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嗥!在高高的山岩上,一个暴躁的吼声震碎了山谷的静谧,只见一个半狮人骑着健壮高大的翼手天狼猛地从巨岩上飞扑下来,尖锐的长枪在晨光的照耀下闪烁出一道冷入骨髓的寒芒。

  呼——随着一道道剽悍凶猛的黑影从山岩上高高跃起,我看到成群结队的天狼骑士化成雷霆利剑猛地扑了下来,看那威武雄悍的气势,竟丝毫不逊于飞龙骑士,真没想到半狮人的空中部队也有如此强硬的一面。

  “尸气弹预备!”手臂高高地举起,诺克琪美华骑在高大凶猛的暗黑獠龙的背上,毫不示弱地对着扑来的半狮人军吼叫,“射击!”

  嗖嗖嗖,顿时之间,一道道仿若骷髅头状的尸气弹猛地从地面上升起,在飞行了大约三秒钟之后便轰得炸开,一下子形成了一道极为庞大厚重的尸气云,眨眼间便将在最前面的几十名天狼骑士身影吞噬,虽然他们都装备了抗魔盔甲,但浓烈的尸气却仍然无孔不入,从裸露的皮肤渗入肌肉血管之中。

  有些半狮人装备的抗魔盔甲上镶注的魔水晶石根本不足以抵抗这魔力极强的尸气云侵蚀,一下子就被腐蚀掉了皮肉,挣扎几下便从半空中坠了下来,而更多的却咬紧牙关,拼死冲过这层厚实的尸气云,狂热地向山谷里的亡灵军扑来。

  “弓箭手预备!”冷峻着脸看着黑压压一片逐渐逼近的天狼骑士,诺克琪美华异常镇定地扬起手臂,对着早已拉弓引弦的骷髅兵们大吼道,“射击!”

  咻咻咻,只听一声声令人心弦发颤的弹射声在骷髅兵弓箭手方阵中波涌不断地传递着,一道道白色的线条就象疾行的暴雨从地面上咆哮跃起,一下子就遮去了半边的云霾,只一会儿工夫便将领首的十几个天狼骑士射得象刺猬一般,尸体在空中翻滚了好一段时间才重重地载了下来,天空逐渐现出悲惨的色彩。

  尽管死亡接踵而至,但这却仍然无法阻止后面的半狮人军无比狂暴的冲击,在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中,天狼骑士们象雷霆闪电一般直击亡灵军阵列。

  第一个从天而降冲向亡灵军队伍中阵的天狼骑士,在还离地面五、六米处便被四根长长的骨矛连同座骑一起射了个对穿,他是带着强大的惯性将地面上闪避不及的骷髅兵撞成粉碎的,尸体在岩石遍布的坚硬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深的血槽,两边仆倒了十来个肢离破碎、奄奄一息的骷髅兵,紧接着是第二个天狼骑士冲击亡灵军中。

  尽管遭受了猛烈地突袭,但这对于亡灵军来说,还不是最惨重的一幕,当大量的半狮人骑兵象蝗群一般从天而降时,无论诺克琪美华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阻止阵脚的混乱。

  轰地一声巨响,从两侧高高的山岩上突然抛出了一块圆滚滚的大石头,重重地砸在亡灵军前方不足十米的岩石上,石头一下子碎裂成无数块,四处激射的尖角碎石还将一些猝不及防的腐灵战士击得浑身都是黑糊糊的窟窿洞,有些甚至被击掉了半个脑袋,一下子失去了视野,看不清事物找不着方向,只能原地打着转儿,象无头苍蝇一样,最后干脆就坐在了地上。

  见此情景,我心中一动,诧异地抬头向那远处高耸的山岩看去,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大型人影正在伸长脖子好奇地往下看,象个刚刚做完恶作剧的野孩子,不停地掩着嘴唇偷笑,我一下子便明白了,那是石巨人在向我们投掷石块。

  还未等我向身后的苏格历兄妹示警,几十块更大更沉的石块杂带着令人毛悚然的呼啸声猛猛地从那处高耸的山岩上投掷了下来,更多的石巨人出现在那道山岩的边缘,手舞足蹈地观看着这些飞掷的石块是怎么样将亡灵军的队伍击得一片大乱。

  轰隆一声,一块大石头从我身边砸落,带着如雷的声势滚了过去,一下子便将我身后的一名地狱狂牛砸得头破血流,滚圆的腹部明显地凹了下去,身体在空中翻滚着飞出了好几丈,连续将十来个亡灵撞翻在地,最后还将一只面目凶恶的暗黑狰魔压倒在身下,这不禁引来了对方狂暴不休的吼叫,利爪和坚齿一阵凶猛地撕咬,很快便将那个气息奄奄的地狱狂牛撕成几瓣模糊尸块。

  那个暗黑狰魔用力甩了甩钢甲护卫的头,刚想从地上跃起,一块浑圆的大石突然从天而降,正好击落在头顶之上,只听“啪”地一声重响,便把它钢铁般坚硬的头颅砸成稀烂,整个躯体都蜷曲成一团倒瘫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诺克诺美华最严重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山岩上枪刺如林,旌旗飘扬,随着一声接一声吼叫声浪涛般响起,半狮人的地面部队开始潮水一般冲了过来。

  这些骑着高大威猛的汗血巨狼的兽人战士,一边挥舞着熠熠闪亮的战斧,一边发出暴躁恶毒的咒骂,他们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战斗才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一般,只有置身于血腥残暴的杀戮之中才能享受到生命的刺激和快乐。

  然而从地面冲击而来的并不只是半狮人的血狼骑士,我发现中间还杂夹着大量残暴粗野的鳞爪怪和肥胖愚蠢的地魔,它们看到声势比己方弱出许多的亡灵就不禁信心倍增,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一样,迫不及待地从掩体后面冲了下来,恨不得马上就能将这群疲惫不堪的没落之师杀得人仰马翻、屁滚尿流。

  “你有什么精采的建议吗?聪明的小子?”不知为何,在如此激烈动荡的战场上,诺克琪美华居然还有闲工夫俯下身来问我问题,看着她闪烁不定的目光,似乎想从我眼里读出某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她的声音中依旧带着令我很不舒服的傲慢,“我允许你做悲观的判断!”

  “不,我对这场战斗感到相当乐观,他们只是乌合之众,数目虽多但真正实力却并不象表面显示得那样强大!在他们身上并不能体现出1+1=2的精神!”看着喧嚣杂乱、喑呜乱嚎的堕落精灵扈从部队毫无理性的战术动作,我知道他们彼此间的配合并不默契,甚至可以说是混乱不堪,除了能体现出尚为可观的匹夫之勇,我看不出有什么整体作战的实力,而且我相信诺克琪美华同样也看到了这一点。

  虽然目前亡灵军的阵脚在第一波袭击中开始混乱起来,但在诺克琪美华出众的指挥之下,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稳住阵营,将这些蛮蛮撞撞冲击而来的堕落精灵扈从军各个歼灭。

  眼睛充满神秘地眯成一条细缝,不时有阴冷的寒光闪烁而出,诺克琪美华冷冰冰地看着我,好半天才道:“又让你给说对了,聪明的小子!对于这些乌合之众我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要消灭他们的方法很多,甚至只用自爆死灵便能解决战斗!但是这个景象却是优索亚戈尼那个浑蛋乐于看到的!他就想牺牲这些不入流的扈从军来观察我到底还保存了多少的实力,真正的敌人还远不止这些,变魔军团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轻易出动的!”

  “那你想怎么办?就与这些乌合之众这么无谓地纠缠下去吗?”我心中一动,感觉自己仿佛捕捉到了她的思想轨迹,也许她是想给对方一个片面的假象,好让优索亚戈尼摸不清亡灵军的底细,也就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变魔军团可是他立足于神殿山的最后王牌,实在经受不起损失,这反过来也暂时地保障了诺克琪美华的安全。

  “你忘了吗?这里并不是神殿山,龙族与堕落精灵的友好程度也仅限于手拉手的死尸们!只要我发出信号,大批的龙族军就会蜂拥而至,堕落精灵的这些不入流的扈从军可就死得不好看了!”

  目光中闪耀出一道冷厉的光芒,诺克琪美华举起了手,不多时便能见到她手心中凝聚出一团闪着细微光点的尸气球,虽然离了好几丈,但我却能感觉到它内部蕴藏的强大能量,就仿佛一颗随时都能震憾天地的大炸弹一般,不禁暗暗吃惊,如果它现在就受到催促炸开,恐怕在场的人都会尸骨无存吧!

  “龙族来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心怀戒备地盯着那个不停颤动的尸气弹,我忍不住扯着嗓子大吼道,“笑到最后的人绝不会是你!是优索亚戈尼,他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扈从军的生死,他只要看到你的灭亡!”

  闭嘴,浑小子!“眼睛狠狠地瞪了过来,冰冷地让人发抖,诺克琪美华突然将手中的尸气弹用力向高空投掷出去,其间还将一名躲闪不及的天狼骑士的身体射穿。

  当那能量极强的尸气弹在空中轰地一声炸开之后,整个空气都震动起来,不多久便弥漫起一层更为浓厚的尸气云,就像是一道巨大而厚重的帷幕,遮去了大半个天空,随后它便慢慢地从天而降,将混战中的两军笼罩住。

  最先毙命的是在天空中飞翔的半狮人天狼骑士,他们来不及避开这迅速垂落的巨大尸气云,一旦肌肤触及,便纷纷象雨点一般从空中坠落,这也让地面上目睹此情此景的士兵们惊恐无比。

  最先开始奔逃的是肥大愚蠢的地魔,它们嘴里不停地咒骂着最恶毒的语言,狂暴地挥舞着插满铁钉的大木棒,毫不客气地将挡在身前的人影击个粉碎。

  也不管是敌是友,为了赶快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它们甚至不惜对自己的同胞下毒手,当它们招惹上更为凶悍的鳞爪怪时,后果可就不那么乐观了。

  在挨了一记莫名其妙的敲击之后,狂暴而愤怒的鳞爪怪才不管什么敌友之分,首先便用巨大而尖锐的爪刺将地魔粗糙坚厚的皮肉撕个稀烂,再用大脚狠狠地踩上几脚才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

  由于浓厚的尸气云遮住了双方的视线,这也为亡灵军撤退提供了掩护,当我们刚刚退回山谷一侧浓密的丛林时,头顶上就传来了飞龙群毛骨悚然的嗷叫声,透过厚厚的枝叶我隐约看到从金鳞翼龙身上洒落而下犹如流金般耀眼的光芒。

  赶来的飞龙军并不多,总共也不过几百的数量,但他们的骤然出现却使堕落精灵的扈从军心理震憾大大超过了由此数目带来的真实威胁。

  一名天狼骑士刚想飞上高空抢占致高点,就被从云层中冲出的一名飞龙骑兵击落,一枚火元素球在他头顶上炸开,一下子便将他的整个身体卷进一团炙烈燃烧的火焰之中,在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之后,便从座骑上翻了下来,重重地跌落在岩石遍布的地面,噗地一声,立刻便骨断筋裂、肝脑涂地。

  随着大量飞龙军从云层中飞出,给猝不及防的半狮人天狼军以沉重的打击,尽管他们的数目仍然超过了龙族,但由于这里还处于麦坎加伦的地势范围,生怕纠缠久了会引来更猛烈的飞龙狂潮,于是两军刚一接触的几秒钟时间里,半狮人天狼军就匆匆地撤退,潮水般向山谷的深处溃逃。

  地面上的半狮人血狼部队本来想扩大战果尾随着亡灵追入山谷那侧的丛林中,但飞龙军的突然出现一下子便打消了他们的念头,尤其是在大量的火焰弹从天而降时,更加坚定了他们迅速撤退的念头。

  毕竟与飞龙军交锋并不是他们此次出击的目的,而暴露己方潜伏的军力和位置从而可能遭受到龙族致命的打击更是得不偿失,于是现场上还算理智的指挥官立刻下命令撤军。

  其实真要想在强悍凶猛的龙族军眼皮底下逃脱并非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半狮人却轻易做到了,他们一进入烟云弥漫、神秘莫测的深谷,立刻便失去了踪影,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由于手头上兵力极为有限,飞龙军也不敢过分地深入追击,只能沿途敲打那些落后的扈从败兵,行动迟缓的鳞爪怪和地魔因此遭了大殃,在飞龙军火焰弹疯狂的轰击下,几乎没有几个能逃脱出去的。

  相比之下倒是亡灵军的损失就少得多了,甚至可以用“轻微“二字来形容,除了前期在与半狮人交锋中损失的一些骷髅精兵和腐灵战士,几乎完好无损地随着诺克琪美华退进茂盛葱茏的原始荒林里。

  虽然也有几个不要命的飞龙骑兵试图追入这晕暗阴沉的丛林里寻找亡灵的踪迹,但是在诺克琪美华布置的极为恶毒的魔法陷阱之中,无一人能活着离开丛林,这也让后面的飞龙军不敢贸然深入,只能在丛林的上空一遍又一遍地徘徊,希望能借此寻找到对方逃匿时留下的踪迹,然后集中用火焰弹进行覆盖式轰击。

  诺克琪美华显然也察觉到了飞龙军的意图,在隐入丛林之后,她并不急着下令让亡灵军加紧撤退,而是让部下们藏进她精心制造出的一道巨大无比的伪装结界里,避开飞龙军的耳目,一直熬到太阳落山之时才开始有所行动,而飞龙军由于害怕在黑夜里受到突袭而面临惨遭歼灭的危险,只能悻悻地离去,这也给了诺克琪美华提供从容撤退的大好机会。

  按照诺克琪美华的分析,此去山谷的路根本行不通,从半狮人能够成功逃脱飞龙军追击的情况来看,显然深谷里有一个极为庞大的伪装结界在保护他们,如果猜测不错的话,那个烟云笼罩的山谷内应该隐藏着一支更为强大的堕落精灵军队,真要硬闯,这几千数目的亡灵军恐怕还不够给他们塞牙缝的。

  当然他们今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果这次带队的飞龙军司令官还不太差劲的话,应该会想到在深谷里面必定躲藏着一支实力极强的堕落精灵军队,在黑暗大陆生活的人都明白,龙族对堕落精灵的憎恨程度其实并不比对亡灵军低多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清晨,大批的飞龙军将再次云聚于此,一举捣毁堕落精灵军藏匿的窝点,因此若想避开这无谓的战火,最好能趁今夜远远地离开这个危险境地。

  天一暗下来,诺克琪美华就下令向东面急行军,这一路上又有不少失散的亡灵追寻着死亡的气息汇聚过来,虽然数目不多,但我发现居然有相当部分的地狱鸟夹杂在其中,看来即便是与龙族最严酷的作战中,要想真正将它们消灭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当天还未明时,诺克琪美华便带着我们抄捷径离开了这片阴郁的丛林,又步入一个阴森神秘的山谷,同样还是让死灵鸟在前方开路。

  不多时死灵鸟便折了回来,这一次它并不单独回来的,在它身后还带着一只极为精悍凶狠的小型暗黑狰魔,它身上暗黑盔甲似乎带着强大的隐身魔力,虽然飞到了身边,但我的体察术却很难感到它在空气中的运动痕迹,就仿佛从不曾存在似的。

  我一看到它那双血红色阴冷邪恶的眼睛,就能强烈地感受到它体内蕴藏着的极为巨大的恐怖力量,就象一座充满能量的火山,随时都要喷射出来,与它面对面相处,令我不自觉地感到毛骨悚然。

  那只小型暗黑狰魔一见到诺克琪美华就急匆匆地收拢起黑色的铁翼,同时收拢起的还有桀骜不训的气色。

  它略微低垂着头来到那个亡灵女妖的面前,喉咙蠕动了几下,低声发出着浑浊不清的声音,尽管说得并不多,但却让冷酷的诺克琪美华有了笑容,她回头特别地注视了我一下,慢慢地咧开白森森的牙齿,就仿佛在欣赏着一道可口的美食一般,随时都要将我一口吞食了,直看得我心底冒着寒气。

  在她不怀好意地注视之下,我的傲气也随之升涌而起,毫不示弱地将眼睛反瞪回去,反正都是一死,干嘛还要在她面前接受屈辱和嘲弄呢?不过令我困惑的是,她很快就转过头去,不再对我做出任何带威胁性的动作,这也让我暗中松了一口气。

  进入了这个荒凉的山谷我才发现,那里正是暗黑狰魔隐藏的一个秘密营地,大概有七、八百名暗黑狰魔藏匿在其中,数目虽然不多,但它们的加入对于这支落魄不堪的亡灵军却是一件相当振奋的事情,至少意味着此处是个可以安心憩息的地方。

  至此,我也才明白诺克琪美华为何专门挑选有山谷的方向撤退,原来在战争前她就已经开始布置了退路,让精干强悍的暗黑军事先控制一些可以离开麦坎加伦的隐蔽通道,也让她在战争不顺时能安全地撤离。

  如果我猜想得不错的话,昨天那个遭受半狮人军伏击的山谷应该也是暗黑军的隐身之地,只不知何时竟被堕落精灵的扈从军给占据了,成为了伏击诺克琪美华的陷阱,不过令我好奇的是,堕落精灵军到底出动了什么样的部队竟能将如此强悍的暗黑军从山谷里全部歼灭。

  由于那个小型暗黑狰魔报告,在此前不久,有一个堕落精灵的龙蛇骑士斥候曾在山谷里徘徊过,诺克琪美华便即令亡灵军离开这里,以避开优索亚戈尼的耳目。

  经过麦坎加伦这一役,诺克琪美华几乎成了惊弓之鸟,稍有点风吹草动便神经绷得紧紧的,虽然在表面上仍然装着镇定自若的样子,但我还是从她嘴角边微颤的涟痕中看出她内心波动的痕迹,真不知道战争前的踌躇满志和战争后的狼狈不堪,由此产生的巨大落差会给她内心造成怎么样的震憾啊?

  就在我们离开这片隐秘峥嵘的山谷不久,一个长着宽大透明羽翅、模样仿若人形螳螂的古怪精灵出现在我曾经站立过的岩石上,他那铜铃般大的复眼冷漠地搜查着我们遗留下的蛛丝蚂迹。

  在特别关注了一下我们远去的方向后,他轻轻地用长着镰刀般锋利的手在空气中略带恶作剧地挥舞了一下,眨眼间,在他身后魔术般出现了黑压压一大片造型怪异、模样凶恶的啮齿类精灵怪军,仅仅看它们那邪恶凶残的面目,没有哪个人会感到心情愉快的。

  这就是优索亚戈尼的变魔军,他们不仅有着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还有着不可思议的隐形魔力,普通的魔法探测器根本捕捉不到他们的形迹,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特意放过了这支自以为隐藏极深的暗黑狰魔军,并且就算是在诺克琪美华带队前来之际也依旧不动声色地将形迹隐藏。

  “噢呜——”对着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方向,那个螳螂状的变魔精灵突然发出凄刺耳的嗷叫声,仿佛要将心中的忿闷全部释放出来似的,如雷的吼叫在空气剧烈地震荡着,一波波向远方传递过去,将四周围栖居的禽鸟怪物惊得四散奔逃。

  “噢呜!”远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就好象地狱里的厉鬼因极度的郁闷而大声叫唤一般,诺克琪美华诧异地转过头,略带担忧的目光注视着身后的动静,虽然她运起了恐怖之眼,虽然她可以看穿万物景象,但这一次,她却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山谷里的风呜呜地吹着。

  尽管她早已失去了感官知觉能力,并不感到寒冷,但此刻却也情不自禁地收缩了一下手脚,不知为何,一种压迫灵魂的恐怖感就象一张无法回避的漫天罗网,正从天而降,牢牢地将自己身体乃至灵魂都紧紧地束缚住。

  “变魔军团!”她好不容易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混浊的气息,拳头握得紧紧的,喃喃自语道,“该来的总要来的!优索亚戈尼,我会等着你出招的!”

  虽然离开麦坎加伦的地界已经有好长一段距离,但是我们依然不能放松警惕,龙族的斥候正遍布各地,追杀着视野中可以寻匿得到的任何一支亡灵军,有时我们甚至要回避龙群聚集的地方。

  为了更大程度地保障部队不受侵扰,诺克琪美华几乎放飞了所有的死灵鸟,如果没有它们带回安全路线的信息,这个亡灵女妖是绝不肯冒进半步的,这也让我们的行军速度变得异常缓慢,走走停停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跟随着亡灵军一起行走,最难受的大概是我和苏格历兄妹三人,因为亡灵军并不需要任何食物和水分的补充,只要亡灵法师们施展死亡祈祷就可以让这些不死怪物们精神焕发,奋勇前进,但做为人类的我们却不能将这些莫名其妙的咒语当成身体的动力。

  前段时间在亚里士德黑森林还能靠丰富的野食野果填饱肚子,如今步入荒凉的丘岭地带,再想寻找吃的就需要依靠时间和耐心了,不过幸好这一带的食尸鹰特别多,经常可以在头顶上看到它们徘徊的影子,这也给我升级投石术创造了练习机会。

  在诺克琪美华的默许之下,我爬到了山岩上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准备对着空中徘徊的一只食尸鹰进行掷石射击。

  两个胸部都烂出骨骼的腐灵战士在身后亦步亦趋,虎视耽耽地盯着我不放,仿佛只要我有逃跑的迹向就毫不客气地将我当场格杀,看那凶巴巴的架式我心中就颇为来气,就凭这两个傻瓜在身边,食尸鹰怎么肯落下来找死呢?光光今天就有三次绝好的机会让这两个不长脑浆的笨蛋给搅了,我希望今天不会因此饿肚子上路。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只食尸鹰看见我身后那两个不懂隐蔽并且还杀气冲天的笨蛋,再也不肯从空中降下来受死,反而三下两下就飞走了,就在我无比失望之际,天空中一道白光倏然间闪过,只听一声沉闷的轰鸣,那只食尸鹰在空中炸成了数瓣模糊的血肉,同时落下的还有无数簇色彩鲜艳的羽翎。

  “那是黑精灵的雷元素箭矢喔!”抬头看着这一幕景象,诺克琪美华脸色阴沉得仿佛戴上了铁面具,她发现前面起伏的丘原上隐隐约约地出现了参差不齐的人影,无数的枪刺在光线下闪耀出一片亮眼的光带,见此情景,她不无嘲讽道,“很久没有和卓伦斯黑精灵交手了,都快忘记了斩杀这群笨蛋的感觉了!”

  我站在高处可以很轻易地看到隐藏在岩石背后的大批黑精灵军,我发现他们全是清一色的三角巨蜥骑兵,不,其中还有一些以翼手闪豹为座骑的空骑士,步兵倒是一个也没有看到。

  相比之下,诺克琪美华的亡灵步兵倒占了大多数,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她更吃亏,但就我看来,真正吃亏的还是黑精灵,因为他们数目并没占压倒性的优势,而且手中还没有专门对付有着重装配置的暗黑军的重型兵器,想要一举击败诺克琪美华的亡灵军,恐怕是很不现实的事情。

  令我奇怪的是,那支黑精灵军并不急于进攻,反而向后收缩了两百步距离,以拉开两军的距离,紧接着一名翼行闪豹骑士几乎以贴着地面的姿式飞了过来,手中举着白旗以示使者的身份。

  虽然有些杀戮***极为强烈的亡灵军蠢蠢欲动,很想将其斩杀当场,但在亡灵法师们的精神压制之下总算控制住了这一触即发的杀戮场面。

  那个年青的黑精灵骑士很快就飞到了诺克琪美华的面前,他似乎很畏惧这个美丽而邪恶的三眼尸妖,连正眼也不敢看她,低垂着眼皮大喊道:“是诺克琪美华殿下吗?我是柏卡尼格统领手下的战士,我代表柏卡尼格统领希望能与贵军进行交涉!”

  “嘿嘿,卓伦斯黑精灵在打仗前总要派一个使者来交涉吗?”冷冷地看着那个惊恐不安的翼行闪豹骑士,诺克琪美华仿佛一眼就能将他的内心看穿,她不无讥讽道,“放胆说出你们的要求和条件吧,我会斟酌地给你们答复的!”

  那个黑精灵骑士禁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咬咬牙道:“殿下若能将霍克交出来,柏卡尼格统领愿撤走这里的一兵一卒!”

  “霍克?你们真的那么恨柯里斯黑精灵吗?嘿,他不在我的军中,早在麦坎加伦圣城之战中我便与他失去了联系,也许他早回到了剥皮谷吧?不过就算他在我的军中,我也不会将他交出来!”下巴抬了抬,诺克琪美华以俯视的姿式看着他,阴森森笑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为什么?”脸色白了一层,那个黑精灵骑士忍不住抬起头,很勉强地笑了笑,但却仍掩饰不住内心的惊恐。

  “因为你们还没有资格与我讨价还价!”说着,诺克琪美华的手爪突地暴长出好几米长,一下子就抓到了对方错愕不堪的脸孔,用力一拧竟活生生地将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掰了下来,随手一甩便扔到了远处的岩石堆。

  只听噗地一声,赤红色的鲜血象浸了红漆的泉水一样喷涌了出来,那个失去首级的黑精灵使者在座骑上摇晃了几下便滑到了地上。

  “嗥!”眼看着主人倒毙,座下的翼行闪豹双眸仿佛都要喷出火焰来,它狂暴地吼叫一声,翅膀一舞便飞跃起来,向这个内心比魔鬼还更冷酷残忍的亡灵女妖扑杀过来。

  但不幸的是,在一旁虎视耽耽的地狱鸟们抢先一步飞跳了起来,锋利的爪子深深地插进了它的肌肉中,左右一撕立刻便将它肢解成数块尸肉,肝脏和血液象决口的坝水一般轰地就从裂开的肚皮里喷了出来,洒得一地都是血色污秽。

  “杀啊!”见此情景,守候在远处的卓伦斯黑精灵士兵象烧开锅的沸水一样暴跳起来,他们吼声连成了一片,凶神恶煞地挥舞着长枪冲击过来,很快便和最前面的地狱兽军激烈交战成一团,如雷的咆哮和惨厉的哭嚎混合在一片血色的刀光剑影之中,给整个天地抹上一笔浓浓的血腥色彩。

  第一个被黑精灵挑死的是一个粗壮的地狱三头獒,尖锐的长枪从它中间那颗脑门插了进去,整个儿都挑到了半空中,落下时还被蜂拥而上的三角巨蜥骑士暴踩成烂泥,一下子就毙命了,紧接着第二只地狱三头獒也被挑到了半空之中……

  尽管受到了一定的挫折,但亡灵军的反击却同样坚决和猛烈,一只雄伟高大的地狱狮鬼兽疯狂地抡起巨大的战斧左右飞舞,一下子便将冲上来的两名黑精灵骑士硬生生地劈成了血淋淋的两半,尸块呼啸着飞出了好几丈。

  当第三名黑精灵骑士踩着同伴破碎的尸体跳跃出来时,那个地狱狮鬼兽正好将战斧舞了一轮,仅仅一个顺手飞斩便将那个撞上枪眼的黑精灵骑士的脑袋给劈开了花。

  “噗噗!”几道炙眼的白光在空中倏然闪过,那个处于亢奋状态的地狱狮鬼兽好半天才发现自己的胸口上插着两根尾翎不停摇颤的箭矢,它愤怒无比地咆哮一声,刚想伸手拔出,那两支箭矢就轰地一声在它宽厚结实的胸脯上炸出一个透明焦洞,里面大量黑糊糊的尸水脓液涌了出来,涂满了全身,它摇晃了几下便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重重载倒在地。

  “咻咻咻!”黑精灵骑士的长枪还未刺到,他们的雷元素箭矢就已抢先射了过来,虽然炸力并不太大,但若被射中,通常身体的某一部分都要分离出来,许多猝不及防的亡灵军都是在这些魔箭射击之下,变成失去战斗能力的废物,惨遭对方残酷的屠戮和贱踏。

  但比起亡灵军猛烈无比的火焰攻势,黑精灵的雷元素箭矢威力就显得有些小儿科了,最先喷射火球的是诺克琪美华的地狱鸟亲近卫队,它们在首领的示意下展开疯狂的反击,一次火焰弹的排射就足以让几十名强悍凶狠的黑精灵骑士葬生在火海之中。

  紧接着是尸骨龙和暗黑军的尸气弹联合射击,在亡灵们撕心裂肺的鼓噪之下,一颗颗浸透着死亡恶息的尸气弹频频在黑精灵阵营中炸开,要不是他们天生拥有抑制黑暗魔法的能力,可以很大限度地降低尸气弹带来的身体伤害,恐怕仅凭一轮尸气弹雨的覆盖就足以让后面的黑精灵军士气崩溃。

  一个黑精灵翼行闪豹骑士在将尸骨龙击成碎片之后,顺势从诺克琪美华头顶上掠过,随手一甩,一道不透光线的黑暗结界便从天而降,当场就迷住了四周亡灵军的耳目。

  但这对于有着第三只魔眼的的诺克琪美华来说,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仅凭着空气的震动便能捕捉到对方的行踪,随手将火焰长矛向空中一掷,便将那个自鸣得意的翼行闪豹骑士的背心洞穿,尸体还未落下便已烧成了一团火球。

  令我惊异的是,那根火焰长矛竟像变魔术一般再次出现在诺克琪美华的手中,仿佛从不曾离开过一般,我突然明白了,这是一把有着自我返回魔力的火焰长矛。

  就在黑暗结界迷住亡灵军视线之时,诺克琪美华带领着所有的亡灵法师们,用吹风术将这些凝固成乳状物的黑暗结界吹散,这挽救了不少亡灵军的性命。

  随着黑暗结界的破灭,许多亡灵在恢复视力之时常常能看到凶猛剽悍的黑精灵骑士杀到眼前,来不及躲闪的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对方砍得肢离破碎。

  一个有着狮子一般雄伟魁梧个头的大型黑精灵翼行闪豹骑士,在连续将三个暗黑狰魔击落在地之后,便引起了诺克琪美华的深深的关注,就算是飞龙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连毙三名强悍到了让人敬畏的暗黑族战士,她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手指一挥,身边的两辆地狱鸟战车便轰隆隆地飞了过去迎战。

  战车上的一名三眼尸妖战士刚想射出手中的强矢,那个大型黑精灵骑士就已将长枪投掷了过来,准确地贯穿了他的心脏致命之处,尸体弹到了半空中便落了下来。

  而那地狱鸟还不知好歹,蛮蛮撞撞地冲了过来,刚想伸头去撕咬对方的手脚,却不料那个大型黑精灵反应更快,突然抽出快刀用力砍在地狱鸟的腰上。

  只见一道凄厉的白光一闪即没,那只地狱鸟在飞出十几米远之后才断成两截从半空中落了下去,大团大团腥恶的尸气从断口处喷了出来,被风一吹随即消散在寒冷的空气中。

  目睹此景连我都不得不咋舌,好凄厉的快刀,要是对方的目标是自己,还真不知该怎么应付过去,我发现就连一旁密切观战的诺克琪美华都不由自主地拍手赞叹。

  “是柏卡尼格统领吗?”眉头微微拧出一股绳花,诺克琪美华坐在高大威武的的暗黑獠龙背上大声讥讽道,“卓伦斯黑精灵近年来的俊才可不多了,死一个就少一个,你这么为堕落精灵拼死拼活值得吗?想当年黑暗大陆可还是我们两家联手统治的天下呦!”

  “那是过去的老黄历了!我们替神殿山卖命也就是为自己卖命!”那个大型黑精灵飞骑士将另一辆地狱鸟战车击落之后昂声大笑道,“只要你允诺不再支持柯里斯黑精灵,我就不杀你,甚至还让路给你通过!你们的命运将由亚戈尼殿下最终裁定,他的变魔军团早已在鬼门关口等待你的到来!嘿嘿,这是一条不归路噢!”

  “没有人可以决定我的命运,除了死神帕里恩夫,可惜他早就答应我至少还能活一千年!”诺克琪美华手中的火焰长矛猛地投射了出去,她咧着白森森的牙齿阴笑道,“但你的命运却是由我决定的!既然你要和我顽抗到底,我将亲手为你打开地狱的大门!”

  呼地一声,那支燃烧成炙烈火焰的长矛在空中疾掠出一道的痕迹,瞬间便到了眼前,但这在柏卡尼格眼里却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他仰天大笑一声,挥刀便向那包裹在火焰之中的长矛斩去。

  呼地一声,刀光从火焰长矛的枪身中一闪而过,但却没有将其砍断,他甚至都感觉不到那个火焰长矛存在的实质,仿佛根本就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就在他瞠目结舌之际,那柄火焰长枪已透过了他青厉色的刀刃,直接贯穿了他的胸口。

  “噗”地一声,火焰长矛透背而出,柏卡尼格低下头呆呆地看着胸口上那燃烧不休的火焰长枪,这一回他明确地感觉到了长枪坚硬锐利的质地,他甚至还能感到火焰对皮肉烧烤的剧烈痛楚,但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他想伸出手将这火焰长枪拔出,可手刚一触及那舔卷飞舞的火焰,只听轰地一声,全身便燃烧成一团灼热无比的火球,在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中,他从翼行闪豹身上翻了下去,一个活鲜鲜的生命就这样湮灭在冰冷的风中。

  柏卡尼格一死,卓伦斯黑精灵就象泄了气的皮球,再也鼓不起战斗的意志,在一片惊慌失措的嚎叫声中,他们纷纷将兵器抛到地上,潮水一般退去,只留下满地肢离破碎的尸体和折断燃烧的刀枪,亡灵军也不追击,只是匆匆地打扫了一下战场便重新集结出发了。

  战斗的胜利并没有给诺克琪美华以太多的激励,她反倒陷入了不安之中,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堕落精灵的扈从军,可是却连一支堕落精灵本队都没有碰上,更别提那有恐怖名声的变魔军团,但她能很清晰地感到风暴正一步步地逼近。

  风冷冷地吹过脸颊,她呆呆地看着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方向的天空,难道那里会是自己的劫数吗?她不禁将指甲深深地掐入了僵硬死白的肉中,留下青涩的痕迹。

  看着满地狼藉的黑精灵尸体,那个螳螂状的变魔精灵缓缓地转过身来,咧开白森森的牙齿对眼前跪倒在地的两名黑精灵桀桀怪笑,问道:“柏卡尼格真的是死于诺克琪美华的火焰长矛之下吗?”

  “是的,巴洛斯大人!这是我们亲眼所见,柏卡尼格统领根本就挡不住那个老尸婆的掷枪!”左侧一个满脸血污的黑精灵军官惊恐不安地回答,不知为何,他感到在对方邪恶残忍的目光注视之下,自己正经历着最严酷的生死考验,皮肤不自觉地爬起一串串的鸡皮疙瘩。

  “柏卡尼格一死,你们就这么散了吗?”巴洛斯变魔精灵微笑地盘抱起他那双刀锋化的手臂,讥讽道,“昔日黑精灵骁勇善战、宁死不屈的个性都在你们身上消磨光吗?”

  “什么?啊——”左侧的那个黑精灵军官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气息,他骇然抬起头来,一把冰冷入骨的刀恶狠狠地插进眼睛里,贯脑而出,脑浆和鲜血一下子喷到了右侧那个黑精灵士兵的脸上,吓得他一屁股坐瘫到了地上无法动弹一根指节。

  “留着你的狗命去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向亚戈尼殿下报告吧!我巴洛斯已经忍受不了让诺克琪美华那个老尸婆再继续招摇下去了!我要尽快地把她的心剖出来,献给神圣的康罗迪雅女神!”痴迷地舔食着臂刀上沾染上的血污,巴洛斯眼睛里闪现出一片狂热和噬血的红光,他兴奋无比地看着周围黑压压一片亢奋得咆哮不停的变魔精灵们,他相信仅凭着手上的兵力就能全歼了诺克琪美华这支落魄不堪的亡灵军。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第五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