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雨,长出翅膀,穿过天空,掠过大地,在我视野的开阔处,在时间的弦上往返。

  远山寂寂,飘雨的街道喑呜着柔软、阴郁的冷气流,从那朦朦胧胧的天空中,翻飞着点点滴滴的白色盐粒似的晶体,在星的光辉之下,闪耀着脉脉的光芒,跳动着寒冷的火焰。

  密密的雨幕之中,街道两旁店铺橱窗的马灯在湿漉漉的风石路面洒****阴惨惨的白练,迷蒙而神秘,风铃淡淡地叩响,孤独地沉迷在无边的夜色之中,悠悠远去的风,将寂寞洒遍了整个夜色。

  萧冷的空气中,串串蹄音如细雨漫游,一队黑衣骑士从小镇的大街上匆匆奔过,但在一扇挂着风铃的窗户前,为首的骑士突然停了下来,整个队伍也停了下来,在挥鞭的瞬间,骑士那颗剔透的心已深深明了人世间的路从来就没有归程。

  记忆随那摆动的风铃潺潺流返,兰蒂朵,我把你想象成一道莲色的窗帘永挂我心中,如秋水的眸子深藏着无法诠释的深情,晚风微微吹动,将我热烈的心扉固执地裹紧。

  一朵落花悠悠飘落,轻地如同一声叹息,我被它的沉默引领,冷沁的雨水敲打着我忧郁的心绪,兰蒂朵啊,你可知道我眼中的泪水只荡漾你的名字,你的容颜,寒夜过后,你是否会看见我始终游移在你倾斜而孤单的天空,看见我又一次在肆意燃烧的流星阴影里经历刻骨铭心却又无法言喻的痛?

  叮叮当当,风铃无遮无拦地叩响,分分秒秒都是饱受凝重风霜的寂寥,我的心室早已被掏空,炽热的心灵逐渐焦灼憔悴,今夜,那比黄花瘦的影子是否会出现在你美丽而忧伤的眼睛里?

  “卡西欧斯,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我们已经踏入亚美帕斯的神圣领土,你最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付突发事情,苏斯克尼那个老狗即使是在最边远的乡村也有他的邪恶军队,他可不会让我们……”身后的苏格历烦燥不安地看着我,终于忍不住叫唤了起来。

  “闭嘴,再摇晃你的狗舌头,我就让你从此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我以暴躁的口气打断了他的话,并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发着狮子一般愤怒的光芒,惊得苏格历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栗,后面的话全都吞回肚子,再也发不出一个音来。

  我微微地喘着气,仰起头,阴郁地看着远处灰迷模糊的天空,任凭那冰凉透骨的雨水滴射在脸上,以冷却我血管中不停汹涌着的桀傲和狂野,我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似乎让我想起了某个忧伤而悲怆的故事。

  我究竟是怎么呢?我为何会为苏格历的一句不轻不重的话而如此大动肝火?甚至充满了铮铮的杀机?从前的我,并不是一个嗜杀暴躁的人,但我现在的躯体却渐渐被一股狞厉怒放的嚣气冲荡。

  我,喷着咄咄逼人的鼻息,涌动一腔炙烈的热血,双眼迸发出赤霞般的火星,高贵不凡的血气崛起狂傲不桀的筋骨,即便是筋肉被撕裂也不知呻吟。

  我,握紧了拳头,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越来越灰迷的皮肤,黑精灵的皮肤,难道我注定在外表黑精灵化的同时,内心也要承受这可怕的黑精化的折磨吗?

  “撒拉亚,你觉得我像个黑精灵吗?”我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息,扭过头,目光燃着烈烈的火焰,我瞪着队伍中那个高大粗壮的黑精灵骑士,大声吼道。

  “我的王,你根本就是个黑精……”憨实地挺起雄阔的身躯,用力瞪起铜铃大的血眼看我,他还没有把话说完,我一拳已重重地击在他的脸上,他通地一声便从高大剽俊的风兽上摔了下去,满嘴喷着血液,整张脸因剧痛而扭曲成一团,但他却硬忍住一声不吭,仍用虎虎的目光瞪着我,真是一个强悍刚烈的战士,我心中不禁暗暗感叹。

  “你若再敢在我面前提起狗屁的‘黑精灵’三个字,我就割掉你的舌头!”铁铁的目光镀上一层烈日的金光,我凶狠地向他撇去一眼,随后目光缓缓地扫过身后的每一个黑精灵骑士,最后落在了脸色苍白的苏格历身上,我撇了撇嘴唇,冷笑道,“我不管你和苏斯克尼有什么纠葛,我只要你带好路,把我送上神殿山去,你要知道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再过五个时辰,堕落精灵每年一度的圣火节就将举行,如果我们去晚了,那此行也就没有意义了,你对我同样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你最好牢牢地记住这一点!”

  嘴唇微微张着,苏格历古槐一般的皱纹里布满了对死亡无比恐惧的信息,他紧张不安地看着我,喃喃道:“卡……卡西欧斯,你想杀了……杀了我吗?你可是……一个高贵而优雅的骑士,你手上只能沾染邪恶生灵的血,你不能……”

  “五个小时,我们都只有五个小时的时间和生命!如果在这五个小时里,我登不上神殿山,看不到我所深爱并愿意付诸一生去保护的爱人,我宁愿就此死去,而你,也将做为殉葬者追随我!”我咧着嘴大笑着,眼里却浸透着悲伤的泪光。

  兰蒂朵,你这宛如蝴蝶般轻灵的女孩,黑暗大陆那阴郁苍莽的天空,是否会成为你高傲展翼的风景吗?还是,让那粗犷冰冷的风,吹落你今生宿命的花朵,一路凋零在我荒凉而悲伤的心路上?

  “五个小时,那……那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这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铁石镇离神殿山足有170公里,中间还隔着半龙人和半狮人的城镇,即使我们能顺利闯过去,到了堕落精灵的领地,我们也将寸步难行,守卫神殿山的堕落精灵部队早在黄昏降临前就封闭了整座圣山的道路,禁止任何人登山,即使有通行令也无法上山!”苏格历急地满脸大汗淋漓,他放开嗓音粗鲁地冲着我大喊大叫,眼里绝望和恐惧层层叠加成极致的战栗,我从未见过他的脸色如此难看,心中不禁暗暗感到幸灾乐祸。

  “这就是你要伤脑筋的事情,我不要过程,也不要理由,我只要结果!五个小时之后,也就是午夜时分,我必须站在神殿山上,站在兰蒂朵面前!”我的脸绷得紧紧的,肌肉也绷得紧紧的,固执而坚决地加重语气,大声道,“我现在是不会杀你的,你要死,也要等到五个小时之后,你不必难过,我会在杀死你之后自杀,这也无愧于你的亚美帕斯王的名誉!”

  我故意咧开白森森的牙齿对他恐吓性地大笑,我不知道他看到我这个样子是什么感觉,但我却知道自己心中充满了极大的恐惧和不安,痛苦和忧伤,我感到灵魂正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裂成碎片,我感到一种狂桀的野性在血管中渐渐沸腾。

  “混蛋,你是一个大混蛋,迟早有一天我会剥下你的人皮做我王椅上的铺垫!”苏格历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狂怒,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拳头对我喷着唾沫大声咆哮,但在我目光阴森冷漠的注视之下,他很快便泄气了,身体微微颤抖,一个不留神便从座骑上滑下,摔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不过这一跤也把他的灵光摔了出来。

  他突然从地上弹跳了起来,兴奋地喊叫道:“我有主意了,我有主意了,我们不需要五个小时就能到达神殿山,如果运气再好一点的话,两个时辰就足够了!”

  “说说看,希望你真能带给我们一个好的主意!”我的剑眉重重一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冰冷的目光却闪动着铮铮的杀机,我讨厌被愚弄,如果他最终拿不出一个好主意,我可能真会打烂他那张英俊而高贵的脸孔。

  “魔法阵,通过空间魔法阵,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登上神殿山!”苏格历像个快乐的孩子一样,兴奋地叫了起来,但他看到我那冰冷讥讽的眼神,又不禁打了一个寒栗,后面的话一下子咽回了肚子,再也吭不一个声来。

  “你会空间魔法阵吗?”我冷笑道,食指微微指了一下他的鼻尖,然后左右轻轻地摇了摇。

  “不……不会!”舌头有些僵硬,苏格历悄悄地将手心中的汗渍擦去,他努力想保持镇定,但摇摆的目光却暴露了他心中的恐慌,他可以感觉到我目光之中那冰冷入骨的锋芒,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提些连自己都无法保证成功的主意。

  “我说过了,我不要过程,也不要理由,我只要结果!”我抬起头,拾掇记忆的鳞片,聆听欢乐的歌声,兰蒂朵,我还要祈求什么呢?心与心联通,梦与梦相衔,花落花开,绚染着不褪色的七彩虹。

  我的思念把真情浓缩成血红素,充盈每一根毛细血管,我不知道不久的将来是否能再见到我心爱的兰蒂朵,更不知道自己将会以何种心情去面对这一残酷的现实。

  “我……我知道有个人能用空间魔法阵送我们上神殿山!”苏格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眼角的余光斜睨着看我,好半天才慢吞吞道,“他,就住在这附近!”

  “快带我去!”身体微微一震,我霍然转过身来,神色不定地盯着他,仿佛要将他的整个思想都剖析得一清二楚,我握紧了拳头,瞪大了眼睛,我就像置身在最黑暗最绝望的夜里重新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我情不自禁地吼叫了起来,“我要马上见到这个魔法师,我要他马上送我上神殿山!”

  苏格历脸色有些发青,他看着我如狼似虎的狰狞脸孔,心中不禁颤抖了一下,身体悄悄向后缩了缩,结结巴巴道:“可……可是他不属于亚美帕斯,他……甚至不……不属于人类……”

  我怔了一下,但很快便重重地挥了一下手,冷笑道:“我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来自何方,我只要你带我找到他!”

  “他是半狮人,是所有半狮人的精神领袖,他的号召力甚至超过了索尼达王、亚格宾布王和布斯塔王!”苏格历同样用布满血丝的眼睛回瞪我,手脚因紧张而微微地缩了缩,但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却暗暗地扣住了腰间的短剑,他不知道这样的答案会不会触怒到我,他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看着他紧张而慌乱的模样,我觉得有必要稳住他那脆弱不堪的情绪,我轻轻地咳了一下,尽量让目光放得轻松一些,有意使嘴唇泛出一道柔和而安详的涟漪,缓缓道:“不管他是什么人,都没有关系,我相信你会有办法找到他的!”

  “也许……也许吧!不过……”

  “苏格历,我不想听你说什么狗屁的也许、不过,我要的是立刻、马上去执行!”喀喀喀,我握紧了拳头,再次凶狠地瞪起血彤彤的眼睛看他,肌肉因注满力量而充血,如果他再敢迟疑半分,我想我真会一拳揍得他满地找牙。

  “嗯,噢,我……我想我已……已经找到了一个好办法!”苏格历勉强地笑了笑,他用力搓着手,但不知怎么的,手心中的汗水却越搓越多,很快整个手掌都是湿漉漉了,他猫着脸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苦笑道,“铁石镇往北二十公里就是半狮人的军事要塞达夫塔,半狮人巫师丹姆就居住在那儿,我们只要能进入达夫塔,便……便可以让丹姆很快乐地接待我们!”

  我眯着眼睛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笑得相当暖昧的亚美帕斯王,如果他所说的话的深层含意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叫丹姆的半狮人巫师是不会心甘情愿欢迎任何一个人类,半狮人和人族的关系并不比与半龙人好多少。

  “好,那就带我们去找他!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不要再有任何的犹豫!”我放缓脸色,突然转过身对黑精灵骑士大声吼道,“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前进,决定命运甚至是生死的时刻已经迫在眉睫,我的队伍只有勇士,没有懦夫,你们愿不愿意为我而战?”

  黑精灵骑士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看我,他们的眼里透射着一种力量,一种狂野,一种暴躁,他们喘着粗沉的气息,他们在片刻宁静的沉默中猛然挥舞起手中粼粼如水的刀剑,齐声咆哮道:“我们全都准备好了,我们愿意为我们的王战斗至死!”

  眨眼间,我便被情绪激昂的黑精灵团团围住,那沉闷的怒吼声似暴雷一般在头上轰轰直滚,震得两只耳朵嗡嗡山响,别说一旁苏格历瞧得惊愕震颤,就连我也感到头蒙脑涨,热血激荡,不过这也正是我所乐于见到的。

  暴涨的吼叫声也震动了铁石镇上巡逻队,一队巡夜的士兵举着火把从街尾冲了出来,很快他们就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黑压压一大片数目是己方几十倍的黑精灵骑士,脸上一点点被恐惧和震愕的神色渗透。

  “这……这里是亚美帕斯神……神圣的领土,你们是……什么人?到这儿来……想……想干什么?”领头的一个小队长模样的军官脸色苍白,结结巴巴喊叫道,“你们不要……不要乱来,这附近还有苏斯诺大人的白虎军团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冷沁入骨的寒光从夜空中夺射而过,贯穿咽喉,他扭曲着脸,捧着泉水般狂涌的喉头狰狞倒下,竟发不出一个声音来。

  就在士兵们肝胆欲裂之际,黑暗中一个高大俊朗的影子缓缓而出,他手里威风凛凛地高举着带有皇室神圣标识的秘金短剑,大声道:“亚美帕斯第十七代苏格历圣王驾临于此,尔等还不跪下?”

  “吾……吾王?”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年青的士兵惊恐而又慌张地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高贵优雅、气宇轩昂的俊朗青年,好半天才喃喃自语道,“我是……在做……做梦吧?真是……吾王啊?吾……吾王万岁!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颤抖着身体,扔掉手中的火把和兵器,整个身体都趴在了地上,一脸的惶惑和惊奇,不一会儿,脸上便布满了热呼呼的汗水。

  周围的士兵有些想冲上来将苏格历打翻在地,有些想悄悄地从晕暗的街角溜走,但一看到那站在最前面的士兵伏拜在地,并且还惊恐地高喊着“吾王万岁”的颂词,不禁又惊又怕,谁也不敢再迈开脚步动弹一下。

  随着前面的士兵纷纷跪倒在地,后面的士兵也慌慌张张地跟着跪了一片,就连站在远处观望的流浪汉见此情景,也都将身子缩进阴影笼罩的角落,双掌合什默默祷告。

  “苏斯诺的白虎团就在这附近吗?”苏格历用秘金短剑轻轻拍着那个跪在最前面的年青士兵的额头,柔声问道,“他们有多少人?骑兵还是步兵?离这儿有多少远?”

  “禀……禀报吾王,苏斯诺的白虎团已……已接管了本镇,具体人数……小人并不知,小人所见到的全……全是骑兵,而且很多还是……狮鹫骑士!”那个跪在最前面的年青士兵哆哆嗦嗦地抬起头,小心翼翼道,“拉奇特大人亲自驻守在本镇……啊!”

  他的话还未说完,苏格历已狠狠地将秘金短剑在他脖子上的动脉处切了下去,赤红的血,弩箭一般喷射了出来,溅得他一身都是,也溅得苏格历一身都是,在一阵绝望而恐惧的惨呼声中,那个年青的士兵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里有苏斯诺的白虎骑士团,为了你们的王的安全,必须杀了这些人!”苏格历猛然转身对着黑压压一大片的黑精灵骑士嘶声吼叫道,“为你们的王战斗的时刻来到了,杀啊,疯狂地杀啊!尽情地释放出你们的血液中早就沸腾的愤怒和狂野吧!”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苏格历居然会如此狠心辣手杀人,更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煽动黑精灵去屠杀,我举起了手想喝止住他这一疯狂的举动,但没想到手刚一举起,所有的黑精灵都以为我下命令执行杀戮,便纷纷地举起刀剑嗷嗷吼叫起来,那亢奋凶暴的模样就像一群饥饿难当的野兽,咆哮着驱使战兽冲入这些已经放下武器、跪倒在地的巡夜士兵之中。

  刀剑挥舞,刀光闪耀,血液喷溅,血肉横飞,瞬息间,那十几个巡夜的士兵如同割倒的麦草,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他们倒下时,竟已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冰冷的街道上到处洒满了肢零破碎的尸块。

  有些黑精灵骑士杀得性起,竟将远处一些来不及躲藏的流浪汉也从街角的阴影处拖了出来一一残杀,再用铁蹄反复辗踩,直至变成一滩滩模糊破碎的血肉。

  “住手!”血液沸腾到了难以忍受的顶点,我举起拳头愤怒地咆哮道,“你们都在干什么?是谁给你们权力去滥杀无辜的?”

  “他们不死,就会召来这附近的白虎骑士团!”苏格历并不走上前来,他特地留意了一下自己的后路,目光灼灼闪动,警惕而又畏缩地瞧着我,低声道,“我们没有选择,我们只能杀了他们!”

  “哪怕那些人是你自己最忠诚的子民吗?”我怒不可遏地瞪着他,我讨厌这个虚伪傲慢的家伙,在他冷血自私的内心中,所有的人都是可以牺牲甚至是出卖的,也许终有一天,我也将在他那充满阴谋和诡计的权位复辟道路上,被牺牲和出卖!

  “他们已经背叛了我,他们投靠了狗贼苏斯克尼,他们全都该死!”苏格历眯着红红的眼睛,憎恨地看着我,他的一只手已伸到了腰间的短剑上,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一愚蠢的举动将可能触怒到我那火山一般沸腾的情绪,他感觉我就像一只狂暴蛮横的狮子,随时都在寻找理由将他撕成碎片。

  我突然冲了过去,猛猛地一拳将他从座骑上打了下来,鲜血一下子就从口鼻中喷了出来,染红了他的整个腮梆,这一拳我至少打掉了他的三颗牙齿,这一拳也将我的憎恨释放了出来,我开始痛恨这个自私自利的阴险家伙,我甚至有了手刃他的冲动。

  事实上也正如此,我怒气冲冲地抽出光芒粼粼的十字剑,对准他的眼睛,只要我的手劲一吐,这一剑保证能贯脑而过,不过我很快就改变了这个十分不理智的主意,因为他轻轻地吐出了九个字:“你不想去找丹姆了吗?”

  我恼火地将十字剑刺了下去,却不是刺入他的眼睛,而是贴着他的耳皮刺入冰冷的石地上,我恶狠狠地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厉声道:“你的嘴脸真让我看了恶心,你下次再敢未经我允许就煽动我的人制造杀戮,我就毫不客气地打烂你这张臭脸!”

  苏格历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似乎对我那赤裸裸的辱骂并不在意,但他在无人注意的地方,用指甲将自己的皮肤抓出一道深深的血口。

  他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轻轻拍打了一下身上湿漉漉的泥水,尽管这并不能让他鲜华高贵的衣服干净多少,但显然这一举动让他恢复了不少的自信和尊严,他撇着嘴唇不紧不慢道:“你是这儿的头,我显然没有必要自己找麻烦来违抗你的命令!”

  远处,风儿捎来了野狗的狂吠和人潮的嚣叫,一片红彤彤的火光从镇的另一头漫延过来,撒拉亚从黑精灵中行了出来,低声道:“我的王,我们已经惊动了这儿的守备部队,我们是不是该撤了?”

  目光喷射着烈日的火焰,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斥道:“黑炭头,不用你提醒,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马上给我滚回队伍之中去,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不知怎么的,我对黑精灵的痛恨甚至超过了我对自身黑精灵化的痛恨,我心中隐隐有股冲动,恨不得马上杀光这些残暴邪恶的黑精灵。

  “是,我的王!”仿佛感受到死亡直冲而来的浓厚气息,撒拉亚眼里不禁流露出畏惧的神色,他驯服地低垂下头退回了队伍之中,他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十分严厉且暴躁的长官,就像他从前任何一个黑精灵长官一样。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成功地甩开了铁石镇上的守备部队的穷追不舍,消失在夜色笼罩的苍莽山野之中,此时在寒冷的夜风之中,我渐渐开始冷静下来,反思着自己那莫名其妙易于发怒的情绪。

  也许我对苏格历过于严厉了吧,也许我对这些不知所谓就狂热追随我的黑精灵们感到无比烦躁和不安吧,但我怎么能像一个没有教养的异种人一样,遇见事情就暴跳如雷,喊打喊杀呢?别忘了,我可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皇家骑士,一个视高贵和优雅为生命的圣堂骑士,我的血液之中渗透着的是对死亡的蔑视,对邪恶的憎恶,对生命的宽容,而不是像刚才那样,需要用最激烈的言词辱骂才能感到一丝尊严和权威,这是不经教化的异种人的低劣品性,这一切都绝不该出现在我的身上。

  我同时也被一种浓郁的氛围所深深困绕,甚至可以说是憎恶,从那些我所敌视和轻蔑的黑精灵眼里,我看到的却是敬畏、驯服,甚至是尊崇,我不相信这种奴媚的言态会以一种普遍的方式出现在这群生性残暴粗野的的黑精灵心中,因此它只有一个结论,而我一直害怕得出这个结论,但我却知道自己最终是无法回避这个结论,它将深深地改变我的人生和命运,它将让我成为我一生都为之痛恨着的黑精灵。

  雨,渐渐霁了,但风却更大了,在山野之中像个疯子一般咆哮奔驰着,吹在脸上就像有无数把锋利的刀在割一般,我感到脸上痛得仿佛拉开了血口子,我不自觉地使出了御风术,将刮在脸上的风挡到左右两侧,这样我的脸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但殊不知,正是因为御风术的使用,在不远处耸立的一块条状巨石突然就燃烧起来,形成一道火柱冲天而起,在黑暗的夜色之中显得格外的夺目耀眼。

  “火焰石?那是丹姆的火焰石在燃烧!”一直跟随在我身边沉默不语的苏格历突然惊叫起来,他心惊胆战地看着那块足有十米高的巨石在喷射着炙热的火焰,即使是强劲的夜风也无法让它减弱声势。

  在它的光芒照耀之下,我们的脸上全都映出了神秘而妖异的光彩,我甚至觉得那不是自然的火焰,而是一种古怪而恐怖的妖物,不知怎么的,我的内心中隐隐觉察到一股极大的危机正不可遏制地逼近。

  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所有的黑精灵几乎同时都生生地拉住了缰绳停了下来,齐刷刷地将目光向我这边看来,显然他们在等待我的新的命令,我发现有几个黑精灵的眼里甚至产生了畏缩和逃避,而这仅仅只是因为一块燃烧着的神秘巨石。

  “卡……卡西欧斯,刚才你用了……什……什么魔法?”苏格历转过身来,脸色苍白地看着我,沉声问道,“你的魔法触动到了火焰石,引起了它的自燃!”

  “御风术,怎么啦?这风刮得好奇怪,没有任何方向可遁,吹在脸上仿佛鬼手在拍打一般,又痛又辣,这和火焰石又有什么关系?你们干什么这么紧张?”我好奇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围脸色苍白的黑精灵,我觉得他们真是一群胆小脆弱的人,居然会被这种神神怪怪的石头吓得如此失魂落魄,真难以相信在此之前,他们是怎么信誓旦旦地表示愿意追随我上刀山,下火海的。

  “御风术?是了,你闻闻,这空气之中是否有一股硝息的气味?”苏格历转过身去,若有所思地看着远处空旷寂寥的山冈,那儿隐隐有一团火光在闪耀跳动,晃动的光影给整个阴森寒冷的雨夜带来一股令人无法言述的诡异和妖惑。

  我用力吸了一下鼻子,眉头很快便皱了起来,是的,这儿的空气布满了一层淡淡的硝火的气息,但它的浓度你要特别留意去闻才能感觉得到,我不免有些好奇,问道:“这和火焰石有何关系?”

  “御风术正是火系魔法阵启动的催促剂,我们可能正在接近一个大型的火元素魔法阵,这儿弥漫的神秘硝息就是火元素布阵的征兆,也许……半狮人巫师丹姆就在这附近,整个达夫塔也只有他一人能布下如此庞大而强力的结阵!”苏格历低沉着嗓子道,他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山冈下那忽闪忽闪的神秘火光,他的心跳渐渐开始加速,他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机正势不可当地逼近。

  我顺着他摇晃的目光看去,只见远处山冈下那不知名的火光突然旺盛起来,直冲宵宇,我甚至能看到一股巨大的火焰盘龙一般向上升腾而起,令我惊讶的是,其他方向的山冈也同时升腾起好几柱巨大的火龙。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为之惊叹之际,空中猛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大呼啸声,那声音沉闷得可怕,就仿佛有成千上万只发了怒的狮子在齐声吼叫,我感觉深邃的云层间仿佛有股巨大的气浪正铺天盖地地奔卷而来。

  “看……看啦,是半狮人的翼手天狼飞行部队!”一个黑精灵骑士突然尖声高叫起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火龙照耀的半空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剽悍而雄壮的黑影,仅仅眨眼间,又有十来个这样的黑影从火龙的上空飞掠而过,风风火火地向北飞去,看他们那狼狈不堪的飞行姿势,我猜想他们一定是遇上了大麻烦。

  轰——一阵巨大的呼啸声如潮涌一般响彻天空,成百上千的翼手天狼飞行军从那无底深渊似的夜空中飞了出来,急匆匆地向北方逃去,不时有半狮人因为飞得过于紧密而相互碰撞从空中坠下,但却没有引起周围半狮人的关心,在一阵又一阵尖厉的惨叫声中,更多的半狮人反而更加疯狂地向远方飞逃。

  “怎……怎么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半狮人为何会如此失魂落魄地溃逃?是谁在追击他们?”我见此情景也不禁有些动容,我是见过半狮人战斗的场面,他们那狂野顽强的战斗风格在很长时间内都在我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使我很难将这支犹如丧家之犬的败兵与先前所见过的昂扬铁血的半狮人军划成等号。

  “嗥!”随着一声巨大的雷吼隆隆响彻天空,一个足有三十米长的巨大飞龙宛如天神一般突然出现在空中,它那震天动地的怒吼,即使是在百里之外的余音,都还是那样的惊心动魄。

  呼地一声,一道巨大而炙烈的火焰弹拖着长长的焰尾向逃在最后面的一群翼手天狼飞行军射去,很快便在半狮人队伍中间炸开,那炙热夺目的火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夜空,即使远在千米之外的我们,在那一刹那间也被耀花了眼。

  随着一团巨大的火焰向四周喷射而开,十几名半狮人飞行军来不及回避开,一下子就被烧成了一团团焦糊的黑炭,从空中落了下来,他们甚至连惨呼都发不出来就已毙命,那惨烈的景象直看得我心惊胆跳。

  与此同时,那只巨大的飞龙后面突然又窜出几十个穿戴着红色披风的剽悍雄猛的影子,我的眼尖,一下子就看出那是龙族的飞龙部队。

  一道道闪着金光的强击弩箭如织雨一般在空中穿梭而过,准确地将来不及逃走的半狮人飞行军射成了马蜂窝,在一阵接一阵惨厉而绝望的哀嚎声中,他们就像下锅的饺子一般,纷纷从天空上坠了下来。

  “这是谁……谁的飞龙部队?莫非是……”我若有所思地看着越来越多的金鳞翼龙从厚厚的云层中飞跃而出,畅快淋漓地痛击着早已丧失斗志、溃不成军的半狮人飞行军,不禁喃喃自语道,“莫非是肯琳姿的铁血蔷薇团空中军团杀到了?”

  “卡西欧斯,我们得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龙族和半狮人的战斗,哪一方取胜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况且,我们还在丹姆的魔法阵有效作用范围内!”苏格历悄悄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水珠,他不知道那是雨水,还是汗渍,但他此时已紧张地将心悬在了嗓眼上,介入龙族和半狮人的战斗,对弱小的己方来说,怎么样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丹姆的火系魔法阵?”我的身体微微一颤,再去看那些闪耀升腾的火焰光芒,心中突然有一股窒息的恐怖,丹姆不会是利用这个庞大的火元素结阵来伏击肯琳姿的飞龙军吧?

  我大脑迅速飞转,却仍不及战场上局势变化的快,仅仅眨眼之间,从那神秘而怪异的火焰石上突然升起了一道刺眼炽烈的火焰,在飞龙军的队伍中散开,紧接着弥漫在飞龙军周围的空气就像被点燃的火油一般,一下子就引燃成一片炙热汹涌的熔岩之海,噼噼啪啪燃烧的声音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整个空气之中到处都喷射着窒人鼻息的浓烟和火光,瞬息间便把几百名龙族最骁勇善战的飞龙骑士吞没,就连冲在最前面的那只巨大的飞龙也没能幸免。

  “嗥!”一声声悲怆而壮烈的嚎叫在火焰沸腾的天空中连绵起伏,震彻整个苍茫天地,就连远处观战的我们也被这惊人的怒吼震得心惊胆跳,仿佛天地就要塌陷。

  我看到无数的飞龙骑士在一团团猛烈而炙热的火焰包围之中,无助地翻滚奔逃,仅仅十几秒的工夫,就有上百具烧成焦炭的尸体从空中坠落下来,形成一道可怕的死亡雨幕,从他们尸体上散发出来的焦糊气味,布满整个空气,浓厚得让人都感到窒息,我不由地暗暗惊叹这魔法阵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轰隆!一股巨大的热浪猛然向四周迅速排开,很快就扑到我们近前,我急忙命令黑精灵部队向远处避去,在一阵狂奔之后,我们逃入了一处低坡,才算是暂时脱离了险境,但清点队伍的时候,我发现还是有三名黑精灵失去了踪迹,派撕拉亚去寻找,很快就得到了回报,那三个倒霉的家伙因逃避不及而卷入了滚热的气浪之中活活闷死了,这更让我对丹姆这个半狮人巫师的强大魔力感到深深的畏惧。

  那只巨大的飞龙并没有像别的飞龙骑士那样坠下空中,它带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半空中痛苦地盘旋着,始终不肯降落下来,就在我感到惊奇之际,它突然发出一声巨大而愤怒的咆哮声,裹挟着炙烈滚烫的火焰,犹如巨型风雷一般猛猛地向我们躲避的低坡俯冲而来,看那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势,就仿佛一辆巨大而凶猛的重型战车正虎虎生风地冲击而来,我感到一股死亡的寒意正从脚心中涌了出来,直贯脑门。

  “快散开,巨龙就要和我们同归于尽了!”我撕扯着嗓子大声吼叫,用力一拍海弗斯的肩背,一下子就驾着它飞到了半空中,周围的黑精灵见状,也急忙向四周飞窜奔逃,谁也不知道这只巨大的飞龙冲击的目标是什么,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远远地躲开这个疯狂而愤怒的巨龙!

  

第七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