之势在谷道上狂奔疾走,翻滚飞射的石块不停地在地面上激起一团团呛人的烟雾,并发出雷鸣般的巨响声音,仿佛山崩地裂一般,整个破碎的大地一阵剧烈地摇颤,仿佛都要被一股巨大的震力撕裂成无数块一般。

  霎时间,更加凄厉绝望的惨叫声象沸腾的开水接二连三地频密传来,直冲云宵,一团团迷蒙熏人的血雾飘浮在谷道上空,不停蠕动伸缩。

  很快,这些悲惨的哭声便被岩石流奔走的轰隆声掩盖,整个谷地中间只剩下石块们愤怒而狂暴的咆哮声音,一团团更浓更厚的粉尘,象园子里花朵频密绽放,一下子便吞没了整个谷道上空,汇成了一片,就象一层铺天盖地但却压得极低的粉白色云层。

  血液几乎凝固起来,我惊恐地看着这可怕的一幕,石巨人的破坏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惊人,如果真的被堕落精灵有效地组成一支军队运用在战场上,恐怕再坚固的城池防线也无法阻挡他们那疯狂的岩石暴雨轰击。

  我不禁被自己想象中那浩大惨烈的战争场面深深震憾住了,不过从弗罗多的话语中隐隐透露出,石巨人并不是堕落精灵最仰仗的亲密盟友,这多少让我为反抗堕落精灵的人们感到一丝欣慰。

  当然,我并不知道曾经有一段时间,石巨人在战争中被堕落精灵大量派上了用场,虽然他们的杀伤力极其巨大,但他们那低智商的笨脑袋也让友军吃尽了苦头,每场战斗下来,敌军虽然被大量杀伤了,但己方军队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阵亡将士是被石巨人的友好开火给消灭。

  他们的远程轰击有时甚至到了盲目疯狂的地步,一时愤怒起来便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投掷岩石,这次由地鼠精和地魔组成的百人联军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因此在许多友军强烈抗议之下,石巨人最后被安排到了后方的预备队之中,很少用于下面战场的战斗,当然除了攻城战或是阻击敌人冲锋时才被派上用场。

  海弗斯载着我的惊魂未定的身体向蓝精灵逃匿的山冈方向飞去,现在人面雷鹰、石巨人、地鼠精和地魔都被赶跑了,他们暂时脱离了险境,正是可以向他们寻求帮助的时候,我希望他们能给我指出去神殿山的道路,哪怕是方向也行,弗罗多虽然曾呆过黑暗大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中,他也分辨不清东西南北,哪里是神殿山的方向。

  而兰蒂朵既然被优索弗尼亚带走了,他一定会回到神殿山的,因为我听弗罗说,所有的堕落精灵都是住在神殿山上。

  可是当我们飞跃过一道并不怎么大的山冈时,还在老远处就能听到两声无比凄惨绝望的嚎叫声,连空气都隐隐颤动起来,我甚至还看到远处山冈的上空正升腾起一团黑色妖雾,就象凝固的胶状气体一般久久凝立不散。

  “黑暗吞噬?那是黑暗吞噬!”弗罗多突然从心里向我惊恐地喊了一声,“那是亡灵族尸巫法师最擅长的亡灵魔法,被击中的生物会变成一个可怕的僵尸傀儡,他生前的一切力量都将被尸巫法师所控制!”

  人类天生带有对腐朽亡灵深深的恐惧和厌恶,我也不例外,浑身禁不住颤了一下,只在传说中才听闻的亡灵族,没想到刚踏上黑暗大陆就碰见了。

  “用不着太多的担心,黑精灵对很多黑暗魔法和亡灵魔法是免疫的,只要小心一点,你就不会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弗罗多明显感觉到我内心恐惧的情绪,低声安慰道, “更何况你身上有黑精灵的气味,亡灵族一般不会随便攻击不明来历的黑精灵,因为对他们来说,黑精灵是盟友而不是敌人!”

  粗粗地喘了几口浑浊的气息,我好不容易才按捺下怦怦直跳的心脏,拍了海弗斯的肩膀,道,“海弗斯,请飞快一点,我想可能还有办法对蓝精灵进行救援!”

  很快,海弗斯便载着我飞过了那个山冈,可怕的惨景一下子曝露在我的视野之中。

  平缓的坡地上被外力重重地轰出一个半径三米左右的大坑,一个个头略高的蓝精灵浑身一片焦黑,散着熏人的恶臭仆倒在坑内,一动不动;另一个身材较瘦的蓝精灵则卧在坑外十来米的地方,在他的身后正拖着一条时浓时稀的殷红血带,肠子和肝脏都流了一地都是,手脚还在微微地抽动着,似乎仍有意念在驱使已经基本上没有气息的身体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而那两只洁白如雪的独角兽无一例外地卧倒在地上,睁着血红的眼睛垂死地瞪着阴戾而惨淡的天空,显示出对于自己这样的结局感到深深的不满,除此之外,却不见任何人的踪影,显然尸巫法师已经离开了。

  “还有一个活的!”看到如此悲惨景象,我拍了拍海弗斯的脖子,道,“降到那个精灵的旁边!”

  海弗斯很快便降了下来,我还未等它落地,一个翻身便跃了下来,正要去扶持那个濒临死亡的蓝精灵,却被弗罗多用心语制止了:“别去碰他,他身上有尸巫法师的特殊印记,那会惊动到周围的亡灵,而且他浑身都布满了剧毒无比的尸气,会吸食外界接触过来的生命力,这只会加快他变成一具僵尸腐灵!”

  “僵尸腐灵?”浑身禁不住又打了一个寒栗,我知道亡灵族有召魂纳尸的嗜好,他们从来不会放弃一具有价值用途的尸体,他们总有能力从死人身上挖掘出最大的潜力为其效命。

  扫视了一下周围,我很快便找来一根小木棍,轻轻点击那个濒临死亡的蓝精灵肩膀,试图唤醒他模糊不清的意志。

  我用精灵语不停地在他耳边呼唤:“嘿,伙计,醒醒,快醒醒,不要睡下去了,否则你再也醒不过来的!”

  过了好半天,那个蓝精灵才艰难无比地蠕动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将血肉模糊的眼睛睁开一条细细的小缝,断断续续地问:“你……你是……什……什么人?黑……黑精灵吗?”

  “不,我是人类,我是人类的一名骑士!”见他有些误会,我急忙将骑士剑解了下来,放在面前给他过目,道,“瞧,这是我的佩剑,它是我的生命,也是我的荣誉!”

  “人类……骑士……朋友……”眼睛似乎亮了一下,那个蓝精灵又挣扎了一番,好半天才道,“朋友……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我有些听不清他那字音模糊的语句,也不顾那个散着尸臭的身子是如何接近自己,将耳朵凑了过去,“当然可以,说吧!”

  “去……圣地麦坎加伦……德满提亚首领……十天……亡灵和魔鬼……袭击……”那个蓝精灵憋着一口气断断续续地将话说完,眼缝里的光芒随即也冥灭了,黯然无神,他的肌肉迅速地僵化冰冷,再也感觉不到任何气息。

  “圣地麦坎加伦?德满提亚首领?”我抓了抓头发,不解地问弗罗多,“什么意思?”

  “笨蛋小子,他的意思是让你马上赶到麦坎加伦,那是龙族的圣地,德满提亚是龙族的首领,通知他十天后亡灵和堕落精灵将联手攻击他们,要他们及早做好准备!”弗罗多冷冷地讥讽道,“这个不明不白的忙,你不会想帮吧?”

  “当然,我答应过人家的!”我皱了一下眉头,对弗罗多那冷漠嘲弄的话语感到相当的不快。

  “你知道麦坎加伦在哪个方向,要走哪条路吗?我们现在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怎么帮他们?而且神殿山上还有你的女伴,她们多呆每一秒钟,就多添每一秒钟的危险,你说哪个重要呢?”弗罗多瞧我愁眉苦脸的样子,颇感兴趣道,“两个都是承诺,你会选择哪一个?”

  呆了好半晌,我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兰蒂朵那娇美如花的面容:“……卡西欧斯,你一定要回来,我会等你,一直等你!”那个能融化铁石心肠,能让无数铮铮铁汉抛头颅洒热血的凄美声音,再一次响彻在我的脑海之中,我落寞地看着阴戾而惨淡的天空,怔怔出了神,脚下的蓝精灵尸体正在冰冷,但他所托付的话语却仍索绕在耳际,紧紧攥住我的心,我的魂。

  “十天?只有十天的时间!一场大战!”喃喃自语,我低头呆呆地看着蓝精灵那毫无气息的尸体,眼里缓缓流露出复杂而又混乱的神色来,“也许……也许兰蒂朵小姐会原谅我的决定!”有如负罪感的话语沉重地飘入空气之中,浓郁地压迫我的心灵。

  这时,远处的山谷里飘来一阵又一阵幽森诡异、连绵悠长的阴冥之音,象飞舞飘旋的绸带,在空气中缓缓留下一串又一串的微波涟漪,闻者无不汗毛凛凛,毛骨悚然。

  听了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栗,我突然发现脚下的蓝精灵的手脚似乎动了一下,立时惊地几乎要跳了起来:“动了,他动了!他怎么会动?他不是死了吗?”我大惊失色,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是召魂曲,附近的亡灵在对死去的人进行呼唤,蓝精灵尸体很快就会变成一具腐灵,向那召魂曲声音的发源地走去,要不要去看一下,那景象非常有意思,保证让你终生难忘的!”一谈起亡灵的事情,弗罗多显然也来了兴趣,他拼命地怂恿我道,“亡灵法师在发出召魂之音时,一般是最脆弱的时候,几乎没有余力再对抗外界的袭击,所以你如果突击他的话,保证会大有收获!”

  虽然对亡灵族从小就有深厚的畏惧情绪,但是被弗罗多这种拨人心弦的怂恿话语打动,心中不免也一跳一跳起来,但是我仍有些不放心,问:“如果亡灵法师旁边有人保护怎么办?如果他们发现我怎么办?如果我跑不掉怎么办?如果……”

  “天!怎么这么多如果,你不是说你不怕死吗?原来都是吹牛皮的!嘿嘿,你可以用隐身术啊,如果他们还是发现了你,你就说自己是个黑精灵,被人类法师用变形术变成这个样子,你身上有黑精灵的气息,他们会相信的!”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弗罗自信满满道,“亡灵的智商都不会太高,他们一般对于自己的感官直觉的信任大于对事物的逻辑判断!”

  听到他这番鼓动性十足的话语,虽然仍有些惊魂未定,但被煽动的好奇心还是压过了恐惧心理,我权衡了一下利与弊,还是决定跟随这些尸体去瞧瞧亡灵法师真实的样子,也算是开开眼界吧,毕竟打不过我还不会逃吗?逃不了我还不会撒谎吗?骑士精神虽然鼓励人们英勇作战,但也不是非要让人们在一棵树上吊死,做毫无意义的战斗。

  那幽森绵长的声音突然转了一个调子,变为极为凄厉悲惨的哀哭声,那刺耳的声音震人心肺,仿佛要撕裂人的灵魂,一刀一刀深刻地剐在心里,我背后的鸡皮疙瘩一片冰凉,连自己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寒栗,只觉得象丢了魂似的,紧张地几乎窒息过去,幸好弗罗多提醒我,让我将碎布条塞进耳朵里面,否则这种声音听多了,真的会被勾了魂销了魄。

  那两个气息湮灭的蓝精灵尸体猛得震颤了一下,肚皮一挺,象僵硬的木桩一般突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然后非常滑稽地一跳一跳向声音发源地走去,我发现他们连膝盖都是僵硬的,双腿完全直立化,也难怪他们会如此一跳一跳地行走。

  “他们的每一个活动关节被施于回生咒之后,就不会这么僵硬地走路了!”弗罗多见我目瞪口呆、啧啧称奇的有趣表神,嘎嘎怪笑道,“亡灵族里又分了很多的种族,这一次他们是落在最擅长遥控腐尸的尸巫法师手里,他们喜欢在自己选中的尸体上留下精神印记,这样其他亡灵法师就没办法召唤了!”

  在两具尸体的引导下,我很快便潜身来到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前,躲在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小心观察那个站在开阔平地上的黑衣影子,又深又厚的兜帽始终遮住了他的腐朽的脸孔,使我无法看清他那恐怖的面目,只能看见里面有两个诡异幽深的红点在闪烁着妖光。

  在他旁边站着上百名白花花重装骷髅精兵,它们全身披覆的盔甲堪与人类的重装步兵相娉美,中间还杂夹着一个姿态十分高傲自信的骨龙骑士,从厚厚盔甲间隙曝露出的白森森骨骼不时透射出令人心寒的阴惨光芒,手中长长的骨枪几乎要顶到了天顶,左手腕骨处紧紧套着一个刻有精美纹饰图案的手盾,我发现他的腰际上也佩了一把造型精美、略有弯弧的龙牙宝剑,显然这个骑士生前也同样是一名高贵无比的骑士。

  “龙骑士!那是一名有着正式名号的高级龙骑士!”目睹此景,弗罗多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真正的龙骑士只有坐在龙背上,才能完全显示出他们的战斗力,哪怕只是一个骨龙骑士,不要小看了他们的力量,你还未见过狂暴之后龙骑士的恐怖!”

  我突然觉得很有意思起来,堕落精灵有半龙人骑士,龙族有龙骑士,亡灵族有骨龙骑士,都是骑龙战士,真不知道这三个骑士混战在一起,谁的胜算会更大一些。

  “我明白了,为什么亡灵族这一次会和堕落精灵联手来袭击麦坎加伦了!”在看了那个骨龙骑士威风凛凛的背影之后,弗罗多恍然大悟,道,“他们需要更多的骨龙骑士,那些战死的龙族骑士是他们最好的力量储备资源,虽然堕落精灵同样拥有召唤死人的魔力,但是在利用尸体的效率方面,却大大逊色于亡灵方面,只要亡灵族收集到足够多的骨龙骑士,再经过一番好好调教培训,恐怕下一场战争将在堕落精灵和亡灵之间展开了,那可是很有意思的场面。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如果亡灵族集结出一支庞大规模的骨龙大军的话,恐怕就是连堕落精灵也很难招架。

  如果说要让哪一个种族统治黑暗大陆,我倒更倾向于是堕落精灵,虽然他们的邪恶程度不亚于亡灵,但至少他们不会将整个土地都变成一个死气沉沉的亡灵世界,各种各样的生命不敢说不被摧毁,但至少还有少量能幸存下来,而亡灵却不会这样好心。

  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我透明的身体很快便显露出来,四周魔气一阵轻微波动,显然我触动到了这儿的警报结界。

  虽然将整个身体深深地缩在岩石背后,但我还是很明显地感觉到有一双尖锐阴戾的眼睛正透射而来,紧接着我听到一阵暴如雨点的急促脚步声,喀嚓喀嚓地一路疾驰响来,那个身穿黑色重装盔甲的骨龙骑士已挺着长长的骨枪杀气腾腾地奔驰而来。

  “快跳出去!”弗罗多用心语大声对我喊道,“那个尸巫法师在准备黑暗吞噬魔法!”

  他的话还未落尽,我的人便触电一般从岩石背后猛地向旁边飞跃过去,紧接着一团张着白森森牙齿,上下不停咬合着的骷髅头颅的雾气正急速飞掠而来,连同那块岩石一起,将我一秒钟还逗留的藏身地方大口地吞没,霎时之间,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尘烟沸腾而起,被撕碎的岩石疾走飞溅,那股黑色雾气竟还将地面击出一个大坑来。

  与此同时,骨龙骑士已跃到了我的面前,手中骨枪闪电般一扫,几乎要将我拦腰截成两段,在生死关头我幸运地抢先一步,向后连续翻了好几个筋头,一下子拉开了与他的距离,这才暂时脱离了险境。

  “你不是说亡灵法师在唱召魂曲的时候是最脆弱的吗?”我愤怒地用心语对弗罗多喊道,“你差点让我没命了!”

  “嘿,我的话可没有说死,那是一般情况下。高级的尸巫法师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进攻状态!”弗罗多委屈地回应我,显然他也感到有些忿忿不平,“谁叫你的运气这么差,会碰上这么高强的亡灵法师!”

  “黑精灵?”那个浑身透射着邪恶气息的尸巫法师透过深深的兜帽,讶然地叫了起来,眼里闪烁着不解的光芒,“你怎么这副鬼样子?”

  我没听懂他的黑暗大陆通用语,便用精灵语问:“你说什么?”边说着边将布塞从耳朵里取下。

  那个尸巫法师眼瞳之中闪过一道极其不快的神色,他挥了一下手,制止了那个剽悍凶猛的骨龙骑士的追击,用精灵语对我冷冷地又重复了一遍,他手中已准备了一个威力巨大的亡灵魔法,只要我回答稍有差错就暴起杀手。

  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将弗罗教我的谎言回应他:“对,我是一个黑精灵,但那只是曾经的事情,我在和人类作战中,被一个可耻的魔法师击败了,他用咒语将我变成了这个可怕的样子,虽然我拥有黑精灵的心以及所有的魔法力量,但外形却变成了人类的样子!”

  在弗罗多的简单授意之下,我再次制造出一个障眼迷雾的黑暗魔法给他看,以证明我的话不假,不过心里却一直有一个死结,虽然我拥有了100年的魔力,但却连一个简单魔法也使用不出来,每每都要在弗罗多的授意之下才能成功,这让我多少有些失望。

  但既然已经打开了魔法这扇门,我自然不会抛弃它,如果有时间的话,想我会好好地静下心来研习魔法。

  不过现在可不是思考这方面的时候,我现在急需摆脱这可怕的尸巫法师和骨龙骑士的威胁,我的剑法虽然很不错,但要同时面对这两个强悍而恐怖的一魔一武组合,连自己都清楚获胜的把握微乎其微。

  我现在只能静静地等待时间的考验,不知这个漏洞百出的谎言是否真能骗取对方的信任,毕竟,亡灵的智商虽不高,但也绝不是傻瓜那么好被人哄骗的。

  空气仿佛在那一刻间凝固起来,我能听见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心脏像蹦起的小鹿一跳一跳堵在胸口。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