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跟随着辛其施顿,我跃过了峡谷的一块巨大的坡地,向更险峻浑噩的深谷前进。

  山谷两边峰岭对峙,投下晕糊的阴影,道路越走越险,仰头望去,两边峋岩耸立,峭壁连片,只露出狭窄的一条天空,乌云滚滚飘动,更显得深谷的阴森险恶。

  很快,山谷的尽头像喇叭口一样突然在视野中张开了两侧的岩壁,一大片望眼不尽的黑暗森林一下子扑面而来,挤占了我眼睛的全部空间,放眼看去,尽是阴森浑沌的树影,里面似乎隐隐还晃动着无数个可怕的影子,仿佛整个森林都随之微微摇颤,一股腐朽邪恶的气息立时扑鼻而来,让我产生了作呕的情绪。

  我们还未进入这片晕暗的林子,里面一下子涌出了一大群白花花的骷髅精兵,他们装备着鲜亮崭新的盔甲和弯刀,排成几个整齐的队伍向我们奔近,人数虽多但却一丁点儿也没有乱成一团的样子,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领先的是一个气势威凛的骨龙骑士,他手上长长的骨刺正冰冷地对准了我的心脏,完全骨骼化的面部看不出任何一丝表情,一对诡异的骷髅眼洞里闪耀着令人胆寒的红光。

  “让开,云奇!这是巴布斯黑精灵,我们的朋友!”辛其施顿生气地举起了髅颅之杖,他显然十分不满意这个骨龙骑士的傲慢举动,他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很不礼貌的侵犯,因此有些愤怒起来,“就是杜摩亚奇亲自在这儿也不敢这么无礼对我,你只是他的一个小小卫士长,胆子也太大了吧?”

  根本不为所动,深邃的骷髅眼洞里闪耀着一双阴冷凶戾的光芒,那个傲慢的骨龙骑士冷冷地打量着我,似乎想从我脸上读出什么可疑的东西,他身旁的骷髅精兵们已经将我和海弗斯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只待一声令下便扑涌而来,千刀万剑将我撕成碎片。

  白森森的骨手缓缓地抬起,骨龙骑士云奇眼里那两点嗜血的星芒更加炽烈旺盛,周围一片是汇成浪涛般声音的喀嚓声,无数根充满死亡气息的活动骨节几乎以同一频率发出清脆响亮的磨擦声,所有的骷髅精兵都举起了刀和剑,紧张地等待指挥官下的最后命令。

  一旁的辛其施顿反而不再言语,盘抱着双臂冷冰冰地看着云奇的举动,就仿佛下一步会做什么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收队!”云奇轻轻地将骨手甩下,然后从步行骨龙身上跳了下来,毕恭毕敬地对辛其施顿举手致敬,“女王陛下在营地大帐里等候辛其施顿阁下!”

  “哼!”辛其施顿冷漠地点了一下头,带着他的扈从部队,也带着我和海弗斯向那阴气迷漫的林子走去。

  黑暗大陆的太阳本来就十分苍白,阳光无法穿透厚厚的浓云照射到大地,而被重重叠叠的叶子覆盖住的深谷山林,更是晕暗得几乎看不到景物。

  自从和弗罗多订立灵魂召唤契约之后,我的鹰眼术也得益不少,但现在也仅只能看到前面五十几米的距离,再远一些便是灰蒙蒙的影子了,不过我听弗罗多说,真正的黑精灵在完全没有光线的黑暗中可以看到几百米的景物,看来我离所谓的黑精灵体质还是有相当的差距,不过就算如此,我的视力也不是那些黑袍魔法师可以比拟的。

  进了黑暗森林,我发现里面隐藏的亡灵军队比想象中还要多得多,一眼望去尽是白森森一大片的令人毛骨悚然骷髅影子,他们很有秩序也很紧凑地静静坐在地上,按一个团队一个团队分布。

  在骷髅精兵头顶的半空中还飘浮着数目极为可观的阴魂影子,他们穿着厚厚的黑色魔法斗蓬,那就象武士的盔甲一样保护他们不受外力伤害,下身完全气态化,可以随意地在空中进行浮游飘移,虽然无法进行高空作战,但是却是低空格斗的专家。

  他们那形如枯槁的长长鬼爪具有强大的腐蚀力,一旦触及人的身体便可以迅速吸食对方的生命力,但这还不是他们最拿手的,他们还能将敌人发射来的魔法弹的魔力吸收,使之无害化,这可以大大减轻己方军队的损失,因为众所周知,战争很大一部分伤亡是由魔法制造的。

  当然,除了骷髅精兵和阴魂杀手之外,还有为数极为庞大的腐灵战士、食尸鬼、毒眼恶鬼、尖叫妖尸和吸血鬼法师……,他们分布在林子的深处,我并不清楚他们具体的数目,但想必也绝不会低于骷髅精兵们。

  不过我并不知道,在我视野的更深处,还有一支数量十分惊人的暗黑重装军团,他们正在军团长的带领下,正有秩序有步骤地撤出这片隐蔽森林,向麦坎加伦的某地战略要地进发,他们将做为王牌之剑给予龙骑军以致命歼击。

  暗黑对龙骑一直是大地军事学家们津津乐道的事情,因为每次交锋必然是一场极为惨烈的血战,双方基本上都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后退,所以有人甚至说,凡是亲眼目睹暗黑和龙骑猛烈对冲的交战场面的人,将永远失去勇往直前的觉悟,因为那场面的狂暴和激烈会让任何一个自认为是最有骨气和胆量的骑士魂飞魄散、望而生畏,象惊惶失措的老鼠落荒而逃。

  一条并不平坦的林间小路一直通向一处开阔的林间空地,那儿有一个大得可以容纳下上千人的巨大的黑色帐蓬,警戒的卫兵全是骑着骷髅地龙、有正式名号的中高级骨龙骑士,他们排成几十个小分队,举着长长白白的骨刺到处梭巡。

  林子里不时能传来“喀嚓喀嚓”很有节韵的骨骼活动声音,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在这幽静晕晦的林子,听了却是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当然,这里同样有大型隔音消形的伪装魔法结界在保护,如果想从天空中俯瞰这片阴气森森的林子,就算是拥有再犀利的鹰眼术,也将永远无法看到林子里亡灵活动的蛛丝蚂迹,除非是象我这般身临其境。

  掀开了厚厚的毡帘,我和辛其施顿走了进去,将海弗斯和云奇留在了外面,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每一步必须小心谨慎,每一个表情、动作和话语都必须经过慎密筹划,否则只要稍有差池,嗜血如命的亡灵们会毫不犹豫地撕碎我的身体。

  巨大的帐蓬里面竟还有好几个小小帐蓬,这让我奇异不已,更让我惊讶的是,其中一个帐蓬的四周布满的警卫竟是黑精灵,柯里斯黑精灵。

  刀握得紧紧的,一见到我的出现,那些黑精灵便竖着汗毛紧张地瞪着我,一副龇牙咧嘴的可怖面目,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与我拼命。

  在黑暗大陆上,人类是他们第二厌恶的对象,他们最厌恶的是精灵族中数量最为众多的大地精灵,因为他们自始至终地认为是大地精灵剥夺了他们美丽的皮肤,取而代之是令人厌恶的黑色肌肤。

  “嗨,这些柯里斯黑精灵可真讨厌!”在弗罗多的授意下,我故意撇撇嘴唇,很不屑的样子。

  这时,一个长相极为俊美但眉宇间却带着深刻的阴鹫色采的黑精灵,带着几个精悍的扈从在帐蓬间的岔道口处与我们碰了个正着。

  “嘿,辛其施顿先生,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人类来?”那个领头的黑精灵残忍地撅开嘴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他本应该呆在你的死尸集中营,可是你怎么有如此雅兴将他带到了我们尊贵的军中大帐来?不怕诺克琪美华女王陛下为此很不开心吗?”

  “你错了,****,他是巴布斯黑精灵,你没有嗅到他身上的气味吗?”看到对方一脸惊讶的表情,辛其施顿便得意洋洋地道,“嘿,沉寂近百年的巴布斯族终于重新出现在黑暗大陆,而且是由我收拢归入亡灵族的,诺克琪美华女王陛下知道了,不但不会生气,反而还会很高兴!”

  “巴布斯黑精灵?”那个叫****的黑精灵凶狠地将眼睛眯成一条缝,上上下下,下下上上来回打量了我好几遍,嘴唇动了动,但最后还是没有再说出一个字来,因为他的鼻子同样不迟钝,他也嗅到了我身上的气味,那是只有精灵族和亡灵族才能嗅出的独特气味。

  辛其施顿似乎仍为刚才****那个没礼貌的举动耿耿于怀,他恼恨地转过身去不再理睬对方,领着我向中间那个主帐蓬走去。

  “嘿,伪装者,巴布斯黑精灵都死了,死光了,你是一个冒牌货,间谍,小偷,我会在诺克琪美华女王陛下面前当场揭穿你的鬼把戏,你是一个人类派来的贱种,你该去的地方只有死尸集中营!”身后,是憋着一肚子火气的****愤怒的吼声,他为倏然间冒出的所谓巴布斯黑精灵而忿恨不已,如果辛其施顿的话是真的话,那对他们柯里斯黑精灵在亡灵族中的地位可是极大的挑战。

  我并没有回骂,而是突然向那个气急败坏的黑精灵射出一团障眼迷雾,一下子便将那个可恶的家伙给笼罩在里面。

  一时之间惊声不断,那个黑精灵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挣脱出魔雾的束缚,但一双眼睛却被刺激得红红的,虽然这并不会腐蚀到他的眼睛,但也让他要花费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视力来。

  这一回他可哑口无言,因为障眼迷雾本就是黑精灵天生会耍的几种魔法之一,当然,这一招也是弗罗多教我的,他说柯里斯黑精灵只屈服于强者,如果不能显示出比对方更高明的实力,那以后的日子将过得非常难受。

  眯着凶狠的眼睛,始终在一旁饶有兴趣地观察我的一举一动,辛其施顿很满意地笑了起来,他当然很乐意看到柯里斯黑精灵狼狈不堪的样子,因为这样可以让他稍稍满足一下打击杜摩亚奇的的心理。

  他可实在看不惯这两个讨厌的家伙整天凑得那么近,这一回有了巴布斯黑精灵的加盟,他在诺克琪美华女王陛下面前的份量也将大大不同,也许连其他两个亡灵之王都要对自己另眼相看。

  很快,我在辛其施顿的带领下,进入了那个主帐大营,这是简陋无比的圆形帐房,能同时容纳下几十个人在开会,本来一个大间的帐房现在却被一道黑纱切成了不等的两半,显然在纱帘的里面是重要人物的私人觐见室,而外面则是众人开大会的地方。

  当我们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站了十来个面目狰狞的亡灵,其中有腐灵法师,骷髅将军,阴魂统领,吸血鬼法师等等若干高级亡灵领袖,他们见我的出现,无不惊讶万分地瞪着我,蠢蠢欲动,杀气铮铮,如果不是看在辛其施顿面目不善的样子,早就扑上来将我撕成碎片。

  令我惊奇的是,虽然他们对一个人类的出现感到十分的愤怒,但却没有一个人过来挑衅,哪怕是质询上一两句,而是相互保持一定距离,既厌恶又凶狠地彼此打量对方,一副勾心斗角、互相防备的警惕神情。

  这时,我感到在那黑纱帘布的后面,似乎正有两双阴戾疑惑的眼睛在往我身上瞟,他们显然也在纳闷辛其施顿怎么会将这么一个人类带进了主帐大营里面来,但就算如此,他们也居然能忍住性子,没有马上出来质问,而是在里面继续低声交谈。

  当然,那里面布置了一个单向的隔音保护的结界,外面的人根本就听不到里面人的说话,而他们却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外面人谈论的每一个字,我想这也是周围那些高级亡灵成员不怎么爱当着王的面说话的缘故吧。

  我和辛其施顿一起站在帐房大营的一个阴暗角落里面 ,彼此一声不吭,仿佛早已习惯了这死一般寂静的环境,但唯一令我很不舒服的是,就算我全身都包裹在黑暗之中,那些亡灵还是有意无意地用恶毒的眼光朝我身上撇,有些人已握住了散着腐尸气味的刀剑,还有些人隐藏在宽厚袖袍里面的双手已经开始制造杀人的魔法弹。

  大概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帐毡再次被掀开了,走进来的是****和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色重装盔甲里面的既清晰又模糊的暗色人影,我发现自己甚至无法捕捉到他的真实体形,就仿佛一团模糊且不太凝固的黑色烟雾在身体轮廓边缘一扭一曲,简单的说,那样子简直就象是由气元素堆垒的人形。

  “辛其施顿,这就是你所说的巴布斯黑精灵吗?”那个面目模糊浑沌的暗黑骑士大咧咧地走到我们的面前,看也不看那个尸巫法师,阴险的眼睛一下子便射到我僵硬的脸孔上,“很有创意的造型,嘿,有意思,****,你很不满意的人就是他吗?”

  他略微侧了侧头,表示对柯里斯黑精灵存在的关注,我注意到他的声音里带着十分低沉闷重的音调,就仿佛发不出声音的轰隆闷雷,所幸的是他讲的是精灵语,我马马虎虎还听得懂。

  “当然,杜摩亚奇统领,他是一个冒牌的巴布斯黑精灵,辛其施顿居然愚蠢到了将这个人类的奸细保护起来,他应该受到诺克琪美华女王陛下的处罚!”那个面貌凶狠的黑精灵冷冷地回答。

  残忍地打量了我一遍,很快便转过身去不再理我,为表示对辛其施顿尸巫法师的不屑,杜摩亚奇自始至终也没有看他一眼,他在带着****离去的时候,最后说了一句: “巴布斯黑精灵已经全死光了,就算活下来的也只是一两个而已,对我们的帮助并不大,他是不是黑精灵,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这个男孩唯一该去的地方就只有死尸集中营!辛其施顿,你的愚蠢行动只会拖累我们大家,妨碍我们的计划实施,我会向女王陛下要求对你的降级处罚的!”

  看到如此冷酷狠毒的亡灵,我心中不禁为之一寒,这可是一个相当让无法提出勇气的恐怖家伙,有他在场,今天恐怕有一场激烈的冲突,我不禁握了握腰中的剑。

  不一会儿,纱帘被掀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是全身套着黑袍、形如鬼魅一般的女人,她脸色十分苍白,不见血色,但却长得极为清秀美丽,一款一摆带着端庄典雅的气质,那高贵的举止就像是万人崇敬的圣女一般。

  单单瞧那容颜、那气度简直就是人间极品,美得令人无法挑剔,我的眼睛也为之一亮,一下子被她的美貌吸引,要不是她那双看不见眼眸、诡异得令人心底发寒的血红色眼白在阴阴惨惨地散发着噬人的光芒,恐怕我的心魂都会为她那绝世骇俗的容颜所倾倒,但也正是这双眼睛,让我在如浴春风的同时,仿佛当头泼下了一盆冰入骨髓的冷水,从头冷到了脚心,让我忍不住连续打了好几个寒战,惊骇得几乎要失去七魂八魄。

  再看另一个,居然是一个高贵而优雅的大地精灵,眉清目秀,气度潇洒,俨然一个翩翩美少年的模样,脸孔竟与优索弗尼亚有几分相似,不过他眼里总有一股令人无比厌恶的阴邪气息,看人时嘴角边总捎带着令人不寒而怵的残忍微笑,我十分讨厌他的目光,故意转过头去不理他。

  “人都到齐了!”那个鬼魅般的女人缓缓地扫视了周围一圈噤若寒蝉的亡灵统将们,最后将眼睛落在了我的身上,“在开会之前,我们得解决一个小问题,辛其施顿,你说说这个男孩是怎么回事吧?”

  她的声音凄凄惨惨,说起话来就仿佛有鬼风从面前拂过,让人从皮肤一直寒到了心肺,要不是我努力咬住牙根顽强地挺住,恐怕精神早在这不断逼涌而来的阴森气息的压迫之下崩溃。

  我现在才知道假扮巴布斯黑精灵的代价是多么惨痛,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拔起剑来冲向这群残忍邪恶的亡灵生物,也不愿忍受这份精神压抑到了极点的恐怖戾气。

  见到周围亡灵面目十分的不友善,最得意的是那个****黑灵,他手腕中已暗别着一把短短的魔法匕首,只要一声令下,他可以在一秒钟的时候内,以不可思议的手法将其深深地插入我的咽喉之中,黑精灵一向是魔武双xiu,他们杀人的手法诡异莫辨,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

  看到所有的亡灵都幸灾乐祸地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辛其施顿知道最重要的时刻已经到来了,他当然很清楚有很多人希望能看到他的洋相,甚至是被女王严惩的可怜样子,但他也知道这同样是取悦于诺克琪美华女王陛下的最好时机,于是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道:“这个男孩是巴布斯族的黑精灵,他准备带着他的族人加入我们亡灵族的队伍,所以我带他来了!至于他现在的样子,那是由于一个该死的人类魔法师的缘故,一个变形术将他改造成这个可怕的样子!所幸是他还拥有黑精灵的心灵,他身上仍有着黑精灵的强大魔力,这并不是他的过错,我们不该就此排斥他和他的族人!”

  说完,他双肃立,略微低下头,一副听从吩咐的恭顺样子。

  “很健康的男孩,这个样子可比黑精灵的模样俊美多了,不是吗?”诺克琪美华咯咯尖锐地笑了起来,那可怕声音仿佛能刺痛我的心我的魂,冷汗一下子被她那磨牙一般的鬼笑声吓了出来。

  她顿了一下,转过头去,冷冷地盯着垂手肃立、一脸惶恐的****黑精灵身上:“****,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眼里闪过一道极其凶狠恶毒的光芒,****狞笑着抬起头,用拇指在咽喉处重重地划了一下,恶狠狠道:“他是一个冒牌家伙,他绝不是巴布斯黑精灵,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法术蒙蔽了大家的眼睛,我请求女王陛下能赐我一个机会,我保证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这个人类的的奸细。”

  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但最亮的却还是额头上突然睁开的第三只眼睛,它就像凭空出现的星辰,在苍白的额头上张开一道宽宽的眼缝,里面一下子闪现出阴气森森的墨绿色光芒,笔直地瞪视着我,让我的魂魄仿佛受到了猛烈的重击,浑身突地震了震,仿佛心中被什么东西给占据了一般,身体差点儿要向后倒去,但我还是咬牙挺住了,在意志比拼方面,我绝不会输给任何人。

  很快,那可怕的第三只眼闭合住,完全从鬼魅般女人的额头上消失,那种窒人的精神压迫也为之一松,仿佛有某种力量从我体内挣脱而出,我几乎要脱力而倒,真不知道这个恐怖的女人哪来的力量,仅仅用眼睛就能让人抑闷得几乎要窒息死去。

  我的脑袋因某种邪恶力量渗透而肿痛起来,这后遗症可真少啊,我当然不知道,这就是诺克琪美华女王最厉害的恐怖之眼,只要与她的眼睛对碰,从肉体到灵魂都会被她操纵控制。

  “没有魔法在伪装!我肯定!”高雅地摆了摆宽厚的黑袍,诺克琪美华淡淡道,“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亡灵族不需要没有力量的盟友,况且我也不相信这个男孩的话!辛其施顿,你现在就带他到死尸集中营,亲自交给罗伯斯特,我想他会给我们制造出一个很特别的亡灵战士!”

  目中一寒,但举止却平静得让人不可思议,辛其施顿面无表情,毕恭毕敬地弯了一下腰,点头致敬道:“谨遵您意,女王陛下!”说着,他举起了手中的髅颅之杖,狞笑地向我走过来,眼里的杀机犹如滚滚电潮扑面而来,前后反差是如此巨大以致于让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毫无血色,真没想到局势会变化得如此之快,本来还有一线生机的,却马上峰回路转,现在已是身陷凶险绝境。

  我当然很清楚,这儿每一个亡灵都可以在一招之内将我灭得死死的,实力的巨大差距让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生存的机会,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地,看着如此众多亡灵那邪恶残忍的狞笑嘴脸,连握剑的手也不禁开始颤抖,汗星爬满了我的整个背心。

  “等一等!”就在这个最危险的关头,一个声音很冷静也很平淡地喊了一下,“尊敬的女王陛下,能将这个男孩送予我处理吗?”一个高贵而优雅的身影略微弯了一下腰,恭恭敬敬地致意,眼里摇晃的却是阴戾残暴的微笑。

  诺克琪美华转过身来,毫无血色的脸上浮出一道诡森寒冷的笑容,她毫不犹豫道: “当然可以,亲爱的优索宾尼斯阁下!但我很想知道阁下为此付出的报酬!要知道阁下已经从我们手中要走了光荣团一位高级成员,这样连续的慷慨行为,并不符合我们的脾性!”说着,她阴险地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咯咯尖厉笑声。

  “一千具精壮人类的素材,外加十门重型弩炮,如何?”那个高贵而优雅的身影古怪地笑了一声,“这是本人可以偿付的最高昂酬金,如果还是不行,那交易将告吹!”

  微微点了点头,诺克琪美华眯着血红色的眼睛,邪恶无比地笑了起来:“虽然我觉得蛮亏本的,这个男孩样子可讨人喜欢,如果罗伯斯特好好调教他的话,会成为一个极为强悍的亡灵骑士!但是我想我不该在我们刚刚才取得信任的时候拒绝你的小小要求!不过在成交之前,我还想问一个问题,你将怎么处理这个漂亮的男孩?”

  “2月10日的圣火节日子已经离此不远了,仅仅只剩下二十几天的时间,我想我该在康罗迪雅女神面前准备点什么新鲜有趣的玩艺,你也知道,现在想取悦于康罗迪雅女神可是越来越难了,神殿山上的竞争可比你想象中还要激烈!”那个高贵而优雅的精灵恶毒而狰狞地瞄了瞄我冷到极点的身体,撇着嘴唇邪恶而残忍地怪笑起来,那可怕脸孔让我联想起青面獠牙、凶残冷酷的剥皮恶鬼,我感觉背上仿佛爬上了一条冰凉透骨的毒蛇,鸡皮疙瘩一下子窜了一身都是。

  “这样啊!”诺克琪美华略微满意地点点头,露出一副很期待也很神往的表情。

  神殿山上那一幕壮观而又残忍的血腥祭祀竞赛,就连同样邪恶无比的亡灵也很想上去凑个热闹,她眯着可怕的眼睛,有些妒忌道:“康罗迪亚对你们堕落精灵可实在是太好了,我再也找不到有一个比她更慷慨的神了!”

  “交易成了吗?”优索宾尼斯年青俊美的脸上浮出紧张的色彩,他的一只手缩进了袖袍里面,准备在这个可怕的三眼女妖在发出突然袭击这前,及时地制造出结界挡住攻击,他心里面十分清楚,堕落精灵与亡灵族的盟约基础是如此脆弱不堪,就仿佛建立在泥地里的高层建筑一般。

  在这个诸强环伺的亡灵营地里,面对他们的最高领袖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一个小小的措词失误都可能引来灭顶之灾,他始终捉摸不透对方的立场,但他知道自己必须步步小心,因为在刚才他提出交易的短短十几秒钟时间之内,他便感觉到对方已不下三次想重下毒手击毙自己。

  笑得还是那么自然,如果不是那没有眸仁的血红色眼睛看了让人极不舒服,这应该是一个很美很纯的笑容,但每个人见了心中都不禁为之一寒,包括杜摩亚奇和辛其施顿在内的亡灵统将们,诺克琪美华雅气十足地点头道:“当然!这个男孩从此归你了!”

  “一个小时之后,一千具精壮男人的素材和十门重型弩炮将无一偏差地出现在女王陛下的营地里!”背心都被冷汗湿透,但优索宾尼斯表面上却非常绅士地回礼,淡淡道,“在我们讨论作战会议之前,请恕我做一个小小的魔法!”对着我,他缩在袖袍里面的手突然举了起来。

  “笨蛋小子,快躲开,那是堕落精灵最擅长的石化术!”弗罗多突然从心里对我焦急而惊慌地喊道。

  我的手指刚扣住剑柄,优索宾尼斯的手便闪出一道可怕的青光,我连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一道流电便已击中了我的小腹,一股强烈的炙痛感立刻蔓延至四肢和大脑,我痛得几乎要喊了出来,他的动作实在太快太快,我竟连一招也接不下,武力上的巨大差距让我产生了极大的挫败感,我那骄傲的心受到了很大的震憾。

  随着动作的惯性继续,我居然还能缓缓地拔出了剑,可是动作却越来越僵硬,越来越生疏,就像电影里放慢镜头一般。

  当我完全拔出剑时,身体的石元素已随着血流渗透到我全身的每一处血管和骨骼中,我的身体渐渐开始出现了石质的皮肤。

  很快我的手脚便石元素完全侵蚀,无法动弹,百分之八十的肢体已经变成了岩石,就只剩下脖子以上的脑部还有垂死抗争着,因为极为坚强的意志在抵抗着,所以延长了石元素的侵入,一时之间还有模糊的知觉和听力。

  见我已中了石化术,优索宾尼斯也不再理我。

  虽然石化术是最普通的魔法,但是堕落精灵在这一方面的成就却是其他种族的魔法师无可比拟的,他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随心所欲地改变石化术的性质和威力,既可以石化肉体,封固灵魂,也可以仅仅石化身体内部的某一个器官功能,但最重要的却是,他们施放的石化术,就算是再强大的圣魔法师在场也没办法解开,除非杀死他本人才能解除魔法,这也是为什么弗罗多一心希望我能登上神殿山杀死优索弗尼亚的缘故。

  “原计划还是订在1月22日吗?女王陛下!”站在铺展开来的地图面前,优索宾尼斯充满期待地看向三眼女妖,“光荣团的人已经获知了我们的秘密,虽然他们派出的特遣使一个也没有漏掉,但我多少也担心……”

  “当然!计划不如变化!我们现在用不着等到十天之后再行动,五天,只要五天就够了!从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到麦坎加伦山只要三天的时间,我们只需要两天就可集结到四十万的大军!”诺克琪美华冷冷道。

  “两天?可是你现在手上仅仅只有二十万的大军,还有二十万要想在两天之内静悄悄地向这儿集结过来,恐怕你们无法躲过光荣团四处密布的流动眼哨吧?”优索宾尼斯深表怀疑,“剥皮谷离这儿直线距离少说也有近千公里!”突然之间,他的脸上露出了惊讶和恐怖的神情,“难道……难道你们想用……”

  “对,就是用恐怖之门!其中一具我们已经带到了米尼索西斯,另一具还留在剥皮谷,只要注入大量均匀等称的魔法元素,我的二十万大军便可以源源不断地汇集而来!”以轻描淡写的手势轻轻地在空中挥了一下,诺克琪美华平静地回答。

  “那个恐怖之门会无情地吞噬另外二十万的军队!那是以一命换一命达成的空间跳跃为契约的魔法门,你们能承受住这二十万的损失?”优索宾尼斯眉头深深地皱成了一团,他突然感觉到这个三眼女妖比想象中还更可怕,为了达成目的,甚至可以在未开战之前牺牲掉自己另外二十万大军,这是他无法想象的,他的整个身心一个子被这个冷酷女人的心震憾住了。

  诺克琪美华嘴唇和眼睛都眯成了一条极为危险的线条,她显然已经对于这个无聊的问题感到十分的厌烦了,别说恐怖之门会吞噬50%的传递单元,就是会吞噬三分之二的人,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可惜的。

  她现在一心只想着攻陷那个叫麦坎加伦的山谷,因为那儿有着几乎无穷无尽的飞龙素材,只要拥有了这块神奇的山谷,她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组织出一支几十万规模的骨龙骑士军团,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神殿山的堕落精灵的老巢。

  看到对方那隐隐触动杀机的残酷而冷漠的面容,优索宾尼斯暗暗打了一个寒栗,他知道自己今天失态实在太多了,为了挽回损失,他努力克制自己情绪,让自己变得更加冷酷无情,此时并不是他重新评估这位亡灵三元首之一的三眼女妖王实力的时候。

  目光投落在那张被摊开的黑暗大陆的地图面前,他冷冰冰道:“那好!今天是1月12 日,五天之后,也就是1月17日的凌晨五更时分,你们从麦坎加伦的东部越过亚里士德森林突入麦坎加伦,与此同时,我们从西边的哈亚贝斯特山口杀进去,来一个东西抱夹,既断了龙族逃匿的后路,也断了光荣团可能派出的增援大军路线,一举歼灭盘踞在那儿的龙族精锐!”他握紧了拳头,重重地捶在了那标有麦坎加伦字眼的地图上。

  冷冷地看着地图上用铅笔标出的几道极富突击性的进攻路线,沉默了许久,三眼女妖阴沉冷漠地抬起头,用残忍恶毒的眼睛看着堕落精灵:“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能派出多少人马?”

  “五十万!”优索宾尼斯骄傲地挺了挺胸膛,阴险地笑道,“其中包括五万的人面雷鹰、巨蝠怪和翼手暗龙天空部队!”

  这时,我的身体似乎摇颤了一下,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便汇集在我石化的身上,这是他们看我的最后一眼,同时也是我看他们的最后一眼,因为无论再怎么顽强的意志也终究无法阻止石元素向脑部的侵袭。

  我就是在这一刻,身体被完全石化了,周围世界一下子变得空白一片,就仿佛深深地坠入一个无边无际没有任何风景的白色天地之中。

  一切都变得空无,我就这样失去了意识,整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沉眠之中。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