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大结局)下

    “人鱼之心?”所有的堕落精灵都伸长脖子,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呼,每个人的眼里都闪耀着贪婪的光芒,每个人也都明白拥有这个神奇的珍宝意味着什么,他们全都摒住呼吸,目不转晴地看着优索弗尼亚手中的那颗心形珍珠。

  优索弗尼亚将珍珠在诸多主母面前一一示过之后,便走到兰蒂朵,将那人鱼之心送入她的口中,然后转身对瑞尔丝娜道:“她吃了人鱼之心之后,将永生不死,永驻青春!吾神最担心的问题,现在已不再是问题了!不知吾神还有何顾虑?”

  瑞尔丝娜再次进入失神状态,不过这一次她比往常都失神得更加长久,好半天才苏醒过来,这一次她的态度变得更加的缓和,道:“很好,优索弗尼亚,你今年的表现令吾神很满意,她喜欢你的礼物!你的寄生人体被接纳了,她很快就会降下神威,将这个人类少女变成堕落精灵!快快谢恩吧!”

  “可……可是我和兰蒂朵的婚……”优索弗尼亚怔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提醒道。

  “大胆!你还敢冒犯吾神吗?”瑞尔丝娜顿时勃然变色,怒气冲冲地咆哮起来,不过她很快又进入了失神状态,好一阵子才睁开眼睛道,“既然你是今年的神威获得者,说出你的愿望,吾神会满足你的要求!”

  优索弗尼亚脸色一下子变白了,这一次他失去了所有的自信和得意,他感到了切切实实的死亡威胁,他原本想通过与兰蒂朵联姻方式,受康罗迪雅宠信从而临驾于王母之上,权倾整个神殿山,但这一次,他完完全全失败了。

  很显然,康罗迪雅是绝对不会把权力交给男性贵族,如果继续坚持下去的话,甚至可能触怒到康罗迪雅,那后果不堪设想,一时之间优索弗尼亚只感到大脑一片乱嗡嗡的,什么话也说不上来,就在此时,优索凯斯琳突然走了过来,在他耳边神秘地附言几句,立刻便惊醒了这位野心勃勃的年轻贵族。

  “任何愿望都能帮我实现吗?”优索弗尼亚突然问道。

  “对,任何让吾神感到有兴趣的愿望都能帮你实现!”磷火妖瑞尔丝娜充满讽刺地看着对方,阴沉沉地大笑道。

  优索弗尼亚面色凝重,举起手从身边的堕落精灵主母一一指过去,最后落到优索兰芬琴的脸上,一字一字道:“她野心勃勃,觊觎王位!将她赶到赎罪窟之中去,我永远也不想再看到这个臭女人!”

  所有的堕落精灵无不发出唏嘘之声,有人惊愕,有人愤怒,有人恐惧,有人担忧,更有人幸灾乐祸,但最为震惊的却还是优索兰芬琴本人,她张大了嘴巴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直到瑞尔丝娜宣布道:“同意你的要求,即刻实行!”

  “不,我不要到赎罪窟,我不要变成蛆虫精灵!”优索兰芬琴神经质地跳了起来,歇斯底里地对着四周起哄的堕落精灵咆哮道,“谁也不能让我变成蛆虫精灵,我是高贵无比的堕落精灵!”

  巨大的火焰之中闪耀了一下,从火焰中心跳出两个大型翼形焰魔,凶恶地将优索兰芬琴拖入大火之中,只听她哭天抢地地大嚎道:“母亲大人,救救我啊,我不想成为蛆虫精灵,我不想……”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已被翼形焰魔拖进火焰之中,传送到另一个可怕的时空之中。

  那惊心动魄的哭嚎声音依然在大厅上空回荡,所有的堕落精灵都噤若寒蝉,畏惧地看着场上优索凯斯琳母子,他们也深刻体验到了第一家族冷酷无情的一面,即使是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子女,同样赶尽杀绝,不留后患。

  优索凯斯琳看到优索兰芬琴被拖走,瞬时变得容光焕发,脸上毫不掩饰地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她注意到磷火妖瑞尔丝娜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急忙讨好地问道,“这两个贱人怎么处理?”

  “这种小事也要问我吗?”磷火妖瑞尔丝娜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冷淡道,“杀了……”她突然又进入了失神状态,转眼间苏醒过来,补充道,“让那个寄生人体杀了这个人类男性!只有这样,吾神才会将她变成堕落精灵!”

  “是!”优索凯斯琳点了点头,对一旁的优索弗尼亚使了个眼色,他便走过去,给兰蒂朵递去一把短剑,附耳低声几句,便退后一步,兴致勃勃地观看场上的情景。

  “兰蒂朵,你……真的要杀我吗?”我呆呆地看着她举着短剑走上前来,我想让自己变得坚强些,但是泪水还是不可遏制地淌了下来,流进嘴里,也流进心里,充满了无限的酸楚和苦涩。

  “对,我要杀你,因为我想成为堕落精灵,高贵而优雅的堕落精灵!”兰蒂朵熟练地将短剑在左右手间交换着,慢慢地走上前来,眼里闪耀着妖异而邪恶的光芒,她吃吃笑道,“只要杀了你,我赤胆效忠的女神就会感到欢悦,而我也将感到欢悦!”

  她步步紧逼,满心欢喜,任何事情在她眼里已不值一提,她开始明白了自己生命的目标,她感到自己找到了归宿。

  优索雅美琳突然握住了我的手,她虽然没有看我,但却通融术在我脑中大吼道:“卡西欧斯,她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兰蒂朵,她恨你,她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你……”

  我没等她说完,就中断了与她心灵联系,老实说我对她所说的话坚信不移,但我却不愿去面对,而宁可让自己处于幻想之中,我希望兰蒂朵最终能回心转意,投入我的怀抱之中。

  兰蒂朵举着短剑慢慢地走到我的身前,她想朝我的心脏刺下来,但一旁的优索雅美琳挥手一道闪电便击了过去,但是优索弗尼亚在兰蒂朵身前及时地释放出一道青白色的弧光结界,将那闪电震开。

  尽管如此,兰蒂朵也被震退了几步,手中的短剑掉落在地,嘴角也淌出了血迹,有些畏惧,也有些愤怒地瞪着优索雅美琳,气得浑身颤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不躲?”优索雅美琳同样气得浑身颤抖,她瞪了我一眼,怒道,“你难道不知道她要杀你吗?”

  “我的心已死,又何必在乎肉体上的存亡?”我看了一眼面目狰狞的兰蒂朵,心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我第一次感到了迷惘和无助,也感到了生命的渺小和脆弱,我露出悲伤的笑容,道,“从海弗斯在赎罪窟遭优索兰芬琴毒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活着离开神殿山,让我死在她的手里,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那……那你还来这儿?”优索雅美琳吃惊地看着我,眼里布满了血丝。

  “我……只想见兰蒂朵最后一面,却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场面!”我脸色苍白,惨笑道,“倒是让我愧疚的是,为了我这自私的念头,连累了你,让你也……”我回头去看优索雅美琳,却发现眼睛早已一片湿润,有泪涌了出来,我不知道这泪究竟是为谁而流,我只知道这泪充满了悲伤和失落。

  优索雅美琳没有吭声,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突然伸出手来,搭住我的肩,道:“将四大元素王召唤出来吧,最后时刻已经到了,能杀多少就杀多少,找几个垫背的死了也不亏!”

  “风元素王阿巴斯,水元素王阿迪瓦,土元素王阿卡宾,火元素王阿杜奇!你们全都出来吧,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用心语对四大元素王大声道,“决战的时候到了,尽情地发挥你们的能量吧!”

  四个魔法形态的大型人影一一从我体内跳了出来,分成四个方向将我和优索雅美琳围在中心,齐声道:“愿为主人力战!”

  “杀了这两个贱人!”磷火妖瑞尔丝娜终于按捺不住怒气,对优索凯斯琳咆哮道,“谁若能杀死这两个人,吾神会降下神威赏赐给任何一个立功者!”

  “万岁!”堕落精灵人群顿时爆发出海啸般的欢呼声,他们像疯了一般冲了过来,有些人为了能抢在前面,甚至不惜将前方的同伴打翻在地,那疯狂鼎沸的场面看了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飓风!”风元素王阿巴斯突然吼叫起来,身子一转已变成一股巨大的旋风,将冲来的堕落精灵搅得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但后面的堕落精灵却浑然不顾脚下翻滚挣扎的同伴,照样狠狠地踩着他们的身体冲了过来。

  不过当土元素王阿卡宾化身成一个大型土元素巨人时,它的狂暴表现立刻给堕落精灵带来噩梦,他一脚踩下去,往往都能将好几个来及躲避的堕落精灵踩成肉泥,一拳重重捶去,便能将堕落精灵整个人打得都飞了起来,不见踪影。

  “御水银龙!”水元素王阿迪瓦突然吼叫起来,一只二十余米长的巨大水龙顿时升腾而起,向那磷火妖扑了过去,不过却被磷火妖机灵地躲开了,这个邪恶而暴戾的女神侍女惊恐地尖叫道,“快拦住它,快拦住它!”

  呼地一声,巨大的火焰中跳出个十几个大型翼形焰魔,抢在水元素银龙再次攻击之前,将它团团包围,张口喷出炙烈火焰交织成一道密集的火网,瞬间就将那水龙汽化成烟雾,瑞尔丝娜疾速跳回巨大的火焰之中,指着水元素王阿迪瓦恶狠狠地咆哮道:“快给我杀了这个元素!”

  十几个翼形焰魔齐声吼叫一声,争先恐后地向阿迪瓦扑去,不过它们一头撞上阿迪瓦制造的水元素结界,顿时被反弹了回来,身上的火焰被浇灭了大半,无不痛得哇哇怪叫,抖了一下身开始相互融合为一个火焰巨魔,再次发起攻击。

  轰地一声,火焰巨魔一下子就突破了那层水元素结界,攻到阿迪瓦的面前,但是却已是强弩之末,经阿迪瓦的御水术的强势反击,顿时烟消云散,化成灼热的蒸汽消失在空气之中。

  可是还没有等阿迪瓦得意,大厅中央那个巨大的火焰突然暴长出一道近百米长的大型火龙,瞬间便穿过了阿迪瓦的魔法形态身体,然后再转过身从他的头顶上狠狠地击下。

  一阵红亮的光芒顿时暴闪而起,阿迪瓦不禁发出一声撕声裂肺的尖叫,等火龙缩回火焰之中时,阿迪瓦已经荡然无存,空留下一股焦灼的白汽袅袅升起。

  当土元素王阿卡宾俯身向优索凯斯琳狠狠地击下一记重拳时,他发现自己正处于极度的危险的状态之中,因为这个掌握巨大能量的可怕的第一家族主母不知何时已经改变了他周围的空气形态,他只听到对方大喊一声“天罗地网”四个字,身边空气立刻旋转起来,交错成无数道锐利的气刃,形成巨大的网络,瞬间就割透了他的身体。

  啪地一声巨响,他看见自己变成数不清的土块,轰然倒下,他想再次凝聚身体,但是优索凯斯琳根本就没给他任何机会,用咒语召来熊熊烈火将洒落一地的土块熔烧成气体,挥散到空气之中。

  火元素王阿杜奇将一群堕落精灵烧成灰烬之后,也难逃噩运,超过二十数目的堕落精灵主母完成了对他的合围,在他身上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水元素结界,直至将他身上的火焰形态完全扑灭。

  剩下的风元素王阿巴斯见势不妙,急忙释放出旋风,想将我和优索雅美琳送离出堕落精灵的包围圈,却没想到幽暗深邃的天空之中突然降下一道炙锐无比的闪电,顿时将他击得形消神灭,化成一道轻烟消失在空气之中。

  我和优索雅美琳趁大厅一片大乱之际,急忙用闪电术开路,将靠近的堕落精灵一一击倒在地,即使这样,却仍然无法冲出这厚厚的包围圈,我这才发现这次来参与盛会的堕落精灵贵族数目之多让人呲目结舌。

  就在我将一个堕落精灵魔法师一剑劈成两半时,发现他的尸体边上正躺着两个人,正是肯琳姿姐弟,不禁又惊又喜,忙俯身查看。

  我发现他们晕迷不醒,不能动弹,难怪被优索亚戈尼从人群之中推出来之后就不见任何动静,我不禁暗自叹息,如此优秀的战士,居然要和我一起命丧于此,真是让人惋惜!

  “为什么不走了?”优索雅美琳见我突然坐了下来,没有再想移动的意思,不禁惊奇地问道。

  “我们能逃到哪里?这儿是特别制造的一个异空间,外面还有无比深厚的黑暗结界包围,如果磷火妖不开放时空门,我们是永远也无法离开此地!”我低头看了看不醒人事的肯琳姿姐弟,惨笑道,“就在这儿做为归宿吧!我很累了,不想再跑了!”

  优索雅美琳怔了怔,但很快便明白过来,她在赶开一群堕落精灵之后也跟着坐了下来,落寞地看着我,轻声道:“我们都要死在这儿了,可……可惜我却不是人类,我永远也无法拥有你的心……”她再也说不下去,两行清泪从脸上滚了下来。

  周围的堕落精灵很快又将我们团团围住,放眼过去,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但他们却没有再冲上来,因为优索弗尼亚上前拦住了他们,只听他嘶声大吼道:“卡西欧斯必须死在兰蒂朵的手下,吾神才能降生,享受人世的快乐!”

  我看着兰蒂朵再次举起短剑向我走来,忍不住问道:“兰蒂朵,你还认识我吗?我……我是卡西欧斯啊!”

  兰蒂朵眼里不禁流露出迷茫和困惑的神色,她摇了摇头,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我恨你,因为你犯下了滔天大罪,你惹恼了伟大而神圣的女神康罗迪雅,我必须将你杀死取得她的欢心!”

  我轻叹了一口气,侧过头去看一眼优索雅美琳,我发现她也在看我,我笑了笑,满嘴充满了苦涩和落寞,道:“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可是……我真不甘心!”

  “雅美琳,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你明知和我一起上神殿山必死无疑,为何还要和我在一起?你……可以拒绝!”

  优索雅美琳咬了咬下唇,沉默了好半天,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淡淡道:“卡西欧斯,你是我一生见过最充满魅力的男性,我喜欢你!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没有价值,但是我从不后悔与你在一起,哪……哪怕会死!”

  我全身一震,眼睛顿时湿润了,感觉有股炙灼的热流正涌向眼眶,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泪水流淌下来。

  我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她的眼睛,生怕感情会像开闸的洪水泛滥不可收拾,咽声道:“雅美琳,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希望能再遇见你,与你做一生的知己!”

  “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仍是一个堕落精灵呢?”

  “那……并不重要!”

  优索雅美琳突然伸出手紧紧地握住我,她哭了,泪水就像泉水一般流淌在脸上,她痴迷地看着我,一字一字道:“卡西欧斯,如果你死了,我必将追随你而去!”

  我呆呆地看着兰蒂朵走近,呆呆地看着她举起短剑,我低垂下头,自言自语道:“对不起了,雅美琳,如果还有来生的话,如果我们还能再次相遇的话,我会大声对你说‘我爱你’!”

  兰蒂朵走到我的身前,冷酷地打量了我一下,猛然举起短剑向我心脏位置刺来,那一刻我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那伤心一刺,但我突然听到一声惊呼,等睁开眼看时,兰蒂朵已浑身颤抖,满身是血,不停地后退,在她的胸口上已插了一把弧形短剑,那正是优索雅美琳的短剑。

  我吃惊地张大嘴巴,不禁转过头去看优索雅美琳,只见她脸色苍白,对我惨笑道:“谁要杀你,我就杀她!”

  我趁兰蒂朵即将倒地之际,跳了起来,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我看到她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气若幽兰,一股无法描述的的悲痛之情在胸间激荡,我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哭道:“兰蒂朵,你别死,好吗?”

  “我……痛,好痛!”兰蒂朵痛苦地挣了一下身体,她出神地看着我悲伤欲绝的面孔,浑身震了震,眼里慢慢地流下了两行澄莹的泪水,道,“我……我好象记起来了,你……你就是卡……卡西欧斯……我所深爱的人!”

  “对……对!我就是卡西欧斯,我就是那个发誓要保护你一生一世的那个人!兰蒂朵,你全都记起来了?”我激动地浑身颤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沸腾的情绪,泪水哗啦一声便呼呼地流淌了下来。

  “我记起来了!卡西欧斯,你终于来救我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我好……好高兴!”兰蒂朵泪流满面,她紧紧地抱着我,生怕从此会失去我,她哭道,“可惜我却要死了,我很想……很想和你再看一次旭日东升的壮美景象,那好美……”

  她突然咳嗽了一下,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动道:“卡西欧斯,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给你的,除了这最后一吻!”

  我只感到两片火热滚烫的嘴唇贴了过来,不由自主地迎了上去,突然间我感到一个圆圆的东西从她嘴里送到我的喉中,大惊之下正想张口问她,却听她幽幽道:“这是人鱼之心,吃了它你就可以永生不死,永驻青春!卡西欧斯,如果你还爱我,就坚强地活下去!”

  “可是我无法离开……”我哭了,泪水打湿了我的脸,也打湿了我的心。

  “你会有办法的!你会有办法的!卡西欧斯,答应我,无论遇到什么,你都要坚强地活下去!我永远爱你!”兰蒂朵气息微弱地仿佛随时都要断了,她的眼泪依然在洁白的脸上流淌,但是身体却渐渐无力,“我……要走了……”

  “兰蒂朵——”我情不自禁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那一刻我感觉心像是被一把锉刀撕开了一个口子,撕疼得难以呼吸,一股悲痛绝望到极点的情绪在体内汹涌澎湃,整个人依然一下子空到了极点。

  我紧紧地抱住她渐渐僵硬的身体,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泪水流到嘴里,流到心里,也伤到心里,我曾答应过要保护她一生一世,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我怀中慢慢冷却,我感觉自己的世界正在崩坍瓦解,失去了所有前进的方向。

  一抹炙热的鲜血射到我的脸上,我抬起头,看到优索雅美琳已被一群狂暴的堕落精灵团团围住,被打得浑身是血,满是翻滚。

  我不能再眼看另一个悲剧在面前上演,我不禁仰首大吼一声,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一剑就将挡在面前的一个堕落精灵劈倒在地,再一剑削断了另一个堕落精灵的双腿,可是第三个堕落精灵突然从后面飞起一脚将我踢得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我地上滚了好几米,再次落到了肯琳姿姐弟俩晕迷不醒的身边,不过我发现堕落精灵没有冲上来围攻我,而是慢慢地向两旁退开。

  我终于看见几米外优索雅美琳正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她痛得眉头都挤成了一团,不过她看见我在注视她的时候,仍努力挤出一道笑容,道:“卡西欧斯,还记得那个人形木偶吗?”

  “没……没用的!海弗斯已经死了!”我摇了摇头,绝望道,“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试……试!海弗斯是深渊的妖魅,它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优索雅美琳咬了咬牙,费劲了极大的力气才挤出这句话来。

  一个堕落精灵突然冲了上来,一脚便踢得她在空中翻滚起来,鲜血喷得满地都是,我心一急,再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呼地便跳了起来接住她下落的身体。

  “卡西欧斯,你的命好长啊!”优索弗尼亚悄声无息地走上前来,他阴沉着脸看了一眼落在不远处毫无动静的兰蒂朵,几个堕落精灵魔法师正在施展魔法试图将她重新救活,“也许你也该尝尝失去挚爱之人的痛苦!”

  他话音一落,就扑了上来,一拳痛击我的胸口,我竟躲不过去,一下子被击倒在地,与此同时,他反手扣住优索雅美琳的咽喉,阴森森笑道:“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愿意为你而死的女人这样痛苦不堪地死去,不知你是何种感觉,我真是很有兴趣知道!”

  “等一等!”他正要发劲捏碎优索雅美琳的喉骨,一个威严冷森的声音突然从堕落精灵人群之中响起。

  呼地一声,堕落精灵迅速向两边退去,现出第一家族主母优索凯斯琳的身影,在她的身后是那个以凶暴和残忍著称的磷火妖瑞尔丝娜。

  优索弗尼亚惊愕地向优索凯斯琳看去,一时之间竟没了主意,但又不肯如此放过优索雅美琳,只得这么僵在当场。

  “瑞尔丝娜刚才与吾神沟通过了!鉴于那个人类少女已不再适用做寄生人体,选择雅美琳也不失为一种补救的方法!你将她交给苏拉亚,他会处理好一切事宜!”优索凯斯琳冷漠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我,森然道,“既然人鱼之心已被这个男人吞下,那就只能剖开他的肚皮,将人鱼之心取出来给雅美琳服下!”

  夺心魔苏拉亚不知何时已到了优索弗尼亚的身后,他冷冷地一把推开了这个年轻而骄傲的堕落精灵贵族,用缠满黑色绷带的手抓住优索雅美琳的肩膀,慢慢将她拖入黑暗之中。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样离去,急得全身都颤抖起来,我想从地上跳起来,但却被优索弗尼亚一拳再次击倒在地,顿时痛得五脏六肺仿佛都移了位似的。

  在迷蒙之中我隐隐听到了优索雅美琳用心语对我发出的最后的喊叫:“卡西欧斯,在一百年之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你若再次登上神殿山,就请杀了我吧!我宁死也不愿做为别人躯壳……”

  她的声音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凄厉绝望的惨叫,声音是那么尖锐恐怖,就连我的内心也被波及了,只感觉一阵寒栗爬过肌肤的每个毛孔,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急切地用心语对她大声喊道:“为什么要定在一百年之后?为什么要定在一百年之后?”

  没有人回答,我的呼喊仿佛遁入了缄默深邃的时空之中,消声匿迹,扑面而来的是亘古的冷寂和孤独,我呆呆地看着优索雅美琳消失的方向,一股悲怆哀伤的情感涌到了胸腔之中,我再次放声大哭。

  我猛然醒悟过来,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自始至终都是深爱着这个美丽而多情的堕落精灵少女,这种爱甚至远远地超过了对兰蒂朵的爱,它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人世间最美好最真诚的情感,它也让我感到一份从未体验过的温馨。

  如果说我对于兰蒂朵的感情更多的是建立在承诺和责任的基础上,那对于优索雅美琳,我则是完全发自内心,最汹涌也最深沉的爱!

  “卡西欧斯,你死定了!”优索弗尼亚咧着白森森的牙齿慢慢地走近,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锐利的长剑,他在周围堕落精灵高亢激昂的呼喊声中,狰狞地举起长剑就要朝我的肚子切来。

  我一把抱住肯琳姿姐弟俩人的手腕,另一只手则从怀中取出人形木偶雕像,举到优索弗尼亚的面前,大声吼道:“看看这是什么?”

  优索弗尼亚立刻变了脸色,他举起剑狠狠地斩了下来,只见剑光一闪,那个人形木偶雕像瞬间便被他斩成两半,掉落在地上,但我和晕迷的肯琳姿姐弟俩已然失去了踪影,整个大厅之中,只剩下他那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卡西欧斯,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将你杀死!”

  天旋地转,只听啪嗒一声,我带着肯琳姿姐弟俩一起重重地摔到了一块大石头上,我落在下方,直摔得骨头一阵生痛。

  我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阴森黑暗的洞穴之中,一条腥湿的舌头突然亲昵地舔在了我的脸上,并不断地发出代表欢喜的哼鸣声,我忍不住扑过去将那黑影一把揉住,百感交集道:“海弗斯,你原来真的没死,你又救了一命!”

  “海弗斯可不会那么容易死去,别忘了它可是来自深渊高级妖魅!它可以通过吞食游荡在死亡世界之中的鬼魂来获得新生!”弗罗多诡秘阴沉的鬼影突然出现在海弗斯的身旁,冷冷道,“卡西欧斯,你的表现真是让我无比失望,如果你能像个无所畏惧的勇士释放地炎风暴,优索弗尼亚可能早已死在你的手里,但现在,你却像个懦夫一样逃跑了,你实在是个毫无用处的废物!”

  “也许是我太高估你的勇气和能力了,是我错了!不过纠正这个错误的时间还没为时过晚!真是抱歉,看来我得借用你这具肮脏龌龊的躯壳了!”

  “忘了告诉你的是,灵魂召唤契约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如果身体的主人失去魂魄,另一个就自然而然成为这个身体的新主人!看来是你逼得我走这最后一步了!虽然我对你这副躯壳实在并不满意,但此时无疑不是挑肥拣瘦的时候!”说着,弗罗多阴险地笑了起来,他对海弗斯大吼道,“海弗斯,别忘了谁才是你的主人!你可是深渊之中最强的食魂妖兽!快吃掉这个男人魂魄!”

  “嗥!”海弗斯浑身一个颤抖,双眼如火焰一般燃烧起来,仰首发出霹雳巨吼,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向我扑了过来。

  “弗尼亚,你想怎么处理这个人类少女?”优索凯斯琳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毫无气息的兰蒂朵,冷冷地笑道,“她已经死了,你该把她的尸体扔到赎罪窟之中喂那些蛆虫精灵!”

  优索弗尼亚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体正在慢慢僵硬的兰蒂朵,沉默了好半天才道:“她是一个让人着迷的女人,她不应该就这样死去,我要用缚灵术让她获得新生!”

  “缚灵术?亡灵族的把术,就算重生了,她也还是一个唯命是从的人偶!”优索凯斯琳转过身去,慢慢地向黑暗深处走去,“别忘了你许下的誓言,找到那个人类骑士,然后杀死他!”

  优索弗尼亚默默地看着脚下安睡之中的美丽少女,拳头渐渐地握紧,不时发出清脆的喀嚓声。

  《卡西欧斯》全文完。

  

第八十章(大结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