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大结局)上

  堕落神庙比我想象中还要巍峨雄伟,它高踞于险峻突起的神殿山巅峰之上,在暗灰色的苍穹之下,犹如一只庄严肃穆的展翅飞舞的巨型凤凰。当我走近时,发现四周的城墙竟高达三、四十米,仰首望之,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嚓嚓嚓嚓,十余米高的精钢闸门在八个巨型变魔精灵的奋力推动之下,缓缓地抬升而起,隐入深深的门槽之中,当我经过时,不禁抬头向那门槽看去,却看不到那扇巨大无比的精钢闸门,但我却分明感到了一阵阴森森的寒意从心底涌起,仿佛那隔绝人世与地狱的大门随时都会落下。

  跨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广场,通向广场另一端建筑物的道路两旁,树立着身长两丈有余的狰狞的斗兽石像群,威风凛凛,形态迥异,一眼望去竟有近百座之多,我赫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逼来,仅仅迈出十余步,我便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所有的斗兽石像都在恶狠狠地瞪着我。

  好不容易穿过这近百座树立的斗兽石像通道,来到巨大而宏伟的堕落神庙前,我发现淡淡的月光之下隐隐约约显露着飞檐朱壁,精致的琉璃瓦在月光照射下映出一道道浅浅的金光。

  我抬起头,运足鹰眼术向庙椽的四角看去,只见四角优美得像展翅欲飞的天龙,它们各由一根漆成金色的石桩支撑着,雕梁画栋,飞金走彩,我特地留意了一下,竟发现每根柱子都盘缠着一条獠牙毕露的龙蛇,凶神恶煞,十分吓人,但我同时又发现这庙斗拱交错,檐牙高啄,一派古色古香的格调,使我油然而生一股庄重肃穆之感。

  殿前两个近三米高的大型双头变魔精灵威风凛凛地站在两旁,当他们看到优索雅美琳时,神态极为恭敬,弯腰致敬,但看到我时,脸上就毫不掩饰地流露出鄙夷和愤怒的表情,我猜要不是身边有这位高贵而优雅的堕落精灵女子伴随,估计这两个肌肉男早就兴奋地扑上前将我撕成碎片。

  进入了正堂,一个身穿着华丽锦服的堕落精灵贵族昂然走上前来,略向优索雅美琳点头,恭敬道:“向您致敬,尊敬的雅美琳殿下!让我们一起大声赞美吾神康罗迪雅永生永世吧!”

  “赞美康罗迪雅!”优索雅美琳含笑着回礼,以堕落精灵贵族特有的礼仪彬彬有礼道,“愿吾神赐您成功!阿玛雷斯,第二家族的长子!”

  “也赐您成功,尊敬的雅美琳殿下!光荣属于吾神康罗迪雅,她是我们永远的保护神!”阿玛雷斯点了点头,很满意对方的赞辞,他进一步补充道,“荣耀归于王母陛下,她的英明领导指引我们走出无尽的黑暗!尊敬的雅美琳殿下,请跟我来,祭司们已经在祈祷,吾神康罗迪雅的荣光马上就要洒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

  “感谢您的效劳!”优索雅美琳以点头进行回礼,她侧过身对我低声道,“跟紧我,别说话,更别张西望,在神庙中,不仅各个家族的主母们在盯着我们,就是王母陛下也在盯着我们,就等着我们出了差错,好受吾神康罗迪雅的惩治!”

  我冷着脸暗哼了一声,目光却被殿堂前的一尊巨大的**雕像所吸引,从天窗上漏下的破碎月光流水似地在它那象牙般细腻洁白的胴体雕像上,显得说不出的娇美无瑕,就像圣洁的天使刚从天上飘下来一般。

  我的心神不由自主一荡,不禁暗暗称奇,真没想到以邪恶著称的堕落精灵竟供奉着如此高贵典雅的圣女雕像。

  我慢慢地向上看去,当我触及到雕像的眼睛时,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栗,不知怎么的,虽然那只是雕像,但我却从那双深潭似的石眼中看到了一股森森的邪恶妖异的气息,虽然那**雕像仍是那样迷人艳丽,但我却有种置身于冰窟之中的寒战感觉,我心中一动,禁不住低声问道:“这不会就是堕落女神康罗迪雅雕像吧?”

  “很美吧?她就是我族的庇护神康罗迪雅,她的高贵和典雅会让任何人都感到自惭形秽!”优索雅美琳得意洋洋地说,但她看见我不悦的表情,连忙闭上嘴,她很清楚我对所谓的堕落女神感到十分的厌恶和憎恨。

  阿玛雷斯好奇地回头看了我们一眼,但在优索雅美琳恶狠狠地目光瞪视之下,不禁吓得打了一个寒栗,神殿山上种种有关这个可怕而又残暴的魔女的传闻几乎同一时间涌入大脑中,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去询问,他十分聪明地闭上嘴巴。

  在穿过一个空旷肃静的大殿,这个年青而英俊的堕落精灵贵族在一扇古铜色的大门旁停了下来,转过身彬彬有礼地弯了一下腰,微笑着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古铜色大门两边站着的两个穿着华丽服饰的堕落精灵侍从卖力地将大门推开,立刻,一股扑鼻的馨香悠然飘了出来,我感到精神一阵清爽,比饱睡一觉还更感到精力充沛。

  大门推开了,但令我吃惊的是,眼前一片晕暗阴森,不仅没有一丝灯火,甚至连外面的光线都无法射入,我只觉得大门后面是一个无比黑暗、无比深邃的世界,不知为何,我突然感到它离地狱如此接近,仿佛只要迈步上前,就可以看见地狱之中种种可怕景象,一时之间我竟开始了踌躇。

  “兰芬琴那个小妖精来了没有?”优索雅美琳正要迈入大门,她突然记起了什么,侧过头去问道。

  “回禀雅美琳殿下!兰芬琴殿下早您一步进入了礼堂,和她一起的还有阿玛乔奇总监大人!”阿玛雷斯将头垂得更低,小心谨慎答道,“所有的主母和贵族都已列席,雅美琳殿下,请进!”

  优索雅美琳没有再理会这个小心谨慎的堕落精灵司仪,她回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喉头蠕动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转身走进了那个无比黑暗的世界。

  我心里只感到一片空空的,那一刻本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但涌到了喉间却也发不出一个音来,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内的黑暗世界中,心中不由一沉,咬了咬牙,也跟着迈步进去。

  身后的门轰地一声关闭上,我再回头去看时,已然一片漆黑无物,甚至连体察术都感觉不到那扇大门的存在,就仿佛真的进入了另一个奇异诡秘的时空,只有优索雅美琳若隐若现的幽暗身影在前方指引着我,我不由加快了脚步。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突然间退去,我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个巨大而空旷的大厅之中,除了脚下是生硬而冰冷的石板,四周乃至头顶的空间竟无边无际,望穿不尽,放眼看去一片迷蒙神秘的景象,就仿佛来到了时间和空间的交界处。

  不过吸引我的却是大厅中央燃烧的一团十余米高的熊熊烈火,虽然离了还有数百米之远,但我却感觉到了它那炙灼的热力,皮肤隐隐有烧痛的感觉。

  我想说点什么,优索雅美琳突然回过头来,将食指压在嘴唇上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我不可说话,我只得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静观情势的变化。

  那神秘而奇异的火焰不停地变化着形态,时而变成恕吼的雄狮,时而仿若龙虎相斗,进而似熔岩喷射,时而犹如大鹏展翅,加上火焰噼噼啪啪发出清脆响亮的燃烧声音,真是绚丽壮观,惊心动魄。

  火焰的四周盘腿环绕着近百位全身隐藏在魔法斗蓬里的神秘祭司,从她们仪表华贵、气质高雅的姿态上,我可以看出这全是堕落精灵显赫家族的主母,在她们的后面影影绰绰地围拢着成百上千的人影,多得竟数不过来,我的心不禁一阵阵地狂跳,这里可集中了堕落精灵所有的主母和贵族,如果我能在传国权杖的支持之下,成功发动地炎风暴……

  我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好让自己千万冷静下来,此时状况还不明朗,任何冲动的举动都会使自己毫无意义地牺牲掉。

  “优索雅美琳!”环绕着火焰盘腿而坐的一个黑衣祭司突然大声尖叫起来,除了火焰噼噼啪啪的燃烧声音,一时之间大厅陷入了完全寂静的窘境。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边看来,我只觉得灰迷深沉的夜色之中突然亮起无数双眼睛,就像星辰一样闪烁不停,我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排山倒海似地压来,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不知所措,所幸的是,并没有人注意到我,所有人的目光犹如镁光灯一般全都聚焦在优索雅美琳身上。

  “你说过你不会迟到!但是你却还是迟到了!你必须在圣火面前接受惩罚!”那个黑衣祭司凶恶地瞪着优索雅美琳,大声咆哮道,“鞭刑!”

  优索雅美琳顺从地低下头,走上前去,边走边解开衣袍的束缚,随着肩膀的一耸,她完全赤裸裸地站在那个黑衣祭司的面前,朝着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焰跪了下去,虔诚地将四肢趴在地上接受惩罚,我不由一阵心急,差点就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将她救出。

  堕落精灵人群之中昂然走出一个高贵而优雅的黑衣祭司,她的魔法斗蓬上有王族的徽章,她恶狠狠地抽出鞭子,狠狠地往地上一抽,只听啪嗒一声,石板应声破碎,那么远的距离我都感到脚下一震,不过令我大吃一惊的是,那竟是九首蛇鞭,我趁着火光延伸而起之际,看到了那个黑衣祭司隐藏在斗蓬里面的面目一角。

  那一刻我的内心震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那竟是仅次于优索弗尼亚,让我最深恶痛绝的堕落精灵——优索兰芬琴,我气得差点要射去一道连串闪电,将她活活劈死,但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在没有找到优索弗尼亚之前,任何盲动都是毫无意义的。

  优索兰芬琴残忍地堆起笑容,她看了那个黑衣祭司一眼,见对方点了点头,便举起蛇鞭凶狠地朝优索雅美琳裸露的背部抽去。

  只听啪地一声,鞭子重重地打在她的身上,蛇首们趁势疯狂地撕咬着优索雅美琳白晰柔嫩的皮肤,将康罗迪雅的诅咒混着毒汁一股脑灌注进去,眨眼间便伤痕累累、血流如注。

  我看到她痛得浑身都在痉挛,却还要大声念诵着康罗迪雅的赞辞,不禁心痛地犹如刀绞一般,我感到那痛比抽打在自己身上还更难以忍受。

  令我惊奇的是,第一鞭之后,优索雅美琳受创的肌肤竟慢慢痊愈,甚至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也就在这时,第二鞭从空中呼啸而过,狠狠地抽了下来,白晰光滑的肌肤上再次爬上了数道血淋淋的伤痕,毒蛇们发了疯似地撕咬着她鲜嫩光滑的皮肤。

  我再一次切切实实地看到了她那张因剧痛而扭曲变形的脸,不禁心中一酸,原来这所谓的鞭刑只是纯粹地将最大化的痛苦传达到大脑,而不会让受刑者产生物理的伤害,但我始终觉得这比鞭打肉体还更让人难以忍受。

  我不知道优索雅美琳挨了多少鞭,只知道我的眼睛湿润了,如果不是极大地克制了自己沸腾的情绪,我恐怕早已爆发了出来,不过后面发生的景象却让我目瞪口呆。

  那巨大而奇异的火焰随着优索雅美琳强烈的惨嚎不停地扭动姿态,仿佛那才是最美妙的歌声,它不停地盘升,越升越高,直至形成一道巨大的妖魔形态,我发现那足有六、七十米之高,模样狰狞恐怖,不禁打了一个寒栗。

  火焰慢慢稳定下来,逐渐显出一个额上长着两个犄角的翼形焰魔,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它那火焰形态的星箭长尾在空中随意地挥舞着,看似毫无规律,其实包含着一股妖异的诱惑气息,让人在这热烈的气氛之中逐渐涨扬起难以掩饰的兴奋,我虽意志坚定,但却也被这*的气息所侵入,竟有飘飘欲仙的奇异感觉。

  我开始感到头晕目眩,有些羞涩,但更多的是以亢奋激动的情绪看着优索雅美琳赤裸的胴体,一股野性的***不由自主地从心底升了起来,不过我趁换气之际,狠咬了一下嘴唇,强压下这可怕的诱惑,快速扫了一眼周围黑压压的人群,从他们那亢奋而狂热的脸孔中,我可以看出这些堕落精灵完全都沉浸在这场疯狂颠离的淫邪氛围之中。

  那个几十米之高的翼形焰魔突然仰首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之声,强大的妖力狂暴地迸发而出,我看到火焰从那翼形焰魔的血盆大口中喷射出来,在空中一阵飞舞,逐渐剥去了周身的火焰,显露出缩小型的翼形妖兽,尽管是缩小型,但却仍有两米之高。

  只见它在空中绕着高涨的翼形焰魔飞舞了一圈,不停地发出高亢昂扬的吼叫,很快便落到了地面,兴奋地瞪着趴在地上的优索雅美琳,让我惊恐的是,它的眼睛中竟闪耀着淫邪妖惑的光芒,一步步地慢慢接近。

  我浑身打着颤,不停膨胀的怒气从心底升涌而起,我下意识地将右手扣到左手的腕部,几乎就要抽出隐藏在里面的十字剑,但我发现优索雅美琳突然转过身来,急切地看着我,用力地摇了一下头。

  我心一痛,眼泪再也忍不住淌了出来,很快就泪流满面,我知道她这是以自己的牺牲来让我冷静,不要做无谓的举动,我颤抖着手,最终还是没有抽出十字剑,我开始了后悔,也许从踏入堕落神庙的那一步开始就是个错误,我什么也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内心最牵挂的人受尽折磨催残,我真想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那个翼形妖兽淫恶地打量着赤裸的优索雅美琳,一步步慢慢地逼近,猩红的舌头涎伸着充满恶息的唾液,但它发现对方在一步步地后退,并露出厌恶和抵制的情绪,不禁恼羞成怒,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那个黑衣祭司,发出不满的咆哮。

  “雅美琳,滚回你的位置,你居然敢拒绝堕落神兽之意!你的罪行将由吾神康罗迪雅来裁判!”那个黑衣祭司气急败坏地吼叫起来,她转对优索幸芬琴凶恶地咆哮道,“兰芬琴,你上!”

  “遵命!光芒如日月的母亲大人!”优索兰芬琴惊喜地叫了起来,她受宠若惊地向那黑衣祭司弯腰致敬,我也才知道那个充满威严和深沉的黑衣祭司居然就是神殿山之王,不过让我甚为不耻的却是优索兰芬琴的表现,她急不可耐地解下衣袍,赤裸着朝那淫邪的翼形妖兽走去。

  整个大厅顿时弥漫起让人血脉贲张的诱人气息,在一片朦胧而模糊的光影之中,翼形妖兽兴奋而高亢地将优索兰芬琴扑倒在地,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沉入那疯狂而颠离的狂嚣之中。

  一时之间,在我四周全都是不可自拔的浪笑和嚎叫,我也受此感染,不由气喘如牛,不停地梳理着自己零乱的头发,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地上,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脚腕,一个面容娇美的女子斜卧在地,情绪亢奋地看着我,试图邀我一起共同达到情欲的高峰,她的眼里全是淫荡的笑容,但让我无比震惊的是,这个迷失错乱的女子竟是一直跟随着兰蒂朵的玛蒂莲露。

  我的血液一下子燃烧起来,仿佛置身于焚热的火炉之中,我的内心不禁大呼,兰蒂朵,兰蒂朵也在这儿吗?

  “玛蒂莲露,你醒醒!”我突然抓住她的肩膀,将她一把提了起来,厉声喝道,“快告诉我,兰蒂朵在哪里?她……现在还好吗?”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玛蒂莲露吃吃地笑了起来,试图磨蹭我的身体寻找快感,但被我毫不客气地挡开了,她有些失望道,“英俊的男人,你难道不需要我温暖的身体……”

  她话未说完,我一个巴掌就抽了过去,只听啪地一声,她捂着红肿的脸退了一步,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再问你一遍,兰蒂朵在哪里?她现在是否还好?”我恼怒地瞪着她,一字一字道,“我不想听废话,你最好赶快回答我,否则当我的耐心耗尽,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

  “兰……兰蒂朵?”玛蒂莲露惊疑不定地看着我一身灰蒙深沉的皮肤,眼里不停地闪耀着恐惧的光芒,仿佛这三个字带着极其强大的诅咒,她终于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身子,结结巴巴道,“你到底是谁?我……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卡西欧斯!我就是那个带你离开狼穴酒吧的骑士卡西欧斯!”我用力摇晃着她的肩膀,试图将她失去的记忆全都摇回来,我大声吼道,“我知道你会记起来的,全都会记起来的,快告诉我,兰蒂朵在哪里?我要寻找到她!”

  “卡……西欧斯?”玛蒂莲露脸上惊恐的神色又浓厚了一层,她畏惧地收缩身子,呆呆地看着我,她半天才喃喃道,“我……好象记得……记得你,你就是那个……那个骑士……”

  “对,我就是那个骑士,你都记起来了吗?快告诉我,兰蒂朵……”我兴奋地大叫起来,肩膀因激动而不由颤抖起来,可是我话还未说完,玛蒂莲露已抬起脚狠狠地朝我小腹踹了一脚,趁我负痛松手之际,连忙向后疾退,不过她很快停了下来,因为她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

  当她转过身去看时,不禁惊喜地尖叫了起来:“弗尼亚大人,快救救我!那个……那个鬼魂骑士居然找到了这里,还要杀我!”她用力指着我,心惊胆战地大叫起来。

  我心一沉,因为我已看到从人群之中慢慢走出的那个堕落精灵正是冷血无情的优索弗尼亚,他的身后紧紧地跟着黑盔力士尤因斯和精瘦武士拿马索罗,我发现他们对我的出现同样表现出震惊的神情。

  不过优索弗尼亚最先冷静下来,他斜眼观察了一下远处优索凯斯琳王母的动静,见她并不怎么注意这边的状况,不禁松了口气,慢慢走上前来,眯着极其冷酷的眼睛,道:“卡西欧斯先生,你来得真是太对时候了,我和兰蒂朵的婚礼正需要你这位贵宾来做见证,而且,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你想让兰蒂朵亲手杀死我,好完成你那邪恶无耻的演出吗?”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声问道。

  “原来你全都知道!嘿,那最好,省得我费尽口舌!”优索弗尼亚怔了一下,很快便笑道,“卡西欧斯先生,你能来到这儿真让感到吃惊和钦佩,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的运气好过了头!只要你不反抗,不挣扎,我保证会给你极其舒适的优待!”说着,他使了一下眼色,示意身边的尤因斯和拿马索罗将我擒住。

  “弗尼亚,你怎么不问问他是属于谁的?”一个阴森冰冷的声音突然从我背后响起,只见人影一闪,优索雅美琳已披着宽松的魔法斗蓬走到我身边,讥讽道,“如果你很想要这个人类,可以和我说嘛,我一向都是很大方的,说不定一高兴就将他送给了你!”

  优索弗尼亚变了脸色,瞪了一眼优索雅美琳,又瞪了一眼我,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拂袖离去,尤因斯和拿马索罗彼此对望一眼,面面相觑,赶紧跟了过去,一旁的玛蒂莲露吓得脸色早变绿了,她惊惶失措地看了我一眼,浑身不停地打着颤,连忙跟着优索弗尼亚的背影追去。

  “可惜了!”沉寂了许久的弗罗多突然在脑海留下深深的惋叹声。

  “你为什么不让我宰了这个混蛋?”我气得胸膛仿佛要炸开一般,指着被石化的双脚大发雷霆,吼道,“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心怀叵测的的魔女,却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还更邪恶……”

  “卡西欧斯!”优索雅美琳胀红了脸对我厉声喝道,她的眼睛一片通红,肩膀因激动而微微地颤抖,可她还是尽量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哽咽道,“难道我在你的心中从来就没有好过吗?难道你就不能……对我友好,甚至是关心一点吗?”

  我喘着沉沉的气息,好半天才冷静下来,我当然清楚她为什么要暗中石化我的双脚,就是生怕我会按捺不住向优索弗尼亚扑去,即使我真的能杀了这个阴险狡诈的堕落精灵,却未必能获得兰蒂朵的下落,更别说是找到兰蒂朵,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好半天才道:“将我的双脚恢复自由吧!”

  优索雅美琳打了一个响指就解开了我中的石化术,她斜眼看了一眼翼形焰魔那扭曲狰狞的身影,伸出手,轻轻地咬了咬嘴唇道:“相信我,卡西欧斯,我会将……将你的小情人原封不动地送到你的面前!”

  我默默地看了一眼她复杂而深邃的眼睛,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出手握住她,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沉默了好半天才道:“你的背……还疼吗?”

  优索雅美琳怔了一下,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惊喜的表情,她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疼了,谢谢!”

  我的脸红了一下,正不知如何处理这尴尬的气氛,只听她接着道:“夺心魔,注意凯斯琳王母身后的那个奇怪的黑衣人,他盯上了你!”她的声音在发颤,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战栗。

  我顺着她的指示看去,果然,一个阴森冷静的黑衣人正朝这边看来,我发现他的眼睛从来不闪耀光芒,仿佛和整个魔法斗蓬都融为一体,不过令我吃惊的是,他唯一露出袖口的双手居然缠满了黑色的绷带,再仔细看去,他的脸上分明也被这层层叠叠的黑色绷带覆盖,他给我感觉十分奇异,就好象一个有着强大精神力的妖魔。

  幸好那个翼形妖兽与优索兰芬琴抵死缠mian的镜头结束了,夺心魔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

  随着一声斥喝,那翼形妖兽再次化成一团火焰回到巨大无比的翼形焰魔的体内,与它融为一体,那火焰再次改变形态,不断地变小,直至恢复成原来十余米的大小,不过它的颜色却开始变化着,在不同的光谱间飘移着,起先是亮红色,慢慢是绿色,最后变成了黑色。

  紧接着围在火焰周围的近百个黑衣祭司开始大声歌唱堕落女神的颂歌,歌声渐渐从舒缓一路上升到高昂,直至到达无以复加的高亢的程度,在场所有的堕落精灵无不激动万分地跟唱,有些甚至狂热地痛哭流涕。

  当这集体大合唱的声音达到震耳欲聋的巅峰时,那火焰的顶端慢慢稳定下来,然后开始塑出一个模糊的女子形象。

  令我困惑的是,尽管火焰变成了黑色,但光线依然能将她的形态准确地映射出来,甚至围在四周一圈的近百位堕落精灵主母的轮廓也无一落下。

  黑色火焰顶端慢慢幻化成一个凶狠邪恶的女妖形象,虽然它的身材与面目都堪称完美,但那故意拉长的双眼,咧着的血盆大口却完全将这种美感破坏殆尽,给人剩下的只有惊悚和战栗。

  “大胆!”磷火妖瑞尔丝娜凶恶地咆哮道,“是谁胆敢让翼形焰魔将我从沉睡之中唤醒?”它旋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优索凯斯琳的面前,眯着残暴的眼睛低声吼叫道,“快告诉我理由,否则我将降下吾神康罗迪雅的神威力量,将尔等严惩不殆!”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第八十章(大结局)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