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噢!”那个变异的巨蛆骨虫突然身子一缩,便向土里窜了进去,眨眼间便打出一道地穴,整个身子啪地一声便没了影子。

  一旁的半人型骨龙见状,大吼一声便冲了过来,举起白森森的骨枪就往涌动的土层插去,只听一连串噼噼啪啪的骨骼磨擦声,等它再把骨枪拔出来时,那个变异的巨蛆骨虫已经缠着骨枪从土下面顺势窜了出来,张开獠牙就将那个半人型骨龙握枪的骨手给咬掉,紧接着尾巴一甩,已缠住了对方的上身人腰,动作之快让人应不暇接。

  那个半人型骨龙愤怒地咆哮一声,把手中的骨枪直接抛弃,用折断的骨手恶狠狠地戳进巨蛆骨虫黑洞洞的眼窝,死命地将它的身体支开,另一只完好的手则将身后背着一把宽刃剑拔了出来,猛地向对方的喉部砍去。

  不过那个半人型骨龙还是慢了半拍,当宽刃剑将那变异的巨蛆骨虫的骷髅头完整地切下来时,它自己的喉骨却也被对方的利齿给咬断了。

  只听啪嗒一声,巨蛆骨虫缠住对方的长尾一下子就松开了,下半shen滑落到地上,但它的骷髅头却仍不依不饶地咬住对方的脖子,直至也将其咬断。

  两颗狰狞怪诞的骷髅怪头几乎同时滚到了地上,但它们的结局却不一样,巨蛆骨虫的头一下子就被这个暴躁愤怒的半人型骨龙用重足狠狠地踏成了碎片,而它自己滚落的脑袋却很快便拾起来重新固定在脖子上。

  旁边观战的一个半人型骨龙见那巨蛆骨虫已经不再有任何动静,于是便小心地上前,将对方的骨骼一一拆解下来,选了一些自己需要的拼装在身上,剩下的全部被踩碎,我看它气度从容的样子,似乎是这些尸怪的长官。

  包围我们的半人型骨龙逼得更近了,几十把白森森的骨枪直接抵到我们的身上,只要有人轻轻用力就可以将我们的身体对穿而过。

  看着它们那腐烂了大半、残缺不全的鬼脸,我就不禁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天知道它们会不会丧心病狂地把骨枪插下来。

  那个半人型骨龙长官饶有兴趣地打量了我们一眼,突然嘎嘎地怪笑起来,并把骨手高高地举起,这意思很明显,只要它手臂落下,这些冷酷无情的半人型骨龙战士会毫不犹豫地在我们身上开出几十个透明血洞。

  不过它的骨手却没有落下来,甚至还收了起来,露出诚惶诚恐的姿势,因为它看见优索雅美琳突然将隐藏在身体里的圣子神蛋高高举了起来。

  那金黄色的蛋球在晕迷的丛林中竟闪耀出璀璨华丽的光芒,一下子就给阴森冷凄的空气铺上一层耀眼的碎金,真是光彩夺目,灼灼照人,连一旁的我都感到不可思议,这圣子神蛋还真不是普通龙蛋可以相比的,它散发出的尊贵气息甚至透露着君临天下的王者霸气,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神魂颠倒、伏手称臣的感觉。

  不仅是那个半人型骨龙长官诚惶诚恐地弯下身子表示敬畏,就连四周用枪抵住我们身体的半人型骨龙战士也全都变了脸色,纷纷将手中的骨枪抛去,毕恭毕敬地弯下腰来向我们庄严行礼,那模样就仿佛一群虔诚忠实的教徒在给圣物做鼎礼膜拜,我实在想不到圣子神蛋还会有这么大的精神辐射力。

  “死马当活马医了,幸好我们押对了宝!这些龙族尸骨战士就算变成了亡灵,还是没有忘记黄金龙典的教诲,对圣子神蛋依然是敬若神明!咳咳,但愿它们能由此让开一条通道让我们离开!”

  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优索雅美琳得意洋洋地将那圣子神蛋收了起来,现在它已经不只是龙族的宝贝神蛋那么简单,它还是我们的救命符,没了它天知道这些情绪失控的亡灵尸怪会用怎么样疯狂手段来处理我们两个。

  见我们想走,那个半人型骨龙长官似乎有点急了,它直起身,啪嗒啪嗒地跑了过来,拦在我们身前,一副不准离开的模样,但面目却多了许多和善和诚恳,令我惊讶的是,它突然开口说话,一副神情慌张的样子,结结巴巴道:“请……别离开!我们的首领……想见见你们!”

  我和优索雅美琳对看了一眼,不禁有些失笑,原来它们还真不是普通的亡灵,居然会说大地通用语!这倒是省了我们在语言沟通上的麻烦,只是对我们不利的是,如果碰到不利我们的情况,再想装疯卖傻就很难了,我们只好把自己的底牌亮给它看。

  “不行,我们没时间见你的首领,我们要马上离开这个凶恶莫测的森林!”我急急忙忙地抢了优索雅美琳的话,一下子就回绝了它。

  开什么玩笑,如果见到了它们的首领,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波折,要是它们的首领起了贪念想动手抢夺这圣子神蛋,那我们还不死得快啊?

  那个半人型骨龙长官很坚决地摇了摇头,并且非常有勇气地将骨手再次举起,天哪,它想干什么?不会是想下命令杀了我们吧?我吃惊地看着四周面目严肃的半人型骨龙战士纷纷拾起骨枪,重新对准我们,一副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坚决样子,仿佛只要我们一有任何不识时务举动就要扑上来将我们一顿海杀。

  优索雅美琳只得再将那个圣子神蛋拿出来,这一次她特地将神蛋举得更高,好让那璀璨绚丽的光芒照射得更亮更远,但这一次我们失望,那些半人型骨龙只是敬畏地后退一步,但它们都很坚决地举着骨枪一副誓死也不让步的样子,尤其是那个半人型骨龙长官,甚至已经将背后的宽刃剑拔了出来,一副鱼死网破的亡命姿态,直看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怎么办?”这一回就连优索雅美琳也失去了主意,无论是硬拼还是妥协,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如何保存生命,别的倒是可以不必强求。

  “两害之间选其轻!”我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这群如狼似虎、性格暴躁的半人型骨龙,不禁道,“我看还是选择……”

  “妥协?这样也好,至少在去见它们首领的路上,不用再为安全问题烦心了!”优索雅美琳粗粗地呼出一口气息,仿佛心里上卸下了一个很大的包袄,她小心翼翼地将神蛋收了起来,悠悠道,“但愿别碰上一个脾气暴躁的亡灵疯子!”

  被她抢了话,我即将脱喉而出的最后两个字一下子就给逼回了肚子里,直呛得我半天也喘不过气来,等她叽哩呱啦说完我才能插得上话,不禁怒气冲冲道:“谁说要妥协的?拼了!只有拼了才能杀开一条血路,我们才能不再忍受这些亡灵的骚扰,去见那个什么首领只会让我们的困境更复杂更凶险!”

  骑士精神中不畏强敌的观念在我脑中产生了强大的刺激作用,我对她表示妥协的态度第一个反应就是激烈反对。

  优索雅美琳呆了一下,想不到我会生那么大的气,好半天也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她当然不知道我大部分的火力并不是针对她刚才说的那句话,而是针对她自以为是、独断专横的做事风格。

  上一次她对我连哄带骗,不仅放弃了抵抗,而且还攥着我从那么高的崖台上跳下,想起来都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如果换成是父亲,可能早就当场引颈自裁了。

  尽管后来事实证明那是明智的选择,但还是无法让我的世界观去接受和顺从这种有辱骑士尊严的懦弱行为,这一次她又要重复,于是我的怒气也在一瞬间双倍地喷射了出来。

  嗒嗒嗒嗒,就在我怒气冲冲之际,骨林深处影影绰绰又出现了大批的半人型骨龙的身影,它们像白花花的浪潮一样涌了过来,一下子便将我们团团包围。

  这一次就算是拼命,被拼掉的也只有自己的命,我不由地长叹一声,道:“妥协!你想要妥协,老天还真只让你妥协!”

  我无比失落地将骑士剑重重地插进了脚下的土地,感觉自己真是郁闷透顶,一腔热血只能在胸中澎湃,却无法化成实际行动。

  在大批半人型骨龙保护之下,其实也可以说是监视之下,我们一路灰心丧气地向半人型骨龙的大本营出发,四周游弋着不少食尸鬼、巨刺骨怪和尸骨龙,一见到我们森严威武的队伍就吓得抱头鼠窜,我可以想象得出这些半人型骨龙平日里在这残酷血腥的骨林世界中是怎样一副耀武扬威、横冲直撞的景象。

  只有强者才会受别人如此的敬畏,我看着这些趾高气昂、得意非凡的半人型骨龙战士,也不知是为它们感到佩服还是悲哀。

  半人型骨龙的营地是在一大片巨型怪物的骨骸墓场上建立起来的,初一乍到,给我的印象是这儿什么都巨大无比,有高耸入云的骨树,巨大而弯曲的脊椎残骸,大得可以容纳几十个半人型骨龙的骷髅怪头,甚至还有堆得象山包一样的大型断骨,这一切都让我感到人类的渺小,真不知道这种巨型怪物现在还有没有生存,它们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会引起外面世界的一场严重地震。

  当我们接近营地时,从一大片骨刺荆丛中突然涌出了一大群杀气腾腾的半人型骨龙,看着它们引弓搭箭、如临大敌的样子,我都担心会不会有一场恶战发生。

  那个半人型骨龙长官与阻拦的军官交谈了一下,还不时神神秘秘地回头指点我们,搞得我紧张地将搭剑的手臂肌肉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准备与它们拼命。

  不过好在那个拦截我们的半人型骨龙军官只是好奇地打量了我们一下,并不多加以为难,很快便放我们过去了。

  尽管这一切都很顺利,但我却从这紧绷绷的气氛中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火yao味,优索雅美琳的耳语也证实了我的猜想。

  “这些龙族尸骨骑士似乎正处于战争状态,看它们戒备森严的样子,就知道它们的对手可不是吃素的!我猜最近它们的处境肯定不怎么好!”优索雅美琳忧心冲冲地凑到我的耳边低语道,“得想个办法从这个祸难之地离开,你就按我的眼色行事,大家好有个照应!”

  我没有吭声,对她的话很不服气,我凭什么要听她的?为什么她就不能按我的眼色行事呢?难道比智力比反应,我都差她一大截吗?别忘了这里可是剥皮谷,黑暗天幕笼罩下的死亡世界,她此时的魔法连一半也使不出来,如果我愿意的话,给她肉体上的惩罚可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优索雅美琳见我的脸色很不好看,眼睛眨了眨马上就猜到我的心思,她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笑眯眯道:“还是我听你的吧,我的卡西欧斯大老爷,就按你的眼色行事好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大家要相互配合,彼此照应,可不能自己乱了方寸!放心好了,我会鼎力协助你的!”

  虽然不敢断言她这话是否出自真心,但确实听得很令人受用,我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这个心思敏巧的鬼丫头,倒真是把我肚子里的蛔虫摸得倍儿熟,而且还很懂得拣暖人心窝的话说,如果她真的变成一个慈善怜悯的人,那倒真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一进入营地,我们很快就见到了那个半人型骨龙,从它残破不堪、血迹斑驳的盔甲上我发现它生前居然还是一个高级龙骑士,这使我一下子联想到目空一切的意塔崔斯,火艳动人的肯琳姿以及玩世不恭的布鲁斯林,对了,还有那个在最后时刻冒着生命危险从绞刑架上将我解救出来的机灵鬼肯尼斯,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浓浓的暖意,对这些冷冰冰的半人型骨龙竟开始有了亲切感。

  “你们从哪里来的?”那个骨骼极为硬朗的半人型骨龙首领一见到我们就开口问道,这也使我愣了半天,还以为他第一句就会要我们立刻交出圣子神蛋,我的敌意也因此消减了大半。

  “我们从……”我嘴巴张了一下,正要把自己从万骨森林崖台上坠下来的事告诉给对方,却不料一旁的优索雅美琳已暗中踩了我一脚,痛得我直皱眉头,后面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

  “咳咳,我们是从麦坎加伦来的!”优索雅美琳毫无畏惧地迎着对方冰冷锋利的目光直视过去,坦然道,“我们在这个鬼地方遇上了麻烦,到处都是陷阱和杀戮,我们需要帮助!”

  身体微微一颤,死气沉沉的眼洞中突然亮起了炽热的红光,那个半人型骨龙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我们,沉思了好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麦……坎加伦现在怎么样呢?”

  可以看出,不只是它,四周所有的半人型骨龙似乎都很关心这个问题,一个个都努力把身体探过来,希望能听得更多有关这方面的信息。

  “很不好!麦坎加伦已经被剥皮谷的亡灵攻陷了,死亡和杀戮成为那片土地上唯一上演的剧幕,龙族已看不到任何希望,他们只能选择迁屣!”优索雅美琳黯然地垂下眼皮,很抱歉地耸了耸肩头,表示出某种程度的同情和哀悼,我都不由地佩服她演技之自然逼真,我甚至开始对她产生了深深的畏惧,生怕有一天突然发现她曾经对我说过话全都是谎言。

  “怎么……可能?麦坎加伦怎么会就这样被攻陷呢?就算是剥皮谷和神殿山联合起来都没有这种力量!”双眸一下子喷出了火焰,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情绪激动地将腐烂不堪的骷髅脸挤成一团,它痛苦地咆哮道,“巴兰图音第三龙将呢?还有索罗因图第二龙将?他们总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麦坎加伦就这么被毁灭吧?他们难道就没有起来拼死抗争吗?”

  看着它悲痛愤怒的样子,我就感到一阵心惊肉跳,这个半人型骨龙生前大概是一个极为刚烈暴躁的龙族战士吧,真担心它会受不了这个刺激而将所有的怒气都渲泻到我们的头上。

  不过我更担心的却是优索雅美琳的谎言会被揭穿,那样我们可真是死无葬生之地了,只要看看四周蠢蠢欲动、面目狰狞的龙族尸骨战士,我就感到指尖一阵阵的冰凉。

  “他们全都死了,死在诺克琪美华以及……骷髅王尤里西斯的手中!”优索雅美琳目光闪了一下,她决心将谎言编得更大更惊人,道,“是我亲眼目睹德满提亚老人的死亡……”

  “德……满首领他死了?”整张骷髅脸都扭曲得变了形,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狂暴地挥舞着骨手,大声吼叫道,“不可能!德满首领是不会死的,绝不会死的!没有人可以伤到他的皮毛,除非他自己愿意!”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了神经最脆弱的某个部位,它整个骨架都因震惊而噼噼啪啪地抖动起来,我发现四周的半人型骨龙同样也陷入了极大的悲痛之中,黑洞洞的眼窝里全都喷射着炙红热烈的火焰,仿佛一个失控就能产生一发不可收拾的风暴。

  优索雅美琳可把这个玩笑开过头了,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这次弄不好会让我们万劫不覆,真可恶,刚才还大言不惭地说是按我的眼色行事,还没等我使眼色,她那张灵牙利齿眨眼间就将局势急转直下,我真是被她胆大包天的行为气个半死。

  假装没看到我愤怒的表情,甚至不顾我狠狠地反踩她的脚,优索雅美琳在一片置疑和敌视的目光之中,及时地将圣子神蛋拿了出来,大声道:“这就是德满提亚老人临死前交给我的圣子神蛋,它本来有两个的,另一个被看守神龙殿圣龙血池的神秘老人抢走,不知下落如何!”

  “胡说!罗尼西门尊者可是为龙族看守几代神龙殿的护陵人,他怎么会抢圣子神蛋呢?”眼眸一下子变得像鹰隼一般凶狠而锐利起来,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怒气冲冲地瞪着她,大声喝斥道,“他是龙族最信任的朋友,也是德满首领最密切的忘年之交,以他的人品和道德,是绝不会做出这种龌龊勾当,你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看来这个不长脑浆的龙族亡灵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笨拙迟钝,它知道的事情其实还蛮多的。

  优索雅美琳微微征了一下,但很快便掩饰住内心的惊骇,还能面不改色道:“当时尤里西斯率它的骷髅大军攻进神龙殿,将守护在圣龙血池的罗尼西门打成重伤,就在要抢夺双子神蛋之际,被德满提亚老人阻挡了!”

  “为了引开尤里西斯和诺克琪美华的注意力,他便将双子神蛋交给我们保管,并希望我们能逃出麦坎加伦,但不知怎么的,罗尼西门却用法术夺走了一个,我们只能带着这个逃出来!”

  她发现对方充满怀疑的脸色正在加温着怒火,立刻又补充了一句,道:“这个圣子神蛋总不会假的吧?如果不是德满提亚老人亲手相托,你说我们哪有那么大的能耐从神龙殿里取走这龙族的至宝——圣子神蛋啊?”

  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冷冰冰地看着优索雅美一番慷慨激昂地演讲,等她话音结束就嘎着声音怪笑道:“德满首领为何要将这圣子神蛋交托于你?别忘了,你可是一个堕落精灵,龙族与堕落精灵同样是誓不两立的!”

  眼眸闪了一下,优索雅美琳马上便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她突然将我拉了过来,道:“原来你对我们的立场起了怀疑?那好吧,说白一点,其实德满提亚老人是将圣子神蛋交给我的爱人,是他不放心神蛋,又托我来保管!”

  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口气差点儿就喘不过来,我只感到一团炙烈的火焰正咆哮着从心底升腾起来。

  如果不是这些日子与诺克琪美华在一起逃亡,过了不少饥肠交困的苦日子,恐怕这个时候我会气得将前天的饭都喷出来,这个堕落精灵魔女简直就是撒谎天才,连个腹稿都不用打,天知道从她那张神通广大的嘴巴里还能制造出什么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我正要发作,却被她用力踩住脚,让我更生气的是,她居然还转过身来,眼睛带着调情似的绵绵爱意,但我却感到一阵作呕,那瞬间我只觉得自己的魂魄被狠狠地抽上了一鞭,难道从前她也曾对别人这么动情地说谎吗?

  就在我要火山爆发之际,她突然抱住我,趁亲吻之际感伤道:“对你,我是问心无愧的,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就将我揭发出来吧!它们也许会放你一条生路!毕竟,你不是堕落精灵!”

  她的话仿佛有股强大的魔力,一下子就将我的怒气平息了,我仔细地端详她那款款深情的脸庞,心一下子就软了,真该死,我为什么就是恨不起这个蛇蝎魔女呢?

  “德满首领为何会把圣子神交给他?为什么要信任他,而不是别人?”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眼眸里闪耀着阴森森的光芒,从这句问话中可以看出它的智商绝不会太低。

  只听它继续桀桀怪笑道:“解释不了吧?你们刚才说的其实都是假的,这个圣子神蛋根本就是你们从德满首领那儿抢来的,甚至德满首领都可能是你们杀害的!”

  它将骨手举了起来,顿时四周的半人型骨龙全都杀气腾腾地举起白森森的骨枪,随时准备冲上来将我们插成刺猬,气氛紧张得仿佛一点声响就能引发强烈爆炸一样,我的背心不禁淌出了冷汗,最严峻的时刻到来了。

  “亲爱的,将四大元素王都召唤出来吧,我想只有事实才是最好的说服武器!”优索雅美琳轻轻搓着手,悄悄地将手心中的冷汗搓去,她心里同样也在打着鼓,但她脸上所表现出来的镇定却不是我能比得上的,有时想不佩服她都很难。

  我瞪了她好半天,最终还是妥协了,我想自己大概真的是变了,变得更保守也更现实,面对谎言却不敢站起身来揭露,我为自己的明哲保身感到深深的羞愧,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黑精灵化在起作用,但我却知道,曾经那个秉直刚烈、忌恶如仇的率直少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剩下的只是一副前思后怕、胆小懦弱的外壳,我甚至分辨不清这究竟是堕落了,还是成长了。

  四大元素王都被召唤出来了,它们身上有着德满提亚老人一百年魔力的印记,不用我们多说,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便明白了一切。

  为了不让它再有疑问,优索雅美琳干脆直接开导它,道:“我们得知剥皮谷要准备派出大军通过恐怖之门进攻麦坎加伦,于是便冒死将这情报传送给德满提亚老人,但不少的龙族执政官却对我们毫不信任,甚至迫害我们!”

  “做为补偿和感恩,德满提亚老人这才不惜花费一百年的魔力用灵魂召唤契约的形式将这四大元素王召唤出来,并将召唤权转给了他!你这下应该明白德满提亚老人为何会如此信任我们吧?”

  “可是你一个堕落精灵和他这个黑……人类怎么会相爱?”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还是很难置信眼前这对奇异的恋爱组合,在它生前的记忆中,高贵优雅的堕落精灵是根本看不上低贱卑劣的人类,而正直诚实的人类更是鄙视并痛恨邪恶而残暴的堕落精灵,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象是水和油,永远也不可调和在一起。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就不用你瞎操心了!我们俩现在可是形影不离,谁也离不开谁!”优索雅美琳亲昵地将我的手臂紧紧地挽住,得意洋洋道,“爱情的力量不是你们这些大脑上开着天窗的烂尸可以体验到的!”

  那个半人型骨龙愣愣地看着我们,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令我奇怪的是它这次居然没有发脾气,而是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破开一个缺口的后脑骨,忧伤道:“是尸龙王铁尼欧巴用魔法将我们诅咒成这副恐怖的模样,如果当初我们能痛痛快快地战死,也就不会再生这么多无谓的烦恼!”

  “你们是铁尼欧巴的人?”脸色大变,优索雅美琳立刻警觉起来,她已握好隐藏的短剑,随时都准备拔出来。

  她知道铁尼欧巴很喜欢收集龙族战士的死尸标本,经过他那神秘而恶毒的诅咒之后,这些死尸就成为的亡灵大军中的死忠份子,它甚至专门有这么一支由战死的龙族亡灵组成的尸龙军,而且还有传言,就连铁尼欧巴也是来自于一个高级龙将的冤灵。

  “不,我们全都拒绝加入铁尼欧巴臭名昭著的尸龙军,我们现在还在和它们打仗!就在这片万骨森林之中!它们向铁尼欧巴发过誓,必定要将我们全部歼灭,因为剥皮谷中是不能有任何违抗铁尼欧巴意志的亡灵存在!”

  那个半人型骨龙做了一个不屑一顾的手势,冷淡道:“它们加在我们身上的迫害从来就不曾使我们屈服过,这一次,我们更要挫败它们围困我们的阴谋,一举冲出万骨森林,回到圣地麦坎加伦!”

  它眼里一下子闪耀起狂热而炙烈的光芒,我甚至不敢去看它那熔岩般灼热的目光,生怕一下子烫到了心灵里。

  “反……抗铁尼欧巴?你们可真够勇敢!”吃惊地看着这些狂热得有些忘乎所以的半人型骨龙,优索雅美琳好半天才挤出声音来,格格笑道,“就你们这个样子,怎么……回麦坎加伦?龙族是不会再接受你们的!”

  仿佛一盆冰水迎面浇了下来,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立刻呆住了,骷髅脸上很快便露出了难以形容的痛色,就连严密紧凑的骨骼也轻轻地颤动起来,那模样就仿佛正努力地抑制下心中极大的悲痛而不暴发出来。

  它当然很清楚就算回到麦坎加伦,迎接它们的也绝不会是荣誉和鲜花,而是无休无止的仇恨和杀戮,但这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它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它们只想回到故乡,回到那片曾经魂牵梦绕的热土。

  “我们要将圣子神蛋护送回麦坎加伦,它是属于整个龙族的,它也只能在龙族的哺育下崛壮成长,肩负起保卫麦坎加伦圣地的终极使命!”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仿佛回到了生前它所生长并热爱的那块土地,不禁动情道,“哪怕为此再丢一次生命,我们也在所不措!勇士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四周的半人型骨龙狂热地举着骨枪不停呼喊着,巨大的声浪一波接连一波地向四周传递开去,连绵不绝,它们虽然身为亡灵,但却始终以自己生为龙族为最大荣耀,并决心哪怕是受到冥神最恶毒的诅咒也要去保护那片曾经培育它们成长的热土。

  我置身在这热烈如潮的欢呼声中,不约自主地被它们那浓厚而深沉的赤子情怀感动,眼睛一片潮湿。

  “嗯,阁下真的打算护送我们离开万骨森林?”优索雅美琳吃惊地看着这些狂热的半人型骨龙正纷纷地把长长的骨枪高举向天空,旁若无人地大声欢呼。

  虽然有这么一群剽悍凶猛的战士护送出行实在是不错的事情,但她却担心这会因此把虎视耽耽的铁尼欧巴的尸龙军给引了出来,甚至可能连铁尼欧巴本人都出动,那才是真正的灾难降临!

  “叫我特南加亚首领!我不喜欢什么阁下不阁下的称呼!”那个半人型骨龙首领似乎仍沉浸在巨大的欢乐之中,一点儿也没注意优索雅美琳那越来越铁青的脸色,还喜滋滋道,“我们不只是要护送你们离开万骨森林,离开剥皮谷,我们甚至还要护送你们到达麦坎加伦,让圣子神蛋回归故里,回到属于它生长的地方!”

  不用去看,我便可猜出此时的优索雅美琳的脸色一定难看无比,这哪是护送,简直就是挟持,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半人型骨龙,我料定她就算有天大的胆量也不会将脾气发作出来。

  不过令我佩服的是她居然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还能露出笑容来,口是心非地赞道:“这个主意真不错,有你们这么强有力的盟友,这剥皮谷还不是来去自由啊?”

  特南加亚将所有的半人型骨龙都集中起来,分成三个营队,他自己带一个营队,前锋和后卫两个营队分别交给劳伦斯和尼奥带领,我发现它们的军队编制完全和龙族军一模一样,甚至还按生前龙骑士等级划分官兵军衔,从许多下层的半人型骨龙战士盔甲上,我可以看出,它们生前大部份都是见习龙骑兵。

  当我们随着特南加亚的亡灵军出发时,我发现许多半人型骨龙会特意回头看上最后一眼这片不久前还曾战斗并生活过的巨骸墓场,也许在这一路遥遥无期的征程之中,它们会倒下,会死去,但家在它们心中仅存的最后一点温暖就足以让它们在濒临死亡的最后时间里回味无穷。

  我好奇地观察毒害它们的表情和动作,希望能从中窥视出它们内心的奥秘,谁说亡灵都是冷酷无情、阴险邪恶的?至少我现在见到的这些,它们身上仍遗留着许多让我感动的生前的情感的记忆。

  看着它们那奇异怪诞的身体,我突然很想知道尸龙王铁尼欧巴是怎么将它们诅咒成这个样子的?我甚至更想看看传说中由高级龙将蜕变而来的铁尼欧巴,究竟长着什么三头六臂?

  这一路上,我们遇到了三个巨型千足骨虫,就是我上次看到那个可以向空中甩出六十余米长骨鞭的巨型亡灵,它们似乎对我们严整有序的队伍既好奇又畏惧,远远地躲着,但却又不肯离开,象调皮的孩子一般偷看着,但我发现它们巨大的骨尾却一刻也没有停顿下来,就在我们从它们面前经过的短短几分钟,一群暗黑鬼灵就象破碎的菜叶从空中被击落下来。

  后来我们又遇上了两只巨蝎骨怪在用镰刀状蝎尾相互撕杀,直打得地动山摇,风云变色,大批的白森森骨树东一堆西一摊地倒在地上,眨眼间便空出了一个极大的开阔地。

  一些不慎闯进它们战斗圈子的亡灵怪物还来不及逃逸,便被那两只狂暴的巨蝎骨怪给劈成了无数肉块,我们虽然远远地观看,却仍感到一阵心惊肉跳,要是这两个不安分的巨无霸突然发起飙来,不顾一切地向我们冲过来,都不知道会有怎么样惨烈的景象出现。

  我们在经过巨骸丛林时,受到了一次比较大的骚扰,成群结队的巨爪骨怪突然从四周冒了出来,哇哇乱叫地就向我们扑来,十几个猝不及防的半人型骨龙一下子就被撕碎了骨骼,倒瘫在地上无法动弹,但后面的半人型骨龙却很快地稳定住阵脚,并奋起反击,从它们反击的力度和速度来看,我发现这是一支拥有极快应变能力的强大军队。

  一个巨爪骨怪将它那巨大的骨爪横着一扫,两名半人型骨龙便躯骨分开了,上半身骷髅人体落了下来,一下子就被后面涌来的巨爪骨怪踩成碎片,但它们的下半shen龙骨却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也丝毫不影响动作的灵敏,还能继续加入战团。

  那两个残破了半个身骨,成会名副其实的骨龙,在狂暴的吼叫声中,拼命地挥舞起锋利的前肢骨爪,一下子就将那个得意过头的巨爪骨怪的两只尸臂都齐根撕了下来,依附在上面的的大量腐烂的皮肉和组织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洒得满地都是,那血腥景象真是令人触目惊心。

  “咻咻咻!”后面的半人型骨龙开始射出骨箭,眨眼间整个丛林上空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线条,仿佛一张不透光线的巨网,尖叫着扑向巨爪骨怪群体之中。

  我发现这些半人型骨龙的箭矢射得奇准无比,专门对准巨爪骨怪最脆弱的骨骼关节,只要那儿一被射开,整个骨架就松动了,剧烈运动起来就很容易散架。

  我甚至还看见一个巨爪骨怪连续被三支骨箭射断身上的脊椎骨骼关节,哗啦一声整个骨架就散开了,在地上积了一大堆的碎骨。

  随着劳伦斯和尼奥带着前锋和后卫的两个营队的半人型骨龙军完成了对这些乌合之众头尾夹击之势,巨爪骨怪们才发觉大势已去,于是开始落荒而逃。

  看着它们在巨骸丛林中摇摇晃晃、笨拙慌张的奔跑样子,我就想起了以前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到大森林里猎杀大狗熊的情景。

  我不由地笑声来,但笑声中却带着难言的苦涩,只可惜纯真美好的童年,已经成为遥远而陌生的梦幻,只能成为我痛苦的追忆。

  赶走了巨爪骨怪之后,特南加亚也不令人追击,只是粗粗地打扫一下战场,将骨骼还算完整的巨爪骨怪的残骸一一收集起来,拼装到那些骨骼受到损坏的半人型骨龙战士身上去。

  由此我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它们的损失率小得可怜,虽然这场强度不算太大的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但总是会有几十上百的半人型骨龙失去战力,然而经过一番妙手生花般的骨骼拼装,又能复活一些在我认为本该要被抛弃的残骸,我甚至还看到它们将两具损坏大半的半人型骨龙的尸骸拼接在一起,居然又能成为一个生龙活虎的战士。

  这个现实让我相当地忧虑,如果亡灵骨怪都能经过简单地拼装就重新恢复战斗力,那将来在与人类、龙族甚至是堕落精灵的战争中,兵力不仅将永不枯竭,而且还能越发壮大,这对其他种族来说可是一场极其可怕的噩梦。

  回顾诺克琪美华策划的麦坎加伦之战历程,她本来可以扩大更多的战果,但最后却一败涂地,这里面的关键并不是完全因为堕落精灵的背叛,如果她集中所有的亡灵法师将大裂谷下面的死尸都召集起来,完全可以抵消堕落精灵背后捅刀子的负面影响。

  虽然诺克琪美华后来也这么做了,但我却觉得做得实在太迟了,也做得很不够,有时成败胜负就是在一念之间,诺克琪美华如果不是缺乏死战下去的意志,估计最后崩溃的反而是龙族军。

  一个半人型骨龙斥候从前方跑来报告,据悉发现万骨森林的边缘地带有大量的尸龙军出没,很多还是飞行尸龙军,并有大规模集结的迹象。

  这个不幸的消息让特南加亚半天都恍不过神来,与尸龙军打了那么多年交道,它可从未怕过,但这一次,它却感到一阵恐惧,一阵忧虑,甚至还一阵动摇,也许是因为心中有了牵挂了吧?

  它将目光锁定在优索雅美琳的身上,如果圣子神落到铁尼欧巴的手中,那谁也无法想象这对龙族来说是多么大的灾难,它甚至不敢想象自己将如何去承受这可怕的灾难降临!

  “准备战斗,誓死保卫圣子神蛋!”这是特南加亚最后的吼叫声,在那之后,我再也听不到它那锵铿坚定、刚烈苍劲的吼声。

  

第五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