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赞美吾神康罗迪雅!”巨大的天井平台上,一个身穿华丽礼服的堕落精灵彬彬有礼地点了一下头,讨好道,“第三家族的长子欧斯切恭迎您的大驾光临!”

  “雅美琳那个臭婊子回到神殿山了吗?”优索兰芬琴一脚将铁笼子的门踢开,径直在宽阔的天井平台上走了几步,突然扭过头冷冷地盯着这个年青英俊的堕落精灵贵族,手中的九首蛇鞭示威性地举了起来。

  “回禀兰芬琴殿下,雅美琳已经回来了,她到自己的私人密室就不再接待外人!”欧斯切诧异地看了看这个多疑善变的堕落精灵女子,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而惹恼了对方的兴致,不禁有些忐忑不安。

  “嘿,愚蠢的男人,难怪你身上没有她那廉价香水的臭味!你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和她上过床啦?”优索兰芬琴慢吞吞地走到欧斯切的背后,古怪地堆起笑容,道,“如果你不足以让雅美琳那个臭婊子引起兴趣,那你对我来说也已经失去了价值了!这严重的后果你想过了吗?”

  “噢,是……不……不是!”欧斯切的脸一下子刹白了,他感到背心一阵阵的寒栗,仿佛有什么冰冷的毒虫在皮肤上爬过一般,额上的冷汗不知不觉就淌了下来,他当然知道对方话中透露的可怕的含意,在神殿山上,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通常离死神帕里恩夫的距离也不远了。

  他结结巴巴道:“雅美琳她……还是喜欢我的,在所有的男宠之中,她与我****的次数最……最多,她不会对我没兴趣的!”

  “但愿她不会对你没兴趣!”优索兰芬琴笑嘻嘻道,“你可真是一个迷人的男性,高贵的气质,优雅的谈吐,俊美的外表,难怪你家主母一心一意想拥你做第三家族的宗主!甚至默认你诬陷欧诺拉的行为!”

  她扭头故意撇了气呼呼生闷气的优索沙巴丁一眼,接着笑道:“沙巴丁,别不服气,如果你也能获得凯斯琳王母的芳心,我想你才有资格去嘲笑别人!”

  “第一家族的男性是不屑与下位家族的男性做比较的!嘲笑别人是优索家族男性的特权!”优索沙巴西骄傲地挺了一下胸膛,鄙夷地撇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欧斯切,讥讽道,“欧斯切,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做比较?我如果要打烂你的这张臭脸,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是,沙巴丁大人!”欧斯切的脸色又白了一层,顺从地鞠了一个躬,衷心道,“您的教导让我深受匪浅!”他当然明白对方拥有所属的第一家族的姓氏代表何种意义,在神殿山上,等级之森严已经到了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程度,这也是维护神殿山的权力和威严的根本。

  优索沙巴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非常喜欢神殿山上的生活,在这儿,他可以为所欲为地行使第一家族男性的特权,尤其是在下位家族的男性面前,当他看到欧斯切那畏缩和恐惧的表情时,他就有一股自豪感在胸中激荡。

  他突然渴望对方能表现出一丝忤逆抗争的情绪,好让他找到理由用九节骨鞭来狠狠地抽打对方,以加强这种高人一等的自豪感。

  不过他却失望了,因为对方的表现实在是令人无可挑剔,他只得重新思考另外一种激怒这个下位家族男性的方法。

  “欧斯切,你的表现非常得体,我喜欢你对第一家族的顺从和敬畏!”优索兰芬琴笑嘻嘻地在这个年青英俊的堕落精灵屁股上重重地捏了一把,道,“不过这仍不足以证明你做得让人满意,我派你接近雅美琳那个臭婊子,可不只是让你从她身体上寻找刺激和快乐的!”

  说着,她的脸突然变得扭曲而狰狞,伸出手一把抓住欧斯切的咽喉,凶恶地咆哮道:“愚蠢的男人,我附予你的使命是牢牢地攥住那个臭婊子的心,让她完全对你死心塌地!而你呢?瞧你现在干的是什么?她回到了神殿山,你居然不陪在她的身边,你居然花这种无用的精力和时间在此等候我!你的大脑是不是灌屎呢?要不要我好好地将你脑汁挤出来,让你变得更加聪明机灵些?愚蠢的男人!”

  欧斯切猝不及防就被她锁住了咽喉,竟没法呼吸,很快脸就涨成了通红,一双眼睛都凸了出来,他惊慌失措地看着凶神恶煞的优索兰芬琴,想说点什么但却又说不出话来,浑身不停地痉挛着,脸上的痛苦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

  啪地一声,优索兰芬琴抬起膝盖狠狠地击了一下欧斯切的鼻梁,他立刻发出一声痛苦不堪的惨叫,捧着鲜血淋漓的脸摔倒在地上,但仅仅一秒钟之后,他就从地上翻滚了起来,想就此溜走,可是他看到优索兰芬琴邪恶阴险的笑容,就不禁打了一个寒栗,一双脚像被石化似的,再也迈不出半步。

  “脸转过来!”优索兰芬琴阴森古怪地笑了笑,道,“把眼睛闭上,别看!”

  欧斯切的脸一下子变了,他浑身颤抖了一下,但还是顺从地转过身来,并闭上眼睛,他知道这个可怕的堕落精灵女子想干什么,但他却毫无能力去阻止对方,他只能不停地祈祷着:“赞美吾神康罗迪雅!请帮帮我,帮帮我!”

  当他默念到第四遍的时候,空气中传来嗤嗤嗤尖锐凄厉的蛇息声,他来不及躲开,甚至可以说是不敢躲开,他的脸硬生生地被优索兰芬琴的九首蛇鞭抽了个正着,凶狠的毒蛇在他脸上疯狂地撕咬着,不一会儿就面目全灰,血肉模糊,但他却坚强得令人吃惊,居然咬牙忍住一声不吭。

  “愚蠢的男人,知道在神殿山上成为一个没有价值的垃圾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了吧?你的小命就掌握在我的手掌心中,我想要你怎么死,你就怎么死!”

  “嘿,我刚才在下面还对你的死对头欧诺拉许下承诺,要在吾神康罗迪雅面前揭发你的丑事,让你也变成肮脏丑陋的蛆虫精灵,让你一辈子都在赎罪窟中和粪便与黑暗为伍!”

  优索兰芬琴咧着白森森的牙齿,狞笑道:“下面还有日夜磨牙的欧诺拉——你的同胞骨肉,他的肚子从来就没有饱过,他所渴望的最美味的大餐就是活鲜鲜地将你剁成碎肉,一口口地吞食!”

  “我用你的生命,换取他的忠心,现在看来倒真是一件很合算的事情,他虽然只是一个卑贱龌龊的蛆虫精灵,但他身上体现出的价值,却比你还要大,你可真让我失望透顶了!”

  优索兰芬琴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心惊胆战的堕落精灵贵族,威胁地举起九首蛇鞭,她很清楚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擅于动用脑筋,却不擅于挨鞭子,她虽然说得凶狠,却并不想一下子就将这个男人杀死,毕竟,年青的贵族并非毫无价值。

  在九首蛇鞭的淫威之下,欧斯切彻底地崩溃了,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也顾不得体面和风度,结结巴巴哭道:“请……请别让康罗迪雅把我变成蛆虫精灵,兰芬琴殿下,你想让我做什……什么,我就做什么,敬候您的差遣!”

  优索兰芬琴满意地笑了起来,她狠狠地抽了一鞭,却不是抽向欧斯切,而是他边上岩石,顿时就将那坚硬的石块击得粉碎,空气之中到处弥漫嗤嗤嗤的死亡之声,她得意洋洋道:“滚回雅美琳的身边去吧!你的价值就是呆在她的身边才能最好地表现出来!药水我就不给你了,自己去向那个臭婊子要,你这个满头的胞泡或许能赢得她的同情,嘿嘿,但愿她还有那可笑而愚蠢的同情心!”

  如获大赦一般,欧斯切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连滚带爬就逃走了,在慌乱之中还不小心碰破了脸上的几个透着恶臭的脓泡,不禁痛地哇哇直叫。

  虽然他跑了已不见踪影,但山风仍将他的嚎叫声传送过来,听得优索兰芬琴哈哈大笑,她笑起来的声音异常的尖锐刺耳,就仿佛恶狼在野地里干嚎一般,就连一旁神经特别大条的优索沙巴丁都不禁感到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呼——冰冷的山吹得格外有劲,像刀子似地刮着我们的骨头,优索兰芬琴皱着眉头看着远方黑压压的山林,只见这风卷起漫山的松涛,像海洋的狂澜似的,带着轰轰的声浪,从远处奔滚而来,冷凛得让人钻心裂肺的疼痛。

  就在她大感诧异之际,黑糊糊的天空忽然闪过一道炙烈的光亮,一阵撕心裂肺的怪啸声如同打雷似地滚过夜空,在远处的山坡上炸开,只听一声轰地巨响,就连空气都颤抖起来,一道眩目的光芒瀑雨似地飞溅开来,将一处建筑物炸得荡然无存。

  “发……发生了什么事?”优索兰芬琴脸色一下子变白了,她的全身肌肉都绷得紧紧的,不一会儿她又看到五道这样炙烈的火球从头顶上掠过,击向山顶上的建筑物,她禁不住颤抖起来,那正是堕落神庙——堕落精灵圣地的方向,那儿,康罗迪雅将把今年的神威和祝福赏赐给盛会上的优胜者,而她很可能就是今年唯一的优胜者。

  她还未明白过来,从山下突然冲出一个高大的骑士,她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下位的蟹甲精灵骑士,但令她吃惊的是,这位精灵骑士的脑袋已经被人砍下,喷射的鲜血溅满了整个六脚蟹怪战骑,使整个景象渲染得格外诡异恐怖。

  那个无头的蟹甲骑士飞快地从她的身边奔过,继续向山顶的建筑物奔去,她呆呆地看着这位骑士消失的背影,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情不自禁道:“天哪,谁有这……这么大的胆子,敢攻击神殿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优索沙巴丁同样惊奇地看着这个无头骑士远去,他突然一把抓住天井边上一个准备上前去察看的堕落精灵,凶恶地吼叫道,“是龙族打过来了,还是亡灵族?”

  “是龙族!”那个被掐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堕落精灵面露惧意,结结巴巴道,“前……前一阵子就听山脚下的弟兄说龙族军在攻击神殿山,不过数……数目有限,不足为虑,没想到这……这么快就打上来了!”

  “该死,阿玛乔奇那个老混蛋难道不想活了?居然敢让龙族在这种时候打上山来!我真想剥了这个老狗的皮!不行,我得去找他!”优索兰芬琴恶狠狠地指着沙巴丁,咆哮道,“你负责将这个人类垃圾送上神庙,他若有什么闪失,你就完蛋了!”

  “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失望的!”优索沙巴丁恭敬地弯了一下腰,但他在优索兰芬琴转身跳上一只四脚龙蛇离开之时,恶毒地伸出中指,指了一下对方的背影,暗骂道,“去死吧,笨蛋,别把自己想得太高强了!”

  “你想背叛优索兰芬琴?”我趁那个邪恶的堕落精灵女子走远,便睁开眼睛,似笑非笑道,“沙巴丁,你不怕招来这个魔女的疯狂报复?”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优索沙巴丁脸一下子就变了,他恼怒地瞪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我,恶狠狠地抬起脚准备将我的脑袋踩烂了,不过他很快就制止了这一鲁莽的行为。

  他蹲下身来,捏着我溃烂发脓的脸蛋,阴险地笑道:“谁说我要背叛优索兰芬琴?目前她的势力最大,跟着她至少有一颗大树可以靠一靠,我才没那么傻,象亚戈尼那个笨蛋一样,单打独斗,弄得每个人都恨不得使绊让他死!”

  “只有笨蛋才把注押在一人的身上!”我喘着微弱的气息,感觉身体虚弱地仿佛只剩下一副空壳,这个该死的臭婆娘可真把我整惨了,我的身体已经溃烂得就像一个腐烂的臭柿子一样,充满了刺鼻的恶臭,我冷冷地看着这个阴险邪恶的堕落精灵男子,讥笑道,“如果最终是优索雅美琳胜出那你岂不是要成为那个臭婆娘的殉葬品?”

  “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叽叽歪歪煽风点火!你要是再不闭上这张狗嘴,我就将它撕个稀烂!”优索沙巴丁突然一把掐住我的脖子,狞笑道,“就凭你那个鬼点子,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干什么?嘿,我的事情不用你多操心,你最好管好自己的这张臭嘴,否则我若生起气来,它可就第一个倒霉了!”

  我马上闭上嘴巴,即使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我知道这个冷酷阴险的堕落精灵绝不会再把话说第二遍,我虽固执,但并不犯傻,学会适可而止正是保存自己的关键。

  优索沙巴丁一脸的嘲笑,撇着嘴唇站起身来,并举起脚恐吓地朝我头上就要踩下来,但却悬在半空中不动,就在我以为他那只是吓唬的举动,他突然狠狠一脚踩了下来,将我刚接好的肋骨又踩折了,我痛得毛孔都竖了起来,忍不住大声呼叫,这引来了对方放肆的大笑:“垃圾人类,你知道自己什么声音最动听吗?就是惨叫,痛苦绝望的惨叫!哈哈哈哈!”

  他见我痛得脸都扭曲了,便又抬起脚准备再踩一下,不过半空中突然掠过的一道影子却让他打消了这个举动,他看到一个堕落精灵龙蛇骑士正狼狈不堪地向山顶上飞去,看他那惊慌失措的模样,显然是遇上了大麻烦。

  正当他在琢磨着这是怎么一回事之际,天空之中突然闪过一道火焰,顿时将那个拼命飞逃的龙蛇骑士击了个中着,黑夜之中立刻闪过一道炙烈夺目的火光,一声惨厉无比的嚎叫撕碎了夜空,那个龙蛇骑士化成火球从半空中坠了下来。

  这个可怕的景象一下子就惊起天井平台上的堕落精灵卫兵一片惊呼之声,不过他们很快就变成了痛苦的惨叫,从灰迷阴沉的山下突然射来一阵密集的箭矢,眨眼间就将最前面的四、五个堕落精灵射成血淋淋的刺猬。

  随着一声接一声愤怒而狂暴的吼叫响起,龙骑兵剽悍凶猛的身影仿佛一道道雷霆战神一般,从冰冷透骨的雾气中跃了出来,他们挥舞着亮晃晃的龙刀和长枪,象一阵狂飙的风暴,一下子就席卷过天井平台上的堕落精灵,当场就将七、八个猝不及防的天井守卫者钉死在地上。

  优索沙巴丁脸色微变,他趁龙骑兵与平台上的卫兵们撕打成一团之际,扛起我的身体就躲到了一块大岩石的背后,制造出伪装结界以避开龙骑兵的视线,他当然不想逞什么英雄浪费力气与这些士气高涨的龙骑兵正面碰撞。

  他的判断十分正确,这支突如其来的龙骑兵只是小股突击部队,当他们将天井平台上的堕落精灵士兵扫荡一空之后,便向山顶上狂奔而去,由于数目还不足三十,因此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下子就消失在苍茫迷蒙的夜色之中,只余下一阵阵地龙的嘶吼、山风的号啸,以及满地垂死的堕落精灵痛苦呻吟。

  优索沙巴丁撤去伪装结界,粗暴地拖着我从岩石后面走出来,他阴险地扫了一眼尸横遍地的天井平台,耸了耸肩膀,幸灾乐祸道:“真是一群反应迟钝的笨蛋,连兵器都不懂地使用就敢去和龙骑兵硬碰硬,不死才怪!”说着,他正想抬脚离开,但地上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脚踝。

  “救……救我,大人,我的肠子流……流出来了,我好痛,需要医治……”一个满脸血污的堕落精灵喘着粗重的气息,有气无力道,“我是第一百七十三家族的长子——艾佛斯顿,我的家族是效忠于兰芬琴殿下的!”

  “哦,我可不关心你和你的家族效忠于谁,反正又不是效忠于我!”优索沙巴丁扬了扬浓重的眉毛,不无讥讽道,“我对你的第一百七十三家族根本没有兴趣!对了,你的弟弟叫什么来着?”

  “艾佛亚哥!大……大人,你……”那个身负重伤的堕落精灵惊恐地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因为优索沙巴丁已举起九节骨鞭,毫不留情地将他的脑壳击碎,他的尸体在地上弹了一下,翻滚出好几米远才静止下来,一道浓而粗的血迹延伸了四、五米远,整个景象令人触目惊人。

  “很好,艾佛亚哥从现在开始就是第一百七十三家族的长子了,他会很感激我的举手之劳!”优索沙巴丁恶毒地笑了起来,然后鄙夷地冲着艾佛斯顿的尸体吐了口浓痰,转身对我道,“看到了吧!在神殿山上,没有价值的人总是死得特别快,而且毫不起眼!你既然已经置身于这座神奇的巅峰之上,就要时刻牢记着自己的价值,如果你配合得好一些,也许还有活下去的机会!我们堕落精灵可是对生命很宽容的,不过,那也仅限于有价值的生命!”

  我突然很想将口水吐到他的脸上去,但却忍了下来,虽然这么做会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但却对我于事无补,我没必要去做任何可能让自己陷入更大困境和危机的事情。我现在已经登上了神殿山,我要做的首先就是保护好自己。

  我想了一下,不动声色道:“我的价值是有目共睹的,可是现在我受了很重的伤,已经没法自己行走,我需要良好的医治,这样才能减轻你的负担,我想你大概不会想再扛着我爬上堕落神庙吧?”

  优索沙巴丁眯着眼睛阴险地打量了我一番,试图从我的神色之中寻找到任何破绽,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我真的实在太虚弱了,浑身的脓泡多得就象蛤蟆身上的疙瘩,一股股刺人鼻息的臭味让他都不愿靠近,更别说是扛着个沉重的皮囊,尽管他身上的脓泡也同样的臭气熏天。

  “你就像一堆一无是处的臭狗屎,等你身上的脓泡一个个涨大并破裂的时候,你的死期也就来临了!哈哈,我会很愉快地看到你鬼哭狼嚎的模样!”优索沙巴丁得意洋洋地大笑了起来,不过他很快就沉下脸,咧着牙齿冷森道,“但你说的对,你已经奄奄一息了,需要医治,需要力气来完成盛会上的节目!但我身上没有可以解毒的药水,很抱歉,你只能自己咬牙忍受了,我不介意你放声哭嚎的叫声!哈哈哈哈!”

  “我知道有个办法可以代替解毒药水医好我!”我神秘地眨了眨眼睛,有气无力地笑道,“你只需要将……”

  “只需要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冲着他的耳朵大声吼道,“那就是你去死吧!摇尾巴的狗腿子!”我话刚一吼出,一拳已狠狠打向他的眼睛,不过却仍被他机敏地躲开了。

  他翻了个身疾退出好几米远,等站稳之后想反击,却不禁大吃了一惊,因为我已从地上弹跳了起来,一脚就狠狠地朝他的咽喉踢来,他急忙举起双手抵挡,不过他还是将我低估了,这一招其实只是虚招,我真正拿手的是我的剑术。

  只听唰地一声,我猛地从左臂中抽出十字剑,突然朝他身后掷了出去,同时,化拳为掌,趁他目光被我的剑吸引之际,一掌重重地拍在了他的额头上。

  啪地一声,优索沙巴丁猝不及防额上中掌,可惜我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这一掌不足以致他于死地,只是让他轻微脑震荡,鼻血喷出少许。

  不过这血腥气味却刺激地他狂性大发,仰首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像只发了疯的恶兽猛扑了上来,举起九节骨鞭就朝我身上抽来,他这一次使足了全力,就算是岩石也能抽得四分五裂,可惜我不是岩石。

  我趁这一秒半的间隙,突然念起御土术,这是我最后的力量,如果我无法阻挡这个可怕的堕落精灵猛击,我必死无疑!

  不过好在命运女神克里汀仍在庇护着我,优索沙巴丁那一鞭没有抽在我的身上,一道坚硬的土墙拔地而起,替我挡去了这千斤一击。

  我看到土屑飞扬,尘烟弥漫,一个狰恶狂暴的身影从崩塌的土墙后面跳了出来,他的第二鞭再次举了起来,正要狠狠地朝我脸上抽下。

  “中剑!”我喘着粗粗的气息,心惊胆跳地瞪着这个即将扑到面前的恶魔,死亡的魔手掐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仿佛是从噩梦中苏醒过来,嘶声吼叫,“父亲帮帮我!”

  优索沙巴丁的第二鞭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更没有落在我的脸上,因为十字剑在绕了一个圈之后突然折了回来,正好穿过了他的背心,从胸前透出,他吃惊地看着胸口上突出的血淋淋的剑尖,似乎还没有从这惨痛的状况中恢复过来。

  他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我,脸部因痛苦一阵抽搐,失神道:“你刚……刚才用了什么剑术?我……怎么没看清?”

  “回旋剑!我父亲教的,他是一个骑士,伟大的骑士!”我喘着气息,将额上的冷汗抹去,不可否认,是父亲救了我,要不是儿时他对我的严格要求,这一招我可能至今也没办法使得如此绝妙。

  我闭上了眼睛,重新温习了一遍父亲那严厉但却不失关爱的身影,只感到眼睛一片潮湿润热,我痴痴地笑道:“我爱我的父亲,是他附予了我生命和灵魂!”

  “骑……骑士?又是该死的骑士!”优索沙巴丁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恶狠狠地看我,如果眼睛能喷火,他发誓一定要烧死我,可惜他倒下去一直到身体变僵,都无法再对我构成威胁,他在临死前诅咒般发出吼叫,“我讨厌骑士!卡西欧斯,我还会再回来找你的!”

  他的尸体很快就变成了一尊冰冷僵硬的石像,在夜风的吹拂下,慢慢散成了漫天的粉末,消失在苍莽阴沉的天空之中。

  “谁说骑士不会耍诡计的?”我看着石像慢慢消散在空气之中,不禁开怀大笑起来,尽管这笑会将伤口撕开,我大声吼道,“你可以记住我,但我却不需要记住你,因为你不是我的目标!优索弗尼亚,只有他才是我应该记住的人!优索弗尼亚,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我甚至都能听到你喘息声!不用紧张,我——卡西欧斯来了,向你发出死神帕里恩夫的问候!”

  我突然一脚将地上一个奄奄一息的堕落精灵踢下了天井,直到很久才听到地底传来的沉闷的坠地声,这才心满意足地拍着手,黑精灵那充满狂暴嗜杀的个性,开始融入了我沸腾的血脉之中,而我也开始喜欢这种冷酷无情的行事风格。

  我抬头看了一下山顶上灯火灰黯的建筑群,我感觉自己的心在跳,我所朝思暮想的爱人,离我已不足千米,我马上就能见到她,虽然这一路上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磨难,但这一刻,我却觉得再多的不幸也吹不熄我对兰蒂朵狂热的爱之火。

  “兰蒂朵,等等我,我来了!”我在心中一遍一遍地狂呼着,顾不上身体的伤痛,奋力跃入了迷雾之中。

  通向山顶的路异常的崎岖艰险,即使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也要颇费精力,更何况我现在气息奄奄的状况,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因为一颗炙热而执着的心,只要能让我见到兰蒂朵,即使是遭受更严重的苦难,我也毫不乎。

  我看到通向山顶的唯一山道上突然人头攒头,刀光闪烁,急忙躲到了道旁的一块岩石背后,小心地伸头探视,正诧异着,一个黑糊糊的影子突然从前面摔了过来,正好砸到我躲藏的岩石上,将腰给摔断了,我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堕落精灵士兵。

  只见这个士兵瞪着满是鲜血的眼睛,想伸手将我抓出,不过一道疾射而来的长枪却将他牢牢地钉在岩石上,他痛苦不堪地发出一声惨叫就不再动弹。

  我吃惊地向长枪掷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高大威武的骑士像一阵飙风似地冲了过来,将尸体上的长枪拔了出来,然后从我头顶上跃了过去,在奔出老远之后还不忘回头看了我一眼。

  “布鲁斯林?”淡淡的月光洒在那个英俊威武的龙骑士脸上,一双锐利睿智的目光在黑夜中闪耀着亮凛的光芒,我这才发现那竟是德满提亚老爹十分看好的龙将候选人之一——布鲁斯林,只是他那玩世不恭的态度给我印象实在太深了,以致于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倒让我感到不可思异起来。

  “又见到你了,卡西欧斯!这儿可不是你该来的,神殿山看起来就象是一座大坟墓,它不适合你,快离开吧!”布鲁斯林朝我苦涩地笑了笑,突然朝我掷出长枪,我听到他在低吼,“把头低下。”

  我急忙低下头,只感觉那道掷枪闪电般从头顶上掠过,掠起的寒风直割得头皮一阵发毛,我很快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身后响起,一个身材魁梧的堕落精灵咆哮着倒在了岩石上,鲜血喷得漫天都是零碎的红梅,而他的座骑四脚龙蛇则从我身边摔了出去,将腿脚和翅膀都摔断了,趴在地上不停地发出悲鸣,半天都爬不起来。

  “最后帮你一次,好自为之,我可要先走了!我和肯琳姿这个傻丫头失散了,我得去寻找她!”布鲁斯林惨然一笑,将龙刀抽出了出来,做出一个致敬的姿势,随即驾着飞龙跃入苍茫冰冷的夜色之中。

  我还来不及向他答谢,山路上又冲出了几十个黑糊糊的影子,有龙族的,也有堕落精灵的,很显然,优势已不在龙族这一边,不少龙骑兵常常要面对三个以上的敌人,同时他们还要提防躲在黑暗中的弓箭手,我就不止一次看到英勇顽强的龙骑兵在连续砍翻好几个堕落精灵之后,被密集的箭矢射成马蜂窝倒毙身亡的惨剧发生,对此我只能为他们感到痛惜。

  在堕落精灵强有力的反击之下,冲上山顶的小股飞龙骑兵精锐很快被击败了,但令我感到敬佩的是,他们竟无一人逃跑,全都战死在当场,龙骑兵的强悍也给了堕落精灵极大的震憾,有时为了杀死一名疯狂暴走的龙族战士,他们甚至不顾自己同伴的生死,将纠缠成一团的双方一股脑全部射死,战斗之惨烈可见一斑。

  我只得躲在岩石背后,一时之间竟无法动弹,连隐蔽的机会也没有,不时有龙族的或是堕落精灵的残肢碎体落在我的身边,我根本就没法离开。

  本来我想用伪装结界掩护自己,可是才一使力就感觉力不从心,尽管有传国权杖一直助我治疗创伤,但我受的伤实在太重了,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来施展魔法,哪怕是一个最简单的火球术。

  就在我心急如焚不知所措之际,一个堕落精灵的尸体突然从岩石上摔了下来,砸到我的身上,将身上的脓泡撕裂了几个,我痛地浑身都哆嗦,忍不住叫了起来,这引来了不远处一个龙骑兵的注意,他举起枪看也不看就朝我刺了过来,在他眼里,神殿山上的任何人都是邪恶凶狠的敌人,都应该死!

  “自己人,你认错人了!”我急忙闪了一下身,险险地避过这道冷枪,由于动作过猛,伤口一下子就撕裂开,我的腹部顿时淌出了大量的鲜血,一下子痛得我脸都变了,不过让我更愤怒的是,这个龙骑兵见一刺不成,又举起了长枪向我刺来,我气地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你瞎了眼啦?我不是堕落精灵,我是人类,人类骑士!”

  “管你是什么人,除了我们龙族,能上神殿山的都不是好东西!”龙骑兵冷不防肩膀中了一箭,他咬了咬强忍住痛楚,举起长枪向箭矢飞来处掷去,只见一道炙烈的光芒闪过,黑暗之中立时传来惊呼声,一个堕落精灵弓箭手浑身是血地从灌木丛中翻了出来,那柄长枪将他身体射了个对穿。

  龙骑兵又抽出刀来,转身对我恶狠狠地骂道:“摇尾巴的贱狗,你死定了!”

  我身体虚弱地已不足以避过这乌龙刀,只好将整个身子尽量深地缩在岩石角落里,希望能减少杀伤度,挺过这个难关。我真没想到,费尽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登上神殿山,离那高高在上的堕落神庙只有一箭距离,却要将性命丢在这儿,实在是很不甘心!

  啪地一声,那个狂怒的龙骑兵并没有砍中我,相反,他的身体反倒像堆烂泥一样摔了出去,在空中翻滚着,不停地喷射出凄红艳丽的血珠,脑袋重重地撞到了一块带锐利棱角的岩石,顿时脑浆迸射,鲜血淋漓。

  就在我感到惊讶之际,雾气弥漫的夜色之中突然跳出一个威风凛凛的堕落精灵骑士,眨眼间就冲到了我的面前,手中的十字弩冷酷地对准我的眼睛,我以为这回死定了,却不料对方格格地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卡西欧斯,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我惊得仿佛遭受雷击一般,瞪着一双鱼似的眼睛,迷迷糊糊地发起愣来,因为我听出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声音,正是优索雅美琳的声音。

  我没想到我们居然是在这种场面上再次重逢,不知不觉,我感到眼睛一片湿润,想去呼喊她的名字,甚至想张开手臂去拥抱,但冷酷的现实却将我拉回到理智之中,我喉头蠕动了一下,苦笑道:“真抱歉,还是让你逮着了,你可以杀了我,完成你的使命,我是神殿山上的不速之客,并不受康罗迪雅欢迎!”

  “对,你并不受康罗迪雅欢迎,在神殿山上,任何一个堕落精灵都有权杀死你!”优索雅美琳眼里情不自禁流露出忧伤而痛苦的神色,她抬头看了看山顶上灯火黯淡的建筑群,泪光婆娑,不禁咬了咬牙,仿佛费尽了好大的力气,一字一字道,“但我却要救你!卡西欧斯,我是绝不会让你死的!”

  她转身将一名冲过来想把我劈倒的堕落精灵骑士射翻在地,然后俯下身子,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提到了座骑上来,飞快地向山下奔去。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第七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