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大结局)中

    所有的堕落精灵都惊惶失措地弯下腰低下头表示顺从,同样也包括了王母优索凯斯琳,但她并未感到任何的慌张,对于自己召唤磷火妖的原因她有十足充分的理由,她虔诚道:“又到了吾神寿辰的喜庆日子,我谨以所有的堕落精灵乃至被征服的异族的名义,向您问好,同时也问候我们最伟大的神,统治神殿山真正的主人——康罗迪雅!”

  磷火妖瑞尔丝娜诡异的双眼不怀好意地一翻,仿佛在检阅着优索凯斯琳的忠诚度,不过结果让她极为满意,她没有发现丝毫的忤逆,她从黑色火焰上脱离出来,身后十余米高的巨大火焰顿时恢复成了亮红色。

  她走到了优索凯斯琳的身后,用一种优雅而冷静的声音道:“我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不用你们提醒,甚至不用翼形焰魔召唤,我自会苏醒过来!”

  她顿了一下,将黑色火焰的手臂搭在优索凯斯琳的肩上,神秘莫测地笑道:“优索凯斯琳,鉴于你和你的家族对吾神的赤胆忠心,并且战功彪炳,将吾神的光芒传播到那些野蛮人的身上去,让劣等的种族同样能享受到吾神的荣耀和光辉,你和你的家族的努力已经让吾神牢记心中,做为吾神最忠诚的使者,我——瑞尔丝娜很愿意接受您的召唤,并传达您对吾神的问候!”

  说着,她又走到优索凯斯琳的面前,静静地等待着这位只手遮天、权倾一时的堕落精灵第一主母的回应。

  “我很高兴能够为您,为吾神效劳!”优索凯斯琳毕恭毕敬地垂下头,用优雅的语气道,“值此吾神喜庆之日,我们准备了许多节目以供吾神欣赏,希望今年又能成为吾神记忆难忘的一年!”

  “那就开始吧!我已经和吾神沟通过了,她希望今年有她所感兴趣的节目!”磷火妖瑞尔丝娜撇了撇嘴唇,幽幽道,“可惜你们的表演再怎么精采,也需通过我的喉舌向吾神传达!这么多年来,吾神唯一的心愿就是能亲自体验到圣火节上的疯狂和喧闹!每当我看到你们一个接一个精采绝伦的表演,都为吾神不能亲临现场而感到惋惜!”

  “今晚有一个节目将让吾神感动!”优索凯斯琳把头垂得更低,但仍掩饰不住嘴边的笑意,她得意洋洋道,“我相信吾神会毫不吝啬地降下神威奖赏给那位节目的演出者!”

  听到此言,优索雅美琳脸色微微变了变,她看了我一眼,我以为她想要说什么,却见她紧紧地闭上嘴唇一声不吭,不禁大为惊讶,正想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却已不再理睬我,脸上恢复冷淡的表情,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般。

  “开始吧,如果真有什么精采的节目,我会向吾神详细描述的!”磷火妖瑞尔丝娜发出尖锐的犹如铁板磨擦一样刺耳的笑声,“但愿你真有所说的那样精采节目,第一家族的主母优索凯斯琳!”

  优索凯斯琳浑身颤抖了一下,把头埋得更深,她感到了锥心透肺的恐惧,她不敢再发出一个声音,生怕引起女神使者不快的情绪,她清楚这是一个明确无误的警告,神殿山已经太久被优索家族统治,这对于磷火妖,甚至是不甘寂寞的康罗迪雅来说,都是一件相当泛味无趣的事情。

  一个堕落精灵女子背着一个麻袋走了出来,她是侧着身子对我,但从火焰照映的光线中,我发现她的脸美极了,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玉兰花,甚至与兰蒂朵相比都毫不逊色,这也让我不得不惊叹堕落精灵天生拥有的优美而高贵的姿色,不过她的所做所为很快就让我感到深恶痛绝。

  她诚挚地弯下腰,用右手抚心向磷火妖瑞尔丝娜表示敬礼,道:“第二家族的次女阿玛烈丝向您致敬,并赞美吾神康罗迪雅永生永世!”

  磷火妖冷淡地点了一下头,那个堕落精灵女子便受宠若惊地舒了口气,站起身来将身后的麻袋解开,取出一块人形岩石,不,确切地说是一个脑袋还能转动的灰矮人石像。

  我发现那个灰矮人因恐惧而伸长脖子大口喘息着,努力想叫出声来,却什么也没发出来,细看之下才知道他的舌头已经被石化了。

  阿玛烈丝将那灰矮人石像放好,缓步走出七、八米,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支长长的蛇鞭,我发现那仅有六支蛇首,祭司级别显然比优索兰芬琴低,不过她取出蛇鞭时,还是引起不少堕落精灵的骚动,因为拥有蛇鞭就意味着得到康罗迪雅的宠爱,她也成为了拥有执行女神旨意和权力的少数幸运儿。

  她逐个亲吻过蛇首,然后一转身,挥举六首蛇鞭便抽了过去,正好打在灰矮人的左臂上,立刻石块飞溅,灰矮人的整条左臂岩石顿时被卸了下来,摔在地上变成碎片,这也让毫无知觉的灰矮人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惊恐的嘀咕声。

  不过他还来不及再次惊呼,这个残忍的第二家族次女便冷酷无比地将他的另一只手抽了下来,紧接着是左脚、右脚、腰部、胸部。

  当那灰矮人的脖子以下的石化部分全都变成石块洒落一地时,他那只剩下孤零零的脑袋重重地碰到地上,不停地冒着鲜血,而他的恐惧更是叠加到了难以描述的地步,脸上的鼻目完全扭曲移位,大汗淋漓,他却张着嘴巴仍喊不出声来,但这只是暂时的。

  阿玛烈丝抬头扫了现场一眼,觉得所有的观众情绪都被调动起来,聚精会神地观看这一幕可怕景象,便发出邪恶的笑容,打了一个响指,顿时,那个灰矮人的舌头解开了束缚,他那凄厉绝望的哭嚎一下子震得空气隐隐颤抖,但所有的堕落精灵都在肆无忌惮地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甚至还有人大声叫好,并鼓起掌来。

  哭声从最初的震响慢慢变成无力的哀鸣,阿玛烈丝眼见节目到了尾声,便向四周的观众提示性地挥了一下手,然后一鞭抽了过去,顿时将那灰矮人仅存的脑颅击得四分五裂,鲜红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同时迸射而出,洒了一地都是,空气之中弥漫起阴森寒冷的死亡气息,但所有的堕落精灵却因那最后一瞬的血腥景象而大声叫好,以表示对该节目受欢迎程度的认可,在众人的掌声中,阿玛烈丝向磷火妖深深鞠了一个躬,倒退离场。

  “多么美妙的哭嚎之声,我就喜欢听这种声音!”磷火妖瑞尔丝娜津津有味地评价道,“这在去年大概还算是很精采的节目,不过到了今年就表现一般了,下一个!”

  下一个出场的是欧斯切,现任第三家族的长子,他那英俊而优雅的外表刚一出现就博得了场上堕落精灵女性们的热烈狂呼,就连围着火焰盘坐的不少主母都面带微笑,赞赏地点点头,在神殿山,英俊的男性通常会比强壮的男性更受欢迎。

  欧斯切的表演极为****下流,不堪入目,现场与一只强壮剽悍的雌性野牛精*****,最终把这个充满野性和暴力的野牛精放倒,甚至还使它服服贴贴,让我震惊的是,这居然还赢来了无数堕落精灵女性狂热的尖叫,现场满是口哨声和高呼他名字的喊叫,就连一些自视高贵的主母都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浑身颤抖,我不禁痛骂这群连畜生都不如的垃圾见鬼去吧!

  接下来的节目无一不是充满暴力和****,野蛮和血腥,甚至一个排名在百名之外的低姓家族的堕落精灵小男孩也被当做道具,活生生地折磨死,这非旦没有引来众人的谴责,反而激发起他们血脉中残忍而暴戾的本性,无不疯狂地嗷叫,那场面热烈地就仿佛置身于集市现场。

  不过当优索兰芬琴出现在表演台上时,所有的堕落精灵都摒住了呼吸,一声不敢吭出来,甚至连一些排名靠后的主母都因畏惧而不敢直视这个有着神殿山最残暴女人恶称的第一家族次女。

  “我要揭发一个可耻的叛徒!她的心是黑的,她恨吾神康罗迪雅!”优索兰芬琴举着象征堕落女神荣誉和权威的九首蛇鞭,对着现场所有的堕落精灵厉声吼叫,她的声音之大甚至震得地面隐隐颤抖,就连王母优索凯斯琳脸上都因惊颤而不自然地抽动,她很快静下心来,眯着阴沉的小眼睛看着这个语出惊人的次女,拳头握得紧紧的。

  “她是谁?”磷火妖瑞尔丝娜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她冲到优索兰芬琴的面前,用下垂的血盆大口吼叫道,“如果你胆敢在吾神面前隐瞒什么,你就死定了!”

  摄于磷火妖的淫威,优索兰芬琴禁不住颤抖了一下,眼里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她低垂下头,恭敬道:“我赤胆效忠吾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雅美琳,她就是那个叛徒!”她顿了一下,突然转过身指着我们这个方向,咬牙切齿道,“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她的心是黑的,她恨我们最伟大最圣洁的女神康罗迪雅!”

  “优索凯斯琳,看你干的好事!你胆敢宠信这种可耻的叛徒,并且还敢向吾神推荐这个叛徒!”磷火妖瑞尔丝娜暴躁地嚎叫道,“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优索凯斯琳脸色大变,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她因强烈的恐惧而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她哆嗦地站起身走过来,恼羞成怒地指着优索雅美琳,尖声吼道:“你过来!我要听你的解释!”

  优索兰芬琴眯着眼睛朝这边看了一下,道:“她身边的人类就是证据,快用窥心术探索他邪恶的思想!”

  人声鼎沸,群情激昂,我和优索雅美琳眨眼间便被愤怒的堕落精灵团团包围,推到了磷火妖面前,她凶狠地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对优索凯斯琳大吼道:“他们胆敢用心灵枷锁封闭住思想!优索凯斯琳,这个下贱的人类怎么会你们擅长的心灵枷锁?是谁教给他的?”

  “雅美琳,跪下!”优索凯斯琳胀红了脸,怒不可竭地吼道,“你胆敢把心灵枷锁传授给这个人类垃圾,你还有什么说的?我要剥下你的皮,抽出你的筋,我要你无比痛苦地死去!”

  面对巨大的压力,优索雅美琳不禁惊恐地颤抖着身体,她想跪下去,却被我一把拉了起来,她狠狠地咬了咬嘴唇,顿时满嘴是血,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跪下去,她低声道:“对不起,刚才不该阻止你攻击优索弗尼亚那个混蛋!”

  “还有谁是你的同党?”优索凯斯琳咧着白森森的牙齿,冷酷道,“说出来,你或许会死得好受一些!”

  “欧斯切,他是雅美琳这个叛徒的同党!”优索兰芬琴突然插话道,说着眼里便有了残酷的笑意。

  “不——我不是她的同党,我不是!”欧斯切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嚎,他想往后缩,但仍被愤怒的堕落精灵女性团团围住,一阵痛殴,甚至一只眼睛都被其中一个狂怒的女性挖出来踩在脚下,很快他便象头死狗一样被踢到我们面前,嘴里仍然沙哑地喊着,“我是冤枉的,我不是叛徒,我爱吾神康罗迪雅……”

  优索凯斯琳冷酷地伸出手,将他另一颗眼珠子也活生生地挖出来,在手中挤成糊烂一团,恶狠狠道:“你早就和雅美琳有一腿,陪她睡了多少个觉,你还敢说你是冤枉的?”

  “把他变成蛆虫精灵,让欧诺拉慢慢折磨死他不是更有趣吗?”优索兰芬琴残忍地咧开嘴巴道。

  “不,不要!兰芬琴殿下,你……”欧斯诺吓得肝胆俱裂,不禁大声哭嚎起来,跌跌撞撞地向优索兰芬琴扑去,想抓住她,但冷不防下身挨了一下优索兰芬琴的重踢,顿时痛得满地打滚,哀嚎连连。

  优索兰芬琴俯下身凑到他的耳边道:“我只要一想到你每晚陪雅美琳那个臭****睡觉,我就恨得发狂,这是你自找的!你的苦难才刚刚开始,欧诺拉已经在赎罪窟磨刀霍霍就等你的到来!”

  “是……你让我……陪她睡的!”欧斯切又急又气,含糊不清地说道,但优索兰芬琴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把将他的舌头拔了出来,然后一刀斩断,直痛得他当场晕死过去。

  “把他扔到赎罪窟中去,蛆虫精灵才是他应该有的下场!”磷火妖瑞尔丝娜狂恶地叫嚣道,“让欧诺拉宰了这个叛徒!吾神已经通知那个低贱的蛆虫精灵,他今晚的鲜活大餐已经出炉了!”

  几个堕落精灵男性粗暴地踢醒欧斯切,然后把他拖走,沿途留下阵阵哀嚎和一道长长的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一路上不少堕落精灵女性以无比憎恶的诅咒和唾沫为这个昔日的万人迷送行。

  人群之中一个影子不停地颤抖着,那就是刚刚获得第二次重生的优索沙巴丁,他本想凑一下热闹,趁机浑水摸鱼获取好处,但是他看到欧斯切可怕的下场,不禁感到心惊肉跳,他不敢确定兰芬琴下一个要铲除的目标是不是自己,但他决心不再冒险,今年的盛会他只想做一个观众,而不是争宠者。

  “还有谁是这个叛徒的同党?”优索凯斯琳恶狠狠地吼叫,她不是对着优索雅美琳咆哮,而是对着优索兰芬琴,那狠毒的目光甚至让优索兰芬琴都感到心惊胆战,她强烈地感受到来自第一家族主母那充满死亡气味的威胁,她知道对方是在警告自己,如果胆敢把祸水引到对方的身上,那后果将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可怕,她的小命必将在第一波疯狂的报复之中被粉碎。

  优索兰芬琴眼里逐渐流露出畏惧和惊恐的神色,在她心中,王母的权威依旧不可侵犯,也不敢侵犯,甚至无法侵犯,她没有足够的证据指控对方,仅仅依靠宠信还不足以让这可怕而深沉的第一家族的主母倒台,如果掰不倒这个神殿山的最高统治者,那她将做为失败者被毫不留情地被消灭。

  也许……是到了妥协的时候,此时逼宫还未必是最佳时刻,磷火妖瑞尔丝娜对王母优索凯斯琳已经有了怀疑,但还不足以让这种怀疑深到全面否定这个老谋深算的第一主母对康罗迪雅的忠诚!不过如果能联合第二、第三家族的主母,在以后的日子里掰倒这个令人生厌的老巫婆,胜算可能会更大一些,毕竟,这个嗜权如命的老女人已经无法取得了磷火妖的信任,她只要再犯一个错误就死定了。

  “没……没有了!与雅美琳这个臭****关系密切的人已经被铲除了,只要再除去雅美琳,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优索兰芬琴突然堆起笑容,她本来想将优索雅美琳同父兄弟优索云尼亚推出来,但转念想到云尼亚与凯斯琳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了超过闺中密友的地步,若是挖出了云尼亚,只会立刻招来凯斯琳疯狂的报复,反而得不偿失,便放弃了。

  优索凯斯琳在转身之际,以磷火妖看不到的角度,侧着脸阴森森地对优索兰芬琴道:“今晚你的表现很得体,我会建议瑞尔丝娜将吾神的神威奖赏于你!”

  “多谢……母亲大人!”优索兰芬琴一点也不感到荣幸,反而打了一个寒战,皮肤的鸡皮疙瘩一下子爬起一大片,冷汗从额上淌了下来。

  “等一等,我无比尊敬的王母陛下,我这里同样有一件礼物,吾神康罗迪雅会感到非常满意!”优索亚戈尼见王母有意偏袒优索兰芬琴,有些急了,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大声道,“机会是平等的,也许瑞尔丝娜会更中意我的作品!”

  “将你的作品展现出来!”瑞尔丝娜眯着可怖的眼睛恶狠狠道,“但愿你的礼物会让我们大开眼界!”

  “推出来!”优索亚戈尼拍着手大声道,“看看我给吾神带来了什么?”他话还没有说完,堕落精灵人群一阵骚动,两个浑身伤痕累累、晕迷不醒的人被七、八个高大魁梧的堕落精灵推了出来。

  立刻,周围的堕落精灵爆发出浪涛般的欢呼声,是肯琳姿姐弟俩,虽然这个结果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我仍是吃了一惊,只听耳边所有人都在狂呼:“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入侵神殿山的高级龙骑士?很珍贵的礼物啊,这么多年来我从未见过你们之中有谁活捉过龙族的高级龙骑士!亚戈尼你干得很不错,吾神会喜欢你的这件礼物!”瑞尔丝娜相当满意,她指了指优索亚戈尼受宠若惊的脸,笑眯眯道,“将他们折磨死之后,我会建议吾神将今年的神威奖赏于你!”

  “等一等,高高在上的女神使者,我也有话要说!”眼见优索亚戈尼眨眼间便取得了磷火妖瑞尔丝娜的欢心,人群之中突然发出了一个声音,“也许在看到我的礼物之后,使者会改变刚才的主意!”

  走出的正是优索弗尼亚,他一出现便遭到了优索兰芬琴和优索亚戈尼愤怒不已的瞪眼,如果不是有磷火妖在场的话,他们早就冲上前去将这个神殿山最阴险最狡猾的男性打翻在地。

  “大胆!你有何资格胆敢冒犯本使者?快拿出你的礼物来,如果不能让本使者改变主意,你就完蛋了!”看到有人胆敢在众人面前一扫自己的脸面,瑞尔丝娜便气得浑身发抖,她暴躁地指着优索凯斯琳,激动得浑身喷溅着炙烈的火焰,大声吼道,“凯斯琳,你的儿子们可是一个比一个大胆,你要负起不可推卸的责任!”

  “是……是!”优索凯斯琳的脸色立刻变了,她急促不安地弯下腰表示顺从。

  优索弗尼亚表现得相当镇静,他冷漠地瞄了我一眼,然后打了一个响指,从人群之中便走出两个人,一个是奇异古怪的夺心魔,另一个是……

  我的呼吸在那一刻都停顿,直感到浑身血液往脑门上冲,我整个人犹如木桩似地戳在当场,另一个就是兰蒂朵,我朝思暮想、魂牵梦挂的恋人。

  我一下子激动起来,甚至不顾优索雅美琳的阻挠,冲了上去,想一把抓住兰蒂朵,拥入怀中大哭,但是令我震惊的是,我刚冲到她的面前,一个响亮的耳光就扇得我眼冒金星,一张脸立刻肿了起来,我一张口就吐出几颗碎牙,我没想到她的手劲居然大得出奇。

  “你应该庆幸她对你手下留情了!”优索弗尼亚突然横插在我与兰蒂朵的中间,神秘莫测地笑道,“如果她手上有把刀,此时你已经身中数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我心头一震,再看兰蒂朵的双眼,发现那双闪耀着奇异而神秘的琥珀光芒,我感到一阵惊疑,想回头询问优索雅美琳,她的声音已经在我大脑之中响起:“是夺心魔干的好事!你的朋友已经被洗脑了,她只剩下一具空壳,她已经不再是你心中那个纯洁高尚的兰蒂朵!”

  “不——绝不会是这样的!”仿佛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直劈脑门,我禁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她是我的兰蒂朵,永远是我的兰蒂朵!”眼泪顿时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我都不顾得去擦,一下子扑到了兰蒂朵的面前,不顾一切地将她紧紧抱住,生怕她会从我怀中消失,我大哭道,“兰蒂朵,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保证会遵守诺言!一生一世都陪伴在你的左右!”

  “讨厌的男人,别用你的脏身体碰我!”兰蒂朵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不知哪来的力量,她轻轻一推就将我推得几乎要摔倒在地上,她转过身去,冷淡地对优索弗尼亚道,“要杀了他吗?”

  “不,现在还不到时候!”优索弗尼亚很满意地摇了摇头,他走到我的面前,微笑道,“看清楚了吗?她恨你,她恨得你要死!我真为你感到悲哀,费尽心思,历尽磨难跑到这里,面对的却是这种结果,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来……”

  我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拳重击在他脸上,打得他倒退了好几步,一张嘴就吐出一大口鲜血,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的涵养好得出奇,居然丝毫不动怒,只是用手巾擦去嘴角上的血迹,淡然一笑,退到兰蒂朵身边恭恭敬敬地对瑞尔丝娜道:“尊敬的女神使者,我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寄生人体,只要吾神愿意的话,她便可寄生在该人体之内,亲身体验这个世界无以伦比的风物!这真是妙不可言的体验,吾神一定会喜欢做这种有趣的尝试!”

  “寄生人体?”所有的堕落精灵都为之震动,就连磷火妖瑞尔丝娜也为之动容,她惊疑不定地打量着优索弗尼亚,好半天才厉声道,“你知道说出这话是什么后果吗?优索弗尼亚,你的解释若不能让吾神满意,你和你的家族就要面临灭顶之灾!”

  磷火妖的警告不可谓不严重,就连一边的优索凯斯琳都变了脸色,所有的堕落精灵都幸灾乐祸地望向优索弗尼亚,就等着他出丑。

  不过令我惊奇的是,这个高贵而优雅的堕落精灵王室贵族却显示出令人无法想象的冷静,他自信地挺直胸膛,道:“我已经替吾神寻找到最佳的寄生人体!看,就是她,一个美丽而单纯的少女!”

  他一把将兰蒂朵抓了过来,按在自己的面前,兴致勃勃道:“她的记忆和感情都被夺心魔洗净,只剩下一片空白的躯壳,只等着吾神降身!”

  他扫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瑞尔丝娜的身上,接着道:“大家可能会困惑我为何寻找一个异大陆的人类少女来做为寄生人体,为何不找一个堕落精灵女性来完成这个伟大的壮举?”

  “道理其实很简单,寄生人体需要的是绝对空白的躯壳,如果换成堕落精灵或是黑暗大陆的任何一个异族女性,夺心魔都无法洗净所有的记忆和感情,只需要残留那么一点感情杂念,都将对吾神寄生于人体产生不可预测的反弹!”

  “吾神需要的是绝对安全地操控这具躯壳,而不是受到干扰而一事无成!现在,这个异大陆的人类女子正是最佳的寄生人体,她对黑暗大陆从无认识,对神殿山,对吾族、吾神更是从无认识,因此夺心魔也才能如此顺利地将她洗脑!”

  “可是她是一个人类,一个肮脏低贱的人类!吾神不能寄生在这个软弱无能的种族身上!”人群之中一个主母大声质问道,“你这是亵du,赤裸裸的亵du!”

  她的话刚一说完,立刻迎得了其她主母的响应,一时之间空气之中到处是乱嘈嘈的呼叫,大家都在幸灾乐祸地观看第一家族会遭到如何惩治。

  “这就需要吾神康罗迪雅施展神威,将她变成吾族堕落精灵!我想以吾神的神奇能力,这点改变是轻而易举的小事!”优索弗尼亚微微一笑道,“我倒是对另外一件事犯难!”

  “什么事?”瑞尔丝娜脸色阴晴不定,她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个高贵而优雅的堕落精灵王室贵族,厉声喝问道。

  我已经和这位美丽的少女订婚,我希望能在吾神面前与她正式结为联理,证婚人就是玛蒂莲露和凯斯琳王母陛下!我由此希望吾神能降下祝福,赏赐吾等!”

  “大胆!”瑞尔丝娜勃然变色,她扫了一眼场上一片大哗的堕落精灵人群,最后落眼到优索弗尼亚的身上,咬牙切齿道,“你的要求越来越过分,你……”

  磷火妖话未说完,身体突然僵住了,两眼进了失神的状态,所有的堕落精灵全都哑然无声,肃静地看着她,因为堕落女神康罗迪雅正从遥远的时空中与她进行心灵沟通。

  就在气氛紧张到仿佛要崩溃之际,瑞尔丝娜再次睁开眼睛,态度已不再那么暴戾,变得缓和,她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优索弗尼亚,道:“吾神对你的那个寄生人体的想法相当感兴趣,不过她提出一个疑问,需要你很好地解释一番!”

  优索弗尼亚狂喜地向优索凯斯琳摆了一下拇指,随后便强压下激动,垂手肃立,顺从道:“请问!”

  “这个人类女子虽然美貌非凡,但她的寿命仅有百来之年,而她的青春容颜更加短暂,仅有五到十年,难道要让吾神也随她老去吗?”瑞尔丝娜阴森森道,“吾神可以容忍她的人类身体,却不可容忍她那过于短暂的美貌!”

  优索弗尼亚镇定地答道:“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我可以给吾神一个很好的答案!”说着他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一个有着神圣雕纹的华丽的锦盒,打开来,取出一颗闪耀着红色光彩的心形珍珠,激动道,“人鱼之心!能让人永生不死,永驻青春的人鱼之心!”

  

第八十章(大结局)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