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当一抹黑黝黝的剪影粘贴在灰蒙的天幕上的时候,危机便拥抱了山峦的静谧。

  嗥——随着一声雷霆般的巨吼响彻天地,从峡谷上方猛地落下一只全身漆黑、模样凶狠的小型飞龙,那正是以凶龙著称的黑蝙蝠龙,钢铁般坚锐的利爪一下子便将一只个头比它大出许多的尸骨龙撕成两半,同时一枚火焰弹喷射而出,落在谷底里拥挤成团的亡灵军中,顿时一道滚热的火焰升腾而起,数十个肢离破碎的腐灵战士和骷髅精兵象抛菜叶一般飞到了半空中。

  嗥!长空苍茫,黑星闪烁,一道道剽悍迅猛的电影呼啸着从空中飞跃下来,锋利的牙齿在黑暗中闪耀着野性的光芒。

  嗷叫、血光、火焰和腐肉撕扯的声音震憾整个大地,一转眼之间,整个亡灵浪潮被硬生生地截断成两半,到处是恐怖的尖叫和惨厉的哀嚎,亡灵军的阵脚顿时大乱。

  “该死!这到底是谁召唤来的龙兽?”看着星群般不断涌现的黑蝙蝠龙潮,诺克琪美华恨得眼睛都要分娩出一种熔熔燃烧的图腾,她对身旁的三眼尸妖战士大吼道,“命令空行部队立刻离开峡谷,抢占制高点,消灭这些飞龙!地面部队继续跟随死灵鸟前进,不准有任何迟缓和停留!”

  那名三眼尸妖战士听到命令,立刻取出了一个由四颗镂空并连接在一起的头盖骨扩音喇叭使劲地吹了起来。

  随着一声低沉的呜呜声拉开山谷幽远静谧的序幕,无数的亡灵空行部队纷纷向峡谷外面飞去,也将大批的黑蝙蝠龙吸引出去。

  很快,激烈的战斗从峡谷一直延伸到外面的天空,满天布满着炙热的火焰弹和熠亮锐利的箭矢,整个天空中仿佛形成了一条丛生的荆棘之道,呼啸之火奔腾飞跃,将寂静粉碎。

  处在谷底下面的亡灵军为了躲避雨点般落下的火焰弹,纷纷往岩壁上爬去,以避开死亡的波及,由于彼此践踏,相互撕扯,许多身单力薄的骷髅士兵被身强体壮的地狱兽和腐灵战士撞成碎片骨花洒落在地,才不久的工夫,谷底里便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骨和碎尸,那景象就仿佛刚刚遭到强台风暴袭击一般狼藉破败,看了让人触目惊心。

  一只目光凶狠的黑蝙蝠龙突然向我们扑了过来,但它还未飞近便遭到了四周地狱鸟战车的箭矢和射枪*般地攻击,仅仅一瞬间全身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带倒刺和利勾的白森森骨箭和骨矛,很快它便在我们面前不足十米处坠落下去,还压扁了下面十几个亡灵军。

  “嗥!”那只黑蝙蝠龙临死前的狂暴厉喝引来更多的同伴的关注,它们发出浪涛般尖厉无比的嗷叫声,仿佛波涌不息的潮水轰轰地飞扑过来。

  很快,挡在最前面的一排地狱鸟战车就象卷入狂涛骇浪之中的小舟,瞬息间便被凶狠剽悍的黑蝙蝠龙撕成粉碎。

  破碎的战车一头撞到了绝壁立刻便成为一朵炙热耀眼的火花盛开,将刚刚攀登到一半的骷髅兵炸得漫天飞舞。

  “火焰喷射!”随着诺克琪美华的指令的下达,地狱鸟们纷纷张开血盆大口齐声吼叫起来,顿时之间几十道延长的火龙向扑来的黑蝙蝠龙群射去,立刻在黑色的龙群中间燃烧起一片熔烈的火海。

  许多猝不及防的黑蝙蝠龙一撞上便化成一团火球从半空中落下,但更多的却仍一往直前,狂热地冲进地狱鸟军团队伍之中,将不少飞车撕成碎片,但地狱鸟们也开始展露出它们凶狠强悍的面目,它们左冲右突,背甲上长着刺猬一般密集的骨刺粗暴地刺进了黑蝙蝠龙的体内,不少还将其贯穿,有的还未拔出来对方就已经毙命,收缩着身子坠下谷底。

  “嗥!”随着后面成群的暗黑军赶来救援,空中僵持的局面这才开始向亡灵军倾斜,由于寡不敌众,突袭进来的几百只黑蝙蝠龙眨眼间便全部战死,竟没有一只临阵脱逃的,而随之陪葬的亡灵军数目却是它们的好几倍,几乎每具黑蝙蝠龙尸体身边都仆伏着一大片亡灵的残骸,这也让我亲身感受到了黑蝙蝠龙的凶悍和刚烈。

  等战斗一结束,亡灵军便粗略地打扫一遍狼藉不堪的战场,发现黑蝙蝠龙的袭击竟让它们损失了七、八千的人马,其中尸骨龙阵亡的数目就超过了一千,真不敢想象假若是整个麦坎加伦的龙兽都调动起来进行攻击,那该是怎么样惊人的恐怖景象啊!

  这也给诺克琪美华留下了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要想消灭盘踞在麦坎加伦的龙族,就绝不能将世代栖居在那里的龙兽战力排除在外。

  由于黑蝙蝠龙的全军覆没,使四翼剑龙和花斑牙龙的阻击变成了无伤大雅的骚扰,等到大批亡灵空行部队赶去增援时,它们便陷入了灭顶之灾中,其中很大部分的飞龙都被心狠手辣的暗黑军消灭了,能逃出去的只有少数,不过好在亡灵军一心只想赶快逃脱险境,也不愿再分出精力去理会那些落荒而逃的飞龙们。

  由于行程的暴露,继续沿着峡谷逃匿已经没有什么隐蔽性了,而且周围地势太过于险恶,地面部队又分布得集中,有可能遭到龙族突击部队强火力的轰击,诺克琪美华考虑再三之后才决定将剩余的亡灵军全都撤出峡谷,利用速度优势迂回赶往亚里士德黑森林,那里还留守了不少她的亡灵部队。

  不过我对她的行军路线很是不以为然,如果优索亚戈尼想彻底消灭她的话,只需要集中兵力突袭亚里士德黑森林留守的亡灵军,然后再将伏兵沿路布置到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一带,这样完全可以以逸待劳坐等着诺克琪美华上钩,根本不必花费任何精力进行尾随追杀,不过我没敢把自己的意见告诉给她,因为亡灵的败亡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坏消息。

  回顾整个麦坎加伦战争历程,我倒没想到局势会发生如此大的戏剧性变化,刚开始堕落精灵和亡灵联军还齐开得胜、意气风发,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十分顺利地兵临巨洞城市,战势已经毫无悬念地往联军方向倾斜。

  可是没过多久,随着龙族和光荣军的几十万增援赶到,再加上堕落精灵在关键时候故意临阵反水,不仅将攻击主力全数撤去,还将亡灵军最薄弱的后翼完全暴露在对方火力之下,让它们独自承受来自龙族*似的攻击。

  建立在猜忌和仇视基础上的联盟一下子变成了乌有,整个局面再次毫无悬念地呈现一边倒的态势,但这一次却是倒向龙族方向。

  本来身陷困境的亡灵军已经被几十万的龙族和光荣联军死死堵在了巨洞城市内部,但精明的诺克琪美华却抓住龙族与光荣联军相互配合上的漏洞,果断地派出自爆死灵军团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将围困的龙族大军击退三十公里,这才得以让亡灵军主力幸存下来。

  亡灵军此次成功地撤出巨洞城市,虽然显示出诺克琪美华过人指挥才能一面,但就在我看来,这其实仍然是一招极臭的败棋。

  也许这正是德满提亚老人精心设计的陷阱,只有经历过这条黑暗峡谷的人才会知道这里是怎么样危机四伏,有多少种恐怖龙兽在栖居和潜伏!哪怕是龙族本身也不愿冒险涉足,而不知深浅的亡灵军为了抄捷径脱离包围圈,没头没脑地就闯了进来。

  根据我的估计,四翼剑龙、花斑牙龙和黑蝙蝠龙的贸然突击还只是自发组织、极小规模性的骚扰,要是龙族有意识地将这里庞杂繁复的各类龙兽召唤出来加入战团,那时将不再以千数计,麦坎加伦几十上百万的龙兽都可能在一夜之间被吸引过来,到时被淹没的就只能是亡灵军自己。

  不过诺克琪美华还不算糊涂,眼见形势不妙便果断地将部队撤出了峡谷,以空中兵力会本阵,向东南方向迂回运动,而地面部队在间隔十公里的距离处直接朝着东面径直赶向亚里士德黑森林,以形成双匹马并进模式,彼此照应,相互掩护,无论那一路受到阻击,另一路便可绕到敌人的侧后翼给予沉痛打击,单从战术层面上看,我对诺克琪美华的战场决策能力和谋略研判由衷地感到敬佩。

  在逃亡的路线上,最先遭遇到较大规模阻击的是亡灵军的地面部队,在麦坎加伦大裂谷东侧七十公里处一下子出现了大批的光荣团人类联军。

  看那些高举着的旗号就可以知道,来的正是南坎德立家族的狮心骑士团和波多亚格家族的铁狼骑士团联合军队,他们是第二批赶来增援的部队,也不曾想到会在这辽阔宽广的荒原上戏剧性地遭遇到数以十万计的亡灵军地面部队,第一线的士兵甚至还没有思想准备就开始战斗了。

  最先与亡灵军地狱兽先头部队火拼起来的是南坎德立家的狮心骑士团,他们甚至还未来得及摆好防守阵型,成千上万的地狱兽便已潮水般地冲进队伍之中,在正面一千余米宽、八百米长的平整地带上搅起了一番惨烈的血雨腥风。

  一名站在最前沿的战斧步兵连举起兵器抵挡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猛烈冲击而来的地狱狂牛撞飞出十几米远,人还没有着地便已毙命,身体的每根骨骼都折断成两半,但像他这样及时地死去还算是幸运的,在他身边不太走运的几个同伴仅仅被暴走的地狱狮鬼兽身上装备的尖刺扫中一下,半个身体立刻削没了,有的滚到一边去,好半天还不知道自己的手脚已经飞离了身体。

  “嗥!”在将四个南坎德立军重装步兵踩成肉饼之后,一名凶恶强悍的地狱狮鬼兽被不远处射击而来的重型矛枪贯穿胸脯,整个身体都弹到了半空中,还未落下便听见一声极其响亮的雷爆声,中间有强烈的光芒闪耀而过,只见一蓬狂热浓重的黑色血沫象喷泉一般向四周抛洒而去,当它落到地上时,只剩下了半个身体,显然那支重型矛枪上装了雷元素。

  “射!”南坎德立军趁前沿的战斧步兵和地狱兽群战成一团时,便将大批的射击手布置在距离五十米外长枪兵的身后,在指挥官高昂的口令声中开始进行高强度地轮射。

  一瞬间,大半个天空都被密密麻麻的箭矢和射枪掩去了光彩,密集程度竟连光线也渗漏不下来,在飞行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在地狱兽后续增援梯队方阵中形成一道凄厉狂暴的火力墙,将冲来的亡灵军硬生生地截成两断。

  任何闯进这道火力墙的亡灵军,不是被射成肢离破碎的肉块就是被炸得粉身碎骨,就算能冲过去的,大多都已奄奄一息,根本无力再突破战斧步兵构筑的坚强防线,更别谈什么纵深推进了。

  但是南坎德军的火力优势也仅仅持续了几分钟,当他们手忙脚乱地换上新的箭矢时,越来越多奔腾过来的地狱兽不仅突破了开始动摇的战斧步兵防线,甚至还杀进了长矛兵的方阵中,把充当射手们肉盾的长矛战士冲击得人仰马翻,好不狼狈。

  一名脸色苍白的长枪战士在刺穿了冲进队列中的一只地狱狂牛的腹部时,还未来得及欢呼便发现自己的双手已被对方可怕的蛮力拗断,断开的关节口露出了血淋淋的筋骨。

  当他倒在地上痛得哭嚎时,一团黑森阴冷、浑身长着突刺的大型绒球突然滚了过来,一下子便将他全身扎出几十个透明血洞,鲜血象喷泉一样激射出去,风一吹变成无数零碎的梅花飘散在空中,他甚至还来不及感受死亡带来的震憾性恐怖便已丧命,这正是地狱刺狼的杰作。

  “该死!它的皮肉可比铁甲还硬!”旁边一个恐惧得牙齿不停打颤的长枪战士在一枪刺中那团绒球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铁枪竟折断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从眼前滚过,一路将后面几个同伴碾压在地,刺成血肉模糊的死尸。

  “嗖!”就在他目瞪口呆之际,一道奇异的射线突然击中了他的额头,他感觉脑袋一痛,然后整个脑袋便象馒头一般发酵起来,最后竟长大到原来的三倍不止,只听蓬地一声便炸开了,飞溅的脑浆和血液洒得满天都是,他在众人肝胆欲裂的尖叫声中倒下。

  “毒眼恶鬼,那是毒眼恶鬼的射线,大家都躲到盾牌后面去!”一个经验丰富的步兵军官见此情景,没命地在队列中奔走呼嚎,“用投斧和掷枪就可以把它们……啊——”他只看见一团闪着金光的黑影闪电般飞掷过来,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上半身便夹杂在一片腥恶的血沫中飞了起来。

  当他落到地面忍不住抬眼看时,一个高大粗犷的影子已出现在眼前,咧着白森森的牙齿嘿嘿怪笑着,当他注意到对方那邪恶得让人灵魂都哆嗦的眼睛时,一记沉重的劈斧落了下来,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脑袋斩成了两半。

  真正引起南坎德立军大溃败的还是尖叫妖尸的出现,他们夹杂在无法计数的骷髅精兵和腐灵战士浪潮中间,疯狂地挥舞着血迹斑驳的双刀,一边发出恐怖刺耳的嚎叫,一边残忍地将倒在地上失去抵抗能力、不停痉挛人类士兵一一斩杀。

  这些残暴邪恶的怪物以极其丑恶的面目和刺激性极强的尖叫给予南坎德立军士气极大的打击,不少地方的拼斗他们都已占了上风,但是一个尖叫妖尸的恐怖噪音的出现却能很轻易地扭转局面。

  许多心理上毫无防备的士兵一听到这带着强大魔性的嚎叫,惊得手上的兵器都握不稳,有的甚至当场发疯,不停地挥舞着兵器疯狂地斩杀自己的同伴。

  当血腥的屠戮场面接二连三地出现,南坎德立军的战斗意志开始崩溃,随着第一个逃兵的出现,越来越多曾经勇敢地进行战斗的士兵也拼命地加入逃亡的行列中,甚至连后方的督战官手中挥舞的屠刀都无法抑制士兵们内心飙升的恐惧。

  前线步兵的溃逃一下子将主阵****裸地暴露出来,两翼的骑兵们虽然勇敢地进行逆向冲击,但在潮水般涌来的亡灵军中却仍显得那样单薄脆弱,就象是螳臂挡车般不堪一击。

  在狮心骑士团的最高指挥官被一个低空飞行的自爆死灵炸得尸骨无存之后,这种溃逃变成了一种合乎情理的潮流,为了活命有些士兵甚至不惜将挡在去路的同伴砍翻在地,人性的丑恶在生与死的追逐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很快,南坎德立军狮心部队溃败的士兵撞到了后面赶来增援的波多亚格军,将本来军容严整的铁狼骑士团阵营冲刷得混乱起来,许多士兵手里的兵器都撞落在地,一些人甚至还到处寻找自己遗失的装备,而更多的人则毫无斗志,内心充满了悲观和失望。

  由于失去战机,为了避免出现无谓的损失,铁狼骑士团的指挥官急令部队撤离战场,以避开亡灵军咄咄逼人的锋芒。

  此战,南坎德立军狮心部队损失最惨,伤亡高达四分之三,近两万的人无法回到故乡,要不是亡灵军无意花费精力进行追歼,恐怕幸存下来的六、七千人全都要葬生在麦坎加伦的大荒野上。

  而波多亚格的铁狼部队运气却比他们好多了,因为指挥官审时度势及时地撤出战场,让开道路,这才避免了遭受痛击的命运,虽然他们的伤亡也超过了千数,但大部分都是被南坎德立军溃逃的败兵踩伤,倒是很少成为亡灵军的刀下鬼。

  但这次毫无默契可言的联合行动却成为了两大家族日后产生怨隙的导火索,毕竟这对于有很强荣誉感和辉煌历史的双方来说,始终是个无法抹去的耻辱污点。

  然而亡灵军突破了南坎德立军和波多亚格军的联合阻击之后,却并未就此一番风顺,得到报警的龙族在短时间内便集结出一支庞大的巨龙兵团,穿过优索亚戈尼堕落精灵军团故意放弃的大平原战略要地,在离亚里士德黑森林东侧三十公里处截住了它们,但这一次首先遭到拦击的并不是刚刚取得胜利的亡灵地面部队,而是诺克琪美华亲自率领的空行部队。

  “嗥!”随着成群的飞龙从云层中掠出,整个空中很快便成为了火焰的海洋,一枚枚熔热滚烫的火焰弹在亡灵军前锋部队中爆开,将数以百计猝不及防的尸骨龙炸得粉身碎骨,我坐在诺克琪美华的地狱鸟战车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整幕景象。

  我对飞龙军的突击战术十分感兴趣,他们的攻击非常有特色,但也十分地死板僵硬,我发现他们都喜欢从云层中飞出,首先用火力覆盖敌人的前锋部队,然后再猛烈地冲击队伍的中腰,以图将其拦腰截断,然后再用局部产生的优势兵力分段一口口地吃掉对方,但很不幸的是,这次龙族突袭战术并不怎么见效,因为他们撞上的是诺克琪美华布置在中间最强硬的地狱鸟军团。

  一看到前面开路的尸骨龙饱受火焰弹攻击,诺克琪美华马上意识到龙族的飞龙军很快就要朝自己这个方向杀来,她毫不犹豫地命令所有的亡灵远射部队向云层上方进行火力覆盖,等到龙族从云层中冲出来时,理所当然地遭受惨痛损失。

  当一团浓厚的尸气弹在空中刚刚爆开,形成一片浓厚的黑色死云时,一名飞龙骑兵正好从云层里飞出,还来不及张开防护结界就撞上了这团毒气云幕。

  他的眼睛一痛,视野马上变得模糊不清,等冲出这团死云时才发现自己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开始腐烂,整个人已痛得在座鞍上弹跳了起来,很快便从空中坠了下去,倒是座下的飞龙因为天生有抵抗亡灵魔力的体质,只剥落几片龙鳞并未遭受怎么伤害,依然能风风火火地冲过来战斗。

  那只失去主人的飞龙似乎显得更加狂暴凶猛,它张开血盆大嘴猛得喷射出一团炙烈滚烫的火焰球,将迎面交错而过的一只尸骨龙击了个正着,随着一声低沉的轰鸣声,那只腐烂半个身体的尸骨龙立刻爆射成一团耀眼无比的火焰花,从空中坠落下来,沿途还将两个来不及闪避的吸血鬼战士燃烧成火球一同坠下。

  但那只飞龙的勇猛壮举似乎也走到了尽头,从坠落的尸骨龙身后突然跃出一辆地狱鸟战车,车上的一个三眼尸妖战士猛地拉动了弹射型投矛机的绳弦,只见一道燃烧着的白光在空中急速闪过,噗地一声便完全击穿了那只飞龙的身体,紧接着轰地一声,还没等那只飞龙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已燃烧成一团大型火球,悲痛地哀嚎着向地面撞去。

  我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全过程,直到现在才发现那些战车上装备的投射兵器原来装的全是火元素,但令我惊讶的是,那支小小的火元素射枪居然能将整只飞龙轰成一团火球,威力之强让人印象深刻。

  “嗥!”随着地狱鸟高昂的吼叫响彻天空,一道炙烈的火焰球倏然间急射而出,将右上方从头顶掠过的一个飞龙骑士击了个正着,这正是地狱鸟的拿手好戏,它们的火焰弹投掷能力丝毫不逊于火系飞龙。

  但是那名飞龙骑士在被炸成一团焦肉之前,却及时地射出弩箭。

  那支坚锐强硬的箭矢准确射进了三眼尸妖的体内,强大的冲击力立刻将它打着转儿抛到了空中,当尸体落下来的时候立刻便被那刚刚失去主人的座龙撕成粉碎,残肢碎片凌乱地抛向地面。

  嗥——随着一声雷霆般的吼叫响彻天空,一个又一个巨硕庞大的影子从云层上方俯冲下来,在它们身边频爆的尸气弹和火焰球就象玩具一般不起丝毫作用,而当它们愤怒地咆哮起来,整个天空就象开锅的沸水,布满了了地狱般滚热炙烈的火焰云,所过之处无不充满着死亡的恐怖,这正是龙族最强战龙——巨型飞龙的威力展示。

  随着成群的中大型巨龙加入战团,战场上的有利局面开始向龙族方向倾斜,那些就像移动式的飞行堡垒所过之处,完全是亡灵们的墓场,成批成批的幽灵和吸血鬼被击落,就连强悍凶猛的地狱鸟也阻挡不了它们暴走的步伐,在缺少超重型投射兵器的情况下,遭遇到这些愤怒暴躁的庞然大物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面对巨龙们的疯狂冲击,几乎所有的亡灵都选择了避退,由于阵营迅速的瓦解,亡灵军原先严然有序的队伍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到处是混乱不堪的场面,就连指挥能力出众的诺克琪美华也控制不住部队的走向,就在我期待着她受到毁灭性重击之际,她那高明的作战才能再次得到展现。

  为了最大程度地削弱巨龙对亡灵军阵容的破坏,她命令控制范围内的所有亡灵军分成两股,从左右两翼绕到飞龙军后方进行尾追,形成两军相互撕咬之势,而巨龙并不擅于快速迂回转弯,当它们想转过身来追击亡灵军时,对方的主力早就绕到了身后给予重击。

  当诺克琪美华率领的地狱鸟军团首先开始分股迂回运动时,几乎所有的亡灵军都不约而同地沿着她设定的轨迹进行运动,很快整个战场便形成了一条大型金色长蛇分出两头去追击两条逆向尾追的灰色长蛇,并逐渐不分彼此,形成两条绕圈旋转的巨蛇。

  随着这两条巨型长蛇运动速度的加快,彼此间被吃掉的尾翼也越来越多,最后竟形成了相互缠绕、死纠烂打的混乱局面。

  而巨龙们的飞行速度根本跟不上这快速运动的巨型长蛇,本来还在它们前方的飞龙骑兵和亡灵眨眼间便绕到了身后,有的甚至还反超过它们。

  更令巨龙们困扰的是,有时刚刚瞄准了一个亡灵,才喷射出去一团火焰云,却发现前方的目标一下子消失了,反而将前面猝不及防的友军暴露在火力之下。

  由于这类误伤事件此起彼伏,巨龙们那强大的破坏力被越来越束窄到不堪使用的地步,此消彼长,亡灵军的反击开始一波波地推到了高潮。

  一只尸骨龙绕了一个大圈后,突然从后面追上了一只落单的青色巨龙,它飞快地从巨龙头顶上掠过,身体微微一侧,一枚腥恶的尸气弹便准确地击中了对方的眼睛,尽管那只尸骨龙最终还是丧生在巨龙喷射的火焰云之一,但却也有两名赶来救援的飞龙骑兵成为倒霉的陪葬。

  紧接着扑来的是早就虎视耽耽的大型黑暗狰魔,虽然它们的体型比普通飞龙大上一号,但是与巨龙那庞大躯体相比,却仍然小得可怜,然而它们坚锐的钢牙和利爪却在努力向世人证明它们的无穷威力。

  随着噬血的吼叫频频响起,成群的暗黑狰魔接二连三地跃到巨龙的身上,就象蚂蝗一样牢牢地贴住不放,别说是撕碎对方的皮肉,就是这累加的重量都足以让巨龙不堪重负。

  尽管巨龙天生拥有抗魔力的坚硬龙鳞,但是在几十只大型暗黑狰魔锲而不舍地咬噬之下,再坚硬的龙鳞也开始成片成片地剥落,一旦将新鲜软弱的肉体暴露在外,那在残暴邪恶的暗黑族面前,它的生命也将走到了尽头。

  当第一只狰魔撕开了巨龙的鳞片时,噬血的大嘴便涎滴着贪婪残忍的口水,它兴奋地吼叫一声,用坚锐的爪子硬生生在伤处撕出一个大口子,整个身体疯狂地往里钻,拼命地噬咬着巨龙的血管和筋骨。

  当第三只狰魔钻进体内时,那只巨龙已经痛得无力飞行,像飞坠的陨石猛猛地向地面砸去,不多久便能听到一个巨大的轰击声,烟尘碎石暴雨般四处溅射,地面上被狠狠地砸出一个大型凹坑,那只可怜的巨龙完全摔成了一滩血肉模糊的烂泥,但旺盛的生命之火却一直坚持不熄,不时引颈对着天空哀嚎。

  失去飞龙骑兵掩护的巨龙其实是十分脆弱不堪的,它们根本无法有效对付那些拥有高速机动能力和灵敏身手的小型啮齿类飞物,如果龙族的指挥官有诺克琪美华一半的军事才能,恐怕被冠以悲惨命运角色将是亡灵军了。

  “该死!难道龙族就没有一个象样的指挥官吗?这种情况下还不让巨龙抽身,简直就是将它们往死路上推!”目睹越来越多的巨龙阵亡,我又气又怒,不禁重重地捶了一下手心,忍不住哀嚎起来,道,“可恶!怎么还不明白啊?巨龙的优势不是个体,而是群体!应该集中力量进行重点围歼!打乱亡灵军以乱制乱的战术”

  惊奇地看了我一眼,诺克琪美华突然抿着嘴格格笑了起来,阴阴地道:“啧啧,好聪明的人儿,一下子就看到了巨龙的优势和缺憾,可惜它们虽然威力强大,现在却无法将能量全部发挥出来,眼前这个混乱的局面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瞧吧,飞龙骑兵和巨龙已经被我完全分开了,再打下去就纯粹比拼机动力和战斗力了,不过我军拥有压倒性的数量优势,局部的挫折根本无法憾动整体优胜的形势,龙族巨龙兵团的败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如果我是巨龙兵团的指挥官,这一仗保证会让你返回不到剥皮谷!”眼睁睁地看着越来越多的飞龙军被围攻,坠亡,我内心沸腾的怒火终于喷发了出来,不禁大声道,“只要我能集结出两个编队的巨龙队伍,拉网式一左一右交替进行分块扫荡,你的亡灵军根本无力再支撑这种双倍打击!”

  “可是现在战场这么混乱,小朋友,你怎么集结出两个编队的巨龙队伍?”嘲笑地撇撇嘴唇,诺克琪美华得意洋洋地笑道,“我的部队已经死死地纠缠住飞龙军,根本不可能让它们脱身掉!”

  “你忘记了云层之上还有广阔明亮的天空吗?只要我将所有的飞龙军撤到云层之上的高空,自然就摆脱你们的纠缠!别忘了在炙烈的光线下,害怕光明的亡灵军战斗力可是要大打折扣的!”抬头注视了一下头顶阴郁深沉的云层,我可实在想不明白为何黑暗大陆的天空就从未一刻晴朗过,如果这是一块阳光普照的大地,那亡灵的活动也将规矩了许多,不再那样充满侵略性的霸道色彩。

  脸色立刻变了,笼罩上一层死气沉沉的白霜,诺克琪美华恶恨恨地瞪了我一眼,她喉咙伸缩了几下,想说点什么来反驳我,但嘴唇蠕动了老半天却无法发出一个声音,她发愣了许久才恍过神来,意味深长地说出一句话:“也许我该让你加入我们三眼尸妖的行列,才会终结你那自以为是的预言!”说着,抬起头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头顶那片阴沉灰蒙的天空,许久都不再言语。

  身体一震,我呆呆地看着她冷漠深沉的身影,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我并不是一个傻子,自然听出她话语中的深层含意,如果让我变成亡灵尸妖,那我还不如现在就死去,这等耻辱和罪恶可不是忏悔就能减轻得了的,我暗暗下定决心,只要她有什么异常举动,我便用魔法自爆身体,让她就算想复活我的尸体也是万难。

  “三百年前,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类,一个亚美帕斯王国唯一的圣骑士,他和你一样,是个非常聪明非常勇敢的人,他率领的军队每次都打败了我!但我却并不因此恨他,反而愈发地喜欢他!”

  “终于有一天,我利用亚美帕斯国王对他的猜忌而设计围困住他!我告诉他,只有加入亡灵才能永保青春和生命,但他不肯,拔出圣剑与我决斗,宁可战死也绝不屈服我的意志!”

  “你最终杀了他,并让他成为和你一样的亡灵吗?”我冷冷地看着她,但手心里却布满了冷汗,一个有着崇高理念和追求的骑士死后竟要堕落成邪恶阴险的亡灵骑士,这该是对灵魂和信仰是多大的背叛和嘲弄啊?我简直不敢想象这种景象会降临在我的头上来。

  “你说对了前半句,我最终杀了他!但他却没有变成我的伙伴,而是成为了圣剑控制下的恶灵——一个专门以亡灵为杀戮对象的死亡猎人!”

  仿佛置身在那既甜蜜又沉痛的岁月里,那张英俊但却刚毅的面孔缓缓地倒下,带着一脸的骄傲和高贵,那柄斜插在地神圣之剑犹自发着龙吟,响彻整个天地,诺克琪美华竟变得有些痴了,那是她一生最无法忘却的梦,也是她一生最伤感的梦,时间虽然过去了三百年,但她发现每当内心孤独时,涸干的脑海总是会将那个桀傲不屈的男子想起。

  “他现在还在以亡灵为杀戮对象吗?”不知不觉中我对那个有着执着理念和坚定信仰的圣骑士充满了由衷的敬意,也许是那强大的意志让他就算死后也充满了对亡灵的憎恨,对光明的向往,我突然有种冲动,希望有生之年能拜访一下这个传说中的圣骑士。

  “反过来应该说,所有的亡灵都在以他为杀戮对象!”目光一下子变得冷诮讥讽起来,诺克琪美华转过头来冷漠地看着我,道,“好好地记住这个名字吧,康迪斯纳,一个既聪明又愚蠢的圣骑士,你若不再闭上你的臭嘴,很快就可以从他的身上看到自己的未来!”

  “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其实就是想让你知道,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孤独才是永恒的恐怖!”她的声音仿佛从天外穿越了层层时空直抵我的内心,引起我灵魂的震憾。

  我愣了一下,心中回味着她的最后那句话,我当然能听明白,如果那个康迪斯纳还在,身为亡灵却与整个亡灵族为敌,那种永无止境的孤独和危机并不是一般人都能消受得起的,那就象与日俱增逐渐加码的称秤,迟早有一天精神也会被压垮,这大概就是一个真正骑士为了追求自己理想所应付出的代价吧?我感到满嘴的苦涩,骑士的身份是一种崇高的荣誉,同时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我把目光投向远方,那里,龙族的军队正潮水般退去,诺克琪美华的华丽战术将鲁莽的飞龙军打得一败涂地,对她来说,这是个返回剥皮谷的好兆头,但对我来说,却是永恒的黑暗噩梦。

  手心一紧,我内心充满了沮丧,为何去神殿山的路总是那么坎坷?为何当我想重新拾起爱情的绿枝,却要经历那么多的风雨和磨难?兰蒂朵,我心爱的人啊,身在远方的你现在过得可好吗?

  

第五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