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最先遭到尸龙军突袭的是劳伦斯的前锋营队,当大批的尸龙军挥舞着砍刀和长枪从骨骸密林之中涌出时,劳伦斯布置在队伍最前沿的一个中队的半人型骨龙战士瞬息间便被冲刷得无影无踪。

  这些可怕的尸龙骑兵就象一部部凶猛的碾压机器,疯狂地将面前阻挡的任何障碍都生生碾碎在脚下,只一会儿工夫,半人型骨龙的尸骸便铺得满地都是。

  随着尸龙军的尖刀队型逐渐猛突进来,后面至少有三个中队的半人型骨龙随之成为了牺牲品。

  一个尸龙骑士狠狠一刀便将眼前一个半人型骨龙的上半身砍断,还未等对方倒下,座下的铁甲尸龙已经将对方的骨架撕成碎片。

  不过后面的一个半人型骨龙却冷静地用一支骨箭射穿了这个凶穷极恶的尸龙骑士的咽喉,但这却丝毫不影响它的战术动作,一枚火元素球抛掷了过去,一下子就将那个半人型骨龙射手的身子烧成一团炙烈的火球。

  虽然受到一连串沉重的打击,但半人型骨龙的士气并未就此崩溃,它们的应变速度相当地快,在遭到尸龙军中央突破之后,便开始分出两路人马,向左右两翼迂回反抄对方的后翼,这个战术调整不仅让自身损失一下子下降了不少,还给这些来势汹汹的尸龙军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创击。

  尸龙军的前锋迅速穿过了劳伦斯的前锋营阵地,很快便和特南加亚的第一营撞击在一起了,此时特南加亚早已布置好了一切,士兵们严阵以待,等尸龙军潮水般冲来时,便在阵前交织出一道密集得不漏光线的箭网。

  只见成群的白色骨箭飞蝗般平地掠起,直扑向曝露在射程之中的尸龙军,尖锐而凄厉的划空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就仿佛一道在空中急驰呼啸的白色瀑布,声势之猛令人喘不气来。

  特南加亚的第一轮齐射就让尸龙军吃尽了苦头,仅仅眨眼间便有近百名的尸龙骑兵被射翻在地,身上密密麻麻地射满了白森森带着倒刺的骨箭,有些伤势轻的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立刻便被后面疾冲狂驰的同伴暴雨似地贱踩在脚下,成为一堆稀烂破碎的腐肉。

  令我吃惊的是,半人型骨龙的射击频率非常快,第一轮齐射刚刚结束,第二轮齐射就已经发动了,而第三轮的箭矢更是全部各就各位。

  我发现仅仅两百码的距离,尸龙军冲击得异常艰难困苦,随着一轮接一轮骨箭狂潮般猛扑而来,它们凶猛的冲势一下子就被挡住了,那情景就仿佛是重重地撞击在一道又一道迎面飞来的巨大而坚硬的荆刺之墙上,不是撞得粉身碎骨,就是被同伴贱踏成肉泥。

  等剩余的尸龙军好不容易冲到眼前时,最前沿的半人型骨龙已经换成了清一色的长枪战士,它们在阵前排成了一道密集无比的荆林之壁,硬生生地将冲上前来的尸龙军挑于铁甲尸龙座下。

  呀——我能听到两军几乎同时发出疯狂而尖锐的嚎叫声,一浪接一浪地向四周迅速荡漾开去,那声潮是如此宏大恐怖,以致于我都有天摇地动的战栗感觉。

  随着喊杀声逐渐临近,一个又一个尸龙骑兵亡命似地用身体猛撞这道坚固厚实的荆林之壁,眨眼间便在上面挂满了几百具扭曲变形的腐尸,但我发现它们就算身体被贯穿也没有马上死去,而是尽量想透过长长的枪杆,滑到半人型骨龙的面前进行贴身搏杀,我甚至发现不少这样残酷而血腥的事情发生。

  一个尸龙骑兵的身体被一支长长的骨枪挑穿,连身上的骨骼都挑了出来,但它不仅不感到痛苦,反而兴奋地尖叫起来,透着枪杆一路滑到半人型骨龙的面前,然后狰狞着脸,左一刀右一刀疯狂地将对方的骨龙尸头和骷髅怪头一起砍成稀烂,不过它还来不及从那失去主人的骨枪上挣脱出来,后面的半人型骨龙射手便冷酷地将它淌着腐烂脓汁的尸头给射爆。

  但也有的尸龙骑兵透着枪杆,一连将三、四个半人型骨龙长枪战士砍翻在地,动作之辛辣凶狠令人不寒而栗,而我对它们的手劲却表现出更多的兴趣,我发现它们每一记劈斩都是虎虎生风,用尽全力,仿佛永远也不担心力量会被耗竭,真不知道维持它们生命的源泉来自何方?

  不过尸龙军疯狂的突击并不只是限于用身体做原始地撞击,大量的火元素球被它们远远地抛了过来,我发觉这些火焰魔弹比龙族的还要厉害,往往身体一被击中,就象被泼了油了一般立刻腾起一团熊熊火焰,根本无法解救,只需眨眼间便可以将一个半人型骨龙烧得只剩下黑糊糊的一团渣子,连一点恢复的可能性都没有。

  当大量的火元素球抛落在半人型骨龙密集的队伍中时,立刻就燃烧起一片炙烈而凶猛的火焰狂潮,飞卷呼啸的火焰甚至还吞没了四周白森森冷硬干脆的参天骨树,不少被烧毁的大型骨树一栽倒下来,就将下面来不及回避的半人型骨龙战士压得粉身碎骨。

  半人型骨龙的暂时失挫反而更激发起特南加亚骨子里的狂野之性,它猛地将宽刃剑朝空中用力一挥,两翼的半人型骨龙战士便尖叫着对着尸龙军的两侧进行凶狠地斜插。

  两股针锋相对的激流一下子就碰撞在一起,激跃出无数朵红白相间的死亡浪花,无数的尸骨残骸像色彩斑斓的蝴蝶片一般飘洒上了半空之中。

  我看见尸龙军的冲击力一下子就被强有力地抑制住,大量的尸龙骑兵在半人型骨龙狂野凶猛的反冲锋之中被掀翻在地,它们一旦落下铁甲尸龙,根本就没有再爬起来的机会,一下子就被潮水般涌来的半人型骨龙冲荡得无影无踪。

  劳伦斯的前锋营在完成对尸龙军后翼的歼灭之后,开始尾追着尸龙军的主力,配合特南加亚对其形成包夹之势,一时之间尸龙军陷入了头尾作战的被动局面,再加上尼奥的后卫营队也开始源源不断地增援上来,尸龙军的败势就更加明显了,它们一见情势不妙也很知趣地选择撤退。

  我发现半人型骨龙死命地想截住这股溃退的尸龙军,但很可惜,还是被它们撕开一个大口子突围出去了,甚至连追击的部队都陷入了对方的反包围之中,要不是特南加亚带着大部队及时地赶到,几乎就要全部覆灭,至此我不得不对尸龙军凶狠而顽强的战斗风格另眼相看。

  不过让我惊异的是,战场上倒毙的尸龙军残骸竟迅速变成了坚硬的硅岩,如果不使用高力度的魔法是很难将其破坏的。

  半人型骨龙似乎对这些残骸硅岩仍然充满着深深的敌意和恐惧,不时地用骨枪和宽刃剑去攻击,但效果却非常地差。

  后来,我听特南加亚介绍说,这些尸龙军战死之后就会变成硅岩,但是只要受到铁尼欧巴本人的召唤,它们又能重新复苏过来,只有在它们还未来得及硅岩化之前,用火将其烧毁才不致使它们再次被邪恶的魔法唤醒。

  我有幸近距离观察这些战死的尸龙军面目,令我好奇的是,脱去厚重严密的头盔之后,它们的脸型完全是一副狰狞邪恶的冥怪面目,一张脸比烧糊的鬼脸还更丑陋恐怖,让我极不舒服的是它们两根森白的獠牙就曝露在嘴巴外面,只有额上的两根黑色的龙角还能显示出它们生前龙族的身份。

  这让我想起了半龙人,传说半龙人是因为背叛了龙族而被龙神阿蒂洛诅咒成半人半龙模样,但它们与这些尸龙人相比,面目不知让人顺眼多少,至少它们身上没有随时都要剥落下来的焦烂腐肉。

  特南加亚将战场匆匆地打扫了一下就赶紧离开了,看它的样子似乎十分惧怕这些尸龙硅岩又重新复活,不过我倒觉得它是担心碰到其它更强大的尸龙军,因为这支突袭而来的尸龙军规模其实并不太大,按照与尸龙军多年打交道的经验,这只是一次很有限的试探性攻击,后面的暴风雨将会猛烈地让人无法喘息。

  一个飞行尸龙军突然出现在骨骸密林的上空,从它简单的装备来看,这显然是一个斥候,看它漫不经心地在我们头顶上飞行,显然是在嘲弄下面的半人型骨龙奈何莫得。

  事实也正是如此,特南加亚组织了几次弓箭手射击,都被它轻巧地躲过了,只有一支骨箭射中了它长满剧毒脓包的腐烂肩窝,但对于空中这个不死怪物来说根本毫无影响,仍在悠哉悠哉地对着半人型骨龙数目、士气及行军路线进行肆无忌惮地侦察。

  “得把它敲下来,要不然这家伙回去报告,会引来更多更强的尸龙军,而且还很可能就是飞行尸龙军,我们得帮特南加亚一把!”优索雅美琳眯着眼睛看了一下空中飞行的尸龙军斥候,突然凑到我耳边道,“最好用闪电术之类的强击魔法,勿须一击必中,否则后患无穷!”

  虽然很不情愿听她的使唤,但她说的却很有道理,如果就这么放任这个斥候将情报带回去,不仅特南加亚将面临灭顶之灾,就是我们也要跟着一起受到牵连。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蕴积出魔力来,但这里的空气却弥漫着一股腐烂腥恶的味道,很让我恶心,这也抑制了我魔法的发挥,第一个球状闪电射了出去,居然没有将它击落下来,只是让它在空中摇晃了一下,烧坏了半边身子而已,但这却引起了这个机灵的亡灵的恐慌,它急急忙忙向森林边缘飞去,显然它已意识到继续侦察下去的危险性。

  “我们用通融术一起来!”优索雅美琳突然握住我的手,从她那炽热的眼睛中,我突然感到了某种耐人寻味的复杂感情,那是只有饱含深情的人才有这种眼神,我狼狈不堪地避开她的眼睛,甚至将身子都扭转过去,但手却紧紧地与她相握,似乎并不情愿就此脱离,连我都分不清是谁在紧握对方的手!

  第二记球状闪电释放得很成功,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个炙亮耀眼的球形闪电嗖地便从手中飞窜出去,在空气中留下一道白色的弧光,就好象一支刺出去的长形电剑,精准无比地击中了那个飞行尸龙军斥候的身体,不仅将它从飞行尸龙上击了下来,而且还将其炸成十几瓣碎块。

  空中顿时弥漫起一团焦臭腥恶的黑烟,经风一吹才缓缓地散开,但不停涌向四方的气波却将空气震得隐隐颤动,就连离了足有好几百米距离的我们都能感觉到,可见刚才的魔法的威力之大。

  我本来以为如此举动会得来特南加亚的赞赏,却不料它凶狠地瞪了我一眼,但看到那破碎成十几瓣肉碎的的尸龙军斥候残骸落地,神情才舒缓了一些,转过身来对我道:“你们这么大声势地将尸龙军的斥候给击落下来,在远处观望的其它尸龙军会从它坠落的方位推测出我们的位置和行军路线,用不了多久,它们的大股人马便会直奔这儿,如果我们不想与之决战,就只有尽快地撤离!”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还是帮了倒忙,正在沮丧之际,特南加亚继续道:“其实你们这么做总比放那个尸龙军斥候回去强,至少现在他们还不完全清楚我们的底细!”

  “我们的斥候刚刚回来报告,尸龙军在我们正前方二十公里处的森林边缘布置了两个加强型重装团队,全部是地面军,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在森林的外围某处必定还有一支预备队,那可能就是铁尼欧巴的飞行尸龙军,我们要想从万骨森林中突围出去,最难过的将是它们那一关!”

  顿了一顿,特南加亚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又道:“刚才看你使用的魔法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准,我希望你能帮我们制造一个大型的伪装结界,避开飞行尸龙军的空中耳目!”

  特南加亚预测的没错,当我们迅速向西南方向迂回行进时,大批的尸龙军地面部队便从正面风风火火地赶到了我们击落那个飞行尸龙军斥候的地方,它们来势之快连我都感到惊讶。

  不过万幸的是,我在土元素王阿卡宾的帮助下,及时地利用御土术制造了几十个魔法疑阵,引得赶来的尸龙军来回绕了好几个大弯子,始终无法确定我们的行军路线。

  但我们的好运很快也结束了,通过鹰眼术,我发现大量的飞行尸龙军斥候被派了出来,光光朝我们这个方向飞行的就有十几个之多,不得已我让特南加亚停止了行军,再次利用土元素王阿卡宾的魔法,制造出一个大型伪装结界,将上千名的半人型骨龙战士全部囊括进去。

  这大概是我最耗神也最耗力的一次施展魔法,因为我从未有过制造如此大规模的魔法结界的经验,要不是一旁的优索索雅美琳悉心指导并支持我,恐怕这个结界也维持不了很长时间。

  飞行尸龙军斥候不断地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幸运的是,它们都没有降下高度来侦察,否则我的伪装结界也将失去效用。

  不过令我气恼的是,这些飞行尸龙军斥候寻找不到我们的行踪,居然就不离开了,在我们上空不停地飞行徘徊,这样下去别说难保它们之中会有人偶然间降下高度来识破我的伪装结界,就是我的精神力和体力也支撑不起这巨大魔法的消耗,崩溃将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我感到自己越来越难以支持这个庞大的伪装结界之时,我的运气突然又来了,一只有着城楼般大的巨型潜地食尸蛙不知何时从土里冒了出来,摇摇晃晃地出现在我们的结界附近。

  就在我以为它发现我们之际,这个恐怖的大家伙突然双腿用力一蹬,整个身体就弹跳起来,一下子就到了半空之中,舌头象一条红色的绸带喷吐出去,足足有三十余米长,眨眼间就将一个飞行尸龙军斥候给缠卷住,用力一吸,连人带龙一起吞到了肚子里。

  看着它那两排阴森森闪耀着寒光,比半人型骨龙手中的骨矛还更锐利的巨齿在一上一下津津有味地嚼动着,我不禁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要是换成是我,恐怕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那个巨型潜地食尸蛙挺着满是突点的大肚子咕咕地怪叫了几声,又一跳一跳地向不远处飞来的另一个尸龙军斥候奔去,看来它今天可是要饱餐一顿了。

  紧张的不只是我,连优索雅美琳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她虽然游历过大半个黑暗大陆,也见识过不少奇珍异兽,但像巨型潜地食尸蛙这种恐怖巨怪却是第一次见到。

  如此凶恶残忍的大型亡灵生物就从眼前大摇大摆地经过,想想就让人好一阵儿心惊肉跳的,因此她不由自主地向我身上靠了过来,希望能在我温暖的身体庇护之下寻得片刻内心的安定,我虽然感到有些不安,但却没有拒绝她这种依靠,毕竟怜悯也是骑士的一种美德。

  当第二个飞行尸龙军斥候被这个巨型潜地食尸蛙吞食时,四周游荡的尸龙军斥候便再也不敢在这附近逗留,纷纷向别的地方飞去,这也给我以喘息的机会。

  我一撤去这个庞大的伪装结界,人就几乎要瘫倒在地上,幸亏优索雅美琳手脚极快,一下子就抱住我的腰,这才稳定住身体。

  我默默地回头看了她一眼,除了复杂的表情,我什么也没有给予她的,不过我却发现她似乎很得意,嘴角边还浮着浅浅的带着心醉神迷的笑容,真可恶,我又不会因此感激她,有什么好笑的?

  我们朝西南方向绕了一个大弯子,有惊无险地到达了万骨森林的边缘,在我们面前却是一片辽阔无边、灰蒙凄迷的阴森沼泽,一眼望穿不尽,仿佛整个世界都被这个巨大的沼泽紧紧地包围起来,听优索雅美琳说,这就是祸心沼泽,与万骨森林齐名的死亡绝境。

  据说这里面经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恐怖幻象,能使意志力稍差的人神经错乱,甚至发狂而相互残杀。

  在这腐朽泥泞的沼泽下面,不知埋葬了多少具面目狰狞、扭曲痛苦的尸体,它们的鬼魂至今仍得不到安宁,永无休止地在这个冷清孤独的沼泽里游荡,在我看来,它更象是一个邪恶而贪婪的怪兽,无情地将失足下来的人一一吞食。

  仅仅瞧上一眼,我的心里就开始发怵,别说上千人进入这个沼泽,就是人数再多上十倍、百倍,估计最终能活着出来的也没有几个,我有些怀疑特南加亚是否走对了路子,刚想向它询问,它就明确地告诉我,离开万骨森林的路,最安全的仅有这一条。

  从它隐讳的话语中,我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些它不愿意触及的信息,于是便问道:“除了这条所谓最安全的路线,我想知道与此相反最不安全的路线通向何方?”

  特南加亚沉默了好半天,才回答:“还有一条路就是被尸龙军占据的那条路,可以一直通到哀嚎岭,但是哀嚎岭的后面便是臭名昭著的剥皮谷!”

  “如果我们选择哀嚎岭,不仅要闯过铁尼欧巴的尸龙军那一关,还要横穿剥皮谷的修罗墓场才能完全离开,你知道那儿会有多少铁尼欧巴的人在等着我们吗?几百万,不,可能是上千万的亡灵正兴高采烈地等着我们去送死!我们是不可能去走那一条必死之路的!”

  “难道眼前这条路的机会就更大一些吗?”我忍不住含糊地咕哝一声,对它的话还不以为然。

  看着这片阴气弥漫、寒潮汹涌的沼泽地,我心里就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森森寒意,这里出没的怪物也许比万骨森林还来得可怕凶猛,对于这些半人型骨龙来说,它们是没有感官机能的冰冷亡灵,自然不会有我这种切入肌肤的恐怖感觉,它们根本无法去感受可能降临的巨大灾难,甚至连对死亡意义的思索也仅停留在毫无知觉的沉眠方面。

  心中不禁一凛,我突然有种强烈感觉,这是一个经过精心策划的可怕陷阱,有人正一步步地诱导我们进入这个死亡沼泽,然后不废吹灰之力就将我们完全消灭在这里。

  我似乎能感觉到一双充满邪恶和阴险的眼睛正从时空的另一头直视而来,关注着我们的言行举止,甚至是思想,也许从一开始,我们的命运就在他的手心中决定了。

  用力甩了一下头,好让自己能保持最清醒的头脑,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总是在面临抉择的时候喜欢胡思乱想!

  我看着特南加亚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禁有些失笑,难道我现在的胆量真的变小了吗?连一个臭哄哄的亡灵都比不上了吗?嘿,开什么玩笑啊?别忘了我可是一个受到尊贵国王正式册封的圣堂骑士,拥有荣誉称号的光明教徒,哪怕是面对再艰险的困境,勇气和自信也终将如影随形地陪伴着我。

  我正要跟随着特南加亚进入这个沼泽地,但却被优索雅美琳突然拉住了,就在我惊讶之际,她出人意料地将我紧紧抱住,饱含深情地吻住了我的嘴唇,直惊得我满脸胀红,手足无措,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挣脱而去,不禁气恼地叫了起来:“你干什么?再这样胡闹小心我用闪电术轰你!”

  “那么紧张干嘛?我只是想在临死前多一份温馨回忆的留恋,嘿,还不算是失败的吻,卡西欧斯,记住喔,千万别比我早死,我还想死在你的怀里!”优索雅美琳怪怪地笑了起来,但眼里却透露着说不出的萧索和惆怅,也不知她是对黯淡无光的前程感到忧虑,还是对我的冷漠无情深感失落。

  当我们浩浩荡荡地开进这个充满邪恶和神秘的祸心沼泽时,在我们身后的万骨森林边缘突然出现了一群尸龙军的身影,它们数目虽不多,但是身上全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硅岩,并且不断有裂开的岩壳从身上剥落下来。

  可惜这一幕我并没有看见,否则内心的恐怖将会以火箭速度飙升,因为这些都是刚刚从沉眠之中被唤醒的尸龙军,而唯一能将它们重新召唤起来的就只有尸龙王铁尼欧巴。

  而它,此刻正披着一袭宽敞厚重的魔法斗蓬,严严实实地将全身都遮掩住,不露一丝生气,目光阴沉而冷酷,默默地注视着我们一步步地向那危机四伏、神秘莫测的沼泽深处行去。

  进入祸心沼泽大概有两公里,我发现四周混浊不堪的泥潭里似乎晃动着一些白色的影子,有时用体察术去观察,会发现那些神秘而诡异的影子居然真的只是影子,而没有实体。

  我的内心不禁收缩了一下,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鬼魂吧?不过我很快会哧之以鼻,亡灵都见多了,还怕什么鬼魂啊?

  当我沿着一条泥泞曲折的小道前进时,突然感觉旁边似乎有人在向我招手,我不禁停了下面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半人型骨龙那难看的身影,四周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就在我纳闷之际,冥冥之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如凄如泣、怨幽哀鸣的声音。

  “来呀,过来呀,我的宝贝,快到我的身边来呀!”声音阴森缥渺得就好象来自地狱的最底层,若隐若现,充满了无穷的诱惑力,我身上的毛孔一下子就竖了起来,感觉一不留神就真的要被它召唤过去。

  “你听到声音吗?有人在向我召唤!”指尖一阵发凉,我有些不安地对前面的优索雅美琳道,“感觉这声音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优索雅美琳脸上露出古怪而迷茫的表情,她摇了摇头好奇地问道:“有声音吗?我怎么一句都没有听见?我还觉得这里宁静得吓人,仿佛是一个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死亡世界!”她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有些颤抖,显然她对这里的感受并不比我好多少。

  “来呀,过来呀,我的宝贝,想知道我是谁吗?你过来我就告诉你我是谁呀!”那个神秘而诡异的声音就象是一个阴气森森的鬼魂,从我的内心里凄切而哀怨地呼喊叫唤着,令我不禁毛骨悚然。

  幻听,一定是幻听!该死,是不是自己中了魔法了,居然会听到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将骑士剑抽了出来,紧张地四下环顾,真要是有什么邪魔鬼怪出现,我可不会对它们手下留情。

  “这里是祸心沼泽,里面布满了大量的恐怖结界和幻象结界,如果你们不注意的话,心智很容易丧失,最后成为一个毫无理智的疯子!”不知何时,特南加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它那黑洞洞的眼里不时地闪耀着妖异阴森的光芒,严厉警告道,“什么也别听,什么也别看,什么也别想,或许这能让你们的小命活得更长久一些!”

  “什么也别听还好,什么也别看那岂不是连路也走不了,这里坑坑洼洼到处是泥潭陷阱,不瞧仔细点,一步踩下去可就爬不起来了!”我低下头只是在心里抱怨了一下,对它的警告很不以为然,不过我也知道它是为我好,真要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恐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就在我埋头走闷路之际,眼角突然扫到了从一旁泥潭里闪出的一道白色影子,我忍不住瞧了一眼,不禁吓了一大跳。

  这个可怕的鬼怪脸上居然嵌了六颗白白的还在不停淌着脓汁的眼珠,更可怖的是,一张破烂不堪的嘴巴从正面一直咧到了脑袋后面去,一张嘴上下两排全是尖尖细细密密的老鼠牙,而一条猩红醒目的大舌头足足有三十公分,都垂到了下巴,模样之狰狞恐怖,让我的内心一下子涌起了一股寒潮,更要命的是它挥舞着血迹斑斑的手臂就要向我抱来。

  我急忙挥起骑士剑,但一斩下去,那个恐怖的白影就象空气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声回荡不休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格格怪笑声。

  “你干什么?”优索雅美琳好奇地看着我对着一团冷冰冰的空气疯狂地挥舞着长剑,眼眸中不禁透露着异样的神色,甚至在脸上还流露出对我怪诞举动感到某种惊恐和忧虑的神情。

  “刚才有一个恐怖的尸怪,它从泥潭里跳出来要靠近我,我一挥长剑它就消失了!”怔怔地看着四周什么也没有的空气,我好半天才恍过神来回答。

  我看着她那古怪的眼神就猜到她心里肯定在为我的心智是否丧失而担忧,不禁感到一阵气恼,恶声恶气吼叫道:“好了,我明白了,那只是一个幻象,只有我自己才能看到的无聊幻象,用不着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还没有发疯!”被人当疯子相看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顶了,我恨恨地踢了一下脚边的泥块。

  “你看到一个尸怪?说说看,是长什么样的?”眨了眨眼睛,优索雅美琳饶有兴趣地问,她故意将声音放得轻柔,生怕再次刺激到我敏感的神经,显然她也很好奇,能将我吓出一身冷汗的东西,一定有着特别古怪的地方。

  “可恶,不就是长着六颗眼珠,嘴一直咧到脑袋后面……”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刚才那一幕可怕景象就连稍作回忆都带着痛苦的感觉,但我还是如实地将自己看到的那个尸怪的恐怖面目详细地描述一遍,但我还没有说完,她的脸就变了。

  “巫尸怪?”身体微微地一颤,优索雅美琳脸色因恐惧和震憾而完全扭曲成一团,她禁不住失声道,“是不是一条舌头垂到下巴,满身都是血迹斑斑,样子既怪诞又狰狞?”

  “你……怎么知道?”看着她神情大变的样子,我也不禁紧张起来,既好奇又担忧地问,“巫尸怪是什么东西?它很恐怖吗?”

  “当然!恐怖,非常地恐怖!”优索雅美琳不仅身体在颤抖,就连声音也在开始颤抖,嘴唇一下子就变得白白的,她喘了好半天的气才稳定下情绪,道,“它们天生就有强大的魔法,尤其是在精神魔法方面有着异乎寻常的表现,只要它们愿意,可以随时地扰乱别人的心智,甚至让人产生失心疯!这里的恐怖结界和幻象结界估计很大部分都是它们布置下的,就是为了让人在无休止的恐惧之中饱受死亡的折磨!”

  轻轻地喘了一口气息,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道:“当它侵入你的大脑时,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恐怖幻象出现,只要你一有稍忽,就会伦为它们的精神傀儡,成为一具没有思想的活僵尸,不,比活僵尸还更可怕,它们会让你死心踏地地成为它们的死亡打手!”

  我不由地打了一个机灵,那可是比死亡还痛苦的煎熬,而这种精神虐待又是你感觉不到的,甚至还可能受它们的灵魂摆布而雀悦欢欣。

  只要一想到世上还有这种邪恶歹毒的亡灵存在,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就一串串地爬了起来,心中对巫尸怪不仅是厌恶,更多的还是憎恨。

  “你刚才看到了几个巫尸怪?”优索雅美琳看着我脸色苍白的样子,也不禁替我担心,问道,“它身上长了几只手臂?两只,还是四只?有没有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

  “没有,只有两只惨白的淌血的手臂,怎么,它们还有不同的类型吗?”我心有余悸地回忆着刚才所见到的那个巫尸怪的模样,感觉内心正一阵阵地发跳,刚才真的是被她的话吓了一大跳,如果巫尸怪真有那么恐怖,那这一路可就有得担心受怕了!

  “没有就好,侵入你脑波的只是最低级的巫尸怪,以你的力量应该很容易就可以剔除它对你的身心影响!”优索雅美琳稍稍地松了口气,但她看到沼泽深处弥漫着浓浓的一道阴沉灰迷的雾霭,不禁又担心起来,道,“我们大概进入了巫尸怪的地盘,但愿都是些低等的亡灵!”

  “咳咳,巫尸怪其实分有五种类型,最强的就是有八只手臂三对白色魔翼的巫尸王,也称六翼巫尸王,它们的能力绝不会比那个尸龙王铁尼欧巴差,甚至连铁尼欧巴都要忌惮三分,如果这次它出现在我们面前,恐怕我们这里每一个人全都要完蛋!”

  “其次就是六只手臂两对白色魔翼的四翼巫尸王,再次就是四只手臂一双白色魔翼的对翼巫尸王,这些有着翅膀的巫尸王,魔法力都十分强大,有些甚至只需要一个精神念力就可以摧毁对方的魂魄!”

  “相对的,那些无翼的四臂巫尸怪和双臂巫尸怪就显得平庸了许多,只会制造一些恐怖的幻象和气氛吓人,虽然它们也靠精神力渗透大脑皮层,但是只有那些意志力不够坚强的或是精神松懈的才会有影响!”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脸不禁红了一下,连最低级的巫尸怪都能侵入我的脑袋,并给我造成相当程度的恐慌和震憾,那岂不是表明我的意志力不够坚强,或是精神有所懈怠了吗?对于一贯以严格骑士标准来考量自己意志和品格的我来说,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正说着,我前方二十余米处的一个泥泞沼泽中突然跳出一个凶猛剽悍的影子,倏地一声便扑向旁边的一个半人型骨龙,眨眼间便将其猝不及防地扯进了沼泽里,冒了几个浑浊的水泡就不见踪影,我看了不禁惊得张大了嘴巴,好半天也合不拢口,因为那正是一个巫尸怪,而且还是有六只手臂两对翅膀的四翼巫尸王,它的级别就仅比能令铁尼欧巴忌惮的六翼巫尸王低那么一级。

  见到前面有人落水,优索雅美琳也好奇地伸出头去看,可是观望半天也不得要领,就连那附近的半人型骨龙也感到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刚才那一幕发生得实在是太快太突然了,它们甚至连巫尸怪的影子都没有瞧见,只看到有人一落入泥潭之中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拉了拉优索雅美琳的小手,低声道:“我又看见巫尸怪!”

  “喔,那些低级的巫尸怪就别去理它,只需要守好自己的心脉,它们对你是很难产生影响的!”优索雅美琳心在焉地回答,显然她更关心前面发生的蹊跷的怪事,就连特南加亚也匆匆忙忙地赶了过去察看情况。

  “不……不是低级巫尸怪,是有六只手臂两对翅膀的四翼巫尸王!”我的声音因颤抖而变得含糊不清,但我知道她一定听懂了我的每一个字,此刻,在我心中一遍遍地回忆刚才那一幕令人震憾的景象,真希望自己当时是看花了眼。

  “什么?”优索雅美猛地转过身来,脸色从苍白变成惨白,声音微微在颤抖着,“你真的看到了四翼巫尸王?”

  

第六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