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尖厉的寒风追着苍茫凄迷的云层,嘲笑般地吹刮着,发出“日——日”的叫啸声,我感觉那风就像是刀子似的刮着骨头,甚至已觉察不到冷了,而是一种钻心裂肺的疼痛。

  “我们不能再前进了!”优索雅美琳眼睛里变化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她皱着眉头看着沼泽的深处,一片迷雾弥漫,许久才接着缓缓道,“这里不只是有恐怖结界和幻象结界,还存在着一个极为邪恶的时空结界,如果我们没法破解它,就只能迷失在这荒凉无际的沼泽世界,永远也无法再离开了!”

  “时空结界?”我的心猛地一跳,眼睛追随着她的目光所深入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一片灰蒙黯淡,就算是运足了鹰眼术,还是无法将其望穿,我有些不安道,“我们已经闯进了这个时空结界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个结界的边缘!”优索雅美琳目光严峻地看着身后若隐若现的万骨森林,此时整座森林都笼罩在一片凄迷缥渺的雾霭之中,只露出一个极为黯淡的白色轮廓,我的目光也不禁为之颤抖了一下,心中都有些担心这座骨骸森林一不留神会从视野之中消失。

  “你怎么知道我们已经到了时空结界的边缘?”这话问的人不是我,而是特南加亚,不知何时它已带着大批的半人型骨龙卫兵出现在我们的身后,看它凶神恶煞的模样,仿佛随时都要翻起脸来大发雷霆。

  “刚才你的人是不是落入了泥潭之中?”优索雅美琳毫不畏惧地迎上它冷森阴沉的目光,寒声道,“而你们却没有一个知道它是怎么陷落的,甚至连陷落了谁大概都很不明确!”

  “你到底想说什么?”特南加亚不耐烦地哼了一下,它伸出修长冷森的骨手,慢慢地化掌为拳,示威性道,“也许这只是一个幻象结界较为成功的施法,我们之中有人受到了波及,产生了微不足道的损失!”

  “微不足道的损失?哈哈,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们现在正闯进了巫尸怪的老巢,它们正引诱我们一步步地进入陷阱,然后看着我们在恐惧中慢慢地死去!刚才,只是它们的第一步动作,以麻痹你的所谓微不足道损失的安慰!下一步,它们大概就会给你一个特大的惊喜!”优索雅美琳讥讽地撇了这些面无表情的半人型骨龙一眼,不知怎么的,她倒希望巫尸怪的行动能再加强一点,好让这些自以为是的半人型骨龙难受好一阵儿。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已到了时空结界的边缘?”铁狰着脸瞪着这个美丽而优雅的堕落精灵,特南加亚隐隐感觉有股火气正在往脑门上窜,它讨厌这个目空一切、骄傲自大的女孩,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上有着龙族的至宝——圣子神蛋,也许这一次它就会将对方扔进泥泞的沼泽淹个半死了。

  “”四翼巫尸!”阴恻恻地咧开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优索雅美琳冷笑道,“我们受到了四翼巫尸王的袭击,如果我所掌握的情报没出任何差错的话,它们的活动范围通常仅限于受到诅咒的时空结界,那里是它们为所欲为的世界,无论谁闯进它们布置下的陷阱,都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很不幸的是,它们似乎并不准备放我们活着离开,你的人已经有一个成为了牺牲品,如果我们再这么大摇大摆地深入进去,兴高采烈的将不是我们,而是那些邪恶残暴的巫尸怪们!”

  “四翼巫尸王?”特南加亚的脸骨禁不住抽动了一下,它冷冰冰地看着优索雅美琳,似乎想从她身上看出更多的真相,但它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优索雅美琳脸色同样冰冷铁森地让人颤抖,更可气的是她的嘴角边还浮现着讥讽的笑容。

  这时,在沼泽的深处,在地平线的一端,隐隐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线条,虽然隔了老远,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一股阴森凶戾的气息扑面而来,不知谁先叫了一声,所有的人都转过身去看,很快,每个人都为眼前恐怖而壮观的景象目瞪口呆。

  只见在灰蒙黯淡的云雾深处簇动着无以计数的白色影子,放眼过去竟看不到边际,仿佛整条地平线都被这支诡异神秘的军队布满,更令人心惊肉跳的是,风中隐隐传来铁蹄嘶吼、金戈交鸣的声音,给人一种大军压境的可怕感觉。

  仅仅瞬间的工夫,所有的半人型骨龙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畏惧的心理,身子微微地向后收缩着。

  “那是什么?是一支军队吗?它们在向我们进攻?”特南加亚目光阴沉地让人害怕,它瞪着优索雅美琳,大声道,“告诉我,那是幻象,是幻象!任何一支地面部队都不可能毫无阻碍地漫过这片死亡沼泽,除了……”它的骨架突然微微颤抖起来,它想起了亡灵族中最神秘也最诡异的鬼影族。

  “没错,就是鬼影军!它们没有形体,只是一团虚无缥渺、冰冷邪恶的鬼魂,但是它们却可以用受死神帕里恩夫诅咒过的冥界兵器致人于死地!要敲碎你们这副破烂不堪的骨骼,对它们来说恐怕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优索雅美琳忍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虽然她仍然不忘讥讽这个粗鲁暴躁的半人型骨龙首领,但面对突然出现的鬼影大军,内心也情不自禁产生了恐慌,我从她微微颤抖的声音之中证实了这一点。

  “该死,这种地形怎么布置开军队?”特南加亚看着拥挤在狭窄道路上的半人型骨龙军,不禁发起愁来,在遍地都是陷阱的沼泽地与不受地形困扰的鬼影军决战实在是愚不可及的事情,更严重的是,己方的数目大概还不到对方的一个零头。

  它仅仅沉思了一下,便做出决定:“全军向万骨森林撤退!尼奥的第三营队殿后,负责阻击鬼影军,劳伦斯的第二营队先行撤退,负责抢占万骨森林边缘地带的有利位置,为后续大军撤退开辟道路!”

  命令虽然发布了下去,但是因为能通行的道路实在是过于狭窄,许多半人型骨龙还是拥挤在一起,不少还被推进了旁边的沼泽里,一陷进去就立刻变成几个噗噗直响的泥泡,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可以断定,这是巫尸怪们搞的鬼,因为我能看见它们将丑陋不堪的尸头探出沼泽,好几个围着一圈将陷落的半人型骨龙死命地往下扯,但令我惊恐的是,这些陷落的半人型骨龙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正被巫尸怪袭击了,它们甚至都没有看到身边这些面目狰狞的恶鬼。

  当一个四臂巫尸怪从泥潭里爬起来,狞笑着向我扑来时,我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出来,一个闪电术便轰击过去,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一团炙烈的火焰在空中燃烧起来,同时一个黑糊糊的焦尸从呛人的烟雾中弹了出来,蜷曲成一团瘫落在地上,几乎辨认不出形状,但我知道那就是向我扑来的四臂巫尸怪。

  不过这一回,见到这个可怕的巫尸怪不只是是我,四周的半人型骨龙也都看见了,它们好奇地围了一圈,不过很快,仿佛很有默契似的,所有的半人型骨龙都极为痛恨地举起骨枪,将这个手脚仍在痉挛的腐烂亡灵挑成了血淋淋的刺猬。

  带着倒钩突刺的长矛齐力一抽,那个巫尸怪的身体立刻四分五裂,就连一只耳朵都裂成了三瓣,场面血腥而残酷。

  随着这个四臂巫尸怪被肢解,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发生了,只见一道水浪波纹从我们周围的空气荡漾开去,灰蒙蒙的沼泽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立刻就现出了成千上万个狰狞恐怖的巫尸怪,它们纷纷从泥泞的沼泽里探出头来,拼命地挥舞着血淋淋的手臂,似乎想从泥潭里爬出来,向我们扑来。

  眼前的景象恐怖地让人几乎窒息,我们在不知不觉之中,竟然陷入了巫尸怪军的汪洋大海之中,仿佛随时一个死尸浪头扑来就能将我们淹没得无影无踪。

  “啪!”一个半人型骨龙尖叫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一支长矛从它胸口中穿过,令我惊骇的是,这支长矛似乎能吞食半人型骨龙的魂魄,只要被它击中,立刻就变成一堆冷冰冰的白骨软瘫在地上。

  一个身材极为高大健壮的四臂巫尸怪得意洋洋地挥舞着长满脓泡和恶疮的手臂,那支长矛就是它投掷出去的,它的大半个身子都已探出了沼泽,我发现在它的身下隐隐涌动着好几个黑糊糊的尸头,显然是下面的巫尸怪正努力地将这个大个子拱出沼泽。

  “去死吧!”我极为厌恶地将一团火球投掷了出去,没想到一下子就在这群巫尸怪头顶上燃烧出一片炙烈凶猛的火焰,还不断地向四周漫延开去,将周围爬一半的巫尸怪点燃成一团团熊熊的火球。

  优索雅美琳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了看我,那眼眸里流露着不可置信的神色,显然我的火球术运用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这让一向对我魔法能力极为轻视的她都感到吃惊。

  越来越多的巫尸怪咕咕怪叫着爬出沼泽,摇摇晃晃地向我扑了过来,从刚才的火焰中它们知道我是最大的威胁,我甚至看到好几个双翼巫尸王正扭曲着脸向我飞来,还未临近,它们邪恶的思想就已经开始入侵我的大脑。

  我可以感觉到好几股冰冷得让人颤抖的思想象尖锥一般拼命地向我大脑深处钻挤进去,幸好我及时运用起心灵枷锁,才将这些可怕的精神入侵拒之门外。

  就在我们的注意力被这些巫尸怪吸引之际,鬼影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漫过了沼泽地,将外围的巫尸怪军一下子清扫干净,然后气势汹汹地向殿后的尼奥的第二营队扑来。

  仅仅一个交锋,一个大队的半人型骨龙就被这些疯狂凶恶的鬼影军冲得七零八落,完全失去了整体作战能力。

  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白骨,这些没有形体的鬼魂,下起手来不可谓不阴险歹毒,受到创击的半人型骨龙甚至连恢复的可能都没有。

  劳伦斯的第二营队也遭到了相同的噩运,甚至更惨,不过这次施虐者却是巫尸怪,不知从何时起,成千上万的巫尸怪就已经切断了我们的退路,劳伦斯的第二营队组织了好几次冲锋,都被巫尸怪军无情地挡了回去,甚至反被对方步步逼退。

  许多长着翅膀的巫尸王已经集结起来,从空中攻击劳伦斯的营队,各种吸魂枪、冰魂箭、撕魂斧如暴雨一般掷射过来,许多半人型骨龙在一阵接一阵毫无休止的死亡骇潮之中倒下,有些甚至仅仅受到擦伤,就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另外一些失去战斗力的半人型骨龙干脆就被那些兴高采烈的巫尸怪砸成碎片,然后拖进沼泽里掩埋起来。

  不过令我惊奇的是,鬼影军和巫尸怪军似乎也是水火不容,它们只要一接触就是一顿猛击暴打,那股疯狂的劲头不下于两大世仇火拼,我看见不少巫尸怪狞笑着挥舞撕魂斧,将冲上前来的鬼影族士兵一一销去了魂魄。

  由于劳伦斯和尼奥的营队损失惨重,它们不由自主地开始向处于中央的特南加亚本部靠拢,最后竟被挤压在一块很小的平台干地上,一些无处立足的半人型骨龙不是被挤下沼泽,就是被巫尸怪军或是鬼影军当场敲碎骨骼,很快,一个完整的包围圈形成了,在我们四周是两支界线分明、彼此仇视的亡灵军。

  “是铁尼欧巴让你们来的吗?”特南加亚挤到了平台的最边缘,对周围成千上万的鬼影军和巫尸怪军大喊,“这里可不是剥皮谷,难道你们容忍那个尸龙王在你们的地盘为所欲为?”

  一个头戴黄金桂冠、手拄骷髅魔杖的鬼影老者颤悠悠地出现了,令我吃惊的是,它骑的居然是一只同样是鬼魂的六脚尸鬼兽,我从未见过这种长着两根长长的獠牙,面目焦糊得不成形状的六脚鬼魂,不过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它那双红彤彤闪耀着妖异红光的眼眸,这让我想起了深夜里贪婪而残忍的野狼。

  “鬼影王泰伯尼,这种场面值得你亲自来吗?”特南加亚的火红色眸子不禁收缩了一下,它显然受到了震动,祸心沼泽最邪恶也最神秘的鬼影王居然会为了它们这支微不足道的小军队而大动干戈,也不知道它到底想干什么。

  “巫尸王纳杰尔汉,你快出来吧,别以为躲在臭哄哄的沼泽里我就看不到你了,有什么底牌都亮出来,大家也好敞开天窗说亮话!”鬼影王泰伯尼充满恶意地将骷髅魔杖高举而起,一团黑色的尸气便从杖头的骷髅嘴里喷了出来,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个狰狞丑恶的面孔,那正是巫尸王纳杰尔汉的面孔,不过一阵阴森森的怪风猛地吹来,一下子就将那团尸气吹得烟消云散。

  呼地一声,鬼影王泰伯尼的头顶上突然闪耀了一下光芒,现出了一个狰恶可怕的人体,它张着满是老鼠牙的嘴巴恶毒地怪笑着,我发现就连笑声都带着邪恶的魔法,四周的鬼魂军无不受到震动,纷纷向后收缩,不过那笑声在鬼影王泰伯尼面前似乎毫无效果。

  巫尸王纳杰尔汉恶狠狠地瞪了它好半天,这才收起笑声,如果仅仅只是对付那些鬼影军小喽罗,它可是毫无兴趣,只有眼前的鬼影王泰伯尼才能成为它的心头大患。

  “我刚才……看到的就是这个巫尸王!”看着它只展开一对白色翅膀,我既惊奇又不安地凑近优索雅美琳的耳边,低声道,“可是它现在……怎么就只有一对魔翼?”

  脸孔变得有些僵硬,优索雅美琳惊恐不安地瞪了那个面目邪恶无比的巫尸王好半天,才对我的话有所反应,她轻拍了一下额头,哀声道:“该死!现实居然比我想象得更险恶严峻,你看到的纳杰尔汉可不是什么四翼巫尸王,它可是有六只翅膀、八只手臂,是最强的巫尸王,只有战斗的时候它才会将所有的翅膀和手臂都展露出来”!

  “我们现在的运气可真是糟糕透顶了,这两个残暴贪婪的家伙在这里出现绝不是偶然的,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它们是冲着我们身上的圣子神蛋来的!真该死,我们肯定是被尸龙王铁尼欧巴给耍了,它可能老早就知道我们身上藏有宝物了!”

  “可是……铁尼欧巴为何不自己来夺,反而将我们驱赶到祸心沼泽来,让鬼影王泰伯尼和巫尸王纳杰尔汉出面争夺?难道它以为这两个自私贪婪的家伙会心甘情愿地将圣子神蛋拱手相让吗?”我忧心冲冲地看着她,对于那个神秘莫测的尸龙王,我自始至终都有一种噬心挫骨的恐惧感。

  眼睛闪了几闪,优索雅美琳看了一眼四周兵戈相对、蠢蠢欲动的鬼影军和巫尸怪军,铁青着脸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铁尼欧巴不仅想夺取圣子神蛋,还想控制这片祸心沼泽,只是泰伯尼和纳杰尔汉强大的力量以及桀傲不训的个性让它有所忌惮!”

  “嘿嘿,现在机会来了,它就等着这两个傻瓜相互火拼!我甚至怀疑这是铁尼欧巴故意把消息透露给这两个不长脑浆的笨蛋,好让它们拼得你死我活,最后再由铁尼欧巴出来收拾残局!”

  “泰伯尼,它们可是闯进我的地盘,你想跟我抢夺吗?”巫尸王纳杰尔汉展开巨大的翅膀,在空中轻飘飘地悬浮着,阴森森地咧开巨大可怖的嘴巴,格格笑道,“莫非铁尼欧巴那个浑蛋也给你透露了什么?”

  “嘿嘿,祸心沼泽可不是你纳杰尔汉一人的天下,别忘了当初是谁先找到这里的!”鬼影王泰伯尼将骷髅魔杖从左手换到了右手,一边做好释放魔法的姿势,一边冷笑道,“在这里可是强者为王的天下,你若实力不济,别说被我争抢了宝贝,恐怕就是连立锥之地都没有了!”

  “说大话的家伙!实力不济的人应该是你吧!别忘了是谁先被铁尼欧巴从剥皮谷里赶出来,慌不择路才躲进这片沼泽地苟且偷生的?又是谁布下结界帮你抵抗了尸龙军一次又一次的围剿,使你侥幸躲过一个又一个的灭顶之灾!”

  “哈哈,如果你也算是一个强者,那剥皮谷王者的宝座就不该是铁尼欧巴的,而是由你——泰伯尼来坐了!”巫尸王纳杰尔汉捧着肚子大笑起来,它指着泰伯尼身后影影绰绰的鬼魂大军,得意洋洋道,“你真以为靠你这点烂兵就能从我这里讨到便宜吗?你大概忘记了这里的时空结界是谁布置的,只要我愿意的话,你们没有人可以再离开这个时空地狱!”

  鬼影王泰伯尼冷冷地挥了一下手,它身后的鬼影军立刻向两旁退去,露出缩在阵营中央的一群巨型扁尸鬼,它们脊背上长着一排象烟囱一样的长长排气管,随着肚皮一鼓一胀,大量的黑色尸气便如火山喷发一般猛地喷射了出来,很快便在头顶的空中积出一层厚厚的尸气云,并不断地向四周扩展开去,过不了多久就开始飘舞起羽状的黑暗元素,就仿佛一场黑色的鹅毛大雪,最旺盛的时候,整个天地都一片漆黑,仅有一点光线从飘舞的黑暗元素间隙中漏下。

  不知怎么的,对于这漫天纷舞的羽片状黑暗元素,我的心里突然生起浓浓的恐怖,就仿佛随时都有一场黑暗狂潮将我的身体乃至灵魂都吞没。

  “真看不出来你会来这一手,居然敢在我的时空结界里释放黑暗诅咒!”巫尸王纳杰尔汉皱着眉头看着这满天的黑暗元素飘舞飞落,不禁狰狞着脸吼道,“那就看着吧,是谁的法术更高强!”

  呼地一声,它的六只白色翅膀同时展开,在空气中微微地摇扇着,它仰起头猛然张口朝着晕沉灰蒙的天空喷射出一枚金光闪耀的魔弹,当那魔弹在空中炸开之后,整个天空都变了颜色,无数股色彩斑斓的光流在天空之中猛烈地穿梭碰撞,不断有彩色的光芒迸射而出,一下子就将那浓郁的尸气云撕出无数道裂缝。

  更令我惊讶的是,沼泽里潜伏的成千上万的巫尸怪开始随着纳杰尔汉的咆哮齐声嚎叫起来,渐渐形成一道庞博壮观的声浪狂潮,我发觉它们并不是简单地发出怒吼和叫嚣,似乎在有节奏地跟随着这个六翼巫尸王的死亡嚎叫的节拍,狂热地呼唤着。

  轰轰轰!就在我为天空之中那闪耀不定的流光溢彩着迷时,一道道燃烧着的火焰雨突然从空中落了下来,眨眼间整个天空就被一道道又粗又长的红色光线布满,我看到它们无情地击在了鬼影军的队伍里,立刻便升腾起一团团炙灼猛烈的火焰,这些带着浓浓魔法气息的火焰一下子就将鬼影军烧得魂飞魄散,一时之间,沼泽地一片哀嚎遍野,鬼影军开始狼狈不堪地向四周散开。

  “该死,你这种伎俩休想击败我的鬼影大军!”鬼影王泰伯尼将骷髅魔杖向着天空高高举起,立刻,四周飘舞纷飞的羽片状黑暗元素开始汇成一股巨大而凶猛的黑色漩涡,狂暴地向半空中飘浮的巫尸王纳杰尔汉席卷而去。

  尽管最终还是被纳杰尔汉闪过了,但它身后的巫尸大军却遭了秧,那股巨大而恐怖的黑色狂澜咆哮着猛冲进了沼泽里,一瞬间就将好几百名的巫尸怪军吞没,不过令我惊骇的是,这股黑色狂澜所过之处,巫尸怪全都开始腐蚀,最后竟变成了一滩滩黑色的脓血,慢慢融入了这片腐烂泥泞的沼泽。

  “杀!给我把这些不长肉的鬼魂都杀掉!”巫尸王纳杰尔汉回头看了一眼受到创击的部属,不禁气急败坏地吼叫起来,“绝对不允许它们投降,我要看着它们一个个都死无葬生之地!”

  喧嚣的喊杀声立刻纷涌叠起,成千上万的巫尸怪狂热地挥舞着兵器,纷拥爬出沼泽,向对面的鬼魂们冲杀而去,一时之间,到处是晃动的鬼影和尖厉的嚎叫,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置身在一个疯狂而险恶的屠戮场上。

  一个强壮魁梧的四臂巫尸怪同时挥舞着四把撕魂斧,左右开弓硬生生地将潮水般涌来的鬼影军劈开一条通道,与此同时,它的精神风暴也频频地射向四周的鬼魂们,一些猝不及防的鬼影军刚一接近,不是被它劈得魂飞魄散,就是受到精神风暴的催残,整个魂魄都扭曲得不成形状,痛苦不堪地栽倒在地上不停地惨嚎着。

  不过那个四臂巫尸怪的英勇壮举也很快走到了尽头,十以复数的鬼影军从左右两侧潮水般猛扑了过来,几十把鬼刃冥斧象疯狂的绞肉机一般将它切割得肢离破碎,我在老远就能看到它半个血淋淋的身子抛到了半空之中,同时抛起的还有它的三只长满脓泡和皮藓的手臂。

  鬼影军一个粗壮得象头大型野牛精的独眼獠鬼凶狂地冲进了巫尸怪军中,一连将六个巫尸怪撞翻进了沼泽里,其中两个还被它的巨大獠牙咬断脖子,不过令我惊奇的却是它那只能喷射火焰的巨硕独眼。

  我原本以为这个毫无形体的四脚鬼魂就算喷射火焰,那也是虚无缥渺,毫无伤害力的,但是当它将火焰喷射到沼泽中不停翻滚的巫尸怪身上时,我发现这些火焰就象是经过泼油一般,呼地一声便升腾起一股股炙烈的火蛇,瞬息间就能将它们的腐肉熔成一段段焦糊恐怖的骸渣,甚至连沼泽里的泥水都受到波及,大团大团的泥泡从下面冒了出来,仿佛开了锅的沸水一般,我猜想这个独眼獠鬼释放的大概是火元素之类的亡灵魔法吧!

  刀光熠闪,长矛飞舞,两军很快死纠烂缠成一团,彼此杀得满眼通红,到处都是狂暴的吼叫声和兵戈碰撞的交鸣声,空中不断有冰魂箭和魔法火焰飞掠而过,每一道死亡射线都能引来一片惨痛凄厉的嚎叫声,不过最让我感到惊心动魄的却是巫尸王纳杰尔汉和鬼影王泰伯尼的对决。

  “老狗,还没让你尝尝恐怖结界的威力,去死吧!”巫尸王纳杰尔汉面目狰狞地展开八只血淋淋的手臂,笔直地飞到了空中,狂吼道,“出来吧,我的恐怖之王依约维腊,让死亡的阴影布满尘世,让恐怖的风暴席卷大地!”

  它的邪恶召唤刚刚结束,在它的身后悄然出现一个巨大粗壮的四眼恶魔,一条长而弯的星箭尾巴兴奋昂扬地竖立起来,黑色的蝙蝠翼手展开之后竟给人遮天蔽日的压抑感觉,更让人恐怖的是它的四只眼睛不时地闪烁着灼亮的电光,隐隐有闪电在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不只是依约维腊被召唤出来,在它的身后同时召唤出来的还有它的恐怖大军,成千上万的四眼恶魔将整个阴郁凄迷的天空布得满满当当的,它们齐声发出尖锐刺耳的狂笑,我惊奇地发现那笑声居然汇成了一股巨大的声浪,一波波地向鬼影王泰伯尼冲击而去,那汹涌澎湃的势头就仿佛一道又一道气势恢宏的巨浪狂涛在奔腾。

  “你有恐怖之王依约维腊,我有黑暗幽灵罗兰克林!”鬼影王泰伯尼将手中的骷髅魔杖用力地投掷到空中,大吼道,“从沉眠之中苏醒吧,黑暗幽灵罗兰克林,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快释放你最恶毒的诅咒,让所有与我为敌的人全都坠入地狱的最深处!”

  那骷髅魔杖刚刚掷入空中,只见一道炙烈的闪电便缠绕着它的周身一路轰射而下,在一道炙灼夺目的光弧闪耀之中,一团浓浓的尸气便从魔杖的骷髅头的嘴里喷了出来,立刻便形成了一个两米高的大型黑色幽灵,手执一道炙亮的闪电长矛,猛地向恐怖大军挥击而去。

  一道,不,成千上万道的炙锐的闪电瞬息间便将依约维腊的恐怖大军淹没,我从未见过有人能使出如此大规模的闪电潮,仅仅一眨眼的工夫,整个天空都似乎被撕裂成粉碎。

  我只看到一片耀眼的金光布满了天穹,但它们并未给大地带来光明和热量,倒更增添了一分诡异和阴森的气氛。

  闪电潮一下子就将依约维腊的四眼恶魔军击得魂飞魄散,就连整个恐怖结界也出现了无数个大型漏洞,我看到阴沉的天空上布满了许多黑色的巨洞,不断有寒彻入骨的风从外面猛灌进来,不停地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我听优索雅美琳说,只有受到重大创击,恐怖结界才会显示出形状来,如果我的鹰眼术还能发挥效用的话,应该是可以看到一张巨大的半透明结界正将这附近方圆几十公里覆盖。

  我用鹰眼术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确实如优索雅美琳所说的,一张弥天巨网正飘浮在我们头顶的上空,我甚至还能看见恐怖结界里浮动着许多大大小小半透明的幽灵,它们不断变幻着各种狰恶凶狠的怪物幻象。

  不用去问优索雅美琳,我也知道那是恐怖结界的衍生物——恐怖幻象,只是令我心惊肉跳的是,这些恐怖幻象居然也能产生物理伤害,它们时而变成冷酷凶残的死神镰刀使者,时而变成能喷射火焰的地狱狂魔,时而变成疯狂叫嚣的冥界妖魂,不断地给鬼影军造成杀伤,但好在黑暗幽灵罗兰克林通过不停地复制自己,也形成了一支规模极为可观的黑暗幽灵军,很快便将这些幻象恶魔给淹没,不少的黑暗幽灵干脆就用自己的魂体将这些幻象恶魔直接吞没掉。

  战斗很快由巫尸王纳杰尔汉与鬼影王泰伯尼的魔法决斗转移到了恐怖之王依约维腊和黑暗幽灵罗兰克林的死亡对决之上,一场火焰和闪电、幻象与诅咒的魔法大战从空中一直延伸到了地面,甚至还一直打入了沼泽之内场面之激烈溢于言表。

  我倒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奇异而壮观的鬼魔大战,不禁瞧得津津有味,倒是一旁的优索雅美琳和特南加亚看得心惊胆跳,身体痉挛,如果不是它们相互敌视,任何一方的力量都可以很轻易地将我们消灭,此时我也不知道是该感谢那个邪恶而阴险的尸龙王铁尼欧巴,还是该憎恶它的险恶用意。

  就在恐怖之王依约维腊和黑暗幽灵罗兰克林打得不可开交之际,云层之上突然传来一阵惊心动魄的吼叫声,就好象成千上万的大型猛兽突兀狂奔,整个空气都在这连绵不休的咆哮声中震动不止,我都感到连脚下的土地也在颤抖,甚至怀疑是不是开始下陷。

  所有的亡灵都停止了战斗,惊慌失措地看着头顶上凶险莫测的天空,只见乌云翻滚,雷声轰鸣,一股巨大的阴影从远处一直延伸过来,直至将我们全都覆盖住,天上漏开的巨大黑洞很快就连成了一片,成为一道无边无际的黑暗天幕。

  就在我惊奇之际,一双巨大无比的血红色眼睛突然出现在云层之上,一股邪恶而恐怖的气息顿时弥漫在整个天地之间,令人不寒而栗。

  嗥!就在所有亡灵都摒住呼吸看着这双血腥恐怖的巨眼之际,云层突然象排开的巨浪,迅速向四周退去,一个比巨型云龟还更庞大威凛的腐尸巨龙猛然间从高空飞扑了下来,一张口就是满排白森锃亮的钢牙,眨眼间就将目瞪口呆的依约维腊和罗兰克林同时吞噬。

  不过令我关注的是,两股黑色的尸气从巨龙的鼻孔之中喷出,一下子就将巫尸王纳杰尔汉和鬼影王泰伯尼的身影吞没,幸亏它们及早地施展出魔法护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两股脓烈凶猛的尸气在地面上四处荡开之后,一下子就将周围上千名来不及回避的鬼影军和巫尸怪军吞没,我看见它们仅仅挣扎了一下,就全部蒸发成一道模糊缥渺的烟尘,腐蚀性之大令人毛骨悚然。

  “啊——铁尼欧巴的尸龙军来啦!”不知谁大喊一声,所有的鬼影军和巫尸怪军都开始慌不择路地抱头鼠窜,我甚至看见曾经不可一世的巫尸王纳杰尔汉和鬼影王泰伯尼都因恐惧而各自仓惶奔逃,希望远离这个可怕的魔鬼。

  不过它们还是晚了一步,无以计数的飞行尸龙军簇拥着几十只巨型尸龙从云层之上落了下来,一下子就将所有的鬼影军和巫尸怪军团团包围,一枚枚尸气弹和火焰弹雨点般击了过来,几乎每一秒钟都有数百名的亡灵粉身碎骨,最后,连巫尸王纳杰尔汉和鬼影王泰伯尼都不得不对这些凶残而狂暴的尸龙军表示和好姿态,不过真正让它们下决心树起白旗的却还是尸龙王铁尼欧巴的出现。

  轰——随着一声雷霆巨响震憾天地,一道奇异而神秘的光芒水浪一般席卷过了整个天际,一直抵达云层的另一端,眨眼间便将巫尸怪们布置下的所有的结界全都粉碎破坏,当然也包括纳杰尔汉一直引以为豪的时空结界。

  呼地一声,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极快的飞影,一个全身都被一副宽敞厚重的魔法斗蓬包裹起来的亡灵正骑着一只巨大无比的飞行尸龙从空中飞掠而过,它冷漠而阴沉地俯视着大地。

  在它的身后,一道道黑色闪电仿佛虔诚的信徒追随着它的身影一路轰射着,声势极为宏伟壮观,不过真正吸引我的却是它的那双闪耀着神秘光芒的眼睛。

  我突然发现它正凶狠地朝这边看了过来,内心不禁感到一阵寒栗,一种灵魂被撕裂的剧痛感一下子袭涌至全身。

  

第六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