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苍山深处,栀子花白得那样冷沁,那样寂寞,,黑黝嵯峨的峰顶上,皑皑白雪错落成清洌的溪水,或者披散成一道瀑布,倾洒着粒粒珍珠,那喧响,那水光,那飞沫倏然钻进我迷迷糊糊的梦中,牵出了一幅无主题的醉态风景。

  寒冷的风,一股一股呼啸而过,有时轻轻低唱,像个温情的少女,有时疯狂摇滚,吹出万千磬响,肆无忌惮地撕扯我凌乱的头发,然后发出尖锐的哨声,很快便飞跃成一片幽渺,没入云那神秘而苍劲的怀抱之中,不见踪影。

  血在涨,筋在跳,当我在一阵酸痛之中幽然醒转过来时,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处高耸平整的崖台之上,岑寂在辽阔的山野丛林中孤独徘徊,远山之巅,黯红色的太阳喷吐着阴森森的光芒,天高云淡,人烟杳落,一切都显得那么阴郁神秘,浑然之中我有一种被世界遗弃的失落感。

  风,从灰蒙蒙的天穹落下,劈头盖脸地打在身上,我微眯着眼睛,轻轻甩了甩发胀的头,咬紧牙关站了起来,仰望苍天,忽然发出一阵鹰唳般的长啸声,声音之中传递出一种陌生的躁动和急促,当一个匍匐的生命站起来以后,命运为何总是那样热衷于折磨和嘲笑?

  优索雅美琳……那个堕落精灵女子真的走了吗?我笑了,满嘴的苦涩,仿佛心里珍藏的记忆破碎成块,洒落一地,她……偷走了圣子神蛋,也偷走了我的信任!

  我轻轻地叩击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一切仿佛还在梦幻这中,我分不清哪个感觉会更真实一些,但我却依然记得地炎风暴施放出的那一刻壮观而华丽的景象。

  轰——一道白炽耀眼的弧光伴随着巨大的蘑茹云拔地而起,同时升腾而起的还有巨大而猛烈的冲击波,仅仅第一波气浪便将四周有形的生物全部扫成粉碎。

  耳边那一声声凄厉悲惨的嚎叫此起彼伏,我仿佛再次看见那一只只面露惊骇之色的龙精,在强大而狂暴的冲击波下慢慢化为无形,同时化为无形的还有我的身体,然后,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片白光,久久不退。

  咕隆一声,一个结实的球状物体从我的左脚中挣脱而出,滚入乱石之中,心中一动,我低头注视了一下,是的,没错,是从我脚里透出来的,怎么回事?是龙蛋——金灿灿的龙蛋,难道是我错怪了优索雅美琳吗?但我很快便失望并且沮丧起来,这不是圣子神蛋,而只是比较高级的龙蛋,确切的说应该双头黄金巨龙蛋。

  我这才想起,在此之前碰到的那对拥有强大力量的双头黄金巨龙,是它们将这龙蛋交给我保管,同时交给我的还有半份圣装秘图卷轴,同时还允诺帮我获得另外半份神龙圣装的秘图,但我却对此毫无兴趣,毕竟那离现实实在太遥远了。

  不过令我惊奇的是,以优索雅美琳那贪婪邪恶的性格,为何只取走圣子神蛋,而留下同样能带给她莫大利益的黄金巨龙蛋呢?

  但当我将那巨龙蛋捧于掌心时,立刻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看见那亮晶晶的巨龙蛋正一点点地陷入我的手心,慢慢地与我整个身体融为一体,而我的感觉却是如此流畅自然,就仿佛是发生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融合术?优索雅美琳的融合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一下子跳进我的大脑中,久久不去,我当然不会忘记优索雅美琳训养的金电妖蛇宠物是怎么被她收藏于体内。

  我现在也才明白,为何收入怀中的黄金巨龙蛋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我吸入体内,优索雅美琳自然寻找不到。

  那为何圣子神无法融进我的身体呢?我很快便被下一个疑问困绕,但很快便明白了它的道理。

  是了,我可以感觉到圣子神蛋里面正孕育着一股强大而神秘的生命,它虽然仍在沉睡,却已经能够自我产生消魔磁场,排斥任何属性魔力的侵蚀,我那还不算高超的融合术自然无法将它收入体体隐藏起来。

  可……可这是优索雅美琳的独门秘术,我又如何会用呢?一股不祥的阴影一下子笼罩住全身,顿时感到手脚一阵冰凉,我突然想到了在圣龙血池结界的最后一幕,为了脱离困境,我被迫敞开了心灵,让那蛇蝎魔女尽情享用我无穷的魔力,地炎风暴也才得以华丽登场,难道……就因为这样,她的融合术才不自觉地为我所掌握吗?

  全身一阵痉挛,我猛然想到,既然我能学会了她的魔法,那反过来说,她……不也能学会我……我的召唤术——四大基本元素王的召唤术吗?

  倒吸了一口凉气,血脉在那一刻都要冻结,我又惊又怒,战栗的目光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来回扫射,却什么也看不见。

  那个魔女走了,她不仅得到了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还得到了威力更为强大的魔力,难怪……她会在最后时刻表现得那样迫不急待,那样欣喜若狂!

  重重地击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为自己的轻率悔恨难当,是我造就了一个更强的恶魔,而她的心将比从前更加冷酷无情,因为这个世上已很少有人再摆布得了她的命运。

  “魔女,我以南十字星座守护战神特洛斯的名义起誓,我会举起手中长剑,刺穿你罪恶之心!”耻辱和仇恨一下子涌到了头顶,愤怒的目光喷射出灼人的火焰,仰起头,我对着天空大声咆哮,就连脚下岩石也成了撒气的对象,我狠狠地将一块石子向几百米的深崖下面踢去,仿佛所有的恨意都随那急速飞落的石子坠落。

  “啪嗒啪嗒……啪!”飞坠的石子连续发出一串滚落的声音便嘎然而止了,四野一下子恢复了沉寂,只有风在轰轰地吹着,一切都显得那么岑寂苍莽,但,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危机感却涌到了我的头脑,我外延的体察术隐隐地捕捉到了一个不祥的影子在急速潜近,而我好半天也看不见对方的踪影。

  轰——不等我反应过来,从下面山崖中猛然跃出一个威风凛凛的半龙人骑士,他的座骑翼手暗龙通体漆黑,就仿佛刚从地狱烈焰中涅槃升起的黑色恶神,两只通红的眼睛喷射着凶狠暴戾的光芒,昂首张开腥恶难耐的大嘴狠狠地啮咬了下来,骤然之间,我感觉一阵凛冽阴风袭来。

  “风变!”脚尖一点,我人已急速向后掠去,不加思异,手掌频频翻舞,已将眼前呼呼奔卷而过的狂风收拢于掌心,摇成一股高压旋风,并逐渐地将它们引导向那剽悍凶猛的翼手暗龙。

  轰得一声,重硕虬健的翼手暗龙竟硬生生地被我制造出的魔力旋风震偏,匕首一般锐利的牙齿猛猛地筘击在我身侧的岩石上,一下子便将其击成粉碎,激溅暴射的碎石粉屑甚至击打在我的身上,留下一块块红红的肿包。

  脸色顿时煞成了白色,我惊骇地张大嘴巴,被对方那强大的暴击力所震憾,同时也为自己惊险无比地逃过一劫感到庆幸,刚才哪怕是迟延半分,那被咬断的就不只是岩石,而是我血淋淋的尸体了。

  “嗥!”眼里种植出通红的闪电和烈火,那个翼手暗龙恶狠狠地将嘴中的断牙吐掉,巨大的翼翅用力一展,立刻形成一道凛冽的旋风,硕大的身体已飞跃到我的头顶,一对寒光四射、就连钢铁都能撕成稀烂的巨爪已向我的咽喉扑来,只要轻轻一扯,我的人头便会象纸糊一样与身体离别。

  半空中气浪翻滚,一股浑厚而狂暴的力量从飞龙那威风凛凛的身上透散而出,直侵我早已冰凉透骨的血脉,顿时之间,龙那威严和雄霸的气势令我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恐惧和惊慌,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死神帕里恩夫那狰狞狂笑的丑陋嘴脸。

  “臭小子,噬灵妖火!你忘了施展我的噬灵妖火了吗?”一个愤怒而又惊恐的声音骤然间从我大脑皮层深处蹦跳而出,直抵我的神经中枢,我仿佛能感觉到对方四处飞溅的火辣辣唾沫,显然弗罗多见眼前形势危急,再也按捺不住跳将出来,给我一个并不客气但挺实在的建议。

  “噬灵妖火!”一行艰涩石怪的咒语赫然从脑海中急闪而过,我几乎不加思索便将它喊了出来,紧接着一团充满邪恶气息的火焰将那翼手暗龙全身包围住,不停地发出噼噼茨茨的声音,虽然它的皮肉并没有任何烧焦的痕迹,但我却还是听出它因受伤而发出的狂嚎之声。

  “只要你的魔力足够大,噬灵妖火便会将它的内脏和血脉全部烧成灰烬,让它即使是在清醒状态,也依然保持着痛苦不堪的姿态!”嘿嘿地怪笑起来,弗罗多阴森森地道,“这只臭龙已经完蛋了!”

  身体一颤,一丝寒意自心头袅袅升起,痛苦的回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入了我的脑海中,我猛然想起从前弗罗多为了逼迫我签订灵魂召唤契约而动用噬灵妖火焚烧我的一幕,那可怕的景象就仿佛镌刻在脑海中一般,牢牢地印在了我的记忆深处,永难抹灭。

  “雷子爆弹!”突然又一道艰涩石怪的咒语从脑海中闪过,我虽然不甚了解其中黑精灵的密文咒语的真实含意,但却记下了这道咒语,一道挟裹着红色闪电的雷球迅速从我手中射出,一下子便将那黑色飞龙炸得在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一只翅膀完全被炸飞,另一支翅膀也可怜地垂吊着,变形得不成模样,随着一声凄厉而绝望的惨呼,它像飞坠的黑石,笔直地向下面深深的崖谷落去。

  “去死吧!黑精灵!”那只翼手暗龙背上的半龙人骑士突然从座鞍上跳了起来,背后蝙蝠一样的翅膀呼地一声便从肩膀处挣脱而出,向两边伸展出去,仅仅一眨眼间便飞到了我的头顶上,手腕一抖,一记寒光四射的电枪落了下来,直击我的咽喉。

  心中一动,我猛然醒悟到,这是与米诺维什一样有着高级形态的带翼半龙人,从他那流畅迅猛的出枪姿式中我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高超技战术的天空骑士。

  “你看错眼了,我可不是黑精灵!也别叫我黑精灵!”不退反进,我脚尖用力一蹬地面,人已急掠到空中,很轻易地躲开对方急刺而来的长枪,不由自主地左手一抽,一把寒光似水的凛凛宝剑已稳操在手,那正是父亲的骑士银剑,我来不及惊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已然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大吼道,“我的剑将永不放弃对邪恶者的征讨!”

  “可笑!一个黑精灵也敢奢谈正义?”翅膀用力一收,身体突然转到了我的背后,那个半龙人骑士咧着白森森的牙齿哈哈大笑道,“你们黑精灵不也和我们半龙人一样,只有靠做别人的走狗才能体面地生存下去!”手中长枪一舞,已甩出五朵凌厉灿烂的枪花,嗖嗖几声便射向我的背心。

  “卡西欧斯!杀死他!羞辱高贵的巴布斯黑精灵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下地狱!”气得连声音都开始发抖,弗罗多对我恶狠狠地咆哮道,“黑精灵的荣光将在我身上重现,所有的堕落精灵及其走狗都将被永久地诅咒,直至完全从这个世上消失!”

  “那只是你的事,可与我无关!”对弗罗多那盛气凌人的态度异常地厌恶,我冷冷地回应过去,“除了杀死优索弗尼亚,别想指望我能再多帮你做任何一件事!”

  对弗罗多的恶感很快便叠加到令我几乎要放弃与那个半龙人骑士继续拼斗,如果对方愿意离开,我想自己是绝不会主动去为难他的,但是很明显,那个半龙人骑士对我恨意超过了弗罗多对他的恶感。

  一道道急袭而来的电枪频频刺向我的心脏,他的出手可是不留情面的,要不是接连将风元素王阿巴斯的御风术大加施展起来,不停地挡去对方层出不穷的杀招,恐怕现在倒在血泊中的那人就是我了。

  这是一个高级半龙人骑士,从他那抽刺的姿式、一气呵成的动作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我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丝毫不逊于米诺维什的强大对手,他的技战经验和战斗能力明显都在在我之上,要不是有四大元素王的魔法结界保护,我想自己在十招之内就可能已经血溅当场了。

  虽然还能游刃有余硬挺到现在,但我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因为我所施展的任何技战和魔法,只会让我愈来愈处下风,综合实力的差别是根本无法用某一项优势来弥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进攻次数明显少了从前。

  “哈哈,臭黑炭,你死定了!我要你用这身贱命来赔偿我的座骑!”一步步地将我逼到了悬崖边上,那个半龙人骑士兴奋地挥舞着翅膀,在半空中飞转了一圈,便带着凌厉的声势向我俯冲过来,手中的长枪闪耀成一道锐利的电光急刺我的心脏,丝毫不带任何怜悯之心,那狰狞凶狠的模样仿佛恨不得立刻将我刺成血淋淋的刺猬。

  “啪嗒!”脚下的一块松动的岩石摇晃了一下,不到两秒钟便翻滚下深深的崖谷,从下面反涌而起的肃煞寒意让我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背衫一下子全被冷汗浸湿了,我不敢回头,更不敢往脚下看去,生怕会因身处如此险恶危急的困境而对自己失去信心。

  而正前方,那急速掠近的死亡快枪正对准我的心脏刺来,闪闪发亮的枪镝隐藏着几十种深奥变化,任何一招变式都能轻易将我扫进地狱深渊。

  “大地母神阿兹亚是不会这样放弃她忠诚的信徒!”青筋从额上频频鼓起,我退无可退,只得孤注一掷奋力向后仰去,让重心极速向后倾斜。

  一转眼间,我人已飞离了坚硬的岩石,飘落在空中,险险地避开了那闪电般的枪击,同时手掌翻舞,用力牵扯出一道凄厉无比的球状电弧,猛猛地向对方脸部击去。

  “球状闪电!”我撕扯着炸裂的嗓子大吼,仿佛恨不得将体内所有的愤怒和暴躁都喷射出去。

  “轰!”一道华丽而璀璨的球状闪电猛地痛击在对方猝不及防的脸上,虽然他在最后一刻将手中的长枪抛射出去,却仍然无法阻止死亡天使的降临。

  面目狰恶的脑袋一瞬间便四分五裂,在四处喷溅的血液和脑浆之中,他那破碎稀烂的尸体重重地落在地上,连惨呼都来不及发出便倒毙身亡。

  而我也并不好过,对方抛射出的长枪化成一道耀眼的直线,噗地一声便准确地从我肩头穿过,一下子带出一长串腥烈绯红的血沫,在空中急驰了很长一段距离,这才在重力的牵引之下,不甘地向几百米深的山谷飞坠,而我绞尽脑汁,凭着记忆勉强拼凑起优索雅美琳的风翼术咒语,才刚刚施展开来,就因为炙烈的伤痛而无法集中精神再继续维持下去而前功尽弃。

  我在空中仅仅坚持不到五秒钟,风翼术便宣告失败,整个人一下子便失去了重心,感觉身体像是被某种神秘而可怕的吸力死命往下攥去,在禁不住发出一声尖而长的惊呼之后,我整个人便化成一道直线向下面深谷坠去。

  呼——就在我满心绝望之际,一个迅猛剽悍的黑影突然从厚厚的云层中飞跃出来,化成一道闪电猛地向我急掠而来,就在我身体处于腾空翻转之际,眼角无意中捕捉到了那个熟悉而亲切的影子。

  海弗斯,噢,是海弗斯——我的朋友啊!我终于有救了!绝望的心一下子沸腾起希望的火花,血脉因激动而噗噗鸣响起来,我兴奋地几乎要手舞足蹈,如果我在半空中还能控制自己的手脚的话,我想一定会象个孩子一样欢跳不停。

  “笨蛋小子,别高兴地太早了,你看看上面骑的人是谁?”从我内心深处浮出狰狞的面孔,弗罗多阴戾凶恶的目光在不适宜的时候出现,那阴阴凉凉的声音就象毒蛇一般在我心里穿行着,让我在兴奋之余不禁感到内心一凛。

  “是我——雅美琳呀!”在海弗斯的背上,一个面容优雅高贵的绝美女子正奋力地挥舞手臂,激动地大喊起来,“卡西欧斯,我来了!”离我还有十几米远,她便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来,在我身下招引出一股魔力旋风,牢牢地托护着我早已僵硬酸痛的身体,那感觉就像是投入了恋人热情而温暖的怀抱。

  很快,我便被优索雅美琳送回到上面的崖谷,我心情复杂地从海弗斯背上下来,独自一人站在陡峭险恶的悬崖岩石。

  聆听血液潺潺的流动,浸透朔风擦拭的尘粒,一串串逸动在云之巅,抬眼眺望远方雾霭朦胧、山花凄迷的群峰景色,我忧郁的目光剪出一缕缕淡蓝色的思绪,内心里始终盘旋着一眼即可望穿的寂寞和孤独。

  “卡……卡西欧斯,你怎么啦?”脸色白白的,眼睛忽闪忽闪,优索雅美琳很快便觉察到气氛的异常,双手不由自主地握得紧紧的,好半天才鼓足勇气上前一步,见我毫无反应,开始有些犹豫是否还要再迈另一只脚,“你……在恨我吗?”

  轻轻抚着手背上那道深刻见骨的齿痕,优索雅美琳咬下的那一幕至今还历历在目,而当时她那妩媚动人的面容,此时在我眼中已成为了憎恶痛恨的对象,我心中不禁思潮翻涌,这个复杂多变、心机诡异的神秘精灵,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深深地皱起眉头,沉默不语,并未留意到对方渐渐开始波动的情绪。

  “你……你在恨我!”粗粗地吐出一口气息,优索雅美琳带着失望的表情慢慢向后退了一步,与我拉开更大的距离,她那复杂而深邃的眼睛不停地闪耀着令人神秘的光芒,心中有些不舍,但却又绝无反悔之意。

  感到手脚一阵僵硬冰凉,指节因情绪的激动而显得那样发白,她失魂落魄道:“是的,你是该恨我的!因为……我最终还是背叛了你……”脸上徐徐绽开凄惨的笑容,笑得那样美,那样伤,就仿佛内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圣子神蛋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脸色顿时笼罩上一层霜白,霍然转过身来,我愤怒的目光化成两道熠熠燃烧的火焰喷射出去,微颤的拳头紧握成一团,露出上面扭跳的青筋,我大吼道,“难道它重要到了可以让你放弃真实美好的一面,而宁愿选择黑暗堕落,宁愿披上邪恶不仁的外衣继续过那连自己都痛恨厌恶的生活吗?”

  “堕落精灵……天生就是邪恶堕落的!”脸上顿时惊出栗色,优索雅美琳心神一凛,身体禁不住往后缩了缩,她努力挺直腰板反瞪着我,咬紧牙关大声批驳道,“这本就是我的天性,为何还要掩饰?”

  “不对不对!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不知怎么的,心里面突然涌出一股巨大而热烈的力量,直冲上脑门,我一下子扑到优索雅美琳的面前,粗暴而愤怒地按住她的双肩,歇斯底里地大吼道,“你说谎!你不是这个样子的,绝不是的!”

  “你的眼里还有那片纯洁干净的天空,以及不曾受过玷污的云彩!我知道你心里始终都存在一个梦幻般美丽的憧憬!你一直希望能在那香溢四野的草地上,在那新鲜洁白的天空下自由呼吸,欢快驰骋!你的心中自始至终都在向往着能成为瑰丽素雅风景的一份子!”

  “我没有!我从未有过这种可笑而又让人憎恶的憧憬!”手脚禁不住颤抖起来,眼里留露出恐慌的神色来,优索雅美拼命地收缩身子,摇晃着头,试图摆脱我严厉目光的穷追不舍,她竭力嘶喊道,“错了,大错特错了!我从来就是无比憎恨那些纯洁美好的事物!”

  “我的内心早已一片黑暗堕落、残暴不仁!我喜欢掰断人们的骨头,听那关节折断、皮肉撕裂的声音,我喜欢慢慢吮吸那些鲜活奔跳的人的脑浆,让他们在无以复加的恐惧中慢慢死去!”

  “只有站在血淋淋的尸堆之上,我才能享受到生命中最大的快乐和满足,我从来就是一个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女魔!”

  “我从不需要别人的关心和怜悯,我只要人们害怕我,顺从我!我自始至终都在为自己是一个天生邪恶无比的堕落精灵而感到无尚的光荣和骄傲!”

  顿了一顿,她眼里逐渐流露出病态的颠狂和痴迷,吃吃笑道:“知道吗?我喜欢新鲜人肉的气息和热气腾腾鲜血的味道,那是堕落女神赏赐给我们最好的佳肴!黑暗大陆有了你们这样低级愚昧的人类,我们的餐饮才会更加丰富多彩!”

  “你所说的鲜花和美景,对我来说只是卑劣不堪的垃圾,它们也只有在赞颂女神康罗迪雅的祭祀节上,才能成为陪衬的景观!”

  “够了!你这是在极力抹杀自己所珍藏的美好一面!哪怕是生长在那阴暗邪恶的幽深环境,你心中依然坚守着那片纯净之地,这本是你应该用生命和灵魂去捍卫去保护的神圣之地,但你却为何因此害怕?颤抖?难道险恶艰难的命运已让你不敢直视自己真实的面目,宁愿戴着内心痛恨的邪恶面具去欺骗自己的一生?”血液在体内沸腾燃烧起来,我再也遏住心中的狂怒,一把拉住她的衣领用力摇晃着,仿佛要将她那真实的一面攥扯而出。

  青筋从额上凸现出来,我大声咆哮道:“为什么不敢起来反抗?为什么要屈服邪恶的势力?做回那份最真的你!还回我那曾经喜爱并为之着迷的雅美琳清鲜纯洁的一面吧!”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骤响而起,我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同样布满血丝眼睛的她,不同的是她眼中有我所没有的痛苦和恐惧。

  在窒息了两秒钟之后,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疼,强烈的失落感混杂着同样强烈的羞耻涌上了微醉的面颊,我全身微微痉挛着,禁不住连退数步,眼前这个美绝人寰的精灵已不再是我所熟悉并喜爱的那个人,她那猩红的眼睛中只剩下暴戾和狂野。

  “卡西欧斯,你再敢在我面前摇一下你的狗舌头,我保证你下一秒钟能看到的就只是自己被扭断的脖子!”手指头急促地舞动起来,带动身边的风,优索雅美琳铁青着脸随手一甩,我感到脸上有股热呼呼的浓液流淌下来,不用去抹我都知道,那是鲜血。

  那一刻,心仿佛坠入了千年冰潭之中,手脚一阵僵硬冰冷,我知道自己无论付出多大的努力,花费多大的代价,也无法挽救一个心甘堕落的人,哪怕她曾经有多么美好圣洁的憧憬和向往。

  心中一阵接一阵的刺痛,我喘着粗粗的浊气一步步退开,这是一个内心完全被邪恶和残暴填充的堕落精灵,骑士的荣誉和是非感让我内心涌动着铮铮杀机,在那一刻我决定举起手中剑,哪怕流血牺牲,也绝不放弃对正义与荣誉的捍卫和追求!

  “你要杀我吗?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吗?”脸迅速沉了下来,寒霜的色彩从两颊脱颖而出,优索雅美琳嘎嘎怪笑道,“也许你曾经受过德满提亚那只老狗多么大的恩惠,但那也只是曾经,你若以为自己能凭此压倒我,那就是你一生最大的愚蠢!你所会的一切,我也能做得到,而且做得比你更好!包括——四大元素王的召唤术!而我们唯一不同的是,你那可怜的魔法经验在我面前是那样微不足道,哪怕使出你吃奶的力气也仅是给我挠痒儿!”

  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我又羞又怒,左手捏出一个剑诀,右手一抖,长剑已灵蛇一般卷了过去,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在她心口上开出一个透明的血洞,什么契约,什么神殿山,都通通地见鬼去吧,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得了我对她刻骨铭心的仇恨!我绝不允许高贵的尊严受到她那肮脏污秽的舌头玷污。

  “嗥!”风浪急速翻腾,一个巨大的吼叫猛地拔地而起,在我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一道雄壮粗犷的黑影已飞扑了过来,将我整个人都撞翻,差一点就要滚到下面山谷去,我又惊又怒,因为那阻止我进攻正是弗罗多的宠兽——青翼飞豹海弗斯。

  “卡西欧斯,你这个浑蛋,你知道自己有几条性命去与那个该死的堕落精灵拼吗?她现在随时都能召唤出四大元素王来,将你从头到脚每根寒毛都消灭得干干净净!她现在的实力就是龙将也要忌惮三分人,你一个无知小子凭什么去与她拼命?”

  “刚才你只要再前进一分,那个堕落精灵的短剑就可以在下一秒钟划开你的咽喉,切断你的血管!我可以保证她一定会让你既痛苦又恐怖地死去!”不知何时,弗罗多那半透明的幽灵虚像已从我体内挣脱,出现在海弗斯的背上,他声色俱厉喝斥道,“回答我,生命重要,还是灵魂重要?”

  “当然是……”挣扎地爬了起来,用力抹去嘴角边浓重的血痕,我挺起胸膛就要大声回答,海弗斯那硕重威猛的身体已扑了过来,粗野蛮横地将我压制在地下,咧开白森森一排锋利的犬牙,对着我血管暴露的咽喉一阵凶恶狂暴的咆哮,仿佛只要我一个答不对,就要毫不留情地撕开我的皮肉,咬断我的血脉。

  “愚蠢的家伙,连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也敢奢谈尊严与荣誉!”目光冷厉如刀,弗罗多阴戾深沉的话语就像一把锐利的剑,直刺我的耳膜,他残忍地笑道,“如果你真不怕被咬断喉管,撕烂皮肉,那就大声说出那两个无比愚蠢的字好了!你放心好了,我可以保证我的海弗斯是绝不会让你舒舒服服地死去!”

  “该死的浑蛋,你快杀了我吧!”激动的情绪一下子沸腾起来,血脉贲张,眸中的火焰越烧越旺,我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大吼道,“在羞辱的生和光荣的死之间,我宁愿选择后者!”

  “杀了他,海弗斯!与无知之人缔结盟誓是人生最大的失败,我不再需要他的帮助!”目光阴森冷酷得可怕,弗罗多恶狠狠地挥了一下手,咒骂道,“这个愚蠢的家伙除了羞辱地死去,已别无选择了!”

  “嗥!”全身的毛发一抖一抖,凶狠地咆哮一声,眼里流露出血色的狰狞与狂暴,海弗斯咧开寒光闪耀的利齿,毫不留情地向我因紧张而一鼓一鼓的血管啮咬下来,这让我感到深深的震惊和悲痛,原来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将这个心有灵犀的猛兽收服,没想到旧主的一句话却能让它反过脸来痛下毒手,我的心一下子坠入了冰点以下。

  全身肌肉一阵僵硬,脸色刷成了煞白色,我闭上眼睛待死,但一团奇异的黑色迷雾却毫无征兆地将我全身笼罩,紧接着我感到一只柔软但却十分有力的手正将我从那血盆大口之下拉扯而出。

  只听身下喀嚓一声脆响,我所呆过的地方已然陷出一道深深的牙印,一块坚锐的突石已被海弗斯锋利无比的牙齿咬成了粉碎。

  “别谢我,是海弗斯不想杀你的!”纤柔修长的手指在我耳边鬓毛恶作剧地拨弄了几下,优索雅美琳笑眯眯地眨着眼睛,在耳边轻轻地吹着热风,低声道,“这个畜生真要大开杀戒,就算我扔出一百个黑暗结界也迟延不了它的杀手!”

  呼!呼!前肢暴躁地插入岩石,直将坚硬的地面刨出一个凹洞,虬健隆突的肌肉一鼓鼓,仿佛有无穷力量在翻涌聚集,海弗斯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狰恶凶狠地看着我,一对宽厚强健的翅膀已高举了起来,随时准备化成一股旋风猛扑过来,将我撕成无数碎片,但有人却及时阻止了它下一步狂热的行为。

  一只半透明的手掌覆在青翼飞豹虬突坚硬的肌肉上,弗罗多的目光冷成寒凝大地的冰川,但他的注意力却明显倾向于我身旁的那个妖艳妩媚的堕落精灵,他淡淡道:“算了,海弗斯,该取他性命的人都懒得动手,我们又何必去替人嫁衣,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呼呼!空气渐渐松弛下来,充满硝烟味的气氛慢慢归于平淡,海弗斯开始变得安静起来,象只听话的小猫乖乖地趴在弗罗多的脚下,用身上的皮毛轻轻磨蹭着粗糙的岩石,它微眯着深邃的眼睛盯着我,满是警惕的神色,仿佛一个触动随时都可能再次暴起。

  看到这一幕真让我无法苟同优索雅美琳的话,海弗斯都这个样子,哪像是心存善念、手下留情的样子啊?它那虎视耽耽的表情仿佛恨不得再次扑上来将我咬成血淋淋的尸块,从那粗喘的气息中,我分明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死亡味道。

  “你若真想收它为自己的宠兽,最好能多了解了解这个神秘古怪的家伙!它可不是一般的聪慧睿智!嘿,我们在地穴洞厅失踪的那段时间,它可没少花心思寻找我们。”

  “正是利用与弗罗多的心灵沟通,它飞过了一座山又一座山,终于找到了我们,如果你也想让它像顺从弗罗多那样服从你的指令,最好赶快进入它的心灵,建立起沟通的桥梁来!”轻轻地在我耳边低声细语,优索雅美琳灼灼燃烧的眼睛始终不离海弗斯的身体,她吃吃娇笑,意味深长道,“你若真想活命,将来上得神殿山,还得这个畜生助你下山哩!”

  心中一凛,我自然听出她话中的份量,对她的恶感情不自禁有所下降,显然这也是离开神殿山的成功之道,海弗斯的力量可不比一般的飞龙差,只要运气好的话,我甚至还能在神殿山上好一番纵横驰骋。

  轰轰——远处的天空隐隐传来滚滚的惊雷之声,厚厚的云层开始出现细细波纹涟漪,不久,雷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终于像巨浪排空一发出吼叫,在云层内外回荡,很快滚滚云浪像脱缰的野马奋蹄扬鬃,黑压压地盖了过来,整团云层开始剧烈沸腾翻滚起来。

  “是半龙人的空中部队!”优索雅美琳眼光一亮,首先捕捉到从厚厚云层中跃出的一个小黑点,但她的声音还未落尽,几十个黑影紧跟着飞跃而出,短短几秒钟之后,一股巨大的黑色澜流就象气势磅礴的瀑布,从云层里轰轰倾泻而出,向我们这边飞来。

  “是刚从前线溃退下来的半龙人空中军团!”大略地看了一下那黑色潮流扭曲混乱的队形,再留意一下单个黑点飞行姿式和轨迹,我很肯定道,“他们一定饱受攻击,士气大落,失去了再战的勇气,完全不可能再组织新的力量进行反扑,彻头彻尾成了溃败之势!”

  看着那些半龙人天空骑士一副惊恐慌乱的样子,我突然产生了好奇心,究意是什么力量竟强大到让这个桀傲不训、凶狠强悍的种族如此丢盔弃甲、失魂落魄。

  “龙族,是龙族的飞龙军啊!”脸色白了一下,优索雅美琳的惊叹之声为我诠释了心中的疑惑,她指着云端的另一头出现的一道华丽而璀璨的黄金洪流尖叫起来,那正是金鳞翼龙身上折射出的光浪。

  “杀——“一时之间,天空中到处回荡起这充满雄壮炽烈的狂啸声,一浪接一浪从云的一端卷向另一端,来回呼应着,声势极为壮观,就仿佛整个天空都要被这雷霆万千的吼叫震成粉碎。

  “巨……巨龙兵团!龙族的巨龙兵团终于出现了!”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颊上罩起一层厚厚的冰霜,优索雅美琳禁不住捂着嘴唇哀嚎起来,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空中不断破云而出的巨硕威凛飞龙,每一只都有城楼般大,她突然明白一向骁勇善战的半龙人为何会像懦弱可怜的羊羔一样,内心充满恐惧一味只知逃命。

  

第四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